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105章 古代昂贵的人工费用


        古代大户人家一般由几个阶层构成。

        排在第一的肯定是主人和主人家属,随后便是大管家,当然有的大户人家还有师爷幕僚,两则都属于主人的左膀右臂,身份地位仅次于主人一家,再接下来便是贴身丫鬟、侍从,例如王文秀身边跟着的小翠。

        这几种阶层待遇都比较好。

        待遇一般的有家丁、院工,属于真正的下人,家丁院工除了要和丫鬟打扫院子、负责主人家起居生活外,还要守护整个院子,平时吃食也很一般,大鱼大肉只有逢年过节或者主人家办什么喜事的时候才能吃到。

        至于最低等的长工和短工就不用说了,那是外人,能糊弄一顿吃饱已经很不错了。

        长工短工暂且不提。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家丁、院工才是一个大家族最忠诚的“雇佣工”,因为在古代的家丁护院和家主有一定的人身依附关系,进了一个大家族工作,就是奔着吃子孙饭来的,对于骨干,主家还会给他们安家置业,自然,有些家丁甚至可以达到为主人家拼命的地步。

        今天,王琛头一遭体会到当老爷的好处。

        新宅子。

        清晨,他刚刚起床。

        立刻有早就候着的十六七岁长脸家丁迎上来,王琛记得这个长脸家丁叫吴七。

        吴七上前道:“主人,今日您穿哪件衣裳?”

        “青色那套吧。”王琛打着哈欠随口道。

        吴七立马跑到衣橱旁边,把青色长袍取了出来,本来这种事应该贴身丫鬟做,只是王琛没想到这茬,王云仓等人索性没有提,就安排了吴七过来伺候王琛起居。

        取完衣服,吴七来到床边,双手拎着衣服举高,“主人,请更衣。”

        原本想伸手接过来自己穿的王琛怔了怔,除了小时候,他基本上没有被人服侍着穿过衣服啊,不过想到以后要体验古代贵族生活,他还是“嗯”了一声,伸手把衣服套了上去。

        趁着王琛系扣子的时候,吴七出去了。

        王琛不紧不慢穿完衣裳,准备出去刷牙洗脸。

        刚抬步,门外吴七和另外个微胖家丁华安各自端着一个木盆进来。

        吴七递上牙刷杯和挤好牙膏的牙刷,“主人,请洗漱。”

        王琛接过,刷牙,随后洗了把脸。

        洗漱完毕,华安和吴七立刻带着东西撤了出去。

        王琛琢磨了一下,该吃早饭了,其实在北宋时空里他吃不吃都无所谓,不会饥饿,吃早饭只是本能。

        然而,刚想完,吴七和华安又带着三五个家丁进来了,这几个家丁手里端着装满菜式的盘子和粥,他们动作很快,把早餐全都放在屋内小圆桌上。

        王琛愣了愣,“这是干什么?”

        吴七笑容可掬上前道:“我等伺候主人用餐呀。”

        王琛有点无语指着粥和菜肴道:“那也不能拿我屋子里来,回头全是菜味。”

        吴七有点不知所措道:“可我以前在金府的时候,金员外就是这样用餐的。”

        正想说什么的王琛忽然想到一件事,古代大户人家一般都采用分餐制,每个人在自己的屋子里吃饭,只有宴请宾客之类才会去厅堂,或者其他接客地点,真正的合餐制要等宋朝经济彻底发展起来才会成为主流呢。

        他索性没再纠结,坐到桌子边上拿起筷子,嘴里说道:“以后吃食不用送到我房内,另外吩咐下去,接下来每日三餐都在厅堂吃,早餐辰时初,午餐午时初,晚餐酉时中。”

        “我待会和大管家去说。”吴七答应道,他嘴里的大管家是指王云仓。

        王琛嗯了一声,没再说话,随意扒了几口粥吃了点小菜。

        吃完后,吴七又带着三五个人迅速把菜盘、粥碗拿出去。

        打了个饱隔,王琛觉得自己有点腐败啊。

        三五个人、七八个菜只为了伺候自己吃一顿早饭?

        这实在太腐败了!

        这实在太封建了!

        这实在……太好了!

        好吧,王琛终于知道当“老爷”的好处,体会一把真正被人伺候的感觉,他享受上了。

        这才是有钱人应该过得生活啊。

        正胡思乱想,门被咚咚咚敲响。

        随后,王云仓声音传来,“琛哥儿,三哥和乔布斯回来了,他们想见见您。”

        王琛对外喊道:“让他们进来。”

        门吱嘎被推开,王云仓带着王三郎和乔布斯走进来。

        前几天王琛吩咐王大郎和他们各自去泰州、扬洲和楚州租商铺,王大郎昨天就回来了,顺带着把租房契约带了回来。

        如今王三郎和乔布斯应该也是如此。

        果不其然,王云仓道:“三哥和乔布斯在扬洲城最繁华的地段租了铺子,各自分别花了一千五百贯和五百贯钱。”

        王琛咦了一声,“价钱怎么差那么多?”

        “王总。”王三郎连忙上前解释道:“扬洲乃是淮南东路最富裕地方,铺子租金非常昂贵,我和铺子东家讨价还价了很久,对方才愿意从一年一千六百贯降到一千五百贯。”他边说边从袖子里掏出一张文书递过来,“这是租铺契约,您看看?”

        王琛接过一看,上面租铺子各种条款和每年租金,一千五百贯没错,“行,我知道了。”

        乔布斯也恰逢其时上前道:“东家,这是我在楚州租铺契约。”

        王琛同样看了眼,没什么问题。

        收起租房契约,他对王云仓道:“三郎和乔布斯舟车劳累辛苦了,待会去账房给支二十贯钱给他们。”

        “谢谢东家。”

        “谢谢王总。”

        两人感激涕零道。

        古代远距离赶路是非常累的一件事,不像现代社会有飞机火车汽车方便,有条件的坐马车,稍次骑毛驴,更多的是步行。

        像王三郎和乔布斯虽然有小毛驴代步,但长时间骑驴非常劳累,王琛自然要嘉奖一番。

        说完事情,王三郎和乔布斯告退。

        王琛瞅了瞅王云仓,“不是让你去账房给他俩各支二十贯钱吗?”

        “我稍后便去。”王云仓猥琐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您要的佛珠昨晚已经完工,当时天色已晚,我怕吵着您睡觉便没有汇报。”

        哟,手珠完工了?

        自己等了那么多天,不就是等手珠完工么。

        王琛立马站起身道:“走,咱们去看看。”

        ……

        租的院子。

        王琛跑进来便看见一二十个木匠侯在门口,至于其他木匠不见了踪影,想来是王云仓和他们结清了帐离开了。

        他在木匠的带领下,来到堆放小叶紫檀手珠的库房。

        推门进去。

        一条条小叶紫檀手珠分三四个类别堆放着。

        王琛问道:“总共多少串?”

        跟在后面的王云仓汇报道:“三千余斤紫檀木共制作了三千五百二十七串。”他从右往左指着说下去,“根据木匠们所说,最右边的三百一十五串佛珠比较差,油性稍低,中间的油性比较高,两千二百二十九串,再左边点的是带一点点黄星、水波纹的佛珠,共计五百五十三串,剩下四百三十串则是满黄星、满水纹油性上乘的佛珠。”

        听完,王琛心里大概有点数了,扭头道:“钱三和那群木匠都愿意留下来当长工?”

        “每个月五贯钱,他们怎么会不乐意?”王云仓心疼钱道:“王总,我多嘴一句,像他们这群木匠,咱们就算是开每个月三贯例钱,他们肯定也会留下来,五贯钱会不会太高了?”

        王琛笑了笑道:“你觉得他们不值五贯钱?”

        “肯定不值啊,不就一群木匠么,您要的话,我随随便便去大街上能找几十个来。”王云仓理所当然道。

        王琛没说话。

        不值?

        你知道像钱三那个水平的木匠放到现代社会什么概念吗?

        那是要让人家花重金聘请的啊!

        年薪最起码二三十万,多的更是高达百万!

        按照北宋如今的铜钱购买力,自己每年只需要支付钱三六十贯钱,相当于RMB六万多块,节省了好多钱呢!

        其他人手艺多好王琛不知道,但既然能被王云仓留下来,想必和钱三水平不会相差多少。

        钱三什么水平?光看他雕刻燕子的手艺,放现代社会那基本上属于顶尖木雕大师了!

        自己每年只需要花一千二百贯,也就是一百二十万,便能拥有二十来位顶尖木雕大师为自己服务,放眼整个中华木雕行业都不敢想象啊!

        王琛没和王云仓解释什么,只是吩咐其和钱三等人去官府方面签订劳工红契。

        等到王云仓带着钱三等人走了。

        他才肚子把屋子里的小叶紫檀手珠都装进神秘空间里。

        三千多串小叶紫檀手珠,其中还有四百多串满天星和满水纹,发财了啊!

        王琛兴奋不已。

        在空间里清点了一下这次来北宋的收获。

        小叶紫檀手珠三千多串,灯光冻一块,其他青田石三四块,还有两百斤海楠黄花梨大料!

        差不多是时候回现代,把这些东西换成钱了。

        另外,顺便把啤酒制作工艺和啤酒厂所需设备准备一下,还有要用现代化军事训练方法训练家丁,这些都迫使他必须返回现代。

        反正北宋这边暂时没啥事。

        先回去吧,不过回去前得和王云仓交代下事情。

        ……

        王记。

        王琛来此处等王云仓回来。

        长工们和家丁不一样,不需要住宿,至于工作地点,他想好了,租的院子还有大半年才到期,暂时性先安排木匠们在里面干活。

        这边,季五娘端着茶水上来,“王总,咱们王记每个月货物都预订出去,咱们在这里也没事做,您看是不是给我们安排点别的活?”

        王琛一想也是,“别的活不安排了,你们还是留在王记,回头我添点新鲜东西,到时由你们负责介绍给客官们。”

        季五娘很乖巧道:“嗳。”

        琼琼和翠花两人坐在那边绣花。

        徐江、张青和李潇五个泼皮懒散地坐在椅子上聊着通州城里的趣事。

        反倒是王记“二号人物”王云仓的三个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们非常卖力,盘货的盘货,打扫卫生的打扫卫生。

        季五娘等人是贱口奴婢,绣花都是给王琛绣的,说得过去,王云仓的家人们都在干活,王琛都比较满意,唯独看见徐江、张青他们懒散的样子有点来气。

        这几个泼皮,自从自己恢复他们良籍后,一个个比以前更懒了。

        王琛计上心来,喊道:“徐江,过来。”

        徐江停止和张青等人说话,小跑着来到柜台边,露出笑脸儿,“王总,有啥事吩咐?我马上去办妥。”

        王琛眨眼道:“想不想多赚点钱,每餐都有大鱼大肉吃?”

        听到多赚钱和大鱼大肉,徐江眼前一亮,“想!当然想!”

        如今五个泼皮当王记护院,每个月工资两贯钱,包吃包住,属于待遇比较好的了,可也达不到每餐大鱼大肉的地步。

        王琛想着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做,故意诱惑道:“这两天招了一百个家丁你们都知道,我呢,想把一百个家丁分为五个队列,由你们五个分别担任队长,要是你们愿意,每个月例钱提升到六贯钱,并且除了早餐,午餐和晚餐都会和家丁们一起有鱼有肉,怎么样,愿不愿意干?”

        这对于徐江等人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美差啊,怎么可能不答应?

        旁边听着的张青、李潇等人,还未等徐江说话,便一个个忙不迭地喊了起来。

        “愿意愿意!”

        “谢谢王总栽培!”

        “哈,我们也能管人了?”

        几个泼皮喜气洋洋。

        王琛露出阴险的笑容,“好,这几天我要外出一下,等我回来后,你们就回院子里当家丁队长。”

        大鱼大肉有。

        普通家丁五贯钱一个月,既然当队长六贯钱也没毛病。

        这一切看上去都对徐江等人十分有利。

        然而王琛的坏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因为他想好了要对家丁们进行现代化军事训练,训练强度肯定非常大,没有大鱼大肉补充营养家丁们身体受不了,工资开的低了,没有人愿意受这份罪,索性他才向徐江等人保证工资高、待遇好。

        训练强度大,那么自然会非常辛苦。

        而徐江等人想要当家丁队长,那就更辛苦了。

        王琛都能想象这五个泼皮到时叫苦连天的样子,唔,回头看这群泼皮还懒散不懒散。

        刚说完事情,王云仓回来了。

        王琛把他叫到柜台前,“我这几天要外出一趟,你管好院子和王记的活。”

        “好的王总。”王云仓道。

        王琛又吩咐道:“你找人把林家镇打扫一下,顺便再多找点瓦匠木匠回来,我要在那里重新起房子。”

        王云仓呃了一声,“在原来林家镇的地方起房子?不太好吧?那边可是死了好几千人呢,尸骸虽然被官府全都运走了,可孤魂野鬼……”

        “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孤魂野鬼。”王琛打断道:“你找瓦匠和木匠们问问,如果我要把整个林家镇都起房子的话,大概需要多少钱。”

        “您要起什么规模的房子?”王云仓询问道:“如果像咱们新买的宅子那个规模,林家镇方圆六千亩,恐怕没有几百万贯弄不下来。”

        靠在柜台边上的徐江补充了一句,“林家祖宅占地五十亩花了四十三万两银子才建成,当然,林家祖宅属于豪宅,价钱贵正常,要是普通房子的话,五十亩地的宅子花个两三万贯还是要的,我干过一段时间瓦匠,林家镇那么大范围,估计需要不低于三百万贯钱,毕竟六千亩地摆在那边呢。”

        卧槽!

        这么多钱?

        王琛有点懵逼,原先以为自己身价近二十万贯很牛逼了,听到他们这么一说,才知道手头上的钱压根不可能把林家镇六千亩地全部改造成厂房。

        他盘算了下,就算自己倾家荡产都办不到啊。

        王琛只好退而求其次,“先建造一百亩地的房子吧。”宋朝一百亩差不多等于六万五千平方米,哪怕放到现代社会,都能算比较大的厂区,足够了。

        一下子缩了六十倍,王云仓差点晕过去,汗了一下道:“那简单多了,我找几百个工匠,应该能在一年之内完工。”

        王琛问道:“要是我招五千个工匠,大概多久能完工?”

        “五千个的话有点浪费啊。”王云仓建议道:“建筑不是人越多越好,毕竟就那么多活,五千个的话进度是能快点,不过也要三个月左右,和招两千个工匠没多大区别。”

        王琛只想快点把啤酒厂开起来,一旦啤酒厂开起来,到时想回本还不容易?浪费两三倍工钱就浪费吧,他确定道:“就给我招两千个工匠。”

        光工钱最少要一万八千贯啊!

        算上建筑材料,怕不是要付出三四万贯钱,哥们儿这次要大出血了!

        算了,千金散尽还复来,要发展就得舍得投资。

        交代完事情,王琛便准备返回现代社会了,也不知道这次带回去的东西能卖多少钱,希望能够多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