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16章 国子监博士?(3/3)


        要知道石守信拿出来的两道题目,可是中国古代数学终极难题之二,然而王琛却能够轻轻松松解答,自然,造成了他们的震惊。

        其实并不是说中国古代数学不发达。

        相反,中国古代数学一直很发达,至少在近代之前,遥遥领先西方国家。

        只是中国数学发展有几个阶段。

        其他不说了,黄金时期是宋元时期,其主要涌现了四位数学大家,人称“宋元四大家”,分别是李治、秦九韶、杨辉和朱世杰。

        这四个人的著作,把中国古代数学推向最高峰。

        很可惜,距离如今时间最近的李治还未出生,某些数学问题解答非常复杂化。

        譬如石守信刚才出的两道题目。

        在很多现代人看来,嗨,小学生都能解答。

        然而,在北宋初期,刚才那两道题目并非没有人能够解答,有是肯定有的,但是能像王琛解答的那么轻松,简直闻所未闻。

        因为他用的是现代数学理论!

        说句不好听的话,一个人若是把现代小学、初中数学整理一遍,拿到北宋来,绝对是数学行业开宗立派的大宗师!

        而王琛解答的两道问题,属于利用了孙子定理,也就是剩余定理,一直要到南宋数学家秦九昭出现,才会解答起来变得容易。

        赵匡胤看向石守信,“石侍中,还有一题呢?”

        石守信看着眼前的王琛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他终于明白王琛的数学有多牛逼,倒是想第三题不用问了,可是看到几个给他下重注的老兄弟眼巴巴瞧过来,只好咬咬牙道:“还有第三题,你一定回答不上来。”

        王琛以为他还在演戏呢,眨眨眼道:“尽管放马过来。”

        高怀德、王明等人紧张啊,手心里捏的全是汗,他们每个人都下了重注,多则两千贯,少则一千贯,按照他们的俸禄来计算,差不多半年俸禄呢!

        薛居正、沈义伦他们则是好奇,好奇石守信还会拿出什么难题来,当然,他们根本不怀疑王琛能够轻而易举解答出来。

        至于王继恩和李继隆两人已经眉飞色舞,他们连着下了两把都赢钱了,能不高兴么?

        石守信退无可退,只好终极数学难题说了出来,“一鸡翁价值为五钱,一鸡母值三钱,三只鸡雏值一钱,且必须得三种鸡都买,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鸡母、鸡雏各几何?”

        赵匡胤打趣道:“石侍中,该不会又没答案吧?”

        这回石守信自信满满道:“有。”

        薛居正看向王琛,求知若渴道:“静海侯,回答一下?”

        沈义伦等文官也竖起耳朵,听得很仔细。

        王琛懒散道:“鸡翁四只,鸡母十八只,鸡雏七十八只。”

        闻言,石守信哈哈大笑,拍手道:“静海侯,你还是出错了。”

        赵匡胤问道:“难道正确答案不是这个?”

        薛居正等人还未计算,也同时看过去。

        “当然不是。”石守信自信满满道:“静海侯算数还是差点啊。”

        高怀德、王仁等人长长吐出一口气,总算不用赔钱了,他们忍不住对着石守信竖起大拇指,心说总算治住了那狂妄的小子。

        可是他们喜悦才刚刚诞生,王琛就撇撇嘴道:“你是想说鸡翁八只、鸡母十一只、鸡雏八十一只,还是鸡翁十二只、鸡母四只、鸡雏八十四只?”

        石守信呃了一声,两样瞪大没说话。

        沈义伦不解道:“静海侯为何说了三个答案?”

        高怀德不懂装懂,嘲笑道:“莫不是静海侯以为多说几个答案就能撞到了?”言罢,他看向石守信,“石侍中,把正确答案告诉他。”

        石守信无奈道:“刚才静海侯已经说了,鸡翁八只、鸡母十一只、鸡雏八十一只,只是老夫不懂他为何还说了另外两个答案。”说着,他看向赵匡胤,“陛下,静海侯答案三中一,算我赢,还是算他胜?”

        赵匡胤有点犯难起来,沉吟着没说话。

        反倒是王琛笑吟吟看着众人,对着薛居正打了个计算的手势。

        薛居正眼前一亮,觉得似乎领悟到什么,立刻拉住沈义伦等人快速反向推理计算起来。

        “三中一……”赵匡胤犹豫片刻,对着王琛道:“静海侯,算数不能靠……”

        话未说完,薛居正惊叹道:“天啊!”

        赵匡胤被打断有些不爽,蹙眉道:“薛相如何惊叹?”

        薛居正一脸惊讶道:“静海侯说的三个答案居然全都正确!”

        啊?

        三个全对?

        石守信都懵了,更别说高怀德等人了。

        薛居正和沈义伦等人分别把三个反向推理的过程拿给众人看。

        大家看完后都无奈地笑了起来,看向王琛的眼神彻底不一样了。

        “这种难题寻常人能得其一答案已属不易,静海侯竟然得三?”

        “算数大家,绝对的算数大家,静海侯实在太了不起了,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算出来,但若是没猜错,应当利用了刚才什么分之的办法。”

        “厉害啊!”

        “静海侯算数学究天人啊!”

        “佩服佩服,这么短时间之内竟然能想出三个答案,说静海侯乃是我大宋朝第一算数大家都不为过!”

        “是啊。”

        在场其他官员们都忍不住惊叹。

        他们全都被王琛的数学水平给震慑到了。

        高怀德、王仁瞻等力挺石守信的老兄弟们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他们已经想象到输掉半年俸禄的局面了啊!

        倒是眼看要坐庄赢钱的赵匡胤哈哈大笑,拍着手道:“静海侯,好,实在太好了。”他咂咂嘴,有点迫不及待,“静海侯,把你的算数题拿出来,问问石侍中,若是他答不上来,就算你赢了。”

        薛居正也赶忙瞧过来,“静海侯出的算数题肯定非常难,真想见识下。”

        其中一名官职中书舍人的中年男子道:“静海侯,快出题吧。”

        王琛看向石守信,还在演戏,假装不屑道:“石侍中,莫说我欺负你,待会我出道题目,五岁小儿都能做出来,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答上来了。”

        五岁小儿都能做出来?

        众人有些失望,原本还想见识下王琛的题目有多难,然后听听解答方法,看来没希望了。

        石守信也乐了,“五岁小儿能做出来的题,难不成老夫还做不出来?”

        赵匡胤诶了一声,“静海侯你不能如此行事啊,我坐庄呢。”

        “陛下放心,我相信石侍中一定做不出来。”王琛笑眯眯,又看向在场几十个官员,“而且我估计在场未必有谁能做出来。”

        哈?

        你觉得我们连五岁小儿都不如?

        不止是石守信不信,就连薛居正、沈义伦等人也不相信,他们觉得王琛在说大话呢。

        石守信催促道:“出吧,事先说好,若是五岁小儿做不出来,就算你输。”

        “没问题。”王琛双手负在背后,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淡淡道:“有三人去客栈,要一间房,房价三十文,他们每人出十文,可我大宋朝收复江南普天同庆,店家只要二十五文,剩下五文他让店小二退回给三人,店小二贪墨两文,然后给他们每人退回一文,如此一来,他们每人只交了九文钱,三人一共二十七文,加上店小二贪墨的两文才二十九文,请问,还有一文钱去哪了?”

        问题一出,全场人都懵住了!

        卧槽!

        对啊,还有一文钱去哪了?

        三九二十七,再加上店小二贪墨的两文钱,可不就是二十九文么?可是王琛刚才说得很清楚,三个人各出十文钱,合计三十文,为何钱财一转手,就少了一文钱?

        薛居正愣住了。

        石守信更是两眼泛黑。

        剩下高怀德、赵匡胤和王继恩等人,更是锁紧眉头绞尽脑汁在想,直娘贼,还有一文钱为何不翼而飞了?

        倒是王琛微笑着看向众人,询问道:“有人有答案吗?”

        “慢着,我好像要算出来了。”石守信有点不死心,疯狂计算。

        薛居正等人也拿着笔和纸算个不停。

        算来算去都不对啊,三九二十七没错,加上两文确实是二十九文。

        王琛都打哈欠了。

        忽然,赵光义带来的三子赵恒小声道:“爹爹,五哥说静海侯骗人。”

        因为大家都在安静计算,赵恒哪怕声音小,还是被大家听到了。

        赵匡胤好奇地看过去,“如何骗人?”

        赵光义也看向只有四岁奶声奶气的五儿子赵元杰,“五哥?”

        王琛笑了笑,刚才自己出的题目,只要正常人都会复杂化,小孩子纯净如雪,自然不会被蒙蔽。

        果不其然,长相非常可爱的赵元杰掰着手指道:“店家退回五文,三人出了二十五文,店小二贪墨两文,实际三人共出二十八文,不是二十七文。”

        石守信不解道:“怎么不是二十七文,他们每人出了九文,三九二十七啊。”

        赵元杰年纪太小了,说不清楚,嘴嘟嘟道:“不是二十七,不是二十七,就是二十八。”

        众人还以为小孩子胡言乱语,不准备再听下去。

        谁知王琛笑道:“晋王,五公子才思敏捷,未来定当大放光芒。”

        “嗯?静海侯此言何意?”赵匡胤不解道:“难道元杰答对了?”

        “是的。”王琛点头道。

        薛居正皱眉道:“可是不对啊,你出的题目确实是三人各花了九文。”

        “不是。”王琛摆摆手道:“实际上这是一道误导你们思维的题目,本来三个人花的钱是三十文,这没什么问题,后来店家退了五文,实际上他们每人得到一文钱之后,是三乘以九,等于二十七文,而店小二贪墨两文,加上店家收的二十五文,不就正好二十七文吗?”

        高怀德还是没听明白,“怎么是店小二两文钱加上店家二十五文呢?”

        王琛笑道:“花掉的钱等于别人得到的钱,没错吧?”

        “没错。”高怀德点头。

        王琛又道:“既如此,三人各花了九文,共计二十七文,又退回三文,加起来不就是正好三十文?”

        众人一听全都懂了,此刻都有种吐血的冲动!

        他们现在才算明白王琛到底有多孙子,刚才那道题目有多奇葩,简直尼玛是奇葩到花果山上的石头蹦出来一只猴子啊!!

        “……”

        “静海侯这手……”

        “果然是五岁小儿都能做出来!”

        “合着我们连五岁小儿都比不上?呵呵。”

        “我算是看出来了,静海侯在逗我们玩呢。”

        “诶,话不是这么说,我且问你,若是静海侯掌管三司,凭刚才那道算数问题,想要贪墨,你们能发现?”

        “呃。”

        “不能。”

        “那就是了,静海侯这是大智若愚的题目!”

        “是的,这道题目不仅仅是算数问题,更是考验人的思维!”

        跪了。

        众人都给王琛跪了。

        他们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明明看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题目,偏偏被王琛弄出来变成北宋几十个官员都算不出来的究极难题!

        要知道在场还有很多在其他人看来是世间最有学问的人,比如说薛居正、沈义伦等人,另外还有翰林学士等等,可是他们全都没有解答出来这么简单的一道题目。

        不由得,宰相薛居正苦笑着摇摇头道:“听过静海侯的题目和答案后,我才知道其在算数上的造诣早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若是他肯编著算数书籍的话,绝对是我大宋算数界的瑰宝,就这一道题目给我们上了一课,陛下,臣觉得,应当让静海侯当国子监博士,教导我大宋朝官员子弟,如此一来,我朝算数定当超越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静海侯绝对会把我朝算数带向一个高峰!”

        国子监博士,就是国子监当中分管教学的官员。

        而宋朝初期的国子监学生名额很少,只收七品以上官员子弟,如果王琛真的成为国子监博士,教导一帮衙内的话,等同于增加了无数人脉。

        要知道在中国,子女学习问题一直是大人们最关心的事情,而古代礼仪当中天地君亲师,老师的地位仅次于帝王和亲长,可想而知地位多么崇高,并且老师也是最受人尊重的职业。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如果王琛真的能够成为国子监博士,那么等同于多出无数个家世背景雄浑的“儿子”,反正好处肯定是少不了。

        只是国子监博士都是真正有才学、满腹经纶的大儒,也不知道赵匡胤会不会答应,王琛有点期盼地瞧了过去,他内心还是很希望能够成为国子监博士的,只是自己最终要回到静海去搞电能,所以不确定老赵能不能同意薛居正意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