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59章 赌神王琛(感谢yang1969万赏!)


        最困难的报批事情解决,剩下的工商、税务等信息变更,完全可以交给沈霞处理。

        工艺品店货源也补充完毕,至于北宋那边,王琛预计徐江等人还要一个礼拜样子才能回到通州,暂时性时间比较宽松。

        这天早上,他带着戴伟开超跑前去尚海和张良碰面。

        路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王琛在发信息:史密斯,帮我把工业方面所有的有关知识教材都收集一遍,尤其是基础知识方面,最好配备讲解的视频。

        史密斯:……老板,你在开玩笑吗?

        王琛:??

        史密斯:工业方面所有的知识怎么可能全都收集的过来,包含的方面太广了。

        王琛一想也是。

        他没有着急回复信息,而是仔细考虑了一番。

        自己想要在北宋发展电能,首先最重要的是建立一座大型发电站出来,是的,自己可以花钱从现代社会购买设备过去,但是北宋的科技相比较现代社会实在太落后,即便自己弄了那些设备过去,一样没人能够操作。

        从这方面看来,目前最需要的是电能方面知识。

        其实在现代社会培养一个电工花费的时间并不会太长,肯学的话,一年下来技术可以了。

        但在北宋肯定不行,因为古代人连一些符号、材料等方面都不了解,所以,想要在北宋培养一批电工的话,需要从最初级的知识开始教起来。

        大型发电站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建设起来的。

        电工却是必须的,这方面首当其冲,另外,为了避免很多麻烦,王琛觉得,与其自己瞎鼓捣,还不如从小学课程直接教起,先培养一批“小学生”,再培养一批“中学生”,然后在北宋开班工业方面有关的“技校”,慢慢摸索。

        确定完方向后,王琛打字过去:电工所有的知识都给我收集一遍,另外,帮我购买中国的小学课程,视频教程也需要。

        史密斯:好的,需要多少套小学课程?

        王琛:先来个一千套吧。

        史密斯:还需要其他什么吗?

        王琛:再给我收集点奶牛、肉鸡肉鸭肉猪等畜生的养殖方面知识,要齐全点,还有,抗生素方面的知识也帮我收集点,再给我各种常见疾病的药品都准备一千份,尤其是天花种痘方面的知识和接种疫苗,一定要准备齐全。

        史密斯:好的老板。

        古代人个子为什么比现代人要稍微矮一点?

        其主要原因是吃的方面,有些古代人连饭都吃不起,更别说长个子了,现代人不一样,顿顿有肉吃,营养丰富,对比一下九十年代和如今就知道了,在长茳三角洲流域,九十年代一米七五已经算得上高个子了,然而,如今一米七五最多只能算中等个子,就是因为吃得好了。

        既然静海变成了自己的“小王国”,以后有可能变成根据地,王琛自然要让民众们体格强壮。

        另外,在古代最常见的瘟疫是天花、黑死病和霍乱等等,而中国古代记载中很少有黑死病大规模爆发,真正的霍乱更是要到1817年才传入中国,所以在古代最有可能爆发的瘟疫是天花。

        解决天花问题,瘟疫的事情基本上不用太过担心。

        至于艾滋病这种恐怖的疾病在中国古代是没有的,毕竟那个时候没有傻叉去日黑猩猩。

        交代完事情。

        王琛闭目养神。

        大概三个多小时后,到了浦东机场,见着了张良,随行的还有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不多时,一行人登上了前往香港的飞机。

        刚开始王琛没注意,等到登机后,他才惊讶地发现和以往自己坐的飞机不一样,机舱里布置的跟家里似得,豪华沙发、餐桌、电视机等等应有尽有。

        ……

        机舱里。

        王琛错愕道:“私人飞机?”

        张良理所当然道:“有啥奇怪吗?”

        王琛:“……”

        好吧,这话从您嘴里说出来确实没啥奇怪。

        但是王琛却不由自主露出羡慕的神色,私人飞机啊,一架最起码要好几个亿呢,相比较之下,什么豪车座驾在私人飞机面前都弱爆了啊。

        坐在沙发上,王琛左看看右看看,有些新奇道:“张哥,您这架飞机买了多少钱?”

        “三亿多。”张良随口道。

        还真是奢侈啊。

        哥们儿现金加起来都没有三亿多呢。

        戴伟这时候笑呵呵插话道:“老板,你什么时候也买架湾流G550开开?”

        王琛一翻白眼,“没钱。”

        张良看着戴伟惊奇道:“你知道这架飞机是湾流G550?”

        戴伟很随意道:“美国湾流宇航公司两三年推出的飞机,我稍微了解点,据说湾流G550公务机是国际顶级远程喷气式公务机代表机型之一,航程能达到11686公里,最大巡航高度15545米,能搭载十八名乘客,要是顶尖富豪要出国谈生意,确实该配备这样顶尖的私人飞机,毕竟其优越的性能可以保证从京城直飞芝加哥、洛杉矶等美国西部城市和西欧、澳大利亚等等。”

        听上去真的性能很优越啊。

        王琛有点动心,虽然他不怎么出国,但是不妨碍他渴望自己有一架私人飞机啊,嗯,以后多赚点钱,一定给自己配一辆这种顶尖私人飞机。

        正想着呢,张良忽然道:“小王,这架飞机名义上是你的,明白吗?”

        王琛呃了一声,“我的?”

        “不是真的给你。”张良笑着解释道:“只是名义上,当然,要是回头萝拉.卢顿要求你用这架飞机送她回法国也可以。”

        王琛汗道:“您这是想把我包装的多牛逼呀?”

        张良哈哈大笑道:“最起码明面上比王校长还要厉害,身价上百亿,有四个私人博物馆,至于你香港的投资公司,回头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看在李则凯的面子上,随便投资点钱进去玩玩的。”

        得,本来是人家李则凯随便扔点钱进来玩玩的,如今要哥们儿吹牛逼反过来,还有什么四个私人博物馆之类,估摸张良也从别人手里借过来的。

        果不其然,张良道:“这四座私人博物馆我和你说说情况,你记牢了。”

        王琛道:“好。”

        随后张良把情况说了一遍。

        什么尚海壶具博物馆、京剧艺术博物馆、深镇青瓷博物馆和京城古陶博物馆,里面拥有多少件藏品张良都说的清清楚楚。

        听完后,王琛心里沉甸甸的。

        他从张良的话里能听出来对这件事的重视,又是名义上的私人飞机、又是名义上的四座私人博物馆,再加上接下来据说要在香港弄超级豪华跑车,光在自己身上就投资了不少钱了。

        越是这样,王琛感到压力越大。

        因为一旦接近萝拉.卢顿失败,恐怕张良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点责罚。

        算了,不管了,尽力而为吧。

        王琛也没把握一定能够完成这件任务。

        聊到最后,张良说道:“这一次你的任务是和萝拉.卢顿打好关系,以便下一次行动。”

        王琛眨眼道:“不是一次性攻克?”

        张良乐了,“要是你能一次性攻克我肯定高兴啊,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交女朋友还得先从认识开始呢,怎么可能刚碰面就上床,对吧?”

        比喻虽然粗鲁,但是道理确实如此。

        也是,不可能刚开始认识萝拉.卢顿就带自己回法国看狗首。

        正在思索,张良又接下去说道:“为了保证这次行动成功,我们总共派遣了两个人,你只是其中之一。”

        上回就听说过不止一个人办这件事,不过那次张良说的是五个人,估计还有另外两个人在接触其他卢顿家族的人,王琛点头道:“我知道了。”

        “所以你放轻松点,不用压力那么大。”张良宽慰了一句,“要是你失败了,还有一重保障。”

        看样子对哥们儿没信心。

        王琛也无所谓,反正就浪费电自己时间,又不要花钱,能成功获得大量好处最好,失败了也无所谓,算得上无本买卖吧。

        ……

        到了香港。

        已经是下午时分。

        张良先是让人给王琛开了一个价格昂贵的总统套房,随后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灰色的兰博尼基硬顶版毒药,据说这车全球只有四台,要是纯进口落地价会在九千万左右。

        九千万啊。

        一辆超级跑车。

        这得豪华到什么地步?反正王琛是震惊到了。

        酒店门口,他看着兰博基尼毒药,咽了咽口水道:“张……张哥,这车……这车……”

        张良忙道:“今晚你就开这车过去,不过我事先说好,开慢点,千万别弄坏了,我好不容易从奥门那边借过来,牌照是香港的,名义上也是你的车,还有,香港的驾驶证我给你弄了一张,你可能不太习惯右边驾驶,先练习练习,别晚上出什么疏漏。”

        王琛迫不及待道:“好的。”

        他接过车钥匙,开始练习驾驶。

        说真话,这车还没有他的保时捷911开起来舒服,主要是座位太矮了,加上驾驶座在右边,开起来有点累。

        练习了两三个小时。

        胡乱吃了一顿晚饭。

        大概在下午六点钟左右,王琛独自开着兰博基尼毒药上路前往目的地了,当然,他身后跟着一大群人,比如说戴伟、张良和一些张良带来的保镖们。

        ……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王琛开着兰博基尼毒药进来后,立刻吸引了无数目光,当他停完车,好几个美女都主动来搭讪,其中还有个金发碧眼的女老外。

        有任务在身的王琛没有搭理她们,而是直接上电梯,来到一号展览厅。

        展览厅里。

        这里非常大,大概有一万多个平方。

        王琛走进去的时候,看见已经聚集密密麻麻的人,恐怕不低于三千人,用人满为患来形容都不为过,也确实,在来之前,他听张良说过,这次红酒展览预计为期三天,总共五十场活动,总共会有一万七千名访客和一千三百名参展商,其中最著名的有大红虾联合组织的意大利葡萄酒品鉴、波尔多特级酒庄联合会等著名红酒制造商的品鉴会。

        而卢顿家族在波尔多或者法国葡萄酒业中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家族,旗下拥有多个酒庄和葡萄园。

        里面人很多,有一半是老外,黑人、白色和棕色人种都有,据他所知,这次承办展览会的是香港ICL国际酒业公司。

        穿过熙熙往往的人群,王琛目的性很强,直接来到了伯纳·康塔娜酒庄的展览台。

        周围围了很多人,其中一身红色长裙的萝拉.卢顿尤为瞩目,她笑吟吟地和众人聊着天。

        王琛凑过去,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以便自己能够想办法接触。

        “卢顿小姐,这是08年份的伯纳·康塔娜酒庄红酒吗?”

        “是的,口感如何?”

        “非常棒,不愧是法国波尔多顶级酒庄酿造出来的红酒。”

        几个老外和萝拉.卢顿扯着红酒方面的话题,他们似乎想泡妞的念头大过品鉴红酒。

        倒是围在这里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在工作人员带领下认真品酒,不时还窃窃私语。

        “这酒不错。”

        “是啊,非常上等的干红,口感酸涩、果香味浓郁,喝起来简直是种享受。”

        女工作人员见到王琛主动招呼道:“先生,要品鉴下我们伯纳·康塔娜酒庄的红酒吗?”

        王琛伸手道:“来一杯吧。”

        女工作人员立马递过来一杯。

        王琛接过,朝着萝拉.卢顿走过去,想要扯几句红酒方面的知识,吸引一下对方的注意力,然后深入了解下。

        “萝拉小姐您好。”王琛握着红酒杯上前用英语打招呼。

        未曾想,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萝拉.卢顿闻言皱了皱眉头,虽然回答的语气非常客气,但是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这位先生你好,请叫我卢顿小姐。”

        王琛晕了一下,难道自己称呼不对吗?

        他不知道,在称呼上欧美的风俗是:若熟悉的人、友好的人,在非正式场合可以用名字的第一名字称呼,或者把名和姓氏连起来称呼。要是在正式会议或者不认识的人交往的场合,表示礼貌得用尊称把姓连用,而不是直呼对方的名字,这样会显得非常不礼貌。

        所以王琛第一步就给萝拉.卢顿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听语气听得出来萝拉.卢顿有些不爽,不过为了完成任务,还是硬着头皮道:“好的,卢顿小姐。”

        萝拉.卢顿这才脸色稍微好看了点,她微微颔首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王琛学着电视机里晃了晃酒杯,尽量显得专业点,“我觉得贵酒庄的红酒非常完美,喝上去口感酸涩、果香味浓郁。”嗯,他刚才听别人说的,应该不会出什么错。

        谁知道还是出差了,萝拉.卢顿一脸无语道:“先生,您说的是干红口感,可是您酒杯里的红就是半干型。”

        王琛:“……”

        完了,今天任务要失败了。

        ————

        伯纳·康塔娜酒庄展览台。

        一群老外用幸灾乐祸地眼神看着王琛,他们都以为王琛想要泡萝拉.卢顿,结果被萝拉.卢顿毫不客气拆穿了。

        王琛非常无语,哥们儿哪懂什么红酒不红酒,算了,失败就失败吧,权当来香港旅游一趟。

        正当他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让人讨厌的男子声音响起。

        “不错,正宗的伯纳·康塔娜酒庄干红口感确实口感酸涩、果香味浓郁,但是半干型的红酒会带有较为明显的甜味,这位先生该不会是听见我刚才和别人聊干红的话拿过来在萝拉.卢顿小姐面前卖弄吧?”一个身高一米八五,二十七八岁,身穿银色燕尾服,长相非常帅气的中国男子手持红酒杯走过来。

        这句话非常不客气。

        好歹咱们都是中国人,有必要在老外面前踩呼我吗?

        王琛有点不爽,但是事实如此,他索性没有争辩。

        男子笑眯眯来到萝拉.卢顿面前,“尊敬地萝拉.卢顿小姐,我叫庞明,很高兴认识你。”

        萝拉.卢顿似乎对这个长相英俊有礼貌的男子很有好感,主动伸手道:“庞先生您好。”

        庞明伸出手握了握,恭维道:“能认识您这样美貌的女孩,是我的荣幸。”

        萝拉.卢顿笑脸相迎道:“您也非常英俊。”

        接触失败,硬留下来的话只会给对方留下更坏的印象,王琛决定撤了。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庞明踩呼自己上瘾了!

        只听见庞明道:“还请卢顿小姐多多担待我们国家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在这里,我代表中国人向您道歉,您知道的,每个国家都有一些败类,当然了,他肯定是看见卢顿小姐您实在太过美貌,所以才会想要卖弄红酒知识接近于您。”

        你特么,哥们儿招你惹你了?

        王琛心里非常不爽,这二货,为了紧接萝拉.卢顿疯狂踩哥们儿?连败类这种词都用出来了?傻叉吧?而且就你这货能代表咱们整个中国?再说了,就算我个人失礼了,需要以中国的名义去向一个外国人道歉吗?

        “咯咯。”萝拉.卢顿被庞明夸的十分高兴,她看都没看王琛一眼,“庞先生多虑了,我对中国的印象一直以来都非常好,况且,今晚我不还认识了您这样优秀的中国人吗?”

        两人视若无睹地聊起天了。

        虽然随后庞明和萝拉.卢顿都没有再说王琛哪里不好,可是他还是被庞明刚才踩呼自己接近萝拉.卢顿的话弄得有些不爽。

        算了。

        不可能在这样的公开场合打人,况且看庞明身强体壮的样子,哥们儿也未必打得过啊。

        王琛只好黑着脸转身离开了。

        ……

        刚走到外面。

        王琛看见了靠在墙边的张良,他无奈道:“张哥,我任务失败了。”

        “嗯,我知道。”张良没有因此生气,依旧笑着指指里面道:“庞明接触成功了。”

        啊?

        你说庞明这货是你们派去的另外个人啊?

        闻言,王琛也没那么生气了,对方任务在身,要是自己碰到这样的机会,估计也会和庞明差不多举动。

        张良笑呵呵道:“我没想到小庞挺有本事,哄得萝拉.卢顿团团转,行了,你是先回酒店还是陪我在这里玩会?”

        王琛本来想回去休息,可是他面皮有点薄,张良替准备了那么多前期工作,自己连接触都没接触到就任务失败了,他有些歉意,看着张良孤零零一个人在这里,他决定陪陪对方,于是道:“难得参加一次红酒展览,再玩会吧。”

        “正好陪我说说话,他们都在里面随时配合庞明行动呢。”张良道。

        王琛眨眼道:“配合庞明行动?怎么没人配合我?”

        张良略微有点尴尬道:“那啥小王,说出来你别生气,其实庞明才是今晚我们预定的主力军,你是我后来临时加进来的,所以环境配备有些简陋。”

        王琛差点吐血了,合着哥们儿是后备军?

        一想也是,虽然飞机啊、四个博物馆之类都可以借给自己用,但是都是名义上的,除了兰博尼基毒药和身上这套昂贵的礼物是实质性帮助外,其他一点支持力度都没有。

        好吧,这样我心里舒服多了。

        王琛不为自己任务失败感到内疚了。

        两个人站着聊了会天,期间又进去转了一圈,看见庞明和萝拉.卢顿聊得可欢乐了。

        王琛随手拍了几张照片放到朋友圈,他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得留念留念。

        刚刚把照片放上去,朋友圈立刻欢乐起来,同学啊、亲戚朋友们都在评论,各种惊叹他去了高大上的地方,王琛的虚荣心再一次满足。

        他和张良刚从里面出来,今晚的红酒展览快结束了。

        忽然,张良接到一个电话:“喂小庞啊……萝拉.卢顿要去奥门赌场玩?你让我给你准备点钱……要多少……三千万太多了吧……成吧,为了任务成功我给你弄三千万来,事先说好,不能全都输了,最多只能输一千万样子……嗯嗯,一会我让直升机送你和萝拉.卢顿去奥门,好好表现,争取把任务完成的漂亮点……OK,就这样,挂了啊。”

        之前张良就说过萝拉.卢顿很喜欢去赌场外,这没什么,有什么的是,王琛听到张良给庞明的配备非常无语,给哥们儿的硬性装备就一辆兰博基尼毒药,给庞明却准备了直升机,还允许输一千万,这待遇差距太大了吧?

        张良挂了电话后,半开玩笑邀请道:“要不要去奥门赌场赢点钱回家?”

        还没去过奥门赌场呢,王琛挺感兴趣,道:“行啊,过去玩玩。”

        “好,待会咱们坐船过去。”张良道。

        王琛汗了下,您给庞明配直升机,自己就坐船啊?

        ……

        坐船去了奥门。

        形成大约一个小时样子。

        王琛趁机又拍摄了不少照片。

        来到奥门后,张良拿着手机不知道和谁交流了一番,然后叫了辆出租车去葡京娱乐场。

        葡京娱乐场是奥门最具规模的博彩娱乐场所之一,王琛估计庞明和萝拉.卢顿过去玩了。

        王琛和张良进去后各自兑换了二十万奥元的筹码,差不多相当于RMB十七万吧。

        里面人非常多,各种喧嚣声不绝于耳。

        王琛闲逛了一圈,发现这里能赌的非常多,扑克、骰子、老虎机、百家乐等等,玩法非常多样,一眼看过去,赌桌有好几百张呢,每张赌桌前都围坐着不少人。

        “小王,你想玩什么自己玩,我得去盯着点庞明,别待会他头脑发热把三千万都输光了,这些钱可不是我私人出的。”站在老虎机旁边,张良随口说了句。

        王琛笑道:“你就不指望他赢啊?”

        张良一本正经道:“来赌场玩就别想着赢,赌场不会让你赢的。”

        王琛呃了一声,“你是说赌场会动手脚?”

        “不是,奥门赌场非常正规,据我所知不会动任何手脚。”张良道:“但是,来这里赌钱一定会输钱。”

        王琛不解道:“为什么?”

        张良解释道:“首先,赌场的氧气含量超过百分之三十,工作人员会定时通过通风口往里面打氧气,目的是提高客人的兴奋度,不知疲倦地待在赌场里玩,其次,这里没有镜子,人在赌博的时候会进行自我暗示,尤其是输的时候,会心生豪气孤注一掷的想法,赢的时候则是会膨胀,要是有镜子的话会看见真实的自己,疲倦面容、疯狂表情,都会打破赌徒心中的幻想,从而收手,另外,这里赌桌都设上限,这样一来会限制你赢钱,因为一旦不设上限,只要赌徒足够有钱,不停的推倍押筹码,总会有赢的时候。”

        随后他还解释了一些其他方面。

        王琛跟在张良后面走边听着,了解了赌场的一些必赢的“猫腻”,比如说散客大厅地毯厚实柔软、大厅室内香氛专门调配,会给人营造安心安全的氛围,提供免费的咖啡,能够让人提神兴奋地一直玩下去,玩法也偏向赌桌,比方说转盘大赢家,总共0-36一共三十七个数字,赔率是1:35,也就是说,赢了1元可以变成36元,看上去挺公道,但仔细一想就会发现不对劲,转盘上一共有三十七个数字,赢钱概率只有1/37,如此算来,玩家平均押注一百元就会损失2.7元。

        最关键一点,如果玩家不主动提出,那么赢钱后,散码一般会凑成整码,这样很容易越赌越大,输一把的话,可能之前赢的钱全都下去。

        了解赌场所谓的猫腻后,王琛无语了,怪不得说十赌九输,听这么一说,何止是十赌九输,分明是十赌十输。

        来到骰子赌桌前。

        王琛看见庞明和萝拉面前堆满了筹码,两人喜笑颜开下着注,很显然刚才赢了一些。

        王琛和张良坐了下来。

        庞明注意到了,对着张良点了点头,没看王琛。

        倒是萝拉.卢顿看到王琛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庞明道:“他怎么也在这?”

        庞明为了哄萝拉.卢顿开心又一次踩呼王琛,“或许是他倾心您的美貌,死皮赖脸跟了过来吧。”

        因为离得比较近,王琛听到了,侧头过去没好气道:“赌场你们开的?我来玩两把怎么还死皮赖脸了?”

        庞明道:“诶你……”

        张良面无表情打断道:“下注了,小王,下注。”

        王琛没再搭理庞明,而是看向赌桌,上面标准了各种赔率,比如说猜大小是一赔一,猜数字的话从一赔六到一赔六十不等,还有单骰、双骰、三骰,赔率都不怎么高,比较高的是猜豹子,任意豹子猜中的话一赔三十三,如果准确猜到豹子点数,比如说三个一、三个二这种,赔率高达一赔两百。

        第一次玩,王琛没下注太多,丢了五百块筹码押小,张良一样。

        倒是庞明押的很大,扔了一枚一百万的筹码下大,他还对着萝拉.卢顿道:“今天我手气好,你尽管跟着我下。”

        萝拉.卢顿用力点点头,也扔了五十万筹码下大。

        四周的赌徒们下什么的都有。

        “买大。”

        “刚才开四点,应该不会再开六十倍的数字了,我觉得最有可能开一赔六的四个数字,九、十、十一、十二我各下五百。”

        “有道理,我跟你一把。”

        一众赌徒们都下注了。

        不过王琛发现,猜大小的最多。

        荷官按动电子摇骰子的按钮,咕噜咕噜想了起来,不多时,数字开出来了,是一二三,加起来六点。

        一帮赌徒们唉声叹气。

        “妈的,又输了。”

        “怎么又开六点?有没有搞错。”

        王琛乐了,“张哥,咱们赢钱了啊。”

        张良笑得有点勉强,“嗯,赢了五百块。”

        王琛本来有点纳闷怎么赢钱了还不高兴,结果侧头一看,庞明整整输了一百万啊!

        萝拉.卢顿性格不错,输了五十万还在安慰庞明,“不可能没把都赢,下一把咱们继续。”

        “嗯。”庞明脸色不太好看。

        继续下注。

        这回王琛没有立刻投资,他觉得庞明运气用光了,想把对方当明灯反过来买。

        庞明看了看荷官,扔了一个两百万的筹码上去,“这回我继续买大,非要把刚才输下去的一百万赢回来。”

        “那我跟着你买一百万吧。”萝拉.卢顿道。

        先前庞明怼过自己,王琛故意嬉皮笑脸对着张良道:“张哥,他好像运气不太好,他买大咱们就继续买小,你看怎么样?”

        听到声音,庞明瞪了王琛一眼。

        王琛权当没看见,扔了五千块筹码上去。

        张良没说话,同样扔了五千块筹码。

        赌徒们又一次各下各的。

        荷官按下摇骰子的按钮,一会儿,数字出来了,223,加一起七点,又是小。

        王琛兴奋地耶了一声,“又赢钱了,有明灯就是好。”

        又输了两百万的庞明怒目而视,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萝拉.卢顿再次输下去一百万后,似乎对庞明失去了信心,随后下注没有跟着下。

        四五把过去。

        王琛一直跟着庞明反过来买,有输有赢,总的来说赢了五万样子。

        倒是庞明已经输下去五百万了!

        要不是这里投注额最大三百万,或许庞明会输的更多。

        又到了下注的时候。

        庞明输的满头大汗,他犹豫了一下,咬咬牙,扔出三百万筹码继续猜大,然后对着萝拉.卢顿道:“相信我,这一次一定会中,连开两把小了。”

        萝拉.卢顿有些吃不准,在迟疑。

        张良有点看不下去了,假装搭话道:“这位先生,您一下子下三百万,不怕输光乐吗?”

        庞明已经输红眼了,都听不出张良话里的警告,随口道:“三百万我还输得起。”

        王琛很自然地扔了两万块筹码押小。

        张良有些生气,似乎不准备下注了。

        荷官催促道:“快停止下注了,还有人下注吗?”

        “相信我,准没错。”庞明还在怂恿萝拉.卢顿。

        萝拉.卢顿或许是抹不开情面吧,微微颔首,道:“好。”扔了五十万筹码买大,刚才几把,她已经输了两百多万,很显然有点心疼钱,舍不得继续下了。

        咕噜咕噜,骰子摇了起来。

        结果出来,三个一,豹子通杀,全场除了有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买了三百任意豹子赢钱外,其他人都输钱了!

        庞明气得一拍桌子。

        输了两万块的王琛倒是无所谓,小钱,哥们儿不在乎。

        可惜了,没人猜到会开三个一豹子,不然买上一笔的话就发财了,王琛摇摇头,这种事谁想得到?没人买很正常,要是有人能够未卜先知……

        诶,慢着!

        哥们儿虽然不能未卜先知,但是能时间倒流啊!

        要知道三个一豹子赔率高达一赔两百,要是哥们儿桌面上二十五万筹码全部买三个一豹子的话,能赢五千万?

        王琛眼前一亮,哥们儿这两天都没用过“时光倒流”,今天能使用一次,赢个五千万回去?

        行,就这么办了!

        只是他有些可惜,昨天自己没用“时间倒流”浪费了,不然来赌桌上就发财了。

        算了,赌博不可能吃一辈子。

        赢多了说不定会被赌场盯上干掉。

        王琛决定赢个五千万就收手,于是,他打开虚拟屏幕,使用了“时间倒流”。

        眼前景色一晃。

        耳边再次传来荷官催促的声音,“快停止下注了,还有人下注吗?”

        然后王琛看见庞明再次怂恿萝拉.卢顿,“相信我,准没错。”

        我靠!

        真回来了!

        还来得及下注,哥们儿这次真的要发一笔横财了!

        因为之前扔了两万块筹码买小,实际上桌子上还有二十三万筹码,王琛非常直接,拿起来全部买三个一豹子,他还侧头对着萝拉.卢顿眨眼笑道:“卢顿小姐,跟我买三个一豹子吧,也许能赢不少钱哦。”

        庞明先前不是踩呼自己吗?

        如今机会来了,哥们儿要把萝拉.卢顿撬过来,让这二逼难堪!

        萝拉.卢顿还没说话,庞明嘲讽道:“三个一豹子?你想钱想疯了吧?”他对着旁边说下去,“卢顿小姐,不要相信他。”

        “嗯。”萝拉.卢顿对王琛印象不太好,和先前一样,还是扔了五十万筹码买大。

        其他赌徒们和他一个想法,都有些不以为然。

        “这小伙子。”

        “嘿,就像那位老板说的,想赢钱想疯了。”

        “要是真开出三个一豹子,我把这张赌桌吃了……嗯,吃了要赔钱的,还是不吃了。”

        反正没人相信王琛。

        张良已经被庞明气得没有继续买了。

        王琛邀请道:“张哥,跟我买点吧?”

        张良铁青着脸摆摆手道:“不玩了,不玩了。”也不知道他是不相信王琛,还是被庞明气得没有心情玩了。

        咕噜咕噜,荷官再次启动电子摇骰子。

        王琛心里有点紧张,奥门赌场里是不是像张良说的那样没有半点猫腻,会继续开三个一?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希望吧。

        ————

        摇晃的时间并不长。

        只持续了一小会儿时间。

        骰子渐渐停止晃动,一帮赌徒们捏紧拳头大声喊着各自要的数字。

        “大!大!”

        “小啊,开小!”

        “四点!再开个四点!让我赢个六十万!”

        喊什么的都有。

        不少人红着眼睛,额头冒着密密麻麻的汗水。

        王琛也盯着透明罩里面的骰子在看,他倒不是在乎二十五万筹码,即便输了也无所谓,不过二十一二万,他只是想验证下赌场有没有猫腻,会不会因为自己下注三个一赔率高操纵结果。

        要是不会的话,待会过了十二点哥们儿还能时间倒流一次,说不定能狠赢一笔,到时只要再开一次豹子,就不是四千六百万那么简单了,而是最高下注额三百万的一赔两百,能赢六个亿奥门币,折算成RMB的话足足五亿一千一百零三万呢!

        骰子渐渐停止转动,安静地躺在那边。

        所有人都看见了结果,现场一片哗然!

        “卧槽!”

        “真是三个一豹子?”

        “我的天啊!这个人下了足足二十三万筹码下去,一下子赢了四千六百万!?”

        “我靠,真的假的?”

        “真的是三个一?我眼睛没有花吧?”

        还有附近桌子的人听到声音都闻声赶来。

        “什么?有人赢了四千六百万?”

        “在哪在哪?我看看!”

        有人朝着桌子上看去,只见王琛押的二十三万筹码躺在三个一豹子那边,而透明罩里面的三个骰子正正好好三个一!

        见状,所有人都喧哗了。

        就连远处不明所以的一些赌徒都投来好奇的目光,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良面露错愕。

        庞明更是吃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至于萝拉.卢顿,她先是大吃一惊,随后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先前王琛让她跟着买三个一,庞明叫她不要相信,结果买了五十万大,她在想,要是五十万跟着王琛买三个一豹子的话,那得赢一个亿!

        一个亿啊!

        哪怕萝拉.卢顿家里不缺钱,在想到一个亿的时候,还是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但是她没有跟着买,虽然萝拉.卢顿清楚自己不跟着买的原因是对王琛没有好印象,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对庞明有怨恨,她甚至心理在想,刚才自己说不定就跟王琛买了呢?都怪这个该死的庞明!

        不过接受过良好教育的萝拉.卢顿没有把这话说出口,只是看向庞明的眼神有些冷。

        不清楚众人心理变化的王琛,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赢了四千六百万,哥们儿一把就赢了四千六百万啊!

        果然就像张良说的,葡京赌场这种世界顶尖大赌场为了声誉,没有暗地里做手脚,完全实打实的利用倾向赌场的规则在营业。

        必须作弊这种事哪怕做的再隐蔽都有可能被爆料出来,像葡京赌场一年收入几十亿美金,犯的着冒风险去作弊?

        没必要!

        而且真有人能够赢大量钱的话,赌场还会移动广告牌宣传,以便吸引更多新客。

        有人欢喜有人忧,荷官彻底愣住了,都忘了继续主持下去。

        王琛瞧过去道:“嘿,美女,赔付筹码给我啊。”

        “啊?哦哦。”荷官有点没反应过来,赌场一下子在她赌桌上输了四千六百万,她心情忐忑的不得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幸好这时里面走出来一大帮人,为首的是个四十多岁中年男子,身穿西装,他上前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是这间赌场的总经理,姓顾,他亲自给王琛拿来了四千三百七十万的筹码,因为要抽百分之五的水钱。

        顾经理还邀请道:“尊敬的先生,要不要去我们的VIP室玩?”

        VIP室玩什么王琛不知道,不过他知道玩骰子能赢钱,摆摆手道:“不用。”

        顾经理又道:“VIP室里设施更好,环境安静,而且玩的更爽哦。”

        王琛坚持道:“真不用,我在这里玩得很开心。”

        “好的,那祝先生您今晚愉悦。”顾经理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赌场里都有反作弊实时监控,刚才他在后台看过,王琛确实没有出老千,所以没再说什么。

        等到顾经理一走,马上有两个身材火爆穿着暴露的赌场女公关迎上来,她们给王琛端茶送水,直接贴了上来。

        “先生,我陪您一起玩呀。”

        “您需要什么和我说一声,我给您拿来。”

        本来嘛,美女谁都拒绝不了,但是想到要撬庞明的墙角,王琛随手丢了两个筹码给赌场女公关,然后婉拒了她们的服务。

        这时候张良才有空说话,他苦笑着对王琛伸出大拇指,“小王,你的运气还真好。”

        王琛笑哈哈故意用英语回答道:“刚才让你跟我买不跟,你看,我中了吧?”

        实际上这句话是说给萝拉.卢顿听的。

        果然,萝拉.卢顿听到后马上搭话道:“这位先生,我错过您的好意了,待会我跟您买。”说着,她也不和庞明坐一起了,站起身走到王琛旁边坐下。

        庞明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些愕然,他努力挽留萝拉.卢顿道:“卢顿小姐,他只是运气好一次而已。”

        本来跟着王琛买五十万能赢一个亿,萝拉.卢顿心里对庞明充满了怨气,压根不搭理对方,好像没听见一样,相反,看向王琛道:“我们这把买什么?”

        王琛道:“暂时性没想好,先看看吧。”

        “好的。”萝拉.卢顿点点头道。

        先前那个女荷官走了,换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荷官过来。

        赢了四千三百七十万后,王琛心情大好,没有着急下注,而是抽空看看虚拟屏幕,想看看十二点钟有没有过,让自己再赢一次。

        然而看过去后,他眨了眨眼睛。

        咦?

        怎么时间倒流还是白色?

        刚才不是试用了一次吗?难道十二点过了?

        有些不解的王琛盯着虚拟屏幕上时间观看,没有啊,才十一点三十二,不信邪的他抬起手看了看腕表,时间一致。

        嗯?

        难道时间倒流能够累积?

        也就是说今天不用,明天能够使用两次?

        好像是那样,之前王琛就一天之内使用过两次,其中一次虽然是充能获得的,但是也说明了一件事,时间倒流使用次数可以累积。

        哈,还能累积?

        王琛眼前一亮,要是这么一来的话,自己十天半个月不用,遇到重要的事情,能够一下子倒流十几分钟呢,比如说行军打仗,自己带的一队人马被人埋伏了,使用时光倒流回到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前,完全可以反过来剿灭埋伏自己的人啊。

        发了发了,这个功能简直逆天!

        得知时间倒流能够累积,王琛比刚才赢了四千三百七十万还要高兴呢。

        新荷官主持赌桌。

        这一把王琛没下,萝拉.卢顿也没下。

        倒是庞明彻底输红眼,再次扔了三百万下去。

        期间张良反复提醒了好多次,但是庞明就是不听。

        王琛估计庞明自身也有点钱,否则不会不管张良的命令。

        十一二把一晃而过。

        稳重起见,王琛下了五六把小注,没把不超过一万块筹码,他让萝拉.卢顿也少下点,说暂时性没有特别强烈的预感。

        或许是他刚才一把赢了四千多万的原因,萝拉.卢顿变得非常信任他。

        有输有赢。

        总的来说稍赚。

        萝拉.卢顿也跟在后面赢了五十万左右。

        至于庞明在五把之前已经彻底把面前的筹码输光,随后短暂性的离开了桌子,一开始王琛以为这货输光走了,没想到这把刚刚结束,庞明直接抱着上亿的筹码回来了。

        张良看见吓了一跳,但是表面上还得装作不认识庞明,“这位先生,你换这么多钱筹码不怕倾家荡产吗?”

        庞明两只眼睛血红,语气里有点疯狂道:“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刚才赌场邀请我去VIP室玩我都没去,一定要在这张桌子上把钱赢回来。”

        张良劝道:“赚点钱不容易,别了吧。”

        庞明不听,“我能赢回来的。”

        做梦吧你。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哥们儿是挂逼啊?

        王琛撇撇嘴,知道庞明这样下去绝逼输的精光,不过和自己没关系,而且他对庞明印象不太好,懒得和张良一起劝。

        新来的男荷官催促道:“还有要下注的吗?”

        王琛随手丢了两万块筹码买大。

        萝拉.卢顿抓着他的左手,问道:“我买多少?”

        王琛没有什么把握,“少买点。”

        “好。”萝拉.卢顿买了十万块钱大。

        至于庞明,涨红着脸道:“你买大我就买小。”

        嗯,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久了。

        两个人算是扛上了。

        越是这样,王琛越懒得和张良一起劝庞明。

        结果开出来,这把235,十点,小,因为豹子通杀,所以猜大小的话是4-10小,11-17点大。

        王琛和萝拉.卢顿很遗憾输钱了。

        然而庞明却像发疯了似得笑起来,“哈哈,我就说我能赢回来吧,你看,我刚刚兑换了一亿筹码回来就赚回三百万。”说着,他看向萝拉.卢顿,“卢顿小姐,你跟他买只有输钱,还是来跟我买吧。”

        萝拉.卢顿还是不搭理他,先前跟着庞明买她输了一千多万,又错过了跟着王琛买有可能赢“一个亿”的机会,自然对庞明没什么好脸色。

        下一把开始了。

        大概有二十多把没出豹子了。

        王琛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趁机买个赔率高点的倍数,比如说要是待会开出四点,自己就下注,六十倍赔率可以了。

        心里琢磨了好一会儿。

        荷官又一次催促起来。

        萝拉.卢顿输了一千多万,想要赢回来,比较着急,“王,这次买什么?”

        王琛本能道:“这把不买。”

        庞明来劲道:“输怕了不敢买了?我继续买三百万小。”

        张良都懒得劝庞明了,坐在那边显得非常不开心。

        荷官再次启动电子摇骰子的按钮。

        咕噜咕噜,一会儿骰子停了下来。

        一帮赌徒一看,都怒骂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

        “又是豹子通杀?”

        “这才过去二十多把又开豹子,你们赌场作弊的吧?”

        有些人输急了,各种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

        什么?

        又开豹子了?

        王琛大喜,连忙使用了时间倒流。

        回到一分钟前。

        耳边传来荷官的催促,随后和刚才一模一样,萝拉.卢顿问道:“王,这次买什么?”

        王琛拿出一个一百万筹码和一个两百万的筹码直接扔在了三个二豹子区域,豪气道:“买三个二豹子,我预感强烈,要出。”

        萝拉.卢顿胆魄挺足,也拿出一个一百万的筹码扔了过去,“好,我跟您买。”

        王琛看向张良,“张哥,也跟我买点吧?”

        “成吧。”好久没有下注的张良把桌子上二十五万筹码都扔了进去,“要是输了就不玩了。”

        一群赌徒们都骚动起来。

        “要不要跟他买?”

        “算了吧,他刚才也有输有赢,之前买中三个一豹子是运气好。”

        “我觉得可以跟一下,买个一千块试试。”

        有人跟,有人不跟。

        因为出豹子的概率实在太低了,一赔两百啊,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不跟,只有寥寥四五个人跟着买了点,除了王琛、萝拉.卢顿和张良押的数额比较大外,其他人加起来也不过才三千五百块筹码。

        庞明再次嘿了声,“还想以大博小?你以为每次运气都能那么好?我继续买三百万小。”

        投注结束。

        荷官启动电子摇骰子系统。

        咕噜咕噜,透过透明罩能看见,里面的骰子转动的非常急速,一会儿后,转动趋于平缓,渐渐地,骰子跳动的越来越慢。

        一众赌徒和先前一样,都在拼命喊着。

        “大!大!”

        “小!开小啊!”

        “千万不要豹子!不要豹子!”

        然而事与愿违,当骰子停下来后,三个二!

        又是豹子!

        哪怕利用时间倒流的王琛早知道结果,在看见再次开出三个二豹子的时候,他都忍不住狠狠地挥舞了下手臂,“耶!”

        萝拉.卢顿更是兴奋地尖叫起来,“Oh-My-God!Oh-My-God!”她下注了一百万筹码啊,足足能赢两个亿,哪怕抽调百分之五的水钱,还有一亿九千万呢,萝拉.卢顿实在太兴奋了,她双手勾住王琛的脖子,大声叫道:“王!你看!你看!我们中了!中了!”说着,她狠狠地在王琛嘴唇上亲了一下!

        王琛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觉得一股柔软的从嘴唇上传来,甚至,他还尝到了萝拉.卢顿唇膏淡淡的甜味。

        起先一直闷闷不乐的张良也高兴地蹦了起来,“小王!你又猜中了!又猜中了!神了!你简直神了!”

        四周的赌徒们再次哗然!

        “沃日!”

        “一下子赢六个亿!?”

        “哈哈,我跟着买了一千块,赚了二十万!赚了二十万啊!让你们跟着买不跟,哈哈!”

        “麻痹啊,我为什么没跟着买?”

        “这位先生今晚赢了六亿多了啊,葡京赌场今晚都替他打工了啊!”

        至于庞明,见状更是涨得满脸通红,他不敢相信,实在不敢相信王琛再一次买中高达一赔两百的豹子啊!

        别说是庞明了,男荷官都惊呆了!

        然后,赌场的高层们都被炸出来了,先前赢了四千多万的时候,只是顾经理出来,这一次不一样,几乎全员出动,连公司老板何赌王的四太太梁女士都亲自赶了过来!

        算上萝拉.卢顿和张良的钱,这一次葡京赌场要输八亿五千多万出去,哪怕能抽5%的水钱回来,同样差不多要赔八亿一千万样子啊!

        赢三五千万是赌场的移动广告牌,赢几个亿,老板再大也不能接受啊!

        梁女士亲自上前道:“这位先生,咱们能去贵宾室谈谈吗?”

        王琛看过去道:“行。”

        张良起身道:“我陪你一起去。”

        梁女士一开始没注意到张良,见状,她愣了一下,不过当场没说话,而是带着王琛、张良和萝拉.卢顿进了里面贵宾室。

        ……

        贵宾室里。

        赌场高层们都跟着进来了,足足十几个人。

        梁女士招呼王琛、张良和萝拉.卢顿坐下来。

        这边刚刚坐到沙发上,顾经理立刻跳出来发难,“这位先生,现在我们怀疑你使用作弊方式……”

        “闭嘴!”梁女士毫不犹豫打断,然后指着外面道:“你给我出去!”

        顾经理呃了一声,不明白什么意思,刚开始不是说好了冤枉王琛出老千,怎么老板态度大变?实际上他们都知道王琛没有出老千,因为实时监控里王琛什么事情都没做,但是一桌输了八亿多啊,谁接受得了?自然要冤枉王琛出老千,如今听到梁女士呵斥,顾经理有点没反应过来,站在那边不知所措。

        梁女士似乎看出来,用带着解释的口吻道:“这位是富丽集团联席董事长之子张良张先生,凭他的身价需要和人合伙作弊赢钱吗?”

        这时其他赌场高层才明白怎么回事,合着对方来头太大得罪不起,一个个全都不说话了,顾经理也识趣地道了声歉出去了。

        等到顾经理一走,梁女士再次道歉道:“张先生,对不起,手底下的人不懂事冤枉您了。”虽然输了好几个亿,但是她依旧露出笑容,颇为玩味地对着王琛半开玩笑说了句,“这位先生,您要不是和张先生一起,我还真怀疑您作弊了呢。”

        王琛听得明白,对方在警告自己,无非是说,要不是张良,自己别说赢了这么多钱拿不到,还会遭殃,他颇为无奈了,看来赌场的钱确实没那么好拿,先前还想着靠时间倒流多赢点钱,如今看来没戏了。

        谁知道张良慢悠悠道:“就算不和我一起来,我这小兄弟也不会作弊,他和李则凯合伙开公司,又和郑刚、杨龙、许少爷、刘炜是好朋友,梁女士,你确定他犯得着作弊?另外,我还听说他和梅姐关系非常好,梅姐是什么人不用我多说,你应该清楚吧?”

        闻言,梁女士大吃一惊,她很显然没想到王琛来头那么大,她脸色一变,急忙解释道:“呵呵,张先生说笑了,我看这位先生长得挺正派也不像是会作弊的人。”说着,她好奇地询问王琛,“先生尊姓大名?”

        王琛回答道:“王琛。”

        梁女士又探底道:“您和梅姐关系非常好?”

        王琛看得出来,对方碍于张良的能量没敢把自己怎么样,但是他吃不准事后会不会因为自己赢了一大笔钱报复,于是主动亮了亮招子,“她是我姐姐。”

        听到这话梁女士倒抽了一口凉气,态度立马变得非常恭敬起来,“今天是我们怠慢您了。”言罢,她朝旁边看过去,“迈克,替王先生、张先生和这位女士把筹码换成钱,交完税后汇入账户之中。”

        被称作迈克的中年男子见到老板都对王琛和张良这么客气,自然态度也好的不得了,他上前道:“还请您们提供下银行账号。”

        王琛和张良各自提供了银行账号,随即王琛又让萝拉.卢顿把银行账号报了过去。

        梁女士陪着他们聊了一会儿天。

        大概大半个小时后,迈克回来了,表示钱已经汇到了三人账户中。

        嗯,银行信息还没来,应该有延迟。

        张良起身道:“既然钱汇到账户之中我就不在这里逗留了,梁女士,有空一起吃个饭。”

        “好,好,您走好,我送送你们。”梁女士主动道。

        虽然银行信息还没来,但是王琛看张良放心离开,想来应该梁女士也不敢赖账,于是道了声别,带着萝拉.卢顿一起离开了这里。

        出去的时候,王琛看见庞明还在那边赌博,只是筹码已经少了很多,估计输得非常惨。

        ……

        赌场外面。

        梁女士和赌场高层们目送着王琛等人离开。

        这时,迈克苦笑道:“老板,咱们真的就这样赔八个多亿出去啊?”

        “不然呢?”梁女士回过头来眯着眼睛道:“光一个张良我们就得罪不起了,再加上一个梅姐的弟弟王琛,要是咱们赖账,你知道什么后果吗?”

        另一个六十来岁秃顶的胖子道:“张良我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背景,确实惹不起,可这个什么梅姐到底是谁,您为何说惹不起?”

        “唉,反正惹不起就对了。”梁女士摇摇头,“梅姐的身份太敏感,不说也罢,我只说一句,她比张良的身份还要恐怖,其他就不要多问了,知道了对你们没好处。”

        “是。”

        “知道了。”

        “没想到那个王先生来头这么大。”

        “唉,赔钱消灾吧,既然得罪不起,八亿就八亿吧。”

        一帮人无可奈何了。

        梁女士似乎想到了什么,吩咐道:“传我消息出去,以后要是这个王琛再出现在我们赌场里,立刻通知我,千万不要让他再玩下去了,不然再来几次这种情况,我们都帮他打工了。”

        赌场高层们都苦笑一声,可不是么,这个姓王的实在太诡异了,明明没有出老千,偏偏还赢了那么多钱。

        嗯,王琛还不知道他已经被葡京赌场“拉黑”了。

        不止是葡京赌场。

        王琛带人赢了葡京赌场八个多亿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奥门所有赌场,每一个赌场的高层都盯着王琛照片观看,然后下了死命令,一旦看见王琛,千万不能让其参与赌场的投注。

        一夜之间,王琛成为了奥门赌场闻风丧胆的“赌神”,所有赌场都在暗地里把他拉黑了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