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60章 赌石(四,感谢鬼话设计师万赏!)


        那边,许少爷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叫价,连庞明都参与了进去。

        王琛站在那边无所事事。

        宋老板走上前来,笑容可掬地从兜里掏出一包国内带来的中华烟,抽出一根递过来,“王老师,抽烟。”

        “谢谢。”王琛随手接过。

        宋老板主动给他点烟,“应该我说谢谢。”他收起打火机和香烟,询问道:“王老师您水平这么高,要自己赌两块吗?”

        王琛夹着烟,嗯道:“要是要,不过你这料子有点少啊。”

        宋老板连忙摆摆手道:“不少,不少,后面库房里都堆满了,您要是想要赌,我带您进去好好看看。”

        “行,那咱俩进去瞅瞅?”王琛道。

        宋老板主动在前面带路。

        两人穿过里面的门。

        一块空旷的场地出现,在场地的尽头是一座占地面积挺大的仓库。

        宋老板掏出钥匙打开门。

        王琛朝里一看,密密麻麻堆放的全是毛料,甚至还有好几块巨型毛料,他哟了一声,“这么多啊。”

        “那是,您要是看中哪块,我给您个优惠价。”宋老板巴结道。

        王琛点了点头,“行,您稍等。”说着,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又往里走了进步,顺带着打开虚拟屏幕,先是点开时间洪流让时间静止,再打开明察秋毫白嫖。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半个多小时。

        王琛大概把哪些毛料有翡翠都记了下来,然后关闭明察秋毫和时间洪流。

        这时,耳边传来宋老板的话,“我这边大多数都是老场料,赌赢的概率还是挺大的,新场料比较少,那玩意大多都是风化水平不够的,切出来一堆东西有啥用呢,毫无价值可言,没有种,抛光不起货,时间一长就会发黄,一般顾客们都不太喜欢。”

        这话宋老板倒是说的真心实意。

        新场料赌赢的概率非常低,有时候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都可能,老场料就不一样了,赌涨的概率最高能达到百分之三十。

        王琛嗯了一声,看似不经意地搭在一块五六十斤重的毛料上,“这块料子多少钱?”

        “我看看。”宋老板上前看了看标号,然后道:“十五万。”

        王琛记得这块里面有一团半个碗口大小的冰种菠菜绿翡翠,掏出来的话,掏出来的话应该能做三五只镯子外加一些吊坠,按照市值来算的话,估计值两百万左右,他二话不说道:“这块料子我要了,待会拿出去切开。”

        “好,我这就让人拿出去?”宋老板问了声。

        王琛摇摇头,“待会,我还没选好呢。”说着,来到一块半赌料子面前,这块料子开了天窗,不大,婴儿巴掌大小,上面呈现油青种蓝水,“这块呢?”

        “这块料子得五十万。”宋老板仔细解释道:“油青种并不是低档料的代名词,油青种里面也有好料,就像这块半赌料子,上面是蓝水,要是表里如一,开出的玉肉比较多,有机会赚几番。”

        贵了。

        这块料子里面还有一小段油青种蓝水翡翠,不过并不是太多,再往下还有翡翠,不过都是比较垃圾的普通油青种,估值也就四十来万,谁买下来肯定亏本。

        王琛摇了摇头,继续询问其他翡翠。

        一连问了三十多块翡翠,最后王琛挑了十块稳赚不赔的料子,其中有一块老场料里面更是玻璃种翡翠,唯一可惜的是上面飘翠比较少,并非自己手指上戴的那只戒指那样帝王绿,价值自然也天差地别。

        在历年的拍卖纪录中,满绿色玻璃种的翡翠成品价格非常昂贵,例如王琛的玻璃种帝王绿戒面就价值百万以上,而他挑中的这块玻璃种飘翠翡翠制作成戒面的话,撑死了也就十来万,价格相差十倍,即便这样,里面成人拳头大小一团的玻璃种,王琛估计价值在八百万左右,有可能更高。

        毕竟玻璃种是翡翠当中档次最高的一种,非帝王绿是有点可惜,但带飘翠已经很好了,要是不带飘翠,价格会更低。

        十块料子挑完。

        王琛还有些不满足,因为这里面没有真正惊世骇俗的绝世好料,他看向宋老板问道:“没其他料子了?”

        “暂时就这么多,明天还有一批新的料子会送过来。”宋老板道。

        王琛觉得颇为遗憾,有些不甘心道:“我再看看。”说着,他又开启了时间洪流让时间禁止白嫖明察秋毫。

        里面毛料实在太多了。

        还别说,刚才还真漏了几块好料子,尤其是藏在里面一块全赌的十几斤像石墩子的料子,除了外面一层皮外,剩下的全是品质非常好的墨翠!

        王琛吓了一跳,卧槽,这么大一团品质上等的墨翠?哪得值多少钱啊?说真话,他对墨翠的了解不多,还真无法判断,唯一清楚的是,这么大一块墨翠肯定值钱。

        再次关闭时间洪流和明察秋毫。

        “你稍等。”王琛二话不说朝着最里面走去,然后抱起那块石墩子,“宋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宋老板一看,笑着说道:“这块料子上面没松皮,看上去品相也不太好,你都买了这么多料子,这块送你吧。”

        “送我?”王琛乐了,“那待会要是我赌出好的翡翠,你可别后悔啊。”

        宋老板笑呵呵道:“说送你就送你,哪怕你赌出玻璃种帝王绿我都不后悔。”

        谨慎起见,王琛还是道:“送就算了,这样,我出五千块买这块料子,行吧?”

        宋老板爽气道:“行,那就五千。”

        不是王琛要送钱给别人,待会这块料子擦出来一看,这么大一团墨翠,要是宋老板反悔了怎么办?花钱买的话就不一样了,宋老板再后悔都没用。

        随后王琛又挑了四五块漏网之鱼的料子。

        最终,他总共挑选了十六块料子,花了两百多万。

        ……

        回到外面。

        许多人还围在那边没走。

        他们一看见王琛出来,立刻喊了起来。

        “王老师出来了!”

        “王老师,快给我们讲讲心得。”

        “让我们学习一下。”

        一群人看见王琛出来,上前将他团团围住。

        王琛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顿时汗了一下,连忙喊道:“诸位稍等,稍等,我先让宋老板把我要赌的料子搬出来,一会再说,行吧?”

        女玉石商人一听他还要赌,眼前一亮道:“大家别围着王老师,先让他把要赌的料子搬出来。”

        “对,对。”黑大汉也道。

        众人连忙分开。

        宋老板喊了解石师傅和小崔用小吊车去搬料子了。

        王琛得空和许少爷说上话,“卖了?”

        许少爷美滋滋道:“卖了六百万。”

        “不错。”王琛点点头,“卖给谁了?”

        庞明插话道:“卖给我了。”

        王琛这时才想起来庞明这位以前男公关楷模,好奇地问道:“你现在在做翡翠生意?”

        “嘿嘿,二道贩子,二道贩子。”庞明没仔细说,不过表情有些得意,道:“得亏王总您当初买了我的四合院,如今啊,我靠着那些钱都资产都翻了好几倍了,不说多,四五亿有的。”

        一亿多翻本到四五亿。

        最关键才花了几个月时间。

        不得不说,庞明这人真有点能耐。

        王琛赞赏道:“可以啊小庞。”

        庞明眼神里止不住得瑟,嘴里却谦虚道:“还行吧,王总你呢,最近怎么样?”

        还没来得及说,许少爷便随口道:“小王前几天刚赚了二三十亿吧。”

        “哦,二三……”庞明蓦然止住道:“呃!”

        许少爷侧头看过去,“怎么了?”

        庞明连连摆摆手,“没怎么没怎么。”然后他再也不装逼了,知道显摆错了对象。

        十六块料子当中不乏有大料,搬出来有点慢。

        宋老板在搬出第一块后和大家打了个招呼,说现场解石还要一会。

        一听还要等会,徐老板便按耐不住道:“王老师,反正现在有空,您给咱们上上课呗?”

        “对。”

        “说两句心得呗。”

        “您的赌石水平真的高,让我们学习一下。”

        围观群众们要求非常强烈。

        王琛本来就想给自己在赌石界打响名气,听到大家要求自己趁着空挡讲课,一琢磨,觉得可以做,于是结束和许少爷、石老师等人讲课,清了清嗓子道:“那行,我稍微说两句。”

        “大家安静,安静,王老师要讲课了!”黑大汉喊道。

        现场一百来号人,此刻竟然全都安静了下来,很明显,他们对于王琛这位“大师”的心得非常感兴趣。

        谁都想学个一招半式啊。

        谁不想赌石大涨大发横财啊?

        如今,他们看见王琛要讲课,自然一个个安静下来竖起耳朵,生怕待会错过什么。

        王琛哪懂什么赌石,准备胡乱吹嘘几句就算了,他咂咂嘴道:“赌石嘛,其实说困难也困难,说简单也简单,主要看技巧到位不到位……”说话间,他看见陈老、云老和周先生等人从不远处晃荡过来,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说下去,“比如说刚才那块松花皮带裂绺的料子……”

        他正说着,陈老云老等人已经来到人群外面。

        周先生大老远就喊道:“王……”

        刚喊了一个字,一大群人立刻齐刷刷地扭过头,黑胖子更是瞪着眼睛道:“安静!”

        被一百来双怒目而视的眼睛盯着,周先生愣是没敢把接下来的话说下去,只好止住了。

        人有点多,王琛没太注意到情况,依旧在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倒是陈老颇为好奇地拉住人群中一个小青年压低声音道:“你们这是在干啥呢?”

        小青年做了个嘘的姿势,轻声道:“听王老师讲课呢。”

        郑先生愣道:“王老师?”

        “嗯。”小青年指了指正在讲话的王琛。

        刘炜汗道:“讲什么课?”

        “赌石啊。”小青年有些不耐烦道:“你们别吵,我要听王老师上课呢。”

        王琛?

        王老师?

        将赌石知识?

        陈老、云老等人一脸懵逼,啥时候王琛还成了老师,给这群玉石商人讲赌石的知识?他们甚至都以为自己耳朵坏了,不过再一想,天宇轩拍卖会的时候王琛弄来了不少好翡翠,难道真的在赌石上造诣很高?

        陈老、郑先生等人都来了兴趣,不再发出声音,想听听王琛在赌石上面有什么高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