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71章 准备就绪,回北宋收拾人去


        病房。

        幸好又有人进来了。

        这回是个身穿制服的五十来岁民警。

        小护士紧张兮兮说道:“警察,他想偷病床。”

        民警一脸无语地看着她,说道:“你瞅他伤成这样能偷病床吗?而且,这里是十五层,他难不成扛着病床从楼上跳下去?”

        小护士一想也是,不好意思道了个歉,随后询问清楚病床怎么移位了,王琛随便找了个理由,她和民警两人把病床挪回了原位。

        一会儿后,小护士给王琛插上盐水便走了。

        “谢谢。”王琛对着民警道谢。

        民警嗯了一声,往病床边上一座,掏出笔和本子,道:“前天发现你满身是血躺在狼山脚下,身上穿着的防弹衣、防弹板上全是刀砍的伤痕,所里特地派我来了解下情况。”

        听到这个问题,王琛心中一紧,脑子里不停在想对策,嘴里道:“嗯,你问。”

        “姓名。”

        “王琛。”

        “住址。”

        “海通县民强镇玉河村。”

        “你的基本信息我了解了啊。”民警说了声,抬头认真看过来,“和我说说,你为什么会受伤昏厥在狼山脚下,是不是从事某些犯罪活动,比如说黑社会火拼啦之类。”他停顿了下,义正言辞道:“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当我傻子啊?

        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这个道理王琛还是懂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牵强道:“我在淘宝上买了防弹衣防弹板,不知道质量怎么样,就想测试下,没想到最后不小心砍伤了自己。”

        民警哪里肯信啊,盯着他各种询问。

        能狡辩的王琛尽量狡辩,不能狡辩的他就保持沉默。

        大概二十几分钟后,民警还在询问的时候,沈霞从外面进来了。

        “小王,我劝你还是吐露实情,如果有什么困难,政府会帮助你。”民警道。

        “怎么了?”沈霞询问道。

        王琛把情况说了遍。

        沈霞听完后没有理会警察,而是对着王琛意味深长道:“警察怀疑你违法的话,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三条,公安机构有权传唤后及时询问查证,不过询问查证时间不能超过八小时,情况复杂的话,依照本条法规可能适用于行政拘留处罚,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

        王琛一听就懂了,沈霞在告诉自己,只要自己死不承认,公安机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最多只能鼓捣自己不超过二十四小时,这下子他胆气足了,对着民警道:“能说的都已经说了,要是你还认为我从事犯罪活动,可以带我回你们所里,我一定会配合。”

        民警看了眼沈霞,蹙了蹙眉头,摆摆手道:“你身体不太好,我就先不传唤了,你手机不要关机,等身体康复,所里随时会找你继续了解情况。”

        说完,民警走了。

        等到病房里只剩两个人,沈霞立刻追问咋回事。

        王琛把和警察说过的话重复了遍,他知道沈霞不会信,但确实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

        下午。

        请假两天半的沈霞赶回去上班了。

        挂完盐水睡了一觉起来,王琛见到屋里没人了,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

        杀了七个人。

        对于他来说,心理阴影非常大。

        他先是一阵恐惧,自己竟然亲手杀了七个人,那种恐惧无法言喻,如同跗骨之蛆,让王琛忍不住双手微微颤抖,他本能地想要忘记,但是心头却像是被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有点喘不过气。

        这是人的正常心理,要是谁杀了人还能半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只能说是变态。

        正常人还会给自己找杀人的理由。

        王琛同样没有例外,他觉得不怪自己,当时那种情况,只要是个人都会反抗,至于最后那个脸颊受伤,被他主动打死的人,他似乎选择性遗忘了。

        对。

        不能怪我。

        要怪就怪林昌化。

        一想起林员外,王琛顿时眼神里充满仇恨,老狗,你竟然想要我的性命?我不是那么好惹的,这一次,我要你死,彻彻底底弄死你!

        杀七个人也是杀,杀一百万个人也是杀,既然自己和林家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那么索性把通州林氏满门都杀了!

        想到这里,王琛摸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姑婆家孙子、勉强算自己表哥的陆丰:丰哥,帮我个忙。

        陆丰回微信挺快:你说。

        王琛:给我买一百罐15KG的煤气回来,钱我转给你。

        陆丰:啊?你要买那么多煤气罐干什么?

        王琛:我派用场,你帮我买回来放租的房子里就是了,晚点我会让人取走。

        陆丰:好。

        王琛上网查询了下充满煤气的煤气罐价格,像自己要的15公斤装,装上气的要二百四样子,他怕陆丰钱不够,索性转了三万块过去。

        随后,他又上网查询了下:如何能让煤气罐爆炸。

        各种回答都有。

        “放气,点火。”

        “高温高压及猛烈震荡的情况下会发生意外。”

        “钢瓶超量充灌。”

        “钢瓶倒卧燃烧有可能会发生爆炸。”

        “要是煤气罐出现锈蚀、裂纹、以致丧失耐压强度,稍微遇到点高温、挤压或者碰撞就容易发生爆炸。”

        这些回答都不错。

        不过下面那位ID叫做“secretfy”的兄弟回答得比较详细:“煤气罐时没那么容易爆炸的,煤气罐要炸开肯定是物理爆炸,要求煤气罐内部发生物理或者化学反应以致温度升高压强足够大,煤气罐内部压强本身就远大于大气压强,加上没有氧气,所以化学燃烧基本不可能,想爆炸的话就得从物理方面着手,其实也比较简单,加热就好,压强大了自己就爆了……”

        看完后,王琛脑中渐渐有了一个想法。

        只要把灌满气的煤气罐放到林家某个封闭的屋子里,然后打开其中一个煤气罐,再想办法远距离点燃,这样一来,封闭屋里的煤气遇明火会剧烈燃烧引起打开阀门的那个煤气罐爆炸,即便不爆炸,温度也会上升到一定地步,到时温度升高到一定地步,其他煤气罐自然接二连三爆炸了!

        一个15公斤的煤气罐完全爆炸威力相当于150公斤TNT炸药,一百个就是一万五千斤,想炸平整个林家镇不是不可能。

        现在关键的是,如何把一百个煤气罐放进林家?

        他觉得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靠和自己“达成协议”的林少夫人。

        当然,王琛生怕林少夫人没办法让自己进入林家,以防万一之下,他依旧没有放弃“PS”林远图照片的想法。

        ……

        下楼。

        在医院附近找了个制作广告牌的门店。

        店很小,就老板一个人。

        王琛进去后问候了一声,询问道:“老板,你这能PS照片,然后帮我多打印点出来吗?”

        “你是说彩色打印吧?要打印多少张?”三十多岁戴眼镜的老板问道。

        王琛想了下,“打印五百张吧。”

        老板马上露出笑容,“本来呢,我这没有PS的服务,不过既然你要打印五百张,我免费帮你PS一下,事先说好,用A4纸打印一张彩色的要四……算了,你打印的比较多,我收你三块钱一张就行了。”

        “没问题,你先帮我PS下,我有要求的啊。”王琛道。

        把手机连接上老板的电脑,选择林远图照片。

        老板看了看林远图照片,笑呵呵道:“你朋友的艺术照啊?”

        王琛含糊道:“对,他想过一把皇帝瘾,你给他PS个龙袍加身,再弄个秦始皇的传国玉玺放他手里。”

        老板眨眨眼道:“秦始皇的传国玉玺?”

        真正的传国玉玺什么样谁都不知道。

        王琛让老板等了会,自己上网搜索传国玉玺的描述,最后在百度图片里挑了一张最像的,就是故宫博物馆那个被乾隆皇帝鉴定为假货的传国玉玺。

        反正知道传国玉玺啥样子的人都死光了,他不怕被人觉得图片上是假的,再说了,就算PS上去的不是传国玉玺,只是普通玉玺,难道老赵家就能放过穿着龙袍手持玉玺的林远图了?

        不可能的事!

        老板技术还挺好,PS的活灵活现。

        王琛一瞅,照片上龙袍加身手捧传国玉玺的林远图,还真有几分英姿,只是可惜的是,因为要PS,帽子不是绿色的了。

        打印五百张时间还挺长。

        完成后,王琛付了一千五百块钱,抱着一大堆纸离开。

        而后去买了几个大灯和蓄电池。

        他准备给林家制造个“天地异象”!

        ……

        回到出租屋。

        门开着,屋子里已经有十几个煤气罐了。

        王琛朝里一探,只见陆丰正指挥着几个师傅帮忙搬罐子。

        “咦,小琛你来了?”陆丰立刻上前,大大咧咧道:“一百个煤气罐总共买了两万四千块,还有六千我转给你。”

        王琛笑了笑,摆摆手道:“你先拿着用,回头说不定我还要交你办别的事情。”说着,想到一件事,“别和我家里说。”

        陆丰拍拍胸脯道:“放心吧,咱俩谁跟谁,我谁都不说。”

        “我知道。”王琛点点头,笑道:“你是出了名的讲义气。”

        “那是。”陆丰吹嘘道:“说句不好听的小琛,要是你真出了什么事儿,做哥的替你去坐牢都没问题,只要你把我爸妈安顿好。”

        王琛哑然失笑道:“我干嘛要你去坐牢?”

        “嘿,我就那么一说。”陆丰咂咂嘴,“谁对我好,我心里明白着呢。”他倒是挺有自知之明,“我就一二流子,家里都嫌弃,就奶奶宝贝点我,当然了,你对我好我也清楚,要不怎么我奶奶一提,你马上给我安排工作还给我租房子?”

        王琛摆摆手,“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你给我好好上班就行,我不在的时候,盯着其他人上班准时不准时就行。”

        “晓得晓得。”陆丰嬉皮笑脸道。

        对于陆丰说的话,王琛还是比较放心的。

        陆丰这人上学的时候就不学好,整天和流氓地痞混在一起,后来学校里出来了,因为打架还蹲过号子,不过对王琛非常照顾。

        以前王琛在学校有什么事,基本上都是陆丰帮忙摆平的,正因为如此,他才愿意带着陆丰混。

        之所以相信陆丰会守口如瓶,主要王琛知道几件事。

        比如说陆丰打架坐了三年牢那件事,明明不是他把人眼珠子打失明,本来判了四年半,他在牢里表现好,提前放了出来,即便这样,陆丰还是没有把所谓的“兄弟”供出来。

        当然了,赔的钱是另外个家伙出的。

        那件事以后,牢里出来的陆丰老实了,安安分分找工作,只是性子比较油,经常性偷奸耍滑被开除。

        这对于王琛来说不是事,大不了就当养个闲人,谁让陆丰是自己亲戚,且从小到大关系非常好呢?

        况且,自己得到红色龙标应用后,总有些不方便的事不适合亲自出马,得找个信得过的人,陆丰就是最好的选择,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铁,又守口如瓶。

        大概一个小时后,一百个煤气罐全都搬进了屋子里。

        搬货的师傅们陆陆续续走了。

        王琛随便找了个理由支开陆丰。

        出租屋里。

        只剩下他一个人。

        王琛没有立刻把煤气罐装进去,主要神秘空间里还有很多木箱子没拿出来。

        他先是回到空间里,拿出第一个木箱子。

        箱子拿出来后,王琛赶忙拿着杀虫剂要喷,毕竟他知道木箱里有几只不知名的虫子,别待会像蟑螂那样繁殖,到时出租屋里全是虫子就不好了。

        结果他眼睛刚刚凑到木箱口,愣住了,并且背后一股寒气骤然冒气!

        为什么?

        因为先前在空间里还生龙活虎的虫子,此刻竟然全都暴毙,不止是暴毙那么简单,这些虫子身上仿佛没有半点水分,干瘪的可怕。

        “沃日!”王琛惊呼了一声。

        他心中一凛,知道神秘空间不能携带活物,否则便会如同虫子一样,直接变成干尸!

        我说怎么自己去北宋不会引发瘟疫或者大规模疾病,毕竟现代身上携带的病菌啊之类,绝对不是没有抗体的古代人能够承受的,原来神秘空间会自动处理!

        明白不能带活物的王琛没再多想什么。

        木箱子都处理掉了,他把煤气罐装进空间里,这晃晃悠悠回到医院。

        ……

        病房。

        能量还未充满,不能穿越。

        无聊的王琛打开电视机,随意观看着。

        大概六点半左右,他切到了本地台,正在播放新闻。

        “……海岸某小吃店煤气泄漏爆炸,幸好无重大人员伤亡。”

        “男子五一逃了15元过路费,十一补缴385元。”

        “牵手相伴五十载!港闸为船民举办金婚纪念活动……”

        陆陆续续七八条新闻过去了。

        王琛看的有点打哈欠,想睡觉了,脑子里却在想另外一件事。

        北宋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没有强大的势力根本无法保护好自己,比如说林家找敢找自己麻烦,说到底是自己实力太弱,换句话说,要是王琛是赵匡胤,林家还敢触碰虎须?

        说到底还是要发展自身实力啊。

        王琛眯了眯眼睛,觉得需要招募一批“家丁”来扩充势力,而且这些家丁招募过来后,要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培养出绝对战斗力,以便以后没有人敢凯觎自己产业。

        当然,如今北宋是老赵家的天下。

        想要不让人凯觎,官场上是一定要去混的,自己认了王继恩当义父,想弄个官当当应该没问题,至于能升到多大的官,这还得看自己能耐。

        胡思乱想了一阵子。

        王琛收起了心,知道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目前他最迫切的是想灭了林家满门。

        只是能量还要好几天充满,他也无可奈何啊。

        忽然,新闻上切到主持人画面,一男一女。

        男主持道:“刚才我们报道了一件持刀伤人的事件,诶,我这里还有个持刀伤人的新闻,只不过不是伤别人,而是伤害自己。”

        女主持假装惊奇道:“什么人竟然持刀伤害自己?”

        男主持微微一笑,“那么,让我们来看看接下来一条新闻。”

        画面切到狼山脚下,一名面部被打了马赛克的男子正躺在血泊之中,新闻旁白:“前天,一名男子浑身是血晕厥在狼山地下,根据狼山派出所民警同志的调查,经确认,该男子并非他人所伤,而是因为在淘宝上购买了防弹衣、防弹板,想要测试下坚硬程度,最后挥刀割伤了自己……”中间讲述了下事情经过,“在这里,我们呼吁广大市民,千万不要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新闻报道完。

        王琛翻了个白眼,就自己那破事还上了新闻,他知道,本来这种新闻前天就该上了,不过派出所方面可能怀疑另有隐情,在没有查明真相前打了招呼,没让电视台第一时间播到出来。

        幸好打了马赛克不会被人发现,不然糗大了。

        正想着呢,手机叮铃铃想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陆丰打来的,接通,“丰哥,什么事儿?”

        “你让人把煤气罐搬走了?”陆丰问道。

        王琛嗯了一声,“对。”

        “知道了,一百多个煤气罐放着,我还不放心,生怕半夜里爆炸弄死我呢。”陆丰开玩笑了一句,随即转移话题道:“诶,你看今晚的静海新闻没有?”

        王琛:“看了,怎么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陆丰发出嘲笑的语气,“你应该也看到了,有个煞笔为了测试防弹衣防弹板强度,居然把自己砍伤了,这人得煞笔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出这种事啊?哈哈哈!”

        我特么!

        你才煞笔!

        你全家都煞笔!你亲戚也是煞……不对,嗯,你亲戚不是。

        王琛都不想和陆丰说话了。

        陆丰还在幸灾乐祸追问,“你说这人煞笔不煞笔?小琛,你倒是说说啊!”

        王琛都要吐血了,说你妹儿啊,他不想和这货继续说下去了,赶忙装作信号不好,“喂……喂……听不见……啊,没信号啊,我挂了。”说完,他急忙挂掉电话。

        麻痹啊。

        这是哥们儿一辈子的黑点!

        王琛看着手机有点欲哭无泪,算了算了,还是看看能量值多少了,算算要几天才能穿越吧。

        想着,眼前出现虚拟屏幕。

        上午的时候能量值是288,到现在过去八个小时样子,他估摸大概在三百三到三百四之间。

        然而,看到屏幕后,王琛愣住了。

        能量缓冲槽数值竟然达到了452。

        这还不算什么,能量值竟然还在以火箭般飞快的速度增加!

        +15!

        +33!

        +26!

        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能量值竟然满槽了!

        我的天!

        怎么回事啊?

        王琛一脸懵逼,他差点以为是金手指升级后的福利,可转念一想,难道是新闻上报道自己砍伤自己,在静海范围里造成不小的影响,所以能量值才会大幅度增加?

        应该是这样了。

        比如说陆丰看见新闻后就喜闻乐见,还打电话吐槽,静海几百万人呢,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人看到新闻,都足以把能量充满了啊!

        王琛没想到自己糗事上新闻,竟然还有这样的好处,他乐了,哥们儿正愁没能量带煤气罐回北宋呢!

        还睡什么觉啊!

        走起,回北宋收拾林家的人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