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61章 多了个未来权倾朝野的干爹


        原本还心痛丢了七万六买得手表的王琛,此刻不肉疼了,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

        人啊,丢了贵重的东西容易情绪低落,之前王琛心疼欧米茄超霸表,毕竟七万六买的,现在,得到了几样宝贝,随便拿一样出去卖都不止七万六,舒畅!

        你看他,都能一口气上五楼了,不费劲……嗯,不贫了。

        清点完东西。

        王琛带着一众人前往自己租的院子。

        距离有点远,幸好有王公公的马车。

        通州知州曾环和淮南东路转运使范旻勾勉强够资格坐进来,至于周知县、朱县丞和周县尉三人只能骑着小毛驴赶路。

        一路上众人谈笑风生。

        不多时,在王琛的指路下,众人到了。

        院子门开着。

        里面王云仓、徐江等人正忧心忡忡说着话。

        “唉,也不知道家主怎么样了。”

        “我去求了朱县丞出手,东家应该不会有事。”

        “要是东家真出事了可咋办?”

        像王云仓一家老小、马化腾和乔布斯还好,毕竟自由身,随时可以离开。

        季五娘、翠花、琼琼和徐江等五个泼皮就惨了,他们是贱口奴婢,要王琛真的遭殃了,等到他们的只有一种命运,被官府收容,运气好,成为官府的贱口奴婢,运气不好,转卖出去,反正日子不会好过。

        不论众人打的什么主意,王琛听到他们关心自己还是十分感动的,连忙走进去,喊道:“大家别担心,我回来了。”

        众人扭头一看,全都欢天喜地迎上来。

        “王总!”

        “你回来了?”

        尤其是王云仓更是老泪纵横,拉着王琛衣袖一把鼻涕一把泪道:“琛哥儿,担心死我了……呜呜……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沃日,你老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刘备的绝招了?

        王琛看着朱县丞给自己新衣服上沾着王云仓鼻涕和眼泪顿时一阵无语,不过他清楚王云仓对自己忠心耿耿,连忙宽慰道:“云仓兄,莫哭莫哭,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

        王大郎、王二郎等人也上前劝道。

        “是啊爹爹。”

        “别哭了,王总还带了客人回来。”

        这下子王云仓才收了眼泪,用袖子抹抹脸,看向一众人,朱县丞和周知县认识,其他一抹黑,他迟疑道:“琛哥儿,他们是?”

        王琛郑重地把王继恩、范旻勾和曾环三人介绍了一番。

        听完后,王云仓等十几人全都吓了一跳!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王琛竟然结识了这么多大人物!

        就在他们心中震惊的时候,朱县丞笑眯眯走上来,道:“你们还杵在这边干啥?今日我侄儿封了正五品开国子爵位,还不去市集买点好菜好酒回来庆祝一番?”他是王琛名义上的伯父,还真能在这里说得上话。

        众人一听,震惊了!

        王云仓结结巴巴道:“朱……朱县丞,您……您说啥?我家东家当……当官了?”

        “还是正五品!?”徐江一脸痴呆。

        马花藤乔布斯季五娘等人更是微微张大了嘴巴,吃惊的都能塞下鸡蛋了!

        他们更加没有想到,自个儿的东家一跃成为社会阶级人士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宰相门前七品官,意思说给宰相家看门的人,地位能相当于朝廷的七品官员。

        如今,王琛成了子爵,他们在社会上身份地位同样会水涨船高,遇到什么事儿有特权的!

        不由得,众人看向王琛的眼神变得火热。

        尤其是王云仓,他更是觉得自己当初在草地上纳头便拜英明啊,拜的好,拜的妙,拜的呱呱叫。

        “不是官,就是爵,虚的虚的。”王琛摆摆手道。

        王继恩笑呵呵道:“食实封两百户可不是虚的,每月能从衙门领取月奉五千文,而且你这是世袭,虽不如世袭罔替来得好,但在咱们大宋朝尤为少见。”

        世袭罔替就是世袭次数无限制,而且继承者能继承原有的爵位,世袭则不同,世袭次数有限,每承袭一次,就会降低一级爵位。

        等同于赵匡胤封了王琛家两代爵位。

        对于古代人来说,这是莫大的荣耀。

        不过王琛又没想在古代留种,世不世袭无所谓。

        闲聊了两句,王琛让人把皇上赏赐的东西搬进屋子里,又把众人迎进客厅,让季五娘几个女人端茶送水,最后让王云仓带人去买酒买菜。

        ……

        客厅里。

        众人谈了会国家大事,不过大多数王继恩在说,毕竟这货身份地位最高。

        什么曹彬将军多能打仗,什么江南国主李煜吓得不敢出金陵啊,反正都是吹嘘大宋军多牛逼。

        王琛倒也听得兴致盎然。

        一刻钟后,王继恩拿起茶杯抿了口,咂咂嘴转移话题道:“布洲子刚说有稀罕品让我掌掌眼,拿出来吧。”

        曾环、范旻勾和周县尉等人同时瞧过去。

        倒是王琛一脸无语,心说你这个大太监够耿直,哥们儿的意思是送礼给你,不过人家当众说了,不拿点东西出来不像样子。

        可院子里没有太多稀罕品了啊。

        王琛想了想,决定拿点生活用品出来,“公公稍候,我去把东西拿来。”

        说完,他起身跑到隔壁房子里。

        东西都堆在里面。

        拿生活用品的时候,王琛在想,光这些东西未必能够让王继恩动心,毕竟自己想要结交一番,肯定得送点贵重的东西。

        对了,香水!

        可是香水很贵啊!

        王琛抠门的性格犯了,犹豫了会,最终本着放长线钓大鱼的念头,还是拿了一瓶迪奥香水出去。

        回到客厅。

        王琛把一堆东西放到四仙桌上,笑道:“公公请看。”

        看见一大堆东西,王继恩颇为好奇站起身,走到桌子旁边,随手拿起一条牙膏,盯着上面看了半响,忽然道:“高露……洁?”很显然,最后一个字他不太确定,言罢,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是什么俗字,咱家还是头一遭见到。”

        俗字又称作俗体字。

        指的是各个时期与字书上写法不合的主要流行于民间的通俗字体,可以把它看作异体字的一种,比如“菓”是“果”的俗体字,“吃”是“喫”的俗体字。

        现代社会中国现行的简体字和港澳台现行的繁体字,都掺杂了不少俗体字和异体字。

        在古代俗体字一样不少,比如六朝、隋朝时候的碑刻就有记载,还有唐代欧阳询、颜真卿等书法大家的作品里,同样有很多俗体字。

        正因为知道俗体字的存在,所以王琛压根不担心简体字被人觉得异端,至于英文和阿拉伯数字,那更不是问题了,有人问起来,大不了就说是图案。

        王琛解释道:“这是我个人发明的一些简化俗字,很多字笔画太多记不住,只能出此下策。”

        “呵呵,你倒是个妙人。”周知县打趣了一句。

        范旻勾和曾环没说话,只是盯着东西看。

        王继恩又问道:“这高露洁是什么东西?”

        还未来得及说话,朱县丞便插嘴道:“公公,您有所不知,这是牙膏,要配合牙刷使用。”他眼睛找了找,摸出一把牙刷,“把牙膏挤在牙刷上刷牙,效果比牙香筹好十倍都不止。”

        王继恩赞赏道:“不错,不错。”可能见多识广,他倒没有太过讶然,随后又拿着沐浴露等东西问了遍。

        王琛一五一十介绍。

        一群人围着生活用品研究了小半天。

        期间王继恩不时询问一些看不懂的“俗体字”什么意思。

        等到介绍完毕,王继恩嗯了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道:“布洲子,这些都是新奇玩意,这样吧,我花钱购买个五十套带回去给皇上、皇后及诸位妃嫔用用,你看如何?”

        老赵家要东西哪能说买啊,这个道理王琛还是懂的,他笑吟吟道:“钱不钱的事情谈不上,我准备一百套给公公带回去,五十套给皇上,五十套给公公,您看如何?”

        王继恩很满意他的态度,笑呵呵说了句不知道是不是玩笑话的玩笑话,“也好,要是皇上用的满意,说不定以后你这些玩意都能变成贡品呢。”

        变成贡品?

        那感情好啊!

        王琛眼前一亮,要是王记的生活用品能变成贡品,等同于打了个免费的全宋朝广告啊。

        当然,有些东西成为贡品也不好,比如荔枝,因为杨贵妃喜欢吃,唐玄宗就把HN荔枝列成了贡品,并且宣布从今往后HN那边的人不准吃荔枝。

        一般而言,这种情况很少。

        所以王琛不用担心生活用品不能卖。

        可是王继恩只说有可能变成贡品,没说确定。

        看见五个官员眼巴巴,王琛只好又道:“我给你们也一人准备了二十套。”

        范旻勾露出笑容,“谢谢布洲子了。”

        曾知州也很满意,“新奇货,呵呵。”

        周知县、朱县丞和周县尉他们早就用上了,都明白一套下来得三十几贯钱,如今白送每人二十套,等于王琛送给他们一人六七百贯钱,按照宋初期的购买力,相当于现代社会六七十万呢!

        眼见如此,他们都高兴了起来,觉得王琛这人够意思,不枉今天鼎力相助。

        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是值钱货,对于王琛来说不过如此,他在动脑筋,如何想办法把生活用品真的变成贡品,当然是送点好东西让王继恩给自己说好话了!

        太监因为没有根,身上会有异味,香水肯定喜欢!

        于是,王琛上前道:“公公,能借一步说话吗?”香水只带了十瓶过来,要是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范漕司、曾知州、周知县、周县尉和便宜伯父这边要不要给?再则,这些官员和王继恩不同,拖家带口,一瓶估计解决不了问题,他索性单独给。

        范旻勾、曾环和周知县等人都是人精,一听两人有话说,全都起身回避。

        “你们先说。”

        “我去院子里转转,景色挺好。”

        “是啊,正适合吟诗作对,呵呵。”

        五个官员出去了。

        等到人一走,王继恩看过来,“你有何要事要说?”

        王琛朝外看了看,确定别人看不见,才从兜里冒出迪奥香水,“公公且看,此物便是我说的稀罕品。”

        “咦?如此纯净无暇的琉璃瓶!?”王继恩露出动容之色,伸手接过观摩起来。

        王琛看得一阵无语,玻璃瓶值几个钱,贵的是里面香水啊。

        不过他知道“玻璃”在古代有多珍贵,王继恩不识货正常。

        “公公,琉璃瓶不值一提,最珍贵的当属里面的水。”王琛主动介绍道。

        王继恩露出疑惑的眼神。

        王琛伸手要过香水,打开盖子,轻轻往半空中一喷。

        霎时间,满堂芬芳!

        一股沁心入肺的香气弥漫开来!

        王继恩鼻子一动,瞬间满脸欣喜,忙道:“好香!好香!此乃何物?”

        “这是香水。”王琛介绍起来,“只要往耳后、后颈部、手腕等部位喷一点,浑身上下都会带上醉人的香气。”

        “香水?蔷薇露闻上去都没那么好闻呢。”王继恩赞口不绝道。

        王琛自然知道宋朝的时候有“香水”,就是王继恩嘴里的“蔷薇露”,但蔷薇露哪有现代香水来得好,不论从香味还是留香效果都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此物是我孝敬公公的。”他道。

        王继恩一听,愣住了,脸上忽然露出一阵开心的笑容,“你这孩子,知我无后,是想认我当义父,这才孝敬了香水,支开范漕司等人?”

        沃日!

        我什么时候说过认你当干爹啊?

        王琛懵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他不知道,孝敬这个词,在古代只局限于对孝顺父母,尊敬亲长。

        王继恩和王琛非亲非故,更谈不上师长,见到王琛支开范旻勾、曾环等人,又听到孝敬两个字,还以为王琛要认义父。

        其实刚才短短一愣的时间,王继恩已经想过利益得失,王琛能弄到稀罕品,这是毋容置疑的,而且刚才说什么金发碧眼外国人的事情,他根本没完全相信,既然王琛能弄到好东西,并且这些东西王继恩觉得都能讨皇上开心,肯定是有利用价值的。

        另一方面,王继恩确实没有子女,太监嘛,娶妻可以,生小孩不可能,他觉得王琛眉清目秀,挺喜欢,认义子未尝不可。

        想到此处,王继恩心情大好,他伸手拍拍王琛肩膀道:“既然你有此孝心,我便认了你这义子,待到来年开春,你到汴京来,我大摆宴席,告诉全天下,咱家也有后了,哈哈哈!”

        王琛:“……”

        你妹啊!

        哥们儿从头到尾没说要认你当义父啊!

        他有点难以接受要让自己认太监当义父。

        正想否认,王继恩又立刻对着外面喊道:“范漕司,曾知州,周知县,朱县丞,你们四位进来,替咱家做个见证。”

        几位官员闻声赶来。

        范旻勾笑道:“公公要我等见证何事?”

        王继恩心情大好道:“刚琛哥儿认我当义父,我呢,不能委屈了他,肯定要在汴京大摆宴席邀请达官贵人宣布这等喜事,但现在前方战线吃紧,咱家说不定还要去金陵,只有来年开春才有时间,所以请你们做个见证,我呢,已经认了琛哥儿当义子。”

        他连称呼都变了!

        很明显真的把王琛当义子了!

        朱县丞一脸惊喜,“侄儿,此言当真?”

        王琛:“…………”

        周知县也高兴道:“王公子能认公公您当义父,绝对是天大的喜事!”

        王琛:“………………”

        他张口欲言,想说自己不是想认王继恩当义父,然而回想到太监都小心眼,如果当众驳了面子,恐怕以后真的不要在北宋呆了。

        尼玛啊。

        哥们儿到现在还不知道王继恩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王琛颇为无奈,索性没开口,心里觉得郁闷。

        ……

        一顿晚宴。

        宾客尽欢。

        只有王琛黑着脸没怎么说话。

        宴席结束,范旻勾和曾环留了名帖各自散去。

        王继恩千里迢迢赶来,身体有点疲倦,拉着王琛叮嘱了一些话,什么以后谁敢欺负他,尽管写信去京城,当义父的一定帮你摆平之类。

        王琛只能露出欲哭无泪的笑容。

        叮嘱完后,王继恩就寝去了。

        这时候,周知县、朱县丞和周县尉才上来说话。

        周县尉嬉皮笑脸道:“恭喜布洲子。”

        “侄儿,你以后飞黄腾达了啊。”朱县丞别提笑得多灿烂了,“你可知王公公何等身份?你能认他当义父,日后只要不谋逆造反,基本上没人敢把你怎样。”

        周知县也道:“是啊,他是皇上身边红人,战功无数,你如今只是封了个虚的开国子,但只要王公公使力,以后想混个一官半职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你一定要好好巴结一番,明白吗?”

        “明白。”王琛有气无力道。

        唉,都当众宣布了,自己能怎么办?

        义父就义父吧,又不是真的过继什么,勉强能够接受,说起来,他小时候也认过契父,再在北宋多一个义父没什么了不起。

        往好里想,王继恩未来会权倾朝野,自己认了义父,等于多了个超级大靠山,再也不会发生都税务司抓捕陷害自己的事情,算是好事吧。

        好吧,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不然能怎么办?

        正想着,朱县丞压低声音说了句,“侄儿,咱们去审审成司户?”

        王琛没反应过来,啊道:“成司户?”

        周知县微微一笑,“你可能不清楚,先前宴席你去解手的时候,王公公旁敲侧击知会了曾知州,一定要替你讨回公道,所以啊,曾知州吩咐人把成司户拿下了,只等你过去亲自审讯呢。”

        我的天,便宜义父够给力啊!

        这还没有正式认呢,就已经替自己出头教训人了?

        王琛这才知道王继恩能耐有多大,一句话就让曾知州这样镇守一方的大佬都卖面子,直接拿下成司户!

        回想到自己差点被都税务司的人害死,他便咬牙切齿,成司户和五个官差肯定不能放过,另外,今天晚上一定要审问出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