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77章 五百块加锦旗(感谢羡慕嫉妒恨啊万赏!)

第277章 五百块加锦旗(感谢羡慕嫉妒恨啊万赏!)



        另一边。

        一间地下监控室里。

        无数的画面从屏幕上切出来,电脑的耳机里也不时响起一个个不同的声音。

        工作人员们聚精会神地监视着,不时还拿出笔和纸记录着什么。

        自动门打开。

        外面走进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白人青年,他脸上毫无表情,宛如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一样,走到一名操纵电脑的黑人面前,他声音非常冷漠道:“怎么样了?”

        “YYFC先生,卫星定位器传输回来的信号还在郊外的废弃厂房。”黑人忙扭过头,恭敬道:“因为您说过在他的身边拥有世界上最顶尖的反侦察高手,所以我们没有在装枪的木箱里装窃听器和监视器,无法知道那边的任何动静。”

        被称作YYFC的白人青年嗯了声,“我只需要知道他把这批武器运到哪里去就行了,好好给我盯着。”

        黑人应声道:“是。”然后扭过头盯着电脑。

        白人青年准备转身走了。

        突然,黑人猛然发出一个惊疑不定的声音,“我的上帝啊!”

        白人青年立刻停止动作,弯着腰凑到电脑面前,“怎么了?”

        黑人指着电脑略带惊恐道:“您……您看。”

        只见电脑屏幕上定位的信号源已经彻底消失!

        白人青年蹙了蹙眉头,“机器出故障了?”

        “不是,是信号源最后停留的位置非常诡异。”黑人难以置信地盯着电脑看,揉了好几次眼睛,“在一分钟前,信号源的停留地还在郊外废弃厂房,但是,在48秒钟之前,这个信号源一下子出现在了月球背面上,然后……消失不见了。”

        白人青年愕然道:“月球背面?”

        “是的,您应该知道中国去年在月球上开展了轨测试和中断通信链路联试,并且为之前登月的嫦娥四号提供月中继测控通信,简单点说,月球背后有了wifi信号,而我们的卫星和中国那边有合作,正好能收到月球背面传来的定位信号源。”黑人一脸凝重道:“然而,目标信号源在短短一瞬间从纽约郊外出现在了月球背部,简直太不可思了!”

        白人青年疑惑道:“会不会是卫星定位出错了?”

        “应该不会。”黑人摇摇头,“要是卫星有问题的话,我们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另外,定位设备经过无数次检查,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才使用,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信号源真的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从地球飞跃到了月球背面,并且,要是我的推断没错,该信号源目的地不是月球,只是途径而已,很有可能飞向了宇宙某个角落。”

        白人青年一脸懵逼道:“飞去哪了?”

        “谁知道。”黑人耸耸肩,“有可能飞向距离我们最近的黑洞麒麟座V616也说不定,貌似那个黑洞就在月球背面的位置方向……好吧,其实我只是开个玩笑,谢特,肯定是卫星或者设施出问题了。”

        白人青年一脸无语地盯着黑人看,美国人就是这点不好,什么事情都喜欢开玩笑,别说黑人了,就是总统阁下,有时候都会在正式场合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玩笑。

        ……

        路上。

        人家都说国外的月亮是圆的。

        然而走在美国纽约郊外的王琛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发现和国内没啥区别,他累的气喘吁吁,不想再走路了,喊道:“戴伟,歇一会,歇一会。”

        双手插在口袋里的戴伟扭头回来,“老板,你的体力也太差了吧?”

        王琛翻白眼道:“我感觉你就是一个吐槽机器,嘴巴里从来不会说好话。”

        戴伟眨眼道:“会说。”

        王琛一屁股在马路边上的草坪坐下,抬头道:“那你说两句。”

        “老板,你好帅,人格魅力一流,出手又大方,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几个老板比你更具有领导力了。”戴伟一脸认真道。

        王琛乐呵道:“没想到你还真会夸人啊?”

        “所以……”戴伟笑嘿嘿地搓了搓手指,“你是不是该给我加点工资了?”

        沃日。

        你这货一刻都不忘记加工资的事情啊?

        说起来,虽然王琛对戴伟的真实本领究竟有多厉害不清楚,但是光凭上回发现许少爷保镖的那件事来看,就知道戴伟的价值肯定不止年薪一百五十万。

        要是一直不加工资,回头戴伟被人拐跑了怎么办?

        只不过加工资也不能说加就加,不然回头这货一直要求怎么办?

        王琛眼珠子一转,决定弄个对于戴伟来说比较简单的问题,只要其回答上来就加点工资,一方面维护了自己当老板的尊严,另一方面,顺便学习下枪械的知识和了解下自己刚刚得到的两种枪械情况,于是,他咳嗽了声,“加工资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得考考你。”

        戴伟在他旁边坐下来,懒洋洋地躺倒,“考吧。”

        王琛咂咂嘴道:“要是你能回答上来,我给你工资翻倍,问题很简单,说说看95式自动步枪、增强型M2H2重机枪的基本信息和优缺点。”

        “就这个?”

        “回答不上来?那加工资的事情算了。”

        “太详细说了你也听不懂,我简单点说。”戴伟躺在地上慢悠悠道:“95式自动步枪的话口径5.8mm,比较轻巧,只有3.25公斤,属于短行程导气式活塞,转拴式枪机,发射速率每分钟650发,有效射程400米,最大射程600米,穿透力还不错,一百米内能击穿八毫米钢板,还具有一定的杀伤力,但是它的缺点也十分明显,十发子弹:九发十环,一发脱靶、不适合左撇子使用,容易遭到弹壳打脸、后坐力不大,但是开枪的时候容易遭到瞄准镜的目镜框撞击眼部、没有空仓挂机功能,新兵不容易知道打光了子弹、维护难度较大、换弹夹较慢,差不多就这些吧。”

        我晕。

        这么多缺点?

        王琛无奈道:“那岂不是说95式自动步枪很一般了?”

        “不不不,我觉得这枪对于个人使用来说的话可能不太好,但是对于军队来说非常的好。”戴伟否决道:“这款枪稳定性好、精确度高、造价低廉、配件丰富、枪身较短、在无托枪械中平衡性优良,最关键一点,携带方便使其可以全天候作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停顿了一下,打着哈欠说下去,“意味着你在睡梦中遭到袭击,就可以立刻跳起来拿起这把枪作战,兵贵神速,它完美符合这点,当然,前提是瞄准具没出问题,因为这款枪最大缺点就是只有瞄准才能打中目标,除非装备了白光瞄准镜和微光瞄准镜,但这些装备的造价很贵,优缺各半,还可以。”

        好吧。

        下回肯定不会买这枪了。

        尽管缺点这么多,但是王琛觉得在北宋使用应该没啥问题,毕竟北宋属于“低武”,95式自动步枪的话则是属于“仙界神器”级别,可以做到碾压。

        王琛有些心痒难耐道:“那增强型M2H2重机枪呢?”

        “这枪能服役八十六年还没退役,肯定很优秀啊。”戴伟带着赞赏道:“虽然这挺重机枪射速只有每分钟450-580发,但是口径大啊,足足12.7MM呢,要是一枪打在人身上,不死也得残废,轰在脑袋上,绝对像西瓜一样被打爆,有效射程能达到一千五百米以上,最大射程更是达到了六千八百米,其实吧,一千米以外,这枪以人体为单位命中率基本就为零了,可是咱们不能怪这挺枪不好,因为一千米以外人的视力跟不上了,就算是每分钟五千发的加特林高射速机枪,一千米开外的命中率也只有百分之一,所以说,M2H2重机枪绝对牛逼。”

        王琛眨眼道:“一千米以外命中率几乎为零还优秀?”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拿狙击枪没有专门的瞄准镜的话命中率也不高啊,重机枪主要是压制,还有就是射程远意味着威力就大啊,你知道最大射程六千八百米意味着什么吗?”戴伟撑着身子坐起来,嘿了一声,“意味着在空旷的地方,你只要知道敌军的位置,朝着那个方向齐射,哪怕距离比较远,都有可能打死敌人啊!”

        照这么说的话,这枪要是守城的话岂不是无敌了?

        王琛眼前一亮,要是子弹跟得上,每隔几百米城墙上安装一挺重机枪,哪怕千军万马都上不来啊!

        正常说来,古代军队伤亡率超过百分之十就会溃败,超过百分之三十就会彻底报废。

        是的,没有说错,是报废。

        因为在一般情况下,冷兵器时代的军队构成因为后勤需要,一支军队当中真正能够直面敌人的士兵的比例基本不会超过1/3,剩下的2/3与其说是士兵,不如说是苦力,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军官也不会让这些人站在前面对抗敌人,30%的战损率,就相当于牺牲掉所有能战斗的士兵。

        这个比例还是比较小的,要是搞远征,那么士兵和‘苦力’的配比很可能高达1比10,甚至1比20,理论上这些‘苦力’也是士兵,正常情况下,所谓的一万大军,实际人数实际只有5000,这5000人里面至多有2000人的战斗兵,这还是短途行军或守备配置,剩下的3000是没有训练也几乎没有武器装备的辅助兵,这些辅助兵只能干力气活,例如建立营寨,拉粮车,帮战兵背负装备,砍柴做饭等等,在战场上,他们只能用来壮大声势,以及追击逃敌,正面和敌人硬碰硬是不行的。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有了一定数量的重机枪守城,十万大军的话,也能在极短时间之内消灭,特别是步兵,步兵要排方阵,比较密集。

        反倒是骑兵稍微有点麻烦,因为骑兵高运速、比较分散,想要覆灭骑兵不对的话,最好是范围性榴弹、迫击炮之类,当然,最简单的还是地雷,骑兵要冲刺,踩地雷的话一踩一个准。

        不论怎么说,有了这些枪械,只要培养一批士兵出来,守城的话,王琛基本上可以高枕无忧了,当然,拿着这些枪去攻打北宋时期的台弯,他觉得只要做好自然灾害的防范,做到零伤亡攻下都轻而易举。

        嗯,找机会把北宋的台弯攻打下来,以后当成自己的革命根据地。

        想到这,王琛笑眯眯道:“不错,戴伟,以后你工资就涨到每年三百万。”

        “谢谢老板。”戴伟高兴道:“我总算可以扔掉我的阿达迪斯,买一件真正的阿迪达斯穿穿了。”

        王琛:“……”

        你特么逗我呢。

        之前哪怕给一百五十万年薪,穿不起阿迪达斯?

        正满头黑线呢,手机叮咚一声响了。

        因为租了wifi,他可以在美国这边使用流量,甚至拨打电话,本来距离纽约市区很远,王琛想打电话叫萝拉.卢顿来接自己,可是考虑到自己是去取武器,萝拉.卢顿又和摩根家族的人交好,为了防止暴露一些秘密,他否决了这个念头。

        掏出手机一看,王琛乐了,正好是萝拉.卢顿发过来的信息。

        信息上写道:你猜我在干嘛?

        趁着休息的时间,王琛打字回复:我猜你在想我。

        萝拉.卢顿:真聪明,不过我是说我在做什么。

        王琛算了算时间,试探地回复:睡觉?

        萝拉.卢顿没打字,直接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王琛点开一看,这是一张萝拉.卢顿的背面照,光溜溜的一件衣服都没穿,他看的心脏噗通噗通跳了起来,沃日,这大洋马又在勾引自己。

        诶,她怎么又开始撩拨自己了?

        王琛一边欣赏着照片,一边有点疑惑,之前从香港分别后,也没见对方这么露骨地诱惑自己啊。

        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钻石的事情?

        他记得萝拉.卢顿在晚会上好几次有意无意地表达出对克里斯蒂娜.摩根获得鸽子蛋钻石的羡慕,只不过自己没有接话。

        难道萝拉.卢顿准备色诱,然后让自己送颗璀璨的钻石?

        好像真有可能。

        像鸽子蛋那种价值连城的钻石王琛是不会送的,金比银比也不值一亿五千万美元啊,他索性揣着明白当糊涂回复了一句:刚洗完澡?

        萝拉.卢顿:对呀,想不想看看其他的照片了?

        想!

        肯定想啊!

        王琛马上打字:你发过来呢。

        萝拉.卢顿又发过来第二张照片,这次她脖子下面全部都照上了,看角度应该是对着一面席地的镜子照下来的,只不过这回已经穿上一身半透明的吊带衫,粉红色的,布料沙沙滑滑的几乎能看到里面,而这个吊带儿里头竟然是真空的,一看就知道里头没穿内衣。

        王琛咽了咽口水:还有吗?

        萝拉.卢顿又发来了第三张照片,两条大白腿横在床上,照片上的她还是穿着刚才那件吊带衫,只不过裙子能看见有内裤的纹路了,看样子是刚才套上去的,脚上挂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和吊带衫颜色很衬,一只高跟鞋掉在了地板上,歪在那里,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挂在脚面上,被脚尖挑着。

        要知道她的身高足足一米七五,比一些男人还要高呢,这大白腿得多长啊?

        王琛看的都可耻了,眼睛瞪大了,呼吸有点困难:再拍两张我看看。

        这回萝拉.卢顿没有发照片来,而是询问道:喜不喜欢?

        王琛心痒难耐:喜欢,快发呢。

        萝拉.卢顿发了个偷笑的表情:喜欢的话等你到波尔多来帮我拍,还有一个礼拜哦。

        啥?

        等去波尔多让我亲自给你拍?

        一想到那个画面,王琛倒抽了一口凉气,有点战战兢兢,哥们儿……要成艺术家了?

        ……

        翌日。

        外面敲门。

        “老板。”

        “嗯?嗯?”

        “航班时间要到了,得起床回去了。”

        “知道了戴伟,我这就起来。”

        “好的。”

        王琛长长伸了个懒腰,梳洗了一番,换上干净衣服,发了个信息给萝拉.卢顿,告诉对方自己要回中国去了。昨晚他没睡好,做梦的时候都梦见萝拉.卢顿了,她照片上特别挺拔很肥、面积很大的胸部不断在王琛梦里晃啊晃啊的,折腾了他一宿,美色撩人啊,那三张照片实在太骚了。

        这次来美国的主要目的已经完成,张良还在中国那边等着自己,得赶紧回去。

        胡乱吃了点东西。

        王琛和戴伟拖着行李箱上了出租车直奔机场。

        还在半路上的时候,萝拉.卢顿打电话来了,“亲爱的王,你去哪个机场?”

        王琛道:“纽瓦克国际机场。”

        萝拉.卢顿道:“好的。”

        然后她就挂断了电话。

        王琛被弄得有点莫名其妙。

        出租车速度并不快,行驶了四十五分钟左右才到机场。

        刚刚下车的王琛原本准备和戴伟直接进去,未曾想在门口看见了一个意外的人,竟然是萝拉.卢顿。

        王琛让戴伟在一旁候着,自己上前道:“萝拉,你怎么来了?”

        “特地来送送你。”萝拉.卢顿微笑着上前给他整了整衣领。

        “谢谢,你今天真美。”王琛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蛋。

        萝拉.卢顿没有躲闪,而是贴得更近了,用带着点诱惑的声音道:“只可惜你这么快就要回中国,要是多留两天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做点浪漫的事哦。”

        浪漫的事?

        然后呢?然后就是发生故事?

        王琛被她说的有些心痒难耐,可是真有急事要赶回去,一方面自己和丁签判打过招呼,只请了三四天的假,如今算算时间已经过了,另一方面,张良等着自己把羊首带回去,耽搁不得,他只好道:“一个星期后,我去波尔多给你……拍照。”

        每次看萝拉.卢顿,都让人恨不得把她就地正法。

        她在外国女人当中算得上漂亮的,然后每次还喜欢撩拨自己,说没想法是假的。

        今天的萝拉.卢顿穿了一身连衣裙,纯白色那种,比较偏欧式,裙盖住了大腿小腿,脚面上踩了一双素色的高跟鞋,上面则是披了件黑色的针织小毛衣,没有系扣,但也看不太清楚胸口的景色,更别说沟了,连身长裙上头的衣襟很高,能盖住的基本上都盖住了,说起来非常庄严。

        但是昨晚王琛刚刚雾里看花见过她一些神奇的东西,一下子见到她穿的这么保守,心里痒的更厉害了啊,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如今他就有点“偷不着”的感觉。

        萝拉.卢顿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呼出香气扑在王琛的脸上,轻声道:“那你得准备好点的照相机哦。”

        王琛眨眼道:“你要不要多准备点衣服换换?”他此地无银三百两解释了一句,“拍艺术照不都是很多套衣服换着拍吗?”

        “你想要什么样的衣服都有。”萝拉.卢顿眼含秋波道,随即她就转移话题道:“这一次你把羊首带回去,应该在中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准备捐出去吗?”

        是啊。

        十二铜首之一的羊首回归,肯定能造成轰动。

        捐肯定要捐出去,毕竟钱都不是自己出的,只不过就是不知道捐出去以后,能获得什么样的好处了。

        王琛非常的期待。

        又和萝拉.卢顿在门口聊了几句,然后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告别,嗯,登机时间到了。

        希望能获得一些实质性的好处吧。

        不管有没有,这次来美国都已经算得上圆满了。

        武器弄到了。

        去掉购买武器的两千三百万美元,自己卖鸽子蛋钻石还赚了一亿两千七百万美元。

        另外,还获得了萝拉.卢顿邀请“拍照”的机会,王琛觉得自己在向开房要带照相机的陈老师靠近,即将为人民伟大事业做出巨大的贡献,很有可能下次就能为国争光了啊!

        当初八国联军侵略我国,带走了圆明园十二铜首,如今,哥们儿要去“侵略”当初八国联军之一的法国,还要把十二铜首之一的狗首找出来带回去,说起来,算是扬我国威了吧?

        ……

        中国,尚海。

        浦东机场,下午两点多。

        接机口,当王琛、戴伟和约翰.克里斯.摩根派来的四十多岁白人男子出来的时候,见到场面非常混乱。

        无数的记者挤在那边,还有好多摄影师扛着摄像机在东张西望,有尚海日报的、有央视一套新闻联播的,甚至连人民报的记者都出现了!

        当有人看见张良朝着王琛走过去的时候,现场瞬间爆发出猛烈的喊声。

        “来了!”

        “出来了!”

        “是那个青年带着羊首回来了!”

        “快快快快!”

        “这位先生您好!”

        仿佛一阵狂风卷过,呼地一声,四五十个媒体记者全都冲了上去,那火爆程度简直比机场碰到刘德华还要来的热烈呢。

        王琛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可是记者人数实在太多了,前前后后直接把他围了个结结实实。

        有一个女记者非常激动道:“这位先生您好,我是尚海卫视的记者程敏,在这里已经侯了五个多小时,听说您从国外把圆明园十二铜首之一的羊首带回来了,是真的吗?”

        旁边还有个三十多岁的女记者也十分激动,“我是茳苏卫视的记者艾黎……”

        “我是央视新闻联播的记者……”

        “我是人民报……”

        众记者上来就叽叽喳喳地报名号,好几个国字头的媒体单位。

        王琛见到这么大阵势有些虚。

        幸好张良及时站了出来,他高举双手,大声道:“诸位记者朋友,现在我和专家们要把羊首带回去鉴定真伪,晚上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如果你们想采访,参加晚上的新闻发布会,谢谢配合。”

        ……

        晚上。

        新闻发布会。

        经过半天的鉴定,十数位国家博物馆的专家们确定羊首是真的,张良立刻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趁着下午的时候,王琛顺带着把账跟约翰.克里斯.摩根结了结,然后约翰.克里斯.摩根的人带着银行票根走了。

        现场。

        到场的记者更多了,足足七八十个媒体单位的人呢。

        王琛坐在发布会台中间,准备随时回答问题。

        第一个提问的是新闻联播男记者,他问道:“王先生,根据我们得到的资料,说您是一名企业家,本身财力颇为丰厚,只不过前几天你突然申请了出国旅游,我想知道,您是不是特地去找回羊首?”

        王琛否认道:“只是去旅游,运气好,碰到羊首就带回来了。”

        又一个记者举手提问,这次是个白天在机场见过的茳苏卫视女记者,“羊首花了您多少钱?”

        王琛瞧了瞧旁边的张良,见到对方点头,然后回过头对着话筒道:“一千万美元。”

        “嚯。”

        “一千万美元?”

        “您准备分文不取把羊首献给国家吗?”

        “我听说您只开了一个水泥厂,一千万美元对于您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为何这么舍得?”

        一大群人都追问这个问题。

        面对记者们的提问,王琛撇撇嘴,心说一千万美元又不是我出的,但是话不能这样说,他想了想,主动道:“是的,一千万美元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在得到羊首的时候,我也扪心自问,到底要不要捐献出来?但是我想到了总设计师的一句话,所有的纠结都没有了,别说一千万美元,只要国家需要,我随时可以奉献出生命!”

        啊?

        您也太高尚了吧?

        只要国家需要,随时可以奉献出生命?

        在场所有的记者都肃然起敬,每一个人看向王琛的眼神都充满了佩服,瞅瞅,这才是真正的爱国人士啊。

        不过有些记者还有点疑问,有人询问道:“王先生,您想到了总设计师的哪句话?”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对啊。”

        “哪句话魔力这么大?”

        “王先生请说!”

        “您等等您等等!我调试一下录音笔,刚才出现了一些小问题!”

        “麻烦前面的朋友坐下来!我拍不到了!谢谢!”

        所有人都想听听王琛想到邓公的哪句话,从而思想觉悟这么高。

        王琛轻声地说了一句话:“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话说完了。

        这句话很多人都听过。

        但是在此听到的时候,好多人内心都沉甸甸的,听过是一回事,身体力行能够做到又是一件事,像王琛这种充满拳拳爱国赤子心的人太少了啊!

        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

        次日。

        新闻报道就铺天盖地爆了出来!

        《国民儿子!》

        《一位爱国者的心声!》

        《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王琛:只要国家需要,我随时可以奉献出生命!》

        这些报道一出来,立刻在全国各地形成了热议。

        “王琛,你太棒了!”

        “你的爱国精神感动了我,我决定把你当成我的榜样!”

        “这才是正能量啊!”

        “我们国家需要这样有良知的企业家!”

        ……

        酒店里。

        早上的时候王琛被吵醒了。

        进来的是张良,他笑呵呵道:“国民儿子早上好。”

        还穿着睡衣的王琛揉着眼睛,汗了一下道:“张哥,您就甭打趣我了,而且这称呼我总感觉有点占我便宜的意思。”

        张良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用疑惑的语气道:“占你便宜?”

        “是啊。”王琛唏嘘道:“试想一下,我走在街头,有人看见了,大喊一声‘王儿子’,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画面哟。”

        张良:“……”

        嗯,其实总的来说王琛还是十分满意的,今天早上他起来后一看,神秘空间能量值直接充满了,要知道如今能量最大值都快十万点了,一下子充满可不容易,他明白,全是新闻的功劳。

        不过王琛还在期待更好的东西,他坐在床沿边上,打着哈欠道:“张哥,大清早你找我有啥事?”

        “给你送把钥匙。”张良笑眯眯道。

        王琛纳闷道:“钥匙?什么钥匙?”

        张良没说话,从兜里掏出来一样东西丢了过来。

        王琛连忙伸手接住,一看,顿时乐了,居然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红旗L5钥匙,哈哈,以后哥们儿开着这车出去能装逼了,什么叫做低调含蓄地装逼?开个辉腾?算个篮子啊,哥们儿开个红旗L5出去,在一些人眼里比劳斯莱斯、宾利之类还要牛逼的多呢。

        张良道:“要不是知道你小子的情况,昨晚你说的那些话,我可能都要信以为真了。”

        王琛一脸严肃道:“张哥,你这是在侮辱我。”

        “怎么侮辱你了?”张良不解道。

        王琛义正言辞道:“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发自肺腑,都是真心之言啊。”

        张良看着他表演,笑道:“包括只要国家需要,你能随时奉献出生命?”

        “当然。”王琛感慨道:“国家培养了我二十几年,付出生命算啥。”

        “好。”张良点点头,“我听说你手里有几件国宝性质的收藏,比如说夜明珠,如今放在苏富比准备拍卖,要不撤回,捐献给国家博物馆怎么样?”

        先前还一腔热血的王琛,立刻讪讪笑道:“那啥,张哥,你甭逗我玩了。”

        张良笑了,“你刚才不是说愿意为国家付出生命么,怎么一颗夜明珠都舍不得了?”

        王琛理直气壮道:“我说愿意献出生命,又没说愿意奉献出夜明珠。”

        张良竟然无言以对。

        嗨,哥们儿就口嗨两句,你让我装装逼不行啊?

        满头黑线的张良都有点不想搭理王琛了,起身道:“你早点回海通水泥厂去,下午会有人给你送五百块钱和锦旗去。”

        王琛一脸无语道:“合着真送五百块钱加锦旗,不是梗啊?”

        张良笑呵呵道:“你又没花一分钱,要是真的花大价钱买回来,国家肯定会补偿你,如今上缴文物,不仅能够得到荣誉证书,还有可能获得奖金数百万呢,嗯,锦旗你别小看,我这么说一句,下午送去的锦旗,以后只要你不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基本上谁都不敢动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琛瞬间眼睛放光,道:“您是说,这面锦旗相当于古代的免死金牌了?”

        “得了吧,啥年代了还免死金牌。”张良笑着摇头,“不过呢,在某些时候,这面锦旗会比古代的免死金牌更好用,反正你好好收藏就是了。”

        王琛连忙道:“懂了懂了。”

        ……

        下午。

        开着红旗L5回了海通。

        一路上戴伟各种大惊小怪的喊声,反正被这辆车子给弄吃惊到了。

        “老板,这车子你也能弄到?”

        “我的老天啊,这车子可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借我开两天吧?”

        “哇,这车开起来好舒服,啧啧,不愧是红旗L5,要是有人让我在这辆车和私人飞机之间选择,我绝逼选这辆车啊。”

        王琛的虚荣心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过很可惜的是,路上的一些“凡夫俗子”不知道这辆车有多牛逼,压根没造成什么轰动的影响。

        回到水泥厂。

        王琛刚刚坐下来,门卫那边就打电话来汇报,说有人送锦旗来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是一大群。

        他匆匆跑了出去,然后听到了一个又一个唬人的单位名号,什么省里某部门、国家文物局、国家博物馆、省里某某相关单位、市里某某相关单位,一下子收到了七八面锦旗。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文物局的锦旗,不是单位的原因,而是下面的落款。

        王琛看到落款后呼吸一滞,因为这个落款是张良的老丈人……

        好吧。

        一般捐献文物这种级别的大佬肯定不会落款送锦旗,王琛估计是张良为了拉拢自己,特地求其老丈人落得款。

        怪不得张良说这面锦旗某些时候比古代的免死金牌还好用,何止是好用啊,简直是护身符啊,王琛有理由相信,只要自己把这面锦旗往那边一挂,国内敢动自己的人绝对屈指可数!

        发了。

        哥们儿发达了啊。

        以后可以横着走了啊,嗯?怎么说的自己有点像螃蟹?

        管他呢,反正哥们儿牛逼了就是!

        ……

        一整夜王琛都没睡好,甚至包括了第二天。

        不是因为锦旗和五百块钱的事情,而是他忙活着从北宋和现代之间运输水泥。

        之前能量最大值已经达到了97258点,空间容纳度足足1945立方,因为在现代社会能量充满了,王琛不想浪费,特地让陆丰给自己大批量购买高产大麦、小麦、高产量杂交水稻种子,另外还购买了一些化肥、农药和生产工具,诸如手动的柴油耕田机、抛秧用的塑料盒子之类。

        买了非常多,多到神秘空间近两千立方装满了,还剩下好多好多。

        播种一亩地大概需要十五斤杂交水稻种子,一立方空间大约可以装一千一百公斤种子,他足足装了五百立方的水稻种子,差不多能种植七万三千三百多亩地。

        这些对于整个北宋的静海来说杯水车薪,毕竟如今北宋的整个通州,耕地面积大概在七百万亩样子,被划分出来的静海大概三百万亩耕地,当然,不是所有的耕地都适合种植水稻,按照地势来看,静海大概有两百万亩地样子适合种植水稻,也就是说,王琛总共需要带一万五千吨的水稻种子过去。

        这还是保守估计。

        加上通州的话,最起码需要四万吨杂交水稻种子样子。

        不着急,慢慢来。

        王琛先是带着种子和工具回到了北宋仓库里。

        能量最大值达到了121550点,空间容纳度增长到2431立方。

        他没有着急把种子和工具取出来,而是先打扫了一下,顺带着凑齐能量。

        打扫完毕,王琛把种子、工具取了出来。

        随后,他又把两千多立方的水泥装进神秘空间里,穿越回现代。

        能量最大值达到了151930。

        王琛再次把之前准备好的种子、工具装进空间里,这次都塞进去了,他在车里眯了两三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发现新闻效果的余威再次把能量充满。

        再一次回到北宋取水泥。

        因为每一次正常穿越都会使得神秘空间变大,原本计算要三十次把水泥运输完毕,结果不算之前三四次,只用了五六次。

        因为最后一次使用正常穿越回到现代的时候,能量最大值已经达到了463620点,空间容纳度足足达到了9272立方!

        刷空间容纳度大法恐怖如斯!

        当然,也幸亏了王琛获得羊首后在现代造成巨大的影响,和在北宋成为知州、被神化,一天能够获得七十多万点能量值。

        即便这样,他也花了一天半的时间。

        哪怕来来回回穿越没休息好非常累,王琛依旧心满意足。

        最后一次回到现代后,水泥报告也出来了,北宋生产的水泥没有任何问题,全部符合标准。

        王琛这才松了一口气,带着一些监控设备返回了北宋。

        准备就绪。

        可以开始鼓捣自己的大事业了!

        ……

        北宋。

        回来后王琛足足睡了一天一夜。

        距离之前回到现代已经过去差不多一星期了。

        咚咚咚,敲门声一直响起,被窝里闷着脑袋盖被子的王琛被吵醒了。

        他没理会,翻个身继续睡。

        可是敲门声还不停了,实在无奈之下,他只好没好气对着外面喊了一句,“谁啊?”

        “知州,是我。”

        “你谁啊?”

        “我丁有为啊。”

        “噢,丁签判,啥事?”

        “您好多天没露面,我实在撑不住了。”

        “我待会出来。”

        “好的,对了,这些天咱们七万贯砸下去,第一波造势加盟王记的法子已经如火如荼展开,咱们衙门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还有不少地方可能还需要点时间,但是附近几路最繁荣的城池里,基本上都铺天盖地在进行造势了。”

        “好。”

        “还有通州城里咱们也按照您说的造势了,不过王记卖货的数量似乎没有明显增长。”

        “别着急,这不是刚开始么。”

        “知州,真的没问题吗?我……亲戚全部身家可都赌上去了,真要不出效果就赔得倾家荡产了。”

        “你放心,不会的。”

        “那……行吧,您休息。”

        翻身裹着被子想要继续睡。

        可是被吵醒后又睡不着了,王琛打着哈欠拍了拍脸,这才清醒了一点,一看手表,上午十点样子,他打算睡了,毕竟这么多天没露面,恐怕州衙里早已经人心惶惶,于是欣开被子下床,梳洗了一番,没有热水,凉水一激脸,整个人都惊醒了三分,王琛也没什么不适应,穷人家孩子出身,凉水洗脸有啥。

        外面。

        去州衙露了个面。

        那群当官的总算安了心。

        随后,王琛来到隔壁专门给王文秀、柳琦红和王云仓划分出来的“王记总经办”工作区域,没看见柳琦红和王云仓。

        “他们人呢?”王琛双手负在背后走进去。

        正低头在办公桌前拿着毛笔写字的王文秀闻声抬起头道:“柳小娘子去城里王记视察,王云仓盯着工匠们造房子去了,对了,您说的造势方法已经在进行,要去城里看看吗?”

        王琛笑道:“去看看吧,嗯,乔装打扮一下,我现在是静海知州,出现在通州城里不太好。”

        王文秀看了他一眼,“刚睡醒?饿吗?”

        王琛摆摆手道:“不饿,咱们出门吧。”

        她道:“好。”

        两人各自准备了下。

        出门,上马车,前往通州城。

        刚上马车,王琛看见王文秀身旁放着一个装食物的木盒子,他坐下来,笑道:“带了什么好东西?”

        王文秀微笑道:“糕点,怕您待会饿了。”

        王琛有些感动,虽然自己在北宋不会感觉到饥饿,也不需要睡觉,这次回来睡这么久,主要是因为在现代社会没休息好,但是看见王文秀做事这么细心,他内心还是比较感慨的。

        这女人不像冷艳那样什么都漠不关心,外表也没有那么冷,可是平时给人的感觉带着点漠然,总有种比较难接近的错觉,可是,哪怕自己很长时间没有和对方怎么有过深层次接触,王文秀都能考虑到王琛的生活起居需要,好女人。

        今天的王文秀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肩膀上披着不知道什么动物毛皮制作的白色披肩,她的皮肤很白,非常适合这样的装扮,看上去尤为舒服。

        “给我来一块吧。”

        “好的。”

        “唔,不错,哪个大厨做的?”

        “我。”

        “哈哈,以后得叫你王大厨了。”

        糕点的味道确实不错,比现代社会市面上卖得桂花糕啊之类好很多,虽然不知道什么做的,但是王琛吃起来蛮香。

        ……

        通州城。

        马车进去了。

        王琛不时掀开车窗帘朝外看,突然,前面一大群人聚集在茶楼前,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名说书先生正在讲故事。

        他一看立刻让车夫把车马停到茶楼面前,然后对着王文秀说道:“咱们下去听听。”

        王文秀跟着下了马车。

        两人进了茶楼里面,在靠近说书先生的旁边要了个位置,点了一壶茶。

        说书先生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长须男子,个子不太高,大概一米六样子,哪怕在北宋,都算得上矮个子了,但是他的嘴巴非常灵巧,讲故事活灵活现,并且这个故事王琛有些熟悉,是自己编写的沐浴露软文之一。

        只见说书先生一折纸扇,用力一拍桌子,吐沫横飞道:“……为何唐玄宗对杨贵妃痴迷不已?难道她真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不是吗?”

        “为啥啊?”

        “梁先生您别卖关子呢。”

        下面的人起哄,都让说书先生赶紧说下去。

        “杨贵妃天生丽质是一方面,但是啊,她其实还有一项神技,就是咱们说的‘闭月羞花’。”说书先生娓娓道来:“传说杨贵妃特别喜欢饮酒和美食,宫中的御厨和大臣纷纷制作各种美味供她品尝,而且有胡人进献好酒必先给她饮用,一次,杨贵妃边赏月边喝胡人进献的美酒,没想到喝得大醉淋漓,浓浓的酒香加上她身上特殊的香味,竟然将牡丹花熏的垂下花蕊,这就是‘闭月羞花’的来历,但是你们知道她身上的特殊香味是怎么来的吗?其实只不过她洗澡的时候使用了一种叫做薰衣草的东西……诶,这位兄台问得好,以前我也不知道薰衣草是什么,不过自从在王记买了一瓶沐浴露后,我……”

        只提了一句王记。

        随后说书先生半个字没提。

        但是王记薰衣草沐浴露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文秀没言声。

        王琛瞧过去,“还行吧?”

        她摇头,“不好说。”

        王琛嗯道:“还要看群众反应。”

        王文秀笑道:“您造势的方法闻所未闻,一百个我都不是您的对手,我相信应该会取得好效果。”

        听她这么说,王琛心里也有点没底,主要现场反应并不是太过强烈,大家都光顾着听杨贵妃和唐玄宗的故事,“希望没问题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王文秀宽慰道:“事在人为,在造势这方面,没有人比您想出来的方法能更好,妾身认为,即便失败了,和您的本事、实力也没有多大关系。”

        话是这么说,要是其他事情,王琛失败了也就失败了,他根本没有半点担心,但是这会不一样,关系到以后研发电能和静海州的发展,急缺资金,王琛当然上心了,不希望看到失败。

        但愿能成吧。

        但愿领先一千多年的宣传方法不会出问题。

        离开茶楼,王琛让王文秀先坐着马车去王记,自己在城里随便逛逛。

        街道上。

        熙来熙往都是人。

        王琛想听听通州黎民百姓的反应,然后确定在其他地方是不是能够取得一样的效果。像脑白金的话,虽然宣传也是铺天盖地,但是人家好歹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有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布局良久,自己来不及,只能使用最核心的方法加大力度轰炸宣传。

        行走在街头。

        王琛伸了个懒腰,没听到什么太多谈论,可能刚刚开始宣传吧。

        忽然,走到集市门口,他耳朵一竖,听到了一大群人在谈论王记商品的事情,最关键,十个声音里有九个质疑。

        “诶,你们说王记那沐浴露有说书先生讲的那么神奇吗?”

        “不知道啊,不过那玩意可贵了,听说要一两贯钱呢。”

        “我觉得没那么神奇,要真那么神奇,个个人都去当杨贵妃了,个个都闭月羞花了,你们说是吧?”

        “哈哈,那是那是。”

        “王记也就哄骗一下那些有钱的富豪乡绅们,像咱们这种普通百姓甭想欺骗。”

        “我也纳闷了,像王记一套牙香筹要卖近一贯钱,有什么神奇的,要卖这么贵?肯定是骗富豪乡绅们的钱。”

        “算了,不说了,反正我们也买不起。”

        “是啊,就算买得起我也不买。”

        突然,有人爆料了:“我听隔壁二大姑三姨子堂兄的表弟说,王记今天下午会进行那什么促……促……对,促销,限量供应一百套各种商品,每样折价五成,咱们要不要去瞅瞅?”

        “啊?”

        “不是真的吧?”

        “是真的,我也听说了。”

        “不可能啊,王记一直都是做大户人家的生意,平时都供不应求,为啥还要折价促……促销?难道东西卖不出去?”

        “呵呵,反正我是不会去。”

        “有钱还不如买两个炊饼吃吃呢。”

        “没那什么牙膏牙刷、沐浴露我不还活的好好的吗?”

        “散了散了,做工去了。”

        “王记啊,也就只能赚赚富豪乡绅的钱,咱们的钱它是骗不到咯。”

        整个通州城,集市、茶楼、酒楼等等人群密布的地方,从今天上午开始就出现了关于“王记商品”的讨论声,而且没有一个人表示有兴趣去购买,是的,最起码王琛逛了一路都没听见,所有的人都似乎对王记商品不感任何兴趣,不对,应该是感兴趣,但是表示不会去购买。

        不过王琛却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听到谈论这些的人都是平头百姓,都没什么钱,不是王记的潜在客户。

        像通州城最顶尖的富豪乡绅市场已经被他占领了,如今在通州城造不造势其实都无所谓,只是王琛一直相信一句话,中产阶级才是消费的主力军,这不是开玩笑的,比如说当初蔻驰进军中国市场的时候,刚开始都是有钱人购买。

        后来呢?

        后来购买蔻驰包的大多数都是卖菜大妈!

        还有LV包之类,经常看见月薪三五千的文员助理,奢侈俭用几个月,然后买一件带在身边提升自己的逼格。

        这就是现代社会奢侈品行业的现状。

        撑起销量的并非掌握90%财富的那一撮人,而是中产阶级。

        所以,王琛想试试看,通州城的“中产阶级”们会不会因为造势,而选择“肉疼”地去王记购买一两件商品“涨涨脸面”,要是会,那么以后王记的销路就更猛了。

        他准备看看通州中产阶级们的反应再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