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45章 发财的机会来临了


        穿越回现代之前。

        王琛想到一件事,若是自己埋点东西在北宋,再回到现代是否能取出来?

        为此,他特地假装来到山上广教寺捐香火钱。

        对于香客广教寺的和尚们自然高举双手双脚欢迎。

        王琛趁他们不注意,偷偷在大圣菩萨像旁边的小佛像底部放了个打火机,他并未想着回到现代取出来,不现实,十有八九最终会被僧人发现。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想回去翻看《通州志》有没有发生变化,比如从广教寺发现大圣菩萨“天火法器”,毕竟打火机对于古代来说如此神奇,一旦发现,或多或少会被史书记载。

        完事。

        王琛满怀期待下山。

        拿出手机,穿越回现代。

        ……

        现代社会。

        回来时还是晚上九点多,没变化。

        王琛如同以往一样,先观察了下能量最大值,上回是385,这次回来后,竟然增加了90点!

        能量最大值已达到475!

        按照王琛对神秘空间了解,此时空间应该有9.5立方米的空间,能放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啊。

        开着JEEP车在附近宾馆睡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后,他先回到海通探望了父亲,而后又留了五万块给母亲,这才来到日用百货批发市场采购所需物品。

        需要的东西太多。

        超市库存估计跟不上。

        最关键一点,大量采购肯定批发市场便宜。

        批发市场。

        对比了十来家价格后,最终王琛决定在靠门边张老板那里采购。

        门店里。

        王琛走进去,看见张老板坐在柜台前打电话,没有着急,随便在门口凳子上坐下。

        “……行,待会我让人送过来。”四十多岁的张老板挂了电话,朝着王琛看去,笑吟吟道:“小兄弟,回来了?”

        王琛嗯了一声,问道:“刚才说的价钱还算数吧?”

        张老板站起身,从口袋里摸出玉溪烟,抽出一根递过去,嘴里道:“算数,肯定算数,你随便批发市场里问问,卡尼尔软毛牙刷有几个两块钱一支的?还有其他东西也一样,比如清风原木纯品四包装抽纸,我这只要六块八。”

        刚才询问过一圈,其他几家店确实略微贵点。

        王琛接过香烟,想了下,道:“如果我进货量比较大,能不能再便宜点?”

        张老板摸出打火机正在给他自己点烟,听到这话,立马自己烟也不点了,伸手过来给王琛点,“多大?要是真进的多,咱们还可以谈谈。”

        “至少一千套吧。”王琛吮了吮烟,呼出几口烟。

        “一千套没多少利润啊。”张老板还以为王琛只要牙刷、抽纸各一千套。

        “我要的种类比较多。”王琛仔细把自己所需的物品说了一遍。

        蓝月亮洗衣液、力士沐浴露、佳洁士牙膏等等等等,二十来样。

        虽然北宋乡绅富豪们只订了四百套,但是王琛总要放点存货,不能每次别人要了再去进货,麻不麻烦不说,会耽误赚钱速度。

        一听要的品类那么多,张老板立刻哎哟道:“这位老板生意做得很大啊?”

        “还行吧。”王琛没多说,转而道:“你最低能给我什么价格,要是合适,以后可以长期合作。”

        一听能长期合作,张老板两眼都放光了,连忙从旁边冰箱里拿出一罐加多宝,“这位老总,你先喝着,我做个价格表你看看。”

        他倒是挺现实,从一开始小兄弟到老板,再到老总,称呼换的挺快。

        除了被沈霞调侃外,王琛现代生活生活中还是第一次被人称呼“老总”,心里都美得冒泡了,瞅瞅,这称呼多悦耳啊,他嗯了一声,假装谦虚地把自己姓氏说了出来,“叫我小王就行,谈不上什么老总不老总。”

        “王总,你这话太谦虚了。”坐到电脑前的张老板哈哈笑道:“看你进货量就知道不是开超市就是做网店,规模很大。”

        这声王总叫的王琛心花怒放,啧啧,现代人叫就是王云仓他们叫的让人舒服。

        他俩随意聊着。

        大概半个小时后,张老板把价格表做了出来。

        王琛拿起看了下,市面上3KG装的蓝月亮洗衣液45块钱左右,张老板价格表上写的是一瓶25元,足足便宜了二十块,还有市面上七八块钱一把的卡尼尔软毛牙刷,先前口头报价2块钱,如今报价单上只有1.8元。

        二十来样商品单件总计合价193.6。

        也就是说,一千套的话,大概需要十九万三千六百块。

        要是去超市采购,价钱差不多得翻个倍。

        王琛等同于省了近二十万,果然量大优惠啊。

        “零头抹了吧。”王琛要优惠。

        张老板点头,“成,要是你要一千件,我就收你十九万三好了。”

        王琛嘿道:“你就给我抹六百块?我是说三千六抹了。”

        张老板叫苦道:“小本经营,真没什么利润。”

        王琛没鸟他,直接道:“就这么说定了,十九万,回头给我送我家里去。”十九万的生意,他还不信三千多块钱不肯抹。

        果然,张老板没有再坚持,“行,王总你把地址说下,明天下午给你送到。”

        王琛留了地址,付了一万块订金,起身离开。

        刚才给了母亲五万,要是明天付完账,他银行卡里可就只剩十三万了。

        十三万对于一个普通应届毕业生来说绝对是笔巨款,但是对于已经尝到“有钱人”生活的王琛来说,十三万会让自己日子过得紧巴巴。

        父亲在医院治疗,估计还要拿几万块出来。

        淘宝城的门面还没装修,到时还要租个仓库掩人耳目什么,又要不少钱。

        更别说王琛渴望多弄点钱买房子、让父母过上更好的日子,钱这玩意谁都不嫌多啊——我对钱不感兴趣的马云除外。

        想办法多弄点钱吧。

        王琛知道自己想弄钱最大的问题是销售渠道太单一,金主只有老翟、黄仁和梅姐三人,得扩展销售渠道才行,说到底是人脉太过浅薄。

        只是他一个应届毕业生,能有多大的人脉?

        这点正是王琛头疼的地方,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先去把神秘空间里从北宋带回来的瓷器什么扔淘宝城门店去,回头再考虑开拓销售渠道。

        ……

        路上。

        刚把东西扔淘宝城门店里出来。

        正开着车,手机叮咚一声,微信进来,不知道是谁发的。

        王琛有自知之明,自己车技还不足以一边发信息一边开车,索性没看。

        刚过五分钟,微信语音响了起来。

        他眼睛瞟了下,是艺都古玩市场的黄仁黄老板打来的,犹豫了下,把车子靠路边停下,拿起手机接通。

        “喂,黄老板?”

        “嗳,小王,我发你信息看见没?”黄仁问道。

        “在开车,没来得及看。”王琛笑眯眯道:“你从浙茳回来了?”

        听到是黄仁,王琛心情大好,财神爷总算联系自己了,他还心心挂念着把羊脂白玉玉佩卖出去,手头有点紧,总要弄点钱放银行卡上才放心,对了,兜里还有从北宋带回来的二十两黄金,这次采购要花十九万,这两样东西应该能让自己回本吧?

        “回来了,过半个月还要再去。”黄仁语气里带着迫不及待,“既然你信息没看,我口头上和你说好了。”

        王琛好奇道:“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对。”黄仁询问道:“之前和你交流过几次,后来你又拿羊脂白玉玉佩给我看,我想问声,你是不是有不少稀罕品?”

        听到这个问题,王琛本能警觉起来。

        难道是自己卖得东西有点多,引起了黄仁怀疑?

        他可不想暴露红色龙标应用的事情,毕竟稀罕品拿出来多了,总有人会眼红,说不准查自己底细呢?

        结果王琛发现自己想多了,黄仁是有别的事情找自己。

        没听到王琛回答,可能黄仁比较着急吧,他直接说了下去,“下个月五号浙茳这边有个黑市拍卖会,是梅姐主持的,咱们联系了不少卖家和买家,要是你稀罕品比较多的话,到时可以拿过来一起拍卖,不收鉴定费、保证金、服务费什么,全凭买家眼力,成交后梅姐只收5%的佣金,你看看感不感兴趣。”

        闻言,王琛心中一动。

        一直以来自己销售渠道都太过单一,要是真像黄仁所说,梅姐主持的这次黑市拍卖会绝对是增加销售渠道的好机会。

        发财的机会来临了啊!

        另一方面,半个月时间,似乎足以让自己在北宋收集到一些好东西。

        王琛不缺弄到好东西的机会,因为他觉得整个北宋时代的地球都是自个的,想要什么没有?说到底只是时间问题。

        他缺的只是弄到好东西后,如何能够迅速脱手。

        先前还在想扩展销售渠道的事情,如今机会来了!

        王琛立马说道:“感兴趣,拍卖东西种类有要求吗?”

        黄仁道:“没什么要求,只要稀奇就行,像你之前拿出来的龙涎香,拍照给我看的羊脂白玉玉佩,都可以拿出来拍卖。”

        王琛想到自己让王云仓在北宋收购珍贵药材,于是眨眨眼探口风道:“人参、灵芝什么珍贵药材也行?”

        “都可以,说句不好听的,哪怕你拿个假人参过来,只要够逼真,能够忽悠得了梅姐和买家,一样可以赚钱,当然了,买家事后发现是假货找你麻烦这个要自己解决。”黄仁半开玩笑道,停顿了下,他补充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行业里买到假货一般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打眼了怪谁?你说是吧?”

        慎重起见,王琛询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梅姐会不会追问物品来源什么?”

        “都说了黑市拍卖会,肯定不会追问,不管偷的抢的,和咱们没关系。”黄仁道。

        这么一说王琛放心了。

        只要不追问物品来源就行。

        他想了下,道:“行,到时提前两天给我发信息,我赶过去。”

        黄仁道:“嗯,没问题,对了,上次你微信发给我看的羊脂白玉玉佩还卖不卖?还是留到拍卖会上?”

        说真话,王琛挺想留到拍卖会上,可是手头上只有十三万了,指不准接下里还要进货去北宋,或者医院里要钱。

        要不先卖了?

        顺带二十两黄金一起?

        反正看黄仁也不是什么好人,应该不会因为这些东西查自己的底细。

        王琛考虑了会,回道:“卖,不过我事先说好啊,咱俩不是第一回做生意,你可不能像上次龙涎香那样坑我,我会在网上先查好价格的。”

        “我像坑你的人吗?上回龙涎香真那个价格,梅姐正好需要,钱开的比我多很正常。”黄仁解释了句,转移话题道:“你坐车来姑苏吧,我这边有点忙走不开。”

        “行,下午见。”王琛答应了下来,不可能每次卖东西都让黄仁跑海通来,过去就过去,对了,待会问问沈霞有没有空,在北宋待了几天,怪想她的。

        嗯,好吧,主要自己车技太差不敢上高速。

        挂了电话,王琛没有着急立刻去姑苏,而是朝着海通市区开去,他准备买本内容齐全的《通州志》回来看看,有没有提到广教寺里发现打火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