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72章 绝世高手


        腊月的天十分寒冷。

        尤其是晚上,寒风呼哧呼哧不停。

        刚刚从酒楼出来,王琛喝了很多酒,只是半点醉意都没有,说来奇怪,他在北宋好像喝再多酒都不会醉一样,并非因为北宋的酒度数低,上回喝从现代社会带过来的白酒也一样。

        已经九点多。

        楚州街头并不算热闹,绝大多数黑漆漆一片,偶尔能看见一两盏灯笼在黑夜里摇曳。

        王琛和柳琦红、王文秀以及保护他们的张青、徐江等十来个人走在弄堂深处,转过几个弯,龙门客栈近在眼前。

        忽然,前面巷子口出现一白色身影,个子挺高,大概一米七样子,王琛定睛一看,好像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孩。

        这名女孩和其他宋朝女子穿着不太一样,并非长裙飘飘,下半身似乎穿着一条裹紧的白色裤子,上半身则是一件白色紧身衣,最关键,她左手负在背后,右手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三尺青锋斜指着青砖地面,给人一种冷傲孤绝的感觉。

        面容看的有些不怎么仔细,隐约能看见脸蛋儿很精致。

        王琛见到此女子后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噢,寒风钻进衣服里面了。

        反倒是旁边的张青、徐江等人如临大敌,浑身紧绷,双眼死死地盯着白衣女子。

        那白衣女子说话了,她遥遥站着,声音很冷道:“阁下姓王?”

        找自己的?

        还拿着剑?

        估摸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王琛身边跟着七八个家丁,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眨眨眼,毫不犹豫道:“我不姓王,姑娘有事吗?”

        白衣女子眉头一簇,自言自语道:“找错人了?”

        声音很轻,但夜深人静王琛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他有些纳闷,自己在楚州没得罪谁啊,怎么有人持剑找上门?

        没再说什么,女子转身走了。

        待到人一走,张青才重重吐出一口气,声音低沉道:“刚才那女人好可怕。”

        “是啊,我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杀气。”徐江很认真道:“这种杀气我只在通州城第一剑客卢雨身上感受到过。”

        杀气?

        你们在开玩笑吧!

        王琛撇撇嘴,不以为然道:“哪有那么多杀气,走,回客栈。”

        “嗳王总。”

        “先回客栈再说。”

        几个泼皮应了一声。

        抬步刚想走,先前那冷峻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不是前方,而是在脑袋上方,“哼,还说自己不姓王?”

        王琛抬头急眼望去,只见先前那白衣女子正站在屋檐边上,他晕了一下,这女人什么时候爬到屋顶去的啊?

        还未想完,白衣女子已经从屋檐上一跃而下,轻斥道:“王总教头,你这狗贼拿命来!”

        她身形似乎不受力一般,刚落到地面,双腿微微蜷曲,再次伸直的时候,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朝着王琛直射而来。

        手里的长剑剑尖绽放出夺人心魄的寒光!

        速度极快,快到王琛几乎都反应不过来。

        徐江、张青等人反应很快,在女子从屋檐上跃下来的一瞬间便把腰刀抽了出来,想要迎上去,只是相比白衣女子,他们动作还是慢了分毫。

        王文秀惊呼一声,“公子小心!”

        柳琦红更是急忙伸手去推,“老爷快走!”

        马先生更是吓得头皮发麻,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然而这些动作显得非常多余,因为短短十几米的距离,白衣女子在一眨眼的时间已经袭来,剑尖直接刺中王琛的心脏部位!

        砰!

        长剑遇到了阻力,竟然弯了,幸好剑的质量非常可以,没有折断!

        沃日!

        幸好哥们儿穿着插板防弹衣!

        王琛额头冷汗淋漓,自从出了通州城后,他一直把插板防弹衣穿在身上,主要是知道宋朝治安没有现代那么好,生怕遇见劫匪什么,一路上倒也没遇到什么危险,没想到来到楚州城后,反而遇到个女刺客!

        偏偏这个女刺客动作迅速无比,宛如鬼魅一般!

        不止是王琛惊了,刺杀他的白衣女子同样大惊,“金钟罩大成?”

        得,又一个以为自己会金钟罩的。

        不过与此同时王琛也看清楚了白衣女子的面容。

        浅浅的月光里,这个冷艳的女子有着雪光萦绕的肌肤,黑色的瞳孔却冰冷一如西伯利亚的冻土,高挺的鼻梁显出凌厉的线条,微抿的薄唇似是透出寡情呃信号,雪莲般俏丽搭配寒梅的风姿,清秀中透出凛然,蕴在眼角的眉梢都是肃杀!

        惊鸿一瞥!

        只是王琛却没时间去欣赏,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大声质问道:“你是谁?为何要杀我?”

        张青、徐江和李潇等七八个家丁趁机手持腰刀将女子团团围住。

        被包围的白衣女子似乎半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她冷笑一声,“王总教头好大的记性,通州城华家满门十三口被灭,你当真不记得!?”

        什么华家,什么王总教头啊!

        王琛知道这女人认错人了,一边保持安全距离,一边否认道:“我是姓王,不过不是什么王总教头,姑娘怕是找错人了!”

        “你当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儿?”白衣女子不急不缓一步步朝前走来,完全无视徐江、张青等人朝着她越靠越近,声音缓慢道:“若你不是王总教头那狗贼,怎会身怀绝世武功?好一个金钟罩,连我全力一击都无法刺穿,不过你知道世上有专破金钟罩的暗器子午钉吗?”说话间,她左手一抬。

        她还挺有心机,故意用说话麻痹王琛,趁机摸出暗器投射过来!

        呼哧一声!

        一寒芒四射的东西撕裂空气,朝着王琛直射而来!

        叮!

        东西重重撞击在王琛胸前,然后反弹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噗通了两下,被月光反射出一道绚丽的色彩。

        “什么?子午钉都射不穿你的金钟罩?”白衣女子面带错愕。

        与此同时,张青大吼一声,“受死!”整个人朝着白衣女子扑去,手中腰刀重重劈砍而下。

        张青可是一百余号家丁当中力气最大的一个。

        扔石锁跟玩一样,王琛深知张青的力量有多大。

        但是没想到的是,白衣女子长剑轻轻挑在张青的腰刀上,弄得张青蹬蹬蹬连着往后退了七八步,白衣女子冷冷道:“我不杀无辜之人。”

        徐江等人被震住了,站在原地不敢再次发动攻击。

        王琛一瞅不对劲,转身想要逃跑。

        未曾想白衣女子开声道:“既然阁下金钟罩已经练到金刚不坏的地步,想来今晚我也杀不了你,待我寻到你罩门所在再来赐你一死!”言罢,她脚尖轻点,白色身影闪烁,几个呼吸间就从众人眼前消失。

        等到人一走。

        紧绷着身子的王琛才放松,他暗暗后怕,幸亏白衣女子有点认死理一直要攻击自己心脏部位,如果换成脖子或者脑袋,那今晚哥们儿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你妹的王总教头啊!

        这个人到底是谁?害的哥们儿替你背锅!

        王琛真觉得操蛋无比,麻痹,那什么王总教头简直害人精,他倒不是特别记恨白衣女子,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白衣女子明显是想替全家十三口被灭的华家报仇,只是认错了人,说到底罪魁祸首是那什么王总教头,他想好了,等回到通州一定要彻查华家满门被灭的事情,把王总教头揪出来。

        正想着,王文秀和柳琦红一前一后上前抓住他胳膊。

        “公子,你没事吧?”

        “老爷,你没事吧?”

        得,她俩还异口同声呢。

        王琛心脏还在噗通噗通直跳,不过还是摆摆手道:“没事。”

        张青一脸羞愧走上来,道:“王总,我……我技不如人,险些让您受伤,幸好您身怀绝世武功,否则……唉!”

        徐江、李潇和几个家丁默然不语,他们同样觉得羞耻,七八个人居然拿白衣女子半点办法都没有,要不是王琛会“金钟罩”,今晚真的要出大事了啊!

        只是他们非常疑惑,没见王琛平时练过什么功夫,怎么还会金钟罩这样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练的武功?即便这样,他们还是心底暗暗佩服,没想到,没想到啊,王总竟然是绝世高手!

        “不怪你。”王琛安慰了句张青,脸色阴晴不定道:“咱们先回客栈。”刚想抬步走,他忽然看见马先生蹲下身子捡东西,瞥了一眼。

        马先生捡起地上闪闪发光的东西,随即捏着走上前来,疑惑道:“此乃何物,竟有如此光芒?”

        柳琦红咦了一声,“好像是琉璃。”

        “不是琉璃,琉璃没有如此光芒。”王文秀否定道。

        王琛瞧了过去,随即愣住了,马先生手里捏着的暗器有三个头,三个头具是形似子弹,后面半截是黑漆漆金属,也不知道什么材质,而像子弹的头他认识,是打磨切工很好的金刚石,或者说钻石都可以了!

        “给我。”他不太确定,伸手要所谓的“子午钉”。

        马先生把东西递了过去,嘴里道:“尖头好像是锔匠给玉石钻孔的金刚钻所制。”

        张青脸色凝重道:“就是金刚钻,嵩山少林流传下来的子午钉专破金钟罩铁布衫这种刀枪不入的功夫,普通铁器根本无法刺穿,唯有坚硬无比的金刚钻为锋,才能破功,只是先前那女子恐怕没料到咱们王总金钟罩已入臻境,所以子午钉才无功而返。”

        “是啊,王总功夫登峰造极。”徐江深感认同。

        李潇自作聪明恍然大悟道:“我说王总平时不练功,原来是深藏不露,恐怕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怪不得子午钉都射不穿。”

        王琛被他们说的哭笑不得,毛个臻境,毛个登峰造极、返璞归真,哥们儿身上穿着插板防弹衣好不好?

        他没理会几人,研究着子午钉上面的金刚石,或者说钻石。

        金刚石在中国古代是有运用的。

        锔匠正是利用金刚石最广泛的一项古代职业,而锔匠最早可追溯到宋朝,若是有人见过张择端的巨型手卷《清明上河图》,便能看见其中就有锔匠做活的一幕。

        而金刚石在中国有三个主要产地,一个是辽宁瓦房店,而是山东蒙阴临沐,剩下的则是湖南沅水流域,都是金伯利岩型,所以说出现金刚石并不奇怪。

        奇怪就奇怪在,中国中国古代金刚石打磨切工一直没发展开来,而金刚石原石看上去丑陋无比,所以金刚石的运用一直都是锔匠特有,为何这根暗器上的金刚石已经打磨好,并且切成尖锐子弹形状的暗器头?

        要知道钻石和金刚石的区别,无非在加工没加工过,眼前这三颗暗器头明显是被加工过,算得上钻石了。

        这三颗钻石暗器头具是一厘米出头,按照王琛对钻石克拉的理解,应该在三克拉以上了,要知道在现代社会,三克拉以上的钻戒价格从数十万到上百万不等。

        合着被人刺杀一回,还赚了两三百万?

        王琛又是感觉气愤又是感觉好笑,气愤的是无缘无故被人刺杀,好笑的是,最终自己得到三个三克拉以上的钻石。

        考虑到白银女子的危险程度,王琛没有继续研究子午钉,发号施令道:“先回客栈,让兄弟们日夜戒备,千万别让先前那白衣女子有机可乘。”

        “是王总!”

        “我们明白!”

        “拼死都会护卫您的安全!”

        张青等人信誓旦旦喊道,说是这么说,实际上他们心里没底,刚才那白衣女子透露出来的功夫实在太惊人,他们心里明白,幸亏白衣女子没想着滥杀无辜,不然今晚他们七八个家丁一个人都活不了!

        至于王琛,同样内心有些沉重,如果不是身上穿着插板防弹衣,今晚真要交代在这里了,而且他有点后怕,生怕白衣女子“想通了”不攻击他身躯,转而朝着脑袋和脖子攻击,要是那样的话,他可没有“绝世神功”护体。

        艹!

        遇到了个危险人物!

        还是定时炸弹那种!

        如果不解决白衣女子,恐怕自己真的有生命危险。

        王琛脑袋里疯狂转动,想着该如何收拾白衣女子,把危险彻底灭杀,老命要紧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