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71章 领先一千多年


        下午。

        官府的力量还是十分强大的,很快各种布告已经书写完毕,无非是说王记招收合作伙伴之类的话。

        王琛看了看布告,一阵无语。

        在通州附近的几个州,或许王记是很有名气,尤其是在通州,用妇孺皆知来形容都没问题,但是出了一定的范围之内,谁知道王记是什么玩意啊?

        而像丁签判他们做出来的“招商广告”简直和狗屁似得,对招收加盟商半点帮助都不会有。

        见状,王琛把丁签判等人集体叫了过来,顺带着还有王文秀、柳琦红和王云仓三位负责加盟事宜的人,当然,少不了被他逼着戴口罩的古代顶尖智者萧剑化。

        办公室里。

        十来个人享受着空调的暖气,有人坐在椅子上捧着茶杯,有人窃窃私语。

        王琛敲敲桌子,吸引众人注意力,清了清嗓子道:“你们做的布告不行,需要重新做。”

        “是纸张不行还是什么?”丁签判询问道。

        王琛直截了当道:“内容不行。”

        丁签判诧异道:“布告都这样写,内容怎么不行了?”

        王琛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丁签判哭笑声连连道:“那您说该怎么写?”

        王琛咂咂嘴道:“我当然是有主意了才把你们叫过来。”

        丁签判和在座的各位官员们都感觉王琛有点小题大做,一个布告而已,写都写出来了,还有特地改变?有意思吗?又不是皇帝的圣旨,只是让商人们来加盟,搞得跟真的似得,而且吧,布告不这么写怎么写?难道你还能玩出花样来?

        只不过静海州是王琛的一言堂,他们哪怕心里颇有芥蒂,依旧无可奈何。

        王琛不管他们,扬了扬手道:“布告只是吸引加盟商的一种路子,实际上,我想了好几种办法,顺带着还能给王记的商品造造势。”

        “什么办法?”

        “您尽管说,我们照做就是。”

        “反正我们都听您的,您说一,我们绝对不会说二。”

        众官员们已经麻木了,执行就行了,不要跟王琛犟,犟不过,是的,他们心里还是不以为然,各地发布告让商人们知道就行了,还搞什么花里胡哨干嘛?

        王琛大致猜得到他们怎么想,虽然自己可以搞一言堂,但是不能搞得天怒人怨,要是什么事情都不和下属们解释,谁知道回头这群人会怎么样执行自己下达的命令,他笑眯眯地开口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多此一举了?”

        “不敢。”徐章书记道。

        钱粮料官也道:“您是知州,说什么我们都会听。”

        言下之意很明显了,要是王琛不是知州,估计他们甩都不会甩了。

        王琛也不生气,稍稍解释了一句,“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真的是这样吗?要是酒楼开在非常偏僻的小山村里,咱们身处静海能知道吗?”停顿了下,继续说下去,“王记的商品能在通州附近几个州卖得红火,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王记的商品有多么神奇,离得再远点的人知道吗?不知道,那么其他地方的富商们,凭什么冒着一下子掏出几万贯的风险来加盟咱们?”

        丁签判一怔,道:“此言在理。”

        周判官也赞同道:“是啊,当初要不是偶然间试着用了下知州的牙膏牙刷,我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能够让嘴巴那么清爽舒畅。”

        王琛笑眯眯道:“所以你们现在能明白我为什么说布告不行了?为什么要多弄几种造势的手段了?”

        “明白明白。”

        “您说下去,我们听着呢。”

        见到众人理解自己,王琛颇为满意,和在场的每一个人不一样,他来自现代社会,明白宣传究竟有多重要,一个好的宣传方案,有可能让一样没有价值的商品变得价值连城,比如说脑白金,说是说保健品,实际上最大的作用就是褪黑素和山楂,褪黑素能让人更容易入睡,山楂增进胃口,并没有像宣传广告里说延缓衰老、改善性功能、提高免疫力等等那么神奇。

        可是脑白金为什么能够卖得那么火爆?

        宣传!

        是的,人家宣传做得好。

        一个超级洗脑的广告,加上各种软文轰炸,直接把脑白金炒热了。

        既然王琛想要把王记的商品销往整个大宋朝乃至周边国家,肯定需要让那些潜在消费者们知道王记商品多么神奇,自然,宣传变得至关重要。

        他闭上眼睛仔细回忆现代的各种宣传手段。

        “知州?”

        “怎么不说话了?”

        “不是说要说造势手段吗?”

        “您不会睡着了吧?”

        大家都哭笑不得了起来,静海州刚刚成立,所有官员都忙得不可开交,把人叫过来看您睡觉啊?在他们看来,王琛纯粹是在闹小孩子家家玩,一下子对什么造势手段没那么期待了。

        王琛睁开眼睛道:“刚才在想点事情。”

        丁签判都认命了,“您说吧,需要咱们做什么。”

        王琛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道:“如今咱们州衙能够动用的钱大概有多少?”

        钱粮料官无奈道:“两万多贯。”

        王琛心说有点少啊,“只有这么多吗?”

        钱粮料官无语道:“账本您不是看过吗?这些钱还是海门的县衙撤销留下的,三司批下来的五十万贯被您拿去建城墙了啊。”

        王琛当即道:“这样吧,我私人掏五万贯钱出来借给州衙,等到州衙赚了钱再还,我需要把王记的名头在整个大宋朝乃至周边几个国家都打响,要是造势失败,这五万贯就不用州衙还了,你们看成吗?”

        丁签判一愕。

        周判官和其他人也都懵了。

        “五……五万贯?”周判官有点不敢相信道:“要是失败了这么多钱就打水漂?”

        王琛笑道:“我这个人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要是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大家可能还不信。

        但是王琛身为知州,之前王记商品又卖得那么红火,拿五万贯出来还真不是什么难事,立刻信了七八分。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对于王琛的造势手段已经有点期待了,不然王琛一个商贾出身,能够砸这么多钱下去?很有可能是胸有成竹啊。

        商人逐利,没有谁愿意做赔本买卖。

        丁签判心中猛然一颤,他终于相信王琛不是在过小孩子家家,而是非常认真在对待这件事。

        丁签判立刻道:“知州,我们一定完成您下的命令。”

        王琛嗯了一声,“说真话,我都不保证七万贯钱一定能造势到位。”

        王文秀讶然道:“七万贯都不一定够?您到底要干嘛呀?”

        王琛终于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首先,我需要每一个州乃至周边国家富裕的地方都出现王记的招收加盟商布告,其次,我准备请成百上千的说书先生和戏班子,最后,还要找各个地方的当地泼皮们替我办事。”

        丁签判汗道:“请说书先生、戏班子和泼皮干嘛呀?”

        王琛眨眼道:“让说书先生说咱们王记的商品有多神奇呀,戏班子嘛,当然是唱关于王记商品的戏,至于泼皮,他们游走在市井之间,接触的人群非常广,我要泼皮们以口口相传的方式,让全球……整个大宋朝乃至周边国家的人都知道王记的存在,所以,你们觉得七万贯钱砸下去多吗?”

        是的,他的宣传攻略就是“报纸、网络外加电视剧植入广告”,只不过在北宋还没有这些玩意,王琛特意开发了几个宣传渠道。

        徐掌书记道:“有钱的话请大量戏班子、说书先生和泼皮确实不是什么难题,可是您让他们说什么有关王记商品的事情呀?我实在想不出来。”

        王琛自信道:“你们想不出来是思考的方向不对。”

        在场好多人都纳闷了,“我们思考的方向不对?”

        王琛轻咳了一声,“笔墨纸砚伺候……算了,我还是用我的圆珠笔写给你们看吧。”

        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了圆珠笔和本子。

        大家不明白王琛要搞什么幺蛾子,全都围了过来。

        现代社会的各种软文案例不是开玩笑的。

        况且这个时代又没有经历过软文的狂轰乱炸,王琛随随便便就写了一个,“比如说我让泼皮们在市井中散布这样的流言呢?”

        所有人都低头看去。

        王琛在本子上写道:

        《为何你不能嫁一个如意郎君?》

        十三四岁的姑娘,脸蛋肌肤一直不稳定,容易起皮、泛红、鼻子四周的毛孔比较大,脸颊和下巴爱长面疱,即便一再清洗依旧容易起油,导致原本美丽的容貌变得丑陋,让心上人误以为你是一个“丑姑娘”。我隔壁的王小娘子曾经也是如此,后来偶然接触了王记的洗面奶,最终嫁给了于衙内。其实她一开始卖洗面奶也是被人连蒙带骗傻愣愣地买的,店小二看她油光满面特地介绍了具有超强洁净的洗面奶,店小二把洗面奶挤在她的手背上,揉揉搓搓十几秒就很多泡沫了,店小二说她的皮肤就应该用这种泡沫很多的,才清洗得干净,她半信半疑地买了一瓶,虽然很贵,但是爱美的天性迫使她不得不购买,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没想到洗完之后,王小娘子发现她脸上不起油了,泛红也少了,毛孔似乎都变小了,见到有效果,她连续使用了十五天时间,没想到脸上的面疱都不翼而飞!皮肤变好了,脸蛋变光滑了,王小娘子兴高采烈地出游,正巧碰到了长相英俊、家世良好的于衙内,两人一见钟情,可是王小娘子出身贫寒,于老爷说什么都不答应,于衙内……

        嗯,后面是一段电视机里经常看到的狗血剧。

        无非是说什么于衙内对王小娘子痴心不悔,宁愿离家出走也要和王小娘子在一起,王小娘子又如何如何体贴劝于衙内回去,最终于老爷万般无奈,只好答应王小娘子嫁入于家大门。

        一出狗血的言情剧瞬间展现在众人面前。

        王琛写完了。

        丁签判啧啧称奇道:“这故事有意思。”

        王琛笑眯眯道:“你觉得故事有意思,但是女子听这个故事的时候重点可不在这里。”说着,他看向王文秀,“王姑娘,刚才那个故事让你记忆最深刻的是什么?”

        王文秀如实说道:“王记洗面奶。”

        丁签判惊奇道:“王记洗面奶只出现了一次,你为何记忆最深刻?”

        王文秀缓缓道:“因为我是女子,也曾长过面疱,明白那种不敢出门见人的心情,所以当王公……知州写这个故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若是当时妾身有洗面奶那么神奇的东西,不用担心别人看见自己的丑态。”

        宾果。

        答对了。

        这就是软文。

        软文要引起共鸣。

        毫无防备地让人接受一样商品,甚至不知不觉中“得知”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玩意。

        丁签判听懂了,惊讶道:“原来如此。”

        周判官也愣了一下,突然叫好道:“好法子,好法子啊,看上去是在说股市,实际上是在散播王记洗面奶的名头,听者无心,但是看到有人脸上长面疱,一定会第一时间想起王记的洗面奶。”

        其他十来个人也啧啧称奇,原来宣传商品还可以这么不动神色,太阴险了啊!

        缺德吗?

        真的有点缺德啊!

        可是在场每一个人看向王琛的眼神都带着佩服。

        王琛没有理他们,而是继续提笔,在本子上写了几个软文小故事。

        《一场口臭引发的惨案。》

        《为何貂蝉深得盖世英雄吕布的喜爱?》

        《侯门深院的丫鬟竟然身具异香,被静海侯纳为小妾?》

        《深受通州学子喜爱的两文钱一张纸究竟是何物?》

        从下午一点左右开始,王琛愣是写了小半天时间,期间一口水没喝,一点点心没吃,每一个故事都让人看得如痴如醉,偏偏,所有人都能从这些小故事中不由自主回想到王记的商品。

        大家都看痴了。

        “知州,那丫鬟和您到底怎么样了?”

        “吕布真的是因为貂蝉那乌黑亮丽带着芳香的头发喜欢上她的?”

        “哈哈,那什么崔县丞好倒霉,和上官说话带口臭都被贬官,笑死我了。”

        其实这些软文在现代人看来都很平常,一眼就能发现,但是古代人没接触过啊,看到后都有点津津乐道。

        直到写完第七篇软文后,王琛才意犹未尽道:“大概就这种方式,剩下的你们找人想。”

        “您渴不渴?我给您倒水去。”丁签判连忙道。

        周判官比他冲的还快,“我去,我去。”

        “再给知州拿点点心来。”徐掌书记跟着喊了一句。

        不多时,这些软文传遍了整个州衙。

        好多人一听之下顿时惊为天人,不论是当官的还是衙役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佩服王琛不已,他们谁都没想到宣传商品还能这样啊,什么貂蝉吕布都扯了出来,每一个故事都深入人心,偏偏,似乎一笔带过的王记商品却让人牢记于心!

        篇篇经典!

        篇篇震撼!

        每一个故事都让人有种恨不得立刻去购买王记商品的冲动!

        不愧是曾经的通州第一奇商,不愧是能够被皇帝金口玉言册封为从三品大员、执掌一州的知州,这造势手段太狠了啊!

        要不是王琛亲自写出来,这些人觉得他们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还能这样宣传商品!

        众人面面相觑过后,都被王琛的本事惊呆了。

        尤其是丁签判在看过几个故事以后,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吸了吸气道:“知州,凭您这份本领,若是坚持从商,我估计不用几年,您一个人赚的钱可能比我大宋朝一年赋税都多,全天下都找不出您这样的经商奇才啊!”

        王琛笑笑,“还不错吧?”

        何止还不错啊。

        简直神了,太狡诈了,这些故事太具有欺骗性了啊。

        每一个故事最多提一次王记的商品,在故事里可有可无的样子,但偏偏,给人一种离开王记商品就不行的错觉!

        在众人夸赞过后,王琛道:“行了,就按照我说的法子去执行。”

        丁签判终于露出了高兴地笑容,“知州啊,若是按照您的法子,别说砸下去七万贯钱,就是砸下去七十万贯,我都觉得能够短时间内赚回来,您这颗脑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包罗万象啊?”

        王文秀也甘拜下风道:“当初我还和王知州聊过给商品造势的事情,今日才知,原来十万个妾身都不如知州一人。”

        嘿。

        那是。

        毕竟哥们儿掌握的可是无数人的商业智慧结晶,这些玩意都是全世界的人经过无数年历史一点点摸索出来的,领先北宋的“广告”一千多年呢!

        当然,具体能达到什么样效果王琛还不确定,但是有一点他非常有自信,王记的商品一定会在宣传过程中传遍整个大江南北。

        这些都需要一点时间。

        王琛只能拭目以待,他想瞅瞅,领先一千多年的广告宣传方案,能在这个时代掀起怎样不可思议的波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