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42章 王记要起飞了


        林少夫人气冲冲离开。

        坐在柜台后面的王琛撇撇嘴,心说这女人真不经逗,说实话,他一开始只是和林少夫人开开玩笑,压根没想过对方会真的求自己。

        可是当高傲的林少夫人说出“求”字的时候,王琛内心有点莫名感慨,一个当主子的人,竟然会为了一个丫鬟放下身段,林少夫人有情有义啊。

        作为一个讲义气的人。

        见到别人同样讲义气,他十分欣赏,尤其是地位关系还建立在主仆上,林少夫人的举动更值得让人佩服。

        再则,俗话说男儿一诺千金。

        他王琛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诚信还是有的,不管是不是开玩笑,既然说对方求自己就愿意帮忙,那么对方求过之后,总不能失信于人。

        所以,即便林少夫人被气走了,王琛最终还是决定找陆都头了解下情况,看看能不能帮上一把,帮归帮,他不会让林少夫人知道,因为心里对这长相貌美却威胁过自己的女人有芥蒂。

        嗯,去县衙一趟。

        王琛站起身,刚准备吩咐乔三他们看好店,就看见门外马二和陆都头有说有笑走进来。

        “王总,包子我买来了。”一跨进门,马二非常懂事地把包子先拿给东家。

        说曹操曹操到,王琛正要找陆都头,哪有空吃东西,摆摆手道:“你们先吃,我和陆都头说点事情。”反正他吃不吃都无所谓,在北宋不会感觉饥渴。

        马二很机灵,“嗳,琼琼、五娘、翠花,用早膳。”

        “来了来了。”

        “哇,好香的大肉包。”

        三个姑娘喜笑颜开地围上去。

        瞅了一眼,王琛看向陆都头,伸手道:“咱们里面说?”

        “好。”陆都头道。

        出了柜台,两人往里走。

        ……

        里面。

        小隔间。

        刚走进去关上门,陆都头便迫不及待笑道:“王公子,我来向你汇报审讯结果了!”

        他直接用“汇报”两个字,而不是告知,可见姿态放得多低,之所以如此,并非因为朱县丞认了王琛当侄子,而是陆都头听到转运使大人力挺王琛心头大震,这才知道王记东家背景有多深厚,现在变着法子拉关系呢。

        “我知道,林家少夫人的丫鬟小翠姑娘被抓了嘛。”王琛随口道。

        “咦,你已经知晓?”陆都头有点惊奇道。

        “嗯,刚才知道的。”王琛招呼着陆都头坐下。

        泡了一杯茶。

        他踌躇了会儿,道:“陆都头,问你个事儿。”

        端着茶杯的陆都头道:“你说。”

        “你府衙认识位高权重的人吗?”王琛问道。

        陆都头一怔,“何出此言?”

        王琛无奈道:“我不想追究小翠姑娘的责任,想托你关系拜访下府衙的人,把小翠姑娘放了。”

        陆都头不解道:“可她就是指使徐江等几个泼皮惹事的人啊。”

        “是这样啊,刚才林少夫人前来……”王琛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遍。

        听完后陆都头没立刻说话,沉吟着,似乎在思考问题。

        王琛也没有催促,同样坐着等待。

        约莫一分钟后,陆都头又抿了口茶,道:“这件事好办,我帮你把话带上去,府衙应该会给面子。”一方面民不举官不查,另一方面,转运使罩的人说不追究责任,府衙肯定会给面子,说好办确实好办。

        “那谢谢陆都头了。”王琛摸出一锭银子递过去。

        陆都头哪敢收他钱,连连推辞,道:“别,别别,王公子切莫客气。”看到王琛还要塞钱,他急忙转移话题,“你且把银子收起来,我和你说件事。”

        “嗯?”王琛看过去。

        陆都头道:“我看你铺子两个小厮都不是身体健壮的人,若是以后再有人惹上门未必对付的了。”

        此言有理。

        嗯,要不给马二和乔三各配一根电击棍?

        经历过徐江等人惹事,王琛对店铺安保上心了,心里开始琢磨着如何提升人身和店铺安全,嘴里却道:“嗯,我知道,回头我想想办法。”

        “不用想办法,我给你支个招。”陆都头出谋划策道:“既然你不追究小翠姑娘刑责,那么徐江、张青几个泼皮自然也会无罪释放,与其让他们祸害街坊邻居,依我看,还不如招募到你店里,充当护院打手,你每个月多支出点例钱,如何?”

        泼皮好吃懒做王琛又不是不知道,连忙挥手道:“不用不用,他们不来捣乱就蛮好了,要是来我这边上班,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再说,我和他们不对付,他们也不可能当我护院打手啊。”

        “诶,王公子你听我一言。”陆都头根据掌握的情况介绍道:“据我所知,徐江等五个泼皮狠名在外,又和其他泼皮们交好,若是充当王记护院打手,以后基本没人敢在这里惹是生非。”他停顿了下,又继续说下去,“至于你和他们对付不对付没事,只要你想,回头我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准老老实实给你当护院打手,怎样?”

        王琛听得心中一动,开始考虑起来。

        要是徐江几个泼皮真像陆都头说得那么厉害,店铺治安情况会好不少,最起码没人敢惹事。

        另一方面,他以后总要去别的地方发展,身边需要人保护,如果徐江几人能被陆都头调教服帖,等于多了几个保镖啊。

        “要是他们来了不听话怎么办?”王琛把最后一个顾虑说出来。

        “不听话?”陆都头狞笑道:“那就要看看他们骨头有多硬,想要去充军还是一辈子在大牢里度过!”

        沃日,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啊。

        不过想到陆都头站自己这边,王琛又放下心了,嗯,坏得好,越坏越好,他嘴里道:“成,麻烦陆大哥了。”

        “不碍事,既然你叫我一声陆大哥,那咱们就是兄弟,我肯定得尽心尽力帮你把事办好。”陆都头笑哈哈道。

        王琛不介意多个狠角色哥们,和陆都头又言笑了几句,两人仿佛一见如故,就差没有斩鸡头拜把子了。

        ……

        林家。

        阁楼里。

        卸了妆依旧国色天香的林少夫人看着玻璃镜里自己淤青脸蛋儿,两眼全是忧愁。

        她愁的不是脸被打伤,而是担心小翠会吃官司。

        忽然,背后门被推开,小翠弱生生的声音传来,“少夫人。”

        林少夫人猛一回头,顿时喜出望外,道:“你……你怎么出来了?”

        “不是您救得我吗?”小翠一脸迷糊道。

        “嗯?”林少夫人疑惑起来,她倒是想救小翠,可是压根没人敢帮,那小翠怎么从牢里出来的?普通平民百姓可能不知道,她楚莹萱还能不知道?陆都头前来逮捕人的时候,实际上小翠的罪行已经被定,一般人没那个能耐!

        “少夫人?少夫人您怎么了?”小翠看她发呆喊了几句。

        林少夫人这才回过神,恢复以往的平静,摆摆手道:“没事。”

        小翠“哦”了一声没说话。

        林少夫人安安静静想了会事情,忽然道:“你去帮我约王家、钱家、李家几个和我交好的少夫人都约出来,对了,还有一直想巴结我林家的一群富豪乡绅家女眷都叫出来,就说我闲来无事想要游肆,让她等作陪。”

        游肆的意思是游玩。

        小翠没多问,立刻道:“好,我这就去。”

        一会后,屋里只剩下林少夫人楚莹萱一人。

        她静静地看着窗外,自言自语念叨道:“你信守承诺,我自然也会做到。”

        ……

        下午。

        三点钟左右。

        坐在柜台前的王琛皱着眉头,今天店里的情况和王云仓所说一样,除了牙刷牙膏有县衙的人前来购买了二十几套外,其他东西纹丝不动。

        不行啊。

        得想个办法打开知名度。

        王琛思考了会儿,还真想出一个打开王记知名度的办法。

        免费供应一套商品给大户人家使用。

        要是那些大户人家用完后觉得效果不错,回头准会找人来买。

        对,就这样干了。

        不过王琛对北宋的通州人生地不熟,还不清楚有多少大户人家、地址信息等等,他决定晚上赴朱县丞宴的时候问问。

        刚决定好。

        外面传来一阵燕语莺声。

        紧接着,一大群长相靓丽、穿着上好的女人们嬉笑着走进来。

        “是这里吗?”

        “真的有您说得那么好?”

        “那我要买点回去看看。”

        大概二十来个女人,王琛看得分明,一帮女人众星拱月的对象赫然是林少夫人。

        这女人怎么又来了?

        心里不爽归不爽,王琛还是和上午一样,没搭理。

        谁曾想林少夫人上前装作不认识,指着柜台后面架子上的牙刷牙膏道:“麻烦掌柜拿牙香筹我看看。”

        后面一大帮女人盯着看。

        王琛对她蹙了蹙眉头,还是不想搭理。

        看见如此,林少夫人略有深意道:“掌柜的你莫不是耳背听不见我说话?快点拿东西给我看看,我们这里可是聚齐了整个通州城富豪乡绅家的女眷,若是怠慢了,你得罪得起吗?”

        王琛一听,马上反应过来,得,这女人也来兑现诺言了,刚才自己还在想忍痛免费奉送点商品让大户人家试用,结果林少夫人直接带着人过来了,省的自己大出血了啊。

        其实商品倒是无所谓。

        主要是穿越有限制,他不想浪费能量。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林少夫人给自己介绍生意,王琛气消了一半,于是站起身道:“我拿给你啊。”伸手拿了一套牙膏牙刷递过去。

        林少夫人拿到手里,嘴里又道:“我听说你这里有很多市面上没有的稀罕品,能否为我等介绍下?”

        “对啊。”

        “掌柜的介绍下。”

        “那像瓶子的紫色玩意装的是什么?”

        一大帮女人七嘴八舌问起来。

        王琛顺着问话圆脸女人的手看去,回答道:“这是沐浴露,专门用来洗澡。”为了展现出商品卖点,他还故意做出嗅自己手臂的动作,“洗完后身上会散发出薰衣草的香味哦。”

        一红衫女人纳闷道:“薰衣草是什么?”

        王琛这才一拍脑袋想到北宋压根没有薰衣草,中国是世界上种植薰衣草最晚的国家之一,1963年才由原轻工部组织BJ植物园承担引进试种,他没有解释,而是拿起一瓶沐浴露拧开,对着这帮女人道:“你们闻闻看香不香,如果用这个洗完澡,身上也会带有这个香味。”

        红衫女人接过瓶子一闻,立马惊喜道:“好香,好香!”

        其他女人也都凑了过来,一个个评头论足起来。

        “呀,这味道真好闻。”

        “若是我用它沐浴,我家官人肯定会喜欢。”

        “太香了,只是掌柜的言语有些粗鄙,还有点龌蹉,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和我们一群女人谈沐浴之事,这就算了,他刚才还做出轻嗅的姿势,猥琐至极,哼!”

        王琛两眼泛黑地看着吐槽自己的白衣姑娘,我特么就介绍个沐浴露功用,居然被你说成色魔的样子?不过为了做生意,他没办法,只好捏着鼻子认了,随后又介绍了几样商品。

        什么指甲剪。

        什么洗衣粉、香皂、洗面奶之类。

        忽然,林少夫人指着一紫色袋子问道:“此乃何物?”

        王琛回头一瞅,是大姨妈巾,他差点晕过去,刚才就说了下沐浴露就被人说成色狼了,要是介绍大姨妈巾,待会这群女人不会报官抓自己吧?

        眼瞅他久久不语,几个女人不满催促起来。

        “嗳,你倒是说呀。”

        “这人反应迟钝的厉害。”

        关于大姨妈巾的作用,只有王琛和王云仓知道,如今王云仓在养伤,王琛咳嗽了一声,只好硬着头皮道:“那个……这个……其实是……我……”

        见他欲言又止,林少夫人似乎观察出什么,道:“不方便介绍?你凑我耳边轻声说。”

        只和一个人说王琛没那么尴尬了,连忙靠的很近对林少夫人小声道:“这是女人来月事时候用的随身物品,贴在……贴在内裤上能防止血乱流,不会弄到裤子上,而且……嗯,反正肯定比你们现在用的舒服。”

        不知道是他靠得太近说话的时候嘴里热气冲着了,还是内容问题,林少夫人脸一下子刷地通红,内裤这个词比较新奇,但她听得懂,大概是指“绲裆袴”,贴身衣物而已。

        实际上真正的内裤在唐朝时国内已经发明,当然和现代社会不一样,唐朝时的内裤是裆中有缝,结以带子,使之不开张,以便私溺,女子可以防强暴。到了宋朝,中国人堆裤子和内裤有了明确区分,在《老学庵笔记》中说:“里肚(即肚兜)皂绣,按襦裤不帛,以其为亵衣也。”可证明宋时妇女,除肚兜外,还开始穿内裤了。此后,中国式内裤不断发展。但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内裤还是来自于西方。

        不管怎么样,贴大姨妈巾是没问题的。

        “林少夫人,此乃何物?”

        “对啊,掌柜的到底如何介绍?”

        几个女人追问。

        林少夫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拉着她们声音非常小的介绍了。

        这群女人一听,先是啊了几声,随即又几个人扭头用怪怪的眼神盯着王琛看。

        王琛都被她们看的发毛了啊!

        然后这群女人没再追问大姨妈巾到底是什么,而是让王琛把其他剩下的东西都介绍了遍。

        连大姨妈巾都介绍过了,剩下的自然不在话下,王琛一一作了解答。

        介绍完毕。

        林少夫人双眼闪着莫名的光芒,道:“每样给我拿一个。”

        “好咧。”王琛知道她在给自己当托,没有再多说什么,拿起笔一样样计算起来,“诚惠,三十一贯五百七十八文。”

        林少夫人让小翠付了银子。

        有第一个人买后,其他女人都迫不及待了。

        “给我也都拿一个。”

        “近三十二贯钱,挺贵的呀。”

        “这么多好东西,三十二贯一点都不贵,怎么,你徐家还缺那三十几贯钱?”

        “谁说缺的?掌柜的,给我全都拿两份!”

        几个女人还攀比了起来。

        王琛看的大喜,连忙喊好。

        最终有十一个女人每样东西都拿了一份,还有几个女人挑挑拣拣选了不少东西。

        她们来的快,去的也快。

        等到人一走,王琛看着满桌子金子、银子和铜钱喜上眉梢。

        果然女人钱好挣啊!

        这么一小会时间,竟然赚了六十几两金子!

        最关键这群女人都只买了一份,要是她们回去用得好,绝对会回来再购买!

        什么叫大户人家?

        没有几十号直系亲属好意思叫大户人家吗?

        也就说,王琛清楚明白,接下来生活用品店可能要彻底起飞了,日赚上百两金子都有可能啊!

        他唱卖的时候才卖了多少钱?

        四千贯钱,相当于四百两金子。

        但是唱卖不是天天开,官府那边组织一次要一个多月。

        再一个,之所以三样东西唱卖出四千贯钱,是因为物以稀为贵,如果王琛一直拿玻璃镜什么出来,贬值速度绝对会非常快。

        生活用品就不一样了,这些都是消耗品!

        要是每天能赚上百两金子,那么生活用品店就成了生金蛋的母鸡,每天源源不断替自己提供钱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