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末世神魔录 > 0255 神秘少年再现!
    接下来的三天黄裳等人在山脚下过得还算惬意,虽然雁城自救会的人对这群外来者有着诸多不满,但为了避免进一步刺激到这些异能者,从而引发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雁城自救会方面也是好酒好菜尽量供应,甚至连一些生活上所需的东西也尽可能的帮这些异能者弄到,以此来稳住他们的情绪。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些异能者似乎是得寸进尺,又或者是饱暖思淫/欲,总之在吃饱喝足之后他们竟提出了一些过分的理由,让雁城自救会方面提供一些女人来供他们娱乐。

    不过这些人算是倒了血霉了,因为还不等雁城自救会做出反应,得知了这个消息的圣姑等人便狠狠给了这些人一个教训,让这些蠢蠢欲动的人彻底冷静了下来。

    当然,其中也有几人不服气,想要找圣姑等人“商量商量”,甚至还有一个擅长暗杀的异能者企图暗中去报复圣姑,可是这些人却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最惨的就是那个暗杀者,第二天被人发现的时候尸体都已经残缺不全了,仿佛被无数毒虫啃咬过一样,破碎的脸上还残留着极致的痛苦和惊惧之色,显然在死前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而有了这一轮血的教训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去招惹这群诡异而强大的女人,甚至就连那独身刀客都换了个地方住,尽可能远离圣姑他们。

    这样一来,也只有黄裳和堕落依旧住在圣姑等人附近,这也让道士等人对他们更多了一分重视和忌惮。

    这两个带着孩子的家伙既然敢无视圣姑的威胁,那就代表着他们对自身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甚至是不惧圣姑他们这一伙人。

    看样子这一次的夺宝行动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另外一边,在这三天之中也陆续有异能者赶到这里,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赶来的异能者也变得越来越少了。

    看样子能赶到这里的在这几天内都赶到了,而其他的人要么就是实力不足,要么就是距离太远,应该不会再有多少人赶来了。

    而在这新到的二十多个异能者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一个背着背包的少年,这少年是除了那独身刀客之外唯一一个孤身前来的人,而且看起来才十几岁的样子,再加上那一身休闲的打扮和个旅行包,与其说他是来夺宝的,更不如说他就像是个末世前来登山拜佛的观光客。

    然而能在末世之中如此轻松,并且孤身穿越雁城来到这里的人,又岂会像他表现得这么简单?

    而且更重要的是,随着这个少年到来,黄裳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好像是这少年体内有某种力量与他的力量有些相似一样。

    除此之外,黄裳的瞳术也轻易看穿了那个少年的伪装,发现了他光头的真相。

    “宿主!”

    突然,系统的声音从黄裳脑海中响起:“那个人身上有天材地宝的灵力波动!”

    “嗯?”

    听到系统的话,黄裳顿时一惊。

    要知道从第二次天变到现在也才十天左右的时间,能够诞生出来的天材地宝并不多,而且都有守护者存在,就算是他跟堕落也是因为凑巧和顺路才从五龙山大杰寺得到了鬼门桃木,甚至在这个过程中堕落还差点挂了。

    既然如此,那这个少年又是怎么得到天材地宝,并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这里的?

    这家伙的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实力到底又有多强?

    “咦?”

    而就在黄裳在观察这个少年的时候,这个少年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陡然将目光移到了黄裳的身上,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金光,直刺黄裳眼睛。

    面对那少年眼中的金光,黄裳眼睛仿佛被某种力量给刺了一下,传来一阵微痛,同时阴阳生死眼自动运转,眼中黑白流光闪耀起来。

    刹那间,黄裳和那少年的目光都仿佛化为了实质,在虚空中狠狠地碰撞了一下。

    只是这两股力量都是势均力敌,所以在剧烈碰撞之后便无声无息的互相抵消,而那少年和黄裳也同时是眼睛一痛,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酝起了一丝泪水。

    “卧槽……”

    看到这一幕,堕落顿时愣住了,然后小声问道:“蟑螂兄,那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或者是弟弟之类的吧,居然还搞得这么煽情……这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

    听到堕落的话,黄裳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家伙拍飞,随后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小心点,那小子不简单,我刚刚用瞳术跟他暗中拼了一下,结果势均力敌。”

    “嗯?”

    堕落自然知道黄裳瞳术的神妙,此刻听到黄裳的话,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

    “卧槽,兄弟你牛逼啊,居然都把我给弄哭了。”

    而就在这时,那少年却主动走了过来,擦了擦眼泪,说道:“你修行的是哪一门的瞳术啊,居然不比我这慧眼差。”

    说到这里,那少年突然放低了声音,小声说道:“没想到你们也在这之前就得手了宝物,有两下啊,要不咱们结个盟,夺宝的时候一起去捞点好处呗。”

    “……”

    说实话,自从末世降临以来,黄裳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自来熟的家伙,所以此刻听到这少年的话,他顿时都有些愣住了,然后用狐疑的目光望着这少年,似乎在判断这家伙的话是真是假。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他所遇到的陌生人要么就是变态杀人狂,要么就是城府深沉,自私自利之辈,所以他自然会对陌生人多几分防备。

    可奇怪的是,黄裳看着那少年,却无法从少年那清澈的眼神中看到半点邪念和杀机,这也让黄裳心中微微吃了一惊。

    要知道即便是他在经历了末世的种种杀戮之后身上都已经积累了很重的杀气,可为什么这少年眼中却全无半点杀机呢?

    难道他从未杀过人?

    开什么玩笑?

    “不了,我们不习惯跟人合作。”

    只是出于戒备,黄裳还是摇了摇头,拒绝了这少年的提议。

    “别啊,这里人这么多,还有你们在,我一个人只怕捞不到好处啊。”

    然而被黄裳拒绝之后,那少年竟并没有走开,而是死皮赖脸的说道:“我要的也不多,咱们合作,到时候山上的九品金莲我只要其中一颗莲子就行,其他的你们能拿多少拿多少,如何?”

    “九品金莲?你知道山上的是什么东西?”

    听到少年的话,黄裳瞳孔一缩。

    要知道就算是他有系统相助,也仅仅只知道这寿岳上会有宝物产生,却并不知道那宝物是什么。

    可如今这少年竟似乎知道那宝物的来历?

    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