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56章 财运亨通


        拍卖结束。

        当晚,大概六点多。

        半岛酒店的餐厅里。

        今天这里都被天宇轩公司包下了,除了媒体朋友们外,王琛和许少爷还邀请了不少参与竞拍的人一起来享用晚餐,顺带着把庆功宴也一同开了,自然,公司的员工们都在,包括柳砚、徐姨等高层们。

        “都坐都坐。”

        “这边没地方了。”

        “诶,隔壁那么空,挤一起干嘛?”

        “服务员,时间差不多了,该上菜了,再拿点酒来。”

        规模非常宏达,除了郑先生、周先生和米高.嘉道理等大佬们,还有不少今天在现场的礼仪、安保等人,虽然这些人并不是天宇轩公司的正式员工,但王琛看他们辛苦了好几天,自然都叫上一起庆功。

        饭厅里有几台电视机,现在全都开着,正在播放晚间新闻,因为说泰语的关系,王琛和绝大多数客人们基本上听不懂,也就没看。

        酒菜陆陆续续上来了。

        因为主桌上都是重量级人物,王琛主动站起身拿起酒瓶,想要给众人斟酒。

        突然,许少爷猛然喝道:“小王!你别动!”

        王琛吓一跳,手里拿着的红酒瓶倒酒也不是放也不是,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弱声道:“怎么了?”

        郑先生、周先生、米高.嘉道理和梅姐等人都被许少爷的举动弄懵了,还以为王琛和许少爷发生了什么矛盾,甚至云老主动当和事老道:“小许,你俩要是有什么矛……”

        这话还没说完,许少爷便伸手从王琛手上抢过红酒瓶,满脸笑容道:“小王你坐,坐,你啊,这次拍卖会功劳那么大,倒酒这种小事我哪能让你来啊,快坐快坐。”

        汗。

        合着是这样啊?

        哥们儿还以为自己做错了啥。

        王琛被许少爷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心里却明白,这世界始终以实力说话,自己刚开始认识许少爷去广洲的时候,对方可连个司机都没派过来接,后来慢慢随着自己价值的体现,第二次去广洲,许少爷亲自去机场迎接,再到如今要抢着斟酒,不知不觉中,在和许少爷的合作当中,王琛已经占了上风。

        正如他所想,许少爷在给众人倒完酒之后,主动捏着杯子道:“诸位对不住啊,照理说这第一杯酒我作为东道主应该先敬你们,可是啊,这次拍卖会小王居功至伟,为了搜集藏品辛辛苦苦了好几个月之久,你们瞅瞅,都瘦了不少,所以啊,借着这个时候,我第一杯酒先敬敬他,谢谢小王为公司劳心劳力,辛苦了,小王兄弟。”

        王琛推辞道:“不行,那不行,还是先敬大家……”

        “小王啊,我觉得小许说的没错,本来今晚就是你们公司的庆功宴,你又居功至伟,小许第一个敬你没错,别推辞啊。”云老也笑着说道。

        “不敢不敢。”王琛谦让了一句,没再说什么,和许少爷碰了碰杯子,抿了一口酒。

        随后,他又主动拿起酒杯敬了在座的各位一杯,许少爷也是如此。

        随即许少爷便道:“小王,说两句?”

        王琛明白对方的意思,自己是公司董事长,感谢客户这种事,必须由自己开口,他笑了笑,站起身,看向在场的一百多号客户和员工们,朗声道:“在这里,我要先谢谢大家捧场,没有你们的信任和支持,也没有拍卖会的圆满结束。”

        郑先生、周先生等客户们都笑呵呵摆摆手。

        “然后,我得谢谢一系列工作人员们。”王琛真诚道:“不论是安保、礼仪等租借来的朋友,还是柳老、徐姨等我们天宇轩公司的同事们,这些日子你们紧绷着神经,辛苦了,我在这里敬大家一杯。”言罢,他举着杯子一饮而尽。

        众人都连忙回应。

        “王董您客气了。”

        “您说这个干嘛呀。”

        “就是,生分,太生分了啊。”

        “我们敬你。”

        “干了干了。”

        王琛的这一番话让现场人都充满了好感,一个世界做的如此成功的企业家,感谢客户实属正常,感谢员工也理所当然,但是那些租借来的工作人员都没忘记,不少人心中都竖起了大拇指。

        接下来众人边喝边聊。

        “哎,电视机上是不是在放咱们拍卖的场景?”

        “好像是的。”

        “哈哈,泰国晚间新闻报道的挺快嘛。”

        “那是,这么多的成交额容不得他们不报道啊。”

        “就是不知道新闻里在说什么,我们又听不懂泰语。”

        “管他报道什么,反正对于天宇轩来说应该是好事,知名度一下子打响了。”

        “刚才我看国内微薄的时候,发现热搜都出现了天宇轩拍卖几个字。”

        “哟,真的假的啊,微薄热搜都有?我去瞅瞅……还真是,上了热搜第五了!”

        “第三那个也和这次拍卖有关,什么史上翡翠拍卖最高纪录,周先生,该不会是你找人运营的吧?”

        “哈哈。”

        “得,还真是啊。”

        王琛汗了一下,没想到周先生速度那么快,刚刚拍下翡翠球就开始运营宣传了,看来这次周大生在国内要名气大涨一波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周先生运营宣传的同时,让自己公司也上了热搜,算是意外之喜了。

        他正想侧头跟周先生说两句,忽然看见梅姐正笑吟吟地坐在那边,放下筷子,似乎很认真地在听大家说什么,这三天梅姐除了给王琛当托外,基本上没出过手参与拍卖,但是连着在拍卖会现场坐了三天,给足了面子,不然有些客户恐怕早就走了,如今又跟自己一起来陪同客户,王琛心中感慨万千。

        许少爷喝了几杯,有些藏不住话道:“小王,能和你合作,是我这两年来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云老插了一句话,“小许啊,虽然你家里有钱,但是自己的事业真做的不怎么样,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别生气,不说其他的,就说收藏行业,小王比你能耐多了,你俩弄这个拍卖公司,多听听他意见,准没错。”

        王琛谦虚道:“别这么说,公司一直都是许少爷在主持,他比我辛苦。”

        “小王别谦虚,云老说的在理。”许少爷一脸认真道:“我有自知之明,要不是我家庭条件比你好点,指不准现在我都不如你。”

        嗨,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什么叫做要不是你家庭条件比我好点,指不准现在不如我?

        明明是,哪怕你家庭条件比我好,现在还是不如我好不好?不说其他的,哥们儿把神秘空间里翡翠宝石一卖,现金资产就有几百亿,你有么?

        嗯,当然这些话王琛不会说出来,嘴里依旧谦虚了几句,然后再次拿起酒杯和许少爷碰了碰。

        梅姐在旁关心道:“小王,少喝点。”

        “嗳。”王琛随口道。

        一会儿,又有人给王琛敬酒。

        王琛肯定来者不拒,“您随意,我干了。”

        梅姐有些心疼,压低声音道:“意思意思就行了。”

        王琛知道她关心自己,便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时,不远处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喝彩声。

        主桌上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王琛等人侧目看去,发现是泰国酒王苏小姐那一桌,吴小姐似乎也在那桌。

        “怎么回事?”王琛好奇道。

        许少爷站起身道:“我去问问。”

        然后许少爷端着酒杯笑吟吟走了过去,在那边和几个人碰了碰杯子。

        一分钟后,许少爷回来了,他一脸笑容道:“你们猜刚才苏小姐他们在说什么?”

        离了两三桌,饭厅里又吵闹不已,谁听得清说什么啊。

        王琛道:“许少爷,您就别跟咱们卖关子了,说吧,他们说什么?”

        梅姐也道:“是不是什么大喜事?”

        “就是大喜事啊。”许少爷心花怒放道:“他们啊刚才在聊泰国国家新闻频道上的事情,我们天宇轩春拍破了泰国二类拍卖会成交总额记录了!”

        “啊?”

        “破了泰国二类拍卖会成交总额记录?”

        “哟,那恭喜恭喜。”

        “恭喜王董和许少爷。”

        众人贺喜声连连,虽然只是破了二类拍卖会记录,但这是面向整个泰国,再经过国家新闻频道播报,等同于给天宇轩免费来了一次泰国的全国报道啊,这么说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举个例子,天宇轩就相当于上了泰国的“新闻联播”,这可是有钱都未必能享受到的待遇啊!

        天宇轩拍卖行要火了,这一次真的要大火了!

        许少爷心中暗暗庆幸,得亏跟王琛合作才能成功到如此地步,虽然这么庆幸有点马后炮,但是王琛一个人搜集来的藏品,最终成交额都抵得上大型拍卖公司一场春拍或者秋拍了,如此强大的实力,怎么能让许少爷不感到庆幸?

        如今,微薄热搜第五,泰国官方新闻播报,全都是依赖王琛搜集来的藏品!

        这还只是今晚,拍卖会刚刚结束,要是等到明天,恐怕知名度更爆炸,毕竟如今还有许多媒体没得到信息,即便一些得到信息的媒体,因为发刊、播报等时间问题,暂时都没有来得及,许少爷有理由相信,明天早上天宇轩拍卖行一定会响彻整个亚洲、乃至在世界上都有薄命,毕竟翡翠球打破了世界翡翠成交额记录!

        到时,公司名气一大,各种送拍的人都会慕名而来,客户们也不用像这次求爷爷告奶奶才邀请得过来!都是王琛的功劳!

        火了!

        天宇轩火了!

        最起码在拍卖行业里,王琛和许少爷合开的天宇轩拍卖行已经打响了名头!

        ……

        次日。

        清晨。

        今天距离缅甸公盘没几天时间了。

        昨晚陪客户们喝酒喝得醉的一塌糊涂的王琛,大清早就醒来了,他打着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觉得昨晚睡得特别香甜,来泰国这么多天,从来没睡的这么舒服过啊。

        嗯?

        慢着,有点不对。

        为什么睡得这么软?

        本来还很迷糊的王琛蓦然醒悟过来,朝着四周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再一看四周环境,分明是自己星耀曼谷的屋子主卧啊。

        屋子里就一张床啊!

        自己睡在床上,那梅姐呢?

        王琛连忙爬起身,穿着拖鞋想要出去看看。

        忽然,叮铃铃,手机铃声响了。

        王琛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周先生打来的,便接通了,“周先生,早上好。”

        周先生道:“王董早上好,我记得你说要参加缅甸公盘是吧?”

        王琛道:“对,今天或者明天过去吧。”

        周先生笑道:“正好我和老郑也要去,咱们一起?”

        本来就和周先生、郑先生大致谈过翡翠生意,如今听到对方邀请,王琛稍微一思索,便没有拒绝,道:“行啊,什么时候?”

        “下午吧。”周先生解释了一句,“缅甸公盘虽然还有两三天时间才召开,不过我们需要提前去淘淘货,你要是公司里忙不方便的话,我和老郑可以先过去,要是方便的话就一起,我俩顺便有点事情和你仔细谈谈。”

        关系到上百亿的生意,王琛再忙都得放下啊,“方便,那下午我们一起通行?”

        “好,我找人先订机票,十二点钟半岛酒店门口见。”周先生说完挂断了电话。

        结束通话。

        王琛收起手机,准备出去。

        得,手机铃声又响了,这回好像是微信视频的声音。

        他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沈霞发来的视频。

        不由得,王琛心中一虚,再一看屋子里就自己一个人,心情又放松了,接通视频,穿着粉红色小西装的沈霞立刻出现在眼前,他笑眯眯道:“宝贝,大清早找我什么事呢?”

        沈霞似乎在办公室里,她笑嘻嘻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呀?”

        “没,没,随时随地可以查岗。”王琛信誓旦旦道。

        “我才不查你岗呢,对你足够信任。”沈霞道,说完,她眨眨眼道:“我记得你和许少爷合开的拍卖公司叫天宇轩对吧?”

        “对呀,怎么?”

        “国内新闻都在报道,说打破了什么什么记录,各种夸赞络绎不绝呢。”

        王琛笑道:“国内都报道了?”

        “是呀,我这还有几份早上来厂里路上买的报纸,拿给你看看?”沈霞从办公桌上捏起几份报纸。

        王琛仔细一看,什么《扬子晚报》、《静海日报》、《国际商报》和《光明日报》等应有尽有,其中有两份还是全国级报纸。

        好像报道的规模挺大啊。

        王琛好奇道:“上面都写啥了?”

        沈霞道:“你看标题就知道了,我一份份拿给你看。”

        王琛嗯了一声,朝着视频聚精会神看去,只见报纸上果然都在报道。

        《翡翠拍卖世界纪录!》

        《泰国天宇轩拍卖行春拍成交总额一百五十六亿泰铢!》

        《两件国宝青铜器在泰国天宇轩拍卖,我们该如何看待文物流失海外?》

        《打响今年春拍第一炮,天宇轩以三十三亿RMB成交额向各大拍卖公司宣战!》

        足足七八份报纸,全都在说天宇轩拍卖的事情,王琛看的乐呵无比,他知道,这里面有周大生的运营成分在里面,但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公司在国内算是狠狠露了一把脸。

        和沈霞又聊了几句。

        挂断视频,王琛这才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朝着门外走去。

        ……

        客厅。

        一走出来,王琛便看见沙发上蜷缩着一个丰腴的人儿,上面只盖了一条薄薄的毛毯,如果不是泰国气温比较高,这样非常容易感冒。

        看见梅姐把床让给自己,晚上睡在沙发上,王琛心中百味陈杂,站在那边有点不知所措。

        突然,梅姐好看的睫毛抖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她一看见王琛便笑着开玩笑道:“我说睡梦中眼前一黑,还以为天塌了,合着是你站面前挡住光线了呀。”她边说边撑着身子坐起来,嗅了嗅鼻子,似乎有点鼻塞。

        王琛心疼道:“你咋不睡床啊?”

        “我还问你呢。”梅姐抱着毛毯坐在那边,一本正经道:“我问你,你前两天睡哪的?”

        王琛呃了一声,讪讪笑道:“那啥……”

        “你呀,哎,让姐怎么说你。”梅姐说着放下手中的毛毯站起身,“要不是昨晚你喝醉了,我想扶你回房间睡觉,恐怕都不知道屋子里就一张床。”她又是生气又是感动道:“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你就躲在电脑间里趴着睡?那能睡得舒服吗?感冒了怎么办?你知不知道这样姐心里很过意不去?”

        连着几声质问。

        王琛却心中暖暖的,知道梅姐在心疼自己,他道:“我这不是想让您睡得舒服点么。”

        “阿嚏。”梅姐打了个喷嚏,连忙伸手捂住嘴,然后再次嗅了嗅尖尖的鼻子,“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真的没必要这么做,你早说就一张床,我出去开酒店住也行,太委屈……阿嚏。”

        王琛一瞅,连忙道:“哎哟您感冒了,别说了别说了,赖我,赖我让你睡沙发感冒了。”

        梅姐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感冒了,可是依旧道:“我才睡了一晚沙发就感冒了,你连着睡了两三晚电脑间……我……哎……”她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您什么都别说,先养好身体再说。”王琛筹措了一下,从兜里拿出手机,“我先打个电话给周先生,让他们先去缅甸。”

        梅姐为了给自己当托才来的泰国,如今感冒了,王琛肯定得帮她调理好,生意不生意先放放,钱再怎么样都比不上身边人重要啊。

        梅姐怔道:“去缅甸?”

        “嗯,过两天不是要缅甸公盘了么,我和许少爷、周先生他们约好了一起过去看看。”王琛已经解锁手机。

        梅姐道:“我记得你昨天和我说过,跟周先生、郑先生谈了一笔大生意,对吧?”

        “是啊,怎么了?”

        “既然这样,你别推了,我就稍微有点感冒,没什么大事。”

        “感冒可不是小事,生意不生意再说,先把你照顾好。”

        刚说完,梅姐便按住了王琛要拨号码的手,苦笑着叹气道:“小琛,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怎么回报了。”王琛刚想说什么,她又继续说下去,“行了,你跟周先生他们约好了就不要推掉,不然不太好。”

        王琛急了,“可是你感冒了没人照……”

        梅姐笑盈盈打断道:“正好我也两三年没去过缅甸公盘了,一起去吧,到那边你照顾我也一样。”

        王琛蹙眉道:“不行,你生病了,舟车劳顿不好。”

        “阿嚏……没事。”梅姐摆摆手道:“这里去缅甸也就一个多小时飞机,别说了,收拾收拾行李,我去订张机票。”言罢,她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王琛露出了无奈的神情,他知道梅姐是为自己着想才说跟着去缅甸,并不是真的要让自己照顾,不由得,他心中有些愧疚,梅姐对自己这么好,亏自己之前还动那么多龌蹉心思,真不是个人,算了,以后就把梅姐当自己的亲姐姐那样对待吧,别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什么。

        ……

        下午。

        飞机头等舱。

        已经起飞,梅姐似乎感冒有点严重,刚上飞机一会就睡着了。

        王琛看着怪心疼,琢磨到了内比都带她去看看医生。

        忽然,耳边传来郑先生和周先生聊天的声音。

        “周生,美股那边日资企业股票有点诡异啊。”

        “嗯,我也注意到了,尤其是三菱系的企业,这五六天时间暴跌。”

        “可不是么,三菱日联金融股价都从几天前的5.3美元跌到4.8了,可惜咱们没有提前预见,不然拿个十亿美元出来,十倍杠杆沽空,五六天时间能赚九亿五千万美元呢,呵呵,当然我这是马后炮随便聊聊,谁能够逆知未来知道这些事啊?”

        这边郑先生话刚说完,王琛猛然眼前一黑,然后觉得脑袋里好像被塞进了一大团东西,这种滋味非常不好受,就跟脑门被人用钉子钉进来一般,王琛险些疼的叫出声了。

        幸好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一两秒钟时间。

        但即便这样,王琛还是疼的满头大汗,然后,他猛然发现脑中多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准确说,这段记忆大部分都和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重合,可是却没有六天前找约翰.克里斯.摩根帮忙以十亿美元十倍杠杆沽空三菱日联金融的事情,记忆一直持续到刚才郑先生话音刚落,然后记忆中的自己打开了虚拟屏幕,使用时光倒流回到六天前的夜晚,拿着手机发了一段信息给约翰.克里斯.摩根。

        卧槽。

        原来十亿美元十倍杠杆沽空三菱日联金融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王琛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合着是郑先生和周先生无意中聊天被自己听到了,然后自己使用时光倒流修正了历史,靠,没想到哥们儿大发横财原来还托了这次拍卖会的福,我说自己半点金融都不懂,为啥会突然大手笔沽空。

        这一刻王琛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他又非常的兴奋,按照郑先生刚才所说,哥们儿岂不是这次沽空三菱日联金融赚了九亿五千万美元?再去掉各种费用和税收,到手估计能有八亿美元啊!

        哈,最近哥们儿财运非常亨通么。

        拍卖会刚刚赚了三亿多美元,如今股市上又有八亿多?

        啧啧,可以啊。

        赚了这么多钱,似乎可以给自己添一架私人飞机和豪华游艇了啊。

        王琛一琢磨,准备在缅甸公盘结束后买一架私人飞机和游艇,赚钱了肯定要好好享受生活,不然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就是这个时光倒流副作用有点难受,以后使用的时候得注意一点,王琛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才使用了一次时光倒……不对,妈呀,哥们儿在北宋时空还使用了一次,那岂不是说还要遭受一次非人的待遇?

        一想到此事,王琛蓦然眼前一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