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22章 十几万一克拉的黑欧泊(3/3)


        只有佛祖的舍利才称得上是国宝。

        其他的只能算是珍贵,除非是佛教内祖师的。

        像王琛的舍利来源是狼山大圣僧伽,又称为泗州大圣、大圣菩萨,传说是观音菩萨的化身,自然算得上国宝。

        要是让他把这样的国宝让给外国人,内心肯定是不情愿的。

        阳台上,王琛想了想,对着电话道:“梅姐,你那块五彩舍利估价多少?”

        “估价的话大概在五千万左右吧。”梅姐又补充了一句,“只不过你有五千万也买不到我那颗五彩舍利,最起码翻两三番。”

        王琛不懂,晕道:“那到底值多少钱?”

        “实际成交价在一亿五千万左右吧。”梅姐解释道:“舍利子估价都不会太高,比如说二零零八年,有一颗佛陀弟子舍利子估价三到四万,最终成交价达到了一百万,还有一六年的时候,有一颗七彩舍利,股价一千二百万到两千四百万之间,最终拍出了三千五百万的高价,都翻了几番。”

        啊?

        七彩舍利这么便宜?

        王琛有些失望,道:“七彩舍利才三千五百万啊。”说了一句,他感觉有点不对,有点疑惑,“难道五彩舍利比七彩舍利更值钱?”

        梅姐否认道:“不是,我和你说的那颗七彩舍利直径只有两厘米左右,虽然已经非常珍贵,但是相比我那颗五彩舍利还差了点,我那颗直径足足三厘米,这在世界范围里都非常少见,普通的舍利子,基本上直径只有几毫米,而且舍利子又分为很多种,每一种价值都不一样,圆形和不规则形价格也不一样,我那颗浑圆无比,又是罕见的琉璃状才值这么多钱。”

        呃。

        照你这么说,哥们儿的七彩舍利更贵。

        王琛没想到无意中收获了这么珍贵的一样东西。

        如此重宝,他肯定不可能拿出来,可是梅姐又急需帮助,自己不能见死不救啊。

        王琛仔细考虑了一番,道:“舍利子比较难弄,要不这样,你问问你那位合作伙伴,愿不愿意收同等价值的物品,如果愿意,我手头上有一批价值不错的东西,你拿给他,行吗?”要是对方实在不肯,咬咬牙就把舍利子拿出来帮梅姐,算是把人情债还了。

        梅姐迟疑了下,道:“行,我问问。”

        挂断电话。

        王琛开始琢磨,自己要拿几样东西加起来才价值一亿五千万样子。

        阳台上微风拂过,乡下的景色一览无遗。

        楼下传来母亲和邻居吹牛的声音。

        “小琛啊,他有本事着呢。”

        “诶,我听他奶奶说他都自己开公司了?”

        “不是公司,就买了个水泥厂下来,年产量也就三十万吨吧,他呀,还开了个那什么工艺品店,保国他姑姑家的孙子陆丰就被我们家小琛安排着去上班了。”

        “哟,小琛了不起啊。”

        “是啊,年纪轻轻就这么能耐了,听说保国治病的钱全是他出的?”

        王琛探了探脑袋,只见楼下马路边上,母亲正和四五个邻居聊得欢呢,他笑着摇了摇头,如今一家人都为自己自豪,只要邻居一聊上他,家人准会吹嘘两句,其实这种情况很正常,为人父母看见子女有出息了,谁会不自豪?

        侧耳听了会,正准备下去,梅姐电话又来了。

        王琛靠在门框边上接通,“梅姐,对方怎么说?”

        梅姐语气里透露出高兴,道:“他答应了,小王,真谢谢你,要不是你提起来,我还真没想到这茬,藏品我自己还有点,有些太珍贵的不能出售,能拿出来的刚才清点了下,大概价值五千万左右,你那边有价值一个亿的藏品吗?我出钱向你买,好不好?”

        王琛刚要答应下来,忽然想到一件事。

        诶,梅姐那个外国合作伙伴不对劲啊。

        照理说玩收藏的人,一般都是有目的性的收藏,比如说有些人喜欢古玩字画,有些人喜欢玉石之类,那个外国人怎么会一下子喜欢舍利子,一会又什么东西都可以接受?

        当然了,这点王琛还没有问清楚梅姐,没法确定,于是他不动声色道:“什么东西都可以?”

        “对,什么东西都可以。”梅姐确认道。

        有问题,这个老外绝对有问题,虽然只是怀疑,但是王琛不能看着梅姐有可能被骗,脑袋里思维转了一圈,道:“梅姐,咱们面谈吧,你在哪,我过来。”

        梅姐还以为他带东西过来,二话不说道:“我暂时在姑苏公司里,距离金浪的公司不太远,要不我让人来接你?”

        王琛道:“不用,我自己过来,到了给您打电话。”

        梅姐答应道:“好,麻烦你了小王,希望尽快点,我那合作伙伴最近要回美国去了,没有多少时间逗留。”

        王琛本能地点点头,“成,我现在就开车来,大概两个半小时后能到。”

        再次挂断电话,他下楼和父母说要出去一趟。

        程琳和王保国都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他明天中午之前一定要赶回来,毕竟要宴请亲戚朋友,人不到场不像样。

        ……

        开着车离开家。

        也没有找沈霞换车子,王琛发了个微信说了声,便开着宝马mini去了姑苏。

        上高速。

        经过苏通大桥。

        两个多小时一晃而过。

        不多时,按照梅姐发的地址找过去。

        是一家公司门口,王琛停车一看公司名字,顿时忍不住惊讶了一番,因为之前在姑苏找工作了一段时间,对于这家名为“互联店”的互联网网页设计、计算机网络集成技术服务功、电缆公司有所耳闻。

        据说互联店在上证和深成都上市了,市值高达一百多亿,产品销往二三十个国家,非常有实力。

        之前王琛还来面试过,只是人家没瞧得上他而已。

        难道这家公司大股东是梅姐?

        王琛感觉有点古怪,前几个月自己还苦哈哈来面试,现在已经要牛逼到要出相助这家公司的大股东了?

        梅姐具体在这家公司的职位王琛不知道,不过他猜测应该是大股东,否则不可能让自己过来。

        打了个电话告诉梅姐到了,梅姐告诉他正在开会,马上就好,让人先下来接他。

        不多时,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女性下来接他进去。

        来到行政楼五层,正巧一帮人从东侧会议室走了出来,二三十个人吧。

        其中一个矮胖子赫然吸引了王琛的注意力,因为当初他来面试的时候,就是这个所谓的人事部矮胖子经理亲自面试的。

        恰巧,那个矮胖子正和梅姐说着话,“董事长,我下午就去人才市场登记一下,再给生产部招两百名员工。”

        身穿职业装的梅姐颔首,“魏经理辛苦了。”刚说了一句,她看见王琛了,忙挥挥手,“小王。”

        王琛走上前去,瞥了一眼那什么魏经理,然后视线回到梅姐脸上,笑着打招呼道:“梅姐。”

        魏经理好奇道:“董事长,这位是?”

        梅姐随口介绍了一句,“哦,他叫王琛,我的贵客。”

        “王琛?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魏经理皱眉思考。

        王琛笑眯眯地说了句,“或许我来你们公司面试过呢。”

        梅姐笑盈盈道:“小王,别开玩笑了,你这样的身价还要来我公司里面试?呵呵。”

        魏经理很显然也只是听到王琛的名字耳熟而已,跟着董事长捧了一句,“是啊,王先生仪表堂堂,想来不是普通人,咱们公司可请不起。”

        哈。

        当初哥们儿来面试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还嫌弃哥们儿学历有点低。

        时光流转,物是人非,哥们儿竟然变成了你要吹捧的对象?

        王琛感觉有点有趣。

        ……

        董事长办公室。

        王琛拎着公文包坐下来。

        梅姐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然后在他旁边坐下来,关心道:“小王,东西带来了吗?”

        王琛喝了一口茶,拍拍放在茶几上的公文包,“都在里面呢。”

        “都有些什么东西?”梅姐有点着急,看来事情确实有点刻不容缓。

        王琛没说话,直接打开了公文包。

        顿时,里面放了两三样东西,一块七彩如同玻璃的东西,一柄镶满绿宝石的金刀,还有上品灯光冻印章一块。

        梅姐一看便移不开眼珠子了,她拿起王琛猜测是黑欧泊的七彩玉佩,惊讶道:“这是黑欧泊啊。”

        果真是黑欧泊。

        王琛猜测的没错,要不是的话,他还得拿别的东西出来,算是趁此机会让梅姐顺带着掌掌眼,要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普通黑欧泊每克拉就已经四百五十美金起,十克拉以上的更是高达七千五百美金一克拉,可见黑欧泊价格是多么昂贵了。

        而如今,西方市场中顶级黑欧泊价格直逼钻石——每克拉售价高达三万美元!

        当然,这是值五克拉以上的顶级黑欧泊。

        王琛这块黑欧泊婴儿巴掌大小,肯定不止五克拉了。

        而且,像他这么大的黑欧泊,价值肯定远远不止三万美元一克拉。

        也确实,他回来后已经测量过,这块黑欧泊远远不止五克拉。

        梅姐一脸动容道:“你这块黑欧泊看上去得有估计得有五十克了吧?”

        王琛把测量结果说出来,“五十一点五克。”按照他对黑欧泊市价的了解,自己这块最起码值五千三百二十九万RMB,再加上五百克灯光冻印章、绿宝石金刀,凑一起值一个亿不成问题。

        未曾想梅姐苦笑道:“光你这一块黑欧泊就价值一亿了,另外两样东西不用拿出来都行。”

        王琛呃了一声,“可怎么据我所知,黑欧泊大概在三万美元一克拉?”

        “超过五克拉的顶级黑欧泊国内十几万一克拉不假。”梅姐一脸认真道:“但你这块不仅仅是顶级黑欧泊,里面七彩组成了波澜壮阔的大海状,重量又达到足足五十一点五克,换算成克拉大概在两百五十七点五克拉,弥足珍贵的顶尖宝贝,值三万美元一克拉一点都不虚。”

        “可也不值一亿吧?”王琛有点纳闷道。

        梅姐叹了一口气,指着里面的波澜壮阔的大海状道:“贵就贵在图案上啊,而且这么大,实际价值翻个倍不成问题,拿出去拍卖一亿有的是人要。”

        我靠!

        这么贵?

        不愧是李煜随身携带的宝贝啊。

        王琛心中一喜,没想到黑欧泊给自己来了个意外之喜,最关键这样东西产地不在中国,所以卖不卖他都无所谓,相比七彩舍利子,他宁愿把黑欧泊拿出来,虽然这是李煜曾经随身携带的东西。

        帮梅姐的同时,又有一笔不菲的收入,王琛自然心满意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