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38章 这是一件无价之宝(感谢兆亦哥万赏!)


        众人被许少爷吊足了胃口。

        幸好他已经打电话让人把莲鹤青子盘送过来,大概还要十来分钟。

        期间,王琛假装拎着行李箱去了趟厕所,顺带回到神秘空间把饕餮食人卣取出来,硬塞进了自己的行李箱里,嗯,导致他的行李箱看上去膨胀了不少。

        回到拍卖部。

        坐回沙发上。

        戴伟眼神还挺好,问道:“老板,我怎么感觉你的行李箱变膨胀了?”

        王琛眨眼道:“有吗?”

        任谁都想不到他有个能随身携带的好几百立方空间,以至于戴伟都怀疑他绝佳的记忆出错了,喃喃道:“难道真是我记错了?”

        王琛没搭理他,而是看向许少爷,“您的莲鹤青子盘还没送过来吗?”

        许少爷看看手表,“应该快到了。”

        话音刚落,两名泰国人推着一辆小铁车过来,上面罩了一层红布,如果没猜错,里面应该就是许少爷所说的莲鹤青子盘了。

        柳砚、宇明等专家一看,立马都站起身,朝着小推车围了过去。

        其中一名矮个子泰国人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点什么。

        另一名一米九样子的泰国人用中国话翻译道:“老板,您的东西咱们送过来了,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许少爷摆摆手道:“没有了,你们先出去。”

        “是。”两名泰国人出去了。

        柳砚迫不及待道:“许少爷,我先掀开看看了。”说着,他也不给许少爷回话的时间,立刻掀开红布。

        王琛瞧过去。

        只见一只长一米五左右、宽一米不到的青铜器出现在眼前。

        这只青铜器酷似一个小浴缸,长方形,直口,方唇,腹壁斜下内收,微鼓,四壁各置一对兽首衔环耳,四足作矩形,器口缘下部周饰穷曲纹,腹部环饰波曲纹。盘口呈圆角长方形,四面各有两个兽首,口中衔环。

        里面还有一些铭文。

        王琛肯定看不懂西周的文字,也不知道到底写的什么。

        倒是柳砚已经从兜里摸出一副白手套戴上,啧啧称奇道:“虽然还没有仔细观察,但这莲鹤青子盘给我的感觉就是真品,罕见啊,保存得这么完整的西周青铜器当真少见。”

        宇明跟着说道:“是啊,虽然我对青铜器不太懂,可这个青子盘还是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老柳,你快鉴定鉴定,评估下大概拍卖价格区间。”

        “嗯,我鉴定下。”柳砚已经开始入手了。

        许少爷笑眯眯对着王琛道:“小王,没见过这么好的青铜器吧?”

        王琛赞不绝口道:“确实很好。”

        柳砚先分析了下铭文,他念了出来。

        这只莲鹤青子盘大概是在十二年正月初吉期间的丁亥日制作,记载了周王赐给下属的过程经历。

        随后柳砚又介绍了铸造、器形等等方面,确定真品无疑。

        等到鉴定完毕后,柳砚感叹道:“国之重宝,国之重宝啊。”

        许少爷问道:“那你觉得咱们给它估价多少好呢?”

        柳砚一脸认真道:“兮甲盘拍出了两亿一千多万,我觉得您这件莲鹤青子盘价值不在兮甲盘之下,保守估计,价格区间应该在两亿一千万到两亿五千八百万之间。”

        唯一一名女专家徐姨感叹道:“两亿多怎么能体现这件青铜器实际的价值,如果不是人为标价,我个人觉得,像这样的青铜器,应该是无价的。”

        许少爷没理会徐姨的感叹,而是对着王琛旧话重提,用一种半开玩笑半较真的语气道:“小王,我先前说有可能你所有的东西加一起都比不上我带来的这件东西,现在相信了吧?”

        一件藏品保守估价两亿多,王琛之前卖给许少爷的鸡血石砚台等等,一件不过几百万,而且在许少爷想来,王琛不可能每一样东西都能像鸡血石砚台那么珍贵,所以说,三十五件藏品加起来,还真有可能达不到两亿多。

        然而,让许少爷意外的是,王琛笑眯眯道:“这可未必哦。”

        “嗯?”许少爷有点乐呵道:“难不成你还带来什么好东西?哦,对,你刚才说过带来一件商朝青铜器,我可实话和你说,一般的商朝青铜器拍出七八百万价格已经很好了,只有精品才能拍出几千万的价格,不信你可以问问柳老。”

        柳砚确认道:“许少爷这话没错,去年有一件商朝末期的青铜兽面纹方成交价是七百七十万,前年的时候,商朝晚期青铜小臣軎方鼎成交价是七百零八万,拍出一千万以上价格的商朝青铜器并不是太多,据我所知,近年来也就青铜兽面纹方彝拍出了一千四百七十五万的价格。”

        王琛没说话,直接打开了行李箱,用力从里面把饕餮食人卣抱了出来。

        先前还说了一大堆话的柳砚猛然瞧过来,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这……这……”

        宇明也大吃一惊,惊呼道:“我的天!”

        剩下几个专家惊疑不定面面相觑。

        “这是卣?”

        “和京都泉屋博物馆猛虎食人卣很像啊!”

        “嘶!这件青铜器要是真的,那价值可就没边了!”

        “假的吧?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这么相似的卣?”

        这些专家很明显都知道猛虎食人卣,乍一见王琛的饕餮食人卣顿时都不敢相信,有些人还怀疑是不是假的。

        许少爷对青铜器压根不懂,就连莲鹤青子盘都是借来打名气的,他疑惑地问道:“柳老,这件青铜器很值钱吗?”

        柳砚苦笑一声,道:“如果是真的,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价值连城。”

        “比我这件莲鹤青子盘呢?”许少爷追问道。

        “没法比,根本没法比。”柳砚摇着脑袋道:“如果说你这件莲鹤青子盘是国之重宝,那么,只要小王拿出来这件青铜卣是真的,绝对是国之巨宝,价值相差太多了!”

        许少爷呃了一声,有点质疑道:“不太可能吧?比我的莲鹤青子盘还值钱啊?”

        柳砚介绍道:“你可能不知道京都泉屋博物馆的猛虎食人卣,那件青铜器被誉为我国商代晚期最珍贵的青铜器珍品之一,历来虽然说法不一,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猛虎食人卣是商代青铜器当中少有的复杂青铜器,而小王拿出来这款青铜器,看上去比猛虎食人卣来的更为复杂,如果是真品,价值可能还在猛虎食人卣之上,要知道咱们国家的猛虎食人卣,可是被日笨人当成了他们国家的国宝,小日笨平日里多骄傲你又不是不知道。”

        许少爷瞥了一眼王琛,有点不服输道:“那你鉴定鉴定真假。”

        王琛看得出来,到现在为止,许少爷还是不服气,想要证明这个拍卖行即便没有他王琛,一样可以弄得成功。

        他看得出来,许少爷的意思无非是说“在带自己玩”。

        嗯,其实王琛心里清楚,许少爷离不开自己,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想把拍卖行的主动权掌握手里。

        是的,许少爷身份地位都很高。

        不过嘛,既然合作了,王琛可没想把自己在公司里的地位主动去放低,他同样要让许少爷明白,合作是建立在平等上的,你出钱,我出力,没有谁比谁更具价值,甚至,哥们儿可以证明自己没有许少爷一样可以玩得转,凭借的就是收集藏品能力!

        柳砚点点头,“我鉴定一下。”他显得非常庄重,戴着白手套的手触碰到了饕餮食人卣,嘴里还解释了一句,“人的手产生汗液会对青铜器造成损害,像眼前这件如果是真品,我一滴汗液抹上去可赔不起,呵呵。”

        看似开玩笑的话,却看出了柳砚的认真,要知道先前他鉴定许少爷带来的莲鹤青子盘时可没说这句话,可想而知,王琛的饕餮食人卣给柳砚多少压力,即便现在还没鉴定出真假。

        王琛笑眯眯道:“柳老,据说您的藏品加一起价值都有十亿样子了,怎么会赔不起,您太谦虚了。”

        “没谦虚,没谦虚。”柳砚摆摆手,伸出手敲了敲,饕餮食人卣发出响亮的声音,他微微点头道:“商朝青铜器大多数都是锡铅合金,是这个声音,要是宋朝以后的伪器大多数是黄铜,用手敲的话声音会细长浑浊,没有这么响亮。”

        许少爷还是不太愿意认输,“光凭一个敲击的声音分辨不了真假吧?”

        “当然不可能只凭一个敲击的声音,还要看范线。”柳砚介绍道:“商周时期的青铜器极大部分都是用陶范法铸成,也就是说商周时期的青铜器都有数块陶范拼合浇铸后留下的范痕,即范线,随着时代进步,合范的方法有所变化,范痕会随着变化,但要想在合范地方不露痕迹,这即使是最熟练的工匠也难免做到,所以,一旦确定范线没问题,基本上可以确定八成是真的,咱们来看看小王的这只饕餮食人卣的范线。”

        王琛也是第一次听说要这样鉴定,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其他专家对青铜器也不太懂,全都认真听着柳砚的话,许少爷也不例外。

        柳砚指着上面道:“你们看,这里面有垫片,是范线之一,细部花纹棱角细腻圆滑,一般伪造不出来,另外,像这么大的青铜器,如果是伪造的,大概在五十斤左右……”他伸手抱了抱饕餮食人卣,“商周的青铜器不一样,经过长期腐蚀,已经发生化学变化,铜质已经糟朽,这只青铜器我掂量了下,估计只有四十二三斤样子,这是伪造不出来的,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可以确定是真品了。”

        随后柳砚又从器形等方面去分析,包括铭文、纹饰等等,半点矛盾的地方都没有。

        大概二十来分钟后,柳砚满脸激动道:“是真品,绝对是真品,没想到我活了六十一年,还有机会亲自鉴定这样弥足珍贵的青铜器,这辈子没白活了。”

        当鉴定完成,现场直接炸锅了!

        “难以置信!”

        “竟然是真品!?”

        “我的老天爷啊,那岂不是说我亲眼见到了国之巨宝?”

        “之前看到许少爷带来的莲鹤青子盘我已经很吃惊了,如今见到这件饕餮食人卣,内心更是震撼不已,这才是真正的国宝!”

        王琛笑了笑,废话,肯定是真的,这可是李煜当初珍藏的玩意,要是假的话,能让李煜被抓了,还想着带在身边吗?

        许少爷很显然没想到王琛同样弄来了一件珍贵无比的青铜器,最关键,按照柳砚所说,这件青铜器价值还在他借来的莲鹤青子盘之上,不由得,他心里郁闷不止,他可是拉下老脸好不容易从国内一位收藏大师手里借过来,说尽了好话,想要当拍卖行宣传的杀手锏,结果没想到王琛带来的更好?

        一想到之前对王琛说的那些话,什么所有藏品加一起可能都没有他许少爷带来的这件藏品珍贵,许少爷就有点面部发烫,他生怕王琛提起,赶忙转移话题道:“柳老,那这件藏品大概价值多少钱?你估估价。”问这话的同时,许少爷内心期盼不要和他带来的那件藏品价值相差太大,不然以后这个拍卖行可真要姓王了。

        王琛同样很好奇,自己无意间得到的饕餮食人卣究竟价值如何?

        柳砚沉吟了一会,无奈地摇摇头,“太珍贵,太珍贵了,没法估价。”

        徐姨笑盈盈道:“再珍贵也得估个价出来,毕竟咱们就是吃这行饭的,老柳,估一下呢。”

        宇明也道:“总不能拍卖的时候说咱们没有底价,让客户们随便拍?”

        “这倒也是。”柳砚自己笑了起来,“成吧,我估一下价格。”说到这里,他看向王琛,“小王,要是我估低了你可千万别介意,毕竟这种级别的宝贝,真的没办法估价。”

        “不会不会,您尽管估价。”王琛道。

        许少爷虽然心里有点失落没“压的住”王琛,但拍卖行能拿出这样顶级的宝贝出来造势,肯定是利大于弊,他同样很期待道:“你快给个价吧。”

        柳砚想了想,伸出右手做了个手势,“保守估计价格区间在四亿到五亿之间!”说完,他还补充了一句,“我是说保守,如果硬要往上说,我只能说这是一件无价之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