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307章 没他秀
    周淮闻言神色微微一动,大荒中有许多神奇的体质,一些恐怖的体质甚至足以比肩一位上品先天神祗。

    堪称逆天无比。

    可谓是天生的强者种子!

    但这位圣地长老乃是顶尖先天神祗啊。

    顶尖先天神祗在众多的先天神祗中,都是天生的霸主。

    这种存在怎么会在意一尊圣体天才。

    只是这个时候周淮心头也抱着一丝希望,听闻那位地仙祖师太渊子名下虽无亲传弟子,内门弟子,但所收录的记名弟子颇多。

    顶尖的先天神祗啊,哪怕是机缘再差,修炼数十元会,还是能够轻易抵达后天道主级。

    这是天生的巨擘。

    能够拜入这般存在麾下,成为一尊记名弟子,也是受用无穷。

    更不用说这位太渊子极会教徒弟,所收录的一部分记名弟子已经修成了天人上神,也就是玄门仙道中的天仙境界。

    这部分记名弟子,在人族中也颇有影响力。

    “先不说修行,哪怕是拜入门下,看在这些师兄弟的面子上,氏族也会对我家孩儿高看几分!”

    “哪怕是对本府的前程,都有极大帮助!”

    周淮心中动了心思,迟疑的看了一眼华服美妇,片刻点点头道。

    “长老那边,本府主会全力争取,不过执儿那边……”

    说到这里,周淮脸色有些发黑。

    华服美妇见此连忙道。“执儿那边,就交给我吧!”

    华服美妇轻松了一口气,她是知道这位这位府主可是一门心思钻进他的仕途中,此次难得松口,愿意为那孩儿争取一下,可是十分不易。

    当下匆匆离开这座宫阙,朝着氏族府另外一处大园子走去。

    周淮坐在椅子上,没晌没有说话,片刻还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周执脾气怪异,但愿这会儿不会出太大的幺蛾子。

    ……

    氏族府的千丈开外,这里另有一座大园子,是氏族府有名的红莲园。

    白玉雕砌而成的玉栏美轮美奂,一座座朱红高楼鳞次栉比,在中央的道台上还能股看到远在古岳之上的两界岩。

    而下方莲湖中一朵朵红莲开的正艳。

    此时在一座偌大的庭院中,众多丫鬟汇聚,周执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眉心泛着一点朱砂,俊美如画。

    他手中把玩着一块凶兽骨。

    那是一块雪白色的兽骨,兽骨上镶嵌着数枚雪白色泛着光的骨珠。

    那是一头先天灵种的脊髓骨蕴含着先天凶煞之气,若是能够配以灵药化为灵液,是能够帮助修士淬炼体魄的。

    这样一块先天灵种的兽骨在许多部落的集市上价值不菲!

    有价无市。

    嗤嗤!!

    就在这时细微的破空之声从头顶一闪而过,伴随着一道小小的白影,少年骤然睁开双目,眼眸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心头嘀咕。

    “趁着那些老家伙去给那位长老行礼,果然是很快破开了禁法,借出了这件镇族法宝!”

    眼中流露出一丝得意,但很快化作了无奈。

    “执儿!”

    只见一行摇曳生姿的身影从云雾笼罩从一朵朵遮天红莲下走出,为首的正是那华服美妇,身后还有数位一身戎装的侍女,十分彪悍!

    “母亲,你怎么来了?我正准备小憩片刻呢!”周执像是失去了骨头一般,躺在躺椅上,侧着身子,只是一双眼睛滴溜溜直转,想着法子准备脱身。

    华服美妇如何不了解这个儿子,当下颦眉一蹙,沉声道。

    “执儿,今日母亲前来,乃是为你的前程而来,你父亲准备为你争取,让那位太渊长老收你为徒,母亲此次前来,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周执并不起身,依旧是侧着身子眯着眼睛,手中把玩着手中的一块凶骨,心中不以为意。

    华服美妇走近一步,瞥了一眼周执,冷哼道。

    “这一次,你莫要跟我耍性子,难得一次你的父亲为你谋划,母亲可是花了好大力气!”

    “目前,那位长老目前已经出关了,这些天你就勤快一些,早晚前去听法请安问好!”

    周执听了,闷声闷气的道。“母亲,不过是一尊一妙境的人族长老罢了,你忘了我义父大人也是人族一妙境上神,有何稀奇之处,我已有了义父,又何必去恳求那位长老,再说了他未必看得上我!”

    华服美妇听了,摇头道。“孩儿,那不一样,你不明白,这位人族圣地的长老虽然目前只是一妙境,但作为顶尖先天神祗,潜力无边,晋级先天大圣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更不用说他老人家还是先天帝君!”

    先天帝君之强横伟岸,比起一般的后天道主,这是先天高半品。

    通常而言,也意味着晋级神魔道君的几率会高上一线。

    华服美妇说来说去的意思差不多,就是你义父没人家长老秀儿,周执心头有些郁闷,有心反驳几句,但也不忍心拂逆了母亲的一片好意。

    只是周执心中也不怎么服气,他那位义父虽然出身不高,只是普通后天生灵,但本身也是一个传奇。

    试问后天生灵中有几位能够凭借着一己之力孤身成就一妙境上神,更不用说如他那位义父那般底蕴。

    周执是亲眼见过,那位义父可是有着底蕴能够与那位阴冥皇朝的皇主交手而保全性命。

    一位圣地长老,周执也不否认对方能力,但他认为适合的才是最好的,何必浪费时间。

    华服美妇见此却是俏脸一沉,冷冷道。

    “执儿,这一次你可不要耍性子,你若是再不听我安排,你便是日后没有我这个母亲,也没有父兄,过几日便离开氏族部落,我和你父亲权当没有你这个小混蛋!”

    “此话你愿听便罢了,不愿听便是离开周氏部落!”

    华服美妇冷着脸,转身直接离去,只是眼眶有些发红,她是知道周执那离谱的性子。

    若不促使他下定决心,定不会上心。

    至于周执的那位义父,华服美妇心中并不怎么看好,那位固然令人心生敬畏,但不过是个孤家寡人,麻烦永远比受益多,哪里有这位圣地长老的人脉。

    周执有些发呆,片刻连忙起身,身形一溜烟出现在华服美妇身前,瞧着美妇脸上哀色,顿时略为吃惊,当下表态道。“母亲见谅,是孩儿让母亲伤心了,难得母亲如此为孩儿着想,孩儿去便是了!”

    周执心头暗自有些苦笑,只是眼底光芒闪烁,眼珠子滴溜溜转动,明显打着其他的主意。

    华服美妇只当这次吃定了周执,心下松了口气,凤目瞥了一眼一脸赔笑的少年,冷哼一声,带着数位穿着兽皮的侍女蹬蹬离去。

    在华服美妇离开之后,此时园子里一畔,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周执身旁,他脸色苍白,一系白衣,长发披肩,身上有一股奇特的神力,望着周执道。

    “少府主,您当真准备听夫人之言,去拜那位圣地长老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