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80章 亲审


        如今的宋朝还未设置提点刑狱使司,重要刑犯一般抓在司理院,因为路一级不设衙门,非一级政府,一般不设监狱,所以作为首府扬洲的司理院,被官员们私底下俗称为路监司。

        当然,要是军事要犯的话,会被关在一个叫做马步军院狱的地方,这里指的州级以上,县狱没有军事监狱和非军事监狱。

        司理院。

        王琛跟在范旻勾后头进去了。

        “漕司,您来了?”

        “要犯冷艳如何?”

        “关在女子一号监室里,这位是?”

        “噢,他是我幕下审讯高手,特地陪同本官前来审问犯人,开门吧。”

        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王琛,低着跟在司理参军和范旻勾后面向前走去。

        抓过几个拐弯。

        来到女子监狱,里面很多衣衫不整眼神呆滞的女犯人,见到人进来,双手从木栏里伸出来,神情惶恐不安地发出尖叫。

        “救命!救命!”

        “放我回去!我再也不敢了!”

        然后几个狱吏手持木棒敲打,严厉地呵斥了起来。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这些女囚犯全都唯唯诺诺退了回去。

        见状,王琛扫了一眼,据他所知,古代任何一个朝代的女囚犯都非常没有“人权”,哪怕经济高度发达的宋朝也不例外。

        由于女人的地位十分低微,会经常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尤其是在犯错误或是犯法之后,她们的下场更是凄惨。据有关历史记载,在宋朝,朝廷为了惩罚犯错的女子,就专门设立一套法律来对付她们,比如在一般的刑罚下,男人杖责是不需要脱衣服的,而女子在受此刑罚的时候,经常被狱卒把衣服扒个精光,以这种极其残忍的形式侮辱她们,而遭受此刑的女子回到家中,会遭到丈夫或是邻居及周人的嘲笑与谩骂。

        不仅如此,很多颇有姿色的女囚犯甚至会被狱吏强暴,从而失去贞洁。

        希望冷艳不会遭到这种待遇。

        不然……哥们儿血洗了扬洲司理院!

        王琛眼神冷了下来,他是个非常“护犊子”的人,自己的人不能被欺负。

        终于,来到最里面。

        隐隐约约听到两个狱吏在说话。

        “这一号关押的女人犯可真够漂亮。”

        “漂亮又怎样?漕司可是千叮万嘱,咱们千万不能对其如何,否则会严惩不贷。”

        听到这里,王琛瞅了瞅前面的范旻勾,心中颇为感慨,老范还是给自己面子的啊。

        进了一号监狱。

        范旻勾让司理参军把狱吏们赶到了门外,然后自己拉着司理参军在门口说话,对王琛递了个眼色。

        王琛微微点头,朝着最里面走去。

        这是一间二十来平方的监室,里面除了一堆干草外,还有一条比较厚的被子,看上去是新的,来的一路上,他可没见到哪个犯人有这种待遇,要是没猜错,估计也是范旻勾关照。

        原本以为冷艳会非常惨。

        但是站在木栏前的王琛却非常无语,因为里面的冷艳正抱着被子睡得正香,隐约还能听到平稳的呼吸声。

        王琛都想翻白眼了,亏哥们儿为你吃不好睡不好千里迢迢赶过来,你却睡得这么香?他咳嗽了一声,敲敲木栏杆,发出邦邦响,“冷艳。”

        声音一出,原本躺着的冷艳瞬间从地上一跃而起,手镣脚镣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她侧头看过来,头发微微凌乱,身上依旧穿着白色衣服,很镇定道:“公子,你来了。”

        王琛招招手,“过来。”

        冷艳拖着脚镣走了过来,站如松一般看过来。

        “你怎么被抓住的?”

        “人多势众,一百戍兵包围,数十弓箭手。”

        回答的虽然简略,但是王琛能够从字眼听出当时的画面,冷艳武艺是好,可说到底依旧是一个人,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是一百来正规军人的对手。

        “没遭受什么侮辱吧?”

        “他们不敢,贺书生报了你的名号。”

        “你不是说你会缩骨功么,为什么不逃?”

        问及此事,冷艳目光清澈看过来,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我相信你会替我沉冤得雪,替华家十三口报仇雪恨,若是逃了,会给你制造麻烦。”

        王琛听得心中一暖。

        他明白什么意思,在被围剿的时候,贺书生率先报上了自己的名头,要是冷艳拘捕或者逃狱,很有可能会牵连到王琛,所以一直留在监狱里等待营救。

        呼,好纯洁的女子。

        幸亏自己够义气,要换个人为了自身利益考虑撒手不管,很有可能她就要遭殃了。

        不能辜负她对我的信任。

        王琛深吸了一口气,道:“把你知道华家十三口被灭的事情重新再和我说一遍。”

        “好。”冷艳娓娓道来。

        和当初去汴京的路上没有任何差别,冷艳赶到华家的时候,人都基本上死干净了,只有华三妹奄奄一息,告诉冷艳杀人者是通州戍兵王总教头。

        王琛提出疑问道:“华三妹是如何认出王总教头的?”

        冷艳道:“华三妹偶然出游认识了高大英俊的王总教头,两人暗生情愫,平日里经常往来,未曾想,她得知王总教头已有婚配,便想断了干系,但王总教头不允,想强纳其为小妾,案发当日,华三妹不堪王总教头硬来,拿着发簪刺其手臂,王总教头一怒之下抽剑刺进她心窝,后华叔父、叔母等人闻声赶来,王总教头仗着武艺高强,一一砍杀,其杀人之后,慌乱无比,未来得及检查华三妹生死,匆匆整理了现场便离开了。”

        沃日。

        北宋初版的陈世美啊。

        王琛总算明白了缘由,怪不得王总教头能够自由出入华家,恐怕原先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他蹙眉问道:“华三妹刺伤的是王总教头哪条手臂,哪个部位?发簪可还在?”

        “不知,不见发簪。”冷艳道。

        看来是被处理掉了。

        没有物证非常麻烦啊。

        要不是自己势力还没有经营起来,老赵这么找自己麻烦,王琛都想反了。

        如今说起来,他手底下最大的势力是一百来号家丁,偏偏这一百来号家丁都没有接受过射击训练,连枪都不会用,怎么反?

        再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便王琛手头有足够的兵马,可以反了北宋朝廷,问题是,自己有那么多经济支撑打仗吗?

        打仗烧的是钱啊!

        比方说美国打伊拉克,有一份报告说,总共花了六千四百八十亿美元,平均下来一个月军费一百二十亿美元。

        伊拉克国土面积远比北宋要来得小,人口方面也少很多,当然,当时伊拉克的军事力量非常不错,所以美国攻打的时候花费了大量的军费。

        但是再怎么样,想要全面攻打北宋的话,不烧个一两百亿美元现实吗?这还是保守的不能再保守的估计。

        一没人。

        二没钱。

        所以王琛暂时按耐住了反了的念头,不过不代表他不准备报复赵匡胤,嘿,您不是要拿捏哥们儿吗?回头弄点慢性毒药,毒死这货!

        之后再想办法扶正赵光义这个好大喜功的二代皇帝,想必凭借着从龙之功,自己能够争取到不少时间发展,他记得赵光义为了能够成为一代“明君”,甚至御驾亲征要去打辽国,一个喜欢打仗的皇帝,应该没时间来管自己,可以考虑一下。

        说到底还是要鼓捣电能和发展教育。

        一旦电能鼓捣出来,再又足够的“技工”,自己弄点精密车床过来,枪支弹药在宋朝生产,这才是王道。

        随后王琛又问了华家十三口人的长相,甚至,他还拿出手机里各种壁纸人物的图片,让冷艳从眼睛、头发、鼻梁、嘴型等等部位找相似的。

        图片有限。

        大概只能拼凑出三到四个人的长相。

        好消息是,最重要的华三妹长相应该能够拼凑出来。

        最后,问清身高体型,王琛才准备结束探监,临走前,他交代了一句,“皇帝亲自判你死刑,你记得,一旦死刑文书下来,你就喊冤,要求复核,对了,我记得你户籍在海门,如今海门归我管辖,你就说要当地父母官和大理寺共同审查这件案子,明白吗?”

        冷艳点头道:“好。”

        王琛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

        离开司理院。

        客栈里,王琛叫来萧剑化,嘱咐道:“明天一早醒来帮我在扬洲城买一间便宜点的宅子下来,我和范漕司打过招呼,你去楼务店办理过户的话会一次性通过,今晚我要出去一趟,明天中午之前回来。”

        “是,主公。”萧剑化答应道。

        王琛让其去睡觉,使用定位传送返回现代。

        ……

        现代社会。

        海通,别墅里。

        现在差不多上午十点样子。

        躺在卧室床里,王琛第一时间拨打了之前从自己手里购买过人参的影视界大佬陶先生电话。

        “喂,陶先生您好。”

        “小王你好你好,又有好的药材?”

        “暂时没有,求您帮个忙。”

        “什么事,尽管说,你有好东西能想到我,只要能力范围之内,我肯定帮你。”

        “是这样,我想问一下,你们影视公司能根据我的要求加急做人皮头套,然后请两个跑龙套的戴在头上拍个短片吗?”

        “就这事?简单得很,人皮头套有什么要求?”

        “我发给您,回头花了多少钱您说一声,我给你转账转过来。”

        王琛发了一大堆图片过去,然后一一注明了哪个嘴型和哪个脸型、鼻子之类拼凑,要穿什么样的古装,拍什么样的姿势。

        和陶先生打完电话后。

        王琛又打电话让陆丰购买立体投影仪和音响之类,顺带着又弄了电风扇啊之类。

        做完这些,他静静地等候着。

        大概在中午的时候,陆丰把立体投影仪和音响设备送了过来。

        陶先生那边有点慢。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把拍的片子发了过来。

        王琛检查了一下,确定没什么问题,汇了一笔款过去,才把笔记本扔进神秘空间里,然后定位传送回了北宋。

        ……

        静海州衙。

        天刚蒙蒙亮,王琛没有第一时间返回扬洲,因为他要做一些准备。

        他直接喊起来了还在熟睡中的丁签判。

        门口,丁签判揉着眼屎道:“知州,您不是去扬州了么,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你别管。”王琛眯着眼睛道:“不要睡了,立刻写一封募兵公文,就说静海州衙要招募一万乡兵。”

        丁签判一怔,“招募一万乡兵?”

        王琛眨眼道:“有什么问题吗?”

        “咱们静海人杰地灵,属于富裕的地方,谁愿意来当兵啊?更何况是乡兵。”丁签判无奈道。

        宋朝是募兵制,并非征兵制。

        什么意思呢?就是不强制性的。

        募兵制差不多等于我花钱,你替我卖命,当兵是职业,一般说来,绝大多数当兵的都是穷困人家孩子,或者流民之类,像通州静海属于富裕的地方,老百姓们生活没那么紧迫,就像丁签判说的,谁愿意来当兵啊?而且还是工资待遇比较低的乡兵。

        王琛蹙眉道:“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好。”丁签判没再多说什么。

        王琛又道:“对了,让人去通州州衙找曾知州,就说我军中没有教头,如今要招募乡兵,需要几个能人异士来训练,借几个有本事的教头过来,尤其是通州戍兵王总教头,一定要邀请而来。”

        “你是说王世美王总教头吧?”丁签判啧啧道:“他这个人确实武艺高强,赤手空拳能打七八个军汉呢。”

        王琛眨眼道:“你说王总教头叫什么?”

        “王世美啊,难道您说的王总教头不是他?”丁签判疑惑道。

        王琛无语了,合着这货真的叫世美啊?他摇摇头,“就是他,你别说我在通州城,另外,王总教头一来,你就带他去库房。”

        丁签判当下答应了下来,然后也不睡觉了,起来办事情。

        ……

        等候了大约两个时辰。

        已经北宋时间上午十点半样子。

        丁签判回来告诉王琛,募兵的公文已经张贴出去,另外,王世美王总教头也被叫到库房里去。

        王琛没说什么,直奔库房而去。

        库房里。

        推门进去,反手关上门。

        只见一名身高约一米八,身穿上好绫罗绸缎青衫的健壮男子正在等候。

        王琛问道:“王世美王总教头?”

        那男子忙躬身行礼道:“见过王知州。”

        王琛仔细打量对方,浓眉大眼,一表人才,怪不得面目还原长得十分漂亮的华三妹会芳心暗许,他盯着手表看了看时间,顺手从腰间取出手枪藏在袖子里,不动声色靠近对方两米之内,淡淡道:“说说吧,你为何要灭杀华家十三口?”

        王世美脸色大变,急忙否认道:“知州说笑了,灭杀华家十三口的乃是一冷姓女子,与我何干?”

        王琛二话不说,抬起手枪朝着王世美大腿上开了一枪。

        崩。

        王世美还没反应过来,便觉得左边大腿一阵剧痛传来,他啊地惨叫一声,整个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双手抱着左腿,满地打滚。

        王琛不急不缓蹲到他面前,冷声道:“你说还是不说?”

        “你……你使的什么……什么妖法?”王世美痛苦地嘶了好多声,大声道:“救命啊!救命!”

        对方已经失去作战能力。

        王琛不急不缓地从兜里冒出香烟,敲出来一根,点燃,腾云驾雾道:“你喊吧,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

        王世美瞬间面如死灰,浑身颤抖道:“你……你到底想怎样?”

        王琛抽着烟,慢悠悠道:“把你杀华家十三口的经过说一遍。”

        王世美痛的脸上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大腿部位殷虹的血液涓涓流淌,染红了半条裤子,可是他还在咬着牙否认:“我真没……”

        话没说完,又是“崩”一声。

        王琛再次一枪打在王世美的右腿上!

        “啊啊啊啊!”王世美痛的差点晕厥过去了,不停在地上翻滚。

        王琛吸了一口烟,上前一把抓住对方的头发,恶狠狠道:“你说还是不说?再不说,我弄死你!”

        王世美脾气还挺倔强,忍着剧痛怒目而视,“我偏不说!”

        王琛又抬起手,一枪打在对方右边胳膊上,眯着眼道:“说不说?”

        王世美浑身都是血,痛的已经眼前都黑了,他“嘶嘶嘶”地不停倒抽凉气,“我……我……我没杀……”

        嗯?

        难道他真没杀人?

        王琛愣了一下,可是冷艳应该不会骗自己啊,他觉得王总教头应该是还抱着侥幸的念头,于是再次果断地朝着对方左边胳膊开了一枪,“说!”

        这回王世美已经只剩下“嗬、嗬”的喘息声和痛苦的呻吟,什么话都不说。

        王琛深吸了一口气,把枪抵在对方脑门上,语气凝重道:“我这门暗器的威力你也见到了,要是你再不说,我用暗器打进你脑袋里,你可就真的没活命机会了。”

        “我说!”

        “我说!”

        “别杀我!嘶……别杀我!”

        终于,在生死存亡最紧要的关头,王世美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疯狂地大叫起来,他怕了,真的被王琛神鬼莫测的手段弄怕了,那什么暗器防不胜防,偏偏威力大的惊人,打中腿,立刻整条腿都失去力气,打中手,手就废了,他相信,要是真的打在脑袋里,绝对会死人的啊!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有些意志坚定的人能够克服这种大恐怖,英勇壮烈的牺牲。

        很显然,王世美不具备这种无可匹敌的意志,他怂了,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大恐怖。

        王琛松开对方的头发,任由对方躺在地上抽搐,语气里毫无感情道:“说吧。”

        因为受了重伤,王世美说话断断续续。

        但是王琛还是把事情经过听得明明白白。

        原来,大部分内容和冷艳说的没有什么出入,甚至王世美还说了几件他与华三妹浪漫的故事。

        王琛一一记了下来,然后问道:“凶器呢?”

        “毁了。”

        “如何销毁的?”

        “衣服烧了,剑洗干净去通州城东头的陈铁匠那边熔了。”

        “华三妹刺你左臂的铁发簪呢?”

        “被我扔进了濠河里了。”

        “大概扔在什么位置?”

        “在靠近南边城门那边。”

        陆陆续续又问了一些问题。

        王琛掌握了足够多的情报,然后二话不说,一枪打在对方脑门上。

        王世美直接死亡。

        王琛瞧了瞧虚拟屏幕,见到一缕黑气被虚拟屏幕的七彩光芒吞噬,然后时间倒流下面出现了“丨”的一点,为什么确定是“丨”,因为出现的一点向下延伸了一点点。

        见状,王琛微微点头,然后连续使用了几次时间倒流,一直回到刚刚进了仓库的时候。

        一直以来,他很奇怪一件事,信仰之力可以补全系统升级,但是却不诞生新的功能,难道神秘空间不会在诞生新的功能了?

        为此,王琛故意打死了王世美。

        结果发现,系统还能再次升级,只不过升级所需的能量不够,所以还不知道是什么。

        当然了,他不可能真的杀人王世美,因为一旦真的打死对方,冷艳基本上没办法洗脱冤情了,自己在和赵匡胤的博弈当中,也会被压一头。

        不过王琛有时间倒流,这些日子一直没用过,积累了不少,所以才敢这么做。

        回到九分钟前。

        眼前一晃,王琛蓦然发现自己回到了仓库门口。

        王世美正在向自己躬身行礼,“见过王知州。”

        王琛笑吟吟地摆摆手,“不用多礼,近些日子麻烦你了,招募的乡兵还请总教头多多操练。”

        “能为知州练兵是王某的荣幸。”王世美尊敬道。

        王琛嗯了一声,摆摆手道:“行了,出去吧。”

        王世美有些莫名其妙,王琛把他叫到仓库里来,就说了这两句话让出去?他根本不知道,刚才他已经死过一回了!

        更不知道,王琛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信息,只要配合特定的环境,随时可以让王世美的滔天罪行展露在天下人眼前!

        ……

        定位传送,返回扬洲一所宅子里。

        王琛对古扬洲并不太熟悉,出了门之后,找了不少人询问,才找到萧剑化住的客栈,然后带着对方前去扬洲府衙门。

        议事厅。

        范旻勾一看见王琛过来,连忙哎呀道:“你怎么还在这?”

        王琛眨眼道:“怎么了?”

        范旻勾叫道:“大理寺的韩寺卿奉皇帝命令,亲自过来审问华家十三口被灭之案,冷姑娘喊冤,要求你亲自审问这件案子,韩寺卿再三权衡之下答应了下来,上午的时候就押解冷姑娘赶往静海了。”

        王琛眼前一亮,道:“让我亲自审问这件案子?不用避嫌?”

        “你又不是冷姑娘亲戚,为何要避嫌?”范旻勾理所当然道:“你是静海一州之长,当然有权审问管辖地范围里的案件,行了,你切莫多说,速速回静海去,我这也要动身赶往,到时大理寺、路监司和静海、通州四衙会审,要是不见你人可不好。”

        王琛忙道:“好,我这就动身。”

        “对了,你把你的幕僚贺连书生带回去,他没犯事,一直住在我这里也不是办法。”范旻勾道。

        王琛汗了一下,这个间歇性精神病真的要成为自己幕僚了啊?算了算了,正事要紧。

        考虑到要回通州布置一番,王琛让萧剑化带着贺连,自己假装说要快马加鞭赶回去,然后出了扬洲城后,使用了定位传送返回静海州衙。

        让我审理华家十三口被灭案?

        王琛轻笑一声,赵匡胤,恐怕这一次你要成全我莫大的名望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