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60章 四合院(感谢太极飞羽1万赏!)


        像许多世界名城的夜景一样,奥门夜色也是火树银花。五彩缤纷。

        一座座长虹卧波般的跨海大桥,一栋栋灯火辉煌的中西方建筑,一处处色彩艳丽的音乐喷泉,一块块争奇斗艳的商业招牌,使这座小城流光溢彩、瑰丽万分。

        夜风徐徐,两岸的霓虹把伶仃洋照耀的碧波琳琳,横渡的客轮吹响了长长的号角,预示着新的一页拉开序幕。

        王琛趴在护栏上望着对岸高耸破霄的大厦打了个哈欠,夜深了,犯困。

        “亲爱的王,今天实在太感谢您了。”身穿红色长裙的萝拉.卢顿从后面款款走来,背靠在护栏上看过来。

        王琛瞧了过去,眨眼道:“像您这样美貌的女孩,任谁都不会无动于衷,不是吗?”

        “是吗?”萝拉.卢顿伸出香舌舔了舔红润地唇瓣,露出妩媚的神色,“难道您是专门追到奥门来找我的?”

        嚯,你可够自恋的。

        真以为哥们儿千里送叼呢?

        不过话说回来,萝拉.卢顿确实有说这句话的资本。

        今晚的萝拉.卢顿穿着一条非常短的红裙子,露出她不知何时被钩了几个破洞的白丝袜,踩在一双小巧玲珑的红摩纳哥皮鞋,鞋子用火红的绸带系住,他说话间推开披肩撩在手臂上,让两只肩膀暴露出来,白嫩而又光滑的肌肤展露无疑。

        王琛仔细看过去,萝拉.卢顿的眼睛很大很美,嘴唇虽然有点厚,但是线条很好,迷人的微笑中透露雪白的香齿,她的头发虽然有点粗,可是颜色棕褐色,在灯光下带有蓝色的反光,像鸟儿的翅膀,又长又亮,她的美是一种西方女人特有的野性美,仿佛一匹奔驰在草原上的野马刚刚安静下来。

        “当然,像您这样美貌的女孩,任谁看过第一眼后都会忍不住倾心,别说追到奥门,就算不辞万里飞往法国波尔多,我也心甘情愿。”王琛笑意吟吟地回答道。

        “你可真会说话。”萝拉.卢顿长得有点像狼姐夏奇拉,说话间,她已经凑到王琛身旁,半个身子贴了上来,伸出用手轻轻在王琛的衣领上拍了拍,脸靠得非常近,大概只有十来公分,“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女孩?”

        靠的太近了,她嘴里潮乎乎热腾腾的香气都钻入了王琛鼻尖,他有些陶醉地吸了一口。

        萝拉.卢顿这幅举动什么意思?

        难道帮她赢了两个亿倾心自己了?

        要真是那样的话,哥们儿今天有望为国争光了啊!

        王琛脑袋里胡思乱想,举动没有放缓,他微微低下脑袋,故意显得很有格调调情道:“你给我的感觉像是夏日热情下的小野猫,高贵中带着粗野,性感而又柔情,仿佛来自天外的混合而成的人间尤物。”

        萝拉.卢顿贴得更近了,嘴唇距离王琛大概只有五公分左右,她眼睛里闪烁着莫名地光芒,轻声道:“王,你让我想起了我的未婚夫,你相貌和他像极了。”

        闻言,王琛蓦然想到了《围城》里的一句话,一个美貌的女人说你像她未婚夫,等于表示假使她没有订婚,你有资格得到她的爱,刻薄鬼也许要这样解释,她已经另有未婚夫了,但你依旧能享受她未婚夫的权利而不必履行跟她结婚的义务。

        王琛听得心中一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大洋马啊,哥们儿还没骑过呢,他刚想说什么,一个波浪打的船身摇晃起来,萝拉.卢顿站不稳,王琛主动勾住她腰,傍在栏杆不走,嘴唇一下子贴了上去。

        萝拉.卢顿并未拒绝,相反,伸出双手勾住王琛的脖子,热烈地回应。

        软,香,甜。

        还有他从未在沈霞和柳琦红身上感受过的西方女人热烈,甚至在萝拉.卢顿的攻势下,王琛有种自己被强吻的错觉。

        他呼吸渐渐急促下来,双手隔着萝拉.卢顿薄薄的丝绸红裙背部抚摸,刚想要去摸屁股,萝拉.卢顿不着痕迹轻轻推开,嘴里深呼吸,露出略带放荡而又撒娇似得语气道:“你要把我闷死了,你吻的太炙热,我鼻子都透不过气来,太便宜你了,你都没有追求过我。”

        被撩拨的不行的王琛喘了喘气道:“我现在追求你行不行?”嗨,哥们儿这么做是为了完成任务,不是为了骑大洋马,你们相信我,真的,真的不是为了骑大洋马——嗯,待会看看附近哪里有套套卖。

        “那我等兑现若言来法国波尔多找我。”萝拉.卢顿挣开了他抱着的双臂。

        王琛有点心急地再次伸手勾住她的腰,“为何一定要去法国波尔多呢?夜景这么美,我觉得我们可以再深入了解下对方。”

        “咯咯,我才不会上你的当。”萝拉.卢顿再次拿开他的手,捡起地上的披肩,双手环抱住肩膀,“我觉得冷,先进里面去了。”

        随后,王琛被一个人撇在甲板上。

        他算是看明白了,卧槽,这女人在调戏哥们儿呢。

        先前王琛还在想,虽然自己帮萝拉.卢顿赢了两个亿奥门币,实际上交完税后,大概只有两千万欧元样子,这对于伯纳.康塔娜酒庄掌门人亨利.卢顿的女儿来说,并不算太多的钱,毕竟人家可是一直收藏名表、高端翡翠制品玩得女人,个人身价并不低。

        刚想走进去,张良从里面跑了出来,他笑眯眯问道:“小王,和萝拉.卢顿聊得不错呀。”

        “好像还行。”王琛不太确定道。

        张良走过来靠在栏杆上询问,“怎么说?”

        王琛把刚才的事情稍微简略地说了一遍,最后恬不知耻道:“我连美男计都使出来了,她就说让我去法国找她,然后没下文了。”

        张良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王琛肩膀,“你这小王果然有本事,人家这么说,代表事情成了啊。”他停顿了下,随即感叹道:“一开始我还拿你当后备军,以为小庞会比你做得好,没想到最后还是你有本事,都让萝拉.卢顿邀请你去发过了。”

        说起此事,王琛心里确实有点疙瘩,半开玩笑道:“备胎也有逆袭的时候,现在我转正了吧?”

        “转正了,转正了。”张良略带歉意道:“先前小觑了你别介意,毕竟小庞是顶尖男公关,精通哄女人的各种手段,只是没想到这么一个专业人才,竟然在自己领域里输给你了,我很意外啊。”

        啊?

        那货是鸭啊?

        王琛颇为意外,一开始还纳闷,怎么在红酒展览会上聊了没多久庞明就能把萝拉.卢顿带去奥门赌场,合着人家本来就有那方面才能。

        说起来这件事还得谢谢庞明,要是此人的话,王琛一开始接触萝拉.卢顿就失败了,更别说能够受到她的邀请去法国。

        哥们儿好歹也是社会知名人士了,和鸭子有什么好计较的?

        王琛先前一些不快也烟消云散了,没再把庞明放在眼里。

        正在此时,张良忽然道:“你今晚赢了不少钱,去掉水钱的话,大概六亿一千三百七十万奥门币,就算交掉百分之二十的税,还有四亿九千万样子呢。”

        说起此事王琛尤为高兴,道:“是啊,折算成RMB有四亿一千八百万稍微不到呢。”

        要知道他之前全部现金也不过才两亿六千多万,如今一下子资产猛增了四亿一千八百万,任谁都会喜不胜收啊。

        “呵呵,你算是发财了。”张良摇了摇头,叹息道:“小庞就惨咯,我给他的额度是允许输一千万,在赌场拼命劝他都不听,不止把我给的三千万输下去,还连他这些年当男公关周旋于富婆赚来的一亿输的差不多,估计接下来没好日子过了。”

        王琛吓一跳道:“你说他当男公关赚了一亿?”

        “何止啊。”张良对庞明底细了如指掌,“据我所知,他十八岁开始出来当男公关,十来年时间大概赚了两个多亿,除去各种挥霍掉的、在京城买四合院、豪车等等,大概剩下一个亿样子。”

        沃日。

        当鸭子当到这个地步,果然是顶尖人才。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王琛彻底相信了这句话。

        张良又自顾自接下去说道:“虽然这次他帮我办事,照理说输了三千万也没什么,但是在赌场里我一再告诫不要下注那么大,他居然当耳边风,哼,待会回来非得好好教育教育,让他知道服从命令的重要性!”

        王琛没在意庞明会有多惨的结果,他纳闷道:“银行信息怎么还不来?”

        “可能夜间效率有点慢吧。”张良随口说了句,“或者你没开通全球通或者国际漫游。”

        王琛道:“开通……”

        话没说完,叮咚一声,手机信息进来了。

        王琛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是银行信息:您尾号9888卡1月6日03:55工商银行收入490,960,000元,余额655,960,097.60元。

        嗯,还有一亿在农行卡里。

        这么一来的话,哥们儿光现金就七亿五千六百万样子了啊!

        张良在旁瞧见了,惊讶道:“没想到你这个小王还挺有钱啊,六亿多?”

        王琛谦虚道:“和您相比我穷得很。”

        张良笑道:“你和我比没意思,我是富二代,你不一样,白手起家,如今能有这么多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我随随便便从全世界范围里拉一个和你同龄的人出来,只要不是什么二代、三代,有几个人能比你有钱?所以说啊,你这人是真有本事。”

        听到这话,王琛依旧很低调道:“不能这么说,哪怕和同龄人相比,我觉得我还是很穷。”

        张良一怔,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六亿多还穷?”

        “是啊。”王琛唏嘘道:“你想想,和我同龄的绝大多数人每天早出晚归努力工作,进入职场后拼命学习社会经验和工作知识,生活过得多么丰富充裕?而且吧,不少我这个年纪的人女朋友还没找,浑身充满了干劲,相比较之下,我就逊色多了,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还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根本不用奋斗,生活过得空虚啊,所以说,和他们相比我十分的贫穷,穷的只剩下钱了。”

        张良:“……”

        ————

        回到香港。

        在尖沙咀码头下来。

        张良递了个眼色给王琛,然后先行离开了。

        站在海风徐徐的码头停车场边上,王琛主动邀请道:“萝拉小……卢顿小姐,您住的酒店在哪,我送您回去吧?”

        “亲爱的王,在非正式场合你不用那么客套,叫我萝拉就行了。”萝拉.卢顿闪动着大眼睛道:“我酒店就开在会议展览中心的君悦酒店,麻烦你了。”

        “没事,举手之劳。”王琛掏出车钥匙往前走,心情不错,之前自己叫萝拉.卢顿名字的时候,对方还怼过自己,如今对方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王琛知道自己和对方建立起不错的关系了,嗯,都亲了两回了。

        沿着过道往前走。

        大概步行了三分钟左右,萝拉.卢顿有些按捺不住道:“还没到你的车吗?”

        “到了。”王琛指指前面,“就那辆。”

        萝拉.卢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愣道:“你就开这车?”

        王琛没反应过来,“这车怎么了?”

        “没事,没事。”萝拉.卢顿笑盈盈道:“虽然价格便宜了点,或许你以前也不是怎么有钱,但是我依旧觉得你非常有趣,我交朋友不看对方有没有钱,至少我绝大多数朋友都不如我有钱。”

        啥?

        落地价九千万的车价格便宜?

        王琛一时间没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不过还是顺着她的话说下去,道:“我交朋友也不看他有没有钱,反正除了极个别几个都没我有钱。”嗯,极个别是指张良、杨龙、刘炜、郑刚、许少爷、李则凯、梅……呃,这个极个别数量有点多啊,管他呢,反正吹牛皮谁不会。

        “呵呵,你真有意思。”萝拉.卢顿还以为他吹牛皮,笑着摇摇头。

        来到车子前,王琛按电子锁,自动车门徐徐升起,他钻进驾驶座上,然后伸出脑袋喊道:“上车吧。”

        谁知道萝拉.卢顿一脸懵逼地站在那边,她微微长大了嘴巴,非常惊讶地指了指王琛坐着的兰博基尼毒药,“你……我……这车?!”

        王琛眨眼道:“我这车怎么了?”

        萝拉.卢顿苦笑一声,“没什么。”她指了指旁边的一辆大中国Polo,“我一开始还以为这辆车是你的,没想到居然是硬顶版的兰博基尼毒药。”说着,她眼睛里流露出羡慕的神色,“虽然这车我也买得起,但是兰博基尼公司限量发行,全球只有四台,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买不到,王,你居然能买到一辆,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我说你刚才说什么车不太值钱,合着以为哥们儿开的是旁边那辆Polo啊?

        王琛仔细一想就明白了,先前自己给萝拉.卢顿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导致对方有点瞧不起,随后去奥门赌场也只兑换了二十万奥门币的筹码,自然而然被对方认为没什么钱。

        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再加上夜间光线不太好,他刚才指着这里说自己的车在这,萝拉.卢顿先入为主以为是便宜的车,如今见到世界顶尖超级跑车兰博基尼毒药后,造成了巨大的反差,使得这女人大吃一惊。

        萝拉.卢顿上了副驾驶座。

        关上车门,因为不习惯右边驾驶,王琛开得很慢。

        两边的霓虹灯从后视镜里渐渐远去。

        萝拉.卢顿用好奇的目光看过来,问道:“王,认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连兰博尼基毒药都能买得到?”

        王琛本能地想实话实说,忽然想到张良之前的交代,按照剧本改变口风道:“我的主要工作是玩收藏,在中国境内开了三四个私人博物馆,另外还和人合伙开了几个小公司。”

        “私人博物馆?”萝拉.卢顿再一次吃惊道:“我听人说过,在中国境内想要弄个私人博物馆最少也得两千万欧元样子,你竟然开了三四个?”

        之前张良给自己的任务就是要装逼,王琛自然得执行透彻,他用带着淡淡逼味的语气轻蔑道:“两千万欧元?”

        萝拉.卢顿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不是你说的不对,而是你对我的私人博物馆不太了解。”王琛握着方向盘,故意透露道:“我的四个私人博物馆名字分别叫做尚海壶具博物馆、尚海京剧艺术博物馆、深镇青瓷博物馆和京城古陶博物馆,你可以上网搜一下,当然,我不确定你使用谷歌能不能搜得到,在这里我推荐你用百度。”

        闻言,萝拉.卢顿没说话,掏出手机搜了起来。

        王琛瞥了一眼,发现她果然用百度,只是弄成了英文格式。

        不多时,萝拉.卢顿一一把四个私人博物馆搜索了出来,她越看越吃惊,一边看看手机上的介绍,不时还抬起头来用讶然的目光盯着王琛看,很显然,她没想到开车送自己的中国男青年身价高到这个地步。

        大概一分多钟后,萝拉.卢顿深吸了一口气,用一种无奈的语气道:“王,我突然想到你刚才一句话。”

        “什么话?”王琛道。

        “你说你交朋友不看对方有没有钱,反正都没你有钱,刚才我还不太信,现在彻底相信了。”萝拉.卢顿用略带崇拜的表情道:“我平时也玩收藏,刚才看了网上的介绍,估计你这四个博物馆加起来价值最起码在十亿欧元样子,你深藏不露啊!”

        被大洋马美女崇拜,王琛虚荣心受到了极大的满足。

        唉,只可惜这些都是假的,张良为了让自己完成任务借来的,要是真有这个身价该多好啊。

        不过哥们儿有北宋时代一整个地球的资源,想要身价十亿欧元以上还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题。

        想到这王琛心情又好了不少,随口道:“初步计算十五亿欧元样子吧。”

        “啊?”萝拉.卢顿已经被王琛装逼装的彻底说不出话了,好半响后,她才用羡慕地眼神道:“像你如此年轻就这么有钱,全世界都没几个了。”

        王琛趁热打铁道:“你什么时候回法国?我用私人飞机送你回去。”

        “你还有私人飞机?”萝拉.卢顿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如今瞪得更大了。

        王琛低调地炫富道:“湾流G550,不是什么太好的飞机。”

        萝拉.卢顿彻底服了,“五千万美元的顶尖商务机还不是什么太好的飞机,在你眼里什么才叫好飞机呀?”说完这句话,她又无可奈何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像你身价十五亿欧元以上,五千万美元的商务机还真不放在眼里。”

        哈哈。

        彻底上当了吧?

        王琛觉得自己已经把张良交代的任务执行的非常完美,于是再次问道:“需要我送你回法国吗?”

        “不用了。”萝拉.卢顿摆摆手拒绝,她或许怕王琛不高兴,解释了一句,“这一次我和我父亲一起前来,明天还要去澳大利亚参加个红酒展览会,不然的话肯定让你送我回法国。”

        “好吧。”王琛有点遗憾道,没能一次性拿下,是有点失望,算了,不着急,慢慢来,就像张良说的,交女朋友还得有个程序,不可能一见面就上床,既然想要从卢顿家族拿回狗首,自然也得花点功夫进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稳住,别给萝拉.卢顿留下什么坏印象。

        本来琢磨要怎么样和萝拉.卢顿进行下一次接触,没想到她自己主动邀请道:“下个月我祖父八十六周岁生日,他非常喜欢玩收藏,在他的私人小型藏库里还有不少你们中国的古董,要不你一起来参加吧?祖父要是知道他能结识你这样顶尖的中国大收藏家一定会非常高兴。”

        难道狗首就在萝拉.卢顿爷爷的私人收藏库里?王琛假装嬉皮笑脸道:“能和萝拉你多接触我自然求之不得,好,下个月我会前往波尔多,随便送上一份庆生贺礼,保证讨得你爷爷欢心。”

        “不用太贵重,不然我会过意不去。”萝拉.卢顿提醒了一句。

        两人聊着聊着,很快到了湾仔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大厦底下的马路边,王琛把车停了下来,看着大洋马火爆的身材有些眼馋,在客轮上被撩拨了一圈,只要正常男人都经受不住诱惑啊,况且王琛还没尝过大洋马的滋味,心里有点痒,故意说道:“我找个地方停车送你上去吧。”

        萝拉.卢顿笑盈盈看过来,非常直接道:“想睡我?”

        王琛呃了一声,这样太直接了吧?

        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萝拉.卢顿就凑了上来,再次重重吻了上来,还主动把舌头伸进王琛嘴里。

        感受着嘴里滑嫩地香舌,王琛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有戏了,今晚有戏了,哥们儿真的要骑大洋马了!

        然而,刚刚抱着亲了半分钟,萝拉.卢顿就推开了他,目送秋波抛了个媚眼道:“我洗干净了在波尔多等你。”然后她推开车门走了,没给王琛说话的机会。

        好吧。

        还是没睡到。

        是的,法国女人普遍比较开放,但是王琛明白,像萝拉.卢顿这种大家族出来,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还没到和人一见面就上床的地步,而且根据他所知,法国女人比较喜欢浪漫,自己今晚半点浪漫都没有,想要让萝拉张开双腿不太现实,看来真的只有等下一次去法国才有可能骑这头大洋马了。

        有希望就好。

        而且自己最主要的目的并非骑大洋马,说真话,凭王琛如今的财力,想要弄个外国美女玩玩轻而易举,只是吧,这种事情方面,他比较倾向有点感觉,像萝拉.卢顿长得挺漂亮,又出自大家族,和这种女人发生点什么才有意思。

        要是随随便便得到了,王琛反而会觉得对方很滥,生怕自己得病呢。

        忍忍吧,这次任务最主要的目的达到了——获得萝拉.卢顿的邀请。

        王琛靠在车窗边上看着萝拉.卢顿的背影,微微一笑,希望前去法国的时候能把狗首弄回来吧。

        ————

        回到酒店好好睡了一觉。

        这一次和之前两次蹭总统套房住夫人房不同,王琛舒舒服服睡在总统房里。

        嗨,不用自己花钱,别提多爽了。

        昨晚玩得有点晚,王琛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梳洗了一番,实在饿得发慌,没立刻去找张良,跑到楼下弄了块战斧牛排填了填肚子,然后和萝拉.卢顿用  Faarketplace聊了会天。

        大概下午一点样子,他才上去找张良。

        楼上。

        按门铃。

        叮咚叮咚。

        等了十几秒,有人来开门了,让王琛没想到的是戴伟,他无语道:“你怎么在这?”

        戴伟懒洋洋道:“你去奥门玩又不带我去,我只好和张先生的保镖们一起玩咯。”

        王琛没想到戴伟这个性格还能和其他人玩到一起,瞥了一眼,往里走。

        后面传来砰地关门声,估计戴伟关上门了。

        往里走,来到房间的客厅。

        还没靠近,王琛便听到张良训斥的声音。

        “昨晚让你下注少点下注少点,你听我了吗?”

        “对……对不起张……张先生。”是庞明唯唯诺诺的声音。

        咦,这货回来了?

        王琛朝里定睛一看,只见原本帅气异常的庞明此刻头发如同鸟窝一样,衣衫不整,显得十分狼狈,整个人垂头丧气坐在张良对面的沙发上。

        “对不起?对不起就能值两千万吗?”张良还在训斥。

        庞明低着头不说话。

        王琛走过去道:“张哥。”

        “小王来了啊。”张良闻声侧头瞧过来,和一脸严肃训斥庞明不同,他看见王琛立刻露出笑脸,伸手拍了拍身旁的沙发道:“来,坐我这边。”

        王琛嗯了声,走过去在张良旁边坐下。

        张良关心道:“刚起来?午饭吃了没?要是没我让酒店给你送上来,或者你想吃哪家餐厅的菜,我让人去买。”

        “不用,刚才去楼下吃了东西。”王琛摆摆手道。

        那边庞明小声嘀咕道:“我没吃你怎么不问问我。”

        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张良捕捉到了,他再次看向庞明,瞪圆眼睛道:“你还好意思说?昨晚要不是小王,萝拉.卢顿跟在你后面也会输的精光,到时你还指望接近她?人家不得恨死你?”他气得伸出手在茶几上狠狠拍了两下,发出邦邦响声,“我让你下注小点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事先和你说好服从命令,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吧?”

        庞明又不说话了。

        王琛看的心里暗爽,你这货昨天还踩呼哥们儿,没想到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我只允许你输一千万,剩下两千万你说怎么办吧。”张良环抱在胸前,靠在椅子上看过去。

        说起来张良对庞明很够意思了。

        允许输一千万啊,王琛都没有这个待遇,他心里清楚,张良倒不是在乎两千万不两千万的事情,而是恼怒庞明不听指挥,想要给点教训对方。

        “我……我没钱了。”庞明抬起头怯生生道:“昨晚输的倾家荡产了。”

        张良不依不饶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输的倾家荡产,这两千万不是我个人出的,你也知道是谁出的,你就算卖血去都得赔,我再次申明,我只答应过你输一千万!”

        庞明都快哭了,“要是卖血能卖两千万我现在二话不说就去,张先生,我真的没钱了,您放我一马,求求你了,放我一马。”

        早干嘛去了。

        昨晚听张良话收着点,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说到底是庞明咎由自取。

        王琛半点都不同情对方。

        “放你一马?我放你一马谁来放我一马?”张良质问道:“昨晚要不是小王有能耐替萝拉.卢顿赢了钱,咱们辛苦几个月的布局就可能要以失败告终,你知道这里面花费了多少财力、人力?小庞,我和你明说了,这两千万你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庞明哭丧着脸道:“我实在没钱了,要不你把我京城的四合院拿去卖了,那套宅子在西城后海附近的好地段,二十四万一个平,总共六百二十五平方,值一亿五千万,两千万你拿了去,你再给我一个亿三千万,成不成?”

        张良气极反笑道:“我稀罕你一套四合院?我京城没有四合院?而且卖房子不要时间?这三千万亏空总不能我私人掏腰包给你填上吧?”

        “可是我真的就只剩这套四合院值钱了啊。”庞明也急了,“不然你就是弄死我,我短时间里也拿不出两千万啊。”

        诶,京城四合院?

        还在二环以内?好东西啊!

        虽然四合院的房价昂贵异常,像庞明刚才说他那套房子每平米二十四万,但是京城的四合院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豪宅。

        尤其是二环以内的四合院是经过漫长岁月沉淀而成的古老建筑,价值连城,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具有稀缺性的特点,别听庞明说如今二十四万一平,说不定每年涨到三十万都有可能。

        毕竟二环以内四合院就那么多,不像其他房子还能建筑,王琛不由动了想要买下来的念头,哪怕自己不去京城住,一样可以当做投资啊。

        反正哥们儿昨天赢得交完税后还有四亿多,买四合院这种稳赚不赔的投资为嘛不去做?

        只是不知道庞明会不会答应卖给自己。

        就在王琛思索的时候,张良又说下去道:“我不管你用什么途径弄到两千万,我只给你一句话,三天之内凑齐,让我填补上这个空缺。”

        庞明急的满头大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张先生,我求求你,求求你宽限一段日子,让我把房子卖了还你钱,行不行?”

        “你干什么?起来!”张良没好气道:“我还没死呢,你跪什么跪?而且就算我死了,也轮不到你来给我下跪。”

        噗。

        王琛被张良逗乐了,“张哥,你说话也太有意思了。”

        听到声音,庞明抬起头朝着王琛投来哀怨的神色,昨天要是和王琛斗气夺回萝拉.卢顿,他也不可能输的倾家荡产啊,如今他被张良骂的狗血淋头,还逼着还债,见到王琛还笑得很开心,别提多憋屈了。

        “小王,我真的不想说这混蛋。”张良摇着头道:“赌性那么重,不给点教训他,回头计算四合院卖了还得去奥门赌博,我得让他长长记性。”

        王琛算是听明白了,张良的出发点并不是想让庞明赔钱,人家父子俩加一起身价两百五十亿,三千万还真不放在眼里,但是张良这人心肠太好了,哪怕庞明任务失败,依旧想着约束一下,别待会输的不甘心再去奥门,真的输到一无所有,不过王琛对庞明没好印象,决定坑一把,“话不是这么说,人各有志,说不定庞先生有了钱像我昨晚那样,一把就打回来了呢?”

        张良对王琛肯定是一百万分好脸色,他乐呵道:“他?像你这样?他要有那个能耐,就不至于输的那么惨了,虽然昨晚你赢了那么多钱看上去有点像运气好,但是连着两次豹子都猜中准确点数,我觉得你是有真本事,比电影《赌神》里面的高进还要厉害,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有你这份本事啊?要真有,全球各地的赌场早关门了。”

        不知道是输了太多钱脑袋浆糊了,还是张良拿王琛和他对比不甘心,反正庞明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

        “我真没什么本事,运气好。”王琛继续坑庞明,“说实话,昨晚我是抱着输了也就三百万奥门币,赢了能有六亿的念头去赌,你看吧,昨晚二十多把出了两把豹子,要是有个六七千万奥门币砸下去,不说赢十二亿,只要蒙中一次,就什么都有了,你说是不是?”

        张良一想也是,笑呵呵道:“这道没错,不过需要点魄力,当然了,豹子也没那么容易开出来。”

        “我觉得概率还是挺高的。”王琛补充了一句,随后看向庞明,用略带怂恿的语气道:“其实庞先生昨晚赌的方式不太对,一直押大小,一赔一赌场还要抽水钱,怎么算都百分之一百输啊?要是他像我那样以小博大,每把扔个三百万筹码坚持买一个豹子,说不定今天和我一样赚了好几个亿呢。”

        这话说到庞明心坎上去了,一时间他也不觉得王琛有多讨厌了,忙点点头道:“是啊是啊。”

        还是啊是啊。

        这货真的输钱输的脑子秀逗了。

        豹子总共有六门,像昨晚二十五把样子出一把豹子概率已经很高了,实际上真正的概率是1/36,三十六把出一把豹子,而且你不知道会开哪个豹子,单买一门豹子的话,概率实际只有1/216,也就是说,三百万死押一门豹子,平均需要开216次骰子才能中一次赢六亿,再抽调5%水钱和20%税钱,到手大概只有四亿五千六百万奥门币。

        可是需要投注下去多少钱?

        三百万乘以二百十六,足足需要六千四白八十万!

        所以,不是运气逆天,或者像王琛这样使用超自然能力作弊,基本上都是亏本的。

        王琛先前只是偷换了概念,让人觉得死押一门豹子二三十把就能开出来一次,看上去必赚,实际上坑的一塌糊涂。

        “庞先生,你呢如今没有钱,又欠了张哥两千万,继续要还。”王琛露出了狐狸尾巴,“要不这样,你把你的四合院稍微便宜点卖给我,毕竟你挂到中介的话,一,需要时间,二,中介费要收成交价的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之间,行不行?”

        “你要我的房子?”庞明眼前一亮道。

        “有这个倾向,当然我的前提得了解下你那套四合院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王琛回答道。

        庞明还想着翻本,连忙道:“你问张先生,我那套房子他知道,要不是我当初傍了个有能耐的富婆都买不到,一亿五千万物超所值。”

        张良蹙眉道:“你真要卖房子?实在不行两千万我再宽限你一段日子,别卖房子了。”

        王琛都想翻白眼了,这个张哥还真是老好人,刚才口口声声说必须拿出两千万来,如今听到人家真要卖房子答应宽限一段日子,分明只是吓唬吓唬庞明,得,估计四合院没戏了。

        可是王琛低估了庞明想要翻本的决心,要是一开始张良这么说,或许他真的不会卖房子,继续去当男公关赚富婆们钱,凭庞明的本事和身材条件,一年之内差不多能还清,但是他刚才听到王琛分析押豹子“必赢”理论,再联想到昨晚输下去一亿不甘心,立刻道:“谢谢张先生,我咎由自取,欠你两千万会立刻还上,既然王先生愿意买我的房子,那我就卖给他了,反正还给你两千万后我还能落下一亿多,去哪里没好日子过啊?”

        张良又劝了句,“四合院升值潜力很大,真没必要……”

        “张先生您不用说了,我庞明不是小孩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昨晚是我不好,就该受点教训。”庞明露出大义凌然地表情,实际上心里想着翻本,言罢,他看向王琛,“王先生,你要是信得过,我先写一张欠条给你,然后你先帮我把两千万还给张先生,回头咱们回京城过户,你再把剩下的尾款结清,行不行?”

        王琛乐了,这货傻得可爱,“行吧,谁让我心肠软见不得人受苦受难,你写欠条吧,我待会就去银行转账给张哥。”

        “小庞,你……唉。”张良无奈地摇摇头。

        庞明拿纸和笔回来写欠条了。

        本来坑庞明没什么心理压力,毕竟这货昨天拼命踩呼自己,骂我是败类,这就算了,昨天为了讨好萝拉.卢顿,庞明还说要代表全体中国人道歉,实在太让人讨厌了。

        可是见到对方这副模样,王琛心肠软了一下,看着正在写欠条的庞明,道:“庞先生,这次我帮你归帮,你拿到钱千万不要再去奥门赌场赌了,那地方吃人不吐骨头的,一亿多够你享受下半辈子生活了,要有点志向,哪怕做点什么事业。”

        “我知道,我知道。”庞明敷衍道。

        得,哥们儿劝过了,不停也没办法。

        王琛没再多说什么,人各有志,不过总的来说,他还是比较高兴的,这次香港之行,不仅在赌场狠赚了一笔、初步完成了张良交给自己的任务,还购买到了升值空间巨大的京城二环以内四合院,王琛觉得没有白跑一趟,值了。

        ————

        因为萝拉.卢顿要飞去澳大利亚参加另外个红酒展览会,王琛的任务只能暂时性中断,等待一个月后前去法国再继续。

        当天下午他就和庞明告辞了张良坐飞机回静海。

        之所以不是直接去京城,其主要原因买房子需要户口本等等证件。

        虽说在京城买房需要很多条件,但是王琛觉得凭自己的人脉应该能搞定那些条件,比如说梅姐,王琛记得她前段时间说过要在京城待一个月,作为自己的干姐姐,买房子这种小事举手之劳帮个忙应该不成问题吧?

        而且,说不定还能主动撩一下呢。

        回家取了户口本等文件。

        第二天飞去了京城。

        大概下午三点二十样子在首都国际机场T2下来,王琛和庞明叫了出租车赶往后海。

        第一次来京城的王琛很新奇,坐在出租车里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他发现京城果然与众不同。

        嗯,空气非常不清新,路上也非常堵,哪怕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路上依旧堵得一塌糊涂。

        从机场到后海大概三十多公里的路,出租车整整开了一个多小时!

        后海附近,下车,钻进胡同里。

        一路上,王琛听到了很多原汁原味的京片子,比如说一五十多岁的大妈正站在一户窗口骂街,“说你一大老爷们儿家,大中午儿的就站在当院满嘴跑火车,半点儿不着调,我隔着窗户纸这都运一脑门子气了,您这是唱的哪出儿啊?对,没错,就说你呢!”

        被骂的六十来岁老头砰地一下关上窗子,没搭理那个大妈。

        庞明随口解释了句,“老秦背地里说人闲话,估计被听到了,时有的事,以后你住这里会经常听到。”

        拎着公文包的王琛笑道:“就算我买下来也不会经常住这里。”

        庞明就盼着快点拿到钱,“到我屋子了,咱们先进去。”

        来到一张贴着对联的红漆木门四合院前,庞明拿出钥匙开锁。

        门被打开。

        王琛朝里看去,和电视机里放的没啥两样,其格局为一个院子四面都有屋子,从四面将庭院合围在中间。

        庞明往里走,随口道:“我这是三进院四合院,总共二十五间房子,大小不等。”

        王琛也走了进去,点头道:“我记得你说过这屋子总共六百二十五平方。”

        “六百二十五平方是总共占地面积,四合院都这样计算面积。”庞明转身关上门,解释道:“实际上场地就占了一百多个平方了。”他指着前面说下去,“这里第一进院,是垂花门之前由倒座房所居的窄院,第二进院是厢房、正房、游廊组成,正房和厢房旁还可加耳房,第三进院为正房后的后罩房,在正房东侧耳房开一道门,连通第二和第三进院。”

        “嚯,房子还真多。”王琛道。

        庞明有点留恋似地看了一眼,感叹道:“房子不多不行啊,一般说来四合院老人住在北房,俗称上房,中间是大客厅,又叫做中堂间,要是古代人家有长子的话得住在东厢房,次子住在西厢房,佣人的话住倒座房,女儿住后院,互不影响,不过这都啥年代了,一般人想住哪就住哪。”

        王琛没想到一个房子还那么多花样,好好转悠了一圈。

        还别说,这间三进院的四合院真不错,虽然比不上他在北宋通州的豪宅,但是在现代社会已经很不错了,充满古典故乡的气息。

        虽然和自己古代的豪宅相比,王琛有点瞧不上四合院,但是呢,作为投资来说,肯定是不错的,毕竟张良都说了,庞明这件四合院升值空间巨大。

        两人来到中堂间坐下。

        庞明咂咂嘴道:“京城买房子的条件我和你说过了,外地户籍人士想要在这里买房子,得拿出连续满五年纳税证明或者连续五年社保证明,合法有效的暂住证等等,这些我事先都和你说过,得你自己解决,我没办法,要是替我找关系买这套房子的富婆还活着,我倒是可以使上点力,不过如今爱莫能助。”

        王琛自信满满道:“没问题,我有办法解决。”

        “成,连日奔波有点累,我先去东厢房眯一会,回头你要是饿了自己出去吃点,晚上的话,习惯就睡上房,不习惯就出去开房间。”庞明说着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离开了。

        王琛看得出来庞明对自己还多多少少有点意见,但那又怎么样呢?成王败寇,最终还是哥们儿笑到了最后。

        嗯,和自己装逼没意思,还是先把买房的问题解决掉。

        王琛摸出手机,没有贸然打电话给梅姐,生怕对方有什么事在忙,发了条微信过去:姐姐,在忙吗?

        梅姐回的挺快:不忙。

        王琛:我在京城,你要不要出来一起喝个茶?

        梅姐:走不出来,老头子训我呢。

        呃。

        你爹?

        上次去拙政别墅的时候,王琛隐约得知梅姐的爹是个非常牛逼的人物,也不知道是谁,但是自己得罪不起是一定的事情,本来不应该继续打扰下去,可是想到自己有事情求梅姐,王琛继续回信息: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梅姐:上回和你说过,这个月都跑不出来。

        王琛:。。。

        梅姐:弟弟,你有什么急事吗?

        王琛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回复:没事,就是想你了,想看看你,走不出来就算了,等下回有空再聚聚吧。

        梅姐发了个偷笑的表情:我也想你。

        又闲扯了几句,结束了对话。

        本来王琛倒是想在微信里把事情说一遍,可是梅姐都说走不出来了,再烦人家不太好,毕竟只是干姐姐,又不是亲姐姐。

        可是房子限购的问题怎么办啊?

        王琛有些发愁起来,自己已经扔了两千万给张良,要是不能把房子尽快买下来,谁知道回头升值了庞明会不会反悔?又或者遇到一个出价比自己更高的人,庞明转手卖了怎么办?

        请张良帮个忙?

        张良好像回尚海去了,找他帮忙有点不太现实啊。

        那么自己在京城还认识什么人?

        诶,对了,许德良许专家,差点忘了这位医界巨擘了!

        想到这,王琛发了个微信给许专家:许伯伯,您在上班吗?

        等了三五分钟没动静。

        估计对方在忙,王琛没辙了,琢磨是不是先去休息会,确实连日来奔波挺累的。

        就在他刚刚站起来的时候,叮咚,微信进来了。

        许德良:刚开完一个会出来,准备去医院报个到就回家了,你问这干嘛?该不会来京城了吧?

        王琛大喜,立刻发信息过去:嗯,在后海这边。

        许德良:巧了,我住在后海附近,要不今晚来我家吃饭吧?

        王琛忙问:成,好久没见您了,怪想念,您住哪个小区?

        许德良:滨海之窗,你等一个小时再出发,我大概五点半样子到家。

        王琛:好的。

        第一次上门不能空手而去,得带点东西。

        况且自己是有事求上门,王琛仔细考虑起来,自己带点什么东西过去呢?

        许专家不缺钱,这是肯定的事情。

        所以王琛直接否决了一般的东西,他琢磨送点有价值又不太贵的东西去,太贵的话许专家未必肯收。

        这么一说有了,自己空间里还有一块大概十来克的羊脂白玉吊坠,是上次石守信替自己交换东西得来的,因为这块羊脂白玉吊坠实在价值太低了,估计就十来万,上不了台面,王琛没有拿出来放自己的拍卖行拍卖,本来他都忘了有这么一个玩意,如今想到要去许德良家登门造访,这才回忆起来。

        嗨,十来万的玩意不值钱。

        王琛进神秘空间取了出来,然后找了找浴室,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衣裳,又磨磨蹭蹭了半响,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

        出门,打车。

        王琛和司机师傅说去滨海之窗的时候,出租车司机露出奇怪的目光,不过还是启动了。

        行驶了足足四十五分钟才到目的地。

        本来王琛没在意,以为真的距离非常远,可是下车后,他眼睛一看,来的时候从这里经过过,特么距离庞明的四合院没多远啊!

        ……

        经过门卫通报。

        按照许德良给的地址摸了过去。

        乘电梯上了十二楼。

        下来,来到左侧的房屋前按门铃。

        叮咚,叮咚。

        里面传来个妇女的声音,“来了儿。”

        然后还有一个声音尖锐像小孩子的声音复读机般响起,“来了儿。”

        门咔嚓打开,王琛瞅见一个三十来岁长相非常漂亮的女人身穿围裙站在门口,她的左腿旁边还站着个竖着两根“羊角”的小女孩。

        女人疑惑道:“您是?”

        小女孩重复道:“您是?”

        女人训斥道:“别吵儿。”

        “哦。”小女孩睁着大眼睛看王琛,不说话了。

        “这里是许德良许专家家吗?”王琛先是问了一句,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自我介绍道:“您好您好,我叫王琛,是许专家的朋友。”

        “噢,您就是小王儿,刚才老许儿和我说过了,进来坐吧。”女人朝里伸手道:“老许儿还没回来,您请稍等儿片刻。”

        呃。

        你不是许德良的儿媳妇或者女儿吗?怎么叫许专家老许?

        王琛被弄得有些迷糊,不过还是进去换了拖鞋,然后被女人邀请到客厅中间的沙发坐下。

        “您坐会,我锅里儿还烧着东西。”女人笑着道。

        王琛忙道:“您忙。”

        女人低头道:“佳佳,跟我进来儿。”

        “不要。”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奶声奶气拒绝,“我要看动画片儿。”

        女人犹豫了下,叮嘱道:“那您不准得罪小王儿哥哥,知道吗?”

        “好哒。”佳佳答应道。

        女人进了厨房。

        等到她一消失,佳佳立刻踩着鞋子跳到了沙发上,然后也不顾脏一屁股坐下来,伸手捧起茶几上没喝完的可口可乐美滋滋喝了一口,然后发出“嗬”地声音呼出一口气。

        王琛被她可爱的样子逗乐了,搭讪道:“你叫佳佳?”

        佳佳歪着脑袋看过来,学舌道:“你叫佳佳?”

        王琛觉得挺有趣,“我可不叫佳佳,叔叔叫王琛。”

        佳佳把可乐罐放茶几上,再次学舌道:“我可不叫佳佳,叔叔叫王琛。”

        王琛:“……”他满头黑线,“别学我说话呢。”

        “别学我说话呢。”佳佳又重复道。

        卧槽。

        你这熊孩子啊。

        王琛真的无奈了,索性不说话了。

        见到他不说话,佳佳开心地“咯咯咯”笑了起来,小家伙在沙发上乐不可支地打滚。

        大概十几分钟后许德良回来了,他和王琛寒暄了几句,然后抱着佳佳在膝盖下坐下,低头问道:“佳佳,叫人没有?”

        佳佳似乎挺怕许德良,顽皮的性格老实了不少,中规中矩回答道:“爸爸,我叫了。”

        爸爸?

        你叫许德良啥?

        王琛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沃日啊,要知道许德良和老沈是拜把子兄弟,沈霞都已经二十多岁了,许德良的女儿才四五岁?

        正当他有些错愕的时候,先前那个三十来岁长相貌美的女人端着一碗熬白菜出来了,她笑眯眯看向老许,“哟,老公您啥时候儿回来的?我都没注意儿。”

        “刚到家。”许德良回答了一句,然后拉着王琛介绍道:“这是我媳妇,你叫她陆婶就行。”

        王琛眼神有些呆滞看向女人,“陆婶。”

        陆婶笑呵呵道:“甭客气儿,吃饭吧,我菜都做好了。”

        许德良抱着佳佳拉王琛上饭桌。

        不多时,陆婶陆陆续续从里面端出来几盘子菜。

        除了一开始的熬白菜,还有炒黄瓜丁、干炸小黄鱼、炖羊蝎子、双椒炒牛肉以及据说是便宜坊买回来的烤鸭,另外还有几个素菜。

        总的来说,非常丰盛。

        毕竟他们就四个人,其中还有个小不点儿。

        吃饭期间许德良询问了几句王保国身体状况,又招呼王琛吃菜,热情不已。

        至于陆婶一直在喂佳佳,压根腾不出手,佳佳非常顽皮,吃着吃着有时候还会“逃走”,然后再被“抓”回来,乐此不疲。

        这不,佳佳又逃走了,陆婶一边骂着一边追到了房间里。

        桌子上只剩下两个人,许德良举起白酒杯,“小王,咱俩碰碰杯子。”

        “好咧,我干了,您随意。”王琛拿起酒杯碰了碰,一饮而尽。

        许德良也一口闷了,放下酒杯,主动给王琛斟酒,嘴里问道:“你来京城旅游吗?”

        先前一直不知道怎么把话题引进去,听到对方问起来,王琛忙道:“我来买房子。”

        “买房子?”许德良笑道:“你在这里缴满五年社保或者交了五年个税了?”

        王琛摇摇头道:“没有。”

        “那你想在京城买房子比较难。”许德良蹙眉道:“京城限购,不满足条件真买不下来。”

        王琛故意叹气道:“我就是为这件事烦恼啊。”

        许德良多精明一个人,听完后立刻道:“我帮你托托关系,应该不成问题。”

        王琛急忙道:“谢谢许伯伯。”

        “没事,上次你卖纯天然牛黄帮了我大忙,呵呵。”许德良笑着说道。

        不用说也明白了。

        对方的意思是在还自己人情呢。

        但是不论怎么说王琛都觉得自己欠对方人情,毕竟父亲生病的时候许德良没有收出诊费,甚至连手术费都没要,他当场没说什么。

        吃完饭。

        又坐下来聊了一个小时天样子。

        王琛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道:“许伯伯,陆婶,佳佳,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要不住这吧?”许德良客气道。

        打扰人家不好,王琛婉拒道:“不了,我朋友还等着我回去呢。”

        “也行,你把身份证信息留下来,明天早上我让人帮你把这件事办了。”许德良道。

        王琛把身份证信息留了下来,随后他从兜里掏出装羊脂玉坠的小盒子,笑着说道:“第一次上门没带什么好东西,送块小玉坠给你佳佳吧。”

        陆婶推辞道:“这哪儿好意思,不用,不用。”

        王琛打开盒子道:“真就一个小玉坠,不值钱。”

        许德良瞥了一眼,没太注意,看玉坠确实挺小,道:“老婆,收起来吧。”

        “嗳,谢谢小王了。”陆婶接过盒子。

        王琛没再说什么,告辞走了,他的心情不错,许德良这人比较稳重,既然答应自己帮忙,那么肯定是有点把握的,四合院总算能够到手了,虽然用了许德良的人情,但是人情这玩意不就是你来我往么,要是一只不用才会生疏呢。

        ……

        大清早。

        四合院里,王琛被手机吵醒,他挣扎着睁开眼睛,看见是许德良打来的,连忙接通。

        “你这个小王。”许德良上来第一句话就带着点责怪。

        王琛呃了一声,“许伯伯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上门就送一块羊脂白玉玉坠,搞得我多不好意思?”许德良道。

        就这事?

        王琛笑呵呵道:“可不是送给您的,我实在太喜欢佳佳,和咱俩交情没啥关系啊。”

        许德良没在这件事上纠结多久,道:“一会儿会有个叫老四的人联系你,你跟着他走就行。”

        “好,谢谢许伯伯。”王琛感谢道。

        许德良挂电话前说了句,“没事,晚上再来我家吃饭,别忘了。”

        “成。”

        挂断电话。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有个叫老四的人打电话过来,叫王琛带上身份证、户口本和叫上卖家一起,约在了社保局门口见面。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约在社保局门口,但王琛还是照做了,让庞明带上房产证之类跟自己出门。

        然后……然后王琛就知道为什么了。

        个子矮矮的老四,不知道托了什么关系,竟然让社保局给王琛补缴了五年的社保。

        随后效率飞快。

        去不动产登记中心登记房产过户,受理登记当天就办好了。

        要知道走正常程序的话需要三十个工作日啊。

        登记完之后,在老四的带领下,王琛和庞明又前去了房管局签订买卖合同,随后去了地税缴纳契税,最后又回到不动产登记中心完成了过户。

        整整一天时间,三个人都在奔波之中。

        庞明都被王琛的人脉吓呆了,他压根没想到王琛请来的老四这么牛逼,简直一路绿灯,一天时间把社保、房产过户等等都解决了,他暗地里好几次偷偷问老四到底什么身份。

        王琛哪里知道老四什么身份,人是许德良请来的,他含糊其辞了几句。

        于是这样,庞明愈发对王琛恭敬了起来,再也没有一开始在香港时候那种嚣张了。

        傍晚五点样子,房子的事情彻底解决。

        老四告辞了。

        王琛和老四互相留了一个联系方式,算是认识了。

        至于庞明,在钱汇入他账户里的时候,迫不及待收拾衣服、东西离开了,各种家具他都不要了,送给了王琛。

        王琛估计庞明又飞去奥门赌钱去了。

        不过和自己没关系,之前已经劝过,仁至义尽了。

        天蒙蒙黑了,王琛站在四合院里非常满意,虽然花了一亿四千五百万,听上去价格十分昂贵,但他还是十分兴奋,这可是京城的四合院,指不准明年值两个亿都有可能呢,这笔投资稳赚不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