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我已经飞过
    得了,韩霸既然要诡辩,楚江也不急。

    “渡边小姐,来,欢跃一下。”楚江无视掉韩霸,又继续跟渡边水聊起来。

    “可以吗?”渡边水微微疑惑道。

    “难得坐上SZ先秦的马俑,如果只是静静呆着,不欢跃一下,岂不是太乏味了。”楚江意味深长一笑。

    “好吧,你赢了,因为我正好有此想法。”渡边水被楚江一煽动,脸色也渐渐兴奋起来。

    人都有童真的一面,即使是平时做事阴冷毒辣的渡边水。渡边水说完之后,身体上下抖动起来,口中还喊着“驾!”

    可是渡边水身体每动一下,韩霸的心就咯噔一下,他不是因为渡边水的性感而咯噔,而是因为她的安全,不,确切地说,是为了兵马俑的安全。

    “咔嚓!”一声。

    下一秒,惊险的事情发生了,渡边水胯下的马俑出现了断裂,她的身体一歪就要跌落地上。

    而就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只是觉得腰一紧,楚江已经抱住了她的腰,而后轻飘飘落在地上。

    “不好意思,渡边小姐,就冲你的配合劲,等会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会让渡边节放回去的。”落地后,楚江含笑道。

    在楚江的眼中,渡边节的利用价值基本上已经榨干了,是时候放他回去了。

    放渡边节回去不等于说楚江仁慈,而是因为渡边节的身份,他可是渡边极战极为疼爱的孙子,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SZ的国土上会不会发生某些爆炸事件呢?

    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是倭国最大的黑帮水口组。

    渡边水闻言,也没有直接回答楚江,而是转身对韩霸道:“韩公子,不好意思,这个断裂的兵马俑,算我拍下了。”

    “不,不……不必了。”韩霸有点尴尬笑了笑。

    因为在渡边水说这话的时候,大厅的屏幕上又出现了一些画面,陕省的兵马俑,工作人员为了检测其硬度,让重量二百斤左右的人上去坐着,身体也上下抖动着,欢呼着,甚至还站了起来,跳着……

    可是那些画面中的兵马俑依然完好无损。

    “韩少,别介意,气候不同,土壤不同而已。”楚江在韩霸还没有诡辩起来的时候,先替他开口了。

    “你……”韩霸阴冷着脸,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故意来找茬的,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乱来,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韩少,别误会,我其实……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楚江道完,也不管韩霸的脸色,于是转头对渡边水道,“渡边小姐,走起。”

    在韩霸的阴冷的目光中,楚江又牵着渡边水的手回到了刚才的座位。

    此时此刻,整个大厅挺安静的,没有掌声,也没有笑声,有的只是窃窃私语。

    楚江上台其实也没有做什么,就是朝渡边水问了问兵马俑的温度,而后在大屏幕上放在一段文图并茂的内容;而后煽动渡边水欢跃了一下下,她屁股下面的兵马俑就断裂了,楚江抱住渡边水后,又按了按手中的遥控器,在大屏幕上播放了几段小视频。

    没错,楚江做这些其实也不算揭发什么,因为他的的确确找不到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儿的所谓的SZ先秦文物是高仿品,可是他却成功了。

    就如诗人泰戈尔的诗歌一样,天空没有留下我的痕迹,但是我已经飞过。

    泡菜国的名流都不是傻子,韩霸为了掩盖其目的,可以将一切的一切说成气候土壤不同而已。

    可是有句话说的好,有时候,掩饰就是事实。

    楚江回到座位后,手机收到了微信,他点开来一看,原来是龙组大队长皇甫彤发来的:“刚刚收到消息,这次水口组的渡边水以商务代表去泡菜国,好像是有政治目的的,你在海市吗,我们见一面。”

    楚江看了看信息,嘴角撇了撇,他没有怪龙组的反应慢,因为渡边水本来就是以商务团代表的身份来泡菜国的,龙组不知道她的真实目的也算正常。

    渡边水刚到泡菜国不久,龙组马上知道了她的真实目的,其实倒是神速了。

    楚江点了点手机,发出了一条信息:“皇甫大队长,如果我说我此时此刻就坐在渡边水身边,你信吗?对了,刚才我还跟她跳了一段舞,并且还一起上台玩了一会兵马俑。”

    皇甫彤马上回了信息:“我去,你如果说也在泡菜国我信,但是她怎么可能跟你这个水口组的死敌跳舞呢,还玩了一会兵马俑,可以称之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兵马俑什么时候跑到泡菜国去了。”

    楚江回道:“不信拉倒。”

    接着皇甫彤发来两条微信,楚江也不回,专心陪美女继续观看起拍卖会来。

    拍卖会虽然遭到插科打诨了一场,但是刚才一切并不是什么强有力的证据,所以泡菜国超级大家族后人韩大公子运筹了半年之久的拍卖会还得继续。

    台上,主锤的声音依然充满煽情,每一件物品依然是一百万美元起码。

    可是会场的气氛却不一样了,无论是哪一件拍卖品,仿佛都是等了一会,或者说私下商议了好一会,才有人举竞价牌,而后呢,或者不再有人举牌了,或者偶尔还蹦出一个。

    “一百二十万美元第一次,一百二十万美元第二次,一百二十万美元成交!”

    “一百四十万美元第一次,一百四十万美元第二次,一百四十万美元成交!”

    ……

    片刻之后,拍卖会又拍出了几件兵马俑,看样子不会出现流拍,但是其拍卖价呢,都是在一百多万美元而已。

    拍卖之后,下面还有人三五成群窃窃私语。

    “说定了,这件拍下的兵马俑算是我们三个了,到时候可别反悔!”

    “放心吧,不就是一个人数十万美元吗,反悔什么。”

    “难道我们都要这样拍下去?”

    “没错,无论如何不能让韩少的SZ先秦文物流拍啊!”

    “下一个轮到你们三个拍了,假装……热情一点,别让韩少看出什么来。”

    “咳咳,刚开始那几件每件拍了五百万美元左右,现在都是一百多万美元,连傻子都能看出来,我们都是冲着韩氏家族的面子才拍的……”

    身后的议论,韩霸应该听不到,但是他的脸色依然黑黑的,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就像……吃了苍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