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00章 这才是真正的诗词大家!(2/3)


        听闻王琛作过诗词。

        曹彬和潘美等人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他们都知道王琛的爵位是怎么来的。

        至于李继隆和萧峰,两人都是粗人,压根不太关心。

        反倒是冷艳瞧了眼王琛,似乎颇为意外。

        李煜嗯了一嗓子,故作高深道:“一诗两词名字听上去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内容如何了。”

        小周后作为他的妻子,肯定得向着他,捧了一句,“官人才华通究天人,能指点就指点一番吧。”

        他们不看好王琛的诗词很正常,毕竟有名气的诗人、词人诗词传唱度极高,众人没听过王琛的诗词,自然没有什么期待。

        王继恩很坏,笑道:“那行,我念了,可惜咱家不会唱曲,否则还真想唱出来。”

        王琛有点于心不忍地看了眼李煜,道:“义父,要不算了吧。”

        算了?

        你怂了?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王琛怎么可能会怂啊,他说这句话的目的,无非是给李煜稍微留点面子,虽然对方刚才怼过自己,但是自己也找回了场子,就是手表的事情,落了李煜的面子,再则,对方好歹曾经也是一位帝王,打脸这种事有点过分。

        没想到的是,李煜自己把脸凑上来给打,老气纵横道:“别啊,念出来,我听听,哪怕内容不好,我也不会笑话的嘛。”

        说是说不笑话,实际上王琛听得懂潜意思,无非是说拿出来献丑一番,他笑了笑,你还真的是自己把脸贴上来给我打。

        王继恩道:“我先念诗,《夏日绝句》。”

        潘美和曹彬等人可有可无地吃着烤肉。

        萧峰李继隆小周后以及冷艳很给面子,假装认真在听。

        只有李煜是真实认真听得,嗯,他不是想听听诗句多惊艳,而是想看看王琛怎么出丑。

        王继恩开始念了: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这首诗一念完,曹彬猛然侧头看过来!

        潘美本来夹着肉要往嘴里送,也一下子动作止住了,惊疑不定地看向王琛。

        冷艳有些惊愕,在场其他人也都不可思议起来,这首诗听着非常简单,但是内容却十分的大气磅礴,让人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我的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啊!

        而且最后一句“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为何听上去那么讽刺?

        尤其是李煜,在听完后,内心勃然大怒。

        为什么会勃然大怒?因为这首诗在说项羽自刎也不肯过江东,而他李煜却为了保全性命纳城投降,顿时气得不轻!

        你他妈怎么能做出这种诗?讽刺苟且偷生?王琛你丫的太孙子了啊!这首诗是专门来骂人的啊你?不过李煜随即一想,这首诗明显是之前就做好的,应该不是冲着他去,气顿时消了不少。

        王继恩没第一时间让李煜品鉴,而是道:“李先生,您还请稍候片刻,待我把另外两首词一起念完后再指点小儿一番,如何?”

        李煜当然没什么意见了,这首诗他作为一个亡国君,肯定不知道怎么品鉴啊,脸色不太爽,嘴里道:“嗯。”

        王琛则是表现的很低调,一句话没说。

        王继恩继续道:“接下来我念得是《鹊桥仙.红袖添香》。”

        有了第一首《夏日绝句》的经典之作后,在场众人都不敢小瞧王琛的吟诗作词水平了,全都正襟危坐,等待着王继恩复述。

        曹彬竖起耳朵。

        潘美眼睛一眨不眨。

        冷艳和小周后则是频频侧目看向王琛。

        这时候,王继恩又开始念了:

        “留花翠幕,添香红袖,常恨情长春浅。”

        “南风吹酒玉虹翻,便忍听、离弦声断。”

        “乘鸾宝扇,凌波微步,好在清池凉馆。”

        “直饶书与荔枝来,问纤手、谁传冰碗。”

        问纤手、谁传冰碗?

        这首词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啊!

        还有那句南风吹酒玉虹翻,便忍听、离弦声断,在场的人听上去都觉得有点古怪。

        其实这首词原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但是在场有李煜在啊,什么南风吹酒玉虹翻,他总觉得是在说南唐被覆灭,就像风吹酒玉虹翻一样,一时间气得吹胡子瞪眼,非常不爱听!

        李煜气炸了,但是又不得不承认,王琛的这首词写得确实无可挑剔,即便他李煜乃是诗词大家,都没办法挑出半点毛病!

        小周后惊呆道:“布洲子这词竟然好似活了过来,我看到一副美妙到不行的景色。”

        曹彬更是兴奋地一拍大腿道:“好!好一首《红袖添香》!”

        “没想到王贤侄年纪轻轻,才华如此横溢!”潘美也赞不绝口道。

        就连大老粗李继隆都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我李继隆的兄弟,这首词我一定要抄写下来,实在妙不可言!”

        萧峰和冷艳也被王琛的才华惊艳的一脸难以置信,他们都没想到,自己的东家那么厉害,做出来的诗词简直不比唐朝的李杜差!

        王琛压根没有注意到李煜朝着自己愤然的目光,听闻几个人说话,谦虚道:“诗词乃是小道,我有幸灵光一闪作了一两首,不值一提,不值一提,相比李先生还差得很远。”

        这么一句谦虚的话,听得李煜脸色有点难看,他总觉得王琛是在借题发挥,偏偏还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王继恩笑了笑,很为王琛自豪,道:“还有一首咱家还没念呢,第三首啊,保证你们听完后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要张开,当初我第一次听到,也震惊了许久。”

        还有一首比之前两首还要出色?

        到了这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震惊地看向坐在那边的王琛。

        冷艳难得浅浅一笑。

        小周后则是吸了吸气。

        另一边的潘美回味了片刻,没再说什么话,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王继恩,这个王公公啊,怎么让他认到这么有才华的义子?

        在场其他人也渐渐体会着刚才那首词的意境,终于明白王琛究竟多有才华,也终于明白,王继恩为什么要借题发挥把王琛的诗词拿出来了,表面上是想让李煜指点一番,实际上啊,想让王琛出名呢!

        李煜却接受不了,牙都咬住了!

        萧峰压低声音对着冷艳道:“咱们东家的诗词好像很厉害啊。”

        冷艳微微颔首,轻声道:“不止是厉害那么简单,你可能读书比较少,不能体会其中奥妙,先前一首诗一首词,都是可以流传千古的顶尖诗词,光凭一诗一词,布洲子的才华,胜过无数大家!”

        萧峰惊讶道:“真的?”

        旁边的曹彬插了一句话,“是的,哪怕比不上李杜,也相去不远了。”

        至于潘美脸上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已经激动到有点不行,他迫不及待想听到王继恩嘴里能让人震惊的词,究竟是什么样的了,他不由自主对着几个说话的人道:“安静下,让王行首继续念下去。”说到这里,潘美眼睛里全是期待啊,他没想到一次王继恩义子的偶遇,竟然会听到如此惊艳的诗词,扪心自问,如今整个大宋朝,有几个人能把诗词做到这个地步?恐怕真的没几人了。

        李煜表情已经彻底凝重,不敢再轻视王琛。

        小周后更是一边看王琛,一边心痒难耐地侧耳倾听,等待王继恩继续念。

        王琛望了望在场众人的表情,微笑了下,他知道能造成这样的效果一点都不奇怪,毕竟能从古代流传到现代的诗词,都是经典之中的经典。

        这时,王继恩终于要念最后一首词了,“剩下这首叫做《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好像生怕漏听了一个字。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王继恩朗诵的非常有感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念到这里,曹彬和潘美已经忍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王继恩看看大家,停顿了一下,终于把那句王琛那个世界人尽皆知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名句念了出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在这一刹那间,在场除了王琛外的所有人,包括李煜、萧峰、冷艳、小周后在内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控制不住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都被这首词彻底惊艳到不能自我!

        只有王琛依旧老神自在地坐在那边吃烤肉,顺带着喝一口小酒,这首词他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念过好多遍,压根不可能像众人那样,乍一听见有种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感觉,冲动到不由自主站起身。

        可是他越是这样,在场的人越是对他刮目相看,这才是诗词大家,这才是真正的诗词大家!

        正当大家感慨的时候,一词念完的王继恩猛然气势高涨,目光炯炯看向正在发愣的李煜,拱拱手道:“一诗两词已经念完,还请李先生品鉴一番,顺带着指点指点我义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