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68章 七彩舍利


        下午时分。

        龙门客栈,大厅里。

        因为此处被包场了,自然,只剩下客栈服务人员和王琛的人。

        而王琛又属于正五品开国子,楚州的官员、富豪乡绅们都有直接理由来拜见。就比如古时候有人高中了进士,“朋友”立刻就多了起来一个道理。

        有身份和没身份完全是两回事。

        没身份的人莫说有人主动求见,若是穷一些,跑到其他城市,哪怕有亲戚,指不准还躲着不见。

        大厅里,楚州的官员和乡绅富豪们或多或少相识,正在聊天。

        “布洲子怎么还不出来?”

        “急什么,人家刚到此地,舟车劳顿总要歇息。”

        “嗯,不着急,我只是对能记录时辰的玩意比较好奇,究竟什么东西,还能记录时辰?”

        “浑天仪造价不菲,哪怕我们有点钱财,同样舍不得建造,况且过于笨重,测量时辰方式又非常复杂,建造了也没什么人会用啊。”

        “诶,好像是布洲子出来了!”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意气风发从楼梯上走下来。

        王琛一眼看去,在场有三四十个人,全都穿着绫罗绸缎,一看就是有钱有权的人,他下了楼梯,笑眯眯对着众人拱拱手,用吴语道:“在下王琛,见过诸位。”

        “见过布洲子。”

        “哈哈,您怎能自称在下呢?应该在上!”

        有几个人同样用吴语回答。

        还有些人则是用江淮官话,这个王琛听不懂。

        幸好旁边跟随的朱知县幕僚马先生听得懂,他在旁一一翻译。

        寒暄过后。

        马先生把了解到各位的身份一一和王琛阐明。

        四十来岁剑眉英武的是王知州,五十来岁的是陈通判,还有一位胖墩墩的是本地豪门陈员外,虽说和通判一个姓,但其实两位并没有什么关系。

        另外还有不少乡绅富豪,比如杨员外、许知县等等。

        众人相识过后,随意闲聊了起来。

        无非是互相吹捧,古人嘛,有这方面爱好,尤其是读书人,什么仁兄你牛逼,不不不,还是仁兄你更牛逼,大致之类的话。

        两盏茶时间过后。

        杨员外好奇道:“听闻布洲子有记录时辰的宝贝,可有此事?”

        终于问到正题了,坐在主桌上喝茶的王琛放下茶杯,笑道:“不错,有两样记录时间的宝贝。”

        “哪两样?”王知州追问道。

        王琛没说话,拍拍手。

        张青搬来一台座钟,徐江把手表放在桌子上,李潇木托盘上拿来五瓶六神花露水。

        王琛介绍道:“一曰座钟,二曰手表。”

        陈通判不解道:“何谓座钟,手表又是何物?”

        二三十个人齐齐看过来,想听听王琛的解释。

        这次王琛带过来的座钟是摆钟性质的,真正发明摆钟需要到1657年,时间离得还远。

        他大致解释了一下座钟,大针转一格代表半个时辰,小针转一格多少时间,讲解得非常详细。

        众人听完后,全都惊呼起来。

        “精确到每一个呼吸?”

        “好东西啊,若是此物摆在家中,就能随时随地知晓时间了啊。”

        “如此珍贵之物,也只有王记才能拥有,唉,可惜我等只能目睹宝贝风采,却无法获得,惋惜。”

        这些达官贵人、乡绅富豪看向座钟的眼神炙热无比。

        王琛故意当不知道,继续介绍道:“至于手表,其实原理和座钟相似,只是比较更为方便,能够戴在手上,随时观察时间。”他扬了扬手中五十来万的劳力士手表,继续介绍桌子上一百来块钱的机械手表,“像这块手表上时间是一点整,大概相当于未时刚开始。”

        陈员外大为惊奇道:“戴在手腕上便能观察时间?”

        “不错。”王琛点头道。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此物神奇啊。”

        “如此小巧,却能随时知晓时辰,好宝贝。”

        “看得我心痒难耐,若是布洲子肯卖,便是一千两金子我都舍得啊。”

        “一千两金子?你觉得布洲子会缺钱吗?据我所知,咱们楚州王记,每个月能挣三万多贯钱呢。”

        王琛依旧当做没听见。

        他继续介绍花露水,“你们看这五个琉璃瓶。”

        大家先前都被座钟和手表吸引了注意力,压根没注意到花露水,如今听到王琛说起,众人才看了过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具是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杨员外惊呼道:“如此透明的琉璃着实少见啊!”

        许知县也咽了咽口水,“好宝贝!好宝贝!”

        王琛笑了笑,“你们当真以为琉璃瓶是宝贝?”

        陈通判不解道:“布洲子何出此言?”

        其他人同样不理解,高透明琉璃多珍贵呀,不是宝贝是什么?

        王琛没有卖关子,解释道:“真正珍贵的是琉璃瓶里面的水,它唤作花露水。”

        “花露水?”王知州疑惑道:“那是什么?”

        王琛仔细道来:“花露水是一种用于沐浴后祛除汗臭秽气的宝贝,并且若是被蚊虫叮咬,涂抹一点有止痒消肿的功效,另外,若是家中小儿生痱子,花露水亦能止痒,并且会让人感受到凉爽舒适,还有,它涂抹到身上会很香哦。”

        古人对于香气的追求非常盲目。

        他们听完后的第一反应不是能止痒,而是想到能留香,全都眼前一亮。

        “涂身上很香?”

        “怪不得要用珍贵无比的琉璃瓶装着呢。”

        “布洲子,您有五瓶花露水,要不……咳咳,老夫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布洲子能够转让一瓶花露水,价格好商量。”

        自己还没来得及说出售就有人主动要了?

        王琛心中一喜,其实他心里清楚,这群人来拜见自己是假,前来观看宝贝是真,否则王知州这样的大佬会亲自赶来?

        不可能的事情!

        不得不说柳琦红出的主意非常不错。

        当然,要是在乱世的时候,王琛肯定不会采用这条意见,因为路途上多多少少会遇到绿林好汉,要是把身上有宝贝的事情传出去,会引来人觊觎,不过北宋刚刚统一,境内治安暂时不错,什么劫道、黑店比较少,再加上护送的五百名士兵,王琛怕个卵子。

        古代正规军队的战斗力还是十分可观的。

        像农民起义的军队大多数都是乌合之众,有时候三五万农民军,还打不过一两千正规军,可想而知战斗力有多低了。

        而绿林好汉战斗力也有限,欺负欺负客商还行,真要刚正面对上正规军队,只能用一句话形容——老寿星吃砒霜活腻了。

        看着提要求的陈员外,王琛笑了笑,道:“转让不是不可,只不过我不要钱财。”

        先前陈员外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提要求,没想到王琛真的答应了,他大喜过望,急忙道:“那布洲子您要什么?”

        “易物换物。”王琛假装很认真道:“我这人喜欢各种宝石宝玉,当然,珍贵药材也喜欢,像什么百年人参、千年人参都能接受,若是你们有同等价值的宝石宝玉或者珍贵药材,我未尝不可以拿座钟、手表和花露水交换。”

        此言一出,呼啦一声,全场炸锅了!

        “什么?”

        “座钟和手表都肯交换?”

        “真的假的?若是如此,老朽倾家荡产都要换一台座钟啊!”

        “布洲子,座钟什么价格?”

        “是啊,快告诉我等,我家里有几块好玉,愿意和您交换。”

        有几个人急的抓耳挠腮,恨不得立刻交换。

        座钟手表和花露水在他们看来实在太神奇了啊。

        包括王知州、陈通判两位大佬一样如此,只是他们比较有修养,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急吼吼喊出来,但目光全都盯着王琛了。

        王琛直截了当报价道:“座钟五百两黄金,手表三百两黄金,花露水每瓶两百两黄金,若是你们谁能拿出同等价值的宝石宝玉和珍贵药材,这三样东西随便挑!”

        最便宜的两百两黄金?

        最贵的高达五百两黄金!

        按照现代和北宋购买力对比的话,座钟差不多要五百万,花露水要两百万,如果放到现代社会,绝对会被人啐一脸,呸,一个座钟就几百块钱,一瓶花露水几块钱,想要卖几百万?梦没做醒吧!

        但是这是北宋!

        座钟手表也好,花露水也罢,在众人眼中都是珍贵无比的玩意,几百两金子贵是贵,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家财万贯,还真不在乎那么点。

        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实力全部吃下来。

        只是王琛不要钱,只要宝石宝玉或者珍贵药材,反而让他们感觉到有些难办了。

        价值五百两黄金的宝石宝玉举世罕见啊。

        更别说药材了,药材再名贵能卖到几百两金子?除非真的像王琛所说来一根千年人参。

        王琛没有着急,自顾自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有几位富豪乡绅回忆了下,正准备起身说要回家拿东西来交换。

        突然,陈员外站起身对着众人拱拱手,笑眯眯道:“座钟老夫要了。”说着,他从腰间解下一青色布囊,递给王琛,“里面装了一颗七彩舍利,布洲子看看值五百两黄金否?”

        什么?

        七彩舍利?

        你特么没有开玩笑吧?

        王琛听的有点呆,舍利子这玩意在任何时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绝世宝贝,有些人甚至还给舍利子盖楼珍藏,可想而知珍贵到什么地步,如今陈员外竟然有一颗七彩舍利,还要拿来交换自己的座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