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75章 原来王琛才是真正的旷世高手


        留下萧峰。

        车马再度起航。

        八百多人近九百人浩浩荡荡朝着西面赶去。

        如今正是严冬天气,彤云密布,塑风渐起,行至半路的时候,外面再次纷纷扬扬卷下一场大雪。

        大雪纷飞,连四周的田野都分辨不清了。

        实在无奈之下,王琛只好让薛指挥史找个地方躲风雪。

        又行了半里路。

        众人看见一所破旧古庙。

        王琛便让士兵们安营,顺带叮嘱了薛指挥史几句话,随后自己则是带着女眷、萧峰和徐江几个泼皮进了庙里。

        入得庙门,张青把门掩上。

        旁边有一块大石头,徐江和李潇两人合力搬了过去。

        进到里面,王琛看见大殿上有一尊金甲山神,右边是一个判官,左边一个小鬼,都有些残旧,看样子有些年头了。

        王琛先取下披在肩膀上的裘子,把身上雪都抖了,然后让徐江等人寻了些干木材点燃。

        噼里啪啦爆响。

        火光照亮了整个庙的大殿。

        萧峰四处观望了下,忽然笑道:“东家,这里是个好地方啊。”

        徐江无语道:“这鸟不拉屎的地,如何是好地方了?”

        王琛没说话,朝着萧峰看过去,他知道这句话有别的意思。

        果然,萧峰没理会徐江,郑重道:“此地方圆两里不见人烟,若是咱们离军队稍远,想必白衣女子会寻上门来。”

        诶。

        好像是这样。

        王琛开始琢磨起来,想要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最主要的是擒拿住白衣女子,而白衣女子忌惮护送的军队人多势众,肯定不会出现,另外,她误认为自己会“金钟罩”,如果没分析出罩门,应该不会主动找上门。

        敌在暗我在明。

        必须引蛇出洞。

        王琛想了想,对着徐江招招手,吩咐道:“你去对薛指挥史这样说……”他凑在徐江耳边小声叮嘱,交代完,“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徐江点点头,转身朝外走去。

        ……

        外面。

        伙头兵们正在生火造饭。

        今晚有老虎肉吃,众人都显得兴致高昂,他们“无意识”地聊了起来。

        “王总好人啊。”其中一名膀大腰圆的伙头兵说道,若是其他时候,士兵们基本上都称呼王琛为布洲子,只是这些士兵刚才被薛指挥史交代过,故意称王琛为王总。

        另一名精瘦的矮个伙头兵喜笑颜开道:“是啊,咱们有大虫肉吃,你们见过几个人像王总如此大方?”他停顿了下,叹息了一声,“可惜啊,王总内伤发作不能食大虫肉,只能吃些素食。”

        旁边一十五六岁伙头兵好奇道:“我听闻他是顶尖高手,身怀金钟罩绝技,如此神人,怎会受内伤?”

        那精瘦矮个伙头兵欲言又止,最终摆摆手,似乎不愿意提起。

        好几个伙头兵催促起来。

        “邱兄,讲讲呢。”

        “是啊,咱们都是自己人,绝对不会走漏风声。”

        实在被问急了,精瘦矮个伙头兵压低声音道:“我和你们说,你们千万别乱说,不然让王总知道前去薛指挥史面前状告,我等没有好日子过。”

        “醒的醒的,你快说。”

        “到底什么内伤?竟然让金钟罩大成的高手肉不能食?”

        “你们千万不能和其他人说起。”精瘦矮个伙头兵又叮嘱了一句,这才道:“我也是听王总身边的家丁说起,他无意中谈到王总早年练功夫的时候臀部受过重伤,没到阴天下雨下雪之时,总会隐疾发作,据说啊,王总金钟罩练到了金刚不坏的地步,哪怕弓箭齐射都能抵挡,但因为隐疾的缘故,留下了一罩门,若是被人刺中臀部罩门就会破功。”

        “啊?”

        “如此啊。”

        “甚是可惜,若是没臀部这罩门,王总功夫天下无敌啊。”

        “天底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伙头兵们谈论着。

        殊不知,在不远处一颗堆满积雪的苍天大树上,一道蜷缩着的身形若有所思。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很快,到了半夜,除了值班警备的士兵,其他人都睡了。

        蹲在树杈上的白衣女子吃了点干粮,靠着闭目养神。

        忽然,吱嘎一声,她连忙睁开眼睛,只见庙门被打开,王琛带着七八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陪我寻一无人的地如厕。”王琛的语气很急。

        先前和白衣女子交过手的汉子道:“王总,要不你就在附近解手吧?”

        “不行不行。”白衣女子眼中王琛一边匆匆往前走,一边叫苦道:“此地安营扎寨,若是我在附近方便,臭气熏天,不好。”

        “您稍等,我等带上兵器,切莫让昨晚那白衣女子有机可乘。”另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道。

        几个男子折身进了庙里,各自拿了兵器,有人拿着腰刀,有人手持弓箭,装备规模比昨晚强大了不少。

        白衣女子看得出来,应该是她昨晚打草惊蛇,导致王琛身边的防护力量大增,越是这样,她越觉得之前从伙头兵那边偷听到的信息属实。

        七八个家丁,哪怕装备再好,她一样不放在眼里,这是一名绝世剑客对自己的信心。

        见到王琛一行人疾步朝着营地外面走去,白衣女子轻手轻脚从树上爬了下来,然后猫着腰远远地跟在后面。

        十米。

        五十米。

        这里不太安全。

        如果王琛惊叫起来,大营里的士兵能第一时间赶来,白衣女子实力高超,但也没办法和军队抗衡,别说她了,哪怕千古第一战神项羽,在装备完整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一个人单挑一百来名士兵,而王琛随行的足足有八百名士兵和八十名家丁,若是一哄而上,白衣女子只有毙命的下场。

        她在找寻机会。

        一百米。

        三百米。

        四周具是空旷一片,似乎不利于如厕。

        大概离营地五百米样子有一小树林,前方的王琛喊道:“你们再次稍候片刻,我入林中方便一下。”

        “是王总。”

        “我陪你前去,若是有歹人能抗衡一二,让其他人迅速赶来。”

        “也好。”

        王琛带着一壮汉走入了林中。

        跟在后面的白衣女子面无表情,眼睛微微眯起,她当然知道随同王琛进了小树林的壮汉白天单杀大虫的壮举,只是她并未放在心上,觉得自己有能力在壮汉眼前击杀王琛然后从容而去。

        白衣女子悄悄绕过驻守在林外的张青等人。

        绕了一个圈,进入林中。

        前方隐约听到两个声音。

        “我在树背后如厕,你若是觉得恶臭,站远些。”

        “无妨,我堵住鼻子即可,定要护你安全。”

        “辛苦了。”

        随即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好像是在脱裤子。

        想到此情景,白衣女子脸色一红,可是想到华家十三口满门被灭,她马上眼神冷淡下来,从背上抽出长剑,缓步上前。

        一步。

        三步。

        近了,白衣女子原本想绕过壮汉直接击杀王琛,没想到的是,她被发现了!

        “何人在此?”壮汉目光炯炯第一时间锁定了她藏身的雪堆后面。

        白衣女子一惊,好敏锐的感官,只是她觉得壮汉在框自己,索性没出声,继续不发出半点脚步声向前。

        谁知壮汉以极快的速度直接奔袭了过来,厉声道:“藏头露尾,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白衣女子身前的雪堆被巨力直接轰成残渣,齐齐朝着她溅射而来!

        白衣女子不慌不忙,手中青锋挥舞,把雪全部挡在身外。

        正在此时,一道破空声传来。

        虽然目光没看见,但白衣女子还是凭借强大的听觉,直接用剑抵挡。

        当!

        一声巨响!

        白衣女子感觉虎口发麻,险些握不住长剑被崩飞出去,她脸色一变,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冷声道:“阁下好大的力气。”

        壮汉已经出现在她眼前,手持双戟,面容坚毅道:“姑娘也好剑法,天底下能够挡住萧某全力一戟的没几个人,看来你已入宗师之境。”

        白衣女子故意拖延时间让发麻的手臂恢复,淡淡道:“若谈剑术,我确实已入宗师之境,阁下力量虽大,但还不是我的对手,若是识趣,我劝你还是早早退下,以免我伤及无辜,让你成为剑下亡魂!”

        萧峰哈哈大笑道:“能死在宗师的剑侠,乃是萧某的荣幸,来吧。”言罢,他踩在雪地上的双腿猛然一蹬,挥舞着双戟再次朝白衣女子扑去。

        白衣女子手臂已经恢复如常,既然知道眼前壮汉力量强大无比不能硬拼,她便置身闪躲,根本不正面迎战。

        只是她有点奇怪,这边都打成这样了,怎么躲在树后面如厕的王总教头一声不吭?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

        因为萧峰双戟虎虎生威把她身形彻底笼罩住。

        高手过招,注意力必须集中,否则一个不慎就会落败。

        况且白衣女子知道眼前壮汉一击力量有多大,如果真的被短戟刺中,她很有可能会毙命,只能尽力躲避,有时候躲避不了,她便用长剑卸去壮汉短戟的力道。

        两人来来往往,翻翻覆覆,搅做一团,扭打在一块。

        不多时,已经斗了四五十个回合。

        白衣女子感觉壮汉力道渐渐减轻,知晓对方已经力竭,猛然青锋一弹,直接点在壮汉右手短戟上,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轻斥道:“着!”

        萧峰额头都已经见汗,力气花费的太厉害,右手感觉一股巨力传来,整个人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大口大口喘气,只是还死死盯着白衣女子,嘴里蓦然大吼道:“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紧接着,四周几个大吼声传来。

        “捉拿贼女!”

        “兄弟们,上!”

        随后,之前交手过的张青和六七个家丁手持腰刀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齐齐朝着白衣女子扑去。

        白衣女子虽还有余力,可毕竟和实力不下于自己的萧峰过了四五十招,早已经力气不多,若是平时六七个家丁,她能一剑刺死一个,只是此时,她心中念头急转,知道最多能击杀两到三人就会被当场格杀。

        她脸色一变,知道不能硬拼。

        但这是击杀王琛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凭借如此之多的重兵把守,下回想要再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几乎不可能。

        她一咬牙,没有看张青等人,而是转身疾步朝着大树背后奔袭而去。

        白衣女子的奔袭速度太快了!

        快到犹如一道闪电,即便在雪地上奔跑,速度之快丝毫不比博尔特百米冲刺来的差!

        几乎两个呼吸时间,她已经来到大树后面,只见王琛手里握着一根黑色不知名很短的棍子背靠着大树对着她笑吟吟。

        白衣女子知道王琛“金钟罩”的厉害,直接刺身上没用,只有刺进罩门臀部才有用,只是王琛贴在大树上,她根本无法刺到臀部,身后萧峰、张青等人又跟了上来,她焦急之下,伸手对着王琛重重一推,想要把王琛推翻在地,然后用长剑刺入臀部!

        她这一急,顿时门户大开露了破绽!

        王琛趁着她推自己的时候,猛然把手中的黑色短棍刺了过去!

        如若匕首之类白衣女子或许会闪躲,但眼前是根短棍,她觉得自己锁紧腹部肌肉能够没事,索性硬接。

        当她单手推到王琛身上的时候,王琛手里的短棍头也触碰到了她的小腹!

        刺啦刺啦!

        白衣女子只觉得腹部一阵剧烈的麻痹感传来,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了,她奔袭的速度太快了,当身体失去掌控的时候,巨大的惯性让她和王琛同时朝着前方重重摔去。

        噗通,噗通。

        一前一后两个摔倒在地的声音传来。

        后面又是七八个骤雨般的脚步声跟随而来,白衣女子知道这次刺杀计划失败了,单身撑在地上想要翻身跳起来逃跑。

        但是!

        她猛然感觉背上一沉,似乎被人骑住了!

        下一刻,她臀部一麻,然后尝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滋味,怎么形容呢,刺痛,全身刺痛,她估计心跳每一个呼吸都有三四下了,耳朵里嗡嗡直响,想有点动作都不成,嘴里本能地用沙哑的声音发出怪叫声,“啊……哈哈哈哈……啊……哎哟……”

        白衣女子心中大惊,直娘贼,此乃何物,为何如此刺人?莫不是中了剧毒吧?她意识都有点模糊了啊!

        还未想完,萧峰、张青等七八个家丁已经赶来,他们三下五除二直接把白衣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

        萧峰走到坐在雪地里喘气的王琛旁边,疑惑道:“东家,您是怎么制服她的?”

        电击棍电别人,自己骑在她身上,虽说不会遭受到同样强烈的电击,但是同样多多少少会感觉到一点麻痹,王琛正是这种状态,他摇摇头,暂时说不出话。

        倒是徐江哈哈大笑道:“我知道,这是咱们王总的独门绝技水上芭蕾!”

        张青对电击棍的威力深有体会,当初他可是第一个被王琛电击棍电的人,跟了一句,“此招威力甚大,之前我被王总直接一招弄晕过去,反正不是人能抵挡的。”

        水上芭蕾?

        一招弄晕张青这样的壮汉?

        被电得半迷糊状态的白衣女子脸色一白,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合着王琛一直以来都在扮猪吃老虎,原来他才是真正的绝世高手,除了会已入臻境的金钟罩外,还藏着“水上芭蕾”这般如此可怕的顶尖招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