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84章 田黄


        县衙还挺大,坐南朝北。

        据衙役说总共有九十八间房屋,占地四亩多。

        除了挂着“秦镜高悬”的审案暖阁,大堂两侧有议事厅,大堂后侧有平房两间,为衙皂房。过衙皂房即至重光门,门上悬挂“天理国法人情”金字匾额。

        王琛从眷属宅院出来,走在回廊式走廊里,穿过配房、迎宾厅、琴房,又过了重光门,一直来到两侧议事厅寻得朱县丞。

        “朱县丞。”王琛打招呼,里面还有丁主薄等官员在,公共场所,他得称呼便宜伯父官职。

        正在办公的朱县丞抬头瞧了眼,站起身行礼,一本正经道:“见过布洲子。”

        丁主薄、周县尉和另外位不怎么熟悉的县尉以及几个刀笔吏具是起身问好,“见过布洲子。”

        这一刻开国子的好处展现出来了。

        虽然爵位是虚的,但品级不是假的,准确说,王琛社会地位比在场众人谁都高,唯独没有实权而已。

        不说县衙当官的,哪怕不少府衙当官的在正式场合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行礼,更别说拥有爵位还有诸多特权。

        “诸位好。”王琛统一回复了下。

        朱县丞笑吟吟道:“周知县已经告诉我你所来何事,正好我现在有空,咱们一起去瞧瞧,若是满意,待会办理地契、房契过户之时,还请把钱第一时间给到县衙账房。”

        王琛道:“好。”

        周县尉等人对这种事见怪不怪,脑袋都没有抬一下。

        两人往外走。

        出了议事厅。

        刚到外面,朱县丞便笑吟吟道:“侄儿,你倒是迅速,若是再晚半天,恐怕林家卖盐楼、脚店和最好的田地要被其他人买了去。”

        王琛眨眼道:“其他人?”

        “你当真以为只有你对林家产业有念想?”朱县丞摇摇头,“本县其他豪门世家、乃至府衙的几位衙内都来询问,想纳入囊中的人多着呢。”

        闻言王琛暗暗庆幸,好在王文秀提醒,不然好东西给其他人抢了去。

        不多时,两人已经来到驴棚。

        朱县丞左右环顾见到无人,小声道:“看完卖盐楼、脚店和田地,待会我再带你去林家长生库看看。”

        王琛没反应过来,“去林家长生库干什么?”

        “嘿,你小子平时看上去挺精明,怎么此时糊涂了?”朱县丞笑骂了一句,道:“当然是带你去挑些好东西。”他解释了一句,“林家最好的东西肯定都在祖宅之内,只可惜整个林家镇都被夷为平地,有好东西也留不下来,剩下的产业中,能快速弄到钱的无非长生库库存里的宝贝,我利用手中权力暂时压着没让清点货物,你进去挑三五样值钱的没人知道,不能多,最好是三五样值钱的小物件。”

        提起长生库王琛眼前一亮,他还记得当初在徐记和丁掌柜易物换物,一套玻璃茶具得了六百贯钱外,还换得两支五十年参龄的野山参和一块羊脂白玉玉佩。

        就是不知道林家长生库能不能淘到什么好东西了。

        强压住内心冲动,王琛跟在朱县丞后面去看卖盐楼、脚店和田地。

        ……

        卖盐楼离王记并不太远。

        大概向西穿过两个街道,同样处于繁华商圈。

        走近后,王琛发现门外候着一大群惶惶不安类似商人打扮的男子,他没有理会。

        朱县丞同样没理会,掏出钥匙打开门,招呼王琛进去,嘴里介绍道:“林家卖盐楼分为两部分,一则是咱们进来的楼,后面还有个堆盐的库房,总共占地两亩。”

        王琛啊了一声,“这么大?”

        朱县丞哈哈大笑道:“是不是感觉占了便宜?”

        何止是占了便宜啊!

        简直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宋朝一亩等于现代0.974亩,换算成平方米的话一亩差不多六百五,也就是说,林家的这栋卖盐楼足足占地一千三百平方米!

        要知道王琛花三千贯钱买下的王记上下加起来才四百平方米,虽说王记处的位置要比林家盐楼好上不少,但王记实际占地才两百平,林家盐楼可是一千三百平方米!

        赚了!

        赚大发了!

        王琛激动的差点难以自抑,心中清楚,如果自己愿意,转手把盐楼卖出去,卖个一万贯不成什么问题,可是自己连带着两间没见到的脚店,加起来才付出七千五百贯而已!

        怪不得古时候那么多官商勾结,合着利益实在太大了。

        他以为便宜已经够大,未曾想,跑到里边库房,才知道还有一个大便宜!

        库房。

        王琛看着密密麻麻堆满的食盐,瞠目结舌道:“伯父,你……你是说这些食盐都是我的?”

        “当然。”朱县丞理所当然道:“你把卖盐楼买下,自然都是你的。”他嘿嘿坏笑了声,“你也运气好,林家昨天刚刚拉货回来,总共五万斤末盐,按照我朝盐价末盐每斤四十八文,你白赚了近两千四百贯钱,当然了,日后再卖盐每斤利润只有十五文样子,不过这玩意胜在薄利多销,一年让你赚个一两万贯不成问题。”

        又白捡了两千四百贯!

        王琛心中喜悦不已,赶紧道:“伯父,咱们去看看脚店吧。”

        ……

        两间脚店一个在王记隔壁街,另一个在濠河边上。

        这一次没有卖盐楼运气那么好,里面库存并不多,加起来大概才一万斤酒,按照朱县丞的说法,宋朝春酿秋售的为“小酒”,就是林家脚店库房里的酒,总共分为二十六个等级,最低档五文钱一斤,最高档三十文一斤。

        这一万斤酒王琛估算了下,大概白捡了一百五十贯钱,聊胜于无。

        但是脚店占地面积不小,王记隔壁街那间脚店占地宋制一亩,约合650平方米,濠河边上的略微大点,目测700平方米样子。

        王琛心满意足。

        看完脚店后,两人骑着毛驴出了城。

        城外。

        来到距离林家镇不远处一片肥沃的小麦田。

        骑在驴上的朱县丞指着前方道:“这里便是林家最肥沃的淤田,你看看满意否。”

        田肥沃不肥沃王琛不懂,反倒是朝着不远处一片废墟的林家镇位置看了眼,问道:“伯父,林家镇三四里地你们会怎么处置?卖出去吗?”

        “死了四千多人的地,谁敢要?”朱县丞瞥了眼,叹息道:“可惜这么大一块地了,将来可能会变成乱葬岗吧。”

        王琛呃了声,“死过人就不要了?”

        朱县丞苦笑道:“死个把人当然没什么问题,关键是死了四千余人,谁知道多少孤魂野鬼?官府方面倒是想卖出去,可没人会接手。”他瞥瞥王琛,揶揄了一句,“你要?你要的话我给你一百文一亩的价钱,要多少拿多少,晚上被林家鬼魂索命可别怪我,如果能卖出去,我还能落个好考核呢。”

        官员需要考核王琛知道,古代人迷信,他同样知道,然而有一点想不通,古时候打仗那么多,血流成河都不少,难不成那些大规模死人的土地都没人会要?

        其实他想岔了。

        古代战场大多数围绕城池来进行,大多数将士都阵亡在城池边上,再一个,将士士卒们死亡,都属于为国报效,在大家眼里看来是忠烈之魂。

        林家就不一样了,全是惨死,在古代人眼里属于恶鬼。

        自然,林家镇三四里土地不会有人要。

        王琛不明所以,挺眼馋林家镇那块土地,一眼望去五六千亩地呢,一百文一亩的话,自己大概只要付出五六百贯钱,不提能不能种植植物,以后要是想弄个作坊或者带点现代技术过来开工厂,最起码地皮有了啊。

        对。

        要了。

        王琛二话不说道:“成,一百文一亩给我吧。”

        “啊?”朱县丞一脸诧异看过来,“你真要?”随即他苦口婆心劝起来,“四千余人死无全尸,凶魂不少,你不怕他们报仇啊?听伯父一言,这块地就别要了。”

        王琛轻笑一声道:“当初他们活着我都不怕,更何况死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是我弄死的,要是他们变成鬼还敢来找,我就再杀一次鬼,弄得他们形神俱灭!”

        朱县丞:“……”半响后才憋出一句话,“你当真是绝世恶人。”

        王琛哈哈大笑道:“行了伯父,林家镇的地我要了。”

        “好。”朱县丞答应下来。

        ……

        看完房子和土地。

        两人回到衙门,先是办理了地契转让。

        而后,朱县丞亲自带着王琛去楼务店办理了过户手续。

        做完这些,已是下午。

        同样,王琛花的资产只剩下一百贯钱,该想办法好好赚钱了。

        回租的院子吃了个午饭。

        王琛又跟在朱县丞后面前去林记长生库。

        长生库内。

        两人进了库房地窖。

        朱县丞撑着火把,笑道:“我先前看过一次,里面值钱东西还不少,珍珠、玛瑙、燕窝人参具有,你看看哪个感兴趣,随手挑点拿走吧。”

        王琛眨眼道:“燕窝?”

        “那是,燕窝可是好东西。”朱县丞啧啧道:“连皇宫贵族吃起来都觉得奢侈,若不是想让你先挑,我都想把燕窝黑了。”

        很多人认为燕窝是明代之后才传入中国,其实不然,最早的燕窝输入时间可追溯到唐朝,只不过明代之前只供皇宫享用。

        最早的燕窝诗是唐朝杜甫写的,诗名就是《燕窝》:海燕无家苦,争衔小白鱼。却供人采食,未卜汝安居。味入金齑美,巢营玉垒虚。大官求远物,早献上林书。

        关于燕窝珍贵王琛知道,但在他印象中,也没有朱县丞说得那么夸张,他在网上看到过,正宗燕窝一斤大概在一万五以上,怎么北宋皇宫贵族吃起来都觉得奢侈了?

        诶,好像又摸到一条发财致富的路子。

        王琛不动声色询问道:“燕窝一两能卖多少钱?”

        “有价无市啊。”朱县丞感叹道:“上回我听说有人三十两黄金求购一两燕窝都未得到,你想要尝尝燕窝的滋味,今天是最好的机会了。”

        哈?

        哪个瓜皮三十两黄金求购?

        哥们儿给你拉个一百斤过来!

        王琛记住了,转而道:“燕窝我就不要了,伯父你要你拿了去。”

        朱县丞大喜,“那行,我和周知县分了,你且看看要何物,赶紧拿了,咱们快点出去,待会有人来清点撞见了可不好。”

        王琛嗳了一嗓子,开始看东西了。

        绫罗绸缎什么他肯定不会要,刀剑之类同样。

        可是库房里实际值钱的东西并不是太多,他估计绝大多数已经被林家运回了林家祖宅,可惜了。

        算了,退而求其次,先看看玛瑙吧。

        一个小箱子里,放了好几块玛瑙料子,具是没有雕刻过的。

        红绿黄褐白都有。

        王琛对玛瑙并不太了解,不过他知道南红玛瑙比较值钱,于是伸手拿了那块红色玛瑙,询问道:“伯父,你可知这是什么玛瑙?”

        “哦,我认识,大理国那边过来的赤玉,还算不错,你要的话拿了去。”朱县丞随口道,很显然不是太在意。

        可王琛一听却认真起来,大理国的赤玉不就是南红玛瑙吗?这块料子拿在手里大概一斤多重,又没有半点瑕疵、颜色绝佳,估计能值不少钱,他收了下来。

        至于剩下几块五颜六色的玛瑙,他不太感兴趣。

        又看了看剩下的东西,王琛着实有点无语,好像没啥值钱的了,他都懒得挑,“咱们走吧。”

        “不要其他的了?”朱县丞诧异道。

        王琛咂咂嘴,“没啥好东西。”

        “这倒是,大多数好东西都在林家祖宅里呢。”朱县丞无奈地随手捡起一块黄色印章掂了两下,“像这种寿山石帝其实也不值几个钱。”

        “嗯,走……”话说了一半,王琛一激灵,瞧过去道:“伯父你说啥?你手里拿的这块印章是寿山石石帝做的?”

        朱县丞被他大惊小怪吓了一跳,埋汰道:“不就一块石帝么,用得着这么大声?”

        也不怪朱县丞不在意。

        寿山石真正价值高起来是在明朝以后。

        如今才北宋,人们压根不懂寿山石的价值。

        而寿山石石帝说的正是现代社会价值连城的田黄!

        沃日!

        竟然是田黄??

        王琛感觉自己被巨大的幸福砸中,都要晕过去了,他赶紧上前道:“这块印章我要。”

        朱县丞随手抛过来,“给你。”

        王琛吓得手忙脚乱,急忙伸手接住,幸好没有摔地上,不然坏了自己得哭死啊,他顾不得和朱县丞多说什么,拿在手里掂了掂这块狮身雕刻的田黄印章,预计大概宋制一两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