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89章 狂揽二十一亿四千万


        隔间里。

        王琛静静地听着张良和老卢顿谈判梅多克葡萄种植地的价格。

        狗首他并不在意,但是这块地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容不得不在意。

        王琛暗暗庆幸。

        幸亏张良一开始怕三十亿欧元损失,否则这笔钱轮不到自己来赚,因为一旦张良那边愿意承担损失投资下去的话,最终溢价自然算张良那边,说起来,能豪赚一笔,王琛还得感谢自己的气魄够大,主要是因为自己对于这件事成功的把握性比较大,另外,付出两块钻石而已。

        钻石嘛,本身没有价值,只有换成钱才能证明价值。

        就算是任务失败,凭借北宋时期全球钻石资源还未被开发,他也不会怎么心疼,幸好这一次赌成功了,值了啊。

        投资有风险,一旦投资成功,回报率也是巨大的,就比如王琛,要是这次计划失败,可能得到的只有这块价值二十多亿欧元的葡萄种植地,恰巧,对于他来说,土地资源、矿产资源等等都是浪费,因为假设王琛要从事葡萄酒行业,只需要在北宋的时空找块适合种植的地方就行。

        所以说,葡萄种植地对他来说等于投资失败。

        钱就不一样了,有钱后,王琛想要买什么不行,回头找非洲哪个部落合作,给点好处,让黑哥合法地从老毛子或者老美那边进口军火,然后带到北宋去,能增强自身实力。

        况且,在现代社会有钱,可以开豪车、住豪宅,什么豪华游轮、私人飞机只要有钱,什么不可以?

        张良看了看老卢顿,慢悠悠道:“卢顿先生,找一块合适盖庄园风景不错的地不容易,我好不容挑中了梅多克,如今又要浪费时间去寻找新的地方,你看……”

        安德鲁.卢顿靠在沙发上,报价道:“我和王说过,愿意以您购买这块土地的浮价百分之十来收购,即二十八亿七千两百一十万欧元,这个价格对于梅多克这块五万公顷的葡萄种植地来说,已经远超市场价了。”

        其实这个价格王琛已经很满意了,但是盯着这块地的大有人在,好货不怕卖不出去,他自然想获得更多的利益,希望张良能帮自己多弄点钱。

        “不不不。”张良摇摇头,“二十八亿七千两百一十万的话,我还要交2.1%的税,实际到手只有二十八亿一千万一百多万,对于这个价格我不能接受。”

        “您转手一卖赚两亿欧元还不满意吗?”萝拉.卢顿接过话道。

        安德鲁.卢顿非常赞赏地看了眼萝拉,也施压道:“是啊,从昨天下午到现在还未满三十六个小时,你就盈利两亿欧元,哪怕换做巴菲特过来,他都不会拒绝我的提议,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一天时间,回报率高达百分之七点七样子,对于任何一个商人来说,都是大赚特赚的事情,就算证券市场都未必有这么高的利益,更别说周期如此之短。

        王琛知道安德鲁.卢顿说的有道理,可是谁会嫌赚的钱多吗?他暗地里对张良打了个眼色,意思按原计划执行。

        张良挺够意思,并没有因为得到狗首就放弃替王琛争取利益,不紧不慢道:“一般情况下,投资二十六一千一百万欧元,一天时间之内赚两亿,我会接受,但是用我们国家一个成语来说,梅多克这五万公顷葡萄种植地叫做奇货可居,想要获得这块地的葡萄酒商不在少数,我相信,只要我放出风声愿意出售这块土地,罗斯柴尔德、帝龙家族乃至意大利的几个著名葡萄酒商,都会愿意以大价钱收购,不会低于卢顿先生您出的价格,既然如此,我为何要以相对而言低廉的价格卖出去?况且,本来这块地我是不想出售,是看在我朋友王琛的面子上,才与你做交易。”

        眼看张良说的有理有据,安德鲁.卢顿蹙了蹙眉头,用手指扣了扣桌子,发出清脆的响声,“那您的意思多少钱?”

        张良伸出三根手指,“三十亿欧元。”

        老卢顿脸色一变,连连挥手道:“不可能,这个价格没有人会愿意接受。”

        张良气定神闲道:“我的条件就是这些,要是你不愿意,那咱们就没什么好谈了。”

        王琛知道张良这是吃死了老卢顿想要这块地,当然,他知道三十亿的价格太高了,毕竟按照这块地的市价来说,只有二十二点五亿欧元样子,即便算上潜力,大概就在萝拉.卢顿一开始说的,老卢顿愿意以超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样子,也就是说二十七亿。

        之所以老卢顿最终愿意出二十八亿七千多万,那也是实在没办法,毕竟地给自己这边拿到了手。

        可是王琛知道老卢顿原本准备了三十亿欧元,也就是说,三十亿欧元是老卢顿心理的底线,只要不超出这个数字,一切皆有可能。

        老卢顿脸色阴晴不定,沉默了半响,忽然笑了出来,“既然如此,我们择日再谈吧。”

        王琛有点坐蜡了。

        老卢顿该不会不要了吧?

        他看向旁边的张良,见到对方一脸轻松,回道:“好。”

        双方不谈这块地的事情了。

        王琛有点看不懂,难道张良真的不帮自己谈下去了?

        期间老卢顿说话的时候,张良摸出手机一直在发信息,也不知道发给谁。

        但是老卢顿越看张良发信息眉头锁得越紧,好像在担心什么。

        五分钟以后。

        张良忽然抬起头道:“小王,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一步。”

        王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张哥,你要去哪?”

        “有个客户约我见面。”张良淡淡道。

        啊?

        你在法国有客户?

        我怎么没有听说?

        王琛纳闷了,不过人家有正事,自己拖着,只好道:“行,张哥您有事先走吧。”说着,他抬头看向萝拉.卢顿,用英语道:“萝拉,能麻烦您的司机送我张哥离开吗?”

        因为他俩刚开始用的是国语,老卢顿和萝拉.卢顿根本听不懂。

        如今听到张良要走,老卢顿沉不住气道:“张先生,今天老头子过生日,您这个面子都不卖吗?”

        张良笑着道:“实在抱歉了卢顿先生,原本我就约了客户今晚谈事情,只是王琛拉着我过来,说你有事情谈,我才暂时婉拒了对方,既然我们事情谈完了,我自然得去忙正事,不好意思。”言罢,他站起了身。

        王琛无语了,张哥,您连狗首都不要了吗?

        不止是王琛这样想,安德鲁.卢顿也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张良,原本约了客户谈事情,因为听到他有事情谈卖了王琛面子才过来?

        什么意思?

        该不会是罗斯柴尔德、帝龙家族等葡萄酒行业的竞争对手和张良谈梅多克五万公顷种植地的事情吧?

        不怪老卢顿胡思乱想,一旦谁拿到这块地,葡萄种植地大增,未来能供应的红酒更多,可以占据更多市场。

        拉菲酒庄才多少公顷的地?

        总共一百七十八公顷,葡萄种植地才一百零三公顷,当然,这是顶级酒庄,要是二三级酒庄的话,种植地会大很多。

        而梅多克五万公顷的种植地,难道找不出一块和拉菲酒庄差不多的土地?有肯定有的,要是那些竞争对手拿下这块地,那么就有可能高端市场再增加销量,中低端市场就不用说了,五万公顷啊!

        是的,老卢顿在胡思乱想,可是哪怕只有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都不允许发生,否则对于靠酒业为生的卢顿家族来说,这是一场灭顶之灾!

        卢顿家族和罗斯柴尔德、帝龙家族不一样,真的是纯酒业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不用说了,那是一个世界级经济巨擘家族,帝龙虽然也是酒业为主,可是人家拥有银行之类的副业,实际上对于酒业没有卢顿家族依赖的那么深刻。

        老卢顿输不起,他连忙站起身拉住张良,赔笑脸道:“张先生,我们再谈谈,关于梅多克这块土地的价格,一切都好商量。”

        王琛眨了眨眼睛,不明白咋回事。

        张良却显得很为难道:“可是我真的有事情去,你刚才不是说我们择日再谈吗?”

        择日个屁啊,择日说不定那五万公顷地就落到竞争对手手里去了,老卢顿心中暗骂,嘴里却道:“不用择日了,我觉得尽快谈下来比较好。”

        张良摊了摊手,“可是我的心理价位就是三十亿欧元。”

        “三十亿欧元实在超出市场价格太多了,稍微少点。”老卢顿放低姿态道。

        张良直视过去,目光锐利道:“那您觉得多少钱合适?”

        老卢顿苦笑道:“之前我报价二十八亿七千二百一十万,这样吧,我凑个整数,二十九亿,你看行不行?”

        呃。

        让步了近三千万欧元?

        哪怕不知道老卢顿为何会让步,可王琛知道,一定和刚才张良的举动有关,啧啧,不愧是商业家族出来的继承人,能够被那位大人物看中当女婿,张良这个人果然不同凡响啊。

        张良依旧在砍价,“看在王琛的面子上,我也退一步吧,二十九亿五千万,一口价,要是你还不同意,那咱们隔天再坐下来慢慢谈。”

        如果一开始说这个数字,老卢顿肯定不会同意,因为一下子要让出来近八千万欧元,可是刚才他近三千万欧元都让了,如今再让五千万就能拿下所需的梅多克土地,意思只要比刚才多让两千万?

        这是一个心理战术。

        说到底,老卢顿还是要让近八千万。

        可是呢,第一次让三千万,第二次让近五千万,这里面感觉起来没有一下子让近八千万肉疼,老卢顿深吸了一口气道:“行,二十九亿五千万就二十九亿五千万,咱们一言为定。”说着,他好像生怕张良反悔,立刻侧头,“萝拉,立刻替我准备一份合同,我要和张先生现在就把事情定下来。”

        答应了?

        真的答应了?

        沃日,这次哥们儿赚大了!

        王琛心花怒放啊,二十九亿五千万要交税六千两百万欧元左右,即便这样,自己也赚了近三亿欧元啊,准确数字是两亿七千七百万欧元,而如果一开始按照老卢顿提议的浮价百分之十呢?交完税之后只能赚两亿欧元左右,这里面差了七千七百万欧元呢!

        七千七百万欧元换算成RMB多少?

        五亿九千四百六十七万,都快接近六个亿了!

        王琛怎么都没想到,张良这么一鼓捣,让自己多赚了近六个亿,他高兴的差点笑出声了,哈哈,这一回哥们儿又狠赚一大笔啊,足足能赚两亿七千七百万欧元,换算成RMB二十一亿四千万左右啊!

        有钱了!

        那什么尚海两亿八千八百万的别墅?哥们儿不差钱!

        ……

        双方签署了合同。

        因为竞标人是张良,自然签合同的也是他,二十九亿五千万欧元也会汇入张良指定的账户当中。

        不过王琛一点都不担心,他相信等事情过后,张良会把钱给自己。

        签完合同,老卢顿让萝拉.卢顿拿来香槟,亲自倒了四杯,然后主动举起酒杯道:“张先生,让我们为友谊干杯。”

        张良举止优雅地捏着酒杯脚和老卢顿碰了碰,笑吟吟道:“干杯。”

        两人把杯子里小半杯香槟都一饮而尽。

        至于王琛,他和萝拉.卢顿碰了碰杯子,抿了一口,唔,还别说,这香槟味道挺不错。

        老卢顿性质非常高涨,“我虽然在波尔多、阿根廷、葡萄牙等地拥有大量的葡萄种植地,但是还从未拥有一块如此之大且那么完整的种植地,自从两千年我出售了百分之四十玛歌酒庄的股份后,一直想要再经营一个顶级酒庄,如今机会来了,张先生,很感谢你能把这块种植地让给我。”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王琛算是看出来了,今年已经八十六岁的老卢顿对葡萄酒行业雄心壮志还未泯灭,想要大干一番呢。

        “不用谢,各取所需。”张良笑着道:“如果非要说谢,我觉得卢顿先生您应该谢谢为我们牵桥搭线的王琛。”

        “对,是该好好谢谢他。”安德鲁.卢顿心情非常美妙,看向王琛,道:“我事先和你说过,如果能和张先生谈妥生意,就免费赠送一样中国的古董,刚才你也看见了,我总共有六样中国顶级古董,你想要哪一样?”

        王琛压根没有犹豫,“我想要您收藏的那副《圆明园四十景图》之一的镂月开云。”

        旁边张良露出了一个赞赏的神色,好像在说王琛会挑东西。

        老卢顿也感慨万千道:“我就知道你会挑这样东西,说实话,当初我从法国图书馆弄过来花费了不少财力和关系,送给你还真有点舍不得,但是宁要赖私了,不打好官司,既然我答应你了,送就送吧。”他还说了一句法国的著名谚语。

        王琛立刻道:“谢谢卢顿先生。”

        安德鲁.卢顿让萝拉把这幅画取了过来,戴上白手套轻轻抚摸,露出不舍得神色,最终还是递给了过来,“王,你一定要妥善保管好这幅画,它……它不是钱财可以衡量的宝贝,我觉得有人能够终其一生收藏一副这样的历史文物,乃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

        之前对老卢顿要唐伯虎画心里还有点不爽的王琛,在听到这句话后肃然起敬,他算是看出来了,老卢顿是真的爱好收藏,并不像很多外国收藏家玩收藏的目的就是为了升值,可以说,老卢顿是在追寻一种文化的熏陶。

        王琛同样戴上白手套,郑重地接过这幅画,认真道:“卢顿先生,我一定会好好保管它,绝对不会出售,如果有可能凑齐四十景全部图的话,我有可能会无偿奉献给我的祖国博物馆。”嗯,张良在旁边,好话还是要说两句的。

        安德鲁.卢顿颇为满意,“希望你能善待它。”

        王琛刚要说什么,忽然觉得手感不对,蹙眉道:“咦?这不是纸质的画?”

        张良愣了一下,本能道:“谁和你说它是纸质的?”

        “之前看上去像纸画啊。”王琛纳闷道:“摸上去有点滑,该不会是丝绸画吧?”

        张良哭笑不得道:“这叫绢本。”他仔细解释了一句,“绢,在国画中读四声,常被误读成一声。绘在绢、绫、丝织物上的字画,称为绢本,在画面中能看到明显的横竖交错的纺织痕迹,你说的那种叫做纸本,不是一个性质的。”

        安德鲁.卢顿似乎也挺有研究,跟着说道:“实际上《圆明园四十景》有好几个版本,比如你手上拿着的是乾隆皇帝和他的工部尚书汪由敦、宫廷画师沈源了用十二年时间共同绘制而成的一件绝世孤本,以绢本彩绘的形式精细地描绘了圆明园作为皇家园林的盛世风景,具有极高的绘画艺术价值和历史文物价值,另外还有孙祜画山水、沈源画建筑的墨线白描分景图,其木刻版印刷出来后送给了很多有功大臣。这个木刻版原本中国保存了很多。”

        张良接过话道:“不错,在我国清代还有两种木刻石印的摹本行世,其一为光绪年间大同书局刊印的《御制避暑山庄、圆明园图咏》。其二为光绪十三年天津石印书屋录石重印的《御制圆明园图咏》,最后一幅有尾款‘鸿胪寺序班臣孙祜、臣沈源恭画’,可知这个木刻版也是沈源和孙祜合作,同时以绢本为基础,但是像你手里这幅法国图书馆里弄来的绢本四十景图之一,属于绝世孤本,珍贵无比。”

        我靠。

        这么牛逼?

        花了十二年才花绘制完成?

        王琛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这样一件宝贝,就像安德鲁.卢顿说的那样,绝对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要是自己能够收藏,那绝对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只是他心中有些担忧,回头张良不会让自己把这幅画献给国家吧?

        王琛真的想自己收藏。

        安德鲁.卢顿没再说什么,起身道:“外面还有很多宾客在等候,我先出去招呼,萝拉,你帮我招待招待两位。”

        “好的祖父。”萝拉.卢顿颔首道。

        老卢顿起身走了。

        隔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王琛没立刻和萝拉.卢顿说话,而是看向旁边的张良,用普通话道:“张哥,这幅画……”

        张良嘿了一声,“你是不是想说,我会叫你献给博物馆?”

        王琛眼巴巴看过去,用力点点头。

        “照理说这样的宝贝,放在国家博物馆里比较好。”张良叹息了一句,“只不过你手里的并不完整,只是四十景其中之一,而且吧,有些东西放在私人手里,会比……反正你懂就行了。”

        王琛怎么可能听不明白,“我知道,那我可自己收藏起来了。”

        张良义正言辞道:“不能卖给别人,带回国就不能出境了。”

        “嗳,您放心,绝对不会再让它出境,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四十景都凑齐。”王琛信誓旦旦道。

        张良笑道:“剩下三十九景在法国图书管,你想凑齐基本没可能,说着他摇摇头,行了,我要把狗首先送回去,你好好在这里玩一晚上吧。”

        本来张良进来的来的目的就是拿狗首,和替王琛谈生意,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王琛心里清楚,自己和萝拉.卢顿是朋友,被邀请过来当宾客,是得留在这里,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好,张哥您先回去,我应该明早或者中午回来。”

        张良瞅了一眼萝拉.卢顿,打趣道:“注意身体。”

        王琛汗了下,自己和萝拉.卢顿的关系当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怪不得萝拉的前未婚夫闹得那么凶。

        随后,萝拉.卢顿叫来司机,把张良送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他俩。

        王琛看着萝拉.卢顿丰腴的身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眨眼道:“咱们出去跳舞?”

        眼看着没人了,萝拉.卢顿咬着嘴唇显得非常野性地凑到王琛身前,然后凑到他耳边吹热气,“照相机准备好了吗?”

        一听这话,王琛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一想到今晚可能发生的画面,他就激动不已,表面上还强装镇定,“我可爱性感的姑娘,您吩咐的事情我自然放在心上,像素非常好,你呢,衣服准备好了吗?”

        “晚上你就知道了。”萝拉.卢顿眨着眼睛,伸手在他的胸口拍了拍,“我们先出去跳舞,别喝太多酒哦,我可不想晚会结束陪着一个醉汉睡觉。”

        王琛心中火热啊,要不是还有晚会,他都想把萝拉.卢顿就地正法了,再忍一会,再忍几个小时就能骑大洋马了!

        对了,先把四十景图之一的镂月开云藏好,这玩意实在太珍贵了。

        王琛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来法国一行收获甚丰,不仅赚了两亿七千七百万欧元,还获得了绝世股本《圆明园四十景图》之一的《镂月开云》,当然,最主要的还属今晚非常有可能把萝拉.卢顿拿下,对方可是法国顶级家族的继承人之一,而自己在几个月前还是个普普通通青年,穷的连房租都交不起,别说上这样顶尖的“贵族”女人,就算是普通的外国女人都没机会。

        说到底,这世界还是看实力。

        幸好,哥们儿如今实力越来越强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