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96章 因为这酒需要细细品尝


        二锅头一上桌。

        立刻吸引在场数十位静海社成员的注意力。

        不远处几桌有人指指点点,语气里带着痛心疾首。

        “如此上等琉璃竟然用来装酒?”

        “布洲子实在太奢侈了一点啊!”

        “依我看,这么大一只琉璃瓶,少说值百金,装酒实在浪费,浪费啊。”

        主桌上的李老爷、钱员外等人也都眼睛看直了。

        冯店家呃了一声,“布洲子,你说琉璃瓶内装的是酒?”

        王琛嗯道:“对,这种酒叫做二锅头。”

        顾名思义,二锅头就是原材料在经过第二锅烧制时的“锅头”酒,这酒最为纯正、无异味、浓度虽高却不烈,喝上去醇厚绵香。

        如今北宋初期,蒸馏酒还未出现,自然,众人都不明白二锅头是什么。

        当然了,北宋虽然没有蒸馏酒,但清酒还是有的,所以看见玻璃瓶里面装着清酒,他们倒也没感觉奇怪,只是觉得王琛铺张浪费,竟然用“价值连城”的高透明琉璃装酒。

        “甭管叫什么名字,先给我喝上一杯。”钱员外还在装逼,“忙活了一日未沾酒,我见着酒就勾出馋虫了!”

        王琛笑吟吟道:“行。”他拧开瓶盖,起身倒酒,“来,诸位杯子放好,我给你们都倒一杯。”

        李老爷赶紧起身挡住道:“不敢不敢,您是朝廷册封的正五品开国子,咱们哪敢让您斟酒?”

        王琛嗨了一声道:“酒桌无帝王,咱们抛开身份,今日喝个尽兴。”

        见他这么说,在场众人都微微感动。

        在古代社会阶级现象非常严重,都讲究个身份,像王琛正五品开国子,哪怕没有实权,但社会地位崇高无比,属于贵族,他们虽然都家财万贯,可说到底还是普通老百姓,所以当看见王琛抛开身份斟酒的时候,都感叹王琛这人没有什么架子,好人呐。

        不多时,王琛给主桌上另外九人各倒了一小杯。

        李老爷鼻子一嗅,惊奇道:“好香的酒儿。”

        柏老爷也颔首不止,“我从未闻到过香味如此浓烈的酒,光闻气味就知道这酒差不到哪里去。”

        钱员外呵呵笑道:“良辰美景配好酒,我馋的不行先饮为敬了!”说完,他拿起杯子往嘴里一饮而尽。

        王琛在旁看得分明,钱员外杯子里一两酒全都倒嘴里了啊!

        还未品尝的众人询问起来。

        “如何?”

        “这酒好喝吗?”

        尤其是潘员外,更是笑呵呵道:“钱员外海量,一杯不够,我且给你再添……咦,钱员外你脸色怎么发紫?”

        大家急眼望去,只见钱员外涨得满脸发紫,喉咙咕咚咕咚似乎非常艰难地在吞着酒水一样。

        王琛看的暗暗好笑,估计钱员外是被辣着了,他以为钱员外会忍不住吐掉。

        没想到的是钱员外耐力挺好,哪怕憋得脸上由紫转青,还是用力把酒咽了下去,随后,他还装作不动声色提起筷子夹菜吃,嘴里含糊不清替自己辩解道:“腹中饥饿,我先吃点东西。”

        潘员外追问道:“这酒好喝吗?”

        “好!非常好喝!”钱员外吹嘘道:“若是李白再世,定会爱不释手。”实际上他心里在暗骂不已,好喝个屁啊,特么老子眼泪水都快辣出来了,不过钱员外挺坏,不能他一个人遭这份罪,得和在场众人同甘共苦,否则多冤啊。

        反倒是王琛有点看不懂了,还真以为钱员外喜欢。

        李老爷等人听到爱酒如命的钱员外这么夸,顿时一个个都乐呵上了。

        “好酒难得。”

        “那我也尝尝。”

        主桌上其他八人各自端着酒杯喝了起来,有人和钱员外一样一饮而尽,也有人小酌半口。

        王琛面怀期待看过去,想看看众人反应是不是和钱员外一样。

        结果……

        现场惨目忍睹!

        李老爷哇地一声,把酒吐了一地。

        潘员外更是两只眼睛瞪得像死鱼眼,捂着喉咙咕噜咕噜口齿不清惊叫道:“有……有毒!”

        喝得略少的柏老爷不停吐着舌头,“辣嘴巴!辣嘴巴!”

        其他几人反应差不多,基本上脸都涨红了啊!

        这时,钱员外突然捧腹哈哈大笑起来,他眼泪水都出来了,也不知道是笑出来的,还是被刚才二锅头辣的。

        附近几桌的静海社成员们都吓了一跳。

        “他们怎么了?”

        “难道布洲子酒里藏毒?”

        “你可真会想象,谁下毒这么光明正大?”

        这些人有点想不明白,既然不可能是下毒,那么李老爷他们咋回事?

        一看情况,王琛知道了,大家肯定不适应高度数白酒,不适应归不适应,还不知道他们对白酒的感想呢。

        刚准备问问,李老爷被对着钱员外怒骂起来,“好你个钱二郎,连老夫都敢戏耍?”

        柏老爷、潘员外等人也痛斥起来。

        “你这厮居心不良!”

        “害人不浅,害人不浅啊!”

        “我等都着了你的道,这哪是酒啊?分明是一股火钻进了喉咙啊!”

        钱员外怕引起众怒,连忙道歉道:“诸位莫生气,莫生气,我就寻个玩笑。”

        听到他道歉,众人气才消了点。

        反倒是王琛有点按耐不住,问道:“你们觉得我这酒如何?”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罪魁祸首不止钱员外一人,还有王琛呢!

        不过王琛到底是正五品开国子,他们不敢像对钱员外那样痛斥,语气都非常委婉。

        李老爷苦笑道:“这酒……太辣。”

        刚才大呼小叫“毒药”的潘员外也摇着头道:“香是香,我真喝不下肚。”

        “宛如火里烫过的刀子塞进嘴里一样。”

        众人都不太认可白酒。

        王琛非常失望,看来烧酒文化暂时性是推广不开了。

        没关系,哥们儿还有一种酒。

        他想了下,又从下面摸出一瓶啤酒,笑道:“既然诸位不喜欢二锅头,来尝尝我带来的另一种好酒——啤酒。”

        已经见过一次玻璃瓶装酒,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但是这一次大家都不上当了,二锅头灼烧喉咙的感觉还没缓过去呢。

        钱员外连连挥手,“布洲子,你放过咱们吧,你的酒实在太烈,受不了,受不了。”

        这就喊受不了了?

        刚才谁说喝个百十来杯的?

        王琛翻了翻白眼,看向其他人。

        李老爷等人也是脸色一变,纷纷讪笑着婉拒。

        潘员外更是吓得急忙催促店小二,“快快给我们上酒,快!”

        这幅举动仿佛上的慢了,王琛会要他们命一样!

        王琛非常无语,嘴里还在劝,“啤酒不烈,你们试试看呢。”

        可能考虑到王琛的身份,钱员外只好勉为其难道:“我……我来半杯尝尝吧。”他再也不敢说喝百十来杯了,哪怕一杯都不敢,只能说半杯。

        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被王琛“抓壮丁”喝毒药一般的酒。

        王琛在凳子上撬开啤酒盖,给钱员外倒了半杯。

        钱员外端起酒杯小心翼翼抿了抿,随即眼前一亮,嗳道:“这酒好喝,有股麦芽味,好酒好酒。”

        李老爷撇撇嘴,“你休想再骗我喝。”

        另一位六十来岁的徐员外也道:“上过一次当就够了,老夫不会上第二次当的。”

        他们都打定主意了,不论钱员外如何吹的天花乱坠,就是不喝。

        王琛颇为无奈,只好给自己倒上一杯,和钱员外碰碰杯子道:“他们不喝算了,咱们来一杯。”

        “好,好。”钱员外喜笑颜开道:“这酒和我胃口。”

        两人说话间,已经喝上了。

        其他主桌上的人看见王琛喝了,具是面面相觑。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李老爷也道:“要不,给我喝一杯?”

        王琛一喜,忙道:“行。”

        李老爷自己拿着瓶子倒上了,端起酒杯喝了口,咦道:“好奇怪的味道。”

        潘员外也来了兴趣,“我也尝尝。”他也倒着喝上了,半响后,苦笑道:“怎么有股马尿骚味?”

        见到褒贬不一,柏老爷徐员外等人都好奇起来,一个个尝试起来。

        “好喝!”

        “还行吧。”

        “不好喝,就像潘员外说的那样,有马尿味。”

        听着众人话的王琛却喜不胜收。

        为什么?

        因为啤酒这玩意在现代社会也褒贬不一,喜欢的人喜欢得不得了,不喜欢的人避之如毒药,如今一帮人有说好有说不好,说明啤酒还是有开发前途的。

        王琛已经在琢磨起来,是不是弄个啤酒厂,可是制造啤酒需要啤酒花,暂时性只能从现代社会带过来,顺便弄点种子过来,自己种植,等到啤酒花成熟形成良性循环后,就不要依赖现代社会了。

        只是他觉得有点可惜。

        蒸馏酒大家都不太喜欢,否则制造起来相对而言要简单一点,主要是不需要啤酒花,至于蒸馏器材,可以在现代社会花钱购买,这些不是什么太大问题。

        王琛有点纳闷了,现代社会白酒那么受欢迎,怎么到了北宋就这副模样了呢?

        想不通归想不通。

        大家不喜欢是事实。

        他索性没再考虑,先和众人喝酒吃菜,准备待会再谈谈木材和石材的事情。

        有三五个人不喜欢啤酒,更不喜欢白酒,喝的都是酒楼提供的春酿秋售小酒,这种小酒是众人常喝的,一般说来都能饱口舌之欲。

        正喝着呢,潘员外忽然眉头一皱,“这酒掺水了?”

        柏老爷也道:“喝上去没味道啊。”

        倒是隔壁桌的一位二十五六岁青年道:“没有啊,挺醇的。”

        潘员外不信,伸手道:“把你们桌的酒拿我喝一下。”

        青年把酒壶递过来。

        潘员外倒了一杯尝了尝,还是蹙眉道:“没味道啊。”

        青年笑道:“潘员外你莫不是刚才被辣的舌头没滋味了吧?”

        “不啊,我吃菜有味道啊。”潘员外否认道。

        徐员外跟着道:“今日这小酒喝起来怪不带劲,总觉得清淡如水。”

        王琛也觉得奇怪,这群人咋回事,喝上自己喜欢的酒还觉得没劲了?

        忽然,潘员外似乎想到一件事,主动道:“布洲子,把你的二锅头再给我喝上一点儿?”

        王琛不明所以,从地上提起白酒递过去。

        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潘员外斟了一杯,放在嘴边微微抿了一丁点儿,然后闭上了眼睛。

        王琛仔细瞧着。

        或者说,在场每个人都在盯着潘员外看,他们搞不清楚潘员外到底在搞什么。

        谁知道半响后,潘员外慢悠悠睁开眼,不停点头赞不绝口道:“好!我终于明白布洲子为什么说这酒是顶尖好酒了!”

        钱员外一怔,追问道:“为何?”

        潘员外捏着酒杯,眼中透露出欢喜,说道:“因为啊,这酒需要细细品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