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11章 户籍和阿末香


        船只靠岸。

        王云海和王云仓带着十几个船丁对王琛千恩万谢。

        “恩人,实在太感谢您了。”

        “若不是您,我们今日都将葬身海底。”

        “日后只要您一言,上刀山下火海,我王云仓绝不皱眉。”

        得,这老小子先前自己刚上船的时候还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如今都要上刀山下火海了。

        说来正常,毕竟王琛救了他们性命。

        现在的他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一心只想找经济繁华地区把携带来的商品出售,船只靠岸的地区却一片荒芜。

        “这是哪?”王琛拉住王云海询问。

        王云海仔细辨认了下,道:“恩公,若我没有猜错,此地乃是布洲,距离东洲并不算太远。”

        “东洲?布洲?”王琛有点云里雾里。

        王云仓巴结道:“您有所不知,我们此地统自后周开始便统称为东布洲,虽后来改名为海通县,但我们依旧用布洲和DZ区分地界。”他倒是挺机灵,说话说到了点子上,“您是否想去哪?我对附近比较熟。”

        这没什么好隐瞒,王琛直截了当道:“我想去通州。”

        “您是说城里吧?”王云仓蹙眉道:“我看今日来不及了,这里距离城里上百里路,再则,我观你流落沙洲之上,恐怕户籍证明全都弄丢了,若是官府询问起来,没有户籍会……会……”

        他话没有说完。

        王琛不傻,立刻领会到意思。

        北宋开宝八年,宋朝还未完全统一,被宋军正和南唐军激战秦淮河呢,没有户籍,被当成南唐奸细抓起来是很有可能的。

        王云海补充了一句,“没有户籍的话寸步难行,通州城是进不去了。”

        啊?

        没有户籍连通州城都进不去?

        那更别说把东西带到经济繁华的地方去卖了。

        王琛瞬间失望异常,这穷乡僻壤的,就算把东西出售,恐怕都卖不出个好价格。

        他心里有点着急起来,按照王云海等人所说,户籍十分重要,以后自己要经常在北宋经商,如果没有户籍,好像十分不方便啊。

        “要不先去我们那边住一晚?”王云海提议道:“让我们好好感谢感谢恩公的救命之恩。”

        眼瞅能量还未充满,通州城也进不去,王琛虽心有不甘,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建议。

        ……

        等到暴风雨稍小。

        一行十数个人再次登船。

        王云海和王云仓对这里非常熟悉,让船丁们操控着船,经过半个多小时行驶,很快来到了王家村码头。

        这还没有下船,站在船头的王琛便看见码头上人头涌动。

        一大群妇女孩子正担惊受怕地看着海面。

        见到他们船只开来,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阿爹他们回来了!”

        “爷没事,鹅家爷没事!”

        “吓死我了,老天爷保佑!”

        王琛跟着他们下船,看着王云海、王云仓等人安慰妻子儿女。

        他们把在海上经历稍稍说了一遍,着重绘声绘色诉说是如何被王琛解救的,那些妇孺跪下来要感谢,弄得王琛连忙一个个扶起来。

        他可不兴这一套。

        即便这样,几乎半个王家村的人都把王琛当成了恩公,一个个拉着要去各自家吃晚饭。

        最终还是王云海力排众议,把王琛请了过去。

        屋子里。

        陆陆续续有船丁家送来东西感谢王琛,有人比较直接,送了铜钱,有人较为委婉,拿了鸡鸭鱼鹅,弄得王琛哭笑不得,一一拒绝了。

        直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才恢复平静。

        王云海的媳妇徐嫂和儿媳妇小慧正在忙活晚餐,王琛则是和王云海坐在院子里闲聊。

        “恩公,我多句嘴。”王云海赤膊着上身,道:“您原户籍在何处?若是不方便回原户籍地,依我看,不如挂在我家名下,就说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以后出入也方便点。”

        王琛眼前一亮,道:“户籍挂在你家名下?还有这操作?”

        这操作什么意思王云海没听懂,不过还是悉心解释道:“要是他人想办这件事或许有点困难,但我二爷乃是王家村里正,户籍里添加一口人不是问题,只是有一言我须言明在先,你即便户籍挂在我家,最多也只能算客户,不能算主户。”

        什么客户主户王琛不懂,唯一知道的是,有户口的话接下来能方便行商,于是马上一口答应了下来,他知道王云海是为了感谢自己救命之恩。

        “有劳王大哥了。”王琛道。

        王云海哈哈大笑道:“那我俩以后便兄弟相称了。”说着,他对着不远处自己的儿子,二十三四岁的王文杰喊了声,“文杰,过来叫叔叔。”古人结婚比较早,有些人家十三四岁便生儿育女了,王云海便是这种情况。

        王琛:“……”

        王文杰:“……”

        两人年纪本来差不多,叫叔叔多不合适啊。

        可能见到儿子没反应,王云海眼睛一瞪,“让你叫叔叔听见没?”

        王文杰满脸无奈道:“叔叔。”

        王琛汗了一下,赶紧道:“别,别别,我和文杰年纪差不多,哪能这样称呼?”

        “嘿,我和你兄弟相称,他不叫你叔叔岂不是占我这个做老子的便宜?”王云海对这方面很在乎。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紧接着,王云仓的声音传了进来,“恩公,恩公,我来道谢了。”

        先前其他船丁送东西来感谢的时候没见到王云仓,王琛也没在意,反正这些渔民送的东西他看不上眼。

        “王五哥。”王琛打了个招呼,先前聊天的时候他得知王云仓家里排行老五,便入乡随俗跟着称呼。

        “使不得使不得。”王云仓连忙摆摆手,笑容满面地把手上小包袱放下,卖关子道:“猜猜我给恩公送来了啥?”

        王琛婉拒道:“五哥,东西就不必送了,如果不是你们把我从大海里带出来,我也有可能丧命了。”

        “哎,哪能这样说。”王云仓一脸正色道:“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若你不让我报答,我一辈子寝食难安啊。”说着,他一边拆包袱,一边继续说下去,“这回啊,我把传家宝拿来感谢您了。”

        一旁的王云海一惊,急忙道:“云仓,你莫不是把那样东西拿来了?”

        王云海嘿地笑了一声,“对,和身家性命相比,这样东西算什么?”

        王云海苦笑一声,“你若是如此,让我如何感谢恩公啊?”

        眼见他们打哑谜,好像东西挺贵重,王琛来了兴趣。

        什么东西,让王家堂兄弟俩露出这幅表情?

        正想着,王云仓已经把包袱打开,一块阴灰的固态蜡状东西呈现出来,大概半个拳头那么大,还散发着甘甜土质香味。

        咦?

        这是啥?

        王琛有点奇怪,就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灰不拉几的东西,难不成还是个宝贝?

        下一刻,王云仓的话让他得知,这不仅是个宝贝,还是个了不起的宝贝!

        只见王云仓左右环顾了下,低下头来压低声音道:“此乃一两阿末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