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27章 无欲则刚(5/5)


        卧室里。

        气氛十分尴尬。

        很显然,梅姐也没意识到王琛里面没穿衣服,乍一看他光着膀子,整个人都怔了怔。

        王琛尴尬的脸都红了,手忙脚乱地把被子往身上拉,嘴里道歉道:“姐姐,我真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都感觉对方不会相信,或者是个人都不会相信啊,要不是故意的,为嘛当着人家的面掀开被子?

        道理上就说不过去。

        然而,让王琛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梅姐笑着半开玩笑道:“小伙子就是体质好,这么冷的天,晚上睡觉都不用穿睡衣,要换我就不行咯。”

        您情商还真高,一下子把尴尬带过去了,王琛顿时也觉得没什么了,“也不是,空调刚开跑进来有点冷,我就钻进被窝里,想等屋子里暖和点再去拿。”

        “你睡衣在哪呢,我帮你拿。”梅姐站起身,指着衣柜道:“是在里面吧?”

        王琛哪好意思,想要起身,又想到刚才的画面,只好一只手掖着被子,一只手摆了摆,“不用不用,你先回房,我穿了睡衣就过来。”

        “那可不行,天气这么冷,冻感冒了怎么办?”梅姐坚持道,说着,她已经走到衣柜旁边,伸手打开,第一眼就看见了挂在那边的三套睡衣,扭头询问道:“穿白的还是蓝的?”

        听着关心的话,王琛心里感觉暖洋洋,没再假惺惺拒绝什么,“白色的吧,对了,姐姐,你刚才说晚上睡觉不穿睡衣睡不着,你又没有带衣服过来,要不先穿我的睡衣凑合一晚上吧,你个子那么高挑,穿我的睡衣也不会显大。”

        梅姐嗯了声,“那我就拿你蓝色这套穿了。”

        说完,她取了两套睡衣下来,把白色的递给了王琛。

        王琛接过睡衣,“谢谢。”

        梅姐笑着摆摆手,“没事,你先穿着,好了来帮我看看空调,我先回房去了。”

        “嗳。”

        梅姐夹着他的蓝色睡衣走了。

        王琛三下五除二把睡衣套上去,这才下床踏上拖鞋,朝着梅姐的房间走去。

        ……

        客卧。

        敲敲门。

        “请进。”

        推门进去,瞅见梅姐正拿着遥控器在对着空调按。

        王琛心说我当时怎么弄了个挂壁式空调,早知道直接让人过来重新设计下,把中央空调安装起来了,不过事已至此,只能先瞅瞅空调出什么问题了吧。

        他伸手道:“空调板给我看看。”

        梅姐把空调板递过来,纳闷道:“我是调到热风上了呀。”

        王琛朝空调板一看,可不是调到热风上了么,他索性放下空调板,把椅子拉过来,“我爬上去看看。”

        “你注意点,别摔着了。”梅姐赶忙帮他扶住椅子。

        “不会。”王琛打开机壳瞅瞅。

        沃日,管子里有水渗出来。

        外机漏水还好说,这是内机啊,他没法解决,新空调,咋会漏水?算了,明天打个电话去商场问问。

        王琛从椅子上爬下来。

        梅姐生怕他摔着,主动伸手去搀扶。

        结果他下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好像蹭到了什么柔软的地方,忙看过去想要道歉,却发现梅姐好像没注意,索性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诶,还别说,刚才那触碰的感觉真好。

        王琛有些回味。

        “怎么样?”梅姐问道。

        王琛摊摊手道:“管子漏水,不知道怎么回事,估计今晚是弄不好了。”

        梅姐倒没要求什么,索性道:“那你给我再拿床被子吧,要是没有被子我糊弄一晚上也没事,天气不算太冷。”

        夜间只有两三度还不冷呢?

        一床被子肯定不行,再拿一床被子倒是可以,问题是压在身上重。

        王琛可不想招呼不周,道:“我帮你把被子什么搬去隔壁卧室吧,那边空调应该好的。”

        梅姐拒绝道:“大晚上的别搬来搬去了,我就这么睡。”

        王琛知道她不想麻烦自己,假装板着脸道:“姐姐,你这不是不拿我当弟弟看啊?”

        “哪有。”梅姐否认道:“怎么可能。”

        王琛努努嘴道:“那你还不让帮你把被子搬过去,怕麻烦?你要真把我当弟弟看,就甭拒绝。”

        眼看说到这地步,梅姐只好答应道:“成成,咱俩一起搬。”

        说着,她转身收拾床上被子枕头。

        眼看着她都要全部抱在自己手里了,王琛赶忙上前抢,“诶,不带你这样的啊,你拿枕头,被子我来拿。”

        梅姐不同意,反过来抢,“你拿枕头,我抱被子。”

        两人抢夺之间有点肢体上的接触。

        王琛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手触碰到她腰间软软地肉,似乎稍微有点小肚腩,只有一丁点,能够依稀感觉出来而已,他心脏又忍不住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不是他没碰过女人。

        换成任何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情形下,或多或少都会有心跳感啊。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又在最敏感的床边上,最关键,梅姐还长得十分漂亮,王琛不小心碰到了她腹部的嫩肉,任谁都不会无动于衷吧?当然,如果哪个男人敢拍着胸口说“放屁,老子是正人君子,我才不会胡思乱想”,嗯——那一定是你老婆再和你一起看书呢,或者,也可能是男朋友……

        咳咳,好吧,不逗乐子了。

        梅姐或许也注意到了,她抢夺的动作一滞,笑着说道:“你抱你抱,行了吧?”

        王琛有点口干舌燥,嘴里应道:“嗯。”

        梅姐拎着枕头走在前面。

        他抱着被子跟在后面出了房门。

        或许是刚才不小心肢体接触了下,王琛眼睛不由自主落到了梅姐浴袍下面两条光溜溜的小腿上。

        好白,看上去很有弹性,真想伸手摸摸。

        正想着呢,梅姐伸手推开另一间客卧的门,“我开灯。”

        吧嗒,灯亮了。

        梅姐率先走了进去。

        王琛刚抱着被子进去,便看见梅姐已经把枕头放在床边的椅子上,然后转身伸手来接被子。

        “来,给我。”梅姐说着双手凑了上来。

        王琛的左手感觉到一股暖洋洋覆盖住,估摸是梅姐伸手接被子的时候没抓好碰到了他的手背,原本就有点歪念的王琛,心痒的厉害,险些就反手去抓梅姐的手了。

        幸好他控制住了。

        梅姐倒是没有太过在意这方面,很顺其自然接过被子放在了床上,然后弯着腰道:“我先摊一下被单,你帮我把空调打开吧。”

        “好的。”王琛拿起床头柜上的空调板,对着空调打开,调到二十六度,然后打了个强风,“姐姐,我打了强风,待会屋子热了你自己调小风,别干着了。”

        梅姐还弯着腰在摊被单呢,“行,我知道了。”

        她身上穿的浴袍后面有条缝,一般站着的时候没什么,一弯下来,她硕大的臀立刻把缝撑了开来,光滑地大腿一下子暴露在空气当中。

        站在身后的王琛看的一清二楚,好结实的大腿,又白又嫩的,他口水都不由自主咽了一口。

        忽然,梅姐好像有点够不着,身子往床上又爬上去一点。

        卧槽。

        王琛似乎若隐若现看见她黑色边沿的内了。

        尼玛啊,今晚哥们儿要失眠了,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个?

        “弟弟,帮我下忙。”

        “啊……哦,什么?”

        “你去对面帮我拉一下被单,我够不着。”

        “好咧,这就来。”

        王琛走到靠外墙的一面床边,弯下腰伸手拉被单,刚拉好,抬头一看,见着梅姐还弯着腰在整理被单,他眼睛再一次看直了。

        梅姐的浴袍口子大开啊。

        要知道她刚洗完澡,里面不可能穿bra。

        虽然最关键的点没看见,可是王琛依旧被白的晃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啊。

        好大。

        好肥。

        我的天,我造的什么孽啊,算了算了,地藏王菩萨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嗯,今天万般罪孽尽归吾身,谁都别和我抢,今天哥们儿受着了!

        下一刻,梅姐摊完被单,撑着腰抬起来敲了两下。

        王琛赶忙收回视线,关心道:“姐姐,腰不舒服?”

        梅姐温婉地笑了笑,“可能今天开车时间有点长,这一弯下来腰有点酸痛。”

        可不是么,她今天一下午基本上都是在开车。

        王琛连忙制止她要抱被子的举动,“你腰疼先歇着,我帮你把被子抱上来。”

        或许是腰疼的确实很难受,梅姐没再像刚才那样拒绝,“好,谢谢。”

        王琛把被子抱到床上,摊平,然后掀开一角,“姐姐,你先钻被窝里,别冻着。”

        “嗯。”梅姐爬上床,钻进被窝里,忽然又要下床,“我去隔壁把睡衣拿过来。”

        “你腰不舒服就别动了,我去拿。”王琛说完直接出了门。

        去隔壁电视机柜子上面拿了睡衣。

        再次回到刚才那卧室,王琛看见梅姐正趴在那边轻轻敲着腰。

        看来腰酸的挺厉害。

        王琛随手把睡衣放下,建议道:“要不我帮你捏捏吧?”

        梅姐抬头看了他眼,一沉吟,道:“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王琛说着在她身旁的床沿坐了下来,离得有点近,能感觉到她触碰到自己身上的侧身一股温暖,“哪里不舒服?”

        “整个腰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成,那我就给你按按腰部,不碰其他地方。”

        “呵呵,难不成你还想碰其他地方呀?我可是你干姐姐,谅你也不敢。”

        王琛心说我是不敢,要真敢的话你现在还能安安静静躺着?心里想着,侧着身子已经双手按到了梅姐的腰部,轻轻按摩起来,虽然她有点小肚腩了,但是腰部的肉摸上去十分结实。

        “这个力度怎么样?”

        “没感觉,可以再重点。”

        “好咧,这样呢?”

        “差不多了,弟弟,有你真好。”

        嗯,有你这样的姐姐也很好。

        王琛只感觉自己的手呼哧一片柔软。

        梅姐腰部的肌肉和沈霞不一样,沈霞是十分的有弹性,梅姐的则是结实中带点肉呼呼的感觉,反正摸上去的感觉让人有一种异样的冲动感。

        王琛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认真地给她按着腰肢儿,毕竟人家腰酸痛,自个儿不能糊弄啊。

        或许是空调强风大的有点高吧,再加上按摩的手法挺重,梅姐出了点细汗,香喷喷的成熟女人味从身子里飘了出来。

        “屋子里有点热。”王琛捏着她的腰,很尴尬,没话找话了一句。

        “是啊,不太凉快。”梅姐被按得挺舒服,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下,“唔啊,舒服,弟弟,你的手法真好,是不是专门学过的?”

        因为用力挺大,她的浴袍后面缝隙不是会被撩开一点,王琛看的有点心虚,吸吸鼻子,嘴里道:“没有,你要是喜欢,下回我再给你按按。”

        梅姐闭上了眼睛,很享受,开玩笑道:“你是想让姐姐离不开你呀?”

        “哪有,瞧你说的。”

        “唔……唔……辛苦你了。”

        “还好吧。”

        “好了,差不多了,你别累着。”

        “这才按了两三分钟,怎么会累着?稍微再帮你按会。”

        “真……嘶,有点疼。”

        “成,那我轻点。”

        一分钟。

        两分钟。

        王琛一边和她说着话,一边按着,渐渐地,他感觉梅姐说话声越来越小,越来越细微,好像睡着了。

        他探着脑袋一瞅,得,真的睡着了。

        “梅姐?”

        “梅姐?”

        喊了两声没反应。

        王琛留恋地朝着浴袍中间缝隙又瞧了一眼,心里有点挣扎,最终还是没有过得去良心的一关,轻轻地站起身,弯腰帮她把被子盖上去。

        结果他脑袋离她脸有点近,呼吸的气息全喷到了王琛脸上。

        王琛心脏噗通噗通再次跳个不停,看着梅姐红彤彤的唇,他再次舔了舔嘴唇,然后在荷尔蒙的冲动之下鬼使神差凑过去,在她嘴唇上轻轻点了下。

        很软。

        很温暖。

        刚点了下,他便听见梅姐“唔”一声,吓得赶忙缩回脑袋。

        再仔细一看,幸好梅姐没醒。

        不过王琛可不敢再做什么过分的举动了,心里一边暗暗责怪自己趁人之危,一边轻手轻脚朝着外面走去,缓缓地掩上门,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以免吵醒对方。

        自己亲了梅姐一下?

        卧槽,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她毕竟是自己的干姐姐啊!

        王琛有点内疚,算了算了,亲都亲了,哥们儿也不是故意的,就当是自己给她按摩的报酬吧,时光又不能再倒流,发生过的事不可能再改写啊,否则也不会有覆水难收这个词了,唯一值得让他庆幸的事,幸好梅姐刚才没醒过来,不然乐子就大了啊!

        ……

        房间里。

        等到门关上,刚才还在熟睡的梅姐蓦然双手撑在床上坐起来,朝着门外面看了眼,哑然失笑道:“这小子。”说着,她摇摇头,起身把门反保险,然后脱掉浴袍,换上睡衣。

        再次躺会床上。

        梅姐关上灯,闭上眼睛,被窝里开始悉悉索索动了起来,嘴里咬着被子边,发出沉沉的低呼声。

        十几分钟后,她紧绷的身子突然一松,然后整个人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嘴里喃喃道:“三年多,你走了三年多了。”

        梅姐闭着眼睛,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儿划了出来,原本清心寡欲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她,今晚突然回想起记忆中那个男人,不知不觉已经三年多过去。

        默默流了好一会泪水。

        梅姐伸出湿漉漉的手,用手背擦了擦眼泪,长长叹了一口气,自从男朋友去世后,这三年多时间,她一直守身如玉,哪怕再想要的时候,都没有像今晚这样,毕竟不和男人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能够忍得住。

        只是她千想万想都没想到,今晚腰酸痛的厉害,让自己认得干弟弟按了按腰肢,那久违的冲动,却不知怎么地冒了出来,或许是憋得太久了吧。

        梅姐曾经听人说过,男人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她感觉自己应该就是那种状态,三年多过去,哪怕没被撩拨,可是和男人稍微有点肢体上接触,还是她颇有好感的,内心一直压抑住的欲望醒了过来。

        想了一会,梅姐摇了摇头,“幸好我这个弟弟有贼心没贼胆,不然今晚还真不知道怎么交代,年轻人血气方刚,我能理解,不过下回不能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不然对他对我都不太好。”

        再一想她刚才稍稍睁开眼偷瞄到王琛亲了她一下后惊慌失措逃出去的样子,梅姐就感觉有点好笑,到底是年轻人面皮薄,要换个久经沙场的,或许今晚真要出事。

        之所以没有拆穿王琛,是因为梅姐内心有一份感激,今天要不是王琛,她可能真的会丢人丢大了,况且,要是当时睁开眼,自己认得这个弟弟会多尴尬?作为一个高情商的女人,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情,或许刚才被王琛占了个小便宜,但是如果自己睁开眼,王琛狗急跳墙怎么办?

        就算没有狗急跳墙,那以后两人还要不要当干姐姐干弟弟了?

        甚至有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

        与其如此,还不如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梅姐绝大多数时候都非常理性。

        无欲则刚。

        无欲则刚。

        梅姐默默念了两遍,算了,睡吧,别想那些有的没了的,女人要自爱,不能因为欲望就胡来,她告诫了自己一番,再次闭上眼睛睡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