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59章 王爵爷


        听闻圣旨将临。

        在场众人无不变色。

        尤其是成司户,他更是满面欣喜道:“天使来我都税务司传达圣旨?”在他看来,必定是好事啊,废话,圣旨都传到都税务司了,不是加官进爵,就是各种封赏,不是好事是什么?

        被官兵缉拿的几个官差都面露喜色,只要成司户不倒,他们依旧有机会被得救。

        然而,周知县下一句话,让都税务司每个人都坐蜡了!

        周知县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走到王琛面前,微微蹙眉道:“你这身戏服迎接圣旨断然不符合礼数,换身正统的服饰吧。”

        王琛呃了一声,指指自己,“我?迎接圣旨?”

        成司户也是一愣,懵逼道:“周知县你说什么?他迎接圣旨?”

        周知县依旧没有理会,对着朱县丞招招手,“朱县丞,带他去换身好的衣裳,待会我们都税务司正厅汇合。”

        “好。”朱县丞答应道。

        言罢,周知县言罢带着士兵羁押着五个都税务司官差往外走。

        成司户脸色阴晴不定瞧了眼王琛,也匆匆而去。

        只剩下朱县丞和王琛二人。

        “伯父。”王琛感激道:“谢谢你鼎力相救。”他心里清楚着呢,如果不是朱县丞出大力,自个今天肯定讨不了好。

        朱县丞摆摆手,微笑道:“要谢就谢周知县,他今天为了救你,可是逾制调动了兵马,若不是如此,谁也救不了你。”说了一半,他疑惑起来,“诶,按理说都税务司办事没有如此墨迹,你被抓一个多时辰,是如何挺到我和周知县前来解救?”

        王琛苦笑一声,道:“我框他们几个。”他把刚才的事情细细说了遍,就介绍手表拖延时间。

        对了,哥们儿的欧米茄超霸还在胖子官差手里,待会拿回来。

        朱县丞听完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拍手道:“贤侄好生机智,若不是你拖延时间,恐怕此刻都在前往沙洲牢城的路上了!”他压低声音大致讲解了下官差坑人的手段。

        大概意思就是,有些不良官差会抓着犯罪嫌疑人的手按手印,然后再补逮捕令,最后找司理院通融下关系,把罪名定下来,这样一来,绕过县衙和府衙,直接送去牢城。

        一般而言,如果有深仇大恨,犯人是不可能安全走到牢城的。

        因为路上就被折磨死了!

        听完后,王琛一阵后怕,幸亏自己机智拖延时间,虽然说周知县和朱县丞不来,自己只要拿到手机一样能逃得一命,但是如果没有作为的话,真有可能被人谋害死!

        好狠毒的手段!

        麻痹,哪个混蛋在背后阴我?

        王琛心中愤怒,对朱县丞道:“伯父,我刚才被他们捉来的时候,听到这几个官差说似乎有人指使,你能够帮我审问出,到底是谁害我吗?”

        朱县丞二话不说,冷峻着脸道:“既然有人谋害你,这件事我管定了,贤侄,到时我亲自带你到审讯现场,我打点一下,让你亲自审问也未尝不可。”

        好。

        不愧是便宜伯父。

        竟然有办法让我参与审讯?

        王琛大喜,赶忙道:“打点的钱财我来出,伯父,多谢了。”

        “你我一家人,有何谢不谢?”朱县丞笑眯眯道:“行了,来之前我已经替你备好一套上好的衣裳,你立刻换上,我们出去见天使。”

        王琛没再多说。

        朱县丞跑到外面让人拿来衣服。

        这回王琛从头到脚都换了个干干净净,如果不是头发甚短,他都要以为自己是古代人了,嗯,头上也戴了帽子,其实和古人没什么两样。

        ……

        外面。

        都税务司。

        两位五十来岁老者正围着一四十来岁无须男子说话。

        “王公公,您从汴京千里而来,舟车劳顿,今日下官设宴,好好招呼您?”身穿便服有颗痣的男子道。

        被唤作王公公的无须男子摆摆手,声音尖锐道:“范漕司,咱家传完圣旨须立刻回京,尔等不用大费周章。”

        淮南东路转运使范旻勾不敢多说,“是。”

        王公公又看向穿着知州官服的曾环,“曾知州,这王小哥怎生还未前来?”

        通州知州曾环赔笑道:“周知县带人前去请了,还望公公稍等。”

        正说着,一大帮人吵吵闹闹从里面走出来。

        “走!”

        “快点!”

        紧接着,周知县、周县尉和成司户后面跟着二三十个士兵羁押着五个官差出来。

        王公公好奇瞧过去,怔道:“怎么回事?”

        曾环和范旻勾哪里知道啊,他们都看向周知县和成司户。

        成司户没想到天使已经侯在大厅,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

        倒是周知县毫不犹豫上前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王公公听完后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大声呵斥道:“岂有此理!王琛乃是圣上亲睐之人,都税务司竟敢如此行事?此事等我回京,必定上报陛下!”

        要是这种事给皇帝知道了,知州曾环同样逃不了干系,他连忙道:“王公公,我会彻查此事,还望您多多包涵。”

        范旻勾也替曾知州说话,“是啊王公公,此等小事岂能惊动圣驾。”

        王公公挺卖面子,“也罢,你们淮南东路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自己办,不过咱家有言在先,必须还王小哥一个公道,否则我还是会禀报陛下。”

        “是是。”

        “王公公您放心。”

        曾环和范旻勾都保证。

        成司户此刻脸色难看的可怕,他刚才已经从王公公话语里听出一丝不同寻常,王琛居然入了皇帝的法眼!不过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只要手下五个官差咬死不说,基本上不会有大事。

        倒是五个被捆绑的官差面色死灰,他们如何都没想到,之前不放在眼里的王琛,竟然获得了圣眷!

        忽然,王公公对着周知县道:“你手中所持何物?”

        周知县看了看欧米茄超霸手表,不认识啊,他道:“我不知,此物乃是刚才擒拿这五人的时候所获。”

        伍官差犹如看到了救命稻草,大声道:“我知道!我知道此物是什么!”

        “嗯?说来听听。”王公公感兴趣道。

        五个官差你一言我一语,把手表的作用说了下。

        在场众人听完后无不是震惊异常!

        “什么,能准确计算时辰?”

        “一个时辰拆分成一百二十分钟?”

        “神物,神物啊,此等神物理应献给陛下啊。”

        王公公眼中闪动着莫名光芒,摆摆手道:“刚才他们说了,手表乃是王小哥所有,行了,先把人带下去,待会问问王小哥是否愿意把神物献给陛下,咱们大宋朝一向以德服人,不可能强抢百姓东西,一针一线都不会,你们说对不对?”

        因为待会要宣读圣旨,周知县让士兵先押着五个官差走了。

        这话被刚刚从里面走出来的王琛听到,他差点喷了。

        老赵连人家国家都抢了,还不会强抢东西?

        怕不是除了一针一线都要抢走吧!

        他心疼啊,哥们儿七万六买的欧米茄超霸手表看来接下来要易主了。

        见到王琛出来,周知县马上笑呵呵介绍道:“王公公,这位就是献上千里镜的王琛王小哥了。”

        王公公瞧过来仔细打量半响,这才笑道:“果真如你所说,乃是一出家之人,可惜啊,生的如此俊朗,若是读书,日后莫不是一翩翩公子。”

        有眼光!

        知道哥们儿帅!

        王琛才不管王公公说的真话还是假话,笑着上前道:“谢谢王公公夸奖。”

        王公公嘿笑了声,“你倒胆子挺大,见了咱家不像其他人倒头就拜。”

        “侄儿,切莫冲撞了王公公。”朱县丞赶忙拉过王琛,介绍道:“王公公乃是陛下身边红人,不仅被圣上被赐名过,在战场上也立下过赫赫功劳!”

        卧槽,这个太监这么牛逼?

        王琛有点懵,刚才自己倒不是冲撞王公公,而是现代人对古代等级没那种清晰感,顺带着说上话而已。

        他十分清楚,古代能被皇帝赐名绝对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更何况这个王公公还上过战场,绝对是大人物啊!

        这么一位大人物,照理说应该青史留名,就不知道是谁了。

        正当王琛胡思乱想的时候,王公公主动说了出来,他一半谦虚一半吹嘘,道:“区区战功不足挂齿,咱家有幸被圣上赐名,这才是最荣耀的事情。”他呵呵笑了下,继续说下去,“本名张德均哪有陛下赐的王继恩来得好听,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

        “王公公说得对。”

        沃日!

        你就是王继恩??

        这回王琛真的被震住了,前几天在现代社会的时候,他买了宋朝历史观看,自然知道王继恩此人到底是谁。

        说起此人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知道。

        但是谈起“烛影斧声”基本上没谁不知道了。

        而这位王继恩公公,正是烛影斧声的参与者之一。

        根据历史记载,赵匡胤驾崩的那晚,宋皇后想通知赵匡胤的儿子赵德芳继位,而这个前去通知的人正是王继恩,只是这王公公背叛了宋皇后,直接去找了赵光义。

        正是因为这件事,王继恩获得了赵光义的亲睐,从此手握大权平步青云,直到宋太宗去世后,勾结参知政事李昌龄想要谋废太子,才结束了光荣的一生。

        “诶,王小哥乃性情中人,哪有冲撞?”王继恩显得很大度。

        成司户脸都绿了啊,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居然这么给王琛面子?

        闲聊了几句。

        王继恩让人拿来圣旨,他并未立刻宣读,而是笑吟吟赞了一句,“王小哥,你献给朝廷的千里镜实乃神器,刚一送到秦淮河就洞察敌军形势,让曹彬将军大败南唐数万大军,哈哈,金陵攻克在即啊!”停顿了下,他没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行了,你们站好,我要宣读圣旨了。”

        王琛连忙道:“是。”

        因为宣读的对象是他一个人,所以曾环、范旻勾、周知县和成司户等人都赶忙退让到一旁。

        其他人没什么,只是成司户在退让的时候,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摔倒,王琛献上东西帮助曹彬将军大败南唐军,这是天大的功劳,他竟然差点害死人家?这不被查出来还好,要是被查出来,他肯定会被挫骨扬灰的啊!

        趁着王继恩拿圣旨,王琛学着电视机里要跪拜下去,虽然心里不情不愿,但在这个世界就得遵守本土规则。

        然而,他刚刚弯下膝盖,不远处朱县丞便急道:“侄儿,你干什么?”

        王琛呃了一声看过去,“迎接圣旨不应该跪拜以示对皇上的尊重吗?”

        朱县丞无语道:“你听谁说的?好好站着就行。”

        不用跪下啊?

        王琛本来就不想跪,连忙站直身体。

        其实他被电视剧骗了,真正跪着接圣旨是从明朝的朱元璋开始,唐朝的时候甚至可以坐着接圣旨,不过到了唐朝末年、宋朝和元朝的时候,接圣旨都是站着的。

        没曾想两人一番对话被王继恩听了去,他一愣,笑道:“跪着接旨以示尊敬?有道理,等我回京和圣上建议一番。”

        王琛:“……”

        后面接圣旨的人要是要求跪下别怪哥们儿啊,我就这么一提,谁知道王继恩放在心里了,嗯,你们要恨就恨王继恩。

        王继恩宣读圣旨了,“朕膺昊天之之眷命,敕曰: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今王琛献千里镜大败南唐军有功,朝廷念你忠于国家社稷……”中间一大堆王琛听不懂的话,大概念了三五分钟,王继恩才说到重点,“赠尔为世袭JH县开国子,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两百户,另赏金万钱、人参两支、灵芝若干、文房四宝、绫罗绸缎若干。敕命,开宝八年九月十三日。”

        “谢主隆恩。”王琛立刻上前接过圣旨,心中大喜不已。

        卧槽,卧槽!

        哥们儿被封爵了!

        还是封号JH县开国子的正五品爵位!

        王琛当然得激动了,古人讲究一个身份,爵位虽然没有实权,但是身份凸显出来了啊,以后他再也不是随便能让官府宰割的普通老百姓,而是有头有脸的爵爷!

        他是高兴了。

        但有人不高兴了,成司户听到圣旨后,整张脸憋红,浑身都在颤抖。

        完了完了!

        这次彻底完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王琛竟然被皇帝圣眷到这个地步,直接封开国子爵,那么,今天捉拿王琛的事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会彻查到底!

        这种事不经查。

        一查肯定漏泄了啊!

        一旦漏泄,他成司户只会面临一种下场,革职查办都是轻的,绝逼会打入大牢啊!

        像他这种官员不能失势,否则政敌肯定落井下石啊!

        成司户越想越颤抖,半响后,他摇摇欲坠,“噗”地一声气急攻心吐出一口老血,竟然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