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71章 重赏之下必有匹夫


        傍晚。

        王琛带着王文秀、柳琦红和马先生出门,张青、徐江、李潇带了七八人跟在身后保护。

        先前交易完成后,他和楚州诸位达官贵人、富豪乡绅约了共进晚餐。

        算算时间已是差不多。

        不过王琛并未着急,而是先行去了楚州王记考察。

        路上。

        几个人边走边聊。

        距离楚州王记还有一条街。

        忽然,前方一群人围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两日城外不太平。”

        “是啊,官府都发出通告了,又有大虫为祸。”

        “唉,希望官府能尽快擒获大虫,否则人心惶惶,谁还敢出城?”

        王琛听不懂楚州话。

        幸好马先生在旁稍微翻译了两句。

        大虫?

        这里怎么会有老虎?

        王琛听得新奇,楚州是淮安的古称,照理说平原地区应该没什么猛禽野兽,为何官府还贴出告示了?

        正想着呢,旁边马先生蹙眉道:“前两年泗州有一头大虫被活捉,官府用笼子装运到汴京,如今又有大虫为祸了?”

        王琛侧头看过去,疑惑道:“你是说大虫之害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大虫不是一般生长在山林之中,楚州泗州地处平原,何来的大虫?”

        马先生哑然失笑道:“谁说大虫只生长在山林之中,咱们大宋朝,除了京师汴京以外,各路都有大虫分布,就连平江府地处江南,前些年都有大虫出没呢。”

        好吧。

        没想到北宋时间老虎这么多。

        说起姑苏有老虎,王琛忽然想到之前看宋朝历史的时候一篇文章,好像是这样记载:至道二年九月,姑苏虎夜人福山砦,食卒四人。

        按照记载上来看,一夜连吃四人,看来夜袭的不是一只老虎,而姑苏的虎丘,先秦时就因为老虎出没而得名,由此可见,北宋的老虎当真是满地跑。

        一行人凑上前去观看官方告示。

        只见上面写着老虎活跃信息,大概在楚州和泗州交界处,据说是一头非常大的白额大虎。

        盯着告示的王文秀无语道:“招置虎匠才支钱五千免役剩钱充?”

        “五贯钱对于咱们来说或许并不算什么钱,但寻常百姓两三月都未必能赚如此之多。”柳琦红摇摇头道:“况且擒杀大虫能免徭役,算是重赏了。”

        “对,重赏之下必有大夫。”张青说了一句。

        王琛汗道:“你说啥?重赏之下必有大夫?”

        徐江嚷嚷道:“张青你能不能别不懂装懂?不学无术,还重赏之下必有大夫?”

        王琛较为满意点点头,就是啊,没文化就不要冒充知识分子嘛。

        谁知徐江下一句道:“明明是重赏之下必有匹夫!”说完,他还看向王琛,“王总,我说得对不对?”

        对你妹夫啊!

        你这匹夫从哪里摸出来的?

        分明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是勇夫!

        受不了这几个泼皮不学无术,王琛两眼泛黑都不想搭理了。

        ……

        楚州王记。

        还未跨进门槛,便有一名十三四岁小厮迎上来,热情洋溢道:“客官,请进。”

        王琛不动声色跟进去,想看看楚州王记的服务态度如何。

        刚进去,便有两名十三四岁女小厮迎上来招呼。

        “客官请喝茶。”

        “这是上好的馅顶皮酥,请享用。”

        茶水糕点一样不少。

        柳琦红在旁插话道:“老爷,这边王记小厮挺会招呼人,比通州王记还要讲究呢。”

        “公子,是不是您教他们的?”刚刚坐下的王文秀问道。

        王琛摇摇头,“没有。”言罢,他看向其中一名圆脸女小厮,问道:“你们掌柜呢?”

        圆脸女小厮立刻道:“掌柜在里面雅间和人谈生意,客官还请稍等。”

        话音刚落,里面传来两个笑声。

        “哈哈,王掌柜妙人,每月给我陈府供一百套吧。”

        “谢谢俞管家,每月一日,我定当把货物送至。”

        王琛捧着茶杯看过去,只见王二郎和一名三十多岁瘦高个男子从里面走出来。

        圆脸女小厮立刻迎上前去,“掌柜,有客官想见您。”

        “哦,人在……”王二郎话说了一半,忽然瞅见王琛坐在圆桌前,他连忙上前行了一礼,“王总,您怎么亲自前来了?”

        王琛嗯了一嗓子,“北上汴京途经此地,特地来看看。”

        王二郎欣喜不已,随即向陈府的俞管家介绍了王琛。

        听到王琛是王记东家,俞管家问候两句,随即道:“我还有点事要赶回府里,王东家您尽管放心,既然王记日后供货给我陈府,日后若是王记在楚州有什么事,我定当鼎力支持,保管楚州没人敢动王记分毫。”

        大概意思就是王记他陈家罩了。

        哟。

        你还要保我王记平安呢?

        王琛哑然失笑,不过嘴里却道:“那就多谢俞管家了。”

        “没事没事。”俞管家摆摆手,“我还有点事先行一步。”

        “走好。”

        “留步。”

        俞管家走了。

        随即王二郎汇报了一下楚州王记的情况,每个月供应一千套生活用品已经全部预定出去,如今还缺陈府两百套,他希望王琛能够给楚州王记每个月多提供两百套。

        “原本这两百套我不想供应,您说过每地每月只供应一千套。”王二郎颇为无奈道:“只是楚州陈氏乃是顶尖豪门,势力不下于咱们通州之前的林氏,若是不答应,恐怕王记寸步难行,我只能答应下来。”

        王琛没责怪什么,“规矩是人定的,凡事总要变通一下,你做的很好,以后楚州王记每月一千两百套,记住,其他人再来都没了,哪怕王知州前来一样。”

        既然要饥饿营销,肯定要坚持到底。

        至于多出来的陈府两百套,主要王二郎已经答应下来,不能失信于人。

        了解下楚州王记情况。

        王琛起身准备走了。

        谁知王二郎拉住他,“王总,我还有一事禀报。”

        “什么事?”王琛双手插在袖子里看过去。

        王二郎笑吟吟道:“我见您在通州王记设了个回收贵重宝石和药材的铺子,特地把隔壁铺子买了下来,也回收贵重宝石和药材,今日营业了半天。”

        这件事王琛交代过,只是没想到王二郎动作挺迅速,他好奇道:“收获怎样?”

        “药材没收到。”王二郎道。

        王琛有点失望,鼓励道:“再接再厉。”

        未曾想王二郎下一句道:“倒是您喜欢的黄色玉石我收购到一块,那块黄色石头形状奇特。”

        黄色玉石?

        难道是黄玉或者田黄?

        王琛来了兴趣,道:“拿我看看。”

        “您稍等。”王二郎朝里跑去。

        等了两分钟左右。

        王二郎从里面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只挺大的木盒子,他递了上来,“这块黄色石头我不知是何物,不过形状类似貔貅,花了二十贯钱买了下来。”

        二十贯不算钱。

        就算投资失败王琛也无所谓。

        他接过木盒子打开,只见里面一块与田黄颜色非常相似貔貅石头吐舌仰天而立,看上面痕迹不像打磨过,反倒有点像天然形成一般。

        王二郎在旁解释道:“这块黄色石材没有经过雕刻,据卖给我的落魄客商所说,他早年在大理国经商之时偶然从地上捡到,觉得形似貔貅吉祥就常年带在身旁,如今经商失败,只好拿出来变卖换钱。”

        果真是天然形成的啊。

        王琛伸手摸了摸,很硬,不是田黄。

        田黄的摸上去会非常柔和,他已经卖出去过两块田黄,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摸上去硬度有点像翡翠。

        可是黄翡翠的颜色又不是这样。

        奇了怪了,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块黄色貔貅石头有着田黄的颜色、翡翠的硬度,透明度很高,色彩也非常鲜艳,难道是黄龙玉?

        王琛有点看不懂,没说什么,顺手收起来道:“嗯,这块石头我带走了,要是有类似的继续收购。”

        “好的王总。”王二郎答应道。

        又聊了几句。

        离开楚州王记。

        ……

        五点左右。

        王琛来到约定的酒楼。

        整个酒楼都被陈员外包场了,准备尽地主之谊招呼王琛,当然,同时能巴结一下王知州、陈通判和许知县等官员。

        刚被店小二带上二楼,王知州等人便立刻迎上来。

        “哈哈,布洲子总算来了。”

        “我们等你到现在啊,快让店家上好酒。”

        “菜可以先上了,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王琛让柳琦红、王文秀去和王知州、陈通判等人带来的女眷去坐一桌,自己则是带着马先生在主桌上坐下。

        忽然,马先生指着站在不远处正在吩咐店家上菜的陈员外旁边压低声音道:“布洲子您看,这人眼熟不眼熟?”

        王琛随意瞥了一眼,陈员外旁边站着个三十多岁男子,是挺眼熟,好像是先前在王记见过的俞管家,他嗯了一声,“是俞管家?”

        “就是他。”马先生确定道。

        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俞管家了。

        先前这位可是说要罩楚州王记呢。

        王琛笑着摇摇头,和旁边王知州说话。

        不多时,陈员外过来了,他哈哈大笑道:“布洲子,招呼不周,还请多担待。”

        “没有没有。”王琛摆摆手。

        跟着一起来的俞管家看到王琛,蓦然呃了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用袖子遮住脸。

        陈员外坐下来,道:“布洲子,今日我管家和你王记谈成一笔生意,每月要给你王记贡献六千余贯钱,算是你大主顾了吧?”

        每个月两百套生活用品,照理说一般大家族都舍不得买这么多回去,根据王琛对陈员外的了解,此人经商头脑非常发达,很有可能买回去高价出售给别人,毕竟此前买下座钟,陈员外第一反应是盖座钟楼赚门票,并非其他人那样放在家里欣赏,王琛笑着点点头道:“自然是我的大主顾。”

        陈员外赶忙巴结道:“既然我是您的大主顾,那您以后可得多多照顾一番,在楚州城有王知州他们,可一旦出了楚州城,我要是遇上事,可就只能指盼布洲子您多多帮忙了。”

        俞管家晕了一下,他还说要罩王琛,结果他的东家陈员外竟然反过来主动请求王琛罩?

        王琛摆摆手道:“外地我也人生地不熟。”

        陈员外吹捧道:“哪怕您人生地不熟,凭您正五品开国子,再加上皇帝面前红人王公公义子的身份,谁不得卖您几分薄面?”

        “是啊,您可是王公公义子。”

        “身份非同寻常,谁敢不卖您面子?”

        王知州、陈通判等人也吹捧了两句。

        一旁站着的俞管家闻言,顿时冷汗淋漓,沃日,王记东家这么牛逼?正五品开国子不说,还是皇帝面前红人王公公的义子?完了,今天干嘛要在王记吹牛啊,他都想抽自己耳光了!

        只是让俞管家庆幸又遗憾的是,一顿晚宴王琛压根没提他,或者说,连正眼都没瞧一眼,只是和王知州等人谈笑风生。

        俞管家苦笑一声,幸好眼前这位布洲子宽宏大量,否则给他家老爷知道下午的情况,他肯定不死也得脱层皮,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无奈,为何?因为俞管家知道不是王琛不计较,而是他根本不配让王琛这样的大人物去计较。

        王琛压根不知道俞管家胡思乱想,只是和王知州、陈通判等人联络感情,还别说,效果不错,一顿晚宴下来,大家关系立刻加深不少。

        结识了楚州官员和本地乡绅富豪,王琛很满意,日后若是来楚州有什么事,他知道这群人或多或少会帮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