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57章 天生干大事业的人(感谢yang1969万赏!)


        按照时间定律来说,人永远回不到同时间线自己的过去,因为一旦回到自己的过去,做的任何事情,都可能让未来的自己消失,从而变成另外一个“我”。

        即便拥有神秘空间的王琛,能够自由穿梭北宋和现代社会,那也只是两个时空,并不在一条时间线上。

        可是,这次神秘空间新增加的功能叫做“时间倒流”,看样子并不是神秘空间那种穿梭时空,很有可能是在同一条时间线上倒退。

        要真是那样,自己牛逼了啊。

        就是不知道能够倒流多长时间了。

        测试一下?

        马车里,王琛正盯着脑袋冥思苦想。

        忽然,马车停下了,马儿发出“嘶”的一声,紧接着外面传来马夫的声音,“东家,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找个地方如厕一下,您还请稍后。”

        正在思考时光倒流的王琛没在意,随口嗯了一声。

        冷艳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天快黑了。”

        盯着虚拟屏幕看的王琛没有心思又胡乱回了一句,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决定用意念控制着尝试点击。

        时光倒流!

        刚刚点击完毕,王琛只觉得马车摇晃了两下,可当他眨巴着眼睛左右看看后,却是无奈一摇头,什么反应都没有啊。

        就在他纳闷不止的时候,马儿发出“嘶”。

        随后,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外面再次传来马夫的声音,“东家,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找个地方如厕一下,您还请稍后。”

        王琛一下子就愣住了,“啊?”

        一样的话语,一样的语气!

        这还不算完,先前还闭目养神的冷艳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天快黑了。”

        我的剑仙老爷王尼玛啊!

        王琛彻底呆住了,他刚才没有计算到底过去多长时间,但是真的时光倒流了。

        或许是听不到王琛的首肯,外面又传来马夫急切的声音,“东家,我真忍不住了。”

        王琛呆呆道:“你去吧。”

        然后外面马夫没了声音。

        坐在马车里的王琛心中大喜,暗暗攥紧拳头,能时间倒流,真的能倒流。

        不过按照刚才的情形来推断,倒流的时间非常短暂,估计不超过一分钟。

        为了测试准确的时间,王琛故意对着冷艳说道:“冷姑娘,我长得帅不帅?”

        冷艳瞧瞧他,面无表情道:“还行。”

        王琛又拉着她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然后盯着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再次用意念想要点击虚拟屏幕上的时间倒流,可是,让他错愕的是,刚才还白色的“时间倒流”四个字,此刻却变成了灰色。

        不能够使用了?

        王琛试着点击,发现果然没用。

        唉。

        这玩意不行啊。

        王琛颇为遗憾,等到马夫回来后,他们三人就在前面找了所破庙住了下来。

        夜里的时候,王琛发现时间倒流四个灰色的字体,正在慢慢变白色,和之前系统升级一样,暂时性只有“时”的边旁“日”的一竖白了一半。

        能充能?

        看着满屏幕白色信仰之力的星点被吸收,王琛有点无语,难道又要好多好多信仰之力才能使用一次“时间倒流”?

        本来他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凌晨十二点钟刚过,翻来覆去没有睡着的王琛,惊讶地发现“时间倒流”四个字再一次变白色了,要知道他入睡的时候,这四个字只有“时”上面白了一横。

        他眼前一亮,连忙看了看手表。

        现在是零点零五分三十秒样子。

        王琛立刻点击了“时光倒流”。

        然后,当再看向手表的时候,他终于确定能够倒流多长时间了。

        整整一分钟!

        因为当使用时间倒流后,王琛第一时间看向手表,发现上面变成了零点零四分三十秒样子。

        天啊!

        虽然才短短一分钟,但是王琛已经惊喜的不行了啊,要是以后碰到有人刺杀自己,刚开始没有发现,等到被刺杀的时候,让自己返回一分钟前,有所准备,到时谁都奈何不了自己啊。

        只是王琛还有点不满足,一天使用一次,次数有点少啊。

        正想着呢,他呃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不是使用过了吗?怎么时间的时上面白了一竖加一横?”

        难道每天能使用一次是基本,不影响充能进度?

        也就是说,只要充能足够的话,一天使用两次、三次都有可能?

        想到这,王琛彻底兴奋起来,兄弟我要更牛逼了。

        ……

        大清早。

        天还蒙蒙亮。

        让王琛惊喜的是,又是一大团信仰之力飘来,直接把“时间倒流”所需的能量充满了。

        昨天也是如此。

        他估计只有人们上香的时候,信仰之力才会比较蓬勃,其他时候就很微弱了。

        嗯,今天还能使用一次时间倒流。

        考虑到返程需要十来天时间,王琛决定先回现代社会,让冷艳独自坐马车回去。

        反正她的功夫那么棒,应该没有人能够怎么样。

        冷艳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关心了一下王琛的安全问题。

        随后,王琛让马夫载着冷艳走了,自己使用定位传送返回了原先林家镇位置,然后步行到狼山,使用了正常传送返回现代。

        这段时间他的能量值早已经充满,不想浪费,正好之前神秘空间里堆满东西,倒也不用再想办法填满。

        现代社会。

        能量最大值从21130变成了26350,又增加了五千多点,王琛颇为满意。

        因为穿越去北宋的时候是上午,回去自然也是上午,早上七点钟样子,估计沈霞差不多要起床准备准备上班去了。

        王琛躲在小树林里使用红包大发,凑齐了一百点定位传送的能量值,早上人比较少,浪费了他十来分钟时间。

        他去北宋的时候是躲在别墅卧室卫生间里,生怕沈霞这个时候醒了进去刷牙洗脸被发现自己突然冒出来,王琛想了想,决定传送到楼下客厅里。

        定位传送!

        使用,眼前一晃!

        回到云起苑别墅的客厅。

        站在沙发前,王琛非常满意。

        然而,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一个愕然的声音,“老……老公,您怎么凭空冒出来了?”

        是沈霞的声音。

        遭了!

        王琛心中暗叫一声,扭头看去。

        只见站在楼梯口沈霞一脸错愕地盯着自己看,看样子刚刚下楼,她甚至露出一丝恐惧,毕竟无缘无故在客厅里冒出来一个人,怎么可能不让人害怕?

        自己的秘密要被发现了!

        王琛急的满头大汗,他看向沈霞,本能地想要解释,“不是,我刚才蹲下来,正巧刚刚站起来。”

        沈霞非常确认道:“没有,我站在这边喊了好几声了,你刚才根本不在这里。”

        王琛:“……”

        怎么办?

        怎么办?

        他想死的心情都有了,诶,对了,自己不是有时光倒流吗?今天日常惯例的一次用了,但是信仰之力充满,还能使用一次。

        沈霞说什么?

        她站在这里喊了好几声了?

        也就是说,差不多有一分钟时间,只要我返回定位传送之前,然后直接传送回楼上卧室就不会露出破绽了!

        想到这,王琛松了一口气,他对着沈霞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宝贝,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无缘无故出现吗?”

        “为什么?”沈霞眼神里还是透露出淡淡的恐惧感。

        王琛吓唬她道:“因为我是鬼啊。”

        沈霞刷地一下面色苍白!

        趁着这个时候,王琛二话不说,使用了“时光倒流”!

        然后,眼前的景色莫名发生了变化。

        王琛定睛一看,哈哈,真的回到了躲在狼山脚下小树林里的时候。

        他急忙看向能量值,发现先前消耗了的一百点能量值也恢复了,看来这个时光倒流真的是回到自己所处的同一时间线上。

        已经知道沈霞在客厅里找自己。

        王琛没有再作死,而是定位传送回了别墅卧室里。

        再次回到别墅。

        王琛慢悠悠走出卧室,踏着楼梯往下走。

        果然听见沈霞在喊自己。

        “老公?”

        “老公?你去哪了?”

        王琛微微一笑,不急不缓地踏着木台阶往下走,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嘴里回了一句,“我在这呢。”

        随后,他听到蹬蹬蹬的脚步声传来。

        十几秒钟后,沈霞和他在楼梯转弯处碰面了,她撒娇似的埋汰道:“你在楼上呀?刚才我喊了好久你都不理我,哼。”

        哈。

        果然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王琛心中暗爽,本来都要暴露自身的秘密了,凭借时光倒流躲过一劫,他嘴里却道:“没听见你喊我,怎么这么早起来了?去水泥厂还要一会呢。”

        沈霞笑嘻嘻道:“明天有个大客户来考察呀,我得过去做做准备,要是谈成了,对方说不定会下三万吨每个月的订单呢。”说着,她邀功了起来,“你老婆我是不是很能干?”

        王琛调戏她道:“是啊,我老婆可能‘干’了,昨晚把我伺候的不要太舒服。”

        沈霞啐道:“就你贫。”

        王琛心情大好,“行了,既然厂里有事,咱们先刷牙洗脸吃点东西出门吧,待会我先送你去水泥厂,然后我去工艺品店一次。”

        沈霞嗯道:“明天你得来厂里见见客户。”她还挺可爱,捏着小拳头挥舞了下,“咱们夫妻合璧,争取把大客户拿下。”

        王琛被她逗乐了。

        不过心里还在暗暗庆幸。

        得亏了新获得的“时光倒流”功能,否则今天真的要出事情。

        ————

        吃过早饭。

        出门,送沈霞去了水泥厂,顺带召集管理层开了个会,大概内容是今天把厂里安全问题、环境问题弄弄好,别明天客户前来看到什么不好的地方导致订单不翼而飞。

        因为跑车空间有限,他没有带戴伟出门。

        随后,王琛前去了工艺品店。

        淘宝城,二楼。

        刚到这里的时候,王琛看见母亲正坐在收银台后面,陆丰和几个女员工无所事事地坐在旁边。

        他走过去道:“妈,陆丰陆箐,你们怎么没什么精神?”

        程琳抬头,露出笑脸道:“小琛,你来了?”

        “老板。”

        “上午好。”

        陆箐等几个女员工打招呼。

        唯独陆丰一脸无奈道:“小琛,前阵子我就和你说小叶紫檀手珠没货了,现在订单积压了不少,咱们没法发货啊。”

        呃。

        好像记得有这回事。

        去找许少爷之前,陆丰和自己说过店里就剩下一丁点手珠了,只不过王琛没放在心上。

        虽然工艺品店如今每个月只有一百多万营业额,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王琛觉得是该补充点货了。

        他记得通州的李老爷答应过自己,每个月都提供一些小叶紫檀和海楠黄花梨木材,他也吩咐过钱三等木匠长工们继续制作手珠,因为考虑到有些小叶紫檀是大料,王琛还特地吩咐钱三亲自雕刻一些木雕和制作桌椅。

        只是当时急着去汴京,压根来不及回去取。

        嗯,等明天水泥厂的订单谈完了就回北宋的通州吧。

        王琛想了想,道:“行,我待会就去下订单,明后天应该能到。”

        原本想在淘宝城玩个一整天,可是一个意外的人打电话过来,迫使王琛不得不离开。

        ……

        车子里。

        王琛把手机开扩音,自己驾驶着保时捷911往海通方向开去,嘴里说道:“张哥,什么事这么着急?”

        是张良打来的电话,他语速有点快,道:“我联系到了卢顿家族的一名直系成员,她会在最近去香港参加红酒展览,机会难得,我想你过去接触接触。”

        上回答应过张良帮其讨回蛇首和狗首,而根据张良的可靠消息,狗首藏在法国卢顿家族之中。

        王琛还记得,要是自己能把这两样国宝弄回来,张良答应自己好处多多,于是,他立刻道:“好,需要我做什么吗?”

        “咱们面谈。”张良道:“我快到海通了,在哪碰面?”

        王琛道:“来我家里吧。”

        挂断电话。

        他提速,轰地一声,跑车沿着国道飞快地朝着海通赶去。

        ……

        海通。

        别墅里。

        王琛见到了亲自赶来的张良,他给对方泡了一杯热水。

        看得出,对方非常重视这件事,否则也不会从尚海开车过来了。

        戴伟正坐在沙发上鼓捣着一把匕首。

        张良喝了口茶,瞧瞧戴伟,又对着王琛说道:“小王,能让你朋友避避吗?”

        王琛侧头道:“戴伟,你上去玩会电脑。”

        “好。”戴伟起身走了。

        张良随即对着跟随过来的两个青年男子道:“你们也出去抽根烟吧。”

        外面有点冷,王琛索性道:“别出去了,你们跟戴伟上去聊聊天。”

        “好。”

        “谢谢王先生。”

        两个青年男子跟在戴伟后面上去了。

        等到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张良又回头瞧了瞧楼梯口,确定没有人后,他才压低声音道:“这次咱们的目标是卢顿家族掌门人亨利.卢顿最小的女儿,叫做萝拉.卢顿,今年二十五岁,我给你看一下她的照片。”

        言罢,张良掏出手机,放了几张照片出来。

        王琛看了看,照片的女人是一名身穿粉红色西装,褐色头发的女孩子,高鼻梁,精致的小脸蛋,长得挺漂亮,典型的欧美女人,他点点头道:“我知道她长什么样了,需要我做什么吗?”

        “你先别着急,我和你介绍介绍她的资料。”张良收起手机,很认真道:“萝拉.卢顿在伯纳.康塔娜酒庄任宣传部部长,平时喜欢玩名表、去赌场,当然,她还有一个爱好,喜欢收集上好的翡翠制品,我想过了,咱们最好从这方面入手,名表的话,有钱谁都玩得起,这没什么好说,至于赌场里玩,那种事情不是咱们可以控制的,你应该听得懂我的意思吧?”

        王琛点头道:“我知道,需要我弄块好点的翡翠?”

        “对,最好能弄到玻璃种帝王绿,要实在不行,冰种的也行。”张良道。

        王琛神秘空间里还扔了一块李煜输给自己的高冰种湖水绿翡翠印章,“成,这方面不成问题,你定下日子,和我说声,咱们什么时候过去。”

        “大后天吧。”张良确定日子道:“到时我们会把你包装成国内低调的收藏家,但是身价不低于马未都那种,另外,还会给你在香港注册个空壳公司,配上最好的超级跑车,你的任务就是接近萝拉.卢顿,不管什么方式,一定要和对方把关系打好,甚至让萝拉.卢顿邀请你去法国做客。”

        这些话王琛都记了下来。

        为了确定怎么获取萝拉.卢顿的信任,王琛和张良商量了很久。

        至于注册空壳公司没有必要,王琛直接告诉张良,自己和李则凯在香港弄了个投资公司。

        张良听到王琛和李则凯合作弄公司的时候,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很显然,他没有想到王琛除了他们的关系外,还认识李则凯这样的商业大佬。

        大概在下午四点样子,张良带着人走了。

        坐在客厅里的王琛在沉思,该许诺的张良上回都许诺了,他知道好处好多多。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获得萝拉.卢顿的信任,王琛没和老外怎么打过交道,没有多少把握,不过既然萝拉.卢顿有三个最大的爱好,从这方面入手准没错。

        随后,他去淘宝城接了母亲回乡下。

        ……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钟样子。

        王琛和沈霞吃了个晚饭,然后在床上做了点不可描述的事情,这才气喘吁吁地拥抱在一起。

        “老婆,你的功夫越来越好了。”王琛靠在床头夸赞了一句。

        住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沈霞面皮没那么薄了,她靠在王琛胸口道:“都是你调教的好。”

        王琛嘿了一声,“那我接下来可要继续好好调教你了。”

        “你呀,一天到晚就想着这些事情。”沈霞撇撇嘴,“我和你说点正事。”

        王琛看过去道:“你说。”

        沈霞掖着被子半坐起来,道:“早上我和你说过大客户的事情还记得吗?”

        “记得。”

        “嗯,这次我是托了不少关系才让对方愿意来咱们厂里看看的。”沈霞先解释了一句,“人家国企,想要拿订单的话,咱们马虎不得。”

        什么?

        是国企?

        王琛愣了一下。

        沈霞继续说下去,“这个公司名字你一定有所耳闻,就是咱们静海大名鼎鼎的斯建。”

        我靠。

        那可是市值好几百亿的大集团啊。

        王琛估计沈霞走了老沈的关系,才让对方愿意来考察一下,他心里很兴奋,要是能够拿下斯建的订单,水泥厂要发财了啊。

        至于产能跟不跟得上,他压根不担心。

        嗨,要是能拿下这笔大订单,回头哥们儿趁机申报把水泥厂扩大一下,再让北宋方面多生产点水泥,利润多多。

        “我知道,你继续说。”王琛很认真听下去,他很希望能够拿下这笔订单,凭借斯建的实力,要是能拿下这笔订单合作愉快的话,说不定未来还能追加呢。

        沈霞介绍下去道:“这次过来的是他们采购部副经理沈女士……”

        “诶,姓沈,该不会和你亲戚吧?”王琛打断道。

        沈霞笑嘻嘻道:“我老公真聪明,你听我说下去呢。”她停顿了下,“沈女士做事一向认真,咱们水泥厂生产的水泥质量方面肯定没什么问题,检验都过关,只不过她虽然和我是亲戚,但为人古板,喜欢公事公办,所以这次她要考察咱们厂里的时候,安全、环境卫生等方面不能出什么纰漏,还有,你千万别乱说话,只谈订单方面的事情就行。”

        这话说的很委婉。

        两人交往了那么久,王琛知道沈霞看得出自己情商有点低,怕自己说错话得罪人呢。

        王琛二话不说道:“成,就谈订单的事情,对了,价格方面要不要优惠点?”

        “不用,就按照市价来,要是低了,指不准有人怀疑咱们给回扣,反而会给我这个堂姑姑惹来麻烦。”沈霞道。

        王琛道:“好,我明白了,咱们睡吧,明天早点起来,争取把大订单拿下来。”

        “好的,老公亲一个。”沈霞嘴巴凑过来。

        王琛在她唇上面点了点,然后抱着对方睡下了,以前都是自己主动,自从和沈霞住在一起一段时间后,她也变得主动了不少,比如说主动索要晚安吻,说真话,王琛感觉很幸福。

        两人交往有些时候了。

        没有一开始那种天天约会的激情,日子是稍微变得平淡了点,但是,王琛却觉得这样更加舒坦,两个人在一起,未必要多么轰轰烈烈,有时候,平淡也是一种幸福,他很满意如今的生活状态。

        事业越做越好。

        爱情方面也不错,自己和沈霞恩爱不已,回到北宋偷偷腥……嗯,不能说偷腥,毕竟柳琦红是王琛纳的小妾,算得上结婚了,他觉得现在的小日子不要太完美,好好珍惜吧。

        ————

        水泥厂。

        大清早王琛和沈霞便赶了过来。

        或许是知道今天会有大客户过来,各部门经理都来的很早,甚至,他们还亲力亲为干上了一些不该他们干得事情。

        综合办的经理美妇秦烟和质管部经理王秀兰、财政部经理少妇李海霞三人拿着扫把给行政楼扫了一遍。

        技术部经理李强早早和生产部经理王勇两个人下去检查设备安全问题了。

        另外销售部经历广明和采购部经历钱云林也在做着一些订单方面的工作,整理产品资料啊、和其他厂商价格对比等等。

        八点样子。

        王琛把他们叫会议室开了个会。

        九点样子,一起下去检查工人们的工作进度。

        大概在十点钟左右,王琛见到了斯建采购部经理沈霞的堂姑姑沈女士。

        他先是把人邀请到了会客室。

        屋子里,王琛看着一脸严肃的沈女士道:“沈经理大驾光临,让咱们厂里蓬荜生辉啊。”

        和沈女士过来的还有四五个人,都是斯建的人。

        坐在沙发上的沈女士抿了一口茶,直接进入主题道:“王总,虽然还没有参观过你们厂里,但是我从初步规模来看,你们年产量不会超过三十万吨,要是我下订单的话,产能跟得上吗?”

        王琛笑吟吟道:“产能肯定跟得上,而且您别看咱们厂小归小,年产量可不止三十万吨。”说着,他看向生产部经理王勇,“王经理,你把厂里的产量报告给沈经理看看。”

        王勇马上把早就准备好的虚假产能报告递了上去,解释道:“咱们的机器都是国外进口,产能要比国产的高上不少,年产量能达到五十万吨左右。”

        有时候谈生意不得不做点假。

        至于对方会不会拆穿王琛一点都不担心。

        昨天的时候,已经和厂里每个员工都交代过,要是今天有人问起来,全都说年产量会在五十万吨左右,至于查看机器?

        嗨,他们厂里是工作是十六小时制度的,总共两个班,每个班八小时,目的就是为了延长机器寿命,毕竟之前订单并不多,所以年产量在三十万吨左右。

        要是坐满二十四小时,产能再增加二分之一没问题,也就是说四十五万吨左右。

        差那五万吨完全可以说挤挤就出来了,根本不怕被拆穿。

        沈女士非常认真地拿起产能报告观看起来,“我看看。”

        王琛没打扰。

        大概五分钟后,沈女士微微颔首,放下产能报告,“产量上似乎不成问题,我能看看你们的采购报告吗?”

        要是真实的采购报告,估计对方看完会立马走人,不过自从接了包团牌水泥和贰建的订单后,王琛让厂里做了虚假采购报告,是的,这样一来会多交税,但是他以后从北宋带回来的水泥会变得名正言顺,为了这件事王琛还特地和供货商那边打过电话,多花了一些钱。

        王琛侧头道:“钱经理,采购报告呢?”

        “在这。”钱云林抽出厚厚一叠报告递了上去。

        沈女士再一次观看起来。

        随后又要求看了检验报告等等。

        她丝毫没有因为是沈霞的姑姑给半点面子,做到了真正的公事公办。

        等到看完那些各种报告以后,已经接近十一点。

        沈女士非常满意道:“数据报告我都看了,贵厂确实不错,这样吧,我再下去考察考察你们厂里的生产,然后再决定要不要下订单,王总,行吧?”

        “没问题。”王琛起身带路道:“您跟我来。”

        呼,看样子订单没什么问题了。

        王琛看得出来,沈女士哪怕表现的再公事公办,或多或少还是给了沈霞不少面子,不然别说下订单了,就是考察都不可能来,毕竟王琛的水泥厂属于小型水泥厂,大企业都比较倾向和大型水泥厂合作。

        ……

        下楼。

        来到厂区。

        率先来到的是生料车间。

        王琛昨晚已经听沈霞说过,沈女士非常注重厂区环境、安全等等因素,毕竟对方是国企的人,肯定不可能找个有问题的企业合作。

        环境肯定没问题,都打扫过了。

        至于水泥厂的安全隐患,一般集中在高空坠物、触电、机械伤害、物理伤害等等,尤其是烧烫伤是最常见的。

        这些昨天都重中之重检修过,应该不会出意外。

        工人们有序地忙碌着。

        沈女士看了一圈后,赞叹道:“你们对工人安全防护工作做得挺好。”

        王琛笑呵呵道:“那是,工人是咱们厂里最大的财富。”

        “这些防尘面具价格不菲,有些大型水泥厂都会在这方面偷工减料,你们却给每个工人都配备上,不错。”沈女士夸赞了一句。

        王琛吹嘘道:“我们厂里使用的都是有安全标志的防尘面具,一旦发现工人口鼻中有赃物,就会立即更换面具和滤棉,没办法啊,花再多钱我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沈女士满意道:“王总有心了。”

        随后,他们前去参观了烧成车间、水泥车间。

        因为早就有准备,半点疏漏都没有。

        一行人看着再次沿着原路返回了生料车间。

        站在门口位置,沈女士头一次露出笑容,“我看了一圈,你们厂里生产状况非常好,各种质检报告都合格。”

        王琛趁机道:“那订单的事?”

        沈女士嗯了一声,“可以从你们这边下订单。”

        闻言,王琛大喜,总算无惊无险拿下订单了,他赶忙伸手道:“谢谢沈经理,咱们去楼……”

        话没有说完,突然不远处铁矿石破碎机那边突然传来“嘭”一个响声。

        随即一名女工人发出惨叫声,“啊!”

        王琛急眼望去,只见一名三十来岁女工人直挺挺躺在地上,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窟窿,血液和脑浆都流了出来,很明显,死的不能再死了!

        四周的工人都吓了一跳,现场一下子混乱起来。

        “铁矿石砸死人了!”

        “我的妈呀,慧珍被砸死了!”

        “什么?”

        “啊!”

        众人惊呼声连连。

        ————

        车间门口位置。

        王琛、沈霞、王勇和沈女士等人见到情况后,全都傻眼了,他们立即和其他人一样迅速跑了过去,分开人群,低头看向倒在血泊之中的女工人,这女工人脑门位置被铁矿石砸出了半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窟窿啊!

        有人甚至看的都恶心反胃干呕了起来!

        “死人了!”

        “铁矿石碎石机里崩飞了一块铁矿石,砸死人了!”

        “快打110报案!”

        “有人在打了!”

        大家聚在一起乱哄哄一片。

        至于出问题的铁矿石碎石机已经被人关停。

        见到这一幕,王琛心里拔凉拔凉的,脸色刷地一下子惨白起来,单位里生产死人可不是小事情,本来水泥厂就处于国家管制阶段,哪怕死一个人,都有可能上新闻,从而让王琛的水泥厂关停!

        这不是说笑的。

        一七年的时候,汕东一家知名水泥厂发生一氧化碳中毒事故,当场死了一个人,还有四个人中毒,最后抢救无效,随后,当地政府新闻办公室立刻通过官方微博及时发布了消息,这件事影响很大,那家水泥厂立刻被停业整顿,被当地通报批评!

        人家可是大型水泥厂啊。

        自己一个小型水泥厂就更不用说了,发生这样性质恶劣的事情,绝逼会被关停,砸下去几千万打水漂了啊。

        这就算了,最关键眼前这个被砸死的女工人才三十来岁,王琛记得她叫丁惠珍还是什么,家里还有个四岁的女儿,丈夫一条腿受了伤有点残疾行动不便,可以说,整个家庭全靠丁惠珍一个人撑起来的。

        如今她被砸死了。

        残疾的丈夫怎么办?

        嗷嗷待哺的四岁女儿怎么办?

        想到这,王琛的额头全是冷汗!

        沈女士怒气冲冲道:“王总,这就是你嘴里说的工人是厂里最大的财富?这就是你对工人的保护措施?”说着,她一甩袖子,“我们斯建绝对不会和你们这样生产不规范的小厂合作!”

        转身带着人就要走。

        生产部经理王勇慌张道:“王总!怎么办?咱们怎么办?”

        我特么哪知道怎么办?

        要是人还活着,哪怕花再多钱还能抢救一下,但是如今人头死透了,除了报警还有其他的方法吗?

        王琛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麻痹,机器不是进口的吗?昨天不是检修过吗?怎么会出这种问题?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都死了,除非时间能够倒流及时制止,否则说什么都没……

        慢着!

        时间倒流!

        对,今天哥们儿的时间倒流还没有使用!

        在这危急时刻,王琛顾不得和众人说话,立刻打开虚拟屏幕用意念点击了时间倒流!

        刷!

        场景切换。

        再次回到一分钟前,王琛陪着沈女士来到生料车间门口的位置。

        站在门口,沈女士脸上露出笑容,“我看了一……”

        她话还没说完,王琛便火急火燎甩开腿拼命朝着铁矿石碎石机奔过去!

        他必须阻止这场惨剧发生!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厂能够经营下去,不仅仅是因为砸下去几千万,更因为自己的工人的生命!

        王琛不允许看着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从自己眼前消失!

        但是他这个举动非常不尊重人。

        因为沈女士作为大客户,刚刚在说话。

        如今看到王琛疯癫般的动作,沈女士和跟随她来的斯建工作人员们都错愕了起来。

        “这王总怎么回事?”

        “咱们沈经理说话他不听就算了,还狂奔躲开?”

        “什么意思啊?”

        斯建的人都愤怒了啊,你麻痹的,咱们给你这个小厂下订单,你居然半点面子都不给,做出这么不礼貌的举动?

        就连沈霞一瞬间脸色都难看起来,她可是好不容易才说服堂姑姑来考察下订单,如今王琛这么一搅和肯定没戏了啊。

        沈女士看向她,脸色铁青道:“小霞,你男朋友就这样?”

        “不是。”沈霞急的满头大汗,解释道:“他平时不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王琛根本没注意到他们说话。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丁惠珍救下来!

        说那时迟,那时快。

        王琛狂奔之下,直接来到铁矿石破碎机面前,他几乎是扑过去的啊,直接伸手按在红色关停按钮上!

        吱嘎,机器破碎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因为惯性的原因,并没有一下子停下。

        那块铁矿石还是蹦了出来。

        只不过和之前急速转动破碎的横甩出来不一样,这次铁矿石甩飞的力量很小,砸在了挡板上,发出“砰”的响声,然后静静地落到地面上。

        呼!

        救下来了!

        王琛长长松了一口气,看向旁边站着满脸疑惑的丁惠珍,他总算松懈下来,即便这样,他后背全都是冷汗啊。

        要是再玩三四秒钟时间,刚才悲剧又要重演了。

        而且回到现代社会以后,他发现北宋的信仰之力无法充能,也就是说,今天他只有这一次时光倒流的机会,要是没赶上,丁惠珍真的会死!

        所有的工人都错愕地看着老板。

        沈霞和厂里的管理层们也都苦笑声连连。

        至于沈女士和斯建的考察人员,他们全都脸色非常不好看,甚至他们连招呼都没打一下,齐齐朝着外面走去,订单黄了啊。

        刚刚救下丁惠珍的王琛眼看大客户要跑,连忙喊了一声,“没我命令不准再开铁矿石破碎机。”说着,急匆匆追上前去。

        刚到门口,沈霞急切道:“小琛,你咋回事?”

        王琛没空和她解释,“待会说,先把你堂姑姑拉回来。”

        王勇在旁无奈道:“老板,你对人家那么不礼貌,这个客户估计是拉不回来了。”

        是啊。

        人家说话你拔腿就跑。

        不把你当神经病就挺好了,还想拿订单?

        水泥厂的一众管理层们内心暗暗吐槽。

        王琛没管他们怎么想,直接追到了出去。

        门外。

        沈女士和斯建的考察人们边走边怒气冲冲。

        “什么人啊?”

        “就是,咱们经理说话他还表演五十米短跑了?”

        “脑袋有问题吧?”

        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生气啊。

        王琛听到了,知道是自己不好,但是他很想拿下这个订单,连忙喊道:“沈经理,留步,留步!”

        沈女士动作一顿,扭过头来,铁青着脸道:“王总还有什么事?”

        王琛快步上前,气喘吁吁解释道:“刚才……刚才我听到机器有杂音,咱们有个女工人站在旁边,那个角度要是铁矿石砸飞很有可能死人,所以才失礼了,对不住,沈经理,实在对不准。”

        听到机器有杂音?

        有可能铁矿石砸飞死人?

        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傻眼了!

        你妹的瞎话也太会编造了吧?连这种不切实际的都编造的出来?

        ————

        果不其然。

        压根没有人相信他。

        沈女士更是蹙眉,丝毫不留情面道:“王总,骗人也不带这样骗得吧?”

        “就是。”

        “这瞎话说的半点水平都没有。”

        “生料车间这么吵,咱们站在门口,你听杂音就听出来机器有问题?要这样要维修师干嘛呀,光凭你的耳朵就能去造航空母舰了。”

        斯建的考察人员说话也不客气。

        理亏的王琛没有生气,他而是反问道:“沈经理,你想一下,要真不是我发现机器出问题了,为什么要拼命跑过去把机器关掉?好歹刚才您考察了一圈,对咱们厂里都比较满意,要是我没猜错,您都准备下订单了,对吧?”

        确实,在这之前,沈女士已经确定下订单了,她一怔,点头道:“是的。”

        其他人一想也是啊,先前大家谈的好好的,王琛没道理做出这么不礼貌的事情,难不成真的发现机器有问题了?

        包括后面追上来的沈霞、王勇等人,都这么想。

        只是众人还是不敢去相信,你怎么可能光凭耳朵就在轰隆声阵阵的生料车间里听出机器有问题?难道你是顺风耳啊?又或者地藏王菩萨坐下的谛听?

        要是真有这样的人,那就不是人了,简直就是神仙!

        像铁矿石破碎机一般没问题的话,绝对不会崩飞铁矿石,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王琛立刻道:“我可以叫机修工把机器拆开检查下,你们看看到底是不是出问题了,要是觉得我骗你,沈经理,你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我保证再也不烦你。”

        沈女士迟疑了一下,“行吧,去看看。”

        王琛立刻侧头对着王勇道:“把机修工叫过来。”

        “好。”王勇立刻去了。

        ……

        众人回到生料车间。

        生产暂时性全都停止了。

        一帮人围在铁矿石破碎机前,看着机修工拆卸机器。

        这个机修工是个三十多岁男青年,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嬉皮笑脸道:“老板,这机器看上去没什么问题,怎么还要拆啊?”

        王琛道:“让你拆就拆,哪来这么多话。”

        “噢。”机修工拿着螺丝刀、扳手开始拆卸。

        沈女士等人沉住气静静地观看。

        不多时,机器外壳被拆卸了下来,机修工在上面检查着,忽然,他哎哟了一嗓子,“还真出问题了。”

        啊?

        出问题了?

        真的假的啊?

        你该不会和你们老板窜通来骗我们吧?

        沈女士和斯建的考察人员们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尤其是其中一个五十来岁胖墩墩的考察人员,他问道:“什么问题?”

        机修工指着传动齿轮位置道:“你来看就知道了。”

        大家脑袋都凑了过去。

        只见传动齿轮位置方向的防护罩出现了一个小洞,并且,还看见半块铁矿石卡在里面,另外半块不翼而飞。

        机修工解释道:“像这种情况很容易崩飞铁矿石,我得赶紧修好,不然出人命都可能。”

        沈女士眨眼道:“真会出人命?”

        “对啊。”机修工站起身,指着卡在里面的半块铁矿石道:“你们看,要是从这个角度崩飞出来一块铁矿石,挡板根本挡不到,如果有个工人站在……”他找了找位置,往后退了半米样子,“要是站在这里,铁矿石很有可能砸在脑门上,你们想想破碎机的力道有多大?砸出来的铁块是最起码几百斤的力道,脑袋开花是一定的事情。”

        在旁边凑热闹的丁惠珍啊了一声,有点后怕道:“我刚才就站在这个位置啊。”她忍不住拍拍心口,“哎哟,那我得亏老板冲过来关机器,不然老性命都丢了。”说着,她似乎回忆起什么,“对了,刚才机器关掉之后,我好像记得看见有一块铁矿石飞溅出来,你们等等,我找找。”

        还真有?

        沈女士等人都看向蹲在地上的丁惠珍。

        至于王琛,他纹丝未动,要不是有时光倒流这个神奇的功能,如今丁惠珍恐怕都已经魂归地府了,那还有可能蹲在这里找铁矿石?

        正想着呢,丁惠珍忽然一抬手道:“找到了。”

        大家都朝着她手上看过去,果然看见一块铁矿石。

        沈女士伸手道:“拿给我看看。”

        “哦。”丁惠珍递了过去。

        沈女士接过,不顾脏,趴到破碎机上面。

        几个斯建考察人员都喊了起来。

        “经理,脏!”

        “您干嘛呀?”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沈女士已经把手里的铁矿石和卡在传动齿轮防护罩上面的半块铁矿石放在一起,然后惊讶道:“真是一块铁矿石啊。”

        “啊?”

        “您是说这半块铁矿石真的是从里面崩飞出来的?”

        大家都凑过去一看,两块铁矿石合在一起天衣无缝,明显原本就是一块啊。

        要说机修工和丁惠珍都是水泥厂里的人,有可能会欺骗沈女士和斯建考察人员,但是这破碎机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才拆开,也就是说,这两块铁矿石做不了假。

        王琛没骗他们?

        真的站在门口就光凭耳朵听出了机器出问题,然后急忙冲过去关闭?

        “你……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身上已经弄脏的沈女士顾不得拍灰,转过头来满脸都是难以置信,她甚至眼睛都瞪大了,“站那么远听到机器声音出问题?你这耳朵也太神了吧?”

        在场每一个人都被震住了,心说这个王总也太牛逼了吧。

        尤其是斯建考察人员当中几个刚才说王琛不是玩意的人,此刻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得很不可思议,联想到先前的画面,方才要不是王琛冲过去关掉机器,导致机器转速变慢飞溅出来的铁矿石力道减轻,他们有可能会当场看到那个女工人死亡?

        王勇和李海霞等厂里的领导们看了看满脸错愕的斯建考察人员,心中撇撇嘴,刚才这群人还说王总怎么怎么样,现在知道王总为啥这样做了吧!

        哪怕是和王琛朝夕相处的沈霞都被震撼住了,她看看自己男朋友,瞪着大大的眼睛道:“小琛,你也太厉害了吧?”

        一旁的丁惠珍知道情况后心有余悸道:“老板,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王勇搭话道:“你是得好好谢谢老板,他可是冒着三万吨订单流失的风险来救你啊!”

        王琛摆摆手道:“我刚才就和沈经理说过,厂里的每一个员工都是我最大的财富,不论丢失多大的订单,只要你们平平安安就好。”

        附近的工人们闻言,全都露出感动的神色。

        老板实在太好了,是啊,能为员工们拼命到这个地步的老板,估计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对王琛的印象都顿时改变了——这是一个伟大高尚品格的好老板!

        最关键,他娘的这耳朵简直神了!

        ————

        回到行政楼。

        会客室里,斯建的考察人员们都露出一脸愧疚的表情,他们先前冤枉王琛了,有几个人还说出了不少难听的话,一想到王琛品格如此高尚伟大,哪怕不赚钱也要救一个员工,他们就更加惭愧了。

        倒是王琛没有他们那么多想法,主动和众人赔礼道歉道:“沈经理,先前的事情实在对不住,太冒犯您了。”

        沈女士连忙摆摆手,一脸苦笑道:“说对不住的应该是我。”

        五十多岁胖墩墩的那个考察人员也一脸歉意道:“是啊,王总,我们都错怪您了,对不起啊。”

        “刚才我们说话太难听了。”

        “真不知道原来是这样,您别生气。”

        “唉,说真话,我真没想到一个老板可以做到您这个地步。”

        “是啊,每个月三万吨的订单,一年得赚多少钱?您竟然为了一个员工……服了,王总,我对你的人品彻底服气了。”

        被这么多人围着捧,王琛还真有点不习惯,道:“不怪你们,毕竟是我厂里的设备安全检修没有到位。”

        沈女士这人古板归古板,做人还是就事论事的,她认真地看过来,道:“不管是不是你厂里的设备检修出现问题,我们冤枉了你就是冤枉了你,王总,我在这里真诚地向你道歉。”

        胖墩墩考察人员也道:“对,咱们冤枉您的初衷。”

        王勇、广明、李海霞等一众水泥厂的领导们心中也感慨起来,他们都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这一刻,他们都对王琛死心塌地了起来,一个老板,对普通员工尚且能如此,更何况他们管理层呢?他们觉得自己跟对了老板。

        只是吧,今天的订单恐怕没戏了。

        毕竟是厂里的设备出现了安全问题,斯建又是国企,很注重合作伙伴这方面的事情,哪怕沈女士等人表达了冤枉王琛的歉意,但是人家没道理和一个设备安全都弄不好的企业合作。

        王琛心里也是这样想的,订单没有就没有了吧,至少员工没出事,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也算是无愧于心了,另外,要是真的出了安全事故死人,自己整个水泥厂或许都开不下去了,如今能够平平安安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他不奢求订单不订单了。

        接着,沈女士和考察人员们轮番又说了几句歉意的话,过了会儿,沈女士的手机叮铃铃响起,她一看号码,和众人说了声抱歉,起身朝着外面走去接电话了。

        考察人员们见到领导不在了,说话也不用像刚才那么顾忌。

        胖墩墩的中年男子对着王琛一竖大拇指道:“王总,你这耳朵和人品我算是彻底服了,人品咱们就不说了,光说刚才我们站在门口,生料车间轰隆隆,你都能听到是破碎机出问题,简直神了!”

        秦烟也柔媚一笑,“我也被咱们老板的耳力给折服了,顺风耳呀!”

        李海霞捂着嘴笑道:“我觉得老板要是去当特务的话,绝对是世界顶尖特务,你们试想一下,他隔着几幢楼都有可能听到人家说话,能不成功么?”

        自家人知晓自家事,王琛笑着摆摆手解释道:“没有你们说的那么玄乎,我先前路过的时候听到杂音没多想,只不过站到门口忽然想起来安全事故,这才不顾一切冲过去把机器关了,说真话,还真没点把握确定机器有问题。”

        然而他这么一说,众人更加肃然起敬了。

        要是说确定机器有问题冒着丢失大订单的风险冲过去,大家还能说是生怕出安全事故,然而如今,王琛在没有确定机器有问题,只是有可能工人会出事的前提下就飞奔过去,这人品绝对没话说。

        虽然这些话大家没说出口,但是都被王琛折服了。

        吱嘎,门开了。

        沈女士接完电话从外面跑了进来,众人目光都看向了她。

        坐下来,沈女士笑着对王琛点点头,语出惊人道:“刚我和书记商量了下,决定在你们厂里下订单。”

        胖墩墩中年男子诧异地啊了一声,“您把安全问题和书记说了?”

        “说了。”沈女士道:“书记说王总的人品没话说,像王总这样的性子,不论产品质量还是数量方面都不会有问题,让咱们尽管下订单。”说着,她看向王琛,“不过呀王总,你可得把厂里的机器设备好好检修一番,千万别出什么安全事故。”

        王琛也颇为惊讶,他都以为大订单肯定会丢失了,没想到最终还是拿了下来,他不由高兴了起来,忙道:“谢谢沈经理,我会让人好好把厂里的机械设备检查一遍,太谢谢您了。”

        沈霞、李海霞和王勇等水泥厂领导们都兴奋了起来,他们看得出来,之所以能在这种情况下拿下大订单,完全是斯建看在王琛的个人魅力和品格上啊,要不是如此,凭借斯建这么大的公司,看见水泥厂设备当场出问题,差点造成安全事故,肯定二话不说转身走人了啊。

        更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沈女士又补充了一句,“我记得你们厂里的年产能是五十万吨对吧?”

        王琛愣了下,这本来是制造的虚假产能,不过嘴里不能这么说,他承认道:“对,怎么了?”

        沈女士笑呵呵道:“没怎么,咱们书记说了,这年产量咱们斯建都包了。”她还惋惜了起来,“只可惜你们产能有些低,否则书记说了,他还真想把咱们斯建所有的水泥订单都交给你们做呢,不过有机会,你们厂里慢慢发展,以后达标的话,咱们再追加订单数量。”

        沈霞和秦烟等水泥厂领导都高兴死了,年订单五十万吨啊!

        王琛也心里乐呵了起来,没想到还有这个意外收获,本来是每个月三万吨订单,一年三十六万吨,如今啊,直接提高到了一年五十万吨,并且,听沈女士的意思,要是厂里产能提高了,还可能拿下更大的订单。

        发了啊。

        光水泥厂就每年能给哥们儿赚好多钱了啊。

        只是王琛有点奇怪,照理说哪怕自己人品再高尚,也不至于让斯建的书记这么亲睐吧?难道还有什么玄机在里面?比如说有人帮自己说话了?

        很有可能是这样。

        王琛如今只是猜测,还不确定背后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帮忙,但是不论如何,今天能够拿下五十万吨的订单就足以让他兴奋了!

        随后,沈女士代表斯建和水泥厂签订了采购合同。

        王琛又留他们下来吃了一顿饭,最后才送着出了厂门。

        等到斯建的人一走,王琛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叫错打错着,本来只想签订每个月三万吨的订单,如今却签了每年五十万吨的订单,加上之前包团牌、贰建和一众其他客户的订单,自己水泥厂年订单都要达到一百一十六万吨了啊!

        嗯,是时候把水泥厂规模扩展一下了。

        哥们儿的第一个实业,总算干得有声有色,我就说我天生是干大事业的人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