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09章 不接受道歉


        大厅。

        在场的气氛有点诡异。

        有几个人翟奇是真的认不出来,但认出来的几个都不是一般人,一个个都是静海顶尖大佬的公子。

        这些公子是没有什么实权,可家世摆在那边呢,不说其他的,就说若是这些人回家提两句今天的事,他翟奇还有好日子过?

        然而,这几位顶尖大佬的公子,居然联合前来迎接看似平凡的小年轻?这个叫做王琛的小伙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啊?翟奇内心十分惶恐。

        王琛已经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众二代听完对视了一眼,魏晓明眉头一蹙道:“这位翟警官好几个流程不对劲,不符合规定啊。”

        翟奇听到系统大老板的公子这么说,心中彻底哀嚎了起来,尼玛,系统大老板的公子说这话,明显是要替王琛出头了啊!他恨死王琛了,你说说你背后站着那么多大佬干嘛脾气那么好随叫随到啊?

        王琛不太理解,询问道:“哪几个地方不符合流程?”

        “这种事就看你想不想追究。”陆昊阁开声道。

        翟奇眼巴巴看了过来,心说千万不要追究,千万不要啊。

        然而,王琛整个上午被翟奇弄了一肚子气,怎么可能不追究,“我本来就想去有关部门投诉,你们和我说说他哪几个地方不符合流程,回头我投诉的时候能说得清楚。”

        许立民扭过头看向翟奇,笑了笑,只是眼神有些冷,道:“翟警官是吧?我想问一声,你传唤我小王兄弟经过你们所长批准了吗?”

        要是别人问这话,翟奇或许还会狡辩一下,但眼前这位是二号老板家的公子,抵赖也没用啊,他苦笑一声,实话实说道:“没有。”

        一听没有,王琛有些冒火道:“那你就是非法传唤我了?”

        众二代纷纷冷眼侧目看向翟奇,他们压根没想到翟奇胆子大到那个地步,竟然敢没经过所长同意传唤!

        翟奇一阵头晕目眩,完了,光非法传唤一条就足以让他受处分了!他隐隐已经有些后悔,干嘛想着吃独食立大功,就算怀疑王琛从事大型非法活动,和所长知会一声,哪还有这种事?

        只是事情发生都已经发生,后悔也来不及了啊。

        很明显,王琛没想那么简单放过翟奇,要不是自己认识几个有点能量的人,说不定今天遭殃的就是他了,他再次问道:“这次传唤还有哪里不符合规定吗?”

        “好几个地方呢。”苏权瞥瞥旁边站着的翟奇,他肯定是向着王琛的,仔细解释道:“刚才你说询问取证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场?按照我国法律法规,传唤取证必须两名民警同时在场,这也不符合规定。”

        翟奇满头大汗,急忙解释道:“咱们所里警力不够,所以我才一个人询问。”

        实际上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解释的非常牵强,今天早上派出所里压根不太忙,怎么可能警力不足?他内心忍不住颤抖,希望王琛不要抓着这点不放!

        王琛直接道:“这点我会记下,待会一起投诉,还有吗?”

        魏晓明道:“有,他私自查你个人信息,包括家庭和银行流水,这是不符合规定的,侵犯了你的隐私权。”

        哪怕是警察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查人家银行流水啊。

        翟奇脸都涨红了,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他后悔啊,为什么要背地里做这种事?

        谁知,还没完!

        王琛提出其中的疑点,“魏哥,照你这么说的话,翟警官如果要查我银行流水,银行方面完全有理由拒绝,现在他却查到了,是不是银行方面同样有人违规了?”

        魏晓明点头道:“是的,你可以连带着你所持卡银行一起投诉,回头查出来是谁,那人基本上在银行系统里混不下去了。”

        闻言,翟奇脸都绿了啊,卧槽,这下子把朋友也害了,人家不得记恨他一辈子?回头再在朋友交际圈里说上两句,他就成臭人抬不起头了啊!

        “对了小王,刚才我听你说事情的时候,这位翟警官说了一句什么证明你主动投案?”苏权问道。

        王琛对那句话记得很清楚,“他是这样说的: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如果你主动承认犯罪事迹,我可以向检察院替你证明是主动投案。”

        “这是诱供啊!”苏权瞟了眼翟奇,又扭头认真对着王琛道:“光凭这一条,我估计让他停职查办都有可能了。”

        王琛眼前一亮,“真的吗?那我一定会记下来投诉。”

        我特么!

        你要不要那么记仇?

        不就关了你一上午吗?

        你用得着把每个不符合规定的流程都问出来吗?

        翟奇双眼通红,脸色铁青,哭丧着脸哀怨地看着王琛,你这货报复心理太重了吧。

        其他几个人开始主动帮王琛分析了。

        陆昊阁问道:“另外,他是不是还不让你接电话?”

        王琛回忆当时情景,“是的,我问他可不可以接电话,他说不可以。”

        陆昊阁沉稳道:“你不是刑事强制措施,他没有理由不准你接电话,这条也可以记下来。”

        翟奇眼前一黑,差点气晕过去,心想这一下彻底完蛋了!都怪脑袋抽了啊,为什么贪图立功不按流程走?他都有种想哭的冲动了。

        他娘要是知道这小年轻那么大背景,谁不准他接电话?

        翟奇都想抽自己耳刮子了,心里后悔的不得了,原本想着破获答案立功升职,如今不仅大功没捞到,眼瞅着自己都要面临法律制裁了!

        最后,魏晓明眯起眼睛,道:“小王,你刚才是表明肚子饿要吃饭喝水,对吧?”

        王琛肯定道:“对,他装作没听见跑出去了,我当时说话声音很大。”

        魏晓明稳操胜券道:“这是严重的限制人身自由,他身为公职人员知法犯法,还不止一条,他完蛋了。”说完,他怂恿王琛,“小王,走,咱们哥几个陪你去有关部门投诉,保证还你一个清白。”

        王琛说了句好,和众人朝外走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翟奇面如死灰,脑袋晕乎乎地走到附近椅子旁跌坐下来,完了,这一次真的完了,他只觉得两条腿都在发抖,闹大了,这回真的闹大了,不仅仅是大佬们出面过问,最主要的是这件事闹到有关部门,他绝对会被革职查办永不录用的啊!

        从一开始想立功升职,到如今即将面临革职查办,翟奇都不敢相信这半天时间经历了什么,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翟奇心中满是懊悔,悔的肠子都青了啊,都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柱子上了!

        麻痹的臭小子,你死坏死坏!

        有那么大的背景不早说明,坑人有意思么?

        不过这种事情翟奇也就心里想想,因为他知道,王琛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

        另一边。

        王琛跟着魏晓明前去市局投诉了翟奇,直接绕过了分局。

        幸亏这件事有翟奇他们帮忙,否则今天还真有麻烦。

        王琛终于知道人脉的重要性。

        投诉完成后,市局让他回去等候回复。

        实际上王琛心里清楚,魏晓明等人陪着自己前来投诉,事情又属实,翟奇基本上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一帮人忙到下午一点还没吃饭。

        在附近找了个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吃饭。

        包间里。

        众人正吃着饭,苏权咬着大闸蟹道:“小王,以后遇到这种事不要怕,只要你没违法乱纪,哥几个撑着,保管你什么事情都没有。”随即,他补充了一句,“要真的违法乱纪谁也没辙,咱们几个都得老老实实。”

        王琛知道是这个道理,嗯道:“我知道。”

        陆昊阁提醒了一句,道:“你银行卡大量流水咱们知道是私底下藏品交易得到,不知道的人可能会拿这个做文章,我觉得你去税务局补缴个人所得税比较好,国内对私底下藏品交易这一块有规定,如果你有合法、完整、准确的购买凭证,可以按成交价格减去原来购买价格再减去拍卖的佣金和其他合理费用,最后乘以20%个人所得税,如果没有完整的购买凭证,一律按成交价格的3%征收个人所得税。”

        啊?

        这么简单?

        哪怕没有购买凭证,只要交成交价的3%个人所得税就没事了?早知道这样,自己还瞎折腾啥啊,早点把税交了什么事情都没有。

        不过王琛还想到一件事,弱弱道:“东西是私下收购来的,去补缴个人所得税会被人询问物品来源吗?”

        许立民笑道:“国内私底下交易数不胜数,知名画家、书法家,有几个不私下交易?再说了,税务局也没有义务查私下交易,你只要按规定缴税就行,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你东西是偷来抢来,如果没人报案,也没人去查。”

        也对啊!

        私下交易根本查不过来。

        自己把税交了就行,还管其他的干嘛?

        王琛没想到事情那么简单,之前把事情复杂化了,总觉得穿越时空得来的东西见不得光,其实他拿出来那点东西对于整个收藏行业来说算什么呀,总共价值加起来才两三千万,人家好东西拿到苏富比拍卖会一拍就几个亿,也没见有人去查物品来源呀。

        苏权补充了一句,“如果你私下交易收来的东西比较多,我建议你开个公司。”

        这话没有说的特别详细,但王琛却听明白了,无非是利用公司遮掩下。

        比如说自己开了工艺品店,回头再从外贸上稍微进口一点小叶紫檀原料,然后从北宋弄到的小叶紫檀做成手珠便能合法出售。

        正想着呢。

        手机叮铃铃响了。

        王琛一瞅,是云老打来的,他和众人说了声抱歉,赶忙接通道:“喂,云老您好。”

        “从派出所里出来了?”电话那头云老关心道。

        王琛嗯了一声,“刚出来没多久。”随即奇怪道:”您怎么知道我出来了?“

        云老笑呵呵道:“你说呢?如果不是我出力,你能那么快出来?”

        王琛呃了一声,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出来是苏权几人的功劳,这么一听,合着和云老有关?他虽然不知道云老托了什么关系,不过还是第一时间感谢道:“云老,实在太谢谢你了。”

        “小事一桩。”云老轻飘飘道,随即叮嘱了一句,“这种事你别在外面说,我让我弟弟私底下打的招呼,没有走系统,他身份比较敏感,不方便在系统里直接打招呼,不然影响太大,所以让秘书直接打了传唤你的派出所所长电话,明白吗?”

        王琛到现在都不知道云老托的哪路神仙,不过人家帮了自己忙,又这么说,他肯定会守口如瓶,“好的云老。”

        “嗯,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云老道。

        王琛把吃饭的地址说了遍,内心却在想,待会灯光冻稍微卖便宜点给云老,就当还人情吧。

        挂了电话。

        众人又欢声笑语吃喝起来。

        王琛心情不错,知道待会把青田石、黄花梨卖出去又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刚吃了一会,手机又响了。

        王琛还以为云老到了,摸起手机接通道:“喂云……”

        话没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个熟悉的声音,是翟奇,他言语间非常苦涩道:“王琛先生,我……我是来向您道歉的,鉴于上午传唤的事情,我在这里郑重向您道歉,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能原谅我。”

        主动打电话道歉?

        情况有点不对啊!

        王琛眨眨眼没立刻回话,捂住话筒把事情和苏权等人说了遍。

        魏晓明抬抬下巴道:“就说不接受道歉,如果你接受道歉,他最多吃个处分降警衔,要是你不接受道歉,这件事只能严查到底,凭借他的所作所为革职查办是一定的,弄不好还要从公务员行列开除出去。”

        王琛一听就懂了,直接对着电话里道:“翟警官,不好意思,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要不是哥们儿认识点人,今天有好日子过吗?

        王琛为人一向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既然姓翟的冒犯到自己头上,而且在派出所里也没道歉,一直到有可能要革职查办为了保住工作才来道歉,自己凭什么原谅对方?

        不可能的事!

        幸好自己如今在社会上也算得上有点人脉身份,否则哪可能全身而退坐在这里安安心心吃饭?

        不由得,他渴望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自己才不会再次遭到上午那种待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