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17章 这实在……太变态了啊!


        舒舒服服睡了一觉。

        大清早醒来,王琛伸着懒腰打哈欠,下床,朝着外面喊了一声,让人给自己准备洗漱用品。

        结果刚喊完,门外就走进来绥绥温和妙妙丹两姐妹,两人手里各自拿着面盆、毛巾和牙膏牙刷。

        “大总统,让我俩来服侍您吧。”左边那个说话,也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

        姐妹俩年纪太小,侍寝这种事太罪恶,王琛做不出来,至于服侍自己洗脸刷牙,那没什么,他坦然接受了,“嗯,也好。”

        右边那边递上了挤好牙膏的牙刷和杯子。

        王琛接过,刷牙。

        刚刷好牙,左边那个就把拧干的毛巾递了上来。

        嘿,还别说,感觉真不错。

        在静海的时候,王琛有芸儿服侍,自打出征后就没那么好待遇了,全都糙爷们,指望他们服侍?算了吧,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所以一下子有两个姑娘服侍自己,王琛心情变得美妙起来,嘴里也很两人闲扯起来,“你俩长得一模一样,别人怎么分辨你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左边那个小声道:“我扎两条辫子,妹妹一条。”

        噢。

        原来你是绥绥温,另外个是妙妙丹。

        王琛总算能够分辨了,正准备挥退她们去找萧剑化聊聊下午出征的事情,他忽然想到一件事,询问道:“我听说双胞胎会有很神奇的心灵感应,你们有吗?”

        妙妙丹眨眼道:“心灵感应?”

        “就是比如说你受伤了,你姐姐也能感觉到。”王琛解释了一句。

        妙妙丹恍然大悟,道:“这个,有呀。”

        还真有?

        真的假的啊?

        王琛来了兴趣,“你们尝试过?”

        绥绥温抿嘴笑了笑,“有过类似的经历。”

        王琛道:“说说看。”

        绥绥温歪着脑袋稍加回忆,道:“七岁的时候,妹妹被毒蛇咬了,我当时就感觉她要出事,和父王说了,父王半信半疑派御医过去,真的救了妙妙丹一名。”

        妙妙丹用力点点头,“嗯,是的。”她似乎还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幸亏御医及时赶来,不然我真的要被毒蛇的毒毒死了。”

        看她俩说的有模有样,王琛兴趣越来越浓,于是,他眼珠子一转,准备测试一下。

        “妙妙丹,你跟我到床上来。”王琛吩咐道。

        两姐妹同时一愣,随即妙妙丹露出了“总算来了”的表情,没说话,只是颔首了一下。

        她俩还以为王琛要上她们了。

        其实王琛只是想测试下两人的心灵感应到底是不是真的。

        来到床上。

        王琛把帐帘拉了下来。

        妙妙丹一脸绯红,闭上了眼睛,已经做好被重行的准备。

        王琛压低声音道:“待会不论怎么样都不准发出声音,知道吗?”

        “好的大总统。”妙妙丹依旧闭着眼睛,主动问道:“我需要脱衣服吗?”

        脱衣服干什么?

        王琛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用,你腰肢怕痒吗?”

        “怕,怎么了?”妙妙丹睁开眼睛疑惑道。

        怕痒就好,王琛笑了笑,伸手朝着妙妙丹的腰肢挠去。

        妙妙丹当下就要躲,可是不知道想到什么,强忍住了,再想到王琛刚才说过不准她发出声音,她咬住嘴唇,脸都憋红了。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咯咯咯”绥绥温的笑声。

        还真有心灵感应?

        王琛一阵惊奇,为了确定,他停止挠妙妙丹痒,又伸手在妙妙丹胳膊上的嫩肉上稍微用力掐了一下。

        “哎哟。”帐帘外面的绥绥温发出吃疼的声音。

        卧槽。

        还真是。

        两次试验外面都有相对应的反应,错不了了。

        为了肯定,王琛掀开帐帘,对着站在那边的绥绥温道:“你刚才又笑又哎哟怎么了?”

        绥绥温以为他怪罪自己无礼,略带惶恐道:“大总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笑,刚才觉得腰肢有点痒,就忍不住笑了,后来左臂不知道为什么一疼,就哎哟了一声。”

        我的天。

        这心灵感应也太神奇了吧?

        王琛以前不是没见过双胞胎,可是从来没见过心灵感应到宛如一人一样啊,要是等这俩姐妹再长大点,自己宠幸她们其中一人的话,另外一个会不会……嘶,想想都觉得刺激。

        ……

        挥退了姐妹俩。

        来到王宫大殿,王琛看见萧剑化已经早起,正在和两个团长交代着什么。

        看见王琛过来,众人打招呼。

        “大总统。”

        “大总统。”

        王琛朝着三个人点了点头,笑道:“在聊什么呢?”

        萧剑化拱拱手道:“启禀主公,我和两位团长在说,下午出征的时候把钦族人的前国王以及家属一起带上。”

        王琛汗了一下,“带他们干嘛?”

        萧剑化一脸认真分析道:“兵符如今是在我们手里,可要是他们的国王留下来,说不定振臂一呼会后院起火,把前国王带在身边的话,咱们能像三国时期曹操那样,挟天子以令诸侯。”

        这么一说王琛懂了。

        古人对于君王的概念非常重视。

        就拿三国时期来说,当时皇帝已经没有什么权利了,可是曹操非要把天子带在身边,他不仅获得了董昭、钟繇等原汉室臣僚,而且赢得了大批士人的归心。

        这就是天子的作用。

        当然,王琛不用像曹操那么麻烦,让谁来投不投,他只想不要后院起火就可以,如果让国王留在这里,哪怕兵符在自己手里,依旧可能出乱子,就像前文说的,古人对君王太重视了。

        “嗯,那就这么办吧。”王琛答应了下来,随即道:“许团长、李团长,你俩去通知一下前国王和他的家属。”

        “是。”

        “好的。”

        两位团长告退。

        等到人一走,王琛立刻拿出地图平铺在桌子上,“先生,您来看一下。”

        萧剑化凑过来,道:“这是蒲甘王国的地图?”

        “没错。”王琛指着上面道:“蒲甘总共有十城,如今罗陀那崩尼插都已经攻下,我们又占据咽喉要塞钦邦,只要顺势再拿下提林、勃莱、敏建、密铁拉等城池,就可以让蒲甘变成一座孤城,彻底形成包围之势,只是我们下一个要攻打的提林城池有些麻烦。”

        萧剑化盯着地图看,马上反应过来道:“您是说,该城池位于大江边上,很有可能有很宽的护城河,咱们想要攻打不易?”

        “对。”王琛揉了揉脑袋,“我就是烦这一点,其他城池都好说,唯独这中枢要塞的提林不好弄。”

        萧剑化蹙眉道:“我军出征又没准备浮桥,若是护城河很宽很深的话,是不便攻打啊。”

        王琛想了想,“船头到桥头自然直,算了,先让乡兵们集结起来。”停顿了下,“就和罗陀那崩尼插都一样,留五百乡兵把守,剩下九千乡兵跟随我们出征。”

        先看看情况吧。

        如果提林城池护城河真的很宽的话,再想办法,要是没护城河的话,嘿,那不好意思了,哥们儿就直接打进去了。

        留了五百乡兵和一名连长在钦邦城里。

        剩下的人都跟随王琛继续出征,包括前国王和他的家属们。

        ……

        把乡兵们和前国王及其家属都装进了神秘空间里。

        王琛驾驶着轻型装甲车朝着提林城出发,车子里除了萧剑化、李青和萧峰外,还有双胞胎姐妹俩。

        其实王琛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让双胞胎姐妹俩留在车里,或许是他把两姐妹当成了私有物品,不想让她们和一大群大老爷们在一起。

        一边开着车,一边闲谈着。

        “主公,我想到进提林城的办法了。”副驾驶座的萧剑化突然开声道。

        王琛握着方向盘,急忙道:“哦?什么办法?”

        萧剑化抚摸着长须,笑道:“您那仙境不是能装人吗?到时让乡兵们躲在仙境里,您、我和李先生三人伪装成客商进入城内,再宽的护城河都拦不住啊。”

        诶。

        这是个办法。

        哥们儿差点忘记了最大的优势。

        王琛眼前一亮,心情大好道:“行,我们先过去看看,如果护城河很宽的话就按你说的办。”

        未雨先绸,之前的难题已经解决。

        王琛心情大好,随口和萧剑化聊着关于一统蒲甘后的事宜。

        是的,攻下古曼德勒城和钦邦后,王琛觉得凭借自己现代化武器,想要拿下一个小小的蒲甘根本不在话下,自然考虑的长远了一点。

        蒲甘肯定是要拿下的。

        一开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翡翠,可是随着拿下两座城池后,王琛发现,除了翡翠外,还有很多自然资源也十分具有价值,比如油田,比如金矿等等等等。

        自然资源是一回事,不能花了大心思攻下后,其他的就不管了,自己在宋朝处处受赵匡胤掣肘,如果能完全攻下蒲甘,那么多人口能够为自己所用,等于势力大增啊。

        所以,王琛想好好经营一下蒲甘,把这里当成自己打天下的根据地。

        半个小时一晃而过。

        距离提林城大概还有四十来分钟的车程。

        忽然,王琛听到后面的双胞胎姐姐在窃窃私语,用的是钦族话,他听不懂。

        好奇心驱使下,王琛朝后看了一眼,问道:“绥绥温妙妙丹,你俩在说啥呢?”

        听到这话,两姐妹异口同声“啊”了一下,都露出有些担惊受怕的表情。

        不过王琛没看见,他刚才扭过头瞅了一眼以后,就立刻回过头盯着前面专心开车了。

        听不到两人回应,王琛又问道:“说啊。”

        绥绥温声音变得非常惶恐,有些结结巴巴道:“大……大总统,我……我和妙妙丹没……没说什么。”

        嗯?

        说话结结巴巴?

        难道是想谋害哥们儿?

        在古代社会,王琛总觉得别人有可能会害自己,尤其是绥绥温和妙妙丹之前都是公主,如今却沦为阶下囚,非常有可能。

        一想到这里,王琛的声音变得很冷,头都没回,“到底说什么?”

        妙妙丹都快哭了,和绥绥温两人几乎是同时“噗通”一声跪在车厢里,磕头道:“大总统,我俩真不是有意的,您别生气,您千万别生气。”

        “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绥绥温也快急哭了。

        萧剑化猛然回头冷冷地看着两个女孩子。

        萧峰和李青两人也绷紧了身子,只要王琛一声令下,会立刻击毙了这两个女孩。

        虽然王琛在古代稍微有点“被迫害妄想症”,但是绥绥温和妙妙丹只有十三岁,他决定再给她们一个机会,“把你们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

        绥绥温和妙妙丹犹豫了一会,最终绥绥温咬咬牙道:“我……我问妙妙丹您上午在床上对她做了什么,她……她告诉我您对她挠痒,还掐她手……”

        沃日!

        哥们儿下属在旁边呢。

        王琛眼前一黑,急忙道:“打住!打住!别说了!”

        绥绥温连忙收住声音,弱弱道:“您没有生气吧?”

        “没有!不要说了。”王琛斩钉截铁道。

        绥绥温和妙妙丹没再说什么,爬起来坐回了座位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开着车的王琛总感觉副驾驶座上萧剑化朝自己投来异样的眼神,刚开始他还忍得住,后来看见萧剑化一直这个表情,王琛忍不住道:“萧先生,你为何这样看我?”

        萧剑化一脸古怪道:“您把人家姑娘弄到床上就挠痒和掐一下?”

        王琛:“……”

        背后传来萧峰无语的声音,“大总统,您的爱好可真特别啊。”

        爱好特别你妹!

        哥们儿是为了测试心灵感应好不好?

        王琛都要吐血了,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赶忙解释了几句,说试试看绥绥温和妙妙丹会不会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总有种愈描愈黑的感觉。

        萧剑化、萧峰和李青三人都露出一副“我懂得”表情。

        得。

        解释不清了。

        王琛翻了翻白眼,没再和三人多说什么,专心致志开起车。

        他是不解释了。

        可是萧剑化、萧峰和李青三人心里还在啧啧称奇,没想到,没想到啊,大总统的爱好居然如此奇特,把人家小姑娘叫到床上挠痒痒和掐,这实在……太变态了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