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09章 王龙图(2/3)


        富宁殿。

        赵匡胤和赵光义两人看向王琛的眼神说不出来喜爱。

        毕竟王琛刚才谈的那些东西,有可能让大宋朝发生质的变化,这对于任何一个执政明君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当然了,要是换成一个昏君,说不定今天王琛就身首异处了,昏君一看,你王琛他娘地居然能够无缘无故发光?你个妖人,朕赐你一死!

        这就是明君和昏君之间的区别。

        一个能想象出来王琛这个人的价值,而另一个,只会把王琛当成妖言惑众的江湖术士。

        实验做好,王琛拱拱手,行了一礼道:“陛下,臣回答您的问题还算工整否?”

        “工整,何止是工整。”赵匡胤笑容满面道:“深得吾心,布洲子深得吾心啊。”他停顿了下,立刻脸色一变,对着老太监和赵光义严肃地说了一番话,“今天这件事只准我们在场四个人知道,若是谁传出去,杀!无!赦!”

        老太监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臣定当守口如瓶。”

        赵光义也凝重道:“皇兄放心,我知道重要性。”

        警告完两人。

        赵匡胤伸手拍了拍王琛肩膀,“布洲子,区区一正五品开国子埋没了你的才华了。”

        王琛受宠若惊道:“不敢不敢。”

        赵匡胤收回手,双手负在背后,道:“布洲子听令。”

        要赐官了?

        王琛赶忙后退两步,双手垂下,弯着腰听候命令。

        赵匡胤非常正式道:“朕念献上千里镜破江南国有功,特封你为……”说了一半,他侧头看向赵光义,“皇弟,我记得静海知县将要调去楚州做通判了,对吧?”

        赵光义点点头,笑道:“这还是皇兄您亲自下达的调令。”

        “嗯。”赵匡胤踌躇了下,对着老太监道:“回头传朕旨意,升静海为团练州,即刻从通州脱离,不设县。”

        呃。

        你赏赐哥们儿,升静海为团连州干嘛?

        王琛有点晕,据他了解,宋朝州格有四种,最牛逼的是节度州为三品州,比如扬洲;防御州、团连州为四品州,比如通州;军事州或者说刺史州为五品州,例如之前路过的泗州。

        州格的高低,决定了州府幕职官的配额,一个非常重要的节度州,往往配备有节度判官、节度推官、节度掌书记、观察判官、观察推官、观察支使等幕职官;非节度州则通常只置判官、推官各一员。

        州格还决定了州府长官的公用钱额度,如节度州长吏每岁可得公用钱百千,而防御、团练、刺史州的公用钱仅有五十千。

        那是不是说,节度州的知州是三品官,防御州、团练州的知州是四品官,军事州刺史州的知州是五品官呢?不是的,因为宋朝的州格只决定了州府的品级,跟州府长官的品秩却毫无关系。

        简单地说,宋朝的知府、知州,都是差遣,它本身是没有品秩的。

        一位官员的品秩,取决于他的本官,或者贴职,跟差遣却没有关系。

        下一刻王琛就知道为什么了。

        只见赵匡胤道:“朕念布洲子献千里镜破江南国有功,特赐龙图阁直学士、太中大夫,差遣为判静海州知州事。”

        王琛大喜,急忙道:“谢陛下。”

        赵匡胤笑眯眯道:“别忙着谢,接下来你的任务会非常艰巨,要是做不好,我会撤了你的职哦。”

        先前下命令的是自称“朕”,如今用的“我”,明显是在开玩笑。

        王琛知道,龙图阁直学士是从三品,虚职,就是包拯那个职位,没鸟子作用,不过却又另外一层意思,大概是说代表最有学问的职位,照理说王琛肯定不够资格成为龙图阁直学士,赵匡胤这么封,肯定是有道理的,因为王琛先前画了一个电能大饼,一个足以让宋朝成为世界上最强大存在的大饼,自然而然,赵匡胤封了王琛一个“最有学问的职位”。

        太中大夫就不一样了,是实职,掌议论,但是只有从四品。

        另外,静海知州不是官职,只是差遣。

        准确说,太中大夫是官阶,而龙图阁直学士是贴职,表示其文学与学术地位,就如同现代社会有些官员挂着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之类的学术头衔,显得很有学问。

        “判静海州知州事”才是王琛真正的职务,由于王琛的品秩高于新晋团连州的静海州州格,所以用了“判”字,如果官员品秩低于州格,只能用“权知”,官员品秩与州格相等,则用“知”字。

        说是说知州,实际上和知县没啥区别,毕竟静海州不设县,完全名义上好听点。

        王琛知道献望远镜没那么大的功劳,能够让自己一跃成为从三品大官,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赵匡胤要自己全力搞电能和发展商品经济,并且把静海升为名义上的州,不会有人指手画脚。

        如果没猜错,静海应该就是试验地。

        试验电能和商品经济到底可行不可行。

        要是可行,未来王琛自然飞黄腾达,位极人臣,要是不可行嘛,静海迟早会再次降为县,他王琛也会被贬官,甚至是撤职。

        老太监在一旁都记录了下来,这只是口谕,回头还要下达任命文书。

        赵匡胤封赏完了之后,对着王琛说道:“待到开春你回到静海,朕命你全力发展电能,另外,商品经济也试着弄一下,要是有什么困难,你直接上书来京,朕会替你解决。”

        王琛忙道:“臣定当尽力而为。”

        “不是尽力而为,而是一定要完成。”赵匡胤略有深意道:“待你回到静海,朕会让户部先批五十万贯钱,再派遣你所需的各类工匠、幕僚助你行事。”

        赵光义咂咂嘴道:“皇兄的意思就是,只要你把电能搞好,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明白吗?”

        那感情好啊,王琛再次行礼道:“谢陛下。”

        交代完正事,赵匡胤露出随和的笑容,“呵呵,刚才赏赐的是官职,王龙图,我再赏赐点宝贝你,金银珠宝你尽管提,只要你替我尽忠职守办好事情,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得。

        你还给哥们儿洗脑画大饼?

        知不知道哥们儿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压根不吃你这一套。

        不过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王琛假装感动的热泪盈眶道:“谢谢陛下厚爱,臣……臣不要金银珠宝,能为陛下办事是臣的荣幸。”

        赵匡胤被王琛的小演技欺骗了,或者说,他压根不会想到王琛是假装出来的,毕竟古时候皇帝等于“神”一般的存在,做到这一步,足以让绝大多数人都感恩戴德了,王琛热泪盈眶也是理所当然的嘛,他很满意道:“我金口玉言,既然说让你提就提,说吧,想要什么?”

        赵光义也道:“放心提,只要不过分,皇兄不会生气。”

        “过分我也不生气。”赵匡胤开玩笑道:“要是我这么容易生气,还当什么皇帝,早就被一帮大臣们气死咯。”

        成,你们都说到这地步了。

        哥们儿要是再不提要求就是不识趣了。

        王琛想了想,指指外面道:“陛下,臣想要您的那副白玉棋盘。”

        话音一出,原本脸上挂着笑容的赵匡胤瞬间凝滞,他喉咙动了几下,没说得出话来。

        老太监险些晕倒,赶忙提醒道:“王龙图,陛下的白玉棋盘才是采用昆仑山一整块羊脂玉所制,世间可找不到第二块这么大的羊脂玉了,上面每颗棋子也具是用上好的羊脂玉打造,要不你换个要求吧?”

        闻言,王琛只好遗憾道:“好吧,那陛下随便赏赐点黄金给我好了。”

        赵匡胤犹豫了下,咬咬牙道:“不用。”他内心在滴血啊,嘴里还装着轻飘飘,“不就羊脂白玉棋盘嘛,我……我赏给你了。”说到这里,他还是有点不舍,叮嘱了一句,“千万要好好保存,切勿弄丢了。”

        给我了?

        真给我了?

        王琛欣喜道:“臣定当好好珍藏。”

        赵匡胤平复了下心情,为了显示自己胸襟豁达,佯装再次问道:“王龙图,光白玉棋盘有点少,你还想要点什么东西?”

        之前王琛假惺惺拒绝了一番,眼看老赵连羊脂白玉棋盘都舍得给自己,顿时来了勇气,他咂咂嘴道:“陛下,上回你赏赐给我的凤血石砚台很不错,要不再给臣来个五六块吧……”

        赵匡胤嘴角抽搐了下。

        王琛继续说下去,“还有做湖笔笔身的昆仑山黄玉,嗯,也给臣来个十斤八斤吧。”

        赵匡胤满头黑线。

        “另外。”王琛摸着下巴道:“要是可以,再赏赐个一两万两黄金臣也不介意。”

        眼看他还要说下,赵匡胤微笑着摆摆手,阻止了,随后指着外面,笑眯眯地从嘴里挤出一个字,“滚!”

        “好嘞。”

        好吧。

        王琛知道自己提的要求有点过分了,嗨,老赵你这人舍不得宝贝装什么逼啊。

        不过能得到老赵的羊脂白玉棋盘,王琛已经很满意了,刚才老太监说啥,这可是一整块羊脂白玉打磨成的棋盘,上面每一颗棋子都是羊脂白玉做的,拿回现代得值多少钱啊?

        虽然还没称过分量,但是王琛相信,如果拿去拍卖,想要拍卖出几个亿轻轻松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