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49章 打着灯笼找不到的好事感谢御剑指天我来装逼万赏

第149章 打着灯笼找不到的好事感谢御剑指天我来装逼万赏



        北宋初冬的天有些冷。

        清晨赖了一会床,王琛梳洗了下,正准备去工地上瞅瞅挖地基的进度,忽然,衙门派来前来邀请。

        是许久未见的便宜伯父派来的人。

        据说有要事相邀商量。

        对于这位帮助过自己好多次的便宜伯父,王琛内心深处多多少少有些尊敬,放下自己的事情赶去。

        县衙。

        按照王琛以往的经验,自己应该去内堂花园等待,其主要原因是他和朱知县谈的事情经常见不得光。

        然而,这回让他微微讶然的是,衙役把他带到东边左侧议事厅,这里是知县大人单独办公的地方。

        周秦汉时期,我国以“右”为尊,故皇亲贵族称为“右”戚,世家大族称“右族”或“右姓”,甚至连建筑住宅也是如此,豪门世家必居市区之右,平民百姓则居市区之左。

        然而,从东汉到隋唐、两宋,我国又逐渐形成左尊右卑的制度,故衙门之中,知县的办公室左侧议事厅,县丞、主簿等官员集体办公室处于右侧议事厅。

        左侧议事厅里。

        刚走进去,王琛便看见身穿知县官服的朱知县正低头批阅公文,他没有打扰,走到旁边的木椅上轻轻坐下。

        静候了五分钟。

        朱知县似乎还未意识到有人进来,蹙眉轻轻敲着桌子,嘴里发出叹息,自言自语道:“今年我县户籍比之去年少了半成,该如何是好。”

        王琛一听,知道这是大事。

        我国古代历代统治者都把农林开垦、赋役征收、人口增加、社会治安等作为主要的考核指标,至于道德品行才干能力潜质虽然也足够重视,但相比较上述几条没那么重要。

        而一个县户籍比去年少了二十分之一,代表流失了很多人口,这对知县考核是非常致命的一条。

        见到便宜伯父紧锁眉头,王琛想了想,开口道:“何不给予作场赋税优惠,吸引外地富商前来置办大型作场。”

        “啊?”朱知县抬头一看,笑道:“侄儿,你何时到来?”

        王琛看过去道:“半柱香前。”

        “我专心办公未曾注意,让你久侯了。”朱知县表达出歉意,随即道:“你刚才说什么?给予作场赋税优惠吸引外地富商前来置办大型作场?”

        “不错。”王琛点头道。

        朱知县有些不解道:“税赋乃是朝廷规定,我如何给予优惠?”

        “介意抽根烟吗?”王琛本能地问了一句,见到朱知县投来疑惑的眼神,赶紧把香烟拿出来解释了两句,便宜伯父没追问什么,他自顾自用打火机点燃,随即道:“我记得陛下立国后曾下令,对百姓种桑、枣树、开辟荒田等停征租税三年,可对?”

        这些都是他最近看宋朝历史得知的一些信息。

        作为朝廷官员,朱知县自然一清二楚,道:“对。”

        王琛腾云吐雾道:“既如此,官府可广招人手开辟不利于种植农作物的荒田……”

        “开辟那些荒田干什么?”朱知县无语道:“浪费人力财力不说,就算开辟出来也无法种植农物,伤民劳财。”

        王琛眨眨眼道:“用来给富商们建造大型作场啊,甚至,官府方面可以派人建造大型作场,出租给富商们,若是富商自己建造作场,前三年免田地租税,若是租用官府作场,前三年免房租,后三年房租减半,再广修道路、水路码头,方便行商把货物运出,如此一来,本县必定成为作业、商业最繁华地区,到时作场人口汇聚、往来行商、脚夫等等数不胜数,还愁人口流失?”

        这些都是现代社会用来招商引资的手段。

        只可惜朱知县手里没有减轻商税的权利,不然王琛能帮他想到更多。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

        当然了,王琛出这个主意肯定有目的。

        不论修建大型作场、道路和水路码头都需要建材,一旦朱知县开始实施,到时王琛再把水泥拿出来,那就是源源不断的订单啊。

        朱知县没说话,但脸上却露出沉思。

        王琛趁热打铁道:“若是大量作场落户本县,能为本县百姓提供大量工作岗位不说,还能吸引许多外来人口务工,人丁税必行大大增加,再则,作场要从事商业交易,我朝商赋明文规定,伯父您抓好这一块,又是一笔巨大的税收,再加上三年后作场租金,行商、脚夫往来会带动本县其他商品经济,诸如酒楼、客栈、青楼等等,您想想,官府能挣多少钱?”

        朱知县一脸动容道:“似乎可行,只是我还有点疑问,你说的外来务工人口,本县如何把他们留住?”

        古代向来有“落叶归根”的风俗,就是说,人死也要死在家乡,比如说很多朝官到了一定年龄会告老还乡,自然,想要让外来务工人口落户有点困难。

        人家来打工一定要定居吗?

        肯定不是啊,就像现代社会也一样,很多人在外打工,最终还不是回到各自家乡结婚生子?

        既然要出“馊主意”推广水泥,王琛肯定考虑仔细了,他笑吟吟道:“简单。”

        “侄儿请说。”朱知县心痒难耐道。

        王琛指点江山,“官府广建各级学校,承诺落户本县一定年龄之内的孩儿能免费上学,甚至是免费提供食宿,另外,再置办养老体系,在本县工作、缴纳一定量养老基金满十五年之人,等到五十岁退休后,便能每月从官府领取多少养老金,当然了,这个养老金金额肯定要比缴纳的时候多一点,如此一来,百姓孩儿读书、养老问题都解决,还怕没人落户吗?”

        朱知县还是不太懂,道:“这些都要钱啊。”

        王琛只好解释道:“相比较大量人丁税、商赋甚至带动的产业收入,县衙投资出去的钱才多少?假设请一名教书先生每个月例钱五贯,他能交五十个学生,每个学生每月食宿费三百文钱,总共付出不过二十贯钱,一年就是两百四十贯,相比较大量人丁税、商税和带动的产业,诸如盐、酒、官府旗下青楼等等,再来一千个两百四十贯又如何?我说句狂妄的话,一旦商税发展到一定地步,即便取消人丁税、佃租税又如何?完全可以开辟一条新的税收,叫做个人所得税。”

        “个人所得税?”朱知县又听到一个新名词,好奇道:“何解?”

        王琛细说道:“也就是说,官府不对个人征收其他任何税收,但是此人参与劳动所产生的收入,不论男女啊,要按一定比例分成缴纳给官府,比方说您的月奉每月五贯,按照个人所得税缴纳二成缴纳,就是交一贯钱。”

        朱知县哑然失笑道:“我如何知道个人劳动收入情况?”

        “咱们不是准备打造大型作场吗?”王琛把烟头丢地上踩灭,道:“官府只要知晓大型作场多少佣户,每个佣户例钱多少,等到每月发例钱的时候,让大型作场直接扣除个人所得税缴纳给官府,并且官府给予一定的承诺,甚至是明文规定,哪个作场每年交税到一定地步,官府来年会减免一成到两成的商税,这么一来,作场积极性肯定高。”

        听完后。

        朱知县两只眼睛都放光了!

        虽然里面很多东西他没有权利,但是朱知县知道,一旦他向朝廷呈现这份方案试行的话,朝廷必定会批准。

        因为其中优势太大了啊!

        首先作场变多带来大量人口,这群人口到来要消费吧?盐酒之类都是官府把持,基本上属于必需品,这方面就增加官府大量收入了。

        另外作场多了,从事的商业交易也会更多,商赋又是一大笔。

        最后要是和作场联合起来,等同于达到人人交税的地步,只要参与工作就要缴纳税收,不论男女,要知道在古代很多时候女人是不用交人丁税的!

        一旦作场规模多到一定地步,到时还在乎什么佃租税、人丁税,个人所得税绝对能收的更多。

        朱知县彻底被王琛的建议拜服,连连道:“好!好!侄儿你出的好一个主意!我定当想朝廷汇报,争取在本县试行一番,若是成功,本官和你必定都流传千古啊。”

        流传不流传千古王琛无所谓,他只想推销自己即将要在北宋研发的水泥,嘴里道:“严重了,只是想给伯父分忧而已。”

        “不错,你有此孝心我心甚慰。”朱知县满意不已,他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准备待会写一份文书递交给知州,然后再联合上书朝廷,想完后,朱知县转移话题道:“今日叫你前来有一事相商。”

        对哦。

        差点忘了被叫来的目的。

        王琛看过去道:“伯父请说。”

        朱知县露出好奇的目光,“昨日我听坊中传言,你要建造二十亩大的房子?”

        王琛愣了下,道:“是啊,难道逾制了吗?”

        一般而言,古代起房子有规定,比如普通老百姓只能住什么样的房子,皇亲国戚有能住什么样的房子,关于北宋起房子太多的规定王琛还真不知道。

        “你房子还未建造出来,我如何知道逾制不逾制?”朱知县摇摇头,笑道:“正常而言,按照你正五品开国子的身份,只要不起宫殿式房子基本没什么事情。”

        王琛没太弄懂,追问了几句。

        朱知县细细解释了一遍。

        王琛这才知道,房屋逾制基本上集中在几个问题上,首先,房子的款式、屋顶、屋内饰物、台阶、门钉、彩绘等,至于房屋建造多大其实没什么明文规定。

        像他准备建造的厂房大归大,房子款式上不属于宫殿、大式和小式,屋顶又是平的,既然是厂房,饰物肯定没有什么,而厂房准备建造的是一层,台阶方面肯定不会逾制,什么门钉彩绘也不会有。

        总结而言,不会逾制。

        听完后,王琛放心了,反问道:“那伯父叫我前来有何要事?”

        朱知县沉吟片刻道:“初时听闻你想建造二十亩大的房屋,我还以为市井谣言,毕竟没有什么物料能够承受那重量,可是,后来我知道你弄出来一个叫做什么钢筋混凝土的玩意,竟然采石场碎石大锤都砸不坏,可有此事?”

        关于混凝土的事情王琛没有刻意让人隐瞒,或者说,他巴不得能够传出去,很坦然承认道:“是的。”

        朱知县一脸高兴道:“既如此,钢筋混凝土你还能弄到吗?”

        王琛眨眨眼道:“干什么?”

        朱知县很认真说道:“通州城城墙年老失修,接下来十年,城墙修葺的重任轮到本县,我就琢磨,是不是弄点钢筋混凝土上去,这样一来,未来十年我都不用为城墙修葺的问题烦恼咯。”

        合着就这事?

        浪费哥们儿时间!

        不过修葺城墙确实是一笔订单,王琛道:“钢筋的话得你自己想办法,我可以提供几根当示范,水泥过段时间我倒是能提供。”

        钢筋的事朱知县没放在心上,因为宋朝的锻钢工艺还是比较发达的,他最主要关心的是水泥,听到王琛愿意提供,连忙高兴道:“好,好,大概要多久?”

        “不好说。”王琛摇摇头。

        朱知县追问道:“为何不好说?我这马上要用的。”

        王琛实话实说道:“我虽然知道水泥制作的方法,但是还没来得及在通州境内置办水泥作场,所以要等一段时间。”

        “水泥作场有什么要求?”朱知县道。

        王琛想了想,回答道:“其实配方方面我有点数,只是水泥需要烧制,我不知道通州境内有没有符合烧制水泥的窑,实在不行,准备花钱让人建几个立窑,而且烧制水泥需要一定的尝试,最终确定什么样的火候才能烧制出来。”

        朱知县眼热道:“既然你没有成立水泥作场,要不这样,你出配方,我代表官府出人力和窑口,咱们共同弄个水泥作场?”

        只出配方?

        其他交给官府去操作?

        那感情再好不过了啊!省了自己不知道多少事呢!

        “没问题。”王琛一口答应下来,随即道:“不过我有个要求,水泥配方珍贵无比,我希望原材料由我的人打造,官府负责出原料一半的钱和烧制,你觉得可行,咱们就合作,要不行,我自己慢慢摸索。”

        古代很多东西的配方都是代代相传不在外人面前展示,朱知县知道水泥珍贵,对王琛提出来的要求没任何意见,同意道:“可以,需要什么材料我让人去买,然后送到你指定的地方,等你弄好了,再让人送到窑口去烧制。”

        王琛道:“可以是可以,官府占几成收入?”

        “官府四成,你占六成,如何?”朱知县提议道。

        王琛思考起来。

        自己技术入股,再出原材料的一半钱,无需提供窑口,无非再付出一些生料研磨工人的人工费,占六成收入绝对是稳赚不赔的啊,但水泥配方自己拿出来的,六成他不满足。

        “我要占八成。”

        “八成太高了吧?原料大家出一半钱,衙门还提供窑,虽然咱们是伯侄,但我真的不能答应,七成,你占七成,这是我能接受的底线。”

        “我想想。”

        按照现代水泥销售利润来看,水泥利润在40%左右,一吨水泥大概售价四百九到五百六十五元之间,其中每吨利润两百元样子,上回许少爷说的每吨水泥赚十块钱只是个假设,意思是哪怕一吨水泥只能够赚十块钱,凭许少爷的能力,一样能让王琛发财,并不是说一吨水泥利润只有十块钱。

        “好。”王琛又提出一个要求,“我希望采购的事情交给我自己来做,官府方面出钱就行。”

        朱知县愣了下,随即笑骂道:“你小子精明的跟猴精似得,生怕我得知几种原料,最后找人一一尝试?”

        防人之心不可无。

        便宜伯父不会这么做,不代表别人不会啊。

        所以王琛肯定要把配方的原料、比例牢牢抓在自己手里,他认真道:“不是生怕你找人尝试,而是怕有心人。”

        朱知县听得懂,二话不说道:“行,就这么说定了,材料方面都交给你,官府出钱。”

        王琛这才满意,又和便宜伯父商量了一些细节。

        起先还琢磨水泥烧制问题,如今朱知县的县衙入股,自己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只要招一批人研磨生料,就能躺在那边获得源源不断的铜钱,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