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52章 水龙头漏水了


        拍卖会属于大众性质商业活动。

        实际上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不需要邀请函。

        就像是超市开门餐厅营业开门迎客一样,拍卖公司的经营场所就是拍卖会场,拍卖会是面向全体大众,无论是否参与竞拍,任何人都可以进入会场,只是如果没有办理竞买登记,不能应价。

        拍卖会的邀请函,实际上是一种广告,并非入场凭证,与参与拍卖会无关。

        王琛和许少爷之所以大费周章邀请一众富豪前来参与拍卖,主要因为天宇轩拍卖行刚刚成立,对外还没有什么名气,要是不主动拉点客户过来,说不定参与拍卖的人都没有标多,到时别说凭业绩打名气,恐怕绝大多数都卖不出去。

        自然,对于这群大爷们,王琛得好好招待。

        尽管夜深了,他都顾不得睡觉,亲自和许少爷两人在曼谷挑选了一家上档次的酒店,预订了几十个房间。

        忙完这些。

        两人再次回到拍卖行。

        库房里。

        刚走进去便看见柳砚和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按每件物品分类摆放。

        王琛打招呼道:“柳老,怎么样了?”

        柳砚回过头,推了推老花眼镜,笑道:“差不多了,再有个把小时应该能处理好。”

        “来,我帮你。”许少爷主动上前一起摆放物品,嘴里还笑着道:“今天得亏柳老您老谋深算,不然我邀请的那些顾客哪能这么满意?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手里拿着一块翡翠放下的柳砚怔道:“许董,你这话什么意思?”

        许少爷哈哈大笑道:“没啥意思,就是你送会议室里来的那些物品都挑选的好,幸好没把价值低的拿过来。”

        王琛在旁听得笑而不语,知道许少爷以为送到会议室里的都是柳砚精心挑选出来的,其实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果然柳砚无语道:“我没有刻意挑选啊,近两百件藏品,我哪有时间挑,每鉴定完一样东西就让人送过去了。”

        “我们运气这么好啊?您拿一件都是精品?”许少爷乐了,还回头看了看王琛,“小王,看来老天爷都要让咱们拍卖会成功。”

        王琛笑眯眯道:“或许吧。”

        “对了,一百多件里面有多少估价低于二十万的?咱们挑出来,不能上拍,第一次拍卖必须都是精品。”许少爷目光在物品堆里游荡。

        柳砚迟疑道:“您是说低于二十万美元的吗?”

        许少爷哭笑不得道:“肯定是RMB啊,您也不是第一次做拍卖了,要低于二十万美元的不能上拍,那天底下拍卖公司都不要开了,又不是每个人都是亿万富豪。”

        柳砚一摊手道:“那真没有。”

        许少爷一愣,“没有?不能吧?”

        “确实没有。”柳砚咂咂嘴道:“要你说低于二十万美元的倒是有一二十件,其他的基本上都高于二十万美元。”

        什么?

        不可能吧?

        新送来的一百五六十件拍卖品里,只有一二十件低于二十万美元?其他估价都高于二十万美元?

        许少爷听傻了,他呃了一嗓子,“你说啥?一百五六十件珠宝价值都高于二十万RMB?”

        “对啊。”

        “我说的是RMB,不是泰铢。”

        “我知道啊,刚开始我还以为你说的是美元呢。”

        再三确认过后,许少爷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甚至说出来一句比较没有礼貌的话,“柳老,该不会夜里光线暗您鉴定错了吧?怎么可能每件价值都超过二十万?”

        柳砚有些不悦道:“又不是我一个人鉴定,再说了,你觉得咱们公司里灯这么亮,和白天有什么区别吗?还是你在怀疑我的专业能力?”

        许少爷立刻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道:“对不住对不住,柳老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小王带来一百五六十件珠宝价值都超过二十万有些吃惊。”

        何止是吃惊啊。

        根本难以置信。

        因为就算这一百五六十件藏品平均价值都在二十万美元左右,那么总共价值都要三千多万美元,折算成RMB两亿样子了,更别说还有估值好几个亿的高冰种正阳绿翡翠球在里面。

        香港苏富比一六年秋拍魅力珠宝及翡翠首饰专场成交总额才多少?人家拍卖了一百一十五件东西,成交总额才一点六五亿样子。

        这么一算的话,王琛带来的这批珠宝,哪怕不算价值非常高的翡翠球、皇家蓝和水滴鸽血红宝石等等,都能与苏富比的珠宝拍卖专场一较高下了?

        那可是苏富比啊!

        世界规模最大的拍卖公司之一啊!

        他们一个刚刚新开的拍卖公司竟然能够与之相提并论?虽然只是珠宝专场之间的比较,但是许少爷还是吃惊的不能再吃惊。

        只见许少爷猛然一转头看向王琛,幽幽道:“小王兄弟,你早知道这批东西的价值了?”

        王琛眨眨眼道:“你说呢?”

        许少爷翻白眼道:“那你之前不提醒一下,害得我提心吊胆。”

        王琛撇撇嘴道:“我说可以直接都搬进视频会议室里给客户们看,您不信呐,现在赖我咯?”

        许少爷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打哈哈道:“那啥,你小王的本事我还能不信么?”他急忙转移话题,“那啥,忙到现在大家肚子都饿了,咱们快点帮柳老把东西分类好,待会出去吃点夜宵。”

        柳砚恰逢其时插了一句话,他忧心忡忡道:“我现在就怕这批东西价值太高,参与拍卖的人心有余而力不足,别到时很多都流拍了。”

        这倒也是。

        只有一二十件低于二十万美元。

        剩下的基本上都在二十万美元之上,换算成RMB一百多万一件,怎么可能每个参与拍卖的人都舍得花那么多钱?

        王琛知道柳砚说的是实情。

        谁知先前忧心忡忡的许少爷来劲了,他嗨了一声,“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从国内、香港等地请来了上百个有钱人,这批物品价值这么高,不说全都拍出去,哪怕成交量只有百分之四十,一样可以引起轰动了。”

        本来听了柳砚的话,王琛确实有点担心,但是一听许少爷的话,他彻底放心下来,并不是说许少爷邀请了一百来个有钱过来,而是那颗价值好几个亿的高冰种正阳绿翡翠球基本已经预定能拍卖出去了,再加上两件青铜器会请托拍下来,不会留给外人,那对外成交额保底已经十几亿了。

        确实有什么好担心的?

        要知道苏富比一七年秋拍成交总额也不过才三十一点五亿港币,王琛和许少爷开的拍卖公司名不见经传,保底就有十五亿港币左右成交额了,足以一炮而红了。

        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最终成交额上限能达到多少。

        当然,王琛更关心的是,这次拍卖自己能赚多少钱。

        三个人和一众工作人员们有说有笑地继续物品分类,结束后,他们出去吃了个宵夜。

        等到忙完回家睡觉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五点钟了。

        ……

        星耀曼谷。

        开门进去,王琛累得不行,瞥了一眼主卧,发现里面关着灯,想来梅姐还没醒,他便脱掉外套,草草地进浴室洗了个澡,随后从行李箱里拿出睡衣换上,准备窝在沙发里眯一会。

        没办法。

        就一张床。

        王琛趴到沙发上,打开空调,打了个哈欠,准备关灯睡觉。

        忽然,主卧灯亮了。

        紧接着里面脚步声传来,门咔嚓被打开。

        穿着粉红色睡衣的梅姐打着哈欠从里面走出来,她刚到外面看见王琛站在沙发旁,愣了一下,“小琛,你醒的好早呀。”

        “一……”王琛本来想说一夜没睡,可是生怕待会梅姐知道整个屋子里就一张床不好意思住下去,别到时跑出去开房间睡觉,自己那点龌蹉的小心思有可能就流产了,他把话咽了进去,笑着点点头道:“嗯,明天拍卖会要召开,今天公司会很忙,特地早点起来处理一下。”

        梅姐缓缓走过来,心疼道:“你呀别这么拼命,公司的事情忙不完的,再睡会,嗬?”

        “我知道。”王琛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从昨天下午睡到现在肚子饿不饿?我让人给你弄点东西过来吃吃?”

        “不用不用,我还有点困,上个厕所再眯会。”梅姐不太好意思道:“你是不是觉得姐很懒,一睡睡十一二个小时?”

        王琛矢口否认道:“没,怎么会?女人嘛就该多睡睡美容觉,您先上厕所去吧。”

        “成。”梅姐没再说什么,朝着厕所走去。

        王琛朝着她丰腴的背影瞧了一眼,要是平时指不准胡思乱想什么,可一夜没睡实在太困了,没心情动什么念头。

        厕所门关上了。

        王琛琢磨是不是进电脑间里趴一会。

        忽然,他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股奇怪的声音,不是太明显,如果不是凌晨万物寂静,恐怕都没法听清楚。

        “嘘——”

        这声音断断续续的,王琛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还在琢磨是不是哪个水龙头漏水了,正准备去检查一下,突然,他一下子醒悟过来,沃日,确实是水龙头漏水了,不过不是屋子里哪个水龙头,而是梅姐……

        别人上厕所偷听不太好。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高素质的人来说,他坚决不会偷听人家女人上厕所。

        于是,王琛摄手摄脚地往卫生间挪了几步,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嗯,这不是偷听,是光明正大听。

        好吧,他实在太眼馋梅姐了。

        或许是憋了一夜的原因,这个“嘘”声持续的时间还挺长。

        王琛一边心里骂着自己禽兽,一边脑袋里浮想联翩,尼玛,本来哥们儿都准备趴会了,现在被这么一搞,还睡个篮子啊。

        大概一分钟后,里面传来冲马桶的声音,然后似乎是洗手的水流声。

        卫生间门打开,梅姐从里面出来,“咦,你还没去睡?”

        王琛咳嗽了下,“那啥,我不困,你先去睡吧。”

        “也好,我再眯会,待会起来喊你吃早饭。”梅姐优雅地伸了个懒腰,丝毫没有顾及形象,朝着卧室走去了。

        王琛见状,心说你还真不拿我当外人,不过他倒是挺享受和梅姐这样相处,一个非常要面子的女人,在自己面前不顾及形象,很显然把他当成了自己人,王琛觉得自己得加把劲啊,争取真的和梅姐成为自己人,而不是对方把他当成自己人。

        扯远了。

        还是先眯会吧。

        下午客户们过来还要招呼,不睡没精力。

        王琛困得直打哈欠,朝次卧走了过去,准备休息好迎接自己事业的第一次腾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