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88章 狗首!(感谢布衣君剑笑万赏!)


        晚上九点钟样子。

        陪着张良刚刚和波尔多市政厅的人吃晚饭回到酒店。

        王琛洗了个澡,正准备睡觉,没想到的是老卢顿那么沉不住气,这回儿就打电话来了。

        他刚刚躺到床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当时王琛还以为是萝拉.卢顿,接通道:“亲爱的萝拉……”

        “是我,尊敬地王。”对面传来安德鲁.卢顿的声音。

        吓得王琛赶紧把亲爱的几个字收回去,然后假装显得很不经意道:“噢,原来是卢顿先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安德鲁.卢顿非常直接道:“问问你朋友,愿不愿意把梅多克的五万公顷葡萄种植地让出来,我愿意多出点钱。”

        哈。

        求上门来了?

        王琛装模作样道:“我去问问。”

        “好,等你消息。”安德鲁.卢顿道,说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谢谢了。”

        “没事。”王琛挂断电话。

        然后打开电视机,嗯,还是白天看的那个频道,啧啧,这老外就是开放。

        他看得津津有味,压根没有去找张良。

        之前老卢顿不是晾了自己五分钟吗?这一回王琛准备晾对方一个小时。

        或许是安德鲁.卢顿太着急了吧,大概只隔了半个小时又一次打电话过来了。

        叮铃铃。

        叮铃铃。

        王琛一瞥手机,没搭理,说晾一个小时就晾一个小时,如今主动权在自己手里,怕篮子?

        期间老卢顿打了四五个电话过来,王琛一直没接。

        看准时间,到一个小时了。

        王琛正准备回拨过去,看见老卢顿又打电话来了,他乐了,这才按下接听键,“不好意思卢顿先生,刚才我去找我朋友了。”

        “没事没事。”上午的时候还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安德鲁.卢顿,此刻竟然还主动帮王琛找起了理由起来,“你朋友肯定是被咱们波尔多的美女吸引了,让王先生您花费时间去找,太感谢了。”

        嚯,敬词都用出来了?

        上午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样?

        “还算好。”王琛咂咂嘴道:“我朋友说了,他想在梅多克盖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庄园,以后度假有地方,不太想出售。”

        这句话说得非常有技巧。

        首先,王琛告诉老卢顿买下这块地的张良,并不准备从事葡萄酒行业,也就是说,给了老卢顿购买下来的机会,其次,不太想出售意思可以出售,但是不是那么容易能买到。

        果然,老卢顿语气急切道:“你朋友要怎么样才肯出售这块地?我愿意以超出他中标价的百分之十收购,您帮忙问问。”

        百分之十?

        买了二十六亿一千一百万欧元,也就是说要加价两亿六千一百一十万欧元?

        相当于RMB十六亿多了啊!

        要知道哥们儿如今现金总共也不过才十四亿样子,本来有十六亿多的,买枪花了两千三百万美元,还有稻谷种子之类也花了不少,如今只剩下十四亿左右。

        只要把梅多克这块土地转手卖给老卢顿,自己就能赚取十六亿多,现金能达到三十亿样子。

        说真话,王琛差点脱口而出答应了,可是想到狗首的任务,他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显得十分为难,“卢顿先生,您或许不知道,我的这位朋友并不怎么缺钱,您也知道,他和您一样是世界顶尖富豪,相对而言对于享受生活更在意。”

        老卢顿实在太想要梅多克的葡萄种植地了,见到还有希望,他不想放弃,“我不相信你的这位朋友只有享受生活这样一个爱好,王,你想想他还有什么爱好,只要我能办得到,其他事情都好谈。”

        “一时间我还真想不……”王琛演得非常像,说了一半,假装失声道:“对了,我能和他认识是因为玩收藏。”言罢,他又谈了一句,“唉,不过他只喜欢玩咱们中国的古董,您知道了也没用,毕竟法国的古董他不感兴趣,而且就算您有我们中国的古董,不是太过稀奇的,他未必动心,所以这一次您很有可能要失望了,梅多克的葡萄种植地他应该不会变卖。”

        该说的都说了。

        要是老卢顿还不肯拿狗首出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狗首不在卢顿家族之内。

        为什么王琛这么肯定?

        很简单,老卢顿连加价两亿多欧元的话都说出来了,明显对梅多克的五万公顷葡萄种植地非常重视,而张良也说过,如果能拿出一亿欧元购买狗首,老卢顿一定会出售,只是狗首的价值没有那么高。

        那边的老卢顿沉默了。

        王琛没着急,靠在床上静静等候着,他相信,老卢顿只要有,一定会提出来。

        大概十几秒钟后,老卢顿苦笑道:“要我拿收藏品出来简直是割肉,说实话,我还真有几件你们中国比较珍贵的古董,只是你能保证你的朋友获得这些古董,一定把梅多克的葡萄种植地卖给我吗?”

        王琛心中大喜,嘴里却沉住气道:“不一定,我只是说他对收藏品感兴趣而已。”

        安德鲁.卢顿有些头疼,无奈道:“那我能不能拜托您一件事。”

        “什么?”王琛道。

        “明天我的生日晚会,你把你朋友一起带过来,我和他面谈,行吗?”安德鲁.卢顿请求道。

        王琛没第一时间松口,“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空。”

        安德鲁.卢顿用低三下气的声音道:“拜托了,尊敬地王先生,要是您能帮忙,我愿意送一件你们中国的古董给您。”

        嚯,上午你还要我弄唐伯虎的画,如今为了一块梅多克的葡萄种植地,居然还要给自己报酬,一样咱们中国流落海外的古董?

        王琛想了想,道:“我尽力而为,但不保证一定成功。”

        安德鲁.卢顿高兴道:“我相信您一定行的,王,只要你把你朋友带过来,明晚我让萝拉当你的舞伴!”

        呸!

        你个为老不尊!

        居然让自己孙女出卖色相?我这种正人君子只想说一句话——这样的好事多来几次!

        王琛立马道:“好,我想办法让张先生明天一起来。”

        “谢谢,实在太感谢了。”安德鲁.卢顿别提多礼貌了,和上午完全是两个态度。

        挂断电话。

        王琛发了条微信给张良:张哥,任务搞定。

        张良没回信息。

        王琛以为他睡了。

        一分钟后,叮咚叮咚,门铃急促地响了起来。

        王琛只好起身去开门,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张良。

        只见张良一脸喜悦道:“搞定老卢顿了?”

        王琛眨眼道:“是啊。”

        张良高兴地伸手拍拍王琛的肩膀,“好!小王兄弟,实在太好了!我就说我没看错人,这种艰巨的任务还得你出马才能搞定。”

        王琛让他进来,随手关上门,笑眯眯道:“之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吧?”

        “什么话?”张良没反应过来。

        王琛往里走,嘿道:“只要我还你们三十亿欧元就行了啊,赚的归我。”

        张良哭笑不得道:“当然算数,我还以为什么大事。”说着,他好奇地询问,“你和老卢顿到底怎么说的?”

        王琛细细地把刚才通话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老卢顿愿意免费给自己一件中国的古董也没有漏,这种事情瞒不住,还不如坦诚相对比较好。

        听完以后张良一脸佩服地伸出大拇指,“你厉害,坑完老卢顿还要让他白给你一笔钱和古董,我张良奉你为坑人最强。”

        王琛乐呵道:“你以为你是宇智波斑啊,还奉我为最强?得,我可不想当夜凯,一脚踢完就挂了。”说着,他嘴角勾起一道弧线,“其实吧,我本来也不想坑老卢顿,不过谁让他一开始对我非常不礼貌,要他不是萝拉.卢顿的祖父,这里是法国,我都想让他起舞了。”

        张良明显也看过《火影忍者》,哈哈大笑道:“刚还说我是宇智波斑,结果你就要让老卢顿起舞了?”

        两人说笑了两句。

        王琛故意道:“张哥,我这计划还行吧?”

        上午的时候张良听到要三十亿欧元可是脑袋摇的跟车轱辘似得,还提出了两个问题,什么竞标失败,什么老卢顿不要了咋办,结果王琛不仅竞标到了,而且老卢顿还急切地找上了门!

        “何止是还行啊,简直天衣无缝。”张良捡好听的说,“小王兄弟,你甭说了,做哥哥的上午不该不相信你的计划,都怨我,成了吧?”

        被他这么一说,王琛反而不好意思了,笑着摆摆手,反过来吹捧道:“张哥,说啥话呢,什么怨你,我就是想听两句好话而已,上回弄了羊首回去,你好歹还给我弄了辆红旗L5,这回有机会弄到狗首,我啥都不要,就想听两句您的夸奖,毕竟咱们张哥在国内有牌面,被你夸了我轻飘飘啊。”

        张良哈哈大笑,“你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刚认识那会,你说话可不太着调,行了,好处少不了你,明的暗的都有,上回送一辆红旗L5给你,这回啊,我给你弄一个尚海顶尖豪宅的购买资格。”

        王琛晕道:“买房子还要购买资格啊?”

        “嘿,有些地方的房子,你没有关系再有钱都买不到。”张良没多解释什么,只说了一句,“华洲君庭那边的房子没几套在售的了,我手头正好有一个购买资格,意大利古典复兴风格的独栋别墅,占地两千八百多平米,建筑面积一千三平米,你要是喜欢的话我让给你。”

        华洲君庭?

        仅次于檀宫的顶尖豪宅?

        王琛听说过,据说住在里面的达官贵人可不少,他眼前一亮道:“这套房子多少钱?”

        张良打了个哈欠,“两亿八千八百万,要不要,不要我自己买了。”

        沃日!

        两亿八千八百万?

        王琛一脸懵逼,他知道独栋别墅是算占地面积,也就是说每平米九万六了?这个房价在尚海不算贵,但是总价贵啊,两亿八千八百万,这么贵的房子总价,哪怕在尚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都不多见。

        要不要?

        一想到尚海那边房价一年一个价,王琛咬咬牙道:“要!”

        麻痹,不就两亿八千八百万么,哥们儿拿得出来!反正自己对于理财也不太在行,就当投资,指不准几年过后,张良嘴里的这套别墅就涨到三四亿了呢。

        张良嗯道:“好,等回国我帮你搞定,成了,我先去睡了,明天咱们准备准备,争取把狗首带回去。”

        “慢着慢着。”王琛拉住他,道:“明天你和老卢顿谈价格的时候强势点,就说要三十亿欧元,让他多讨价还价,然后再勉强答应下来。”

        张良笑骂道:“我做生意还要你教啊?你个鬼灵精。”随即,他露出赞赏的神色,“小王,你真的强!感觉在我们看来无比困难的时候,到你手里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简直神了。”

        王琛笑了笑没接话,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其实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只不过有了大机遇,从此变得与众不同了而已,他相信,要是张良像自己有这样的大机遇,一定会掌握的更好,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大机遇在自己手里。

        有时候,运气比实力更重要。

        ……

        翌日。

        夜晚,起点。

        卢顿家族总部的别墅。

        无数豪车一辆接着一辆停在门口,布加迪威龙、兰博基尼、宾利乃至顶尖劳斯莱斯等等相互辉映,显示出强大的气场。

        车里下来的人或是傲气,或是儒雅,亦有女子显得雍容,或是华贵,或是妩媚——这些人都是法国的名流。

        这些人三五成群结成一个个小团体朝着最里面走去。

        很快,一栋富丽堂皇的豪华别墅出现在眼前,这些人放缓了脚步,一个个走了进去。

        里面。

        许许多多穿着燕尾服的男服务员穿梭在人群之中,不时又有一些穿着黑色短裙的女招待们托着酒盘递给站立着说话的名流们,三五个相熟的企业家站在一起高谈论阔,四五个女明星争相斗艳,又有一些著名专家教授围在一起微笑着谈论学术,现场的气氛空前的盛大,所有人都不亢不卑的聊着。

        忽然,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所有人都不经意看过去,然后目光挪不开了。

        眼前,一身白色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老者出现在眼前,不用说也知道,他是今晚的寿星公安德鲁.卢顿。

        “卢顿先生来了!”

        不知道谁惊叫了一声,瞬时间,整个大厅里都热闹了!

        所有人都沸腾了,一拥而上团团将安德鲁.卢顿围住,一个接着一个争相讨好。

        “卢顿先生,祝你生日快乐。”

        “哈哈,我们的市长大人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八十六岁,更像四十六岁。”

        “卢顿先生,您酒庄里酿造的酒实在是太美味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谄媚讨好,好像眼前的不是一个老者,而是整个世界唯一瞩目的明珠。

        安德鲁.卢顿很有从容的露出笑容对着大家点了点头,大家安静了下来。

        恰巧,这时大门外面走进来两三个人,正要说话的安德鲁.卢顿本来都要说话了,连忙打住,然后做了让在场一百多号人目瞪口呆的举动!

        只见安德鲁.卢顿哈哈大笑大老远就伸开双臂,对着进来的东方小青年用英语道:“我尊敬的贵客王,总算等到您了,要是您不来,我这生日晚会开得没意思啊。”

        众人讨好的笑容好像断片了一样挂在脸上,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堂堂尊贵如安德鲁.卢顿居然对一个东方青年说这种话?

        我去,这东方青年什么来头?

        能让世界酒业大亨安德鲁.卢顿用这么尊敬地语气说话?

        所有人都懵逼了。

        这些法国社会名流都搞不清楚状况,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到了疑问,安德鲁.卢顿可不是一般人啊,在法国的社会地位基本上能相当于中国的万达老王了,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批,这一下,他们都以为这个东方青年是不是什么隐藏着的世界级大佬了,诸如摩根家族的现今掌门人约翰.克里斯.摩根那样。

        “言重了卢顿先生,我们进去说?”王琛不吭不卑道,说话的同时他也在打量这些人,基本上都不认识,但是从气质上来看应该不是普通人,随后他惊讶的发现,在外围居然站着一些耳熟能详的法国明星,比如玛丽昂.歌迪亚、阿斯特丽德.伯格斯.弗瑞斯贝等女明星,又比如斯坦利.韦伯、吉勒.马里尼、加里.勒斯培等等,嗯,虽然王琛认得出来,但是没有在美国的时候看见小罗伯特.唐尼那种激动。

        让王琛哭笑不得的是,这些他只能在荧幕上看见的明星,此刻竟然都用一脸尊重的表情看着自己,都怪安德鲁.卢顿刚才对自己表现的太亲切了啊,不过他知道安德鲁.卢顿是想拿下梅多克五万公顷的葡萄种植地,表现的这么热切很正常。

        人群从中间分开,在众人瞩目的眼神中,王琛、安德鲁.卢顿和张良边走边轻声说着话,萝拉.卢顿不紧不慢的走在三人后面。

        安德鲁.卢顿在自己家里,自然非常熟悉,带着王琛等人很快来到了里面隔间里。

        隔间里。

        除了跟随的翻译外,只有他们四个人,没有看见萝拉.卢顿的未婚夫,甚至在外面都没看见。

        王琛好奇地问了一句,“萝拉,你未婚夫呢?”

        萝拉.卢顿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卢顿就一脸臭屁道:“我没邀请他。”

        啊?

        你没邀请他?

        王琛有点懵,不该啊,再怎么说对方都是萝拉.卢顿的未婚夫,咋就没邀请?

        萝拉.卢顿心情很好地解释道:“我祖父昨天竞标想出二十六亿两千万的价格,埃尔硬是说二十六亿就够了,然后……”

        话没说完,王琛懂了。

        老卢顿把没有中标的原因归纳到了埃尔.雅更.德.卡斯德伊身上,生气呢,想想也是,王琛让张良出的价格是二十六亿一千一百万欧元,按照常理上来说,要是按照老卢顿的想法,出二十六亿两千万就能拿下来了,哪还有今天的事情啊。

        实际上王琛清楚,哪怕老卢顿出二十六亿两千万同样无法中标,主要因为自己的拥有明察秋毫这门神技,能够知道人家的标底是多少,所以说埃尔.雅更.德.卡斯德伊真的是背了黑锅,还是一口冤枉的不能再冤枉的黑锅。

        得知情况的王琛心中暗暗偷笑,该,活该埃尔.雅更.德.卡斯德伊这货背黑锅,昨天还对着自己大呼小叫,回头跑到老卢顿这里来告状,他相信,要不是被告状,老卢顿绝对不会因为自己不愿意帮忙求购唐伯虎的画就冷落。

        嗯,看不到那张讨人厌的脸就是好。

        王琛心情十分舒畅。

        安德鲁.卢顿没有再说其他的,而是侧头笑着对王琛道:“尊敬地王,不和我介绍介绍你这位朋友吗?”

        坐在沙发上的王琛介绍道:“他叫张良你们都知道了,他呢,是我们中国顶尖富豪张黎的儿子,另外,还有个身份比较敏感,恕我不能和你们透露,不过有一点,他比明面上远远来的有钱,如果要说真实身价的话,很有可能比正在闹离婚案的贝索斯更有钱。”嗯,这里完全是吹嘘。

        只是安德鲁.卢顿不知道啊,像不愿意上杀猪榜的富豪多了去了,各种顶尖财团、世界级家族,有几个上杀猪榜的?

        就拿约翰.克里斯.摩根来说,人家持有三井住友集团百分之八十四以上的股份,不算其他财产,光说这些股份就价值好几百亿美金了,人家上杀猪榜了吗?没有!

        自然,安德鲁.卢顿听完王琛的话以后,以为张良是中国隐藏的顶尖世家继承人,不由地郑重地看了一眼王琛,觉得自己一开始看轻了,能够和顶尖世家的继承人成为朋友,那么自身的实力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老卢顿决定事后好好和王琛结交一番,不过现在他得招呼好张良,于是笑容满面伸出手道:“张先生,很高兴认识您。”

        张良同样伸出手握了握,“卢顿先生您好。”

        双方闲扯了小半天。

        王琛一直没开口,只是和萝拉.卢顿眉来眼去。

        忽然,安德鲁.卢顿进入主题道:“张先生,老头子有一事相求。”

        “你说梅多克那块葡萄种植地吧?”张良演技不错,摇摇头道:“我不准备出售。”

        安德鲁.卢顿道:“我听说张先生喜欢收集古董?”

        张良点头道:“是的,不过我对我们国家以外的古董不感兴趣。”

        “巧了。”安德鲁.卢顿笑呵呵道:“我手里正好有几件你们国家的珍贵古董,张先生有没有兴趣看看?”

        张良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哦?什么珍贵古董?”

        安德鲁.卢顿侧头道:“萝拉,让人把东西拿上来。”

        “好。”萝拉.卢顿站起身走了。

        王琛继续保持沉默,心中却在期盼,一定要有狗首,一定要有啊,要是没有的话,那哥们儿就白费功夫了。

        那边张良和安德鲁.卢顿交流起收藏古董的经验了。

        你一句我一句。

        聊得还挺欢乐。

        约莫十分钟样子,萝拉.卢顿带着四五个人回来了,每一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个木托盘,上面摆放着一些东西。

        王琛瞅了一眼,有些失望,上面根本没有狗首。

        张良眼神里也流露出失望。

        安德鲁.卢顿却兴致高涨地先从一名女佣人手里拿起一青花瓷器,介绍道:“这只青花瓷花瓶据说乃是贵国乾隆皇帝用过的古董,如果放到市面上最起码值五百万欧元。”

        王琛眨了眨眼睛,乾隆皇帝用过的青花瓷瓶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卢顿家族之内?他知道这种事情上老卢顿应该不会说假话。

        张良装模作样看了看,然后摇摇头,“清朝年间的青花瓷我家里有好几个。”

        安德鲁.卢顿只好放回去,又拿起一幅画,在桌子上平铺开。

        王琛凑过去看,上面有一副绿色的建筑群画像,另外还写了一些字,什么以香楠为材,覆二色瓦,焕若金碧之类的,都是繁体字。

        张良惊讶道:“《圆明园四十景图》!?”

        “没错,这正是四十景其中的一景。”安德鲁.卢顿颇为得意道:“它唤作镂月开云,是我好不容易动用了各种关系才从法国图书馆获得的,张先生感觉怎么样?”

        张良脸色阴晴不定,明显对这幅画非常纠结。

        王琛盯着瞧了两眼,依旧没说话,这种时候轮不到自己来做决定,闭嘴比较好。

        “虽然这幅画很珍贵,但是我并不太喜欢。”张良最终还是摇摇头。

        然后安德鲁.卢顿又拿出青铜器啊之类。

        总共展示了六件宝贝。

        无一例外,张良都说不太感兴趣。

        反倒是王琛听得连连蹙眉,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圆明园流失海外的文物,他听得心里不是滋味。

        眼看着没有东西能吸引到张良,老卢顿两条眉毛锁在一起,“萝拉,你是不是有东西没拿出来?”

        萝拉.卢顿疑惑道:“没有了呀,您收藏库里中国的古董就这么几件。”

        “不对,我记得还有。”老卢顿冥思苦想起来。

        对,快想。

        想想有没有狗首。

        王琛眼巴巴看过去。

        安德鲁.卢顿忽然想起了什么,“你们在这里坐会,我想起来有件你们中国藏品被我放在卧室里了。”

        “好,您请。”张良伸手道。

        老卢顿站起身走了。

        王琛和萝拉.卢顿攀聊起来,“萝拉,你祖父卧室里还放古董吗?”

        萝拉.卢顿耸耸肩,“他从来不让我们进他卧室,我也不知道。”

        也对,要是萝拉知道的话,很有可能早就告知了。

        王琛转移话题道:“对了,你祖父没有邀请你未婚夫,会不会影响你俩的关系?”

        “我有可能要和他解除婚约了。”萝拉.卢顿显得十分高兴,露出一种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当初我和他订婚更多的原因是家族联姻,这一次他害的我祖父没有中标,险些坏了我家族生意拓展,祖父说了,如果我不愿意和埃尔结婚,可以解除婚约。”说着,她朝着王琛投来一个妩媚的眼神,“难道你不想我和他解除婚约吗?”

        沃日。

        原本哥们儿只想和你偷偷情。

        如今你却要和我谈感情?

        王琛心中有些坐蜡,嘴里不能这么说啊,含糊道:“你说呢?”

        萝拉.卢顿笑嘻嘻道:“我知道你怎么想。”说着,她从桌子底下脱了高跟鞋,伸出脚在王琛的小腿上轻轻抚摸。

        王琛被她撩得心痒,可是旁边张良坐着呢,又不能有什么动作,只好道:“晚会结束后咱们慢慢叙旧。”

        “好的,亲爱的。”萝拉.卢顿用手撑着下巴,脚依旧在王琛的腿上动来动去。

        王琛都快被她撩拨的有反应了。

        幸好这时老卢顿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还吃力的捧着一尊铜器。

        王琛侧头一看,我的天,居然是狗首,真的是狗首!

        张良也一下子眼睛看直了,有些失态地站起身,“这……这是……”随即他意识到了什么,掩饰道:“没想到会在您这里看到它,我实在太吃惊了。”

        老卢顿还以为张良特别喜欢,压根没想到其他层面上,显得十分高兴,他把狗首放在桌子上,“张先生,喜欢吗?”

        张良半真半假地露出苦笑,“这是我国最珍贵的文物之一,国家一直在致力回收,我当然喜欢,要是得到的话献给祖国博物馆,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名垂千古的事情。”

        老卢顿故意道:“我可以把它免费奉送给您。”

        张良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那怎么好意思?”

        王琛暗暗偷笑,不好意思个毛线,你为了这玩意设了多少局,不然哥们儿还不可能和萝拉.卢顿认识,不得不说,张良演技十分精湛,要是去拍电影的话,很有可能会拿小金人哦。

        “当然,我有一个条件,要是您能答应,我就分文不收,把它送给你。”老卢顿指着狗首道。

        张良显得很无奈,“您是想说梅多克五万公顷葡萄种植地的事情吧?”

        “是的。”老卢顿笑得很灿烂,还主动解释了起来,“我听王说了,您购买这块地原因是想盖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庄园,而我,则是想要把它变成酒庄,庄园的话,有钱去哪里购买土地不行?但是我的酒庄就没办法了,所以恳请张先生能够成人之美,把梅多克的这块五万公顷葡萄种植地让给我,我呢,把这个铜首免费奉送,大家双赢,你说好不好?”

        来之前王琛和张良商量过,不能答应的太干脆,否则会被怀疑,别到时老卢顿再反悔了就不太好了,况且答应的太容易谈价格也不太好谈,毕竟狗首如今的价值在两千五百万欧元左右,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张良按照剧本,显得十分为难,“我十分想要狗首,可是想要再找梅多克风景那么好的土地又十分之难……容我想想。”

        老卢顿急忙看向王琛,“王,帮我劝劝你朋友呢。”

        呵呵,现在知道求哥们儿了?

        王琛撇撇嘴,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他肯定不鸟老卢顿,不过现在嘛,他唱双簧了起来,有意地用英语,让老卢顿听得懂,“张哥,我觉得卢顿先生说得有理,君子不夺人所好,你想盖庄园,去意大利、英国甚至是我们国家,哪里都行,不一定要在波尔多,风景好的地方多了去了,要不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把这块地让给卢顿先生?”

        老卢顿满怀期待看向张良。

        张良筹措了会,咬咬牙道:“既然我小王兄弟说话了……行吧,卢顿先生,这块地我可以让给你,不过价格方面得合适,您知道的,我花了二十六亿一千一百万欧元不是笔小数字,况且转手卖给您,我还得交税,所以……”

        老卢顿二话不说道:“交税方面我来帮你搞定,只要交2.1%就行,另外,我明白,价格好谈,咱们坐下来慢慢说。”说完,他侧头看向王琛,“王,实在太感谢您了,要是我能和张先生做成这笔生意,一定会好好感谢您。”

        王琛心中乐的不得了。

        你怕是不知道这个计划是哥们儿出的,坑你坑的体无完肤,还要谢谢我?得,我就喜欢你这样实诚的人,答应我的古董别忘了啊。

        其实也不算坑老卢顿吧。

        因为老卢顿竞标价只有二十六亿,有人出到了二十六亿一千万,要是王琛不拿下来这块土地,那这块地就落在了别的酒业巨头手里,到时老卢顿花再多代价都未必能拿下来。

        所以说,王琛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他觉得“帮助”老卢顿后,获取一些报酬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自己付出了一次使用明察秋毫的机会,这门神通是钱能够谈论的吗?别说有可能赚两亿多欧元,就算有人拿十亿欧元出来,他就会答应吗?可笑,简直是在侮辱人,嗯,最好让侮辱来的猛烈些,我就喜欢别人拿钱侮辱我。

        诶,不扯这些有的没的。

        反正此刻的王琛心情非常美妙,狗首已经确保能带回国去,待会就看看张良和老卢顿谈判,自己能从中赚多少钱了,究竟是两亿多欧元,还是更多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