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70章 超过三十克拉的麻栗坡祖母绿宝石


        自从在玉石上尝到甜头后,王琛研究了不少,大致明白独山玉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独山玉,大致可以分为五等。

        特等颜色为纯绿、翠绿、蓝绿、蓝中透水白、绿白,质地细腻无白筋、无裂纹、无杂质、无棉柳,块度二十公斤以上。

        一级的则是颜色为白、乳白、绿色、颜色均匀;质地细腻,无裂纹、无杂质,块度为20公斤以上。

        至于价值稍低的二级、三级和等外就不提了,那些收藏价值十分之低。

        而眼前这块独山玉玉雕绿色、灰绿加白色,目测是一级或者特级,王琛还未来得及细看,无法分辨,他上前道:“我能仔细看看吗?”

        杨员外点头道:“可以。”

        王琛凑到桌前,先是伸手搬起玉雕感觉下重量,还挺沉,他哟了声,“挺重的嘛。”

        杨员外笑道:“还好,四十二斤。”

        宋朝四十二斤差不多相当于现代社会五十斤以上了,自然符合特级和一级二十公斤以上的标准。

        王琛没再说什么,继续观察。

        一级独山玉中也有绿色,只是上面或多或少会呈现白筋或者棉柳,然而眼前这块却没有任何白筋,只是呈现出绿白,并且没有任何裂纹和杂质。

        要是这块真是独山玉的话,那么绝对是特级独山玉。

        当然,王琛并不怎么懂玉石,他观看这块玉石的前提是建立在这块独山玉是真的,不过这么多楚州名士在场,想来杨员外也不会拿假货来糊弄人。

        观察完毕,王琛很满意道:“这块玉雕不错,杨员外,你拿两瓶花露水吧。”

        杨员外喜上眉梢,“谢谢布洲子。”

        王琛笑着摆摆手,“互惠互利。”

        一瓶六神花露水十二块钱样子,两瓶加起来也就二十几块钱,而眼前这块独山玉玉雕王琛估计最起码价值三百万以上,要是碰到识货的人,六七百万都有可能。

        赚是肯定赚了。

        至于赚多少钱,还不好说。

        众人刚刚欣赏完独山玉玉雕,许知县捧着一方锦盒回来了。

        见状,王知州打趣道:“许知县,上次我花五百两黄金你都舍不得卖,如今为了三瓶花露水拿出来了?”

        许知县哈哈大笑道:“千金易得,花露水难求,我自然求宝贝不求钱财了。”

        其中一名矮胖员外盯着锦盒面露羡慕之色,“那么大一块昆仑山黄玉,当真少见,您就那么换了?”

        王琛脸一黑,你是在撬我生意吗?

        谁知矮胖员外话锋一转,“要不这样,许知县你把黄玉拿回去,我把家中珠宝拿来给布洲子挑,这三瓶花露水让给我?”

        许知县笑骂道:“好你个楚员外,竟然算计到本官头上来了,不让不让,这三瓶花露水我要定了!”

        调侃了几句。

        许知县把锦盒递给了过来。

        王琛没伸手接,让其把锦盒放在桌子上,这是他跟着云老、陈老学到的经验。

        等到锦盒放到桌子上。

        王琛这才伸手打开,只见一块黄澄澄质地致密细腻、滋润光洁半透明状的印章竖放着,这块黄色印章犹如油脂,散发出蜡状光泽,上面看不到任何无绺裂杂质。

        看到此物,王琛心头一跳,沃日,是一级黄玉。

        上回赵匡胤赏赐过黄玉笔身的湖笔给自己,王琛事后多多少少了解过和田黄玉的等级。

        最珍贵的当然是和田黄玉籽料,只是籽料可遇不可求,次一点的就是一级黄玉,价格同样昂贵异常。

        为什么确定是一级黄玉?

        因为二级黄玉的话,偶尔会看见无绺、裂、杂质等,至于三级黄玉更不用说了,颜色淡黄柔和不均匀,还常见无绺、裂、杂质等,和眼前这块印章根本对不上号。

        这块印章蜜蜡黄,价值不比和田羊脂白玉低啊。

        好东西。

        绝对是好东西。

        王琛不动声色,双手抱起印章掂量分量,估计四五百克重,具体多少不好说,还得称过之后才知道。

        等到他把印章放回锦盒里,许知县迫不及待问道:“布洲子,怎样?”

        王琛点点头,“好东西,值六百金,剩下三瓶花露水归你了。”

        许知县喜出望外,高兴道:“谢谢布洲子。”言罢,他伸手拿起一瓶花露水递给一名衙役,嘱咐了一句,“拿回去给夫人,让她珍藏起来。”至于剩下两瓶他只是抓在手里,没动。

        王琛瞥了一眼,又看见王知州和陈通判面露满意之色,大概明白了什么,估计许知县待会会把这两瓶花露水送给王知州和陈通判,古代当官的个个不简单,都是学问啊。

        到如今,只剩下王知州的“子母绿”没来。

        王琛一点不着急,已经收获了一颗七彩舍利、一块和田黄玉印章和一方独山玉雕刻,楚州一行大赚特赚,他知道把这些东西出手的话,安泰水泥厂的货款不用着急了。

        对了,子母绿到底是什么玩意?

        他感到有点好奇,只是不方便询问。

        众人坐在客栈大厅里闲聊着。

        “布洲子此行北上前去汴京,能否给本官带点东西?”

        “何物?”

        “就本地一些特产,估计三五辆驴车东西。”

        “……我怕随行不太方便。”

        “没事,本官可以再拍点兵马保护你。”

        “呃,好吧。”

        结果这口子一开好了,剩下陈通判、许知县等楚州官员们都开始提要求了,一个个都想让王琛带东西。

        王琛被他们弄得哭笑不得,考虑到和要众人结交,索性都答应了下来,最后一盘算,又要添加二十来驴车东西上路。

        尼玛,哥们儿变成北宋快递员了啊。

        其实这些事情都很正常,毕竟快过年了,地方官员们没接到命令无法进京,只能从别的渠道把要孝敬的东西送去京城,如今王琛携带五百士兵护送东西,楚州官员们一看,能省事不少,索性决定让王琛把东西一起带过去。

        要是其他人,他们或许还会不放心。

        但王琛不会,他有社会地位,如果做出克扣物品的事情,回头绝对抬不起头做人,况且大家都知道王琛有钱,不说别的,楚州王记每个月能挣至少三万贯钱,还会冒风险拿众官员的东西?不可能。

        府衙离得比较远。

        众人一直聊了半个多时辰,先前被王知州派去的官差才匆匆赶回来。

        这名三十二三岁的官差回到客栈,直接来到王知州旁边,小心翼翼伸手把一木盒子递上,“知州,东西拿来了。”

        王知州接过木盒子,打开看了眼,这才放在桌上,伸手道:“布洲子,看看我这块子母绿如何?”

        “我看看。”王琛道,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子母绿是什么呢?

        结果,当他眼前凑到木盒前一看,立刻心脏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卧槽!

        是绿宝石!

        还是祖母绿绿宝石!

        只是王琛有点疑惑,绿宝石产地不是在哥伦比亚、俄罗斯、巴西等地么,怎么王知州手里会有?

        正想着呢,王知州自顾自感慨了起来,“这块子母绿宝石乃是我侄儿从大理国带回来,传言乃是大理国皇室流出来,若不是眼馋手表的神奇,本官当真舍不得拿出来啊。”

        “大理国?”王琛眨眼道。

        “对,大理国。”王知州回答道。

        王琛恍然大悟,那就是麻栗坡祖母绿宝石了,他搜集绿宝石资料的时候看到过一些信息,国家鉴定估价师熊胜华在鉴定了数百件分别产自麻栗坡和哥伦比亚的祖母绿原矿石、戒面、饰品之后,认为麻栗坡的祖母绿拥有当今世界最好的正阳绿,哥伦比亚祖母绿颜色为偏蓝的阴绿,达到宝石级的中国祖母绿与世界闻名的哥伦比亚祖母绿相比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将其誉为“世界帝王绿”。

        可想而知麻栗坡祖母绿宝石多么珍贵了!

        而眼前这块祖母绿呈现方型,目测直径三厘米左右,王琛有点激动,伸手掂量了下,很轻,估计只有十克左右。

        即便这样,他还是呼吸一滞。

        因为这块麻栗坡祖母绿宝石有可能超过三十克拉了啊!

        王琛还记得上次张良委托过自己弄一块二十克拉祖母绿宝石的时候说过,去年十月苏富比拍卖过一块三十五克拉的祖母绿,最终以四百三十四万美元成交,眼前这块应该有三十五克拉,也就是说值两三千万RMB了?

        发了啊!

        哥们儿这趟真的发财了啊!

        王琛兴奋不已。

        旁边王知州问道:“布洲子,怎样?我这块子母绿能换你的手表吗?”

        王琛当即想说能,可话到嘴边改为道:“这块子母绿略小,按道理上来讲肯定不值,不过既然王知州喜欢,那我就勉为其难换了吧。”

        听到前半句话的时候王知州心中一沉,以为换不到手表了,结果听完后半句话,他马上喜笑颜开,对王琛道:“谢谢布洲子,日后有空多来楚州游玩,本官定当亲自陪同。”

        这话说的很明白了,想和王琛结交,他怎么可能听不懂,立刻笑道:“那就有劳王知州了。”

        哈。

        两三千万的东西换一百块钱手表,你还要谢谢哥们儿?

        王琛忽然觉得眼前的王知州很可爱啊,嘿,回头找机会再弄点其他好东西来,看看钱多人傻的王知州有没有更好的东西拿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