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84章 神通(感谢刀豆府万赏)


        在冷艳那边自讨了没趣。

        王琛意兴阑珊地回屋子和柳琦红亲热了一番,然后入睡了。

        照理说柳琦红的功夫没话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和她亲热的时候,王琛脑子里总是冒出冷艳取铜钥匙的情景。

        好吧,或许是人的地位和权势到一定地步,心态在慢慢地改变,以前,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能够谈个不错的女朋友,然后努力挣钱买个房子、生个小孩,小日子已经过得去了。

        然而,随着得到神秘空间能够自由穿梭北宋和现代社会之后,那些所谓的目标全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是实现了。

        俗话说酒足饭饱思**,大概就是那种状态吧。

        别说男人了,就算是女人有钱有势到一定地步,同样会追求更多,比如说武则天,比如说前两天新闻上报道的什么马会富婆。

        “官……官人,咱们睡吧。”柳琦红搂着王琛的腰气喘吁吁道,刚才她可没少花力气。

        王琛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每次在北宋释放过后,都会觉得特别累,比在现代社会累得多,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很快外面已经天蒙蒙亮了。

        但是王琛睡的正香,发出微微的喊声。

        殊不知,此时集市、早餐铺、各个铺子、贩夫走卒,乃至全天下,都被一条如同飞鸿一般传出的消息给炸蒙了!

        ……

        最先传出消息的是集市门口。

        一名挑着担子的柴夫在集市门口跟人大呼小叫道:“你们绝对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直娘贼啊!华家十三口灭门案被静海的王知州告破了,而且你们肯定想不到他以什么样的手段破案,他啊,乃是咱们通州静海本地城隍,从阴曹地府招了华家鬼魂上来!”

        接着,又有几个零零碎碎的声音。

        一渔夫道:“天啊!华家灭门案凶手竟然另有其人!”

        一拎着菜篮子的大妈:“我昨晚在现场,王知州真是咱们本地的城隍老爷!”

        还有一个早起的读书人:“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从来没想到过,我们身边竟然有一尊活生生的神明!要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无法相信这件事是真的,王知州……不,城隍老爷实在太厉害了,居然招被害的华家鬼魂上来破案!”

        这些消息一出,好多人都当个乐子,以为造谣呢。

        “得了吧。”

        “哈哈,别瞎编了。”

        “你们啊应该去当说书先生,还真能说笑,说的有模有样。”

        “呵呵,自从大家知道王知州要成为主审官以后,就有很多人觉得他可能会徇私包庇自家长工,如今大家竟然造谣他是城隍老爷?你们是嫌他死的不够快吗?来,和我说说,他是不是徇私舞弊包庇了自家长工?”

        “这种瞎话,傻子都不信呐!”

        “你们最好别瞎造谣,要是被官府知道了要抓紧去的,一点水平都没有,王知州是华家灭门案的主审官,要是你们说他破了灭门案,我信,可是你们说他是城隍老爷?太搞笑了吧?”

        好多人纷纷嘲笑。

        那几个在现场看到情况的人都被气着两人!

        “是真的啊!”

        “怎么没人信啊?”

        “你不信?不信问问昨天去旁听的人,他们都看见了!”

        “对了,刚才我看见官府那边张贴告示,说的就是昨晚审判华家灭门案的事情,你们可以去看看。”

        见他们说的有模有样,好多人半信半疑地跑到官府那边去看,顿时,上面把昨晚判案的情形原原本本都写了出来,要知道这里是通州官府,并非静海,这时候大家才知道是真的,猛然间就将这件事推上了高峰!

        “什么?”

        “啊!”

        “真的假的啊?”

        “杀才啊!难不成学生读书不多,看错了告示上的意思?”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过来,包括一开始保持怀疑的人,是的,哪怕看到告示之后,他们依旧觉得很难去相信,但是,这是官府张贴的告示,还有大理寺、刑部和御史中丞盖得印章,所有人在这一刻才终于知道……

        王琛是本地城隍老爷!

        真你妈是本地的城隍老爷啊!!

        ……

        王家村。

        王琛第一次回到北宋静海待过的地方,王云仓堂兄、王琛的结拜兄弟王云海家里院子里。

        “大郎!大郎!”王二爷捏着一份刚刚州衙传来的告示急匆匆跑进来,他老胳膊老腿的,此刻跑的飞快,跟哪吒蹬风火轮似得。

        正在修篱笆的王云海看过去,“二爷,何事?”

        王文杰跟他老婆和母亲都在,都不明所以地看过去,他们知道王云海的结拜弟弟当了大官,只不过没好意思求上门去,即便这样,王琛私底下也让王云仓送过不少钱财过来,他们的日子已经好了很多。

        王二爷一脸惊呆地将官府传来的告示摊开,指着上面道:“你快看啊!你的义弟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

        “我王叔父难道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大家一边问一边凑过去,这一看不要紧,王文杰差点一口气背过去,王云海和其他人也纷纷瞪圆了眼睛!

        “啥?”

        “我义弟是本地城隍老爷!?”

        ……

        静海小石村村头募兵的告示前。

        这张告示前两天就贴在这里了,只不过大家都吃得饱穿得暖,谁都不愿意去当兵,临近中午的时候,有些人酒足饭饱,扛着农具准备去田里干活,路过村头,见着昨晚当证人的石小哥正在手舞足蹈和一群人说着什么,他们都没在意。

        “牙子,你身强体壮的,州衙募集乡兵,你为何不去?”一年纪颇大的妇女问道。

        被问话那个一米七五左右青年男子反问道:“为什么要去当兵?”

        另外个三十多岁妇女笑道:“是啊,当兵有什么好的,如今吴越、北汉还未平定,打着仗呢,指不准会上战场,到时哭都哭不出来。”

        青年男子嘿笑道:“可不是么,况且我在陈铁匠那边当长工,每个月都有两贯钱例钱,田里收成又不错,去当什么兵啊,我家大郎到了蒙学的年纪,我得为他考虑考虑,总不能当爹爹的不在家,留下孤儿寡母守着一块田吧?要是有人欺负他们咋办?”忽然,他耳朵隐隐约约听到石小哥在说什么,一下子被吸引了注意力,朗声朝着那边喊了句,“石闻,你又在撮什么鸟?”

        “哎哟。”

        “吓我一跳,你这嗓门。”

        几个人吓了一跳。

        被唤作石闻的青年侧头笑道:“我在说,准备当兵去。”

        听到他这么说,不止是青年男子愣住了,其他几个妇女同样愣住了,他们都说石闻被猪油蒙了心,眼馋那一点点钱,但是石闻仔细解释过后,所有人都呆了!

        石闻是这样说:“昨晚我被叫去州衙当证人你们都知道,我和你们说说知州大人审案的经过,他……鬼神之力啊,王知州居然是咱们本地的城隍老爷,他要募兵,咱们不去?要是回头城隍老爷一怒之下,在生死簿上给咱们折寿咋办?”

        村头刹那间静了!

        然后,一声声惊叫此起彼伏!

        “啊?”

        “天!”

        “什么?”

        甚至还有人听到实情经过以后还是一脸难以置信,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曾经是商人、好不容易获得皇帝恩宠被赐为静海知州的年轻人,怎么会你妈变成了本地神通广大的城隍老爷啊!

        ……

        汴京。

        八百里加急传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宫里,赵匡胤招来了朝廷诸位重臣商量攻打北汉的事情,什么宰相薛居正啊、次相沈义伦啊,还有曹彬、赵光义等人都在,汇聚了朝廷最权势的一批人。

        这些人正在开会。

        “如何?”

        “臣以为徐徐图之。”

        中间说了一大堆话。

        也不知道谁忽然把话扯到了王琛身上。

        “要是三司没把五十万贯钱给王大夫,咱们又能多一笔军费,也不知道王大夫拿着那笔钱把静海发展的怎么样了?”

        “他刚刚才上任不久,能够怎么办?我听说他拿了五十万贯钱什么事情都没做,让人建城墙去了,反正朝廷是不会再给他钱了。”

        “全……全部建城墙?他疯了吧。”

        “这个姓王的真是招人恨,当初还追到我衙门里来打我,陛下……唉,不说了,不说了。”卢多逊一脸郁闷道。

        “行了,别提这事了。”赵匡胤拍拍桌子。

        “好,商量正事。”

        赵匡胤不太想提到王琛,主要最近王琛表现的很不听话。

        忽然,张太监从外面进来,告诉赵匡胤静海那边传来了华家十三口灭门案的进展。

        老赵立刻让信使进来了。

        信使进来后先是行了一礼,然后恭敬道:“陛下,这是静海八百里加急传回来的信件。”

        张太监当下要去取。

        赵匡胤摆摆手道:“你拆开念出来。”他想看王琛笑话呢,尤其是这么多朝廷重臣在。

        那信使犹犹豫豫道:“陛……陛下,要不您亲自过目吧,这个……”

        赵匡胤表现的很体恤属下,笑道:“还有什么不能能说的?信拿过来,大家一起看看华家灭门案咱们的王大夫当主审官怎么判的。”

        张太监把信取了过来。

        赵匡胤直接拆开,也没有自己先看,就摊开放在桌子上。

        一群人都瞧了过去。

        第一句赫然写着:

        “静海知州王琛乃是通州静海本地城隍!”

        赵匡胤当时就傻眼了!

        卢多逊和其他官员也愣在了那里!

        通州静海城隍?王琛是城隍老爷?我靠!说的跟真的似得啊!好多人当下哭笑不得,赵匡胤当时还笑出了声,然后和众官员一起看了下去,结果老赵越看脸色越难看,但偏偏信笺拿都拿出来了,这个时候收回去也不合适啊!他心里气得都要冒烟了,脸上还得露出笑容,假装夸赞道:“原来凶手另有其人,王知州不错,不错。”

        赵光义沉默着没说话。

        和王琛交好的曹彬还不知道老赵想法,笑道:“这可是震惊天下的奇案,王知州能破不容易,陛下是不是赏赐点什么?以显朝廷宽厚。”

        赏赐什么?

        赏赐你妹啊!

        赵匡胤气得藏在袖子里的手都在哆嗦了,可是明面上还得保持笑容,他又不想给“不听话”的王琛奖励什么东西,于是道:“既然他是通州本地城隍,那就让人替朕传言,通州城隍叫王琛好了。”

        是的,他什么都没赏赐。

        因为不管赵匡胤承不承认王琛是通州城隍,通州静海的百姓都会当成真的。

        但偏偏,赵匡胤金口玉言一开,却让王琛的神秘空间再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

        静海州衙。

        睡到下午才起床的王琛,先是询问了丁签判募兵情况,让他颇为诧异的是,今天前来应征当兵的居然多达一千多人。

        要知道在这之前,只招募到两名愿意当兵的青年啊!

        为此,王琛特地去见了见这一千多名愿意当兵的人,说了很多鼓励的话,那群人见到王琛后,全都齐齐跪拜下来高呼“城隍老爷”。

        王琛一下子清楚了,嗨,合着大家愿意来当兵,是因为真的把哥们儿当成城隍老爷了啊。

        一直忙到傍晚五点样子。

        刚刚回到办公室,准备收拾收拾下班了。

        坐在椅子上的王琛没有立刻动,在犹豫要不要回现代社会一次,萝拉.卢顿邀请他去法国波尔多的事情就在这几天时间里。

        虽说在北宋的时候,现代社会时间不会发生变化,可是一件事挂在心里,总觉得有点疙瘩,王琛想处理掉。

        想着想着,他不由自主打开了虚拟屏幕,这是本能的动作,每次想回现代社会的时候都会这样。

        然而,打开虚拟屏幕后,王琛怔住了!

        咦?

        屏幕上怎么多出来一个神像?下面还写着一行金色的字体:通州灵佑侯州城隍王琛。

        王琛眨眨眼,自言自语道:“难道大家都认为我是城隍老爷,所以被虚拟屏幕记录了?可是不对啊,我在蒙阴的时候,被大家当成了蜀山剑仙,为什么没有出现这种事?难道要用真名?可是也不对,我没用真名虚拟屏幕一样可以收到信仰之力,到底怎么回事?”

        他想不明白。

        根本不知道是赵匡胤一个吝啬的“赏赐”带来的结果。

        皇帝乃是一国之主,代表了一国气运,哪怕只是吝啬的赏赐,同样是金口玉言,等于坐实了王琛是通州本地城隍,不是自吹自擂的。

        要知道古代的神明,基本上都是历任皇帝册封才诞生的,比如说武圣人关公,真正被封为武圣人是清朝的皇帝们,后来顺理成章真的成武圣人了,再比如说太上老君,在唐朝之前一直只是民间传说而已,但是,老李家在当时没出过什么前朝能人,于是唐高宗李渊灵机一动,把民间传说的太上老君尊为同姓,还累加尊号,从一开始的“太上玄元皇帝”,到后来的“大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太上老君逐渐走向了神权巅峰,成为道祖。

        王琛也享受到了同等的待遇,被宋朝的开国皇帝册封为通州城隍。

        而城隍又分为四等,王、公、侯、伯,京师的城隍是王爵,称之为福明灵王,都城隍和府城隍,都是公爵,一曰明灵公,另为威灵公。

        王琛被册封的是州城隍,属于第三等的侯爵,换做灵佑侯,自然,他的神秘空间里记录了下来。

        “这玩意有什么用?”王琛颇为好奇,尝试着点击了一下虚拟屏幕里的城隍神像。

        然后进了次级页面。

        出现了一大堆文字,什么文武判官、各司大神、甘柳将军、范谢将军、牛马将军等等,另外,还有什么三司、七司乃至廿四司等部门的名称,只不过上面都写着空缺两个字。

        王琛哑然失笑,“搞得跟真的似得,难道我还能册封别人当阴官啊?”想了想,他说道:“册封王云仓当日游神。”

        然后……嗯,然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靠。

        老子被神秘空间耍了。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真的封人当阴官?

        王琛都想翻白眼了,想关掉神像继续考虑要不要回现代的事情,忽然,他看见了最下面一行字,“嗯?明察秋毫什么意思?下面还有一行行空格又是什么意思?”

        在最下面标准着“神通”两个字,然后在“神通”的下面有明察秋毫四个金色字体。

        王琛尝试着点击了下明察秋毫。

        刚点完,一道金光朝着他眼睛里急速冲来,躲都躲不掉。

        随即,王琛觉得眼睛黑了一下,再次恢复视线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反倒是“明察秋毫”四个金色字体变黑了,不过依稀能看见,和信仰之力给时间倒流充能一样,有金光在慢慢充斥,也不知道多久能够充满。

        只是没感觉到异常的王琛被弄得莫名其妙。

        刚才那道金光投射到哥们儿眼睛里是啥意思?

        刚在纳闷了,王琛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是柳琦红和芸儿。

        “如夫人,您有身孕了?”

        “是呀,刚刚把出来是喜脉呢。”

        啊?

        柳琦红怀孕了?

        王琛瞬间一喜,急忙循声望去,只见柳琦红和芸儿正在慢慢步行,朝着自己这边靠近。

        好像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太对劲呢?

        刚想完,门咔嚓一下被打开,柳琦红和芸儿出现在眼前。

        柳琦红笑盈盈道:“官人,告诉你件大喜事。”

        王琛愣住了,沃日,刚才她俩在门外说话,要知道这里的墙隔音效果非常好,照理说听不到啊,可是自己不仅听到了,还隔着墙看到了外面的画面?

        难道是神通“明察秋毫”带来的效果?

        诶,既然能隔墙看到人,是不是能够隔着衣服看到里面?

        王琛心随意动,蓦然发现面前的柳琦红和芸儿一丝不挂,“……”

        还真能?

        我的天啊!

        哥们儿发达了!

        以后要是想要偷窥的话不用去女厕所了,直接用明察秋毫这门神技就可以了啊!

        诶,还别说,芸儿虽然不如柳琦红和王文秀漂亮,年纪也只有十四五岁,可是发育的非常不错啊,啧啧。

        “官人?官人?”耳边传来柳琦红的声音。

        王琛啊了一声,从意淫中惊醒,忙道:“什么?”

        柳琦红眨眼道:“妾身说有大喜事告诉您。”

        王琛其实早就知道了,不过表面上还装作一无所知,“什么?”

        柳琦红一脸高兴道:“我……有身孕了。”

        王琛本来听到这个消息就很激动,只是被神秘空间得到的新功能吸引了注意力,此刻再次听到,他腾地一下子站起身,哈哈大笑道:“我要当爸爸了!”

        柳琦红疑惑道:“爸爸?您是知州,别热见着您为了显示尊重是该叫爸爸,可是和我有身孕了有什么关系吗?”

        好吧,如今爸爸的称呼含义很多,比如说实际上是兄长的意思,比如说在古代的高官,平明百姓为了尊重,也可以叫对方爸爸,和现代的意思完全不一样。

        王琛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忙改口道:“我是说我要当爹爹了,琦红,好,太好了。”

        柳琦红笑得非常灿烂,道:“希望能给咱们王家添一口男丁,只是……”

        “只是什么?”王琛问道。

        柳琦红指了指肚子,“妾身刚刚有身孕,暂时不能和您同房了。”

        呃。

        不能同房?

        那哥们儿在古代不要憋死啊?

        可是考虑到小孩子的安全问题,王琛知道真的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和柳琦红同房,哥们儿的生理问题咋办啊?

        正想着呢,柳琦红又笑着说了句,“官人要是憋不住,可以找芸儿。”

        芸儿脸色通红,羞涩道:“奴……奴家是如夫人的丫鬟,自然也是阿郎的丫鬟,只要阿郎想……想……”她面皮薄,实在没说的出口,说到最后都把头埋到了胸口。

        王琛汗了一下,芸儿只有十四五岁呢,哥们儿再禽兽也干不出这种事啊,芸儿吃肯定要吃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只不过得等她发育发育好。

        可是不吃芸儿的话吃谁好呢?

        王琛不由自主脑子里冒出了两个女人的身影,王文秀和冷艳。

        咦?

        我为什么又想到冷艳了?

        王琛赶紧甩了甩念头,上前搂住柳琦红的腰,说了一些丈夫该说的话,不时还测试着明察秋毫这个所谓的神通。

        他发现,明朝秋毫有限制,大概只能穿透五十米左右的障碍物,听力的话要稍微远点,约莫一百米左右人的窃窃私语能听见,再远就听不清楚了,另外穿透的视力也非常牛逼,有点像X光吧,只要王琛想,连人的内脏都能看见,他刚才尝试了一下,嗯,看着有点恶心。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永久性的。

        但是可惜的是,明察秋毫大概只能持续一个小时左右,超过这个时间点就没有效果了,视力和听力恢复了平常。

        原本想返回现代社会的王琛,决定在北宋多留一天,一方面陪陪刚刚有身孕的柳琦红,另一方面,他想看看明察秋毫这门神通多久能够充满一次,反正不差那么一天,明天顺带着看看招募乡兵的事情怎么样,如今只招了一千多乡兵,距离一万还差得远呢。

        但不论怎么说,王琛对于自己偶然得到了新神通非常满意,而且看样子很有可能不止一门神通,毕竟在“明察秋毫”下面还有很多类似的空白格子,只是他暂时不清楚要如何开发其他神通,暂时只能作罢。

        希望能够知道到底如何开发新的神通。

        王琛满怀期待,明察秋毫都这么牛逼了,要是再开发出来新的城隍神通,想必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惊喜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