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97章 二锅头换田黄鸡血石青田冻石咯


        蒸馏酒在中国古代并不怎么受欢迎。

        尽管蒸馏酒早在元代诞生,但在之后的六百多年里,它都只是西南区域的支流文明,从未登上过大雅之堂。

        达官贵人们并不喜欢喝蒸馏酒,更不会用蒸馏酒上正式酒席来款待宾客,从客观上讲,蒸馏酒并不适合佐餐。

        黄酒和白酒就滋味而言,前者温文雄浑,后者辛辣无比,按现代人的饮食习俗来说,无疑前者健康,更符合中华儒家文明的不偏不倚,西方也有烈性酒,可是好像也没有谁把烈性酒当作佐餐酒来喝。

        尤其是在古代,蒸馏酒原料采用的是口感差、不宜食用的高粱,酿制方面还没什么考究。

        自然,不可能受欢迎。

        那么潘员外为何细细品味了牛栏山二锅头后,会觉得滋味不错呢?

        其主要原因是牛栏山二锅头精选优质高粱和小麦等,以豌豆、大麦等制成大曲为发酵剂,再则,牛栏山二锅头经过数百年酿造技术沉淀、历代酿酒师总结积累,早已经把古代“辛辣”的蒸馏酒,变成了清亮透明、清香芬芳、清雅柔和、口味醇厚、酒体协调、余味长的优质白酒。

        材料变优质。

        酿造工艺成熟。

        细品之下辛辣感被醇香覆盖。

        所以当潘员外细细品味之后,马上感受到那种高度数辛辣过后的满嘴酒香,又有绵绵不绝的醇厚,再加上高度数酒劲冲击,当真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张开了啊,他啧啧称奇道:“我说布洲子要用价格昂贵的琉璃瓶装酒,原来这酒的奥秘在于细品。”

        主桌上众人听到潘员外的话,都半信半疑对视了一眼。

        王琛一看,连忙趁热打铁道:“诸位,要不要再尝试下?”

        钱员外有点犹豫,只是他爱酒如命,最终还是决定给二锅头一次机会,咬咬牙道:“把酒给我。”

        潘员外把酒瓶递了过去。

        其他人并未发表意见,全都想看着钱员外,想看看是不是像潘员外说的那般神奇。

        斟了小半杯,钱员外端起酒杯轻轻抿了点,学着潘员外的样子闭目感受。

        王琛心里紧张啊。

        到底行不行?

        这关系到自己日后发财大计呢!

        他一直盯着钱员外看,半响后,见到其睁开眼,王琛连忙问道:“钱员外,如何?”

        李老爷、柏老爷等人以及附近桌子的人都瞧了过去。

        “好酒!”钱员外一拍桌子,叫绝道:“此酒感中厚实,又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十分滑爽,最关键啊,喝下去觉得嘴里都是酒香,肚子里暖洋洋,当真把秋寒尽去啊!”

        王琛笑道:“怎么样,没骗你,是好酒吧?”

        “好,何止是好,味道那么奇怪的酒我还是头一遭喝到呢。”钱员外又忍不住抿了一点,最后“啧”了一声,仿佛在表示二锅头真的好喝。

        李老爷徐员外等人还是不太信。

        可是见到潘员外和钱员外都说好喝,他们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

        “我也试试?”李老爷说着自顾自倒了半杯,也一样品尝起来,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十几秒后,他嗯道:“果真如潘员外和钱员外所说,此酒需要细品才能发现个中美妙。”

        连着三个人说好了。

        不止是主桌上的人跃跃欲试,其他桌喜好喝酒的人都频频侧目。

        王琛趁热打铁对着其他人伸伸手,“你们也尝尝?”

        “好,我试试。”

        “呵呵,看他们说的这么认真,我酒虫也被勾起了。”

        另外六个人各自倒了点,一瓶酒很快见底了。

        王琛盯着众人看,想看看这群北宋的“美酒爱好者”是不是都能接受蒸馏酒。

        “哟,果真像潘员外所说。”

        “不品不知道,一品吓一跳,此酒美味异常啊。”

        “我还是觉得有点辣,喝不太惯。”

        “徐员外,你喝不惯很正常,谁让平日里你饮酒少,这酒啊,只有真正喜欢喝酒的人才能感受到滋味。”

        “是啊,太好喝了。”

        其他六人各自交流着口味和感受。

        九个人,八个说好,王琛大喜,知道风靡现代社会的蒸馏酒同样在北宋吃得开了,他脑子里开始计算起来,蒸馏酒厂肯定要开,但初期产量不可能太大,学王记那样,把蒸馏酒当成精品来销售。

        至于啤酒厂,同样要开。

        虽然啤酒花暂时性要在现代社会购买,但啤酒这玩意喝起来没底的,尤其到夏天的时候,冰镇啤酒绝对受欢迎。

        只是开啤酒厂有个缺点和难题。

        缺点是啤酒保质期比较短,想要保证口感,基本上保质期只有三四个月。

        难题就是,啤酒瓶和密封咋弄。

        一般而言,啤酒瓶或罐分别用玻璃、铝和马口铁制作,玻璃不用说,宋朝时期是有琉璃,不过价格十分昂贵,至于铝的提炼方法不提也罢,现代社会主要靠铝电解法提炼,除非自己在北宋开个发电厂,再弄来各种设备,否则想要提炼铝非常困难。

        那么只剩下马口铁一种制作啤酒罐方法。

        马口铁凭借宋朝当前的技术是有可能制造出来的,或者说,很早以前,青铜器表面就存在镀锡。

        这没什么太大问题,有问题的是易拉罐制作方法,如果是像王老吉包装的三片罐,还有点指望,要是百事可乐那种两片罐想都不要想,除非从现代社会买一条生产线回来,不说生产线昂贵不昂贵,就说买回来,没有电能驱动一样不行啊。

        算了,不考虑这些。

        大不了先开个白酒厂。

        还是先把正事和大家说说看。

        趁着众人把酒言欢的时候,王琛插了句话,道:“诸位,你们可有谁做石材和木材生意?”

        李老爷顺势接过话道:“我做木材生意,钱员外做石材生意。”

        听到有人从事这俩行业,王琛忙道:“若是我需要大量特殊木材和石材,你们能短时间内弄到吗?”

        李老爷一怔,边抿着二锅头边问道:“你要什么特殊木材?”

        钱员外也好奇道:“一般石材我都能弄到,你且说说看。”

        王琛把自己要求说了出来,“我需要大量紫檀木、琼州花榈木,石材方面要寿山石帝、凤血石和青田冻石,怎么样,能弄到吗?“

        小叶紫檀在古代称之为紫檀木,大叶紫檀则是唤作蔷薇木,在明朝以前,小叶紫檀是比普通木材贵,但还不足够让人们重视,一直到明代,小叶紫檀才被皇家看中,以至于到了清朝紫檀家具几乎为宫廷垄断。

        在现代社会,国内小叶紫檀基本上绝迹,只能从印度、马来半岛和菲律宾等地进口,然而北宋的时候,小叶紫檀在两广和大理有不少。

        琼州花榈木是海楠黄花梨的古代称呼,顾名思义,琼州对海楠、花榈木对黄花梨,同样的是,海楠黄花梨到了明朝才大量使用,即便如此,明朝一张黄花梨床也不过12两银子,按照明朝一两银子相当于现代社会600元购买力计算,一张黄花梨床需要七千两百元,相比较现代社会黄花梨的价格,当真便宜的可怜。

        那么现代社会海楠黄花梨多少钱一斤?

        王琛稍微了解一点,直径7-10厘米的小料,价格在1200-2000元每斤,直径10-13厘米的小中料2800-4000元每斤,直径13-20厘米的中料4500-5800每斤,超过20厘米到30厘米口径圆材及长板材可达到6000-8000元每斤,甚至上万元一斤!

        可想而知海楠黄花梨昂贵到什么地步。

        即便曾经贵为帝王木的小叶紫檀都难项背,毕竟印度小叶紫檀每吨才120万元左右,而海楠黄花梨最便宜的小料都要240万一吨,更别说大料一千两万一吨了。

        至于田黄,真正开始流行使用要到明代万历年间,兴盛的话,则是要到清代乾隆年间。

        鸡血石也一样,要到明清两代才流行。

        青田石的发掘要早一些,在唐代、五代十国期间已经形成一些规模,不过真正兴盛要到南宋建都临安开始,而青田冻石风靡要到明代。

        听完王琛的要求,李老爷沉吟片刻道:“紫檀木我库存还有不少,琼州花榈木有是有,不多,不知布洲子需要多少?”

        “越多越好。”王琛道,说完,补充了一句,“紫檀木最好有个两三千斤,琼州花榈木可以缓缓。”他还想着赚姜珠王的钱呢。

        闻言,李老爷露出笑脸儿,“两三千斤紫檀木老夫还是能拿得出来,琼州花榈木如今也有点,回头我让人再多收购点。”

        等到他俩谈完,钱员外才接过话头道:“青田冻石我那倒是有几块,寿山石帝想弄到也容易,只是要派人去福州收购便是,反倒是凤血石比较少见,但也不是不能弄到,价格上可能昂贵点,需要给我点时间。”

        这些都不是太着急。

        王琛毫不犹豫道:“那拜托两位帮我多多收购。”

        随后,他先和李老爷谈了价格。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他们只是结盟关系。

        海楠黄花梨比较便宜,30文一斤,小叶紫檀要贵点,50文每斤,这个价格听上去很便宜,但实际上对于北宋年间来说,已经非常昂贵了,毕竟普通老百姓一个月收入可能才两贯钱左右。

        但对于王琛来说,简直便宜到炸啊!

        不说别的,两千斤海楠黄花梨才60贯钱,而且宋朝每斤要比现代社会每斤多出一百克左右,就算是小料,拿回现代都能卖近三百万,要是大料……那就发了!

        谈完木材价格。

        王琛看向钱员外,“青田冻石、寿山石帝和凤血石什么价格?”

        钱员外喝的白酒最多,已经微醺,他脸色通红摆摆手道:“什么钱不钱的事,布洲子喜欢拿了去就是。”

        王琛可不喜欢欠人情,道:“那不行,你还是说说价格吧。”

        钱员外嘿嘿笑道:“真不要钱,甚至以后我都能免费给你收购这些石材,只要布洲子您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王琛眨眼道。

        钱员外指指二锅头,“每个月给我一瓶二锅头就行。”

        哈?

        一个月一瓶二锅头换田黄、青田石和鸡血石免费?

        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王琛都怀疑钱员外是不是喝醉了脑袋不灵活,他转念一想,钱员外醉翁之意不在酒,恐怕是看上了二锅头的玻璃瓶。

        也确实,高透明玻璃在当前时代珍贵异常。

        但对于王琛来说,算个球啊,反正以后他会带越来越多的玻璃制品来北宋,到时高透明玻璃价格会暴跌,他索性看破不说破,直接答应了下来,“没问题。”

        二锅头换田黄鸡血石青田冻石,傻比才不换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