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92章 弄钱


        夜里。

        睡到后半夜,王琛蓦然醒了,看着旁边躺着的沈霞,他微微笑了一下,如今两人的感情越来越稳定,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人生不外乎如此。

        摸起手机看了看。

        见着两条未读信息。

        王琛打开看了眼,第一条是梅姐发来的。

        梅姐:弟弟,新年好。

        已经很晚,王琛本来不准备回,可是想到很多人有压岁的风俗,他还是回了一条:姐,你也是。

        正准备去看另外条未读信息,没想到梅姐秒回:还没睡呢?

        王琛:没有,您呢,在压岁?

        梅姐:看会电视就睡了,对了,和你说件事,正月半过后有空的话陪我去趟日笨。

        王琛:好的,什么事?

        梅姐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先不说,到时你就知道了。

        您还卖关子?

        王琛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梅姐邀请自己同行肯定有事情,他没有多想,和梅姐稍微聊了几句,然后翻开另外条信息看。

        居然是李则凯。

        王琛颇为诧异,看看发的什么吧。

        李则凯:王生新年好,我谈了个项目,对方是浙商,在非洲那边从事新能源投资,有兴趣的话你抽空来看看。

        关系到事业方面王琛很重视,立刻回复道:好,等过了年初七我来香港。

        对方没回,估计睡下了。

        新能源?

        也不知道什么新能源投资。

        本来睡意比较浓的王琛,发了会信息后竟然是失眠了,又不能吵醒沈霞,做点什么呢?

        诶,自己好几天没在北宋露面了。

        要是那些官员找不到自己,会不会着急?

        这是个问题,算了,回北宋看看,反正在北宋的时候现代时间线不会产生变化,准确说,从北宋回到现代,会回到自己穿越那会的时间节点。

        行了。

        就这么办了。

        王琛打开虚拟屏幕,点击了定位传送。

        ……

        回到北宋。

        下午两点钟样子。

        王琛沿着厂区溜达了一圈,嘿,还别说,可能邱公亮等工匠用水泥习惯了,造房子速度越来越快,一百亩土地的厂房基本上都完工了。

        这些厂房都有用。

        占地二十亩最大的厂房,如今要当成州衙和官员宿舍来使用。

        剩下的十来间厂房,王琛想过,拿出一半当学校校区使用,另外一半让乡兵们挤挤,就当是乡兵宿舍。

        教育和势力是最终要的两件事。

        经济方面暂时不用着急,有加盟王记撑着。

        教育的话需要请老师,还要经过专门的培训才能上岗,暂时不着急,如今耽误之际是把一万名乡兵训练起来,谁都不知道赵匡胤会不会突然发难。

        考虑了一番。

        来到办公室,里面的官员们正在低头处理政务。

        见着他进来,一群人纷纷问候。

        “知州,好几日不见,又偶感风寒了?”

        “呵呵,您可悠着点,咱们静海还需要您来主持。”

        “是啊,年少不知……嗯,凡是都张弛有度啊。”

        望着同僚们的打趣,王琛一脸无语。

        合着你们以为我这几天没露面是在打炮啊?嘿,哥们儿是那样的人吗?我消失几天是去办正事的好不好,办什么正事?首先,去了一趟法国,然后骑了大洋……那啥,咱们换个话题。

        王琛咳嗽了一声,面露严肃,“这两天州衙里有什么事情吗?”

        钱粮草官拱手道:“知州,我有一事汇报。”

        王琛看过去,“什么事?”

        钱粮草官不紧不慢道:“咱们衙门募了一万乡兵,粮草、衣食、军饷等物资具有我负责,按照我朝律例,粮饷兵器得他们自己准备,可是您已经许诺都由咱们衙门来,粮饷方面我跟萧先生知会就行,这盔甲兵器您看是不是确定一下规格?”

        王琛一听,摆摆手道:“他们只是乡兵,盔甲兵器就免了,我待会画个图,你拿去找铁匠打一万顶头盔就行。”

        “啊?不用兵器盔甲?”钱粮草官有些傻眼道:“要是有贼人犯境,他们如何作战?”

        当然是用步枪了。

        只是这些话王琛谁都不会说,属于军事机密,他宽慰了两句钱粮草官便没再说什么。

        最后钱粮草官大约计算了下头盔多少钱,宋朝铁价三十文左右一斤,王琛想要弄得头盔不像古代包裹脸,有点像锅,就是以现代钢盔为原型,一个大约三斤重,算上备用的一万顶,两万顶铁盔光购买铁就要一千八百贯,另外还要请铁匠的人工费,预计下来总共开支得三千贯左右。

        有王记这个会生金蛋的母鸡,财大气粗的王琛二话不说批准了。

        随后其他人也各自都汇报了点政务。

        比如说司理参军,把这几天刑事案件交代了一下,该怎么判刑、量刑多少,都需要王琛亲自点头。

        刑名幕僚贺连也把民间诉讼给王琛过目了一番。

        零零碎碎的事情一处理,已经两个小时过去。

        下午四点左右。

        里面隔间办公室。

        王琛坐在办公桌前才得空和丁签判说上话,“乡兵们安排的怎么样了?”

        “都安排好了。”丁签判微微弯着腰,恭敬道:“只是这番号、编制该如何确定?”

        “番号就叫神锐吧。”王琛随口说道:“编制有什么问题?”

        丁签判解释道:“我朝乡兵一般采用禁军的编制模式,弓手编制大部分以二十五人为一个团,团长为置押官,四个团为一都,一都100人,长官为正副都头;五都为一指挥,大概为五百人,长官为指挥使,如今咱们一万乡兵,是否还是按照禁军制度来?”

        什么置押官,什么正负都头,王琛听得脑袋都大了,他怕自己以后搞混,想了想,“不用按照禁军制度来,这样,我跟你说个编制方式。”沉吟片刻,回忆了下脑海中现代军队的编制,逐而开口,“十人一班,设班长,三个班加十名后勤共一百人为一连,称之为连长,五个连归为一营,长官叫做营长,两个营为团,五个团为旅,两个旅叫做师,即一万人,要是以后再招募乡兵,三个师为一军,军区归司令部管,长官唤作司令,若是总司令的话,就是统帅所有乡兵,咱们这里没有团练使,这总司令我就当仁不让当了。”

        丁签判拍马屁道:“好的总司令。”

        哈,哥们儿当总司令了,虽然是在古代,可是王琛心情非常的美妙。

        他吩咐道:“你明早把乡兵们召集起来,明早我要亲自带他们去训练。”

        “好的。”丁签判点头道。

        王琛又道:“再准备一千个箭靶,我有他用。”

        丁签判再次点头。

        谈完军事方面的事情,该谈教育了。

        王琛敲了敲桌子,“从明天开始,在整个静海范围帮我请教书先生,夫子请个五个,算术先生也请五个,另外,帮我留意留意有没有格物致知的大家,若是有,有多少都请过来。”

        不该问的丁签判从来都不问,“下官记住了。”

        “行了,出去吧。”王琛挥挥手,说完,他想到一件事,“对了,帮我把萧先生、萧峰和张青叫进来。”

        “嗳。”丁签判转身走了。

        这三个人都是自己的亲信。

        萧剑化和萧峰不用说,一文一武,左膀右臂。

        至于张青,王琛决定重用一番,第一个原因,当初在汴京的时候,张青明明不想当太监的儿子,可是自己一发话,半点犹豫都没有认张公公当了父亲,第二个原因就是张公公了,如今自己和赵匡胤闹得有点僵,王琛得让张公公给自己透露点消息,那么,必须重用张青。

        等了十来分钟。

        三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萧剑化行了一礼,“主公。”

        萧峰和张青异口同声道:“东家。”

        “不必多礼。”王琛让他们坐了下来,然后道:“萧先生,我记得你熟读兵法会排兵布阵?”

        “略知一二。”萧剑化非常谦虚道。

        王琛嗯了一声,“这样,明天开始我要训练乡兵了,你跟我一起去看看,然后给点主意,要是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给我当个总参谋长。”

        萧剑化迟疑道:“总参谋长是什么意思?”

        王琛换了个说辞,“差不多相当于三国时期蜀国的军师将军吧。”

        萧剑化满脸感动道:“多谢主公厚爱让萧峰一展抱负。”

        三国中,军师祭酒是一般军师,参谋,没有军权;中军师和军师中郎将是参谋长,有部分军权;军师将军是总参谋长,负责组织领导全军的军事建设和组织指挥全军的军事行动的领导人。其中军师祭酒是曹操发明的,军师中郎将和军师将军是刘备发明的。

        等于说,王琛给了萧剑化很大的权利,和北宋时期的军队军师完全两个性质,如今的军师基本上都是私人聘请性质,半点军权都没有。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对于军师,王琛半点都不懂,所以他选择了饱读兵法的萧剑化来协助自己。

        说完此事,王琛又看向萧峰,“以后你就是我一万乡兵的总教头,专门教导他们武艺。”

        “唯。”萧峰答应道。

        最后,王琛突然喊了一句,“立~正!”

        张青本能地双腿并拢站得笔直。

        王琛起身道:“稍息。”

        张青微微伸出左脚。

        王琛满意地颔首,“不错,都还记得呢?”

        “报告!”

        “说。”

        “您让咱们这些家丁训练的我都记得。”

        “记得就好。”王琛咂咂嘴,“以后你就给我一万乡兵训练这方面,像训练家丁那样训练他们,用点心。”

        闻言,张青哈哈大笑,“我会的,我一定会把我遭到过的苦十倍用在他们身上。”

        王琛:“……”

        你这货要把哥们儿的乡兵往死里操练啊?

        听到张青这句话,王琛好像明白了什么,怪不得新兵进部队被训练的那么惨,合着那些教官都是张青一个想法啊?

        ……

        翌日。

        天还没亮的时候,王琛就在厂区场地上看见张青操练一万名乡兵们。

        他观看了一个多小时。

        随后去仓库把装着枪支弹药的木箱子拿出来,让人搬上了驴车,没用什么遮挡,要是遮挡的话反而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他让人先把这些物资拉到三四里开外的小树林附近。

        小树林。

        这边距离狼山不太远,暂时性属于无人地带,基本上半天都未必有一个人路过。

        为了保险起见,王琛让人去四周警戒,方圆两公里之内不允许出现人,要是发现有人立刻回来汇报。

        安排好以后,他让人先把靶子插了起来。

        随后展示了一下步枪的威力和使用方法,当然,他骗乡兵们,这是仙家兵器,毕竟自己的身份是“城隍老爷”,步枪的出现只是让乡兵们大呼小叫,并没有太过骇然。

        王琛让士兵们取了枪,没有发子弹,而是教导他们使用方法。

        正常说来,如果现代社会军队里新兵需要很长时间才有机会接触枪,就算接触了枪,也未必能够在短时间内开枪练习。

        只是王琛时间紧迫,他总感觉赵匡胤迟早会对自己下手,或许是居安思危吧,但是他必须有自保的能力,所以从今天开始,就要训练这群乡兵们,让他们把枪法练练准。

        光教导如何使用枪支就花了两三个小时。

        大概在下午四点钟左右。

        王琛开始组织第一批一千人射击训练了,他大声道:“拿到子弹的把枪上膛。”

        “是。”

        “好的。”

        回答什么的都有。

        说到底还是纪律不够。

        但谁让王琛情况特殊,只能这样训练。

        “准备!”

        “射击!”

        崩!

        崩崩崩!

        连绵不绝的枪火声响了起来,一群站着的乡兵们打开了训练的第一枪。

        期间王琛听到好几个痛呼声。

        “哎哟。”

        “直娘贼,为何这玩意柄打在肩膀上如此之疼?”

        王琛知道这是他们端枪的姿势不对,等到射击过后,他再次上前大声和大家说该怎么样端枪才安全,其实他也一知半解,但不妨碍他从影视上看到的按部就班。

        或许是再次教导的关系,第二批射击被后坐力弄疼的人很少了。

        射击训练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成绩却惨目忍睹,很多人连靶子都没打到,更别说命中十环了。

        倒是有个叫石勇的小伙子不错,命中了好几枪七环、八环,还有一枪命中了十环。

        当然,这也得亏了一百米射击练习,要是距离再远点,估计石勇命中率不会有这么高。

        不过王琛还是夸奖了一番。

        眼看天快黑了,王琛让乡兵们把枪放回了木箱里,并且再三叮嘱,今天射击训练的事情谁都不能说出去,哪怕老婆孩子也不行,如果发现,军法伺候。

        收缴枪械当中。

        萧剑化走上前,一脸惊异压低声音道:“主公,有此神物,横扫寰宇都未尝不可,实乃利器,当真利器啊。”

        王琛笑道:“不错吧,对了,你观看了射击训练后,觉得如果咱们和别人交战胜算如何?”

        “若是防御,只要这一万乡兵射的够准,即便百万大军前来都不能破城。”萧剑化分析道:“但攻城未必奏效。”

        王琛眨眼道:“此言何解?”

        萧剑化只说了两句话道:“城墙较厚,守城士兵居高临下。”

        王琛一听就懂了。

        步枪的子弹还不足以穿透古代城墙,另外,守城的士兵居高临下,漫天箭雨射下来,自己还谈什么攻城啊?

        这个好解决,以后弄点迫击炮什么过来,经济允许的情况下,能弄到坦克什么就更好了,攻城绝对无往不利。

        现在守城就够了。

        王琛没再说什么,笑眯眯道:“守城就够了,我要他们尽快都成为神射手,每天完成二十次射击训练,估计半年后……”

        话没有说完,他自己愣住了。

        沃日。

        哥们儿忘记子弹数量问题了。

        自己总共只有两百万发子弹啊,今天一个射击训练就用了二十万发?

        要是按照自己的设想每天完成二十次射击训练,半年下来得要多少子弹?

        三千六百万发!

        这还只是训练用的子弹,以后作战的话需要更多。

        不说别的,一发步枪子弹0.6美元,三千六百万发就要两千一百六十万美元,再加上枪支保养维修之类的费用,光这一万乡兵半年射击训练至少要让王琛花出去两千五百万美元,折算成RMB就是一亿七千万样子。

        要是以后再募兵呢?

        要是想弄高档点的军火来北宋呢?

        嗯,因为不熟悉军事方面的事情,他不知道有一种叫做训练弹的东西比较便宜,一直认为射击训练就是真枪实弹。

        王琛觉得军费上投资完全是个无底洞,如果真的和朝廷闹翻开战的话,保守估计自己需要弄一两百亿美金的军火。

        如今他才三十二亿多RMB,距离一两百亿美金差得远呢。

        不行,得多搞点钱了。

        前段时间一直没有好好鼓捣钱,王琛都是卖的存货弄了点钱。

        要怎样搞钱来得快呢?

        王琛开始琢磨了起来,有一点可以确定,想要来钱量大,最好的方法就是卖北宋时期的自然资源,也确实,他只有这么一个选择,可是卖什么自然资源比较好,又不容易在现代社会被人怀疑呢?

        这是个问题,得好好考虑一番才行。

        ……

        刚回到州衙。

        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

        王琛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口,一道圣旨就来了。

        传旨的还是白天想到的张公公,也就是张青认得爹。

        屋子里。

        张公公宣读圣旨道:“朕膺昊天之眷命,诏曰:从来帝王之治天下,未尝不以敬天法祖为首务。敬天法祖之实在柔远能迩、休养苍生,共四海之利为利、一天下之心为心,保邦于未危、致治于未乱,夙夜孜孜,寤寐不遑,为久远之国计,庶乎近之。今朕年届五旬,在位一十六年,实赖天地宗社之默佑,非朕凉德之所至也。”

        很常规的一段话。

        王琛站在那边恭敬地听着,不论自己和赵匡胤暗地里有多不爽,明面上功夫还是要做的,毕竟对方是皇帝。

        不过今天的圣旨有些蹊跷,因为竟然用的是诏曰。

        像王琛上回封布洲子的时候,圣旨格式用的是“敕曰”,一般而言用于皇帝封官授爵。

        另外还有旨、诏、制、谕几种。“旨”是皇帝、太后或皇后向臣民发布各类命令指示的总称。“制”一般是皇帝颁行国家各类典章制度的重要文书,唐以后,凡行大赏罚、授大官爵位、革除旧制、赦免降虏等也用制书。至于“谕”的话不算正规文书。

        而“诏曰”格式就不一样了,一般都以制式文书的形式发布,称“诏书”或“诏令”,要加盖玉玺。

        不管是宋朝的圣旨还是其他朝代的圣旨,都是以皇帝的名义发布的,也就是说,皇帝有权利直接拟定圣旨,但是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大部分都是由宰相机构将意见写成札子,然后进呈皇帝,如果皇帝认可,才能够得到皇帝的授权开始拟定圣旨的草稿。而且不管这旨意是皇帝的想法还是来自于大臣,都必须先进入草诏的程序,一般情况下都是交由中书舍人起草。并不是像电视剧中那样,随便交给一个亲信或者太监随手一写就结束的。

        也就是说,这道圣旨是整个朝廷大佬们都认可的,必须去执行,如果执行不了,那么不好意思,抗旨,后果怎么样自己想吧。

        张公公继续宣读,“今听闻静海州判事王琛有鬼神之力,乃是本地城隍,朕特地为其正名,赐通州静海城隍名王琛,允许开宗立庙,受世人香火。”

        嗯?

        封我当城隍?

        还是官方承认的那种?

        王琛颇为诧异,可是不对啊,这算是加官进爵里面的一部分,照理说应当用敕曰,为什么会用诏曰?

        他沉住气,继续听下去。

        张公公停顿了下,“即王琛大夫拥有鬼神之力,想必电能之事做成易如反掌,虽朕已五十知天命,但仍望能尽快看见造福江山社稷的电能出现,朝议,满朝文武纷纷响应,故曰,一载见效,三载覆盖通州静海,五载淮南东路所见之处具有电能之光,诏曰,可。”

        如今圣旨结尾还不用“钦此”两个字,要到元朝初期开始,钦此才会成为圣旨结尾专用词,实际上赵匡胤的这道圣旨到这里算是把事情交代完了。

        然而王琛听完后却坐蜡了。

        你妹啊!

        让哥们儿一年之内给你搭建个发电厂出来?

        风力发电比较快,半年左右时间能搞定,火力发电随机组容量有点差异,但就算是小机组都要十五六个月啊。

        静海这里风力资源一般,建立风力发电厂基本上没戏,水力发电技术含量又比较高,最有可能的就是火力发电。

        一年?

        一年成立个篮子!

        王琛都想骂人了,之前他想着发电厂的事情慢慢拖,自己培养一批专业的人才出来,然后慢慢鼓捣,没想到老赵直接下死命令了,一年之内必须鼓捣出来。

        虽说按照历史进度来看,老赵大概还有大半年的性命,可是指不准这货看到王琛迟迟没有动作下狠手啊。

        可是想要在北宋混下去,必须接受这道圣旨。

        王琛只好强忍着不爽,深吸了一口气道:“臣,领旨。”

        完成程序。

        张公公也不像刚才那么严肃了,笑呵呵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不瞒王大夫,其实陛下并未经过朝议,只是拉着薛相、沈相和晋王等人商议了一遍。”

        王琛知道张公公是在透露消息给自己,忙道:“谢谢公公。”

        张公公又道:“王大夫,希望您能谨遵圣旨,陛下最近对你颇有微词,咱家已经听到过好几回。”

        果然是这样。

        和自己猜测的没什么两样。

        要是再这样下去,就快到撕破脸皮的时候了。

        王琛明白,按照张公公的意思,自己再不听话老赵就要下手,“我会的,劳烦公公提点,今晚下官设宴,把青哥儿叫来,就咱们三好好喝几杯,如何?”

        “哈哈,那敢情好,许久未见青哥儿,咱家甚是想念啊。”张公公感叹道。

        王琛忙道:“青哥儿如今给我乡兵当总教头,我想着先让他进了军营,而后立功调去戍兵那边弄个都头,到时再立几个功,混个一官半职未尝不可。”

        听完这句话,张公公笑容马上收敛了起来,脸色显得阴晴不定,好像在纠结什么事情该不该说一样。

        王琛早已不是刚出社会的二愣子了,或多或少能看得懂一点别人脸色,不说揣摩准心思,在话头上,大概能够猜得到一丁点儿,他想了想,继续从张青入手,“他如今十七八岁,已到了婚配年龄,我观通州城里有几个大家闺秀不错,乃是本地名门望族,琢磨着亲自上门帮青哥儿说个媒,让您们张家早日有后。”

        张公公眼前一亮,“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

        古代人对门户之见非常看重。

        如果一个普通穷小子想娶名门望族的姑娘可能性几乎为零,除非考中状元啊、进士前几名,而张公公身为太监,在当前时代非常受人鄙视,张青就更不用说了,以前是泼皮,哪怕从良了,依旧属于被名门望族看不起的行列。

        所以说,张青想要娶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用脚趾头想都不可能。

        可是呢,如果一个普通人娶了名门望族家的姑娘,那以后的日子就不一样了,社会地位也会一下子拔高很多,甚至借助着妻子娘家的名望,把张家振兴成新晋名门望族都不是不可能。

        自然,张公公听到王琛这么说动心了。

        王琛本来打的就是拉拢张公公的主意,立刻笑吟吟道:“是的,要是别人去说媒估计不大可能成功,但是如今整个通州有名望的世家都和王记有生意往来,准确说,靠着王记发财,只要公公您喜欢,我能让那些名门望族的姑娘排着队让青哥儿挑。”嗯,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自己如今是通州静海本地城隍,一旦替张青说媒,就等于上天认可,按照古代人的迷信程度,应该没有人能够拒绝得了。

        “好,好好。”张公公有些激动,他已经年纪很大了,巴不得早点抱孙子。

        王琛没说话,静静地看过去,该许诺的好处都许诺了,要是这样张公公还是不愿意说,拿自己就没办法了。

        幸好张公公说了,他沉吟片刻,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道:“切勿把电能鼓捣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琛心中一惊,追问道:“公公,还请明说。”

        张公公苦笑道:“咱家不敢明说,要传出去满门抄斩都有可能。”

        王琛指了指天,指了指地,然后道:“这里就我们两人,您说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或许张公公也是这么认为,沉默了一份来钟后,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唉了一声,摇摇头道:“为了恩荫子孙,咱家就冒点风险吧。”他停顿了下,露出凝重的神色,“前几日陛下和晋王谈论华家灭门案的时候曾言,若是你弄出电能……杀无赦!”

        卧槽!

        老赵已经想弄死我了?

        王琛没想到速度这么快,弄出电能是死,一年之内弄不出电能算抗旨,也是死,老赵这是把哥们儿直接往死里逼啊!

        麻痹,叫我弄电能的时候喊小甜甜,稍微不听话就喊我牛夫人?

        草!

        什么玩意!

        王琛心中窝火,嘴里却赔笑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若是陛下要我王琛的项上人头,只需言会一声便罢,何须如此繁琐?”之所以这么说,是不确定张公公到底是真心实意透露消息,还是老赵的帝王心术,让张公公“故意”说出来,王琛得谨慎一点。

        张公公目光深邃道:“汝好自为之。”

        这句话都说了出来,看来是真心实意透露了。

        王琛深吸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心里却开始动起了念头,看来这回哥们儿不多弄点钱都不行了,必须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弄到一大笔钱,然后从现代社会买点先进武器来,其实也不用多先进,能达到二战水准的武器,应该能横扫整个北宋时期任何王国。

        一旦武器到位。

        再砸钱把一万乡兵训练有素。

        老赵找自己麻烦?

        嘿,还要看哥们儿要不要找他麻烦呢!

        这一次,王琛要弄钱的决心比白天的时候还要浓烈,而且还要弄一大笔钱,说不定再过不久就要改朝换代了,他不甘心自己经营了那么久的势力被瓦解,必须用尽全力拼搏一下,努力弄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