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48章 是不是有机会发生点什么(感谢瞅瞅正版万赏!)

第248章 是不是有机会发生点什么(感谢瞅瞅正版万赏!)



        夜深了。

        四个人共进了夜宵。

        随后分开,王琛和梅姐坐着酒店的车返程。

        香港夜景是世界三大夜景之一,其中维多利亚港夜景、太平山顶夜景景色最为壮观动人。

        即便已经凌晨一点,沿途依旧可以看到各栋商业楼宇的夜间霓虹灯,往来的行人熙来熙往,丝毫没有深夜该有的平静。

        灯火璀璨、繁华喧嚣,只能用这两个词来形容香港的夜景,充满了大都市风情。

        车子里。

        后排坐着的梅姐语气里充满感谢,“弟弟,今天多亏了你了。”确实,能够和李则凯谈下三亿港币订单续约的事情,王琛功不可没。

        话是这么说,不过王琛觉得自己赚得更多,他揉了揉有些发困的眼睛,道:“咱们姐弟俩还说什么谢不谢。”

        “也对。”梅姐性格挺洒脱,关心道:“你和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她半开玩笑,“到时要不要我给你俩当伴娘?”

        王琛乐呵道:“要,当然要,姐姐你长得这么漂亮,当我和小霞的伴娘,绝对倍有面子啊。”接触的人物越来越多,他的情商也越来越高,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比如说这时候就不该说梅姐的身份地位,而应该夸赞对方的容貌,也确实,哪怕梅姐三十来岁了,长得依旧非常漂亮。

        果然,听到这句话梅姐显得很开心,只是她嘴里却道:“年纪上去咯,比不上你女朋友那种青春靓丽。”

        “哪有,姐你在我眼中最美。”

        “呵呵,就你会油嘴滑舌,小霞被你这样骗到手的吧?”

        “才不是,我刚才说的是真心话。”

        “行行行,我相信你,你呀,就会哄我开心。”

        两人坐在车子里随意地聊着天。

        不知不觉半个多小时过去,回到了酒店。

        ……

        总统套房。

        已经凌晨一点半样子,两人都显得非常疲倦,回来后没有立刻洗澡,而是各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哪怕很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可是梅姐依旧流露出一丝优雅的气息,她伸出涂满红色指甲油的右手,从包里拿出女士香烟,点燃,呼了一口,“明天你和李则凯去注册公司,我可能不能陪你们了,另外个公司里还有点事,要待在京城一个月样子。”

        也就是说短期内看不见您了啊,王琛知道她比较忙,便道:“好,我自己和李先生去注册公司。”

        “嗯。”梅姐把烟头伸进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两条大长腿翘在一起,“借着李则凯的名头,你做投资会方便不少,不过也不能太依赖他,毕竟公司大股东是你。”

        王琛点头道:“明白。”他发现梅姐夹着烟的手中指上没有指甲油,忽然又想到了自己和沈霞曾经开过的玩笑,顿时忍不住浮想翩翩起来,他记得上回在私人拍卖会上看见梅姐手的时候,也是这样,该不会……

        正想着呢,梅姐声音响起,“小琛?小琛?”

        “啊?怎么了?”王琛从臆想中惊醒。

        梅姐眨眼道:“我问你一直盯着我的手看傻笑干什么,是我有什么不妥吗?”

        王琛本能地想否认,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错药了,他莫名地脱口而出,“看到您的手我想到了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梅姐感兴趣道:“和我说说。”

        汗。

        我这胡言乱语什么啊。

        要是这把那句话说出口,岂不是在调戏梅姐?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王琛内心总有种莫名的骚动,可是他还是比较稳重地解释道:“也不算笑话吧,当初小霞做完指甲,我问了一句话,然后看见你涂抹指甲油的手指,就想到了那一幕。”

        梅姐兴趣大浓,“你对小霞说了什么?”

        王琛脸一红,咳嗽了声,“没什么。”

        “说呢。”

        “真没什么。”

        “咱们姐弟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呀?”

        “不是,我总感觉对您说这句话不太礼貌,怕您生气。”

        梅姐又吸了一口烟,呵呵笑道:“我像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没事,你说吧。”

        王琛试探道:“您确定不会生气?”

        “我气量没那么小,说吧。”梅姐双手放在膝盖上看过来。

        看着梅姐精致的脸庞,王琛壮了壮胆子,故意用开玩笑的口气道:“我当时对她说,你们女生做指甲不会得妇科病吧?”

        梅姐怔了下,随即咯咯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没说话,看样子是听懂了其中的含义。

        见到对方没生气,王琛松了一口气,刚才真不是自己要说,梅姐非逼着他说,幸好没有让对方生气。

        刚沉默了片刻,梅姐把烟掐灭,站起身晃了晃她的右手,同样开了个玩笑,“是不是看到我的手有答案了,所以你刚才发愣呢?”

        得,你们女人牛逼。

        哥们儿污不过,成了吧。

        王琛干笑了两声没说话。

        梅姐没再说什么,踩着高跟鞋往里走,淡淡道:“天色不早了,洗个澡早点睡吧。”

        “嗳,好。”

        随后王琛也站起身,朝着夫人房的位置走去。

        总统套房通常采用双套组合方式,分为总统房和夫人房,各设有衣帽间、书房和浴室等等,自然,王琛不用等梅姐洗完澡再去洗澡。

        他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

        不知道是不是洗了热水澡的原因,原本困得不得了的王琛,忽然间失去了睡衣,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不多时,已经凌晨两点四十样子。

        实在睡不着的王琛感觉有点口渴,于是穿着睡衣打开灯,想翻翻冰箱里有没有什么饮料喝。

        嗯,饮料还不少。

        考虑到刷过牙了,他没有喝甜的,而是拿起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刚把冰箱门关上,王琛听到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都这么晚了梅姐还没睡?

        王琛感到有些好奇,随手把矿泉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打开房间门朝外看了看,黑漆漆一片,没人啊。

        听错了?

        王琛有点疑惑,正要关门继续逼着自己睡觉,忽然看见对面总统房门下面缝隙里隐约透露出灯光。

        梅姐真的还没睡啊。

        王琛实在睡不着,心说自己是不是去找梅姐稍微聊会天,去吧,反正她也没睡。

        于是,他便迈着小步伐朝总统房跑去。

        到门口,刚要伸手敲门喊梅姐,但……

        甚至王琛“梅”字的口型都已经摆好了啊,然而声音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王琛听到了几声让他心惊胆战热血沸腾且面目通红的声音!

        只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呻吟声。

        “喔~喔~”

        “爱我~用力爱我~”

        这声音有点像哮喘病发作的感觉,很急,很痛苦。

        或许是夜深人静的关系,王琛觉得自己都能听见“啵、啵”不知道什么声音,嗯,也有可能是他自己脑补的,反正王琛是脑子里浮现出一副不可描述的画面,然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靠。

        梅姐在里面干啥呢?

        温柔,能干,大方,贤惠。

        ——这是王琛对梅姐一直以来的感官。

        梅姐这个性格看似随和却要强的女人在王琛看来简直没有一丝一毫的缺点,她长得十分漂亮,身材也非常完美,有品位、有素养、有气质、为人处世面面俱到,不说下不下得了厨房,上厅堂肯定是没问题的,说是个完美至极的女人也不为过。

        所以,在听到里面自己心目中一直完美无瑕的梅姐正在有可能那啥的时候,王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梅姐怎么可能这样啊?

        太那啥了!

        王琛顿时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想要抬步轻轻走开,可是梅姐轻微急促的声音似乎有魔力一样,让他两条腿好像被钉子钉住了一样,根本迈不开步伐。

        听一会,就听一会。

        王琛咽着口水,心跳快的厉害,告诫自己就听一会。

        我滴个乖乖,梅姐不会每天都这样吧?

        这也太那啥啥啥了。

        王琛心头骚动不行,嗓子干干的,竖起耳朵使劲听着屋里的声音,可惜门关着看不到画面。啊呸,王琛啊王琛,你听个屁吧,赶紧离开吧,别待会梅姐开门出来瞅见自己,到时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楚了,说你什么都没听见谁都不信啊!要是因此梅姐心里产生芥蒂,估计两人关系要凉了!

        想到问题的严重性,王琛总算清明了不少,现在可不是过耳瘾的时候,赶紧走。

        他刚想走。

        里面忽然没了声音。

        紧接着,脚步声吧嗒吧嗒传来。

        卧槽!

        王琛吓得头发都根根竖起了,猫着腰转身就要赶紧走开。

        然而,让他没有准备的是,背后传来“咔嚓”一声,门开了!

        我的天!

        完蛋了啊!

        果不其然,梅姐的声音响起,“小琛?”

        王琛:“……”沃日,怎么办?怎么办?被发现了啊!

        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梅姐声音里带着点慌乱,用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语气道:“我,我刚才睡不着,刚想来客厅坐坐……诶,你怎么在这?”

        被逮住了,王琛无奈,只好讪讪地转过头,啊了一声,然后胡乱解释了一句,“那啥,我口渴,想过来问问你冰箱里的水喝了要不要钱。”其实他知道总统套房里的饮料免费供应,但是一般性酒店里的水喝了都要钱,勉强算个解释了。

        门框前,灯光下,梅姐波浪卷的黑发凌乱地散在白色睡衣肩上,她呼吸频率还有点急促,脸蛋上散发着异样的红晕,仿佛被涂上了一层妩媚的颜色,听到王琛的解释,或许是做贼心虚的原因吧,国人在这方面挺保守,梅姐不疑有他,强装镇定道:“嗯不要钱,就算要钱也没事,尽管喝吧。”

        看着她妩媚的脸庞,王琛深深吸一呼吸,总算蒙混过关了,他忙道:“成,那我回去喝水了。”

        说完,逃似得回到了自己房间里,一把关上门。

        ……

        房间里。

        幸好梅姐没看出破绽。

        王琛躺在床上,拍了拍胸口,有些惊魂未定。

        刚冷静了半响,他不由自主回想到刚才听到的声音,蓦然想到梅姐在里面干过什么,一下子又浮想联翩起来。

        尼玛啊。

        这个妖精害人不浅。

        哥们儿本来就睡不着,现在听到这个,更加睡不着了啊。

        王琛心里正在哀嚎。

        突然,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然后梅姐的声音传来,“小琛,方便进来吗?”

        沃日,该不会她反应过来追过来训斥自己吧?

        王琛心里犹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尽量让自己语气平和,道:“方便,进来吧。”

        咔嚓,穿着白色睡衣的梅姐款款走了进来,她似乎过来试探王琛,刚进来便露出笑容道:“刚才没听见什么吧?”

        有也肯定说没啊,王琛装糊涂道:“什么?”

        梅姐表情一松,在他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呵呵,没什么,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王琛警惕心高着呢,生怕这是梅姐继续试探自己,便胡乱找借口道:“脑袋有点疼,睡不着。”

        “该不会感冒了吧?让我摸摸额头。”梅姐把右手伸了过来。

        梅姐拿手那啥的画面顿时浮现在眼前,王琛胸口一热,当她手经过自己鼻子的时候,条件反射地嗅了嗅,呃,手指潮乎乎的,有点湿,好像还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很淡,他闻得出来。

        梅姐可能想到了什么,都快摸到王琛额头的手急忙缩回去,然后换了左手放在王琛的额头,边摸还边脸红心虚地解释,“刚右手拿鞋弄脏了冲了下手,还有点潮,怕摸不准你有没有热度,换左手。”

        汗,原来梅姐说瞎话这么没水平啊。

        王琛砰砰心跳,眼睛不由自主看向她右手中指,在灯光下,隐约还能看见光线反射,明显没顾得上擦干,他假装咳嗽道:“咳咳,应该没热度吧。”

        梅姐看见他的目光了,脖子根浮起酡红,“嗯,是没什么热度,不过昼夜气温变化挺大,还是要保暖。”她站起身,伸出双手帮王琛把被子往上提了提,“行了,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王琛干笑着道了声谢。

        做完这个动作,梅姐转身朝外走去,嘴里道:“晚安。”

        “晚安。”

        见梅姐背身往外走,王琛眼神追了上去,盯着原本宽松却被她穿出紧绷样子的睡裤臀部位置瞧去,咽了咽吐沫,好丰满啊。

        梅姐出去了。

        门咔擦关上。

        脚步声渐渐远去。

        等到她一走,王琛目光迫不及待落在白色被套上,只见上面果然有一丁点被弄湿的痕迹,他忍不住把鼻子凑过去嗅了嗅,再次闻到了那股让人骚动的气味儿。

        得,哥们儿彻底睡不着了。

        今天见识到梅姐不为人知的一面,王琛心情别提多复杂了,有点眼馋,有点砰然,有点错愕,甚至有点小小的期待,梅姐好像挺饥渴,自己是不是有机会和她发生点什么故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