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46章 一日三餐


        快中午。

        王琛先去买了一本《通州志》,没来得及看,回到车里后发微信给沈霞:在干嘛呢?

        沈霞:做指甲。

        王琛:没上班?

        沈霞:嗯啊,今天休息。

        王琛:你在哪?方便的话我来找你。

        沈霞立刻发送了定位。

        顺着位置摸到了美甲店,王琛进去等候了一会,两人一同上了JEEP车。

        车里。

        王琛主动把驾驶座让出来,随手拿起《通州志》翻了起来。

        做到驾驶座上的沈霞非常无语,“合着你找我是当司机呀?”

        王琛侧头看过去,嘿了一声道:“刚不是和你说去姑苏玩吗?待会要上高速,我开车你放心?”

        “不放心,你开车三十码的速度总给我一种想漂移的感觉,算了,还是我开吧。”沈霞启动车子,随口问道:“我这指甲做的好看吗?”

        淡蓝色,挺好看。

        王琛点点头,随口问道:“做了多少钱?”

        “两百多。”沈霞道。

        “我很好奇一件事,你们女生做指甲不会得妇科病吧?”王琛不怀好意问道。

        正在开车的沈霞压根没反应过来,傻乎乎说了句,“做指甲和妇科病有什么关系?”

        得,这女人平时污归污,压根没想到那茬,算是甩媚眼给瞎子看了。王琛低头继续翻《通州志》,没有说明为什么。

        车子一直朝南行驶。

        像《通州志》这本书记录了很多关于古通州的事情,但是内容太浩瀚,王琛不可能全都翻过来,所以他在广教寺留了打火机,就为了有目的性的翻看。

        找到目录上关于广教寺的页数。

        他翻过去看,《通州志》上面记载只有几句话:唐总章二年,由上即建大雄宝殿、殿阁、方丈室,山在巨浸中……后周显德五年……12年后,弟子中不如法者渐多,为广说戒律……宋朝术平兴国年间智幻法师住持广教寺,……明嘉靖年年间在寺内建幻公塔,至今保存。”

        看完,王琛有点失望。

        根本没有提到打火机半句。

        不信邪的他又一目十行盯着其他内容看了会,依旧如此。

        不可能啊,要是回到古代,自己带了那么多现代产品,《通州志》或多或少都会提到一点。

        除非……平行空间?

        想想只有这种可能性了。

        原本失望不能弄出古董的王琛,忽然心中莫名一喜,这么一来的话,自己完全可以在北宋大展拳脚,压根不用担心改变世界导致自己消失了啊!

        “王琛!”

        “王琛!”

        耳边传来沈霞略带不满的喊声。

        “啊?”王琛看过去,只见沈霞粉脸有点不高兴,问道:“怎么了?”

        “和你说话都不理我。”沈霞撇撇嘴,“我看你就是拉我当司机的。”

        “没有,没有,真没有。”王琛赶紧否认。

        沈霞轻哼一声,“那我刚才和你说什么还记得吗?”

        刚才你说什么?

        太入迷,没注意啊。

        王琛有点尴尬,努力回想,好像隐约听见她说什么平日里自己喜欢做什么,他迟疑了下,道:“你说我喜欢做什么?”

        “对呀。”沈霞握着方向盘左转,“你还没回答我呢。”

        知道自己穿越的北宋是平行空间,王琛心情不错,随口道:“我平时喜欢做四件事。”

        “哪四件?”沈霞好奇道。

        王琛:“一日三餐。”

        沈霞眨眨眼,“只有三件呀。”

        王琛嘿嘿坏笑道:“你再想想。”

        不知道沈霞是不是太纯洁了,想了好久都没想出来,最终只能略带撒娇让王琛自己说。

        于是,王琛把话分段说了下,“一日,三餐。”

        “噗!”沈霞差点喷了,她面色通红啐道:“呸,你个老乌龟,臭流氓。”

        一路上两人嘻嘻哈哈。

        近两个小时车程倒也没显得无聊。

        ……

        两人在姑苏玩了小半个下午。

        七里山塘、拙政园之类景点都瞅了瞅,其实这些风景区真没什么好去,因为密密麻麻全是人。

        一直快到下午四点左右,王琛才带着玩得尽兴的沈霞去观前街。

        艺都古玩市场。

        刚停完车,王琛顺着记忆摸到了黄仁店里。

        正巧黄仁在门口和之前见过那个长相貌美个子高挑的女收银说话。

        “黄老板。”王琛主动打招呼。

        黄仁一回头,乐呵道:“我刚还和小颖说,要是待会你过来直接让到里面。”他说完,瞅了瞅王琛身旁,“哟,你女朋友?长得够漂亮呀!”

        沈霞没否认,只是微笑了下。

        见状,王琛当然得承认,道:“对,我女朋友。”

        “咱们里面说话?”黄仁伸手道。

        王琛点点头,带着沈霞跟在黄仁后面进去了。

        里面。

        上次那间接待室。

        刚走进去黄仁便道:“玉佩给我看看。”

        王琛把早准备好的玉佩从口袋里拿出来,递过去,“今天不用李师傅看了?”

        “玉佩我自己懂,不用他看。”黄仁接过,又把他手上的白色玉环拿下来,两块玉放桌子上,仔细观察着。

        王琛好奇道:“黄老板,你是怎么判断我这块玉是不是羊脂白玉?”

        黄仁看的很认真,头都没抬,解释道:“一般说来羊脂白玉颜色白,但不是纯白,而是带有油腻光泽的白,在白色中有微微黄色,当然了,质地差的也可能在白色里面透出微微浅灰色,你这块玉质量不错,透黄色光,还有就是和我这个玉环放一起,你的玉佩显得十分白润剔透,初步一看,八成是羊脂白玉。”

        王琛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记住了。

        不论是上回说北宋官窑瓷器,还是龙涎香,他都记在心里,毕竟自己不懂,能听到行家说,记下来准没错,以后自己再遇到类似东西的时候,有点判断力。

        一旁沈霞也好奇地听着。

        黄仁还在继续说,“第二步啊,判断玉的油性重不重,这块玉佩如同羊油一样晶莹细腻,看不到一点的白花和杂质。”说着,他口袋里摸出小的手电筒,打开,把光对准玉佩,“半透明,表面犹如包裹了厚厚油层,给我一种入火就会化了的感觉,我确定九分真了。”

        这些都是宝贵的经验啊。

        王琛半点不漏记下来,还特地打开了手机录音。

        黄仁倒是没在意这些,接下来还是细细讲解,什么水头足、结构细、质地纯。

        期间还动用了显微镜。

        看完后,黄仁感叹道:“你这块玉佩满皮,色泽纯正,又给人老熟感,是块收藏级的料子,值钱货。”

        王琛心痒难耐问道:“那大概值多少钱?”

        沈霞也睁着大眼睛看过去。

        黄仁犹豫了会,苦笑道:“说真话,我真想蒙蒙你,不过估计你来的时候也上网查过羊脂白玉价格,像这种收藏级的羊脂白玉,正常说来重量小的价格在一万到一万五每克,重量稍大的贵,得两到三万,当然,料子比你这好的五万一克都有,像你这块玉佩,我掂量了下,估计三十来克,算是重量小的,我最多能出一万五每克,你要是还价,我也不可能加了,不信你随便找其他人卖,他们出的价格不可能比我高。”

        沈霞啊了一声,“羊脂白玉这么贵?那这块玉佩岂不是要四五十万了?”

        “呵呵,小姑娘你不懂行情,四五十万玩块玉真不算什么。”黄仁摆摆手,扭头看向王琛,“你要是愿意卖,我就称下重量,不愿意可以等到梅姐的拍卖会,到时你看看我老黄骗你没有。”

        确实,来的路上王琛搜索过和田羊脂白玉价格,和黄仁说得差不多。

        他估计黄仁赚肯定会赚自己一点,要是等到梅姐拍卖会上让人竞价,估摸比现在能多卖出去几万块,但是王琛不想等,他银行卡里没多少钱了。

        “卖,你称下重量吧。”王琛道,来之前他借药店电子秤称过,这块玉重31克。

        黄仁拿出他一直使用的小型电子秤,去掉玉佩红线放上去,上面显示30.2克。

        差不多,少了根红线重量。

        王琛知道黄仁这回确实没坑自己。

        黄仁摸出计算器算了下,道:“总共四十五万三千,网银转账给你吧,你把卡号给我。”

        “不着急。”王琛又从袋里拿出一些金子,“我这还有点金子,你看看值多少钱,全卖给你了。”

        黄仁一瞅这么多金子,赶紧道:“你小子哪来这么多金子的?幸好你遇上我老黄,要其他人见到没发票,准把你给举报了,国家最近对黄金这块抓的很严。”

        “我卖东西给别人,别人没钱,黄金抵押给我的呗。”这个谎话说过一次以后,王琛已经得心应手。

        沈霞瞅了瞅他,没说话。

        而后黄仁如同上次那样测试了下含金量,还是95%左右,总重量738克。

        今日金价是264.83一克。

        黄仁道:“一般人我最多给两百二一克,上回你卖给我高仿北宋官窑瓷器,我没占你太大便宜才没折你黄金价格,这趟的话……”他沉吟片刻,“既然咱们是老生意,我给你255一克,你看行不行?”

        和老翟给的一个价格。

        王琛没什么意见,点点头道:“可以吧。”心里却在纳闷,上次自己卖给黄仁的北宋官窑瓷器到底被坑得有多惨?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来他内心想法了,黄仁实话实说道:“其实你卖给我的高仿北宋官窑瓷器三千五价格差不多了,我之所以说没占你太大便宜给你金价高点,是因为别的原因,嗯,梅姐拍卖会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到时你可别拆穿,这件事我连梅姐都没说过,只有你知道。”

        这回王琛听懂了,黄仁肯定买回去做旧坑其他人了啊!

        怪不得刚才那么说。

        自己上次卖给黄仁的确实是北宋官窑瓷器,只不过制作时间上测试起来会很短,而瓷器古董鉴定,不像很多人认为的会用碳14鉴定,那个压根不准。

        当然,并不是说没有其他科学鉴定方法。

        肯定是有的,比如元素成分分析法、热释光分析法和物质自然老化痕迹的微观鉴定等等。

        但黄仁要参与的是黑市拍卖,参与的买家怎么可能随身携带那些东西?

        那么,只剩下一种鉴定方法。

        全靠眼力。

        即便有人被打眼,那也只能认了。

        况且,就算被人看出来,黄仁完全可以说他也是被打眼了,根本不虚。

        古玩行业哪怕再厉害的专家都可能被打眼,更何况他只是一个古玩店的老板呢?

        这行业水太深。

        不过王琛做不出这种事来,良心上过不去,所以宁愿开个高仿品店,也不愿意把北宋拿回来的东西做旧,想赚钱有的是资源,不必消耗自己名声,毕竟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有天被人发现,口碑坏了传出去,以后想再吃这行饭就难了。

        “总共六十三万一千七百八十块,我给你凑个整,六十三万二,以后有好东西多找找我,行吧?”黄仁道。

        王琛没客套,“行,我银行卡号给你。”他把银行卡号给了黄仁。

        银行卡一类账户每天收账没限额。

        恰好王琛的是一类账户,不多时,短信提示六十三万二到账,他的银行卡余额又充裕了,足足达到了九十四万多!

        嗯,张老板的十九万货款只付了一万订金,还有十八万没给。

        实际上王琛真正能动用的钱只有七十六万多。

        ……

        告别黄仁。

        在姑苏吃了个晚饭,两人开车回海通。

        先前不知道是不是人多嘴杂的原因,沈霞一直没说什么,等到上了高速,她才用略带惊讶的语气道:“王琛,你钱来的真快,我感觉你老厉害啦。”

        听到心上人夸自己,王琛有点飘了,吹嘘道:“还行吧,我就赚个中间价二三十万而已。”

        “二三十万还叫而已呀?”沈霞啧啧道:“王总就是财大气粗。”

        说话间,王琛不由自主回想到那天晚上抱到她的时候,顿时坏心思又上来了,满嘴污话道:“我不止是财大气粗,还有其他东西也很粗哦。”

        “呸,你怎么这么污的了?”沈霞脸红的都要滴出水来了,她扭过头撇撇嘴道:“白天你说的涂指甲油会不会得妇科病,我上网查了下,知道什么意思了,你这人太坏,以后我见你肯定包裹的严严实实,否则怕你把我给吃了。”

        别说以后了,现在就想把你吃了。

        这话王琛也就自己肚子里说说,嘴里一本正经道:“哪有,你太敏感了,我这人从来不喜欢强求别人,除非你愿意,否则我不会碰你一根头发。”说着,手已经伸过去搭在沈霞大腿上。

        沈霞注意到了,无语道:“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王琛嘿道:“我说不会碰你一根头发,没说不碰你别的地方啊。”

        沈霞:“……”

        一路上两人嬉闹了会。

        回到海通后,王琛又趁机抱了沈霞一会,还是没亲到,他也不着急,反正沈霞最起码明面上没否认和自己谈恋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

        ……

        次日。

        上午的时候王琛陪同父亲进行了第二次放疗。

        一直到中午时分,才和母亲打了个招呼离开医院,匆匆赶回乡下家里。

        民强镇,村子里。

        刚把车子停在家门口场地上,附近三四个邻居便围过来了。

        隔壁郑奶奶端着饭碗,道:“小琛,买车了?”

        王琛应了声,“前几天买的。”

        前面曹婶惊奇道:“你才毕业多久呀,竟然都自己买车了?不是你爸妈贴钱的吧?”

        正巧王琛的奶奶从路南边走过来,她听到大家说话,立刻上前道:“保国和程琳没贴钱,都是我孙子毕业后自己挣得,你们那是不知道啊,保国住院了,咱们家小琛拿出来二十多万呢!”

        等等。

        我什么时候拿出来二十万了?

        王琛有点懵逼,自己总共才拿出来十万出头点好不好?

        邻居们听奶奶这么一说,全都发出惊讶的声音。

        “啊?”

        “小琛拿出来二十多万?”

        “哎哟这可了不得,他做什么这么赚钱呀?”

        奶奶继续吹嘘道:“小琛啊,在姑苏认识了个做古董生意的大老板,随随便便完成一个生意,那个大老板就给他几十万,你们说说,有几个人像他这个年纪能赚那么多钱?我家小琛啊……”得,她还吹个不停了。

        一旁王琛听得脸都红了。

        幸好这时不远处响起卡车喇叭声,奶奶才停止了吹嘘。

        王琛抬头一看,是张老板亲自送货来了。

        卡车在路边停下,副驾驶座上张老板探出脑袋,拍拍车身问道:“王总,东西给你放哪?”

        王琛赶忙指着家里道:“搬进去吧。”

        “成,你把你车子往里挪挪,我卡车好开进来。”张老板道。

        王琛去挪车了。

        站在卡车边上几个邻居面面相觑。

        顾大妈愣道:“卡车里那男的叫小琛什么?王总?”

        郑奶奶确信道:“对,是叫王总。”

        奶奶又神气了,一拍大腿道:“怎么样?我没胡说八道吧?听到别人怎么叫我家小琛了吧?”

        邻居们紧巴巴点点头,这回彻底相信什么王琛拿出二十多万救父、在外认识大老板发财之类的话了。

        ……

        货物很多。

        搬了好久才全都进了屋子里。

        而后,王琛和张老板结了账,望着小半个屋子的商品,他有点跃跃欲试,想要看看自己上回的猜想对不对。

        上次他手搭在JEEP车方向盘上,结果显示不能开启神秘空间,说到底是因为JEEP车体积超过了神秘空间容纳度。

        既然搭着方向盘就算触摸所有物品,那么自己如果用根绳子把东西捆绑在一起,是不是也算触碰所有物品呢?

        这次这么多货物,一次肯定搬不完,估计两次差不多。

        先带一半货物过去吧。

        想了下,王琛在家里找了卷包装线,把准备携带的东西捆绑起来,然后一只手触碰物品,一只手摸出手机打开红色龙标应用,想看看能不能开启。

        结果显示可以开启!

        他心脏噗通噗通跳了下,连忙点击开启。

        眼前一晃。

        来到神秘空间。

        东西果然完完整整被带进来了!

        这下子王琛喜上眉梢,知道再也不用担心东西多不方便携带穿越。

        只要把物品捆绑在一起,不管绳子是否能够承受货物重量,一样能一次性带入空间里面,说明穿越法则只关联物品,和承重范围无关,因为物品没有和房子地面捆绑在一起,所以按照穿越法则,不会把房子带进空间里,也确实是这样,否则凭借房子的体积,空间压根容纳不了,况且,房子建在土地里,等同于和地球关联,肯定是带不进空间里的。

        这没什么。

        有什么的是,王琛知道穿越携带物品更简单的方法,以后自己穿越发财大计会越来越顺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