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76章 哥们儿又发财了


        夜里。

        营帐之中,灯火辉煌。

        薛指挥史等人都被请了出去,只剩下王琛、萧峰和被五花大绑的白衣女子。

        王琛坐在椅子上,对着萧峰扬扬手,“把她嘴里的布巾拿掉。”

        “是,东家。”萧峰上前,拔了塞在白衣女子嘴里的布。

        “呼……呼……”白衣女子连喘了好几口气,即便被抓,她一样没对王琛怒目而视,反而很平静道:“既然我落入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若是阁下要像凌辱华家三妹一样侮辱我,那我只有咬舌自尽以保清白。”

        “咬舌自尽?”王琛轻笑一声,啧啧道:“姑娘可能有所不知,咬舌的话未必能死。”停顿了下,他靠在椅子背上,从兜里掏出香烟,摸出一根叼在嘴里,拿着打火机点燃,呼了一口,慢悠悠说下去,“你可能对咬舌自尽有什么误会,舌头在医学上称为舌,只是人体口腔内的一块肌肉质器官,嗯,和胳膊、腿其实差别不大,当然了,舌头上面覆盖包含味觉感受器的上皮组织、三叉神经和丰富的毛细血管。”

        萧峰和白衣女子还是头一遭听到这样的理论,他们都疑惑地看向王琛。

        王琛边抽烟边腾云吐雾道:“一般咬掉舌头后会发生三种情况,第一,肯定是剧烈的疼痛,如果受痛浅的人,很有可能会休克导致心血管感受器剧烈刺激,然后疼死,第二,失血过多,而人体要丧失一点五升的血液才会导致死亡,嗯,这个名词你们可能听不懂,不过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在你咬舌之后,绝对不会丧失致死的血液,因为所需的时间足够凝固止血,最后一种是窒息死,就是断掉的舌头吞入喉咙,导致不能呼吸被噎死,不过你觉得我在这里,你咬舌以后有机会死吗?把你嘴撬开都不会让你窒息而死!”

        白衣女子惊奇地看了王琛一眼,这些她还真不懂。

        不止是她,哪怕因为兄长生病常年和医生打交道的萧峰都不懂,他只觉得王琛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厉害,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词,如果萧峰生在现代社会,或许会想起来一个字——不明觉厉。

        “如果你咬舌的话,最终只会变成哑巴。”王琛嬉皮笑脸道:“到时我再把你随便许配个一个家丁,你就变成了哑巴新娘,我且问,你还要咬舌自尽吗?”嗯,《哑巴新娘》是他看过最搞笑的喜剧片,咳咳,好吧,其实不是。

        白衣女子被他怼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低着头不说话。

        “看样子是不会了。”王琛夹着香烟高跷二郎腿,道:“既然如此,和我说说,为什么要刺杀我?我已经很明确告诉你,我不是你嘴里说的那什么王总教头。”

        “你不是?”白衣女子丝毫没有半点俘虏的觉悟,轻蔑地瞥了一眼,“我冷艳平身最瞧不起敢做不敢当的人。”

        噢。

        你叫冷艳?

        嘿,还别说名字不错,人如其名啊。

        王琛懒洋洋地看着她,“你都被擒住了,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冷艳怔了一下,是啊,她都成了阶下囚,眼前此人似乎没有理由欺骗,她绣眉一蹙,“当真?”

        “比铁木真还真。”王琛说了一句俏皮话,随即道:“你若是不信,可以去返回通州城问问,我叫王琛,乃是朝廷册封的正五品开国子,封号布洲子,另外,我在通州城、楚州城、泰州城和扬洲城四个地方各开了一家王记,名气应该不小,你打听一下,东家是不是我。”

        萧峰帮衬地说了一句,“他确实是王记东家,我第一次认识东家的时候,就是去王记变卖麝香,而且他为人真的很心地善良,我兄长高烧不退连郎中都说准备后事了,是他拿出仙药救了家兄一命。”

        冷艳不信,冷笑道:“我不信你会放我离去。”

        呃。

        放不放?

        王琛有点为难起来。

        其实说起来,这名唤作冷艳的女子倒不是出于恶意要刺杀自己,只是认错人了,误以为王琛是灭杀华家十三口的什么王总教头,所以才一路追过来。

        他想了想,道:“放你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王总教头?又从通州城一路追来?”

        冷艳盯着他看了半响,逐而开口道:“我和华家三妹义结金兰,乃是姊妹,九天前,她被军中一名姓王的总教头凌辱,恰好被务农归来的华伯父、伯母撞破,王总教头生怕事情败露,提剑砍杀了华家十三口,其中包括华大郎的三岁幼子。”

        “嗯?既然华家十三口被灭,你如何知道是那什么王总教头所杀?”王琛追问道。

        萧峰也很不解道:“是啊,人都死光了,你从哪里知道的?”

        被困得严严实实的冷艳毫无情绪道:“正巧那日我去华家寻华三妹有事,进屋便看见血流成河,当时心惊不已,正准备要去报官,忽然听到内屋传来轻微呻吟,便走进去一看,华三妹还有一线生机,原本我想带她去看郎中,可是她自知伤重时光无几,拉着我衣袖,说出歹人是谁,随后便撒手而去,我正要出门,官兵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认为我是凶手,要上前捉拿,幸好我身手敏捷,侥幸逃出。”

        王琛呃了一声,“那你怎么会觉得我是王总教头?”

        可能被捆得不舒服,冷艳微微挪动了下身子,“官府通缉,我不敢进通州城,正想寻主意击杀王总教头,忽然那日早晨在城外见到你和薛指挥史等人,又闻有人称呼你为王总,便追赶了过来,王总教头正是薛指挥史麾下五百士兵的总教头。”

        我擦。

        原来这么回事。

        尼玛,薛指挥史你手底下的总教头害人不浅啊。

        不过既然知道是替谁背锅,回头收拾起来方便不少,王琛若有所思点点头,“我懂了。”

        “你现在可以放我离去了吗?”冷艳直视道。

        “可以,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

        王琛拿出一个黑色布袋子,从里面掏出二十支镶着钻石的子午钉,道:“子午钉上面的钻……金刚钻你是从何而来?”

        冷艳很直接回答道:“京东东路东泰山郡,金刚钻很多。”

        那岂不是说在山东?

        诶,慢着,根据自己了解,现代社会中国的钻石矿好像有一个就在山东蒙阴、临沭那边,照冷艳这么说的话,自己岂不是可以去那边开发钻石矿?

        只不过还不知道具体位置。

        想要开发的话,还得回现代社会查查资料。

        而且光查资料还不够,因为北宋毕竟距离现代差了一千多年,地貌什么都不同,最好是能从北宋这里得知钻石矿分部,那样才有可能开发钻石矿。

        王琛思索了一阵子,问道:“你知道金刚钻在哪里能挖到吗?”

        冷艳脸色依旧平静,只是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知。”

        “好吧。”王琛有点无奈,看来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知道钻石矿在哪了。

        冷艳又挪动了几下身子,好像确实绑着非常不舒服,她道:“现在能放了我吗?”

        双方没有实质性仇恨。

        只是一场误会,既然是误会,已经了解清楚,硬留着对方也没用。

        况且此次进京,王琛不能带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不过放归放,利息还是要收的,他捏着二十根子午钉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三番两次找我麻烦,你我可以放,但这些子午钉我就不归还于你了,没意见吧?”

        冷艳不了解钻石的珍贵,可有可无道:“要就拿去。”

        王琛对着萧峰道:“给她松绑,送出营帐去。”

        萧峰蹙眉道:“东家,不太好吧?如果放了,她还来找你麻烦怎么办?”

        冷艳正色道:“先前我被布洲子一招制敌,你觉得我还敢来找他麻烦吗?”

        王琛才不管她话里几分真几分假,摆摆手道:“放了。”

        萧峰没再说什么,上前想要解绑。

        未曾想,冷艳身子一抖,自己已经解绑。

        萧峰如临大敌,摆出一副要攻击的姿态!

        冷艳没有看他,站起身道:“看来布洲子之前所言不虚,我信你了。”

        王琛愕然道:“咦,你是怎么做到的?”

        “区区绳子而已,凭我的臂力就能挣断。”冷艳指了指落在椅子上的几截断绳,她傲然道:“莫说麻绳,哪怕铁做的绳子,我一样能凭借缩骨功逃脱。”

        缩骨功是真实存在的。

        这点王琛清楚,他在现代社会看过一篇报道,据说在吴桥杂技大世界,有一位身怀绝技的老人,他就是蜚声国内外、获奖无数、被人称之为“鬼手”的王保合,此人便会真实的缩骨功,王琛当时以为是假的,后来还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王保合锁骨软功的视频,最后才惊为天人地发现,这门绝技真实存在。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冷艳也会这么绝技。

        王琛无奈地笑了笑,“没想到你会的绝技还挺多。”

        “彼此彼此。”冷艳同样赞赏道:“布洲子的金钟罩练至金刚不坏,又有水上芭蕾这样闻所未闻的顶尖绝技,我估计世上能打赢你的人不超过五个人。”

        自家人知晓自家事,什么金钟罩、水上芭蕾都是借助现代工具,王琛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过多,生怕冷艳看出端倪,回头再来找自己麻烦,“既然你能够挣脱绳子,为什么不立即逃跑,还要和我说这么多话?”

        冷艳一如既往脸上没有半点表情,道:“我觉得打不赢你,而且还有这位实力不在我之下的壮士在旁,若是我轻易挣脱,这位壮士能缠住我,随后不论你出不出手,军营里的戍兵就能将我格杀,我原本想等夜深人静之时疏于看管之时再逃脱,未曾想,知晓了布洲子你并非灭了华家十三口的王总教头。”她目光炯炯看过来,“若你真是王总教头,凭他的狠辣,绝对不会放我走,很有可能凌辱我一番,然后灭口。”

        好吧。

        错打错着。

        王琛没再多说什么,“萧峰,把她的剑给她,然后送出去吧。”

        “是。”萧峰答应,转而对着冷艳道:“你太危险,你的剑我会在你出了营地之后再给。”

        “好。”冷艳答应,她抬步往外走,刚刚走到营帐门口又扭过头来,非常严肃道:“布洲子,我会查明你到底是不是王总教头,若你真是,即便拼了性命,我依旧会为华三妹一家十三口报仇雪恨,你当真不是,我在击杀了王总教头之后,会想办法弥补这两次莽撞的袭击。”

        王琛笑着摇摇头,“我不缺钱,更不缺什么好东西,如果你要弥补,还不如留在我身边当我的护卫……算了,我知道你不会答应,走吧。”

        冷艳没再说什么,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等到她一走,王琛立刻捧着二十支子午钉哈哈大笑起来。

        发财了!

        哥们儿又发财了!

        算上之前那支子午钉,这次总共得到了六十三颗三克拉以上的钻石,要知道三克拉钻石最便宜都要卖好几十万一颗,六十三颗得卖多少钱啊?

        哪怕只有五十万一颗,都能卖出三千一百五十万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