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54章 去开发钻石矿(求订阅!求月票!)


        垂拱殿。

        无数官员愕然地看着王琛。

        谁都不敢说的话,王琛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主动说出来?

        是的,五十万贯对于在座的官员来说,并非没有人拿不出来,毕竟北宋初年官场腐败现象十分严重,有些官员出于私利或者侵吞朝廷财产、压榨地方百姓不在少数。

        比如说开宝七年的时候,兖州通判胡德冲偷偷侵吞官府财产一千八百贯钱,后来被拉到闹市区斩首,再往前几年,左领军卫将军石延祚监守自盗国库钱财,同样被斩首示众,还有开宝六年的时候,供备库使李守信到盛产木材的秦岭为朝堂购置造房子的木材,可是他也顺手给自己买了点,嗯,用的是国家的钱,最后也挂了。

        各种案例都说明朝廷对贪赃枉法惩罚非常严重。

        当然,这些都是贪赃枉法,另外,在宋朝是不准官员经商的,比如说北宋开国功臣、前宰相赵普,他也私自砍伐秦岭木材,让自己家人拿出去卖,气得赵匡胤也差点弄死他,幸好一众副宰相联合众官为赵普求情,才侥幸逃过一马。

        种种事迹表明,宋朝的官员收入只准一个来路——俸禄和职田。

        像王琛是从三品大员,每年俸钱大概六百六十贯钱,再加上差遣、贴职等等,还能从其他方面收获一千三百二十贯,加一起大概两千贯钱吧,折合现代社会购买力约莫两百七十七万。

        不算少了。

        可是五十万贯呢?

        那需要王琛两百五十年的俸禄才能凑齐啊!

        不准经商、不贪赃枉法,你凭什么拿这么多钱出来?

        所以当王琛信誓旦旦说若是投资失败后这笔钱他出,在场所有的人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薛居正老谋深算,更是故意坑王琛,“王大夫,你的俸禄都被陛下罚没了,若是发展静海失败,用什么填补五十万贯钱的空缺?”

        只要王琛说经商啊之类的话,马上会落入薛居正的圈套里。

        和王琛关系比较好的曹彬扭过头来连连使眼色。

        但是王琛好像没看见,他目光炯炯看向薛居正,朗声道:“薛相,我为朝廷效命之前经商相信你等都有所耳闻,当然,如今我已经经商,这些产业都会盘给别人,你觉得我那些产业盘让出去不值五十万贯吗?”

        薛居正哑然失笑道:“什么产业能值五十万贯?老夫当真闻所未闻。”

        沈义伦符合道:“不错,开封去年的税收也不过才四十万贯而已,王大夫,你什么产业值五十万贯?”

        是啊。

        不是你说值五十万贯就值五十万贯。

        众人都朝着王琛看过去,想听听他怎么说。

        就连赵匡胤都在暗暗心急,要是王琛一个回答不妥当落入薛居正、沈义伦圈套里,这五十万贯钱基本上不用想了。

        王琛不是傻子,其他人能够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能够想到。五十万贯钱不是小数目,折合成现代购买力差不多六亿样子,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如果自己拿着这些钱去研发电能,一旦有了点眉目,稍微做出点成绩,朝廷方面势必会追加投资,到时五百万贯、一千万贯都有可能。

        就像后来国家级超级大项目一样,南水北调投资了五千亿,西部大开发前前后后投资了八千五百亿,京沪高速铁路总投资两千两百亿样子。

        在北宋鼓捣电能,绝对是比现代南水北调、西部大开发还要来得大的项目,砸进去一两千万贯跟玩似得。

        要是这笔钱王琛自己拿出来,现实吗?

        肯定不现实啊,首先,他肯定没这么多钱,其次,要是自己鼓捣电能,各种各样的顶尖人才都要花费不少时间去找。

        所以,这五十万贯钱,必须让朝廷出。

        这是一场博弈,一旦拿下五十万贯做出点眉目,后续朝廷会倾尽举国之力来做的事情,王琛争锋相对,并不是为了五十万贯,而是为了后续的支持。

        要是没朝廷支持,王琛想在北宋弄电能,最起码延后二十年时间!

        他等不了二十年。

        王琛想了想,知道想要骗下这笔钱,首先得展露下自身的实力,他瞥了瞥众人,淡淡道:“我有四间王记。”

        沈义伦无语道:“四间王记能值几个钱?哪怕汴京的四间商铺,加一起撑死了六七万贯,距离五十万贯相差甚远,更何况你的铺子不在汴京,价值就更低了。”

        他分析的一点都不错。

        三百来个官员们微微颔首,认同沈义伦的话。

        赵匡胤暗暗心急,觉得王琛这次辩论要失败。

        “是吗?”谁知王琛不急不缓,甚至还露出笑吟吟的神色瞧过去,对着沈义伦道:“沈相说的乃是铺子房产的价值,我指的是我王记本身的价值,根本不是一码事。”

        薛居正哭笑不得道:“一间铺子贵就贵在房产上,难道你的王记还与众不同?”

        王琛很肯定地看着他,“是的,我的王记就是与众不同。”

        听到这话,很多官员都忍不住轻笑起来,觉得王琛是在说大话。

        然而,王琛根本没给薛居正和沈义伦说话的时间,自顾自说下去,道:“我四间王记有个规矩,每个月只卖一千套生活用品,你们猜猜,这一千套得卖多少钱?”

        刘翰忍不住问道:“多少?”

        吕余庆如今站在王琛这边,故意多猜了一点,“五千贯?”他还笑呵呵道:“一间铺子每年盈利六万贯是少了。”

        薛居正笑道:“就算每个月卖五千贯,也不代表盈利啊,折合一半已经很了不起,我就算王记每年盈利三万贯,你四间铺子想卖五十万贯压根不可能。”

        “五千贯?”王琛笑着摇摇头,“你们太小看我王记的赚钱能力了。”

        这回连赵匡胤都来了兴趣,猜测道:“难不成一万贯?”

        王琛摇头,“不止。”

        卧槽,一间铺子一个月营业额不止一万贯?众官员已经大吃一惊了。

        曹彬立即道:“一万五千贯?”

        王琛笑道:“还得网上。”

        沈义伦一吸气道:“难不成,两万贯?”

        王琛道:“再往上猜。”

        闻言,薛居正声音带着点颤抖道:“总不能每个月两万五千贯吧?要知道扬洲去年一整年的税收也不过才四五万贯,难道你一间小小的王记两个月营收能抵得上扬洲一城的整年赋税?要是这样,那实在太恐怖了啊!”

        王琛哈哈大笑,大大方方道:“还得往上。”

        什么?

        还说少了??

        众人错愕不已,“难道……两万八千贯?”

        到了这个数字,他们已经不敢像刚才那样五千贯五千贯往上加着猜测了,没办法,他们的思想认知和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别说一个铺子,换一个穷一点的州,每年赋税都未必有这么多钱呢,所以他们的认知被固定在一个范围之内,如果超出这个范围,就不是他们能想象的领域了,他们已经不敢再猜,也根本猜不到了!

        王琛看着所有官员的表情,心里十分满意。

        沈义伦口干舌燥道:“王大夫,你快说啊!”

        魏王赵延美追问道:“是啊王大夫,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一间王记每个月营收多少钱?”

        王琛微笑道:“既然魏王都开口了,我也不和你们兜圈子,我一间王记每个月卖一千套生活用品营收是……三万一千五百贯!”

        这个数字从王琛嘴里蹦出来,只见整个垂拱殿都一下子鸦雀无声了!

        就连坐在龙椅上的赵匡胤都露出惊愕的神色!

        三万一千五百贯?

        还只是一间铺子每个月的营收!?

        “啊?”

        “哈?”

        “哎哟!”

        “这,这是真的啊?”

        “多少?三万一千五百贯??”

        薛居正几乎要晕倒过去了!

        沈义伦和其他在场的两三百名官员也都一脸懵逼看着王琛,他们谁都没想到,这是一间铺子每个月的营收,所有人都被王琛的主动爆料给砸蒙了!

        霎时间,整个垂拱殿所有的官员都哗然起来!

        王记赚钱能力恐怖如斯!

        每个月营收足足三万一千五百贯的天文数字啊!

        所有人听后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第二反应还是不相信,第三反应是……肯定不相信啊!

        “我的天!”

        “王记这是要逆天吗?”

        “王大夫莫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打死我也不信啊!”

        “是啊,王大夫弄来的东西是新奇,我承认,你要说他每个月只卖一千套的商品营收有一两万贯,我也勉强相信了,毕竟那什么生活用品却是挺招人喜欢,卖得好很正常,可是才一千套就卖三万一千五百贯?你这是在说笑么!当真以为铜钱是泥巴烧制的啊?”

        “应该在说大话!”

        “对,不太可能。”

        “呵呵,怎么可能这么高啊。”

        “你们还真信啊?绝对是骗人的,王大夫估计想要说服沈相和薛相,故意编造出来的数字,夸大其词嘛,谁都会,我从未听说过天底下哪个铺子能这样赚钱的,别说三万一千五百贯,月营收一万贯的都少之又少!”

        “哪怕私盐贩子都没这么赚钱啊。”

        众人都表示不相信。

        不止是他们,晋王赵光义、皇帝赵匡胤和曹彬等人,他们全都不相信。

        赵匡胤急忙问道:“王大夫,你可说笑?”

        王琛笑道:“陛下,我为何要说笑?”

        赵光义立即道:“当真三万一千五百贯?”

        王琛嗯了一声,“当真。”

        赵匡胤道:“你切勿因为薛相和沈相不同意五十万贯钱的事情说大话,朝堂之上谈论的都是国家大事,这种事不能开玩笑。”

        赵光义追问,“真实数目到底多少?”

        王琛乐道:“就是三万一千五百贯啊!”

        薛居正:“……”

        赵匡胤瞪眼道:“你跟我实话实说,刚才哪怕妄言,我不怪罪于你。”他还是不信。

        这时,人群中忽然站出来一个人,他行了一礼道:“陛下,王大夫所言不虚,通州在臣的管辖范围里,关于王记的商品每月营收臣曾经查探过,确实三万多贯只多不少。”

        众人一看,居然是淮南东路转运使范旻勾,作为转运使,他每年都会进京汇报管辖范围内的大小事务,算是年度总结吧,范旻勾把他知晓的情况说了出来,什么一把牙刷卖三百九十九文,一条牙膏卖六百九十九文等等,他记忆力还挺好,或者早有准备,什么沐浴露、洗面奶、抽纸等多少钱都说了出来。

        牙膏牙刷合在一起便宜点都要卖差不多一贯钱?

        众人按照范旻勾说出来的数字一一计算,只是加法,大家还是计算的过来的。

        计算完毕后,薛居正倒抽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看着王琛,“三万一千五百贯是真的啊?你不是在说大话啊?”

        王琛笑道:“我为什么要说大话,货真价实的月营收三万一千五百贯!”

        沈义伦震惊不已!

        其他官员们更是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赵匡胤高兴地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道:“好!好!王大夫果然是商界奇才!”

        薛居正苦笑道:“一间王记月营收三万一千五百贯,四间王记岂不是得十二万六千贯?一年下来……”他“嘶”了一嗓子,“足足一百五十一万零两千贯!”

        王琛笑眯眯地看过去,“薛相、沈相,我试问一句,若是我四间王记盘让给别人,想要换取五十万贯钱能否?”

        卖五十万贯?

        卖五百万贯都有人要啊!

        你王琛赚钱的能力简直通天彻地啊!

        薛居正等人简直不敢想象,再看向王琛的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有的人当官是为了丰厚的俸禄,想过上好日子,有的人或许是为了扬名立万执掌大权,但不管怎么说,最终肯定是想过上好日子,但偏偏,王琛不一样,人家当官前已经能过上连皇帝都羡慕的好日子!

        四间王记每年营收一百五十多万贯啊,如今为了当官却要盘出去,这王大夫是有多大的气魄,想要为黎民百姓做点事情?薛居正、沈义伦以及在场每个官员扪心自问,要他们是王琛,有这么大的气魄把赚钱能力那么庞大的产业转让出去吗?

        答案是否!

        王琛适时道:“薛相、沈相,既然我有能力赔偿这五十万贯钱,那么,陛下答应给静海发展的五十万贯钱财,你们能否答应下来?”

        薛居正认真地看看他,“这五十万贯你要用来做什么?”

        王琛回答道:“做什么恕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在朝堂之中明说,若是这件事我能够做成,对咱们大宋朝江山社稷有巨大的帮助,乃至陛下、你等都会被史书记载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功在千秋啊!”

        大家听了,也都有点抽凉气!

        尤其是薛居正和沈义伦两个老头,听到会青史留名浑身都在发抖啊!

        这是要干什么样的大事,才能够说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样的话啊?你该不会想要改变整个世界吧?只凭这五十万贯钱?能功在千秋?你到底要干嘛呀你!

        薛居正和沈义伦已经有点犹豫了,三司那边资金确实挺紧张,拿五十万贯出来,会让财政吃紧不少,可是一想到王琛刚才说的话和老赵鼎力支持,他们觉得王琛要做的事情,还真有可能是功在千秋,薛居正和沈义伦都年纪老了,他们位极人臣对于生活享受已经没那么贪恋,更多的是想青史留名。

        沉默了片刻,薛居正咬咬牙道:“既然王大夫许诺若是失败自己填补五十万贯损失,我无话可说,只能支持。”

        王琛笑了,“谢谢薛相。”

        沈义伦也苦笑着道:“连薛相都同意了,整个朝堂都向着你,我自然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王琛再次道:“谢谢沈相。”

        话音刚落,赵匡胤高兴地哈哈大笑道:“五十万贯钱的事情已解决,王大夫,你要是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朕相信薛相、沈相都会全力支持!”

        王琛见杆就上,“光有钱肯定不行,我手头上没有人手,陛下,你再给我派点人去静海吧。”

        薛居正和沈义伦非常无语,他们看得出来,老赵和王琛这是在唱双簧呢,肯定是早就商量好的。

        果不其然,赵匡胤二话不说道:“你要多少人?”

        “府衙那边的人手朝廷会派遣,我就不多说了,只要点工匠就行。”王琛说起来很简单,却狮子大开口道:“铁匠、木匠、窑工、石匠、泥水匠、裁缝……”他一连串报了十几个工匠种类的名称,“给我各来一百人吧,我只要最好的,当然,要是臣能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弄出点成绩,还望陛下再批个几十上百万贯钱。”

        我靠!

        你还要钱?

        都五十万贯答应你了还不够?

        作为三司最高执行长官的沈义伦吓了一跳,立刻道:“你要的人手我们替你凑齐,钱方面你暂时不用再想了。”

        王琛没理会他,看向赵匡胤,道:“陛下,要是我要做的事情有些成绩了,没钱继续怎么办?”

        沈义伦和薛居正都要喷人了,你这个王扒皮啊,难不成想要把国库的钱都卷走不成?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赵匡胤支持力度非常大,直接回答道:“要是有了成果,后续朕让三司方面继续给钱,要多少有多少!”

        沈义伦站不住了,急忙道:“陛下,连年征战,三司哪来这么多钱?五十万贯还要咬咬牙想办法凑出来。”

        王琛穷追猛打道:“沈相,照你这么说,要是我干出了成绩,没钱,是不是就停工?”

        沈义伦义正言辞道:“要是有钱,三司肯定会给,但是没钱,王大夫,对不住,我不能给你变出来。”

        “是啊,三司没钱也没辙。”赵匡胤跟着说了一句。

        沈义伦和薛居正松了一口气,还好,皇帝没有铁了心要塞钱给王琛,事情还说的下去。

        可是,接下来赵匡胤一句话让他们都怀疑自己耳朵坏了!

        “要不这样吧,王大夫,你自己想办法弄钱。”赵匡胤说到这里的时候,沈义伦和薛居正等人都要拍手叫好了,未曾想,老赵接下去道:“要弄钱肯定要给你最大的权利,以后静海不需要向淮南东路汇报任何事情,静海只需要向朕定时汇报就行,其他方面都由王大夫一言所定!”

        沃日,赵匡胤的意思岂不是静海属于“直辖市”了,不止是直辖市那么简单,完全等于把静海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王国”,王琛拥有最高执行权,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经过朝廷允许,只需要向赵匡胤汇报就行。

        错愕!

        震惊!

        无处不在!

        垂拱殿的所有官员都傻眼了!

        “陛下!”

        “您什么意思啊?”

        “难道想复古给王大夫封诸侯国?”

        他们都急了啊,你妹的王琛该不是是赵匡胤的私生子吧?直接把静海的所有权利都交出去了?到底想干什么啊?

        疯了!皇帝疯了!

        所有官员脑袋里都冒出这个念头,他们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赵匡胤和王琛,始终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这么一瞬间,他们甚至怀疑自己在做噩梦,特么的王琛给皇帝灌了什么迷魂药,就差没给封诸侯国?

        哪怕没有明封,实际上刚才说的就是啊!

        大家都是当官的,这些事情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王琛没理会众人怎么想,二话不说道:“谢陛下。”

        赵匡胤也不给众人说话的机会,“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传朕命令,静海只需向朕负责就行,其他时候一切生杀大权全都交给王大夫!”

        事情尘埃落定。

        金口玉言,众人想反对都来不及了!

        王琛笑了笑,他知道赵匡胤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如果静海还是由淮南东路负责的话,电能在没研发出来之前,迟早会走漏风声,所以赵匡胤给了自己最高执行权,目的就是在电能完全鼓捣出来之前便于保密。

        甚至王琛心里隐隐约约有种预感,接下来,静海会成为大宋朝重地,外松内紧,表面上不禁止什么,但是暗地里会派遣很多官兵、特务等等维护安全。

        但不论怎么样,今天收获了五十万贯钱、大量工匠,还有最最重要的静海执掌权,王琛觉得一切辛苦都值得了。

        如今大权在握。

        接下来他可以大展拳脚。

        不止是鼓捣电能,反正静海的所有权都在自己手里,民生、农业、商业乃至社会体系,王琛觉得都可以开始改革起来。

        前期用工业带动农业,等到农业变成少部分人能养活大部分人的时候,那么,静海就将变成古代举世瞩目的世界工业中心!

        ————

        下午的时候。

        任命全都下来了。

        刚刚吃过午饭,还在院子里调戏自己妾室的王琛,被徐江喊了出去,说三司有人送来公文。

        大厅里。

        王琛再一次见到了沈义伦和皇帝身边的老太监。

        沈义伦脸色不是太好,不过见到王琛进来,还是放下茶杯,站起身道:“王大夫,陛下让我亲自把公文送来,你且看一下,和朝会时候有没有什么出入。”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叠公文递了过来。

        “好的,谢谢沈相。”王琛接过公文看了起来。

        第一封公文是批的钱财,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三司即日起会送五十万贯去静海府衙。

        第二封公文是会在全国各地召集一千五百名顶尖工匠送去静海。

        第三封公文比较玩味,上面说即日起静海只对皇帝一个人负责,一切经济、民生乃至税收等等,都将自给自足,不用向朝廷汇报,甚至军权全都在王琛手里。

        王琛记得静海原本是县,总共有一千戍兵,也就是说自己能掌兵一千人了?

        沈义伦问道:“王大夫,没出入吧?”

        “没。”王琛收起公文。

        “既如此,那老夫先行告辞了。”沈义伦朝着外面走去。

        王琛没有挽留,因为他看见老太监没走,知道有话对自己单独说。

        老太监也不着急,一直等到看到沈义伦出了大门才笑眯眯地对着王琛道:“王大夫,恭喜了。”

        王琛谦虚道:“为陛下办事,应该的。”

        “也对。”老太监一只手负在背后,眨眼道:“陛下让我和您说,会派四千禁军押送五十万贯钱去静海。”

        确实,五十万贯不是小数目,要是没有军队押送的话路上遇到劫匪怎么办?

        王琛没有多想,点点头道:“谢谢公公告知。”

        老太监嘿嘿道:“陛下还说,这四千禁军到了静海侯会留在那边。”

        啊?

        四千禁军留在静海?

        王琛差点没反应过来,有些懵道:“公公,这是什么意思?”

        老太监嘴角勾起,“静海只有一千戍兵,陛下不放心您的人身安全,所以多派遣点人保护你,而且吧,静海靠海,若是有海贼占婆人前来,你也有能力抵挡。”

        因为宋朝政策相对宽松,所以海盗现象没有元朝、明朝那么猖獗,尤其是倭寇,暂时性还没有出现。不过宋朝虽然没有倭寇,但是海盗还是有的,主要是占婆人,占婆位于现代社会越南中南部、信仰印度教的一个国家。

        东南亚扼守中国到南亚的中东海上航路,港湾众多,成为海盗的天然温床,东南亚古代不少小国,其“支柱产业”就是海盗业,比如三佛齐国、马六甲王国等等,经常干强迫性买卖,形同海盗,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占婆国。

        这些王琛知道,只是他不明白的是,静海的海属于内海,不论是三佛齐国、马六甲王国或者占婆国的海盗,要抢掠也是抢掠广南东路那边一带,和自己静海有什么关系?

        随即他就想明白了,这只是赵匡胤给自己增加兵权的一个借口。

        那么老赵为什么要给自己增加兵权?

        王琛仔细一想就明白了,很简单,一方面防止有人盗窃电能的机密,另一方面,算得上是监督自己吧,毕竟静海如今已经属于“诸侯国”。

        老赵怎么起家的?

        这货就是黄袍加身起家的啊!

        怎么可能放任整个静海所有大权都给王琛?

        所以啊,这四千禁军就是派前来监视王琛的。

        王琛有理由相信,一旦自己有点风吹草动造反的迹象,这四千禁军绝对雷厉风行把自己灭杀。

        嗨。

        这个老赵。

        哥们儿暂时性还没想着造反呢。

        就算是想,回到泰国多弄点枪支弹药过来,你这四千禁军不是送菜吗?

        虽然被监事,但是王琛心情却很好,因为自己掌兵足足五千了,并且,其中还有四千禁军。

        要知道宋朝的禁军才是正规军,战斗力十分强悍,至于厢军的话只是地方部队,用于守城和工程建设,还有一种乡兵,平时务农,闲时练兵,战争的时候充当弓弩手,真正作战的都是禁军。

        所以赵匡胤能派四千禁军给自己管理,已经很够意思了,也足以看得出其对电能有多重视。

        想通后,王琛很高兴道:“公公回去后替我谢谢陛下。”

        老太监随即又爆猛料道:“另外,陛下还让我对你说,允许你招募一万乡兵随同禁军一起操练。”

        王琛不着痕迹眯了眯眼,随即笑道:“募兵这种事我哪里懂,替我禀报陛下,一万乡兵的事情就算了,有四千禁军和一千戍兵已经足以维护静海的安全。”

        老太监哈哈大笑道:“王大夫啊王大夫,你果然和陛下猜测的一样,他就说你会这么回答。”其实老太监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要是王琛一口答应下来,回头想要真正号令禁军就没戏了。

        皇帝给你军权你就要?

        想干什么?想要造反啊?

        赵匡胤这一招无非是在试探王琛有没有不臣之心。

        要是心怀不轨的人,听到有军权,肯定会要啊,但是王琛不是傻子,在现代社会各种古装电视剧、历史小说看了不少,多多少少知道点帝王心术,他知道老赵这是在测试自己,当然得拒绝。

        “公公说笑了,陛下英明神武,自然知道我不是统兵的料子。”王琛谦虚了一句,“再则,我要鼓捣电能,哪有空去募兵啊。”

        老太监正色道:“这是陛下下的命令,一万乡兵必须招募。”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函,“这封密函是陛下亲笔书写,你切看看。”

        王琛接过,拆开看了一眼,当先入眼的是密函里面玉玺红印,也就是说,这封密函是有效的,里面内容写的很清楚,赵匡胤告诉他,电能之事事关重大,光四千禁军和一千戍兵不放心,所以让王琛再招募一万乡兵用于防止机密大事走漏。

        或者说,用于有人从海上打过来窃取机密。

        其实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是赵匡胤稳重起见,给了王琛招募一万乡兵的权利。

        乡兵嘛,不是正规军队,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是王琛真的想靠一万乡兵造反,估计都不用四千禁军全部出动,一千禁军就能完全剿灭了。

        禁军对乡兵以一敌十一点都不夸张。

        不过王琛却觉得赵匡胤失算了,要是自己真的想造反,给乡兵们每人配上一把步枪,嘿,别说四千禁军,就是四十万禁军,他都有信心全灭。

        说到底还是老赵低估了自己的能耐啊。

        “王大夫,乡兵之事多多放在心上。”老太监叮嘱道:“等到招募完成,你让他们跟在禁军后面训练就行。”他停顿了下,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了句,“我和您父亲私交甚好,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其实这一万乡兵那么你招募了,禁军也不会真的带着他们训练,明白吗?”

        王琛一听就懂了,之所以说让禁军带着乡兵训练,依旧是监事,老太监这么和自己说,是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有什么想法,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他忙道:“谢谢公公。”

        “不用谢,我这就回宫复命去了,你收拾下细软,明日启程赶回静海吧。”老太监道。

        王琛讶然道:“明天就启程,这么赶?”

        老太监笑道:“陛下可是盼着你快点把电能弄出来,怎么能不着急?”

        好吧。

        回去就回去吧。

        王琛想了想,道:“好,待会我就收拾细软。”

        “那咱家告辞了。”老太监拱拱手,抬步要走。

        王琛忙拉住他道:“公公还请留步。”

        老太监侧头疑惑道:“王大夫还有什么事吗?”

        王琛没回答,对着外面喊道:“徐江!徐江!”

        “嗳,东家,来了。”

        自从发生了冷艳袭击自己这件事后,王琛再也不让徐江他们叫自己王总了,还是老老实实叫大众化的东家比较好,别再因为称呼惹来什么麻烦。

        下一刻,徐江从外面跑了进来,弯着腰道:“东家,什么事儿?”

        王琛嗯了一声,“去给我拿五瓶花露水过来。”

        “好的。”徐江转身去了。

        老太监立刻道:“哎哟王大夫,这怎么好意思?花露水乃是价值百金的宝贝,咱家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啊。”

        王琛看着他,很认真道:“公公和我父亲乃是至交好友,自然是我的长辈,您又比我父亲大上几岁,我称呼您为世伯也不为过,之前给过您一瓶花露水,最多用一两个月,而小侄近日又要返回静海,到时花露水用光了如何是好?所以再孝敬您五瓶,应该能用到来年开春我回来的时候。”

        他姿态变得很低,叫老太监世伯啊,自称自己小侄啊,实际上就是想拉拢老太监,毕竟老太监是皇帝身边的人,只要打好关系,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能够第一时间让自己知晓。

        因为王琛从刚才的事情上看出来了,赵匡胤对自己不是怎么放心,虽然按照历史记载来看,赵匡胤寿命还有十个月样子,但是伴君如伴虎,谁知道这厮会不会哪天对自己动了杀心?

        小心驶得万年船。

        自从接触宋朝顶层人士以后,王琛的情商也在慢慢提高。

        果然,老太监听得一阵感动,叹息道:“我真羡慕王公公能认您做儿子,咱家没那个福气啊,要断后咯。”

        王琛笑吟吟道:“公公,您乃是宫中押班,身份地位崇高无比,真想要过继一名孩儿大有人巴不得,怎么会断后呢?”

        谁知老太监摇摇头,道:“没有,真没有,世人都说宦官如何不好,有几个人能像你这么豁达愿意认宦官当父亲?这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事实,而且吧,咱家想要过继儿子,肯定不可能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行,最起码有点能耐,不说饱读诗书,样貌要生的俊俏点,不然让咱们徐家后人长得丑陋啊。”

        两人正说着话呢,徐江和张青两人各拿着花露水跑了进来,五瓶一个人不太好拿。

        见到两人,王琛灵机一动,对着老太监道:“公公,你看我这两个家丁怎么样?”

        老太监先是看了眼徐江,鄙夷道:“此人长相丑陋,三角眼,若不是你府中人,我路上看见都想踹两脚。”

        徐江:“……”

        随即老太监又看了眼张青,赞叹道:“这位小哥长相倒是挺俊俏,面容坚毅,身段看上去孔武有力,不错不错。”

        王琛趁机道:“他叫张青,公公,若是我让他认您为父,您看怎样?”

        老太监乐呵道:“当真?”

        “你们把花露水放下,徐江,先出去。”王琛吩咐道。

        两人把花露水放到桌子上,徐江转身出去了。

        王琛看向张青,“张青,刚才我和公公的话你也听到了,公公乃是宫内押班,乃是宦官中最大的官,正六品,和我父亲同阶,而且公公还日夜伺候在皇帝身边,你可愿意认他为父?”

        他没有逼张青认父。

        准确说,要是张青能够认老太监当父亲,回头绝对能够飞黄腾达,算是送一场荣华富贵给对方。

        当然了,要是张青不愿意,王琛也不会勉强。

        老太监见到张青生的俊俏,确实挺喜欢,如今听到王琛这么说,眼巴巴瞧过去,想看看张青答应不答应,太监也是人,也想能够传宗接代,只是太监生理上的缺陷,无法生儿育女,所以想要传宗接代只能过继儿子。

        但偏偏,古代人对太监都不太感冒。

        即便强如童贯,后来成为了太师,都不过才过继了三个儿子。

        要是换成明朝时期,童贯这样的大佬,儿孙绝对遍地走啊,比如说魏忠贤,干儿子、干孙子一大堆,这就是朝代之间的差别。

        宋朝一般人不太肯认太监当父亲。

        所以王琛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张青肯不肯答应。

        然而他低估了泼皮不要脸的程度,张青愣了下,立刻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见过父亲大人。”

        王琛眼前一黑,你妹啊,这张青也太识时务了吧?

        老太监大喜,立刻伸出双手把张青扶起来,高兴道:“咱家也有后了。”他笑得脸上皱纹都堆在一起了,“正巧咱家也姓张,你无须改名换姓。”他停顿了下,侧头看向王琛,“王大夫,我认子这件事千万不要传出去,否则被陛下知道不太好,先前王公公伺候陛下,后来认了您当儿子,主动请辞去管其他事情,要是陛下知道咱家也有后了,我也不能留在皇帝跟前,明白吗?”

        王琛大概知道啥意思,立刻道:“我懂。”

        “嗯。”老太监怎么看张青怎么喜欢,“原本我应该让青哥儿留在我身边,只是多有不便,还是让他继续跟在王大夫你身边,今晚暗地里弄个认父仪式就算了,青哥儿,委屈你了。”

        张青马上道:“父亲大人言重了。”

        老太监叮嘱道:“你要好生听王大夫的话,他说什么就什么,经常写家书来京……”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什么要帮张青讨媳妇了之类的。

        王琛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

        好半响后,老太监才转身看着王琛,认真道:“大恩不言谢,王大夫,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情用得上咱家,我定当鼎力相助。”

        好!

        哥们儿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他相信,只要张青留在自己身边,哪怕赵匡胤想要杀自己头,老太监都会拼死想办法把消息传递出来。

        是的,王琛故意让张青认老太监当父亲,就是想利用老太监,他相信老太监也看得明白,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刚才赵匡胤都在试探自己有没有造反的意思了,还派遣四千禁军监视自己,王琛不得不为自己做点打算。

        不多时,老太监离开了,约好了晚上过来吃饭,顺带私底下认张青当儿子。

        等到老太监一走,王琛看向张青,半开玩笑道:“张青,以后你就是张公公的儿子,身份高贵不少,不适合再做家丁队长这种活。”

        谁知张青有点二愣子道:“东家,你说啥话呢?刚才不是您让我认张公公当父亲吗?”他撇撇嘴,有点鄙夷,“否则我能认没卵子的人当父亲?”

        王琛吓了一跳,赶紧上前道:“小声点。”停顿了下,“你的意思你心里不想认张公公当父亲,只是因为我?”

        “对啊。”张青理所当然道:“自从跟了您,我们几个吃得好住得好,王总管还帮我找人说媒呢,我张青以前是泼皮,但是心里也明白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东家,只要你一声令下,别说让我认没……张公公当父亲,哪怕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都不皱一下眉头。”

        确实。

        张青这人和徐江他们不太一样。

        王琛心里清楚,他很满意张青的态度,点点头道:“我不会亏待你的。”

        今天总算解决了后顾之忧。

        有老太监在,自己不用担心被赵匡胤杀个措手不及。

        另外,一万乡兵、四千禁军加一千戍兵的军权在手,王琛觉得自己实力大增,只要自己在现代社会的经济跟得上购买枪支弹药,光凭一万乡兵,他都有信心把攻打下天下。

        说到底还是要弄钱啊。

        对了,冷艳和自己说过钻石矿的事情,蒙阴距离开封大概一千里的样子,不算太远,自己是不是趁着返航的时间溜过去先把钻石矿拿下来再说?

        反正王琛有定位传送,能够直接回到静海。

        他觉得可以这样操作一下,行,就这么定了,明天让大家先回去,自己带着冷艳去蒙阴一趟,一定要把钻石矿拿下来开发。

        ————

        次日。

        大队人马离京。

        王琛交代了徐江、萧峰等人一路护送柳琦红和王文秀等人返回静海,自己则是和冷艳单独上路了。

        路上。

        王琛和冷艳面对面坐在马车里,车夫正在赶路。

        冷艳盘膝坐着闭目养神。

        王琛主动搭话道:“冷姑娘,你给的金刚钻地图没问题吧?”

        一身白衣的冷艳依旧闭着眼睛,淡淡道:“没问题。”

        被马车颠簸的有些难受,王琛没再说什么,靠着想要睡一会。

        可是马车实在太颠簸了,他压根睡不着。

        麻痹,古代的交通真不便利。

        王琛都想自己弄辆汽车过来直接开到蒙阴去了,只是生怕暴露更多秘密,才强忍住这个想法。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

        正当王琛昏昏沉沉要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冷艳忽然主动说话了,“王公子,你答应我之事还记得否?”

        本来就很难入睡,又被吵醒,王琛索性不睡了,睁开眼睛道:“记得,等处理完金刚钻的事情,咱们回到静海,我就替你把那什么王总教头给咔嚓了。”

        已经睁开眼睛的冷艳微微点头,她忽然说了一句,“金刚钻地图没问题,不过想要获取的话有些难度,若是量少,我可以潜入进去弄点出来。”

        啊?

        什么意思?

        王琛有些懵道:“你说潜入进去?难道金刚钻矿有主?”

        “不是。”冷艳摇摇头,道:“有山贼。”

        王琛无语道:“咱们大宋朝太平笙歌,还有山贼?”

        冷艳面无表情,“穷凶极恶,一百人。”

        王琛晕了一下,“要是他们占据那边,我还怎么把金刚钻那片地方买下来啊?”

        “你想买下来?”冷艳诧异道:“那边山贼依靠地势占山为王,官府都无可奈何,想要买下来无疑痴人说梦。”

        王琛眼前一黑。

        你妹的不早点告诉我。

        早知道这样,哥们儿还去蒙阴干啥子啊,还不如直接回静海。

        不过他知道古代山贼、水贼不在少数,毕竟古代的治安不像现代社会那么好,不能做到高强度全国警戒。

        尤其是宋朝,山贼还真不稀奇。

        甚至造反的事情也继而连三发生。

        比如说后来的宋江,比如说后来的方腊。

        当然了,宋江不像《水浒传》里写的那么牛逼,也没有一百零八将,实际上真正的宋江刚开始是率领三十六个人起义,后来被张叔夜活捉了。

        但不论怎么说,山贼是封建朝代的特色之一,有,并不稀奇。

        王琛觉得有点棘手啊,反问道:“你之前的金刚钻该不会都是从山贼手里偷出来的吧?”

        “是的。”冷艳落落大方承认道:“这群山贼中有巧匠制作子午钉,否则我一女子,如何能有子午钉?”

        王琛有点哭笑不得道:“我还以为你会制作子午钉呢。”

        冷艳道:“不会。”

        诶,照这么说来,这群山贼并不是没有什么用,而是有点本事,虽然刚才冷艳说依靠地势让官府无可奈何,但是对方只有区区一百人样子,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牛逼了。

        王琛内心开始盘算起来。

        要是能让冷艳嘴里的山贼为自己所用,是不是能够获得大量的钻石?而且山贼当中有巧匠会切割钻石,如果能让山贼臣服,好像对哥们儿百利而无一害啊。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让山贼臣服呢?

        王琛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总不能自己贸贸然跑过去,拿着扩音喇叭喊“你们跟着我混有肉吃”,别说人家信不信,就说这么做,估计自己十有七八会被一箭射死,嗯,被子午钉射死也有可能,算了,待会把防弹衣和防弹插板穿上身,重就重点,小命要紧。

        再一想到冷艳嘴里山贼穷凶极恶,估计是不可能为自己所用了。

        王琛有点犹豫,是不是应该让马夫调转车头,毕竟他和冷艳两个人前去蒙阴,想要拿下钻石矿的可能性非常低。

        正想着呢,冷艳忽然爆了一个猛料,或者对于她来说也只是说起这件事顺便谈起,但是对于王琛来说,确结结实实是个猛料。

        只听见她道:“其实这群山贼以前都是良民,后发生天灾人祸民不聊生死了不少人,一帮人着实无奈之下抢劫了县衙押送的一批粮食,才无奈之下落草为寇。”

        “那你还说他们穷凶极恶?”王琛不解道。

        “确实穷凶极恶。”冷艳确定道:“准确说,为首的三名首领穷凶极恶,据我所知,当初山寨里共有一百二三十名山贼,当地官府前去招安,许诺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不少山贼都愿意投降,但是三名首领不肯,当场砍杀了十来人,震住其他山贼,后县衙派兵攻打,陆陆续续又死了一二十人,如今山寨里只剩下百余人,绝大多数都是良民出身,想要被招安,摄于首领的残暴,只能忍气吞声。”

        王琛无语道:“他们不会联合起来把三个首领弄死吗?”

        冷艳反问道:“皇帝对你不好,你敢把皇帝弄死吗?”

        这种话一般人肯定不敢说出口。

        只是冷艳这人和当今社会的人有点不一样,说话似乎没那么多顾忌,或许是艺高人胆大吧。

        话虽然有点吓人,但是王琛却从中听明白了什么意思,如果没猜错,三名山贼首领应该是掌握了什么能够瞬间致死的武器,震慑住其他人。

        良民嘛,只要不把他们逼急了,基本上都能够忍气吞声。

        就比如说王琛曾经看过一篇报道,抗日战争年代,两三个日笨人赶着上百个中国人走,照理说这些中国人齐心一致反抗的话,肯定能把两三个日笨人弄死,但偏偏,上百个中国人都没有反抗。

        这说明什么?

        说明谁都有贪生怕死的念头。

        因为日笨人手中有枪,被驱赶的中国人手无寸铁,要是反抗的话,多多少少会死一些人,谁愿意当出头鸟被弄死啊?

        自然而然,形成了那种局面。

        要是没猜错,冷艳嘴里的山贼们应该也是那样。

        本来都想打道回府的王琛,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眼前一亮,他追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弄死这三个山贼首领,其他山贼有可能被招安?”

        “应该是的。”冷艳不太确定道。

        王琛咂咂嘴,“你武艺高强,又有办法潜入山寨之中,杀了这三个山贼首领应该不在话下吧?”

        “不行。”冷艳摇摇头,露出凝重的目光,“我曾和这三名山贼首领交手过,他们每一个人武艺都不错,当然,若是一对一,我有信心三十招之内杀一人,但是,他们会合击之术,我险些栽在他们手里过。”说着,她掀开左手的袖子拉上去,“你看,这伤疤就是去年我中了他们子午钉留下的。”

        王琛看过去,冷艳白皙的胳膊上果然有半个硬币大小的伤疤凹进去,看样子当初受伤挺严重,他讶然道:“你这么好的武艺都拿他们无可奈何?”

        “嗯。”冷艳点点头,“当时夜里,我潜入进去偷子午钉被发现,和其中一名首领交手,其他两人闻声赶来形成包围,我不是对手。”

        她倒是挺坦荡,打得过就打得过,打不过也不打肿脸充胖子。

        王琛觉得有点难办啊。

        连冷艳都没法击杀这三名山贼首领,自己凭什……诶,哥们儿神秘空间里不是藏了两把步枪吗?

        有效射程足足三百多米呢。

        只要能够把这三名首领骗的露面,凭借步枪的威力想要击杀还不是轻而易举?

        王琛脑袋里疯狂转动起来。

        自己是没有去射击场训练过,枪法不准是肯定的事情,但是步枪大范围扫射起来,枪法再不准应该也能中吧?

        况且步枪上面有瞄准器,给时间准备充分了,想要射杀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自己有现代化武器,王琛开始琢磨起来,“冷姑娘,三个山贼首领我有一击必杀的本事,只不过需要把人骗出来,你有办法吗?”

        冷艳用奇怪地眼神看着他,“想要他们出来你找官府去攻打山寨,三名首领自然露面,需要骗吗?”

        汗。

        这么简单?

        王琛知道凭借自己的身份地位,想要说服当地官府派兵去攻打山寨还真不是什么难题,只是吧,他如今是偷偷来蒙阴,不是明目张胆,不能借用自己的身份,否则给老赵知道自己乱跑,指不准以为自己想要造反或者干什么。

        他眨眼道:“我这回是偷跑出来的,让徐江躲在马车里扮演我,其他人都不知道,要是我找官府的话,岂不是暴露行踪了?”

        冷艳淡淡道:“去揭告示。”

        “揭告示?”

        “当地官府张贴告示寻求艺高人胆大灭山贼之事已有一年有余,若是你真有办法把三名山贼首领一击必杀就去揭了告示。”冷艳回答的很仔细,“到时要求官府稍微派遣点人手帮忙,自然不成什么问题。”

        这么一说,王琛内心有主意了。

        自己完全可以化名,然后接任务去对付山贼。

        到时要求官府派遣一些人手去攻打山寨,山贼们想要抵御,三名山贼首领势必会出面,自己躲在一两百米远的地方,利用步枪崩了这三个人不就行了?

        一旦三名山贼首领被击杀,剩下的以前都是良民,有心被招安,再找官府出面招安,那么自己就有希望把钻石矿买下来了。

        王琛觉得可行。

        当然,具体能不能像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还不一定,他觉得还得到了现场观看一下从长计议。

        根据王琛在现代社会查探到的消息,国内最大的钻石矿在瓦房店,那边暂时性属于辽国,根本没啥希望。

        而第二大钻石矿就是蒙阴了。

        只不过现代社会的时候,蒙阴钻石矿好像已经被开采光了,直接变成了旅游景区。

        王琛听说过,蒙阴钻石矿出过很多颗国宝级钻石,总共开采出来一百八十万克拉的金刚石,为新中国的国防、航空、航天事业做出过卓越贡献。

        一百八十万克拉的金刚石肯定不可能全都变成钻石。

        但是,哪怕只有一半能够制作成钻石,那自己也发大了啊!

        况且,王琛知道里面至少有好多颗国宝级的钻石,随便弄出来一颗,比如说后来代号“常林钻石”的钻石,差不多近一百五十九克拉呢,随随便便都值好几个亿。

        一旦钻石矿能被开发。

        再在现代社会操作一下,自己能立马富可敌国。

        到时想要弄什么先进武器过来不可以?再凭借自己可以招募一万乡兵,每个人配上一两条步枪,颠覆北宋政权、占领全世界都有希望啊。

        真的那样了,全世界所有的资源还不是为自己所用?

        好吧,王琛想的有点远了,但是他十分的激动,觉得自己征服整个北宋时期的世界有希望了,觉得自己凭借北宋时期的资源,让自己在现代社会成为世界级大佬有可能了。

        钻石矿一定要拿下!

        谁都不能阻止自己发展的脚步!

        三个山贼首领?

        识趣就罢,不识趣哥们儿让他们尝尝现代化武器的厉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