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52章 洞房花烛夜(第四更,感谢羡慕嫉妒恨啊万赏!)

第252章 洞房花烛夜(第四更,感谢羡慕嫉妒恨啊万赏!)



        人生四大喜事。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灌了一肚子酒,王琛也没要人搀扶,自己进了洞房。

        屋子里。

        大红蜡烛把整个卧室照耀的辉煌。

        红色床榻前,柳琦红披着红盖头,正安安静静地坐在那边。

        有人或许听过红盖头来历和闻太师闻仲有关,什么纣王为了闻太师出头弄死了闻太师的夫人,血染红了白巾,然后后人以红盖头警示新娘子必须尊重丈夫。

        实际上不是的,这个故事是以讹传讹。

        毕竟闻太师这个人是《封神演义》虚构出来的,而《封神演义》是明朝人许仲琳所著,而红盖头被当成新娘子盖头是从后晋开始,这里面相差好几百年时间,哪可能和闻仲有关?

        准确说,红盖头只是一种代表喜庆的装饰品而已。

        刚刚掩上门,侍奉在柳琦红旁边的丫鬟芸儿又高兴又忐忑道:“姑娘……如夫人,阿郎回来了。”如夫人原本是刘邦的爱妃,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小妾的代名词。

        坐着的柳琦红显得有些紧张,开声道:“官人。”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洞房花烛,王琛感到有些新奇,上前,走到床边在柳琦红旁边坐下,轻声呼唤道:“琦红。”

        柳琦红声音里带着娇羞,“还……还请官人替奴家摘了红盖头。”

        王琛当下就要伸手去摘。

        芸儿立刻阻止道:“阿郎,摘红盖头得用玉如意。”说着,她把床边的玉如意递了过来。

        王琛接过,笑道:“为什么要用玉如意?”

        芸儿笑嘻嘻道:“因为吉祥呀,用玉如意挑去红盖头,叫做称心如意。”

        柳琦红见识比较广,补充了一句,“普通人家一般用秤杆。”

        噢。

        我说呢。

        电视机上有时候会看到用秤杆。

        王琛觉得有些导演不专业啊,明明有钱人家用玉如意,电视剧里非得用秤杆。

        内心吐槽了一句,考虑到洞房花烛夜大好日子,他迫不及待拿着玉如意挑开了柳琦红的红盖头。

        霎时间,一张精致娇羞的脸庞出现在眼前。

        虽然早就见识过柳琦红的美貌,可王琛还是忍不住怔了怔,随即轻声道:“琦红,你好美。”

        柳琦红露出开心的笑容,“官人,你也很英俊。”她停顿了下,“听芸儿说,你刚才替我作了一首《青玉案.元夕》?”

        哄女孩子嘛,王琛肯定要承认道:“对,特地送给你。”

        柳琦红也是文艺女青年……好吧,她只有十六七岁,准确说只能算是女青少年。

        一想到接下来要和柳琦红发生的事情,王琛觉得自己好邪恶啊,居然要对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下手,但是古代女子这个年龄结婚已经很晚了,他倒也没有觉得自己太过邪恶。

        两人喝了交杯酒。

        随后,王琛和柳琦红准备就寝了。

        忽然,他发现芸儿还站在一旁,眨眼道:“芸儿,你怎么还在这?”

        芸儿面色通红,小声道:“我得伺候您和如夫人洞房。”

        王琛:“……”

        尼玛,你站在旁边欣赏哥们儿和柳琦红春宫图?

        行房事被人盯着看王琛可不习惯,这不是侵犯隐私么。

        他挥挥手道:“不用你伺候,出去吧。”

        芸儿一下子脸色煞白,她嘴唇动了好几下,始终没说得出话。

        柳琦红替她说了句话,“官人,要是芸儿现在出去,以后在家中可就抬不起头了。”

        王琛不明所以,询问了一番。

        柳琦红细细解释,要是芸儿今天走出洞房的门,以后真的只能是陪嫁丫头,只能负责照顾柳琦红起居,但是要是留下来,甭管王琛有没有上芸儿,那么芸儿就会被默认为通房丫头。

        通房丫头的身份仅次于主人家小妾,要是讨得主人高兴,或者生个一男半女,甚至有可能会被纳为妾,而陪嫁丫头,就是单纯的婢女。

        自然,作为丫鬟的芸儿最好的归宿是成为王琛的通房丫头。

        王琛听完后大致懂了,想了想,对着芸儿道:“那你今晚留在这边,不过不要进帐帘后面来。”他不准备宠幸芸儿,并不是不喜欢玩3P,主要今晚是他和柳琦红的大好日子,一个现代人,心理上本能地会尊重女性,王琛也不例外,他给予了柳琦红最大的尊重——今晚只宠幸她一个人。

        听到不被赶出去,芸儿高兴地用力点点头,“好的阿郎。”

        王琛放下帐帘。

        柳琦红两只手抓在一起,显得很紧张,没有其他动作,她是风尘女子出身,可是实际上还未经历过人事,毕竟在万花楼里的时候,她卖身不卖艺。

        王琛心里有些兴奋,今晚终于要尝尝王云仓嘴里“重峦叠嶂”的感觉了,终于能够体会古代妓女和普通女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了。

        于是,他主动地掀开被子,“琦红,咱们就寝……”话没说完,他看见一条白色丝绢垫在被单上面,愕然道:“这是干什么?”

        柳琦红掩着嘴笑道:“官人不知道吗?这是检查奴家有没有落红的丝绢。”

        她原原本本解释了一遍。

        王琛这才明白,落红主要是看古代女子是否贞洁,一般而言,等到洞房花烛夜的第二天早上,男方父母会来看白色丝绢或者手帕上有没有落红,要是有的话,会非常开心,认为这是大吉大利的事情。

        并且,男方还要在第二天早上,拿着落红的手帕或者丝绢去见宾客,往往这个时候,所有宾客看过之后都会夸奖是天作之合,非常有面子的一件事。

        花里胡哨的东西。

        王琛内心吐槽了一句,不过还是决定入乡随俗,没搞什么特殊,于是伸手去解柳琦红衣服上的鸳鸯扣,有些紧张道:“琦红。”

        柳琦红低着头害羞道:“官人。”

        王琛把她外衣脱去,柳琦红第一次有些半推半就,但是这种水到渠成的事情,怎么可能抵挡。

        不多时,柳琦红被他剥了个干干净净,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红色肚兜,整个脑袋都要埋到硕大的胸前去了。

        王琛看着她白皙光滑的肩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有点猴急,上前一把搂住对方嘴巴贴了上去,然后驾轻就熟把舌头伸进她嘴里。

        柳琦红微微闭着眼睛,双手搂住王琛的脖子,努力地回应着。

        两人香舌纠缠。

        王琛气息渐渐急促起来,伸手在柳琦红身上乱摸,一会儿功夫,他的右手找到了柳琦红脖子上肚兜的绳结,用力一抽,顿时间,柳琦红轻轻低呼一声,当真一丝不挂了。

        考虑到天气有点冷,王琛一把把她压在身下,胡乱地扯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把红被盖在身上。

        最后,他半趴在柳琦红身上,压低声音道:“琦红,我要你。”

        柳琦红微微阖上好看的眼皮,说了句很有诗情画意的话,“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官人,来吧。”

        沃日。

        杜甫你个老流氓。

        这种诗句都能写的出来。

        王琛算是彻底服了古人的作诗能力了,他被这句诗彻底挑动了欲望,开始在柳琦红身上耕耘。

        为了和谐,此处省略几百万字。

        大概小半个时辰后。

        王琛气喘吁吁躺在床上,“琦……琦红,你实在太棒了,我从来没享受过这样的滋味。”

        柳琦红同样娇喘不止,依靠在他怀里,面色潮红道:“官人,女人不都一样吗?”

        王琛把玩着她的身体,笑了笑道:“不一样,你和其他所有女人都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啊。

        就像王云仓那个老流氓说的那样,重峦叠嶂的滋味就是爽,那种滋味啊,不是文字可以形容的,反正爽到不能呼吸。

        休息了一会儿。

        柳琦红双手轻轻在王琛胸上蠕动,主动道:“官人,让我来伺候您吧。”

        刚才是自己耕耘,只享受了柳琦红的硬件设施,王琛还真没感受到什么软件设施,顿时眼前一亮,道:“好啊。”

        柳琦红微微撑起身子,用嘴含住王琛的耳朵,然后伸出舌尖,轻轻抵入耳朵内。

        一股触电般的酥麻感瞬间传遍王琛整个身体,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偏偏感觉十分舒坦。

        柳琦红又沿着他耳朵轮廓轻点舔吻,适时转动舌头,还轻轻呵气,最后,她双唇含住王琛的耳朵,吮吸了起来。

        王琛哪里享受过这样的口技啊,一瞬间整个人都感觉要飘起来了。

        接下来,柳琦红慢慢地从他脸部亲到到脖子上面,整张嘴唇都印了上去,用力吸吮,转而间歇的轻咬,嘴里还发出轻微娇喘和低吟,“嗯啊……官人……唔……”

        刚刚释放过一次的王琛被她弄得欲火焚身,已经按捺不住,刚想要翻身把她再压在身下的时候,柳琦红的右手已经摸到了王琛腰间,轻轻揉搓起来。

        王琛只觉得一股异样的舒坦传来,他终于明白“兰指弗过,客莫不癫狂”什么意思,柳琦红不仅口技好,手技也是一等一的。

        这时候,柳琦红已经亲吻到了王琛的飞机场,她嘴里的温热让王琛一时间彻底迷失了自我,感觉自己要融化了儿一样。

        接下来还有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

        比如说柳琦红让王琛感受到了双色球中五百万的兴奋感,反正浑身酥软无力。

        最后,柳琦红起身,红扑扑着脸蛋儿,“官人,奴家坐你上面,可好?”

        王琛迫不及待道:“上来,快上来。”

        霎时间,屋里春光乍泄。

        王琛彻底陷入温柔乡之中,他也第一次感受到古代名妓的功夫有多么了不起,这种感觉不同于和沈霞做那种事情,毕竟沈霞比较青涩,更多的是躺在那边等待王琛去喂,而柳琦红是经过转么训练的,一招一式都能让人充满激昂的斗志。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

        王琛彻底缴械投降了,哪怕在北宋可以不吃不睡的他,在连着释放了两次后,都感觉到浑身疲倦,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之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