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18章 墨玉算盘(2/3)


        认父仪式圆满结束。

        晚宴一直持续到凌晨十二点左右。

        众人散去,王琛扶着喝多的王继恩回房休息,随即才回到自己卧室。

        卧室里。

        此刻他抱着装贵美石算盘的木盒子坐在书桌前。

        先前一直没机会看,根本不知道到底什么材料制作的算盘。

        不过既然能让赵匡胤赏赐下来,肯定不是什么差的东西。

        会是什么呢?

        蜡烛光下,王琛解开系紧木盒子的绳子,然后掀开。

        只见里面一把五十厘米长的黑色玉质材料算盘静静躺在那边。

        王琛眼前一亮,“墨玉?”

        他不能太过确定,开始仔细观察起来。

        因为和墨玉材质相近的东西比较多,比如说坑瓦石、青海黑白玉、新疆黑碧玉等等。

        并且墨玉种类也有点多,像泰山墨玉、和田墨玉和岫山墨玉等等,价格也不一而同。

        只不过像眼前这块全墨玉打造的算盘,哪怕是价值稍低的岫山墨玉、泰山墨玉等等,同样十分具有收藏价值,甚至拿出去拍卖价格不会低。

        毕竟刚才王琛掂量了下,这个算盘重量得在五斤左右了。

        嗯,最好是和田墨玉。

        像品质好的和田墨玉,一件小小的挂坠能达到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之间,若是岫山墨玉的话,可能只有几千块以下了。

        这里说的是一件,不是克价。

        并且品质要十分之好。

        王琛仔细观察起来,这个算盘上面的墨玉颜色稍微有点不均匀,不时能看到一些花斑,包括珠子也一样,有些还带雾状分布。

        只是黑色非常浓郁,几乎达到了全黑的地步,仿佛涂上了黑漆一样。

        最关键一点,油性非常大,摸上去有种手触碰到食用油的油腻感。

        那应该不是坑瓦石和青海黑白玉了,因为这两种不会含有油腻感。

        那到底是什么呢?

        王琛凑在上面看,这些墨玉边缘稍微有点透光,但在蜡烛光旁边又没有太透光和露出绿光,黑碧玉也排除了。

        对这方面王琛非常认真。

        虽然懂的知识不多,但是学习的非常仔细,稍微能自己辨认一些。

        这个算盘上的墨玉全黑,细如羊脂,其他就不能分辨了。

        王琛喃喃自语道:“难不成真是和田墨玉?算了,看不懂,回头拿回现代社会给云老他们掌掌眼。”

        说起返回现代。

        他打开许久没看过的虚拟屏幕。

        能量缓冲槽数值:(16907/16907)。

        已经凑满,没什么。

        如今王琛身在汴京,肯定不可能传统穿越回去,否则有可能会遇到交通意外,要是定位传送又显得太过浪费能量值,况且他在汴京没有房产,传送回现代了怎么回来?

        他本来都准备关上虚拟屏幕了,可是又有点想念现代社会,索性点开定位传送,想瞅瞅自己云起苑别墅。

        点开定位传送。

        王琛呃了一声,揉揉眼睛,“咋回事?”

        定位传送的地点竟然多了五处,分别是他如今身处的宅子、汴京另外两位的宅子,一个显得非常小,像茅草屋一样,另一个则是比他身处的宅子要小一半左右,另外还有皇宫一个院落、地标金陵的一所大宅子。

        嗯?

        难道这些都是王继恩的房产?

        王琛觉得应该是了,不然不会出现自己身处的宅子。

        可是王继恩的房产为何会算作自己的出现在定位传送里呢?

        王琛有些迷糊。

        诶,好像现代社会爸妈在乡下建的楼房,也被定位传送包含了进去,难道神秘空间默认自己拥有继承权的东西,都属于自己?

        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毕竟王继恩只有他一个义子,又没有听说有什么亲戚,等到若干年以后,王继恩两腿一蹬,这些东西自然而然会留给王琛。

        “那岂不是说我可以定位传送回去了?”王琛有点高兴,又在北宋待了十几天,他真的挺想念现代社会。

        要不要回去?

        算了,定位传送太浪费能量。

        明天出去逛逛,看看哪里有现代社会还存在的唐朝建筑物,然后再穿越回去,不能浪费一万六千多点能量啊。

        王琛想的很清楚,最好是等石守信替自己唱卖手表、座钟和花露水拿到东西过后再回去,到时价值几百万的东西可以卖出去点,好的东西先留着。

        行吧。

        现在就看石守信给不给力了。

        想着,他收起墨玉算盘,梳洗了一番睡了。

        ……

        翌日。

        汴京下起了鹅毛大雪。

        整个开封笼罩在白色苍茫之中。

        早晨起来梳洗完的王琛说话的时候都能看见白气,不过得出门了,从今天开始到回通州之前,他得给三位学生上数学课。

        坐着马车行走在街头。

        耳边不时传来民众稀稀落落的说话声。

        忽然,途径集市附近的时候,王琛听到了一阵感兴趣的对话。

        “诶,听说了吗?”

        “什么?”

        “石将军府里召开唱卖大会!”

        “召开唱卖大会有啥稀奇的?”

        “你是不知道啊,石将军拿了很多神奇的东西出来,那什么能够记录时间的手表、座钟,还有啥子露水,反正都是宝贝,好多达官贵人都参加了呢,最关键啊,石将军放出话来,不收钱,只交换奇珍异宝,啧啧,石府今天等于召开万宝大会啊。”

        坐在马车里的王琛掀开车窗看了看,是两位看上去有点像读书人的正吃着早餐聊着天。

        也不知道能够交换到什么宝贝。

        王琛很迫切想知道,只是他表面上和石守信闹翻,不能去参与,算了,等结果出来自然会知道,还是先去瞅瞅自己三个学生吧。

        ……

        晋王府。

        在下人的带领下,王琛先是拜见了赵光义和其侧房李夫人,就是后来的李贤妃,至于赵光义第三任妻子李皇后还没嫁过来,前面两任妻子又去世了,算起来,赵光义如今算孤家寡人,因为在古代,不论纳多少小妾都不算结婚,只有娶了正妻才是。

        说起来李贤妃长相长得非常漂亮,只不过王琛知道她短命,再过一两年就要去世了,可惜啊。

        也确实,李贤妃身子骨不太好,说话的时候一直咳嗽。

        见过赵光义和李贤妃后,王琛被带去书房。

        书房。

        赵德芳、赵德昌和赵元杰三人早就侯在那边。

        “夫子。”

        赵德芳和赵德昌异口同声,行了一礼。

        倒是年幼的赵元杰说话有点慢,奶声奶气说话有些漏风道:“夫子。”

        王琛笑眯眯看着三人,抬抬手道:“不用多礼。”忽然,他看见赵元杰少了一颗牙齿,疑惑了一句,“元杰,你牙齿怎么少了一颗?”

        赵德昌怕自己弟弟说不清楚,解释道:“昨晚元杰回来顽皮,不小心磕掉了一颗牙。”

        哦。

        这样啊。

        王琛挺喜欢这个小孩子,蹲下身子关心道:“元杰,牙还疼不疼?”

        赵元杰嘟着小嘴道:“啊呀,牙被爹爹扔了,我不知道它疼不疼。”

        王琛噗一声险些笑出声,这孩子,太有趣了。

        正在此时,赵德芳询问道:“夫子,今天您叫我们什么算数?”

        王琛想了想,双手负在背后,“今天不教你们算数。”

        赵德昌好奇道:“不教算数?”

        “是的。”王琛点点头,道:“我先教你们一些数字符号,这些数字符号叫做阿拉伯数字,等你们学会了、记牢了,回头我再教你们基本的算数。”

        赵元杰右手食指塞进嘴里,睁着明亮的大眼睛道:“阿拉伯数字是什么?能吃吗?”

        汗。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小吃货呢?

        王琛被赵元杰一逗,心情大好,解释道:“阿拉伯数字是一种能够让我们快速计算的符号,学会了它,你们谁都能当算术大师。”

        赵德芳和赵德昌听得很认真。

        王琛把自己带来的钢笔和本子拿出来,“我写一个,你们跟着念。”

        “好。”

        “谨遵夫子言。”

        三个学生一前一后。

        王琛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把赵元杰抱在怀里,拿着钢笔写下一个“1”,然后对着站在那边的赵德芳和赵德昌道:“这个念作一,就是数字一二三四里面一的意思。”

        “一。”

        “一。”

        赵德芳和赵德昌两人朗声跟着念。

        赵元杰反应没他们快,同样扯着漏风的嘴道:“一~!”

        “很好。”王琛打了个指响,开始继续教。

        嗯,在古代教未来皇帝一二三四阿拉伯数字,估计王琛是历来穿越者当中唯一一个了。

        但偏偏,未来皇帝赵德昌对王琛非常尊重,或许是昨晚见识到了王琛的数学有多牛逼吧。

        一时间,整个书房里传来仿佛小学生念书般的声音。

        “2。”

        “3。”

        “4……”

        十个阿拉伯数字教起来很快,一个上午的时间三个学生都牢牢记住了。

        中午时分,王琛在晋王府吃了顿饭,下午教他们最基本的加减乘除,准确说是教赵元杰加减,教赵德芳和赵德昌乘法口诀表。

        看着未来皇帝赵德昌背乘法口诀表,王琛觉得莫名喜感。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好吧,确实很有趣。

        其实乘法口诀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经有了,只不过很多读书人都不学而已,毕竟在读书人眼中,四书五经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不过既然要跟王琛学算术,他肯定要让三人背乘法口诀,不然教起来多麻烦啊。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傍晚离开晋王府,王琛发现了唐朝时期就修建的天汉桥,他记得现代社会考察过,如今正埋在现代社会四米多的地下,也不知道能不能借助穿越一下。

        要是想穿越的话,貌似得自己爬到天汉桥四米多高的地方,否则按照穿越规则是推不开穿越之门的。

        因为地势的变化,北宋的开封,到了现代社会,很多地方都埋在了地下,比如说赵匡胤如今住的皇宫,后来被发现埋在地下三米到十二米的地方。

        所以王琛非常头疼,正常穿越条件简陋啊。

        回到王继恩的宅子。

        刚跨进门槛,徐江便笑嘻嘻地凑上来,“东家,刚才一美貌小娘子送来一封信函,说让您晚上去赴宴。”

        王琛纳闷道:“我在京师不认识什么美貌小娘子啊,她说让我去哪赴宴了吗?”

        徐江指着东边,“环采阁。”

        王琛眨眨眼,“听名字像青楼?”

        徐江笑得很龌蹉,“嘿嘿,我打听过了,就是青楼,据说还是京城有名的青楼,里面的香兰姑娘很美貌哦。”

        王琛汗了下,“我和那什么香兰姑娘素味平生,她邀请我去干嘛?”

        “那我就不知道了,您自己看信函吧。”徐江摊摊手道。

        王琛十分无语。

        边往里走边打开信函,抽出纸一看。

        嗨,什么青楼姑娘邀请,明明是石守信的亲笔信函。

        得,王琛知道咋回事了,估计唱卖结果出来了,石守信又不方便和王琛大大方方见面,索性约在了青楼交接唱卖所获得的东西。

        这个老石啊,没看出来,还是烟花常客呢?

        一想到石守信四五十岁的人了,还逛青楼,王琛莫名觉得有些喜感,啧啧,有意思,嗯,先别想有的没的了,晚上去看看石守信替自己唱卖到了什么好东西,应该能发一笔横财,毕竟京城官员们都很有钱,收藏的宝贝估计差不到哪里去。

        等到拿回东西,回现代社会“放假”两天再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