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11章 天下奇珍


        别墅里。

        听到云老愿意以近四百五十万的价格收购封门青,在场众人暗暗咋舌。

        哪怕这群二代各自有产业不缺钱,可一样没想到封门青昂贵到这个地步。

        “封门青一千五到三万每克,那么蓝青田多少钱一克?”许立民有些眼馋问道。

        王琛上网查过价格,不知道准不准确,也想听听云老怎么说。

        云老没立即回答,而是用手捧起蓝青田料子,哟道:“挺沉嘛,估计两三斤重了,可惜料子差了点,要是蓝星再多点就值钱了。”

        王琛笑了笑,道:“蓝星的不多见,能弄到这块已经很不容易了。”

        “是啊,顶级蓝青田可遇不可求啊。”云老感慨了一句,随即把蓝青田石平放,“我先看看料子。”

        哪怕对一个人再信任,遇到好料子的时候依旧需要分辨下真假、成色,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总要慎重点。

        王琛知道是这个理,任由云老观看。

        苏权、陆昊阁、张云等人同样认真听着,云老虽然不是玉石行业顶尖专家,但人家在收藏行业摸滚打爬许多年,经验不是说着玩的,能学到一星半点,对他们以后玩收藏会受益匪浅。

        云老边看边介绍道:“蓝青田的矿物主要成分是叶腊石,根据有关资料显示,早在侏罗纪末期至白垩纪晚期,浙茳南部青田地区火山爆发,岩浆从地下喷出地表,形成一种含硅、铝较多的流纹岩。这种流纹岩经过漫长地质时期的多次蚀变,逐渐蚀变为叶蜡石,这也是青田蓝星石的由来。”

        这些王琛还真不懂,听得津津有味。

        云老继续说下去,“蓝青田是青田石中最具特色的品种,也是四大国石中为数不多的蓝色石种,它的品鉴方式和鸡血石相似,既要看石质是否纯净、凝结、细腻,也要看星的颜色是否鲜亮,分布是否匀称有美感。”他指着平放的蓝青田道:“像这块,蓝星的色彩鲜艳,点比较大,质地青春,上面星点呈现出天空蓝,很具美感,属于上等品,当然了,因为我刚才仔细看过,知道这块确实是蓝青田,要是你们没有足够经验,千万别被这些现象蒙蔽,市面上人造蓝青田泛滥,被骗就是大代价。”

        关于云老的告诫,王琛非常认同,他上网查价格的时候,竟然看见某购物网站有灯光冻出售,点进去一瞅价格才十几二十块钱,不是一克,而是一整块!

        要四大名石那么便宜的话,还叫四大名石吗?

        云老又讲解了一下蓝青田真假的分辨方法。

        什么辨别蓝点分布是否均匀,蓝星是否正圆有没有在石料内部,还有什么底子质地、星点软硬、鲜艳度等等。

        言罢,云老总算说到重点了,他咂咂嘴道:“青田石中最贵的三种分别是灯光冻、封门青和黄金耀,这种纯叶腊石型青田石十分罕见,次一点的就是高铁叶、高叶蜡之类,这块蓝星品种就是属于高叶蜡,顶级蓝青田价格十分昂贵,最高可达上万每克,只可惜啊,小王这块蓝青田蓝星不够多,且不是非常匀称,另外还有一道裂缝,影响了价值,按照市场价算的话,估摸一千五到两千样子每克吧。”

        一千五到两千?

        价格也不低了啊!

        关键是这块料子来的大!

        王琛心中一喜,刚想问问在场有谁需要。

        几个二代对视一眼,马上商议了起来。

        陆昊阁率先道:“几位兄弟,你们知道老哥我被打眼了好几次,圈子里都在笑话呢,这样吧,这块蓝青田我要了,回头其他好东西你们分,怎么样?”

        “陆哥,不止你一个人被打眼啊。”许立民叫苦道:“我买的董其昌临摹颜真卿《裴将军帖》大伙谁不知道?这块蓝青田我实在很喜欢,给我,成吗?”

        有第一个人开口,其他人接二连三叫苦起来。

        “对啊,咱几个除了老苏,谁没被打眼过?”

        “诶诶,你这话别瞎说,我也被打眼过好不好?”

        “苏哥你就别凑热闹了,你库存里也不缺一块蓝青田,对不对?况且这块蓝青田还有裂痕,配不上你收藏的档次啊。”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言,结果变成了集体把苏权排除在外。

        王琛看的乐呵起来,哥几个有意思啊。

        他们七八个人吵吵闹闹了好一会,最终陆昊阁费劲千言万语,总算说服了其他人。

        “小王,这块料子你怎么卖?”陆昊阁问道。

        王琛想到陆昊阁等人今天帮自己不少忙,反正青田石回头还能弄到,他想着加深一下关系,索性爽气道:“陆哥,咱们自己兄弟,我就按最低价给你,一千五一克,怎么样?”

        陆昊阁喜上眉梢,“好,好,赶紧称称多重。”

        云老顺势把电子秤递了过来。

        王琛把蓝青田放上去,问道:“云老,您这电子秤哪里买的?”

        “哦,我找厂家定制的,市面上那些电子秤多多少少有点误差,你要的话,我把这个电子秤送你,家里还有两个呢。”云老道。

        “这怎么好意思?”王琛笑着摇摇头,下一句就道:“行,谢谢您了,充电器方便一起给我吗?”

        云老险些一头晕过去,听到前半句,还以为不要,谁曾想后面直接要充电器了,他一脸无语,从包里掏出充电器递了过去。

        苏权等人也笑了起来,这小王挺逗的啊。

        朝电子秤上看去。

        等到数值稳定,王琛仔细一看,显示1526.31克,精准到了0.01克,他拿出手机打开计算器算了下,“两百二十八万九千,算你两百二十万好了。”

        陆昊阁立刻喜笑颜开道:“够意思,小王,你这兄弟我铁了心交了。”

        又是两百多万收入!

        刚开始去北宋费劲千辛万苦才赚了一百多万,如今随随便便去一趟,拿瓶二锅头,就换来了近七百万,不对,还不止,灯光冻还没算价格呢!

        王琛总算明白一件事,以前啊,自己太鼠目寸光,光盯着人参之类看了,压根没想到更珍贵的稀有资源啊!

        其实他知道不怪自己,自个儿一个应届毕业生,眼界浅薄很正常,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随着接触层面不一样,眼界也在不停地提高。

        两单生意做成。

        还剩下两块青田石不太值钱,属于那种以公斤计价的石头,即便这样,魏晓明和张云等人还是抢着要。

        一个三十二斤。

        一个四十五斤。

        按照市场价来说,这两块青田石加一起也就值个三四万,王琛索性没要两人钱,权当卖个人情。

        东西看完。

        没买到好东西的许立民眼巴巴道:“小王,还有好东西吗?我记得你还有根黄花梨大料,拿出来我们瞅瞅?”

        云老惊奇道:“还有黄花梨大料?”

        苏权接过话道:“我看过图片,那根黄花梨大料除了边缘一点点没用的木材,里面基本上全是花梨母,老大一根了。”

        薛林性子比较急,“小王拿出来我们看看呀。”

        王琛汗了一下道:“那根黄花梨两百来斤重,你们瞅瞅我这胳膊是一个人能拿下来的吗?”他指了指胳膊。

        张云自告奋勇道:“在哪,我帮你去搬。”

        其他几个人也急于见识下黄花梨大料,纷纷表示替王琛去拿。

        王琛跟他们带路。

        最后薛林张云苏权和魏晓明四个人抬了下来。

        一整根黄花梨大料横放在客厅里。

        云老蹲下身子一瞅,哟道:“还真是花梨母,这么大一根值钱货啊!”

        一直听他们说花梨母,王琛有点不懂,不耻下问道:“云老,什么是花梨母?黄花梨不就是黄花梨吗?”

        “你这都不懂?竟然能收到这么好一根料子?”苏权晕了一下,主动解释道:“通常意义上说的海楠黄花梨是指生长在海楠的降香黄檀,俗称花梨母,与它并称的花梨公则是海楠黄檀。”

        云老接过话头,“海楠黄檀数目形态及解剖特征都跟降香黄檀十分相似,但花梨公木材没香味,没有列入红木国标,是普通木材,不值钱,只有花梨母才值钱。”

        这么一说王琛懂了。

        怪不得淘宝上经常看见非常廉价的“海楠黄花梨”手珠,合着压根不是正宗的,而是用海楠黄檀制成。

        “这根黄花梨大料估计两百多斤,市面上黄花梨大料六千到八千一斤,料子大品相好的甚至能达到上万。”云老啧啧称奇道:“像你这根料子目测直径有三十厘米样子了,又没什么虫蛀、裂缝,绝对是做大件的好料子,上万一斤值,要不这样,小王,你把这块料子卖……”

        话没说完,许立民叫苦道:“云老,您刚才说过只要封门青,其他让给咱们,怎么现在就剩一根黄花梨大料还要和咱们抢呀?”

        云老理直气壮道:“因为我老人家年纪大没几年好活了,你们尊老爱幼的传统呢?”

        苏权:“……”

        王琛:“……”

        其他中人:“……”

        这话说的他们竟然无言以对。

        不过云老也就说个笑,他对王琛努努嘴,“他手上还有块宝贝,我怕你们拿了黄花梨手头钱不够竞争好东西,所以吧,我老人家做个好人,把黄花梨拿下,我和你们认真说,小王手上那个好宝贝原先是要卖给我做砚台,现在我让出来,你们该谢谢我才对。”

        苏权第一反应道:“难道又是鸡血石?”

        “田黄?”陆昊阁也猜测道。

        本来灯光冻就想出售,王琛没卖关子,直接道:“一百多克打磨好的灯光冻料子。”

        此话一出,苏权等人彻底安静了,一个个眼神里透露出炙热,灯光冻啊,那可是和田黄、鸡血石齐名的顶尖石材,最关键王琛说什么?打磨好的,也就是半成品料子,随便找个雕刻大师就能完工,价值十分高啊!

        他们不和云老抢黄花梨大料了。

        全都围着王琛,让他赶紧把灯光冻拿出来。

        王琛真怕他们碰着自己受伤的胳膊,赶紧从兜里掏出装灯光冻的锦盒放茶几上。

        这边,苏权等人打开锦盒观察起来。

        云老问道:“你这有大点的秤吗?我把黄花梨大料称下重量。”

        “汗,家里哪有大秤?”王琛刚想说待会出去买一把回来,忽然想到物业那边可能有,于是说道:“你稍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好。”

        王琛翻手机里管家电话,现在高档小区每栋楼基本上都有管家负责一些问题,更何况他买的是独栋别墅。

        拨打了管家电话。

        管家表示物业那边有大秤。

        王琛说了点好话,让管家帮忙送过来。

        管家答应了。

        挂断电话,王琛对云老说道:“一会有人送秤过来,可能稍微有点误差。”

        云老笑眯眯道:“差个一斤两斤权当老头子占你便宜呗。”

        王琛哈哈道:“要是秤的分量往多里去,就是我占您老便宜了。”

        云老倒也爽气,“一两万块钱的事不叫事,占便宜就占吧。”

        两人正聊着,苏权等人爆发出强烈的分歧。

        “这块料子你们必须让给我。”

        “凭什么呀?苏哥,你好东西那么多,让给我们,拜托了。”

        “对,老苏,你甭和我们抢。”

        他们争得不可开交。

        王琛和云老对视一眼,有点哭笑不得。

        只是这种事情他俩也插不上话,索性让苏权他们解决东西分配。

        趁着这时候,云老道:“小王,我拉你进个微信群,里面都是喜欢玩收藏的朋友。”

        听到又能增加人脉,王琛大喜,赶紧道:“谢谢云老。”

        云老摸出手机,把王琛拉进了群里。

        这个群叫做“天下奇珍”,进去后,王琛瞅了瞅成员,一百多号人呢,其中梅姐、金浪、许少爷等几个在拍卖会现场见过的人赫然在其中,不过苏权不在。

        王琛有点好奇道:“您没拉苏权哥吗?”

        云老瞥了瞥正在和众人争论不休的苏权,随口道:“他不够格。”

        嚯,进你群还要看资格啊?

        王琛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顿时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苏权贵为静海副市长家的公子都不够资格进去,哥们儿却进去了!

        正在此时,苏权大声道:“你们到我库存里一人挑一件东西,我按最低价卖给你们,这块灯光冻让给我,行不行?”

        魏晓明等人对视了一眼。

        “好吧,让给你。”

        “说好的最低价,不能赖皮啊。”

        他们最终妥协了。

        苏权喜气洋洋道:“小王,赶紧称称这块灯光冻多重,回头咱们去银行转账。”

        “你不检查下是不是真货?”王琛打趣道:“要是我拿假货糊弄你,回头你不得亏死?”

        苏权嘿了一声,道:“我不信谁也不能不信你小王啊。”

        云老笑骂着拆穿道:“你听这小子胡言乱语,他啊,在灯光冻上吃过亏,去年恶补了一年灯光冻的知识,肯定确定你这块灯光冻是真的才这样说。”

        被拆穿的苏权讪讪笑了下,没说话。

        云老这才把茶几上打磨好的灯光冻石材拿起来,啧啧道:“这块灯光冻极其纯净,色相又好又通透,属于极品灯光冻,如果不是我手头有点紧张,真不想让给你们。”

        苏权急不可耐道:“小王,没人和我争了,这块灯光冻卖给我了,极品灯光冻市场价五万一克,你称称重量,多少钱我都要。”

        五万一克的价格和王琛查询的差不多,他确定苏权没有坑自己,嗯了一声,把灯光冻石料放到电子秤上,道:“总共一百五十一克。”

        苏权立即接话道:“七百五十五万,咱们去银行转账。”边说他还边笑得十分开心,“这块料子回头我找人雕刻成印章拿出去,绝对倍有面子。”

        云老羡慕道:“是啊,我玩收藏几十年都没这么好的灯光冻印章,唉,可惜可惜,老头子没钱啊,不然哪轮的到你们。”

        他们都是真正收藏爱好者,对于一块好料子自然喜欢不已。

        王琛不同,他纯粹一商人,料子好不好无所谓,换成钱才是真的。

        众人正聊着。

        门铃响了,王琛跑过去把门打开。

        门外是个二十五六岁长相靓丽的女孩子,她面带微笑道:“先生您好,我是负责您别墅的管家郑心爱,秤送来了。”她指了指后面两个物业小青年抬着的台秤。

        王琛侧身,“帮我抬进来吧。”

        两个小青年把秤抬了进去。

        郑心爱站在门口,说道:“您要用很长时间的话,需要给我五百块钱押金。”

        王琛摆摆手,“一会就好。”

        说着,他让苏权等人帮忙,把黄花梨大料抬到台秤上面。

        云老亲自把秤砣一个个加上去。

        最后称到这根黄花梨大料重两百零三斤。

        称完重量,物业小青年抬着台秤走了。

        关上门。

        云老主动说道:“两百零三斤,就算我两百斤好了,一般说来花梨母的话只算里面木心价格,外面皮什么不值钱,要真剥掉木心外面的那些称,你这根木料可能两百斤不到,我没占你便宜啊。”

        王琛知道云老不会坑自己,不然传出去一把老脸没地方搁,道:“就按照两百斤算吧。”

        云老高兴道:“那就是两百万,行了,咱们去银行转账。”

        ……

        一行人前去银行转账。

        几个人银行卡都不太一样。

        为了方便转账,王琛索性又在其他几个银行开了卡。

        不多时,汇款一笔笔进来。

        王琛把每一笔数字一加,卧槽,哥们儿这趟又赚了一千六百二十三万!

        之前买别墅花了一千多万全回来不说,还多赚了四百来万呢!

        纯现金超过三千万了啊!

        转账完成,云老叫了辆卡车把黄花梨拖走。

        苏权等人也各自非常满意离开,尤其是陆昊阁离开前还连连叮嘱王琛去补缴个人所得税。

        这种有利于自己的意见,王琛肯定不会拒绝。

        税务局。

        王琛走进去,询问工作人员个人所得税申报流程。

        工作人员给了他一张索取表格填写缴纳税款数额。

        王琛照做,不多时,填好了,拿到窗口。

        窗口工作人员一看吓一跳,道:“你个人报税一百二十九万六千九百元?还是藏品私下交易按售出价的3%缴税?”

        王琛眨眨眼道:“有什么问题吗?”

        工作人员苦笑一声,“没什么问题,只是很少见到藏品私下交易像您这么主动缴税的人,一百多万的税啊!”

        哥们儿有钱!

        不就一百多万的税么!

        王琛撇撇嘴,心说其他人是其他人,咱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才不会偷税漏税呢,不仅不会偷税漏税,而且以后每一次私下藏品交易都会如数报税,为啥?这不是废话么,哥们儿奉公守……好吧,编不下去了,一百多万啊,如果不是为了买个平安,他肯定也会和那些所谓的“艺术家”一样,什么税不税等找过来再说。

        税务局外面,他出来就自言自语了。

        “一百多万啊!”

        “将近一百三十万啊!”

        唉,好了好了,不念叨了,钱没了还可以再赚,没多大点事儿,以为我王琛是谁?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念叨这么多其实就是闲着也是闲着,等出租车无聊发发牢骚罢了,一点点RMB而已,这点个人所得税算什么,你们真以为我得念叨一辈子呐?真以为我很看重?真以为我走不出来呐?呵呵,那我告诉你们……是的!我!真!的!走!不!出!来!

        一百多万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