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58章 鬼才(感谢羡慕嫉妒恨啊万赏!)


        下午。

        刚刚拿下大订单的王琛心情非常好,他把厂里管理层们都召集在一起开会,商量水泥厂扩建的事情。

        会议室。

        坐在会议桌正中央的王琛看着下面一群人,没有着急说扩建的事情,而是交代道:“今天险些发生事故,大家引以为鉴,以后每天下班后,机修工必须把所有机器设备都检查一遍,确定没有问题明天才能继续开工。”

        因为他们是小厂,没有成立工程设备部,所以机修狗归生产部管理,经理王勇立刻自我检讨道:“老板,这件事是我疏忽了,等开完会,我会把您的命令传达下去。”

        王琛瞥瞥他,敲敲桌子道:“不是把我的命令传达下去,而是要执行透彻,我不希望再发生类似的情况,如果有,你自己辞职吧。”

        王勇自知理亏,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说完设备安全方面的事情,王琛又闲扯了几句订单的事,最后回归到正题,看着众人道:“咱们厂里的真实产能只有年产量三十万吨左右,这点大家都知道。”

        “嗯。”

        “我们晓得。”

        “老板,产能跟不上咋办?”

        “是把活外包还是怎么样?我认识几个不错的作坊,生产水泥质量都有保证。”

        几个经理你一言我一句说了起来。

        王琛扬了扬手,让大家安静下来,这才道:“如今厂里每年订单量高达一百一十六万吨,我觉得扩建势在必行。”

        “老板,扩建得花不少钱呢。”财政部经理少妇李海霞仔细介绍道:“前阵子采购部刚刚采购了两个月生产量的原料,花了六百多万,如今财务账面上只剩下三百多万,马上又要发工资,又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咱们没钱扩建。”

        王琛笑呵呵道:“钱的事情我个人会解决,不用你们担心,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扩建需要去哪些部门申报?”

        沈霞接话道:“这个我知道,水泥厂扩建的话需要先到省发改委报批,报批下来后要去工商、税务变更信息,另外,还需要注意好几点。”她把所知的都说了出来。

        王琛听得很仔细。

        水泥厂想要扩建的话,首先得有生产许可证,他们厂里有,不用担心,其次,申报的产能规模必须是一百万吨以上,当然了,可以分成几期来建设,最后,占地面积、人员及机械的配备等等都有一定的要求,比如要环保啊之类的,污染大的设备不让用等等。

        说完,沈霞补充了一句,“要是审批下来,咱们可以去税务部门申请工业废渣利用方面的免税政策,能节省不少成本。”

        王琛蹙眉道:“后面那些容易办到,省发改委那边咱们不认识人,好像不太容易报批下来吧?毕竟国家对水泥这块管制的很严格。”

        “是很难。”综合办的美妇秦烟有点八卦道:“我听说如高那边有家中型水泥厂去报批扩建成大型水泥厂都被否决了,咱们实力还不如别人,很有可能也报批失败。”

        听到这话王琛沉思起来。

        发改委不同于其他政府部门,那是直接归国五院管辖的,哪怕自己认识云老能利用的上省里的关系也没用,因为发改委根本不属于省里管辖。

        想到这,他有点头疼。

        听秦烟的话,看样子自己水泥厂很有可能报批失败。

        可是发展又势在必行。

        是的,自己水泥生产不用担心,在北宋有生产基地,但是总要掩人耳目吧?

        年产量三十万吨勉强还能扯到五十万吨,但是你扯扯一百一十六万吨试试看,别说市里、省里要查,要是传出去,估计国家都会派人过来查,到时就不是交税不交税的问题了。

        找梅姐走走关系?

        找张良走走关系?

        这两条路子好像都有可能行得通。

        但是王琛最终还是否决了,第一,梅姐和自己说过,最近有事情去京城要忙一个月,现在去麻烦不太好,第二,张良方面还没做出点成绩就要人家帮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最终他觉得还得靠自己,这点王琛还是十分放心的,自己有的是本事,只需要做两件事就能解决目前的困境,第一件事是去报批,第二件……嗯,回来等消息。

        好吧,他确实没辙。

        正想着呢,会议室门被敲响了。

        谁呀?

        不知道在开会吗?

        王琛蹙眉朝着门外喊道:“进来。”

        门从外面推开,居然是门卫老扎,他笑容满面道:“老板,有人找您。”

        “谁找我?”王琛以为是客户,那哪怕再忙都得放下手头的事情去瞅瞅。

        老扎忙道:“对方说是新华日报的记者,具体我就不知道了。”

        啊?

        新华日报?

        王琛懵了,这可是省委直属事业单位媒体,准确说是机关报了,怎么会来厂里找自己?

        该不会厂里有什么污染被这群人盯上了吧?

        一想到这,王琛有点坐蜡了,要是厂里被机关报批评,回头真的抬不起头了,他顾不得继续开会,侧头道:“沈霞,你给他们继续开会,我出去一下。”

        “好。”沈霞答应下来。

        王琛起身离开。

        在门卫的带领下前去欢迎记者。

        ……

        会客室。

        王琛见到了新华日报的女记者和助理,毕竟是纸质媒体,不像是电视台采访需要摄影师等等。

        女记者二十五六岁,长得挺漂亮,波浪卷的黑发配上小巧精致的脸庞,让人悦目不已,助理是个三十多岁男子,皮肤很黑,一米七五样子。

        经过交流,王琛得知女记者姓成,看对方态度挺好,不太像来找茬的,只不过嘛,记者找茬一般都不会流露于表面,所以王琛没敢放松警惕。

        成记者没有立刻打开录音笔,而是道:“王总,占用您宝贵的一些时间,行吗?”

        都到这个时候了,肯定不能说不行啊,王琛嗯道:“好。”

        成记者打开录音笔,问道:“根据得到可靠消息,贵厂今天差点发生安全事故,是这样吗?”

        被问到这个问题王琛脸都绿了啊。

        卧槽,事情都解决了,还有记者上门?

        得,这次厂里名声要臭了。

        正不知道怎么回答,成记者又接下去说道:“而且我听说您是冒着丢失每个月三万吨订单的风险,去解决了这起有可能发生的安全事故,是这样吗?”

        诶,听着不太像找茬啊,王琛没太弄明白,含糊道:“差不多吧。”

        成记者笑眯眯道:“能把当时的情况说一遍吗?”

        王琛无奈,只好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遍,稍微修饰了下。

        听完后,成记者一脸佩服道:“先前我采访斯建沈经理的时候,对方也是这样说,王总,那么我想询问,是什么让您冒着大额订单丢失的风险去做这件事?”

        王琛眨眨眼,道:“我和沈经理说过,企业最大的财富是员工,他们来我厂里上班,我肯定要让他们平平安安回去,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是人命只有一条,所以当时哪怕只是有一万分之一的可能发生安全事故,我都会竭力阻止。”

        成记者动容道:“这世道像您这样有良心、品格高尚的老板已经不多了。”

        男助理也是一脸钦佩道:“是啊,王总,您实在太棒了。”

        又采访了几句。

        随后,王琛带着成记者他们去生料车间现场看了看,成记者顺带着采访了丁惠珍和其他目睹上午情况的工人们。

        最后,王琛塞了个大红包过去,亲自把人送到门口。

        看样子不像是来找茬的,相反,有点像好事。

        王琛不是第一次被媒体报道了,比如说上回陆丰嘴里的“傻比自己砍自己测试防弹衣”,嗯,那个比较尴尬。

        这一次不一样,听成记者的意思,有可能会对王琛进行正面报道,另外,市电视台和新华日报也不是一个等级的,一个只是普通民生新闻,另一个则是机关报,分量重的多了。

        ……

        第二天,出门准备去发改委报批扩建水泥厂。

        刚刚开着超级跑车和戴伟出门,看见有个早餐摊,王琛下车去买饭团吃,瞧见旁边有个报刊亭,他心中一动,走过去问道:“新华日报来了吗?多少钱?”

        “来了,一块五。”老板机械化道。

        王琛眨眼道:“不是一块吗?”

        老板翻白眼道:“你说的是几年前价格了,要不要?不要别挡着,住云起苑、开保时捷超级跑车的大老板连五毛钱都抠啊?这世道果然越有钱越抠门。”

        老板这话说的没错,越是穷的叮当响的人越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相反,不少有钱人都很低调,有些身价几十上百亿的大老板,甚至为了不上“杀猪榜”各种隐瞒资产,王琛没计较,微信扫码付了一块五毛钱。

        回到跑车上,让戴伟开车。

        自己坐在副驾驶座上把报纸翻开,终于眼睛一闪,在第二版中间位置看见了自己的大名在文章中,上面还配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尤其这个标题特别吸引人——《茳苏省年度最具良心企业家》!

        内容:企业最大的财富是什么?源源不断的订单?亦或是各种价格昂贵的机械设备?

        在这里,静海安泰水泥厂老板王琛给了我们一个答案——员工才是企业最大的财富。

        然后下面是一连串事情经过介绍。

        最后是一段总结:像王琛这种高品格、高风尚充满人格魅力的企业家已经不多见,希望有关部门广大党员和干部职工能够对其这种事迹多加表彰,以王琛精神发展我省企业,努力做好人道主义工作,落实企业生产安全责任,为我省企业进步与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评价真高啊,王琛被夸的心都飘了起来了。

        ————

        省发改委在楠京。

        距离有点远,哪怕上了高速,从静海赶过去都行驶了四个小时样子。

        等到的时候,已经十点半。

        王琛生怕里面的人中午休息,带着戴伟匆匆跑了进去。

        前台咨询工作人员是两个女的,都三十多岁。

        王琛上前道:“您好。”

        “您好。”其中一名短发咨询人员抬起头,“有什么事……诶,你是不是今天早上新华日报二版那个安泰水泥厂老板王琛?”

        戴伟乐呵道:“老板,你的事情都传到发改委来了?”

        王琛笑了笑,道:“对,是我。”

        另一个长头发的女咨询人员闻言也抬起头,咯咯笑道:“瞧了,我们刚才还在聊您呢,没想到真人跑咱们面前来了,这可是新华日报啊,咱们省里的机关报,你知道什么分量的吧?一般人可没这个待遇!”

        短发女咨询人员接着说下去,高度评价道:“王总,早上我看到新闻的是仔细琢磨了遍,如今社会啊,像您这么有良心的老板真的不多见喽。”

        王琛赶忙谦虚道:“言重了言重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记者朋友文采好,把我写的突出了。”

        短发女咨询道:“您来咱们发改委是不是有什么事?”

        正事要紧,王琛把前来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我该去哪个部门报批?”

        两个女咨询刚想说话,里面笑呵呵传来几个声音。

        “主任,难得上午就把事情做好了,下午还有啥吩咐?”

        “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完呢?尤其是年底了,你们工业处尽快把综合分析、协调工业发展等报告做起来,别偷懒啊。”

        “好的主任。”

        随后,四五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为首的男子五十多岁,似乎被众人称之为主任,他倒没有什么不怒自威的神色,相反,看上去十分和善。

        两个女咨询人员连忙打招呼。

        “主任。”

        “主任。”

        四五个人都朝着他们看过来,主任点点头,看了看王琛,询问道:“他们来办事的?”

        “这位安泰水泥厂的王总来报批水泥厂扩建。”短发女咨询员回答道。

        “哦,水泥厂扩建报批。”主任随口应了一声,随即道:“那是……诶,安泰水泥厂?好耳熟啊。”

        另外个四十多岁男子插话道:“今天新华日报二版那个?”

        “哦,对,我想起来了。”主任朝着认真地看过去,半响后笑道:“还真是他。”

        王琛没有发愣,主动打招呼道:“主任好。”

        主任本来似乎要出去,听到打招呼转而朝着他们走来,来到王琛旁边伸出手拍拍肩膀道:“小伙子年纪轻轻思想觉悟不错,继续保持。”

        王琛受宠若惊道:“谢谢主任。”

        “嗯,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趟,小廖,你带他上去报批。”

        短发女咨询员道:“好的。”

        主任带着人走了。

        王琛眨眨眼,啥时候报批还有这么好的待遇,让人带上去?

        尽管想不通,但是有人带过去省的再摸地方,他还是挺高兴的。

        更让王琛没想到的是。

        原本在自己想来报批十分困难的事情,竟然出乎意料顺利。

        各部门半点都没为难,能批的当场就批了,不能当场批的需要派人员去考察,立刻就派人跟着王琛去考察。

        这下子弄得王琛整个人都迷糊了。

        这可是发改委啊,而且哥们儿报批的是水泥厂扩建项目,怎么这么容易?

        ……

        安泰水泥厂,下午四点样子。

        发改委审核考察的人员离开了。

        王琛这才得空去行政楼见到管理层们。

        综合办经理秦烟第一个迎了上来,笑得露出小虎牙道:“老板您来的正好,我们刚才还在说新华日报上的新闻呢,您看了吗?”

        王琛笑笑,“早上就看了。”

        秦烟咯咯笑道:“大家之前还聊着呢,您可是咱们省里少有能登上新华日报的企业家。”她替王琛高兴,“这可是新华日报啊,影响力十分大,以后咱们单位有什么政策上需要审批的事情,人家会看在您上过新华日报的份上变得容易很多。”

        财务经理李海霞也看过来,有些兴奋道:“是呀是呀,您看刚才发改委审核考察人员对咱们王琛多客气,多亏了这份新华日报,我估计咱们的报批有戏了!”

        被她俩这么一说,王琛反应过来了。

        难道今天去发改委报批那么容易是新华日报的功劳?

        还真有可能,否则的话,像水泥厂这种属于管制的企业项目,想要扩建报批十分困难,各种疏通关系才有可能,王琛深知其中的难度。

        别说安泰水泥厂是小厂,哪怕是中等水泥厂,要是有点不符合规定,回头被取缔都有可能,更别说扩建了。

        这不是说着玩的。

        最近几年国家一直在取缔小型水泥厂,不少中型水泥厂都遭了秧。

        王琛先前也担心过自己的水泥厂会遭到政策上打击,所以趁着订单大增的时候,想要去试试看能不能报批扩建成功,因为大型水泥厂被取缔的概率非常低,当然,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他根本没想到自己能够一下子报批成功,甚至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花点钱疏通关系啊,找人脉打招呼啊。

        然而没想到的是,上了一次机关报就解决了自己的难题!

        回到办公室里。

        王琛收拾收拾准备下班了。

        这时候,座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没看来电显示,王琛随手接通,道:“喂,你好,这里是安泰水泥厂总经理办公室。”

        “是王琛王总吧?”对面传来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我是,您是?”王琛询问道。

        “哦,我这里是发改委的。”中年男子回答道。

        哎哟。

        发改委的人得伺候好。

        王琛语气客气了很多,“您好您好,有什么事吗?”

        中年男子道:“是这样,你上午来咱们这里报批水泥厂扩建,我们收到了审核考察人员传回来的传真,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审批已经通过了,想问问你,批文是自己过来拿,还是我给你邮寄过来?”

        “麻烦您给我邮寄过来,谢谢了。”王琛补充了一句,“邮费我加您微信给您,成吗?”

        中年男子似乎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好,那咱们就加个微信。”随即他把自己微信号码报了过来。

        王琛主动添加了对方,然后转了五十块钱过去,当做邮费,五十块的话,哪怕发顺丰都够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退了二十七块钱回来,并且打了一行字:发顺丰二十三,你可别贿赂我啊。

        王琛有些哭笑不得,二十几块钱也叫贿赂吗?不过对方挺有趣,他同样回了一句:可不敢可不敢,回头有机会去楠京的话请您吃饭,吃饭不算贿赂吧?

        中年男子:你请客你付钱算,我请客你付钱不算。

        得,又调皮了一句。

        王琛对这个中年男子印象不错,和对方随便聊了几句,结束对话。

        正想要收起手机,王琛鬼使神差地点开了对方朋友圈翻了翻,上面都没看见什么,大概翻了十几条,正当准备关掉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一张全家福照片,似乎是庆生的留念。

        咦?

        一家五口中间的男子有点眼熟啊。

        王琛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见过,随即脑门一拍,可不就是上午在发改委见到过主任旁边的那个中年人么。

        哥们儿无意间还加了个当官的?

        王琛乐呵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是多大的官,但是能走在主任旁边,想来也不是什么小人物。

        对方是发改委的人。

        以后或许有很多事情会求得到。

        王琛琢磨了起来,如今两人加了微信,算是认识了,回头得找机会巴结巴结。

        ……

        下班了。

        坐在沈霞宝马MINI的副驾驶座上。

        王琛懒洋洋地打着哈欠,有点困了,不过还不能睡,今晚等沈霞睡着后得回北宋通州一趟,手珠量已经跟不上,必须尽快取了拿回现代,不能耽误工艺品店的生意啊。

        行驶途中。

        开着车的沈霞忽然冒出来一句,“你知道我刚才在藤讯新闻上看到什么了吗?”

        在琢磨事情的王琛没多想,随口道:“什么?”

        沈霞嘻嘻笑了下,“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

        王琛掏出手机,打开手机藤讯网翻了翻,结果被雷翻了!

        《感动!静海一水泥厂老板舍身救员工,躺在医院昏迷不醒!》

        他点开新闻一看,里面部分内容是抄了新华日报的,然后更多的是胡编乱造,什么铁矿石从碎石机里崩飞出来,情急之下王琛推开工人,自己脑门被砸的开花,如今躺在医院里。

        上面还有一张自己的照片。

        王琛都要吐血了,你妹啊,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这是哪个小编这么无良?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条新闻点击十几万,回复多达五百多条!

        “这老板太让人感动了!”

        “是啊,舍身救员工,好人啊!”

        “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我莫名感慨,这世界到底还是好人多。”

        “好人多?兄弟你想多了,像这篇新闻上这样的老板世界上太少了,我们厂里货架子砸下来砸死了一个工人,老板不想赔钱,各种诬陷是工人自己操作失误,嗯,这个王总真的难得。”

        有称赞,当然也有一小撮什么事情都黑的黑子。

        “绝逼是在作秀。”

        “肯定是的啊,哈哈,这人没想到作秀失败进了医院昏迷不醒吧?活该!”

        网络上有一群黑子就是这样,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攻击,王琛深知这个道理,于是登入了自己的QQ账号发表评论了,他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心态比较好,人比较淡定平和,看见别人乱喷也就微微一笑,很有大企业家的气度,他风范十足写下一行字:……我顶你个二舅老爷个肺啊!还作秀?你们丫的有点良知吗?啊?像王总这样品格超凡的良心企业家你们居然还喷?你们是人吗?畜生!简直就是畜生!“

        没想到被回复的人正好在线,刚一刷新,王琛看见了那人的回复:“诶,你怎么骂人?

        有人怼这名网友道:“这位一枝红杏出墙来的网友说得不错,人家舍身救员工还喷?”

        另一个网友同样怼道:“就是,我祝愿你们碰到类似事情没人相救,到时看看你们什么心态!”

        “对啊,这位王总可是救下了活生生一条性命啊,拿生命去拼的,如今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谁作秀拼命到这个地步?你给我去试试?”

        在王琛这个大喷子的带领下,几个说风凉话的混蛋立刻被喷的上了热门评论,被人各种鞭尸,惨的不能再惨了。

        看见大家热情响应,王琛忽然响起了老子的一句千古名言——该出手时就出手。

        有人肯定会说,这句话不是老子说的啊。

        要是有人这样问,王琛一定会告诉他,怎么不是了?就是老子我说的啊!

        ————

        夜晚。

        准备使用定位传送返回宋朝的王琛趁着沈霞睡着了,躲在卫生间里打开虚拟屏幕。

        然而,虚拟屏幕打开的时候,他露出错愕地表情。

        26350能量值竟然充满了?

        不能啊!

        哥们儿才回到现代社会一两天时间,按照自然增长和员工提供的能量值相加,有几百点就已经非常好了,怎么还一下子两万六千多能量值都充满了?

        王琛感到有些惊奇。

        随即一想,该不会是上了新华日报的原因吧?

        不对,新华日报虽然性质特殊,但是销售量并不是非常牛逼,大多数都是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订购观看,应该不能提供两万六千多能量值。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了。

        绝逼是藤讯新闻那条雷人滚滚的新闻造成的。

        王琛哭笑不得起来,你妹啊,假新闻都能给哥们儿获得大量能量值,这都什么理啊?

        算了,先返回北宋再说。

        王琛想了想,没舍得浪费能量,索性跑出去拍了拍沈霞,说自己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

        沈霞本来要陪他出去,被拒绝了。

        王琛自己开着车来到濠河边上。

        好久没来这里传送了。

        看了看四周环境,王琛使用了正常传送。

        ……

        回到北宋,通州城内。

        王琛看见能量最大值再次增长,变成了31907,这次又增长了五千多点。

        嗯,主要空间没有完全塞满。

        不然的话应该能增长六千多点。

        一直使用神秘空间穿越的王琛已经摸出点规律,塞满空间传送,每次能够增长大约能量最大值四分之一的额度。

        天黑蒙蒙一片。

        大概北宋时间晚上七点样子。

        王琛慢悠悠晃荡回了自己的古代豪宅。

        门口,看门的家丁看见他错愕道:“东家,您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徐队长他们呢?”

        王琛眨眼地胡乱编了一个解释,“他们走得慢,我比较心急,一个人快马加鞭先赶了回来。”

        按照日子上来算,距离离开汴京已经过去五六天时间,要是全力骑马赶路日行两百五十里,时间上对的上。

        当然,这个时间对的上是指绝大多数人,冷艳那边对不上,毕竟她陪自己去了蒙阴,如今隔了大概两三天时间就出现在通州,按照古代的交通工具来说,除非六百里加急快马加鞭,否则压根不可能做到。

        但那又怎么样呢?

        除了自己,谁会和冷艳那个冰块去聊天?

        朝里走。

        刚准备去找钱三等木匠长工,王琛在院子里看见了正在劈柴的王大郎。

        王琛蹙眉道:“大郎,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劈柴?”

        王大郎抬起头,惊喜道:“王总,您回来了?”随即他憨厚地笑了笑,“柴房那边没木材了,我怕明早娘没木柴生火造反,趁着晚间有空就劈一点出来。”

        王琛无语道:“其他家丁呢?这种事干嘛要你亲自做?”

        “除了留守的三五个家丁,其他都被爹爹带去起作场的房子了,现在还没回来呢。”王大郎回答道。

        呃。

        王云仓挺巴结啊,居然替自己省几个人工钱。

        不由得,王琛心里感到暖暖的,王云仓一家人对自己没话说,不仅忠心耿耿,还各种为自己着想。

        别人对自己好,自己肯定也不能对别人差。

        王琛吩咐道:“你不要劈柴了,明天早餐出去买回来,另外,你明天去牙庄,再招些家丁回来。”言罢,他询问了一句,“钱三他们在哪?”

        “哦,你说木匠啊,他们也跟爹爹去起房子了。”王大郎站起身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恭敬道:“王总,您有什么事吗?要是急的话,我这就出城把爹爹喊回来。”

        “也不是什么急事,就是想知道钱三他们替我做的佛珠、木雕和桌椅在哪。”王琛问道。

        王大郎笑呵呵道:“这个好像是账房先生萧先生管,自从萧先生来了后,咱们府里的大大小小账务方面事情,他都处理的井井有序,半点疏漏都没有呢。”

        萧先生?

        应该就是萧峰的亲哥哥了。

        当初还是自己写信回来让萧峰的哥哥过来当账房,目的就是把武艺高强的萧峰留下来,并未想过萧峰的哥哥有什么能耐,如今听王大郎这么一说,萧峰的哥哥好像还是个人才?

        王琛决定去试探试探这位萧先生,看看到底是人才,还是普通的账房先生,他让王大郎带自己去萧先生住的厢房。

        ……

        门口。

        还未扣门,听到里面传来“咳咳咳”的声音。

        听说过萧先生身体不好,王琛主动敲门,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里面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是王总管吗?来了。”

        紧接着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传来。

        王琛故意没说话,等候着对方开门。

        不多时,门被打开,里面出现一个二十七八岁面色苍白的青年男子,他披着一件白色的外衣,里面穿着内襟,看样子刚刚睡下。

        王琛打量着这个萧先生,发现其个子很高,大概得有一米八五样子,比萧峰稍微矮点,看来家族基因很强大。

        萧先生不认识王琛,他怔了怔,看向王大郎,“这位是?”

        王琛笑吟吟主动介绍自己道:“我叫王琛。”

        “哎哟,是东家呀?”萧先生连忙伸手道:“快快里面请坐。”

        王琛点点头,让王大郎先行回去休息,自己进了萧先生的房间里。

        萧先生随手把门关上,提了水壶倒了一杯子茶递了过来,有些歉意道:“水有点凉了,还请东家勿怪。”

        “我听萧峰说你身体不太好,喝凉水不好。”王琛接过水杯,关心道:“回头我给你弄个能保持热水温度的东西过来。”

        “谢谢东家。”萧先生站在那边有点拘束。

        王琛拍拍旁边的椅子,“坐,坐下来说。”

        萧先生坐了半个屁股,朝着王琛看过去。

        “萧先生,还不知你大名?”王琛主动搭话道。

        萧先生恭敬道:“在下叫做萧剑化。”

        肖建华?

        诶,不是,他姓萧。

        估计是名字发音非常相似吧。

        王琛没纠结这方面的问题,而是主动试探道:“听闻你在账房方面很有才能,精通算术?”

        “略懂皮毛。”萧剑化谦虚道。

        “不要谦虚,咱们府里不实行谦虚,这样吧,我考考你,要是你回答的上来我的问题,回头我再给你加五贯钱每个月例钱,如何?”王琛想试试对方本事。

        “东家想考我尽管考,加不加例钱无所谓,我一病秧子,能在府中做事已经很感激。”萧剑化说话很有水平,拍马屁也拍的不着痕迹,露出感叹的神色,“多亏了东家您心慈人善。”

        会说话。

        我喜欢。

        王琛没有接话,而是道:“我出题了,你挺好。”

        萧剑化侧耳,表示出足够的尊敬。

        王琛随口把石守信考过自己的古代数学难题拿了过来,“鸡公每只五钱,鸡母三钱,雏鸡每三只一钱,现用一百文去买一百只鸡,请问鸡公、鸡母和雏鸡各几只?”

        这个问题在古代非常难。

        上回薛居正、沈义伦等大佬都要花很多精力去计算,一般能够回答上来的人,在古代绝对是算术大家。

        萧剑化道:“您稍等。”他起身拿了笔墨纸砚过来,在上面涂涂改改,大概两分钟后,他抬起头笑了笑,“东家,这题有四个答案。”

        “嗯?”王琛瞧了过去。

        “您没有说一定要三种鸡都买,所以第一个答案是鸡母二十五只,雏鸡七十五只。”萧剑化慢声细语道:“第二个答案是鸡公四只、鸡母十八只、雏鸡七十八只,第三个答案是鸡公八只、鸡母十一只、雏**十一只,第四个答案是鸡公十二只、鸡母四只、雏**十四只。”

        我靠。

        人才啊。

        回到的这么快?

        王琛好奇道:“你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萧剑化把涂涂改改的纸张递了过来,“您看。”

        王琛接过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萧剑化竟然使用了孙子定理解答,他抬头道:“这套解答方法你从哪里看到的?”

        “咳咳咳。”萧剑化再次咳嗽了几声,面色愈发苍白了,“是在下偶然思索出来的,并未从任何古典文献看到。”

        什么?

        你想出来的?

        王琛心中暗暗吃惊,要知道孙子定理要到南宋时期秦九韶才发明啊,距离现在还有两百七十多年呢,这萧剑化竟然已经琢磨出来?

        可是为什么没有流传开来呢?

        他一想就明白了,古代很多本事父传子、传男不传女,估摸萧剑化想要把这宝贵的知识传给后人,有可能发生了点什么意外导致遗失了,这才轮到南宋的秦九韶发明了孙子定理。

        别的本事不知道,光从萧剑化能发明“孙子定理”来看,这人就是一个数学方面顶尖的人才啊!

        自己在北宋鼓捣现代化东西,肯定要改革静海的教育,现代化数学非常的重要,可是他不可能每天都去当教书先生,如今见到萧剑化,王琛心中一动,觉得可以让此人替自己去教数学。

        嗯,回头弄点现代化数学知识给萧剑化学学。

        王琛心里打定主意,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道:“萧先生,从今天起,你的例钱涨到每个月二十贯,另外,过些时候我会给你安排几个重任,还会涨例钱。”北宋衙门账房先生年薪差不多两百贯,本事未必有萧剑化好,王琛自然得加点薪水把对方留住,这种古代数学方面的顶尖人才,自己非常需要。

        萧剑化连忙站起身道:“多谢东家。”

        “坐下,坐下说。”王琛压压手,关心道:“听闻你身体不太好,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胜任工作。”

        “若是账房方面,哪怕再来十个王家大宅我也能应付。”萧剑化不吭不卑回答道:“当然,要是加上刑律、文案等方面,我可能会有点吃不消。”

        王琛看着他,道:“刑律、文案你也懂?”

        “呵呵,东家,在下说句狂妄的话,您或许不信,在下看书过目不忘,我大宋朝刑律每一条都熟记于心,另外,若是东家日后有机会当官,需要训练衙役、剿匪等等,我也能提供一些帮助。”萧剑化主动推荐自己的才能,“古之练兵、排兵布阵,我都略有涉及。”

        真的假的?

        要是那样,你就是顶尖人才啊!

        王琛决定再考考对方,“那你对我大宋朝和附近邻邦各国形式有什么看法?”

        萧剑化蹙眉道:“在下不敢谈论。”

        王琛道:“此地就我二人,你尽管说,不用担心。”

        萧剑化犹豫了一番,面露坚毅道:“好,那在下一介布衣就谈谈天下大事吧。”

        王琛认真听着。

        萧剑化开始说了,“我大宋朝如今刚刚攻下江南国,想要平定吴越、太原也是迟早的事情,我预计在四年之内能做到。”

        你猜的真准啊,北汉会在979年被灭掉,王琛稍微来了点兴趣,询问道:“那你觉得幽云十六州能收复吗?”

        “不能。”萧剑化很肯定道。

        王琛道:“为何?”

        萧剑化分析,“幽云十六州又多为山地易守难攻,所处地势居高临下,辽军兵强马壮,且不说借助地势就能以一敌我朝五军,即便正面相碰,我朝军队都未必能奈何得了对方。”

        知晓历史的王琛知道发展情况,微微颔首,“若是我朝联合他国攻打辽国,先生您觉得有望收复吗?”

        “养虎为患。”萧剑化摇摇头,“且不说辽国势大有没有人愿意和我朝一起围剿,就说有,东家你试想一下,对方能够蚕食辽军,想必自身实力不会差,再吞噬了辽国势力,此消彼长之下,又会出现一个‘辽国’,联合他国攻打辽国绝非上策,相反,乃是败笔中的败笔。”

        是啊。

        金国就是这么起来的。

        本来三足鼎立,辽国虽然被金国打的节节败退,但是好歹还守得住,结果呢?宋朝为了收复幽云十六州,联合金国一起攻打辽国,辽国是被灭了,幽云十六州也收了部分城市回来。

        但是,金国彻底成了气候,对宋朝展开了猛烈的攻势,甚至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等皇室北归,史上最著名的靖康之祸因此产生,北宋灭亡。

        直到蒙古国横空出世之前,南宋和金国战争一直没有停止过,所以说,联合金国灭掉辽国,实际上是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情。

        这些还没发生的事情,萧剑化能够分析出来,军事才能已经非常牛逼了。

        王琛装作虚心求教道:“若是我大宋朝想要一统天下,先生觉得应该如何去做?”

        萧剑化微微一笑,“很简单,做两件事。”

        “哪两件?”王琛道。

        “第一,发展国立,朝廷有钱了,自然能够把兵马养的更强壮,装备更好。”萧剑化淡淡道:“不要以文制武,很多文臣都是十年寒窗苦读,乃至时间更长,他们如何懂真正的兵法?如何懂行军打仗?韩愈曾说过,术业有专攻,人的精力有限,穷其一生也不可能掌握多方本领,想要打仗赢,就该让武将们上阵,这是下策。”

        “有道理。”王琛对萧剑化的感化越来越好了,此人不仅是人才,简直是个天才啊,他再次问道:“那么上策呢?”

        “上策嘛。”萧剑化苍白的脸上露出阴损的笑容,“齐国灭楚东家可知晓是如何行事的?”

        这个王琛当然知道了,据说出国的人打仗很厉害,齐恒公为此烦恼,管仲献了一条计策——高价收购出国的鹿,一只鹿给八只鹿的价格,楚国人一看,卧槽,齐国人二逼啊,竟然给这么多钱?于是,大家都拼命捉鹿,想要耗尽齐国的国库,确实,楚国当时靠着卖鹿囤积了平时五倍的货币,但是因为全员捉鹿荒废了种田没粮食了,齐国就把粮食拉过去了,说了一句话,你们谁跟哥混有饭吃。

        然后楚国十分之四的人投降了。

        不到第三年,楚国彻底向齐国臣服。

        这就是古代的金融战争。

        金融战争不动用军队,因而不会引起对方的紧张戒备,不杀伤军民,因此不会招致对方的仇恨,再利用诱惑让对方积极配合,不把君主将相等上层人物作为攻击目标,因而对方的当权者感受不到切肤之痛,从而麻痹大意;同时自己还不用背负入侵或灭人家国的名声,避免了舆论的压力。这样的战争,直接扭曲的是对方的经济结构,打击的是对方的粮食安全,摧毁的是对方的经济基础。这三者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国家兴衰存亡的根本。所以一旦得手,被攻击者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是的,这些故事古代读书人都知道。

        但是,真正能够学以致用的人少之又少。

        现在从萧剑化口里听到,王琛怎么可能不震惊,他忙道:“我知道,可是要如何去做呢?”

        萧剑化很有信心道:“我宋人喜欢吃羊,只要财力足够,以高价大量收购辽国的羊,再暗中找人高价购买粮食,商人逐利,势必会把辽国的粮食大量卖给我朝,到时辽国因为养羊各地具是种草,粮食又被我朝收购一空,黎民百姓没饭吃,军队没粮食,自然不攻而破。”

        王琛听得不寒而粟,这招听上去非常简单,但确确实实是金融战争,完全杀人于无形,要是成功了,辽国被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其实到这里还没结束。”萧剑化嘿笑了一嗓子,“刚开始我朝以两倍三倍的价格收购对方粮食,等到对方粮荒的时候,我朝再以十倍二十倍的价格卖回去,到时辽国势必拿不出这么多钱,我等要其马匹、要其制铁等等物资,让其国内彻底空虚,民不聊生,而我朝一来一回赚了十数倍的物资,实力大增,再加上马匹、铁等军用物资,军队力量大大增长,此消彼长,即便正面打仗都有胜算,更别说辽国因为购买粮食耗空国力,说不定先自己乱起来各地造反了。”

        读书人真的狠,真的阴损。

        瞅瞅,这计谋,完全是要让辽国彻底灭国啊!

        王琛第一次知道,古代人在金融战争方面同样有能人,是的,这些计谋很简单,而且还是结结实实的阳谋,但是他相信,一旦真的开展起来,辽国肯定经受不住诱惑。

        想一下,假设一只羊本来买五十文钱,宋朝却花两百文来购买,四倍的利润,辽国人民会不会疯狂?肯定疯狂养羊啊!

        养羊的话,需要吃草,你地方就那么大,大量养羊自然会吞噬种粮食的田地。

        在对方还没感觉到粮食紧张的时候,宋朝再暗地里以市面上几倍的价格收购对方粮食,那些粮商肯定巴不得啊。

        马克思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

        也就是说这招阳谋中的阳谋绝对行得通。

        关键点在于宋朝经济支不支撑的起这场金融战争到最后。

        看着眼前病怏怏的萧剑化,王琛说不出来喜爱,他知道这次捡到宝了,萧剑化绝对是顶尖鬼才啊,只是这样的顶尖鬼才为何没有为朝廷所用?王琛只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萧剑化的身体实在太差了,有可能会不久于世。

        毕竟古代的医疗设施太差了。

        此人不能死,必须救治,哥们儿太需要他了!

        王琛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救对方,前提是,对方能够真的为自己所用,并不是如今的雇佣关系,只是当个账房先生,于是,王琛站起身,态度非常诚恳道:“先生大才,王某心悦诚服,我即将上任静海州知州,缺乏幕僚,恳请先生当我幕僚。”

        萧剑化多聪明一个人,咳嗽了两声,他同样站起身,笑吟吟道:“东家,您不嫌弃我一介病夫?”

        王琛认真道:“病夫又如何,先生才华惊天夭矫,若是能为我所用,宛如齐恒公有了管仲,刘备有了诸葛亮。”

        “谬赞了。”萧剑化波澜不惊,再次询问道:“萧某身体虚弱,只问一句,若是有朝一日我早逝,你会怎么样对待我二弟?”

        王琛想了想,回答道:“我保管其一生荣华富贵,儿孙满堂。”

        闻言,萧剑化松了一口气,立刻跪了下来,“萧剑化见过主公。”

        哈?

        真的为我所用了?

        主公两个字可不是乱叫的啊!

        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王琛听得明白,萧剑化愿意当自己的家臣,其实他心里明白,萧剑化恐怕知道病情严重,想要趁着活的的时候替自己弟弟萧峰争取个好的未来,否则像这样的顶尖鬼才,可没那么容易臣服于他人。

        自己算是捡了个大漏吧。

        不管对方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臣服于自己,王琛都非常高兴,他赶忙伸出双手扶起萧剑化,关切道:“先生无须多礼,日后我还有诸多事务要烦劳于你。”

        萧剑化已经进入了家臣的心态,“为主公行事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坐在那边聊了好一会。

        越是和萧剑化聊天,越是感觉此人才华横溢,各种思维都领先于当前朝代,甚至比如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被萧剑化谈起来的时候,都有好几种变得非常简单的解决方法。

        比如说王记的发展。

        萧剑化一个古代人,甚至设想出了“加盟”的模式,树立品牌,掌控货源,不需要自己花费太多精力,就能获得如今经营模式几倍几十倍的利润。

        虽然这些王琛都懂,或者说换成任何一个现代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但是要知道,这些话是从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古代人嘴里说出来,可想而知萧剑化的才能惊艳到了什么地步。

        促膝长谈了大概半个时辰。

        萧剑化忽然道:“主公,你前来找我有何要事吗?不会就想考考萧某这个账房先生吧?”

        差点把正事忘了,王琛连忙道:“是这样,我听王大郎说,钱三等木匠长工做的佛珠、木雕和桌椅都归你看管,有这回事吧?”

        “是的。”萧剑化指着库房道:“全都被我锁在库房里。”

        王琛嗯了一声,“钥匙给我,今晚我要把东西都取走,另外,还会放一批别的东西进去,明天你起来后带人去清点一下数量,另外,交代下去,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准动我新放进去的东西。”

        “好。”萧剑化起身,从腰间拿下一串钥匙,又从中取出一条,“此乃库房钥匙。”

        王琛接过,“你先睡觉吧,我先出去了。”

        “主公还请稍等。”萧剑化又跑到枕头底下拿出一本本子,递过去道:“里面是我记载了佛珠、木雕和桌椅的数量。”

        做事十分的仔细,王琛夸道:“先生有心了。”

        随后他便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前去库房的位置。

        ……

        库房里。

        推门进去。

        看见满屋子都是手珠、木雕和桌椅。

        王琛把灯笼插在门口位置,在灯光下翻看起账本,上面把有多少手珠、木雕和桌椅记录的很清楚。

        小叶紫檀手珠总共有五千串,海楠黄花梨手珠有一千二百串,各种木雕大小不等有一百多个,还有一套小叶紫檀大料制作的桌椅全套和海楠黄花梨打造的桌椅一套。

        手珠有多少串清点不过来,王琛只是大致看了看,木雕倒是仔细观察了下,什么老虎啊、雄鹿啊、飞鸟走兽了等等,全都雕刻的栩栩如生,不得不说,古代木匠的手艺太好了。

        最后,王琛看向了放在正中央的两套桌椅。

        这两套桌椅上面雕刻了很多花纹,非常的精致。

        见状,王琛没再犹豫,关上门把东西都收进了神秘空间里面,随后,他又取了一部分东西出来,比如说空调、电脑之类的。

        一个屋子装不下。

        王琛把府里四五个库房都装满了自己从现代社会带回来的东西。

        能带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宅子里库房已经有点不能够完全容纳,不过幸好厂房快建立好了,王琛倒也不用太担心没地方放东西。

        等到十二点刚过,他使用了定位传送回到现代。

        舒舒服服睡了一觉。

        ……

        次日醒来。

        王琛惊讶地发现自己能量值又充满了,卧槽,藤讯那个天雷滚滚的新闻还真牛逼。

        他欣喜了一阵子,随后送沈霞去上班,在厂里呆了一小会就离开了。

        来到淘宝城附近的仓库。

        王琛把东西都放了进去,顺便打电话给史密斯。

        “喂,史密斯?”

        “老板,大清早什么事?”

        “我待会发一些物品信息给你,你用公司的名义给我开发票什么过来。”

        “好的,您别忘记把相当金额的钱存进公司账户。”

        “知道。”

        挂断电话。

        王琛又拨打了陆丰的电话。

        “丰哥,起来了吗?”

        “都到店里了,有啥事吗?”

        “赶紧带人来仓库搬货,手珠已经到了,对了,还有不少木雕。”

        “好咧,我这就来。”

        至于小叶紫檀和黄花梨打造的桌椅,王琛没有拿出来,像这种价值昂贵的玩意,放在工艺品店里也未必能卖的出去啊。

        况且,自己在静海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总得收藏点好东西,王琛想好了,厂里放一套海楠黄花梨桌椅,别墅里放一套小叶紫檀的,以后要是有人过来看见了,多有逼格啊。

        在仓库等了半个多小时。

        陆丰开车大指挥官过来了,顺带着还有陆箐几个女孩子,他一跑进来,看见那么多手珠,顿时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小琛,这次进了这么多货啊?咱们卖一年都够了。”

        王琛笑呵呵道:“别,我巴不得你半年之内把这些东西都卖出去。”

        “成,我尽力啊。”陆丰立刻大手一挥,“咱们先搬些东西去车里,待会就发货,淘宝上都积压了一百多个订单了,得赶快寄出去。”

        随后陆丰和女孩子们一起搬了些小叶紫檀和海楠黄花梨手珠出去,至于木雕暂时没搬。

        趁着陆丰回过来的时候,王琛嘱咐道:“你尽快把东西搬走好好存放,别受潮或者被虫咬了。”

        “知道知道。”陆丰嬉皮笑脸道:“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他停顿了一下,“待会你去干什么?去店里坐坐吗?”

        是啊。

        待会自己去做什么?

        说实话,很多事情在等着自己去做。

        如果不是为了给工艺品店补货,王琛说不定都不会回北宋去,毕竟张良给自己安排了重要的任务,最好是趁着朝廷公文没到地方的时候,把现代要解决的事情先解决,回头上任当了知州,或许他就忙的抽不出身去处理现代的事情了。

        王琛决定好了,待会就联系张良,明天飞去香港,至于北宋的事情暂时性先放放,毕竟一旦朝廷公文到了静海,自己有可能要长时间留在古代了,成吧,去会会那什么法国女人萝拉.卢顿,争取把狗首尽快弄回来。

        当然,要是能“为国争光”一次,王琛也不介意,好歹萝拉.卢顿还是长得挺漂亮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