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94章 新神通——按部就班


        州衙。

        送别了张公公和传旨的队伍。

        其他人各忙各的去了,王琛回去办公,或多或少要处理点政务,不能啥都不干,其实他这个知州算是当的清闲的了,基本上是甩手掌柜,下面的人都处理好了,呈上来让他批阅就行。

        尤其是萧剑化,虽然是幕僚,除了政治上不插手外,民生、军事、经济等方面都给予了很多重大意见,还帮着处理了不少。

        说真话,王琛觉得萧先生比自己更适合当知州。

        办公室里。

        刚拿起一份农业上面的报告在看,大致是按照王琛之前说的,今年号召本地老百姓们改种抛秧杂交水稻进展。

        看了没两行,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声音很轻,也富有节奏感。

        王琛放下报告,抬头道:“请进。”

        吱嘎,门从外面推开,然后一身白色装扮的冷艳走了进来。

        王琛笑道:“你怎么来了?”

        “有事。”冷艳一如既往面无表情,指指外面,“大师兄他们来了。”

        哎哟,你不说这事我都忘了。

        上回说过让冷艳叫她的师兄弟姐妹过来,说好的三五天之内到,如今都过去七八天。

        奇人异事脾气都比较古怪,为了表示尊重,王琛主动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嘴里问道:“他们刚到?”

        冷艳摇摇头,“来了两三天。”

        “怎么不带来见我?”王琛埋汰道。

        冷艳干净利落道:“你忙,找不到人。”

        王琛汗了一下,貌似是这样,哥们儿最近几天一直在忙,找不到人很正常。

        跑到门口,看见六个人在那边候着。

        为首身高两米左右的汉子一脸凶神恶煞,虎背猿腰,长得有点像现代社会拍电影已故的大傻,面目凶中带憨。

        另外两个青年男子约莫一个二十岁左右,一个十七八岁,二十岁那个长得很丑,鼻孔朝天,打扮也有点邋里邋遢,倒是十七八岁那青年长相非常英俊,硬要说的话,恐怕颜值巅峰时候的吴彦祖都有所不如。

        至于三个女子,其中一个让王琛非常无语,因为穿着花裙子的居然是个五十来岁老婆子,沃日,这是冷艳的师妹?别不是师娘吧?

        倒是剩下两个长得十分貌美,粉红色长裙十六七岁女子一脸千娇百媚,眼神里不时露出楚楚可怜,让人有一种想要搂在怀里好好保护的冲动,黑色长裙的女子年纪相当,鹅蛋脸,长得颇为神似棒子国女明星宋慧乔。

        王琛打量了一番,把他们迎进了办公室。

        照理说这些奇人异事脾气应该很古怪,可是让王琛惊奇的是,冷艳的这群师兄弟姐妹都非常谦逊和恭敬,甚至,他从大师兄等人眼中能看到对自己的敬畏。

        寒暄过后,冷艳一一介绍,她首先指着“大傻”道:“我大师兄,袁征。”

        “大师兄好。”王琛打招呼。

        袁征忙道:“见过东家。”

        冷艳介绍邋里邋遢青年,“三师弟,严华。”

        王琛道:“三师弟好。”

        严华反射弧有些迟钝,大约两秒钟后才道:“东家您好。”

        “公子莫怪,三师弟应当在想什么机关构造。”冷艳替着解释了一句。

        这位善于机关制作,科研人员嘛,沉浸在发明创造当中很正常,王琛当然不会责怪。

        冷艳继续介绍下去,下一位是“吴彦祖”,“七师弟孔繁。”

        还没等王琛说话,孔繁便一脸谄媚道:“见过东家,以后咱们师兄弟姐妹就跟着您混了,要是哪里做的不好,您还请多多担待。”

        嚯,你可真会说话啊,王琛抱以笑容道:“七师弟说的什么话,你们既然是冷姑娘的师兄弟姐妹,那么就是我王某人的兄弟姐妹。”

        不知道冷艳是不是对她三个师妹有意见,还是想快点结束介绍,分别介绍了五十岁婆婆、粉红色衣裳和黑色长裙女子,“四师妹千面玉狐苏菊、五师妹薛珂和六师妹奚英。”

        介绍了六个人。

        其中只有四师妹苏菊有绰号。

        在问候过后,王琛颇为感到奇怪,问道:“冷姑娘,你四师妹为何叫千面玉狐?”

        冷艳没正面回答,而是对着苏菊道:“变我。”

        “我才不要变你冷冰冰的样子呢。”苏菊撇撇嘴,笑嘻嘻道:“我还是变大师兄好了。”

        王琛听得一脸懵逼,啥意思?

        下一刻他就懂了。

        只见苏菊袖子一挡,再次拿开的时候,面容竟然和大师兄袁征一模一样,除了身材和个子外,基本上没啥两样。

        王琛看的颇为惊奇,正要说什么,更让人惊讶的还在后面。

        只见苏菊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变高起来,大概十几秒钟后,她竟然与袁征持平了,再然后,她的衣服仿佛被什么东西撑得膨胀起来,又过了十几秒,除了花裙子没换外,其他面容、体型和袁征一模一样。

        卧槽!

        你这是大变活人啊?

        王琛看的有点呆,天啊,这是什么技能?

        冷艳主动解释了起来,“她衣裳里面藏了三师弟制作的机关,个头和块头都是机关变化。”

        原来是这样,王琛好奇道:“什么样的机关,能让人个子和提醒发生变化?”

        苏菊主动弯下腰,把裙摆拉上去一些,下面出现了一个类似弹簧的装置依附在绣花鞋上,然后她又拉开手臂上的衣服,出现了一层有点像充气橡胶的玩意,最后,她又用袁征一模一样嗡嗡的男子声音道:“我按动机关,会给假体充气,达到大师兄魁梧的体型。”

        “厉害。”王琛由衷夸了一句,又不解道:“你的声音还会变呢?”

        苏菊声音又变了,这回变得和王琛的声音一样了,“你的声音还会变呢?”

        王琛:“……”

        牛掰!

        冷艳拆穿道:“她会口技。”

        口技王琛当然听说过,只是生活中从未接触过,他又惊又奇了半会,然后问道:“苏姑娘,你的口技除了能学人声音外,还会什么吗?”

        “都会。”苏菊边说身子慢慢恢复原样,手在脸上一抹,又变成了一个陌生女子的样子,瓜子脸那种,不漂亮,很平凡,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真实面容,她调皮地眨眨眼,“东家你可以考考我。”

        那敢情好。

        王琛想了想,忽然想到自己曾经看过一篇关于口技的清朝散文,于是道:“我出个题,夜深人静的时候巷子里传来狗叫,然后一妇人被惊醒打哈欠,她拉着她家官人说房事,男子说梦话不怎么搭理,于是她摇着男子,两人的说话声逐渐间隔混杂……夫责骂大孩子的声音,如厕桶中的声音……着火了……”言罢,他笑眯眯,“能办到吗?”

        “能。”苏菊闭上眼睛酝酿了一会儿。

        王琛静静地等候着,没有催促。

        突然,似乎远处传来一声狗叫,“汪,汪。”

        紧接着一个妇女打哈欠的声音传来,连伸懒腰掀起的被窝声都惟妙惟肖,随后,妇女声道:“官人,奴家想要。”

        男子声传来,“……喝酒……大郎我……”

        和王琛刚才说的一模一样!

        把夫妻之间房事、孩子醒了、小解等等都学的一模一样,包括老鼠活动的声音,盆子、器皿歪倒了,妇女在梦中发出了咳嗽声。

        王琛的心情稍微松弛下来,逐渐端正了坐姿。

        猛可地,一个惊怒地男子声音传来,“走水了!”丈夫起来大声呼叫,妇人也起来大声呼叫。两个小孩子一齐哭了起来。一会儿,有成百上千人大声呼叫,成百上千的小孩哭叫,成百上千条狗汪汪地叫。中间夹杂着劈里啪啦房屋倒塌的声音,烈火燃烧发出爆裂的声音,呼呼的风声,千百种声音一齐响了起来;又夹杂着成百上千人的求救的声音,救火的人们拉倒燃烧着的房屋时一齐用力的呼喊声,抢救东西的声音,泼水的声音。

        哪怕是知道苏菊展示口技发出来的情形,王琛还是脸色一变,险些以为真的失火了。

        更夸张的还在后面,外面响起丁签判惊恐异常的声音,“救火!快来人救火!走水了!”

        靠!

        你这哪是嘴啊,简直就是声音合成器啊!

        王琛算是彻底服了,急忙道:“行了,苏姑娘,行了。”

        苏菊声音一收,然后恢复一开始的嗓音,掩着嘴笑道:“东家,雕虫小技能入您法眼吗?”

        正说着呢,门砰地一声从外面被撞开,众人都看了过去,是丁签判,只见他急的满头大汗,指着外面大吼道:“知州,走水了!走水了!快出去!”

        王琛乐了,指着丁签判道:“你看,咱们丁签判都被你口技吓着了,你还说是雕虫小技?”

        丁签判懵逼了,傻眼道:“知州,您这话啥意思?”

        王琛没解释,摆摆手道:“没走水,你出去安抚一下大家。”

        “没……没走水?”丁签判愣住了,狐疑地看看王琛和在场众人,或许是想到王琛的神奇之处,他没多嘴,躬了躬身道:“是。”然后带上门走了。

        光一个四师妹苏菊展现出来的技能,就让王琛惊艳无比了啊,还有三师弟制作的机关,能让苏菊改变体型和身高,说实话,王琛真的算是见识了咱们中国古代人民的神技了。

        厉害。

        过真厉害。

        也不知道剩下几位有什么技能。

        王琛一一考究了一下。

        三师弟严华又展示了一下机关术,比如历史上记载鲁班制作能飞的木鸟,他制作能飞的木鸟并不大,只有巴掌大小,但是真的能飞,非常神奇。

        六师妹奚英则是展示了类似“暴雨梨花针”的小木盒暗器,只要按动上面的开关,就会有几十根毒针一起射出来。

        王琛观察了下,射程大概在七到八米样子,小木盒又非常小巧,防不胜防,要是暗算人,在短距离之内,这玩意恐怕比枪还来的方便。

        五师妹薛珂的技能据说是会收集情报。

        这个没法检验。

        但是王琛好几次说话都不由自主着了薛珂的道,这女人说话、神态等等,若是放到现代社会,绝逼比拍电影拿影后的人还厉害。

        大师兄袁征很直接,跑到外面把萧峰练功的一百斤石锁拎在手里把玩,各种扔上去接住再舞花样,比当初张青玩二三十斤石锁似乎还要来的轻松呢。

        嗯,唯一的遗憾是七师弟孔繁没展示什么技能,各种溜须拍马,就像个狗腿子一样,反正各种好听吹捧人的话不断,王琛被他吹嘘的险些都要以为自己是当朝皇帝了一样。

        捡到宝了。

        哥们儿这次真的捡到宝了。

        王琛内心激动啊,忙安排着这群人留下,顺带着谈了谈待遇。

        最后,等到这群人一走。

        王琛笑着对冷艳道:“幸亏你是掌门,不然我哪可能收获这么多人才。”

        冷艳却道:“刚开始有人不情不愿,摄于我掌门号令,可上午见过公子你仙家手段后,他们都佩服的五体投地,说能在神仙手下做事,是他们的荣幸。”

        呃。

        还有这样的好事?

        哥们儿为了取信张太监,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让冷艳的师兄弟姐妹真心实意臣服了?

        王琛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内心十分满意,冷艳的师兄弟姐妹都非常了不起,以后或许会有用得着的地方,比如说三师弟善于制作机关,哥们儿可以提点提点,让其搞一些发明创造,再比如四师妹苏菊,身怀易容、口技等绝技,能替自己做的事情太多了啊。

        ……

        这几日王琛都非常忙。

        除了练兵、让邱公亮继续沿着州衙附近起房子、弄城墙等事情外,他还接见了几个应聘过来的教书先生,以及通州静海本地的格物致知大家。

        当然,最主要的事情是在考虑如何把北宋的自然资源拿到现代社会换取大量钱财。

        一时间没什么方向。

        这天上午,王琛刚刚准备去看看练兵进度,有个意外的人找上了门,居然是蒙阴那边曾经当过山贼的四十来岁矮瘦汉子刘全。

        王琛把他带到了办公室里,倒了一杯热茶,然后叫来冷艳充当翻译,好奇地询问道:“你怎么来了?”

        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刘全一脸风风尘尘,略带巴结道:“剑仙老爷,我特地给您送金刚钻过来了,您说过每月都让咱们送来的。”

        你不说哥们儿还真忘了。

        最近实在太忙了,忙的有些晕头转向。

        听到又有钻石,王琛眼前一亮道:“金刚钻在哪?”

        刘全小心翼翼从兜里摸出一个布袋子,然后放在办公桌上,解开带子,摊开,露出了一堆半成品钻石。

        一眼看去,大概上百颗。

        有大有小,最小的估计只有几分,算是碎钻吧,不少看上去质量很一般,只能算是工业级的金刚石,只有十来颗是宝石级的钻石。

        最大的一块是比上回鸽子蛋略大的白钻,看样子得有一百二十克拉样子,和在现代社会发现的陈埠三号钻石差不多大小。

        这没什么,最引人瞩目的还属一块大概五十克拉的粉钻,成色非常不错,只是形状有些不规则,预计还要找人切割打磨一番,最终能制作成四十多克拉的挂坠或者戒面,要是卖出去,绝对比之前卖给约翰.克里斯.摩根的鸽子蛋钻石值钱。

        因为这是粉钻啊!

        其他钻石王琛看都没看,包括那块一百二十克拉左右的钻石,他捧起这块粉钻仔细打量,哟道:“这块金刚钻你们从哪里找到的?”

        “就咱们道观山后头。”刘全回答道。

        王琛心中十分欢喜,夸奖道:“好,办得好。”他把钻石放回布袋子里收起来,然后道:“待会我让人带你去账房把这两个月例钱领了,我曾许诺过,若是找到大块状金刚钻有赏,这次你们替我找了这么大一块粉色金刚钻,我赏你们一百贯钱,另外,蒙阴到此地路途遥远,这样吧,我特地给你配一辆马车,辛苦你了。”

        听到有赏,刘全非常高兴,连连道:“不辛苦,不辛苦,能给剑仙老爷办事是我们的福气。”

        闲扯了几句。

        王琛让冷艳带着刘全去账房领钱了。

        等到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王琛又开始琢磨赚钱大计了。

        钻石是一个盈利点。

        只不过只能走精品路线,因为现代社会钻石市场被几个大的知名品牌垄断了,除了精品路线,中低端市场想要做起来太难,不是没可能,舍得钱砸下去还是有可能的,问题是如今王琛急着用钱,没那么多时间去鼓捣。

        因为中低端钻石市场,最重要的就是名气和证书。

        自己暂时不具备。

        那应该做什么来钱快呢?

        刚说到钻石,王琛蓦然想到了另一种宝石——翡翠。

        据说翡翠成交额每年几千亿,如今的缅甸翡翠还未被怎么开采,要是自己去那边开采,然后开辟一个新的翡翠市场,那么钱财就源源不断来了啊。

        想到这,王琛眼前一亮。

        对。

        翡翠行业可以做。

        这个行业不像钻石被几大品牌彻底垄断,只要有原料,哪怕以略低的价格卖给珠宝制造商,想必能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收获不少资金。

        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开采。

        只不过王琛觉得这个问题比较好解决,古代不是没有开采矿石,就是要请的人多点,开采起来比较麻烦,但那又怎么样,哥们儿在北宋有钱啊,每个月赚一两百万贯钱要来干什么?就是一堆数字,还不如找人去开采翡翠矿。

        就这么办了。

        王琛打定了主意,决定这两天回现代社会去搜集下缅甸翡翠矿的资料,然后从北宋这里带人过去。

        要知道清朝的时候,国内就有人去缅甸那边开采翡翠了,全是最原始的人工开采方法,如今虽然是北宋时期,但是开采技术相差应该不会太大。

        想到这,他叫来了王云仓。

        “你知道咱们通州静海有专门开采玉石的工匠吗?”王琛询问道。

        王云仓指着西南边通州城方向,“钱员外就专门从事这行业,手底下大概有一两百号人。”

        一两百号人肯定不够,只是开采是个苦力,只要有一帮懂得人带着就行,苦力非常好找,王琛嗯了一声,“帮我邀请钱员外过来,顺带着这几天你帮我招一大批愿意背井离乡去开采玉石的苦力,例钱开高点没事。”

        嗯,出国劳务,工钱肯定要开的高点。

        不说别,现代社会在国内当贴砖的瓦匠,一天工钱四百左右,除去放假、休息等,年收入大约在十二万左右,不说澳大利亚那个奇葩的地方瓦匠周薪三万,就说一般的地方,比国内翻个倍应该不成问题。

        王琛的小舅舅就是从事这个行业,在国外工地里当高管,他听小舅舅说过,不少瓦匠出国劳务能挣二十多万一年,即便钢筋工比瓦匠挣得少点,一年也有二十万左右,像有些工程车司机一年能挣四十来万。

        在国内肯定挣不到那么多。

        自然,王琛想要北宋时期的苦力出国去缅甸开采翡翠矿,出的工钱肯定也要高于市场价格,不然谁愿意去啊?

        古代人的故土观念可比现代人浓重多了。

        ……

        下午六点钟左右。

        王琛和许久未见的钱员外在州衙的小饭厅里碰头了,就他们两人,一桌子的菜,什么大黄鱼啊、鲳鱼、海鳗之类海鲜不少,另外还有羊肉、鸡肉等等,蔬菜反倒是比较少。

        两人边吃边聊。

        钱员外衷心感谢道:“王知州,谢谢你把辽国的王记交给曾公子做,我们跟在他后面能赚不少钱。”

        王琛摆摆手,“给谁做不是做,要是你喜欢,寻个没有王记的地,我可以给你一个加盟权。”

        钱员外大喜,打蛇随棍上道:“那就多谢知州了。”

        王琛拉拢了一会人心。

        说了一大堆好话,什么咱们是一个商行的人,应该互相照顾之类。

        言罢,他咂咂嘴,故意埋怨道:“之前你答应过我每月给我弄点奇珍异石,怎么都不见动静?倒是李老爷很够意思,每个月都送来不少木材。”

        钱员外老脸一红,讪讪笑道:“发生了点变故,我和处州当地的豪强闹了矛盾。”

        好吧。

        原来是这样。

        王琛没有怪罪下去,转而问道:“听闻你手底下有一批人专门从事开采玉石?”

        “不错。”钱员外点了点头,“我就是做玉石方面生意,自己开采总比从别人手里拿货赚得多点。”

        王琛道:“能借我几个开采玉石经验丰富的大师傅吗?”

        钱员外都没问啥事,二话不说道:“您都开口了,我断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这样吧,我把每个开采工序的大师傅都借您一个,行吧?”

        王琛高兴道:“那就多谢了。”

        钱员外询问道:“就是不知道您要开采什么样的玉石,是准备露天开采还是地下开采。”

        中国矿石开采最早要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实际上在古代已经有不少开采技术,这点王琛清楚,只是他不知道有几种开采方法,好奇道:“露天开采如何开采?”

        钱员外一五一十回答道:“露天开采可分成掘取法和垦土法,掘取法,这种方法主要用于采取地表浅部玉石,在开采过程中把埋藏很浅的矿体叫做草皮矿或鸡窝矿,只要把表土或薄石层剥除,掘下数尺,即可得玉石。有些玉石虽然可以露天开采,但由于周围岩石坚硬,不易破碎,咱们还有火爆法。”

        王琛听得连连点头,火爆法他知道,就是用火烧岩石,热胀冷缩,方便开采,不得不说古人虽然工具科技简陋,但是智慧非常的牛逼。

        他再次问道:“那么垦土法呢?”

        钱员外笑道:“垦土法就是翻耕有玉石的土地,玉石随之露出地面,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我们需要的玉石了。”

        噢,这个简单。

        王琛继续追问道:“那地下开采呢?”

        “地下开采啊。”钱员外细心道:“这又分为好几种,立井、斜井、平巷联合开拓等等,比如说立井开挖到一定深度,便向两边掘进阶段平巷,在巷道的中部或一端,下掘盲井直达采玉石场,这样就能找寻到藏得比较深的玉石。”

        可以啊。

        这些技术开采翡翠原石应该绰绰有余了。

        王琛听完后,沉吟片刻道:“不论露天开采还是地下开采的大师傅,你都借我几个吧,不过我事先申明,他们不会在咱们大宋朝干活,可能要去别的国家,你问问谁愿意去,例钱好商量。”

        “哈哈,要是别人估计我手底下那群大师傅未必愿意去,但是您是咱们通州静海本地城隍,活神仙,谁不愿意替您干活啊?”钱员外大笑道:“你放心,我回去和他们一说,保管这群大师傅抢着来。”

        开采翡翠矿石的工匠问题解决了。

        以前的人脉发挥了作用,王琛非常满意,决定明天返回现代社会一趟,搞清楚缅甸翡翠矿的情况。

        ……

        第二天。

        一早醒来。

        王琛陪着有身孕的柳琦红腻歪了一会,然后走到没人的地方,打开虚拟屏幕准备穿越。

        可是一点开,他惊奇地发现,虚拟屏幕再次发生了变化!

        准确说,是自己的城隍神像发生了变化,居然披上了一层金装。

        咦?

        咋回事?

        王琛一直没搞懂城隍神像到底怎么回事,发现有变化,他试着点开瞅了瞅,上面什么文武判官、各司大神等依旧写着空缺,没有任何变化。

        他尝试着往下拉,三司、廿四司等等也没有变化。

        最后来到神通这一块。

        原本只有一门神通明朝秋毫,然而此刻,最下面居然又出现了一门神通——按部就班!

        按部就班?

        这又有啥用?

        王琛不明白,不过有明察秋毫这门神通前例,想来肯定也是了不起的神通,只是为何会无缘无故增加了一门神通?

        到底咋回事?

        王琛感到非常纳闷,算了,先试试下这门神通,看看到底有什么作用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