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12章 神通广大的小王


        正准备去医院陪父亲。

        手机叮咚一声,响了。

        王琛摸出手机一看,是陆丰发来的信息:小琛,营业执照批下来了,刚淘宝城的丁女士送过来,说你委托她办理的?

        回了条:对,装修进度怎么样了?

        陆丰:前天晚上不刚和你说过吗?

        王琛一拍脑袋,时间搞混了,自己穿越去北宋回来的话,会回到穿越去的时间节点,简而言之,自己在北宋,现代的时间不会发生变化,而在现代社会的话不一样,北宋时间会同步。

        他不明白什么原理。

        不过穿越这种更无法理解的事情都发生了,还纠结时间不时间。

        王琛:行,我知道了,对了,你和我说过主打产品的事情我想了一下,我觉得啊,咱们可以出售纯手工小叶紫檀,这样,你给我买个一百斤小叶紫檀原料回来,我请人手工制作。

        陆丰:。。。我怎么知道哪里有小叶紫檀卖?

        王琛一想也是,考虑了会,回道:算了,我自己弄吧。

        收起手机。

        朝着医院里面走去,叮咚一声,信息又来了。

        他估计是陆丰,没去看。

        ……

        病房。

        刚到门口,便听到父亲王保国无奈的声音:“我身上衣服都臭了,你说说你晒得什么衣服?”

        母亲程琳嘿道:“你以为我想呀?病房朝阴,天气又冷,晒不干我也没辙。”

        走进去,看见父亲躺在病床上看电视,母亲则是在织着毛衣。

        秋天了,天气挺冷,王琛不由自主回想到小时候自己身上穿的毛衣,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织出来的,见此情形颇为感慨,爸妈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喂……拉扯大不容易啊。

        “爸,妈。”王琛打招呼道。

        做完手术没几天的王保国瞅过来,“儿子来了?”

        王琛嗳道:“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好。”王保国拍拍床沿,“来,坐过来,咱爷俩聊聊。”

        王琛来到病床边上坐下,笑道:“刚你们在说什么?衣服晾不干?”

        “你爸那德行。”程琳数落道:“小琛,你不知道你爸,一天到晚嫌我伺候不好,我每天吃不好睡不好为谁呀?他还给我脸色看。”

        “谁给你脸色看了?”王保国不想搭理她,对着儿子叹气道:“她晒得衣服一股子霉味,我闻着难受。”

        王琛一听就知道咋回事。

        前两天在电话里听到过,正因为如此,他才花大价钱买了栋别墅。

        眼瞅父母说起,他顺势道:“妈,我在市里买了套房子,回头请个保姆,你把脏衣服什么拿房子里去……”

        话没说完,程琳一惊一乍道:“啊儿子,你这么快就在市里买了房子?现在房价贵,买一套房子得花多少钱呀!”

        “花多少钱也是小琛自己赚的,你管的着么。”王保国怼了一句,随即道:“小琛,花了多少钱?”

        “没多少。”王琛怕说出来吓着他们,索性转移话题道:“妈,医院这边咱们请个护工,专门晚上照顾爸,你好多天没睡个好觉了,晚上去休息休息。”

        程琳舍不得钱,“请护工要花钱,我自己照顾你爸就行了。”

        王保国也是如此,“不用请护工,晚上让你妈回去睡觉,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王琛坚持道:“必须得请护工,您一个人我不放心,或者有时候晚上我过来照顾您。”

        “别,别别。”王保国赶紧道:“你一天到晚奔波着赚钱挺辛苦,请护工就请护工吧。”

        王琛知道父亲心疼自己,而且如今自己家里也确实不缺钱,是该请个护工替母亲分担下照顾父亲的压力。

        聊完护工的事情,程琳忽然问道:“对了,你刚说买房子,房子买在哪了?”

        王琛边掏出钥匙门卡边道:“云起苑,别墅。”

        王保国吓一跳,“什么?云起苑的别墅?那不得好几百万?”

        程琳接过钥匙门卡也吓着了,哆嗦道:“儿子,你哪来那么多钱买房子?”

        王琛稍微解释了几句,无非是说自己低价收购到了好东西,前几天去浙茳参与了一次拍卖。

        听完后,王保国心情大好,得瑟道:“程琳听见没?我儿子真的出息了,随随便便就赚了几百万,还买了云起苑的别墅。”

        程琳白了他一眼,“说的小琛好像不是我儿子一样。”

        夫妻俩又拌起了嘴。

        王琛从中说了几句,顺便把门牌号说了下。

        突然,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王琛一看,是姜珠王打来的,他和父母打了个招呼,跑到外面接通。

        ……

        外面。

        电话通了,姜珠王有点激动道:“小王,你说你有大量手工制作的手珠?多少串?”

        得,哥们儿昨天发的信息,你今天才回电话,反射弧够慢的啊!

        王琛想了下,考虑到自己工艺品店距离开业时间补偿,少报了点数字,道:“三千来串吧。”

        姜珠王道:“都小叶紫檀的?”

        “嗯。”王琛应道。

        姜珠王大喜,“卖给我,都卖给我。”

        本来就想赚姜珠王钱,王琛自然不会拒绝,“成,你在哪,我给你送过来?”

        姜珠王立刻报了一个地址。

        王琛记了下来,距离不太远,在盐市那边,他道:“行,我马上坐车过来。”

        姜珠王嗯了声,“到了打电话,我过来接你。”言罢,他庆幸道:“幸亏我今天登微信看了看,不然错过了真要违约了,小王,够厉害啊,前天问,今天就弄到那么多小叶紫檀手珠了?”

        “呵呵,运气好,正好碰到有人大量兜售手工制作的小叶紫檀手珠。”王琛谦虚道。

        挂断电话。

        王琛告诉父母要外出一趟,随即去妇产科找沈霞,问她有没有时间送自己去盐市。

        两人正在热恋期,沈霞毫不犹豫答应下来,表示找主任请个假。

        随后,两人先去了趟别墅。

        王琛找物业的人帮忙把早就取出来装小叶紫檀手珠的几个木箱子抬到车上,搬完后,他给了每个人一百块钱“辛苦费”。

        四百多串满天星满水纹没拿出来。

        其他全都塞进了车里,十来个小木箱子,把大指挥官车塞得满满的。

        ……

        盐市。

        达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

        王琛按照姜珠王给的地址摸了过去,在城南新区那边。

        来到目的地,是一间木制品企业。

        门口,王琛坐在副驾驶座上拨通了姜珠王电话。

        嘟—嘟——

        响了两声就接通了,姜珠王迫不及待道:“小王你到哪了?”

        王琛道:“你单位大门口。”

        “我这就出来接你。”姜珠王说完挂了电话。

        等待了五分钟样子,王琛正在和沈霞说话的时候,看见穿着西装的姜珠王匆匆从里面走来,到门口后,姜珠王和门卫说了什么,随即大门打开了。

        姜珠王走出来。

        王琛放下车窗。

        “手珠呢?”姜珠王第一时间问道。

        王琛指了指车上塞得满满的小木箱子,“都在里面呢。”

        姜珠王喜出望外道:“赶紧开进去,开进去。”

        “嗳。”王琛答应道。

        因为车上塞满了木箱子,除了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外,没地方能坐人,姜珠王只能在前面步行带路,沈霞缓缓驱动车子进去。

        拐了几个弯。

        不多时,来到办公楼。

        早有二三十个人候在那边,等到车子一停下,姜珠王让员工们把木箱子搬进了里面。

        办公楼大厅。

        姜珠王对着一五十多岁秃顶瘦男子道:“老邹,让大伙把木箱子打开,看看手珠质量,顺便数一下数量。”

        老邹嗳了一嗓子,随即吩咐其他人开木箱。

        二三十个人忙得热火朝天。

        王琛则是坐在一旁和沈霞随意聊着天。

        或许是太激动了,姜珠王亲自参与到检测手珠质量当中。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

        忙得满头大汗的姜珠王兴匆匆跑过来,“小王,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坐在前台柜台边上喝茶的王琛抬头笑眯眯道:“验完货了?怎么样?”

        “好!非常好!”姜珠王兴奋异常,指着不远处木箱里对方的手珠,“总共3097串手珠,其中315串油性稍差,2229串高油性高质感,还有553串带金星、水波纹,我看过了,确实都是手工制作,和车珠子不一样。”

        王琛直截了当道:“那你准备出多少钱?”

        姜珠王道:“之前我和你说过按照市场价来肯定不会食言,油性稍差的我出八百一串,高油性高质感的一千二,至于带星带水波纹的一千五。”他惋惜了一句,“可惜没有满天星满水波纹的珠子,不然三四千一串我都愿意收购。”

        四百三十串满天星满水纹在我别墅里藏着呢。

        王琛可是想着靠这些满天星、满水纹珠子打开自己工艺品店的名气,自然不会拿出来。

        随即双方计算了下货款。

        315串油性稍差的二十五万两千,2229串高油性高质感的两百六十七万四千八百元,剩下553串带金星、水波纹的八十二万九千五百元。

        总共货款合计三百七十五万六千三百元!

        听完后王琛心中一盘算,如果自己只出售小叶紫檀原料,三千多斤最多只能买两百万出头,如今请人制作成手珠成品,一下子多挣了近一百七十万。

        要知道自己请那群木匠只花了一百五十贯钱,如今却多赚了一百七十多万……不对,还有四百三十串满天星满水纹手珠没出售,赚的钱比卖原料翻个倍都不止啊!

        王琛暗暗觉得自己的决定英明,果然成品比原料来的容易赚钱。

        随后,姜珠王利用企业网银结清了账,一般说来,企业网银中系统默认对个人账户单笔转账限额是五百万,现在姜珠王只要转三百七十多万给王琛,远远没达到限额呢。

        交易完成。

        姜珠王要请王琛和沈霞吃饭。

        考虑到还要赶回去,王琛委婉拒绝了。

        ……

        回途中。

        王琛边和沈霞聊天边翻看云老白天拉自己进的“天下奇珍”群。

        许少爷发了一张鸡血石砚台图片:大家看看我这块砚台怎么样?

        金浪冒泡:都拿到手好几天了才炫耀?许少爷你可真够耐得住性子。

        随后好几个人冒了出来。

        二宝天使:哟,好一块鬼斧刀工的鸡血石砚台,哪位大师手笔?

        我最白:黄福寿大师?

        众人正在聊着鸡血石砚台的时候,金浪也发了一张人参图片:纯正的五十年野山参见过没?

        结果下一刻许少爷也发了张人参图片:百年野山参见过没?

        金浪:。。。

        不知道是不是他俩闹腾的欢快了,云老也来凑热闹了,发了几张图片上去,一句话都没说。

        几个正在围着野山参、鸡血石聊天的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老魔童:咦?南红玛瑙?还有这块是……封门青?好大一块啊!

        南极烈日:云老,您这么大一块封门青哪里弄到的?

        云老压根没回话,有一种装了逼就跑的感觉。

        许少爷又来打岔了,发了张田黄印章图片:我这块田黄印章怎么样?

        “666。”

        “许少爷威武。”

        “今晚算是见识到好东西了。”

        王琛看着群里一大帮人刷屏,都有点目不暇接了。

        突然,姜珠王也发了一张图片,黑漆漆有点看不清,隐约可以看见是手珠。

        老魔童:老姜,你在群里推销你的手珠啊?

        我最白:呵!就算你推销一百次,我也不会买。

        姜珠王发了个得意的表情:我两千串手工制作手珠的订单完成了!

        话音刚落,群里信息瞬间爆棚!

        “我靠!”

        “老姜真的假的?”

        “两千串你怎么收购到的?”

        “是啊,你印度那边的原料供应商不是出问题了吗?就算你从别的地方弄到大量小叶紫檀原料,这才过去几天,怎么可能制作的那么快?”

        “哎老姜,你是不是从哪里收购到的?”

        众人很显然对姜珠王订单可能违约的事情都清楚。

        姜珠王:我能完成订单啊,还能感谢神通广大的小王。

        二刀崽发的信息带着取笑的意思:帮你完成订单就神通广大了?

        姜珠王解释:不是啊,这个小王真的神通广大,你们刚才看见许少爷发的田黄、鸡血石砚台、百年野山参,云老的南红玛瑙都是小王那边弄来的。

        装完逼就跑的云老恰逢其时跳了出来:我这么大一块封门青也是小王弄来的。

        两人一唱一和,群里信息又刷屏了。

        “这个小王牛逼啊!”

        “他什么来路?竟然能弄到那么多好东西?”

        “快介绍给咱们认识认识,我真想见识见识这位神通广大的小王是不是三头八臂。”

        一连串的信息看得王琛有点目不暇接。

        他微微一笑,越是这种时候自己越是应该低调,要深藏功与名,人嘛,做事高调就行了,做人要低调,不然容易遭人嫉妒,俗话说天妒英才不是没有道理的,王琛可不是那种眼界浅薄喜欢听吹捧的人。

        他不是那种人!

        于是,下一刻他发了条信息:诶,你们是在聊我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